当前位置:

第171章 番外15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领队也注意到冬至了, 见状笑道:“小帅哥也说说吧, 张大美女难得主动开口邀请别人呢,我们团队里的帅哥可都没有这样的荣幸!”

    车上众人听见了, 纷纷转头过来看冬至, 刚才上车的时候别人余光一瞥, 已经觉得这小伙子特别耐看, 眼下见他坐在漂亮的张行旁边,居然也没被比下去,有爱开玩笑的已经起哄道“哇,金童玉女啊”。

    张行微微红了脸,却没否认。

    冬至也不矫情,就说他上回去四川九寨沟,那儿有个酒店, 叫九寨天堂, 一下飞机, 就有酒店的车来接送。司机是个大大咧咧的汉子, 见客人上车就问, 你们是去天堂的吗?客人大怒,立马反驳,说你才去天堂呢。

    众人很给面子,听他说完, 都稀稀落落地捧场笑起来, 张行顺势就问:“九寨好玩吗?”

    冬至笑道:“挺好玩的, 九寨归来不看水, 那里的水就像有生命的精灵,有机会你真应该去看看。”

    张行被打动了,用俏皮的语气道:“那我下次去,能不能找你当导游?”

    冬至眨眨眼,假装没听懂她的话意:“我去过了。”

    张行有点失望,刚才的勇气一下子消失没再说什么。

    大家说说笑笑,一路也过得飞快,不过半小时就到了长白山北坡。

    买票时,冬至趁机与徒步团分手,张行倒是有心想挽留,但他借口自己要找个安静的地方作画,还是婉拒了。

    这里向来是热门旅游景点,虽然是淡季,但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清,冬至乘车上了天池,在那里画了两个小时,又沿着指引往另一个方向走。

    山中清寒,草木却已有了春意,他体力还不错,上来时坐了车,下去就想徒步,半途走走停停,写写画画,不知不觉走出景区标识的范围,再回头一看,苍林茫茫,才发现自己已经走了这么远。

    正考虑要不要循原路回去,他就听见“喵”的一声。

    一只胖乎乎的大黄猫在他身后,好像在叫他。

    冬至愣了一下,走近几步,那猫居然也不怕生,一动不动。

    “小家伙,你是家养的还是野生的,迷路了吗?”冬至笑道,“我身上只带了巧克力和水,但你不能吃巧克力。”

    大黄猫好像听懂了,居然还翻了他一眼,转身慢慢往前走。

    冬至觉得很好玩,忍不住跟在黄猫后面,一人一猫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走了快要半个小时,他隐隐听见前面传来瀑布落入水潭的动静,间或还有说话喧哗,大黄猫却似受了惊吓一般,嗖的一下蹿入丛林,霎时消失不见。

    眼前瀑布仿佛骤然展开的天地,令人不由自主呼吸一滞。

    三三两两的游客正忙着拿手机拍照合照,像冬至这样光是站着欣赏风景的人反而不多。

    “冬哥!”

    冬至回神抬头,看到张行和那个旅游团的人在一起。

    他走过去打招呼:“又见面了。”

    “是啊,刚在天池没看到你,我还以为你落在我们后面呢!”张行有点兴奋,“要不等会儿一起走吧?”

    冬至亮出手上的画板:“不了,等会儿我还得找个地方写生呢。”

    张行哦了一声,露出失落神情,冬至假装看不见,从背包里拿出两份巧克力,递给张行一份,她这才重展笑颜。

    “张行,吃烤鱼吗?”一个男生走过来,给张行一袋烤鱼片,顺带在他们旁边坐下。“聊什么,这么高兴?兄弟怎么称呼?”

    他问的是冬至,但目光明显落在张行身上。

    张行有点不高兴,把烤鱼片往冬至手里一塞,说了句没什么,就起身走开。

    男生也顾不上冬至,起身就去追,冬至瞅着手里的烤鱼片,正犹豫要不要拿去还给人家,就看见那只大黄猫不知何时又冒出来,正蹲在前边的石头上,歪着脑袋瞅他。

    一人一猫大眼对小眼,冬至恍然大悟,把烤鱼片递出去:“你要这个?”

    大黄猫又给了冬至一个白眼,一跃而上,朝冬至扑来。

    冬至吓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手上那袋烤鱼片已经被叼走。

    拿到食物的大黄猫立刻过河拆桥,直奔林中,再也没回头看他一眼。

    冬至哭笑不得,他休息得差不多,见张行还在跟那男生说话,两人的表情都还算平和,没有吵架的意思,他也没过去打扰,背起包就继续上路。

    他有意避开游客,就专门照着山下买的指引走偏僻小路,这些小路有个好处,路大多崎岖陡峭,却还在景区开发范围内,符合规定,但一般怕苦的游客又不会去走。冬至绕过潭子,眼见蓝天白云,雪山延绵,就忍不住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画画。

    他的性格不算闷,但画画时却能沉住气,一旦画笔开始动,就会忘记时间。

    这次也不例外,等他把初稿画好,才被雷声惊醒。

    一抬头,蓝天不知何时被沉沉乌云覆盖,远雷滚滚而来,云层翻涌之际偶尔还闪过狰狞亮光,人间仙境的画风顿时为之一变。

    冬至左右四顾,发现早前的零星游客也没了踪影,他也赶紧收拾背包,准备找个地方躲躲雨。

    若说一个游客也没见着,是因为大家早就避雨去了,但走出一段路之后,冬至怪异的感觉就更加强烈起来。

    他猛地停住脚步,盯住眼前那块石头。

    如果没有记错,刚刚他就是靠着这块石头画画的,旁边草地还有自己坐下半天的痕迹。

    但为什么又绕回来了?

    这次他留了个心眼,拿出马克笔,在那块石头上画了一个小小的标记,然后继续往前。

    记忆里,往后一直走出不远,就能回到主干道上,并看见景区的指示牌,然而现在他走了快五分钟,好不容易看见小树林的尽头,他加快脚步穿过林子,就看见眼前的草地悬崖,和远处的天池和雪山。

    果然又是那块石头。

    冬至盯着石头上自己刚刚才作过记号的圆圈,心里想到小时候家乡老人讲古,经常会讲到的鬼打墙。

    如果在来长春之前碰到这种事,估计他现在已经吓死了,但经过火车上那一系列怪事之后,他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已经有了很大的提高。

    乌云越聚越多,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滚滚雷声似有人在云间擂鼓,誓要将雪山擂碎,更像神仙在天上斗法,电闪雷鸣齐齐登场,牵动凡人跟着躁动不安。

    这场景放在网络上,可能有人会开玩笑说有人在渡劫,就连冬至活了二十几年,也没见过这样翻滚不休如同山海咆哮的乌云。

    他定了定神,转身朝回路望去,就看见一个人在不远处路过,行色匆匆,也没朝这边望上一眼。

    对方的容貌身形极为熟悉,让冬至忍不住脱口而出:“徐姐?!”

    声音足够大,但徐宛好像没听见,她身边甚至没有带着彤彤,独自一人往前奔走,也不知道想去哪里。

    冬至犹豫了一下,还是追上去。

    按理说徐宛一个女人,速度不快,冬至又是跑过去的,应该很快就能追上,谁知他追了好一会儿,两人之间居然还是维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

    就算是个傻子都能意识到不对劲了。

    冬至停下脚步,眼看着徐宛越走越远,最终消失在视线里,他转而在林子里四处寻找出路。

    如果说刚才碰见鬼打墙的话,现在就是在迷宫里打转,林子明明看着不大,可他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

    冬至有点急了。

    他想起上回看见两个大学生跑来长白山探险,结果被困,不得不报警求助的新闻,心想自己要是也那样,那真是丢脸丢到全国人民面前去了,可等他打开手机,顿时傻眼了,上面没有半点信号,连应急电话都打不了。

    冬至又点开应用软件里的指南针,电子指南针比机械的偏差要大一些,但平时好歹还能用,然而现在,冬至看着手机屏幕上一直在疯狂转圈的指南针,心一点点沉下去。

    没等心情更沉到地底,他就听见一声尖叫。

    “救命啊!”

    是个年轻女孩子的声音,还有点熟悉。

    对比雷声,这声尖叫更令他精神一振,冬至想也没想就循声跑去。

    叫声越来越近,眼前豁然一亮,他发现自己居然跑出了林子,来到原先路过的瀑布下。

    一个男人正抓住一个女孩子的头发,将她在地上拖行,女孩子拼命挣扎哭叫,可对方力气极大,她竟怎么也挣不脱,背部从崎岖不平的石头路上磨过,承受着整个身体的重量,更让她的哭声充满痛苦和凄厉!

    冬至惊呆了。

    他认出那个女孩子就是张行,而那个男的,则是不久前拿着烤鱼片向张行献殷勤的小伙子。

    “冬哥!救我!救我!”张行显然也发现了他,更加凄厉地哭喊起来。

    但揪住她头发的男人不为所动,也没有回头看冬至,依旧机械性地一步步往前走,不知要把张行拖到哪里去。

    来不及多想,冬至跑过去。

    领队就说,长春有个吊水壶,哈尔滨也有个吊水壶,但哈尔滨的吊水壶没有水,有一次几个旅客没搞清楚,上错车,结果一路坐到哈尔滨松峰山,放眼望去一滴水也没有,都傻眼了。

    众人听得笑起来,冬至也跟着笑。

    领队要大家轮流讲个自己在外头游玩时遇到的趣事,等张行讲完时,她就对冬至说:“要不你也讲一段。”

    领队也注意到冬至了,见状笑道:“小帅哥也说说吧,张大美女难得主动开口邀请别人呢,我们团队里的帅哥可都没有这样的荣幸!”

    车上众人听见了,纷纷转头过来看冬至,刚才上车的时候别人余光一瞥,已经觉得这小伙子特别耐看,眼下见他坐在漂亮的张行旁边,居然也没被比下去,有爱开玩笑的已经起哄道“哇,金童玉女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