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章 番外10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何遇笑嘻嘻:“没有, 我有毒奶技能,每次结果都跟我预料的截然相反, 多说几回,说不定你真能考上!”

    冬至抽了抽嘴角:“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何遇哈哈一笑:“好说好说, 我在这里有间宿舍,平时我都睡办公室, 也很少回去过, 你要不就睡我那里吧, 也省下房租钱了。对了,你家庭情况怎么样, 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

    冬至道:“我是独生,爷爷奶奶和爸妈都去世了,外公外婆跟舅舅一起住,逢年过节我会寄点零花钱过去,不过联系比较少。”

    何遇高兴道:“太好了, 你这样的背景在面试会加分的!”

    冬至表情古怪:“……父母双亡是加分项?”

    何遇挑眉:“当然!你想,我们这份工作,平时没少遇到危险,要是家里牵挂太多,万一关键时刻有顾虑怎么办, 独生子女牺牲了, 家里老人肯定也会伤心,所以领导最喜欢你这样的家庭背景了!”

    冬至:……好像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何遇拍拍他的肩膀, 鼓励道:“放心吧,只要学好本事,倒霉的就不是你,而是敌人!再说我们工作性质特殊,除了五险一金之外,工资奖金比一般岗位还要高,说不定你努力努力,过几年就能在北京买房了!”

    正说着话,办公室电话响起,何遇一看来电号码,哎呀一声。

    “差点儿忘了,老大喊我呢,我得过去一趟,这电话你帮我接,就当提前考验你的临场应变能力了!”

    “这谁打来的?我该怎么说!”冬至拉住急急忙忙想要闪人的何遇。

    “东北那边打来的,说长白山上那个天坑的事情,投诉我们没有提前知会他们,害他们现在要帮我们收拾残局,我这几天接了不下十个电话了,各个部门的都有,反正你帮我应付他们一下就行,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何遇如炮连珠说完,打死不肯接电话,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

    冬至无奈,只得接起电话。

    那头是旅游局打来的,果然投诉他们在长白山上留下那么大一个天坑,给后续旅游开发带来无数麻烦,又抱怨经费不足,希望统一口径,给个官方说法云云。

    冬至硬着头皮跟那边天马行空胡扯的时候,何遇正站在领导面前挨训。

    龙深头也不抬,笔走龙蛇。

    “为什么把他带进来?”

    何遇嬉皮笑脸:“老大,你不觉得他挺有灵性和天赋的吗?真不考虑收了他?你从来没收过徒弟,潮生他们都在私底下打赌呢!”

    龙深:“你押了多少?”

    何遇笑容一僵。

    龙深抬头看他一眼。

    何遇心虚地伸出一根手指:“就一百。”

    龙深冷笑。

    何遇:“……好、好吧,其实是五百。”

    龙深道:“休假取消。”

    何遇哀嚎:“别别!我坦白,是五千,我私房钱全押上去了,真的就这个数!潮生他们非说你今年也不会收徒弟,求求你了老大,你就收一个吧,不是冬至也行!别让我那五千块打了水漂啊,大不了到时候我给你分红,我们三七、不不,四六!”

    龙深:“七三。”

    何遇:“……给我留条活路好吗?”

    龙深:“八二。”

    何遇很想哭,他咬咬牙:“好吧,七三就七三!”

    不用抬头也能想象何遇现在痛心疾首的表情,龙深有点想笑,嘴角微微扬起,随即又隐没,面容依旧是刀削般的冷硬。

    “日本那边有消息了。”

    何遇立马敛了嬉笑,正经起来。

    龙深道:“根据那边传回来的线报,藤川葵和北池绘师徒回国后就一直待在伊势神宫,这期间去神宫参拜的达官贵人不少,但只有一个叫音羽鸠彦的人,同时也与麻生善人有过接触。就在麻生善人回到日本的第三天,他去拜会了音羽财团的总裁音羽鸠彦。”

    “音羽财团我知道,主营重工业,历史可以追溯到二战后,但这个企业的负责人好像一直都很低调,难道是他给麻生提供龙尸的消息?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何遇百思不得其解。

    龙深道:“也许他们的目的不在于骨龙,藤川葵师徒被他们推出前台,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收服骨龙为式神只是一个幌子。”

    何遇一凛:“石碑?!”

    龙深点点头。

    何遇道:“那块碑的来历有结果了吗?”

    龙深摇头:“上面的符文,无人能解。不过宗老说,从符文篆刻的手法来看,起码可以追溯到明清以前。”

    他口中的宗老叫宗玲,是特管局几位顾问之一,地位超然,资历比局内任何一个人都要深。

    何遇皱眉道:“过几日正好是我师叔的寿辰,要不我回师门问问,也许有长辈认识石碑上面的符箓?”

    龙深颔首:“也好,閤皂派历史悠久,名家辈出,说不定真有高人认得。”

    何遇笑道:“我师门那些长辈要是听见你这么夸他们,肯定乐开花了,那我去让潮生拓一份碑文给我!”

    临走前他还不忘给龙深一个飞吻:“老大,记得收徒啊,我能不能赚点老婆本,就全靠你了!”

    冬至。

    被何遇这么一提醒,被石碑事件占满脑子的龙深终于抽出那么一丁点时间,分给别的人和事。

    那个冬至,的确表现得还不错,之前毫无基础,关键时刻也不怯场。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比他强的大有人在。

    龙深在心里摇摇头,将这个名字剔除出去。

    何遇回到办公室,冬至正好挂上电话,见他进来,不由黑线道:“我快把口水都说干了,你怎么跟算好时间似的,躲在门外偷听吗?”

    何遇嘿嘿笑:“我要回师门一趟,给我师父贺寿,顺便查点事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就当游山玩水了!”

    冬至有点心动,又犹豫道:“但我要复习……”

    何遇大手一挥:“路上也能复习啊,以你的聪明才智,我看好你,就这么说定了!今天你刚到,过两天再出发也不迟,行程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先去网吧,打几局dota,晚上吃完饭回来继续打《大荒》,你带我升级!怎么样,充实吧?”

    冬至嘴角抽搐:“贫瘠的宅男生活。”

    何遇揽上他的肩膀:“不要这样嘛,宅男何苦为难宅男?别说兄弟不照顾你,明天带你去个地方,对你面试和以后培训考试都有大好处!走走走,潮生那家伙手速太烂了,跟他组队都不过瘾,咱们悄悄走,别让他看见了……”

    冬至不是头一回来京城了,上次还是高中毕业旅行,跟一班同学过来吃吃喝喝,虽然几年时间过去,但他居然还认得一些路。

    反观宅男何遇,自从来到这里,居然没出过几回门,说去吃个烤鸭,连路都差点找错,两人瞎晃半天,最后还是冬至找对地方,进去的时候人家都快打烊了,大厅里寥寥几桌,他们倒是赶上个夜宵场。

    两人早已饥肠辘辘,随便点了些招牌菜,就都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等上菜。

    冬至假装没话找话:“刚才你去找龙老大,他没提起我吧?”

    何遇:“那倒没有,不过我说你有天赋,让他收你为徒。”

    冬至有点紧张,饥饿感瞬间不翼而飞:“那他怎么说?”

    “什么也没说,你虽然上次表现不错,不过老大这么多年从来没收过徒弟,想要他为你破例也有点困难。”何遇耸肩,见他竖起耳朵聆听,奇道,“怎么?难道你很想当他的徒弟?”

    冬至眨眨眼:“龙老大很强啊,能当他的弟子不是很好吗?”

    “但他也很严厉。”何遇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等培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会被他虐得死去活来,飘飘欲仙,然后直接打消这个念头的。”

    不会。

    冬至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如是说道。

    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何遇忽然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个好消息。上回你在长白山上表现英勇,关键时刻帮了不少忙,我给你申请了两万块奖金,不过你想考进来的话,奖金也可以兑换加分,你想选哪个?”

    冬至精神一振,美滋滋问:“两万块能兑换多少分?二十分吗?”

    何遇:“两分。”

    冬至:……

    吃完饭,冬至就被何遇拽去网吧。

    用何遇的话来讲,他在山上修行二十多年,几乎与人类文明隔绝,刚下山的时候连手机都不知道怎么用,憋得久了就分外饥渴,乍一接触网络游戏立马就迷上了,成为万千单身狗宅男中的一份子,可惜平时工作时间太长,休假太少,同事又都是战五渣,好不容易遇上冬至,那必须过足瘾再说。

    冬至陪着他打了整整一夜的游戏,直到天快亮,两人才精疲力尽勾肩搭背回到特管局。

    龙深约莫是知道何遇伤势还没好,想趁机偷懒,也没让他出外勤,何遇乐得轻松,把沙发让给冬至,自己随手扯了张毯子往地上一卷,抱个皮卡丘抱枕就呼呼大睡。

    冬至虽然也很累,但何遇的打鼾声实在太惊人了,他翻来覆去没能睡着,只好又爬起来。

    何遇给他住的宿舍也还没收拾,里头乱糟糟一团,冬至打算去外头随便开个酒店房间先睡一觉。

    刚打开门,就看见龙深从外头走过。

    冬至:……

    冬至听见处理两个字,莫名有点紧张:“那我会不会被失忆啊?”

    何遇莫名其妙:“什么被失忆?”

    冬至道:“美剧和电影里都这么演的,但凡看过外星人或什么不明生物的民众,被主角的记忆消除棒一照,立马就什么也不记得了。”

    何遇大感兴趣:“还有这种电影?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也去看!”

    冬至道:“叫《黑衣人》,有三部,还有美剧《x档案》,也是讲这一类的,挺出名的啊。”

    何遇摸摸鼻子:“我之前一直在山上,除了修炼就是修炼,两年前才下山,有点空闲都用在游戏上了,你说的那种记忆消除棒,目前我还没见过,不过说不定美国佬真有呢,上回出国交流,我就见过他们不少先进仪器,总局还说要引进,现在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说着说着又离题万里,虽然冬至对他说的内容很感兴趣,但还是忙将话题拉回来:“这么说,你们不会强行消除目击者的记忆?那要是有人泄露出去怎么办?”

    何遇耸肩,一脸没所谓:“那也得有人相信啊,你出去给别人说你碰见妖怪,和你被下了迷、幻、药,你觉得别人会相信哪一种?肯定觉得你是个神经病吧!”

    冬至:……好有道理,他竟无法反驳。

    换了半个小时前,有人给他说火车上有妖魔鬼怪,他也会觉得对方是神经病。

    假装淡定没几秒,他又按捺不住满心好奇,问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为什么会在火车上出现?”

    他本来想问刚才那男人的身份,但对方估计是何遇的领导,这么问也有些唐突,话到嘴边,又勉强换成别的问题。

    何遇倒没有卖关子:“现在还不确定,它们背后可能还有人在操纵,不过这些跟你没关系,你还是不要知道得太多比较好,免得晚上做噩梦。”

    冬至眨眨眼:“那除了我之外,火车上还有别人遇到过这种怪事吗?要是我再碰上怎么办?”

    “目前为止,发生状况的只有你一个。”何遇想了想道,“这样吧,我给你张平安符。”

    说着,他打开自己的背包,往里头翻找。

    冬至看着那个毛绒绒的轻松熊背包,熊脑袋睁着一对萌萌的绿豆眼,跟自己四目相对。

    “这背包是你的?”

    “对啊,怎么了?”何遇反问,头也不抬。

    “我以为是你女朋友的。”冬至干笑。

    一个虎背熊腰的汉子背着个萌萌的熊包,那画面简直太美。

    何遇幽幽道:“我也想要有个女朋友啊,听说游戏公司的女孩子都很漂亮,你要不给我介绍个?”

    冬至挠挠头:“我要是能给你介绍,自己就不会是单身狗了。”

    那头何遇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东西,急得满头大汗:“我出门前明明放进去了的!也没像上次一样当厕纸用掉啊!完了完了,又要被老大骂了!”

    冬至:……

    他突然觉得何遇的符箓效果可能有限。

    “算了算了!”何遇掏出一支笔和一盒朱砂。“没带黄纸,先将就一下,你带纸了吗?”

    作者有话要说:  ps,张行就是正文开头,跟冬至一起在长白山上的那个姑娘。

    今晚终于早了一会儿,明天争取10点准时,按照这个字数,应该还有2章左右可以把案子完结掉~~晚安宝宝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