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7章 番外1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后来才知道,他们出来的地方,正是八方伏魔阵其中一个阵位。

    南海三沙的龙洞下方。

    这个阵位,在二战期间被鱼|雷击中,连带下面的石碑也遭到损毁,以致于后来成为伏魔阵鲜为人知的弱点,被音羽鸠彦所利用,最终触发阵眼。

    但所有事情绕了一圈,这个与深渊相通的缺口,却变成他们的生路。

    正应了那句话,冥冥之中,自有因果。

    他们在海上漂流许久,到了后来,冬至昏迷过去,根本不记得发生了什么,更不知道龙深是怎么跟特管局联系上,把他们接回去的,在他醒来的时候,人就已经躺在医院了。

    这一住院,就整整待了三个月。

    虽然脱离危险,但冬至也元气大伤,得留院观察。

    龙深比他稍好一点,一直能保持清醒意识,只需静养,主要还是自行修炼恢复。

    鱼不悔和柳四与他们一道入院,住着隔壁病房,除了各种内伤外伤,鱼不悔胳膊断了,柳四一条腿断了,一个胳膊上打着石膏,一个走路一瘸一拐,被何遇戏称为天残地缺。

    张掌教和辛掌门等人,在守护昆仑山阵眼中也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但他们没有住院,而是回了各自的门派,据说张掌教直接辞去龙虎山的掌教之位,闭关疗伤突破,没个三五年估计不会出来;不久之后,閤皂派也传出辛掌门传位给大弟子的消息,何遇还特地赶过去庆贺,冬至这位记名弟子本来也该去的,但当时他还处于一天里昏睡半天的虚弱状态,别说根本出不了远门,就算他想去,龙深也不会让他去的。

    在冬至住院期间,许多人都来探望他,就连之前在世界交流大会里结识的威廉,听说他受重伤住院之后,居然还以因私旅游的名义特地坐飞机跑到中国来探望他。

    不过冬至觉得威廉探望自己只是顺带,李涵儿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除了他以外,还有巴桑和顾美人等老朋友,远在鹭城办事处的木朵和张充等人,还有东北分局的老郑王姐,华东分局的舒壑,他们碍于无法擅离职守,只好通过互联网远程问候了一下,有的还寄来丹药和零食。

    自打清醒之后,关怀问候纷至沓来,冬至头一回意识到自己的人缘好像挺不错。

    这间医院算是特管局的附属医院,其中一栋专门划拨给特管局使用,住院期间医生护士看见那么几个人没好好躺在病床上休息,反倒在那里盘腿打坐,也都见怪不怪,至于还有动物进进出出,大黄猫趴在床头啃病人苹果之类的,只要病人没抗议,他们也不会去喝止。

    譬如现在,冬至无语地看着床尾一左一右各自趴着一只大黄猫和一只章鱼,前者正用爪子在玩着游戏,而后者则八条触须并用,面前摆着它自己的、冬至的、何遇的、钟余一的四台手机,四开团战,其中一个号还担任队长职务,一心四用,毫无障碍。

    “我让你好好带它,教它学中文,你就教它玩游戏?”他问看潮生。

    “教了啊!”看潮生头也不抬,专心致志跟在章鱼梅卡后面跑路线。“我就是教了它中文,它现在才能看懂游戏里的提示啊!”

    冬至:……

    两人玩游戏已经到了忘我的境界,但看潮生是个游戏渣,不管何遇带他还是冬至带他,玩了这么久,操作水平依旧一般,章鱼被他带入游戏世界没几天,水平就比看潮生高出一大截,现在居然还能四开。

    冬至无奈道:“梅卡,我不是禁止你玩游戏,但你想修炼化形,拜无支祁前辈为师的话,光学那些游戏术语是没有用的,对你的中文也没有任何帮助,我们中国有句话,叫玩物丧志,你看看潮生,他就是因为天天玩游戏,变成人的时候才一直是小孩子的模样。”

    “好的。”梅卡一边玩游戏还能一边抬起头朝他眨眨眼,乖巧道。

    “我不是小孩子,只是有点矮!”大黄猫喵了一声,丢下手机朝冬至扑去,身躯稳稳落在他的身上,差点没把冬至压吐血。

    就在这时,冬至看见章鱼按下其中一个游戏账号的语音界面,对着它队伍里的队员道:“卧槽,你会不会操作的!让你拉个怪还能把自己给拉死了?”

    对方忙不迭发来语音道歉:“抱歉啊队长,实在不好意思,我刚掉了一下线,现在好了,网络没问题了!”

    冬至:……兄弟你知不知道你的队长是一只章鱼?

    章鱼:“算了算了,等会你跟着我,我说出你再出,别急急忙忙冲上去!”

    对方满口答应了:“好的队长,你真是个好人!不过队长你说话语调怪怪的,你是外国人吗?”

    章鱼好像有点懵,不知道怎么回答,转头看冬至和看潮生。

    看潮生:“就说你是留学生啊,随便说个国家就行了!”

    章鱼哦了一声,对那头按下语音键:“对啊,我是圣多美和普林西比民主共和国的留学生!”

    它的中文还不是很溜,这一串国家名字还是用英文说出来的。

    冬至抓狂:……哪来的名字啊,真有这个国家吗!

    “这就是你带它学中文的结果?你觉得无支祁看到它会想收徒吗?让它天天玩游戏给自己看?”冬至对看潮生怒道。

    “无支祁在水下待了几千年,娱乐活动很匮乏啊,说不定看到一个会玩游戏的徒弟,就稀罕得不行呢……”大黄猫越说越小声,圆圆的猫眼里露出一丝心虚。

    就在这时,房门敲了两下,龙深推门进来,看见看潮生蹲在冬至身上的情景,不由皱起眉头。

    “老大!”大黄猫哧溜一下从被子跳到床尾,又一爪子拍在章鱼脑袋上,“跟老大问好!”

    “哦,老大好。”章鱼乖乖道。

    “你不是特管局的人,”龙深顿了一下,“的鱼,不用叫我老大。”

    冬至忍不住发笑,结果牵动伤口,笑声变成咳嗽声。

    龙深把手里的粥放下,看了他一眼,又对看潮生道:“你最近是不是没出任务?”

    看潮生正襟危坐,尾巴僵硬,结结巴巴道:“吴局让我守着总局啊。”

    龙深:“你就是这么守着的?”

    猫脸左看看右看看,见没人帮他说情,终于颓丧垂下脑袋,连带尾巴尖也不动了。

    虽然冬至知道看潮生的原形是蛟,也知道他不太喜欢自己变成人时是个四肢俱短的小孩子,去很多场合都不方便,才会总是变成猫,但猫当久了,他不知不觉也就变得越来越像猫,不仅脾气像,连一些小动作都像。

    奈何龙深对看潮生可怜兮兮的样子完全免疫:“你带梅卡去找无支祁吧,务必在十天内将它安全送达。”

    看潮生一听,耳朵都变成飞机耳了:“十天太短了!”

    龙深:“那你想要多少天?”

    看潮生:“起码一个月吧!”

    龙深不为所动:“你是想顺便玩一趟再回来吧?”

    看潮生打了个哈哈:“怎么可能呢,拜师是正经事,我从来不耽误正事的!要不这样,二十天好不好?”

    龙深:“九天。”

    看潮生抗议:“十五天行了吧!”

    龙深:“八天。”

    看潮生:“……十天就十天。”

    龙深:“回来之前,手机没收,不能在路上玩游戏。”

    看潮生睁大眼睛:“那我有事要联系你们怎么办?”

    龙深:“我抽屉里还有一部诺基亚1280,可以让你打电话。”

    看潮生:……

    他眼珠一转,作出一副乖巧听话的样子:“好吧,我会在十天之内回来的。”

    龙深:“梅卡现在不能化形,一路上你要注意不能惊扰普通人,我会让人给你们订好来回的车票,没有站点的地方你们就走路过去吧,这样就不用带钱了。”

    看潮生简直快要哭出来,不让带手机玩游戏就算了,怎么连钱都不让带!

    “那我们一路上吃什么!”

    龙深:“除非你保证不拿着钱进黑网吧玩游戏。”

    看潮生:……

    一眼被看穿内心,大黄猫的嘤嘤嘤瞬间噎住,冬至听得都快笑死了。

    看潮生就算变成人也是个小孩子,现在正规网吧都得出示身份证,他的确进不了,不过小县城的黑网吧就没这限制,龙深对他的了解完全掐住了他的每一个软肋。

    “我保证。”大黄猫垂头丧气道,“我以女娲大神|的|名义发誓,一路上不进黑网吧玩游戏,也不贪吃贪玩,一定会在十天之内把梅卡送到目的地,见到无支祁,再回来。”

    看潮生虽然幼稚任性贪玩,但只要发了誓,还是会说到做到的,最重要的是,他在龙深面前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心思,不像对着何遇就张牙舞爪的。

    龙深颔首:“那你们现在回去准备准备吧。”

    章鱼对危险与强大存在的感知很敏锐,早在龙深进来时,它就已经把游戏都退出来,一动不动挂在床尾当吉祥物,看潮生跳下床往外走的时候,它吧唧一声跳在看潮生背上,也跟着溜了。

    房间内总算恢复安静,龙深关上门,对冬至道:“你现在最需要的是静养。”

    他知道,如果没有冬至的纵容,看潮生他们也不可能在病房里胡闹这么久。

    听出对方语气的不赞同,冬至摸摸鼻子:“我整天躺着也没什么意思,跟他们聊天挺有意思的。”

    冬至跟龙深原本在同一间病房,不过龙深醒得比他早,对方的职务地位,又注定不可能闲下来,龙深的精神好一些之后,各种人事与文件往来就开始多了起来,每天总有过来请示他各种事情的人,冬至才算真正体会到对方日常工作是如何忙碌。

    不过龙深为了不打扰他休息,往往都会避开他,出去会谈处理之后再回来。

    其实冬至也并不赞同他太快投入工作。

    “师父,你身体最近怎么样了?”

    “已经没事了。”龙深在他床边坐下,还主动伸出手让他把脉。

    冬至探了一下他的脉搏,的确平稳有力,但那并不能说明什么,他顺势一用力,将对方的身体拽得弯下腰,亲上那张久违的嘴唇。

    龙深没有推开他,两人交换了一个情意绵长的深吻。

    “我到现在还有种不真切的感觉,像还未从幻境里脱身。”冬至喃喃道,伸手环住他的腰,将下巴搁在对方颈窝里。

    按理说,冬至在与波卑夜同归于尽时,就已经彻底死了。

    同样的,龙深吸入那么多魔气,又被天魔占据躯壳之后,也很难再存活。

    之所以两人现在还能劫后余生,是因为当初龙深注入长守剑的那一半神魂,在两人死去的瞬间,重新给他们再造了一次生命力。也就是说,现在龙深与冬至的生命,都来源于龙深那一半神魂。

    两人相当于共享着相同的一段生机,余生自然也就是真正的同生共死了。

    归根结底,还得庆幸波卑夜被八方伏魔阵压制已久,刚刚苏醒过来时,力量大不如前,又先有车白与宗玲的牺牲,削弱部分魔力。否则,别说冬至愿意舍弃性命,就算一百个冬至视死如归,也只能徒增炮灰而已。

    “我甚至觉得,其实我们还在深渊地狱,现在都只是我做的一场梦。”他看着龙深,目光变得迷离茫然。

    “是真的,不是梦。”这种感觉,龙深很熟悉,但他心志坚硬如铁,千百次试炼也不为所动,才能成就半仙之体,冬至虽然天资过人,毕竟才踏入修行界不久,很容易混淆迷惑,走不出来。

    龙深伸出手指,点上他的额头,些许冰凉让冬至微微一颤。

    “你这里,现在所有的生命力,都来自于我的神魂,我说是真的,你就是真的。”

    “就跟那盆玉露一样?”冬至神使鬼差地问。

    “差不多,但也不一样。”龙深俯身在他鼻子上碰了一下。“我不会去亲一盆玉露。”

    冬至像是想到什么,突然乐不可支,抱住龙深哈哈大笑。

    “那你现在跟我在一起,不就是自攻自受了?”

    龙深:……

    冬至:“那你叫我师父,其实也是可以的?”

    龙深:“……我叫你,你敢应吗?”

    冬至笑嘻嘻:“怎么不敢,你叫来听听。”

    龙深面无表情:“师父。”

    冬至眉开眼笑:“诶,乖徒儿!”

    但下一秒,他立马就体会到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直接被压在病床上亲得天昏地暗顺带从头到尾被摸一遍,甚至还被掐住要害无法释放,最后不得不泪眼汪汪求饶连叫一百声师父,才算揭了过去。

    被折腾一遍之后,冬至也老实不作妖了,裹在被子里只露出个脑袋,控诉道:“师父,不带你这样钓鱼执法的啊!”

    龙深挑眉:“你不也挺喜欢的吗?”

    冬至一愣,只觉龙深这一个小动作,跟以前有点不同,带了点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

    但也不是魔物那种邪气,更像是一个人在使点无伤大雅的小坏。

    可这本来不像会出现在龙深身上的。

    “师父,你跟波卑夜合体了那么久,对身体没影响吗?”

    龙深想了想,道:“最近我忙着交接,就是为了辞去副局长的职务。”

    冬至一怔:“为什么?”

    龙深:“我感觉自己体内的魔气,还没清理干净,虽然不至于影响到思考判断,但总归还是会在短期内有一定影响,而且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我也累了,想休息,和你多待在一起。”

    听见他说“我也累了”,冬至的眼眶就有点发热。

    这个男人毕生都为了世间苍生在奔走,难得也有一天会说累了。

    “那等我养好伤回鹭城了,你陪我一起过去,好不好?”

    龙深微微一笑:“好。”

    可能到那个时候,冬至就要升职了。

    不过为了让对方能安心休息,他暂时不打算告诉冬至。

    “还有一件事,”冬至从枕头下面抽出那本笔记,晃了晃说道,“你在笔记里写的很多事情,从来没跟我说过。如果后来没有昆仑山的事情,你是不是永远不打算给我看了?”

    龙深看着这本笔记,缓缓说道:“我每写一本,都会烧掉一本。这一本,我本来也打算烧掉的。”

    后来没有烧,只因这本与以往笔记大有不同,是他真正蜕变成“人”的一个过渡,也记载着与前面那些不同的珍贵记忆,只因一丝舍不得,就拖到了后来。

    冬至知道,严格说起来,那里面其实有不少特管局工作相关,并不适合被外人看到,虽说是用殄文书写,但这世上了解殄文的人虽少,却也不是没有,万一心有歹意的拿到这本笔记,就有许多可以利用之处。

    然而这本笔记对他而言,意义又格外不同。

    里面有许多话,是龙深平时不会说,也说不出口的心情。只有在笔下,在无人看见的角落,龙深才会稍稍敞开,冬至甚至觉得这样的龙深有点闷骚,但没办法,龙深的性格就是如此。

    笔记也因此更显珍贵,冬至想,就算是以后每年看一遍,他也可以很多年,都不会腻味。

    “我把里面与工作有关的都剪出来烧掉,剩下跟我有关的,就让我保留下来,好不好?”

    龙深点点头,又叹了口气,伸手摸上他因为受伤生病折腾下来更加消瘦的脸。

    “从前,我希望你能展翅高飞,成长得比任何人都要强大。后来,我希望你能平安,哪怕跟普通人一样过日子,也不必出生入死,免于我牵挂担心。但现在,”他难得带了点儿担忧又似自疑的口吻,“我又希望能一直站在你背后,这样不管你去哪里,经历什么,我永远是你的后盾。这可能也是魔气残余体内的表现之一吧。”

    冬至忍不住哈哈一笑,抱住他狠狠亲了一口:“恭喜你,龙局,这说明你已经非常非常喜欢我啦!”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