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5章 第 15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深渊通道终于封上,所有人都长长松一口气。

    如无意外,阵眼已经彻底封闭,后期还可以在上面加上一层封印阵法,再封土加固,确保万无一失。

    但何遇跟李涵儿等人眼睛通红,谁也高兴不起来。

    李涵儿忍不住低声询问:“如果……冬至他们还活着,能回来吗?”

    宋志存沉默片刻,道:“理论上来说,阵眼与其它阵位是相通的。”

    也就是说,深渊地狱与人间绝非只有阵眼一个通道,只是昆仑山作为阵眼,起着稳定整个法阵的作用,但这也仅仅存在于理论上,从未有人类自深渊地狱平安归来。

    李涵儿抬起头。

    阵眼虽然封上,萦绕在峡谷内外的灰色雾气并未因此消散,依旧在上空徘徊不去,甚至遮住了云层日光,为整座峡谷笼上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连带李涵儿心头,似也蒙上一层阴影。

    “这是怎么回事?”刘清波眉间拧起来的褶子几乎可以打个结了。他此刻的心情很不好,不过在场也没有人能称得上心情好。

    他虽然平时总对冬至看不顺眼,私底下更是没有一刻不吐槽,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刘清波的性格是典型的死鸭子嘴硬,对看不顺眼的人尚且没有好脸色,对看得上的,就越发傲娇,说话越发不客气。

    刘清波也知道,没几个人能受得了他的毒舌,能够忍受他的,未必又会被他放在眼里。

    在更早以前,当刘清波还是个少年的时候,性格更为恶劣,他甚至因为一时兴起,对已经有几百年道行的精怪下手,结果差点把小命丢了,幸而当时龙深路过,才顺手救了他一命。时过境迁,如今他自然知道这种坏人修行的做法极为恶劣,不仅不为修行界所容,就是当时真把小命丢了,也是活该。

    除了那个年少轻狂犯下的错误之外,刘清波对自己做下的任何事情从来都不后悔,包括后来加入特管局,想要拜龙深为师,跟冬至不打不相识,与同伴们出生入死,在世界交流大会夺魁而归。他认为自己的人生就该是这样激烈壮阔,所以他平生第二次感到后悔,后悔刚才晚了一步,没有当机立断跟冬至一道跳下去,哪怕是死,也死个轰轰烈烈,好过像此刻,只能被动煎熬等待,被动接受命运,这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吉人自有天相,老大会没事的。”杨守一在旁边小声道。

    不知何时起,他也跟着李涵儿一道,管冬至叫老大了。

    刘清波撇撇嘴:“他要不回来,我就去刨他祖坟!”

    杨守一奇道:“你还知道他祖坟在哪?”

    他还想问“难道你跟他一起去上过坟吗”,结果在刘清波死神般的瞪视目光下,硬生生把后半句给吞了进去。

    ……

    比起冬至沉溺在魔气营造出来的另一段人生里,鱼不悔跟柳四此刻的处境却不怎么美妙。

    阴云已经把大海以外所有的空白全部占满,狂风掀起足以让天地变色的惊涛骇浪,而鱼不悔跟柳四二人,就在这翻天覆地的海浪中驾驭一艘小破船苦苦支撑,几度险些翻船葬身大海。

    两人身上的头发衣物全部贴在身上脸上,狼狈不堪,气喘吁吁。

    鱼不悔忍不住吼道:“你到底想了什么,怎么会突然有海啸!”

    没办法,狂风咆哮之中,如果不大吼大叫,声音根本传递不到对方耳朵里。

    柳四也很无奈:“我就是觉得那些火烧得太热了,想着要是有个大浪打过来把火灭了会舒服很多,谁知道这风浪一起就没完没了了!”

    心随意动,一念起而万象生,作为人心深处的恶念,魔气便是各种欲望的汇聚,柳四跟鱼不悔也有爱憎喜厌,不可能心如止水脑子一片空白,但只要稍稍动念,所有负|面信息就会纷至沓来,放大无数倍,将人溺毙其间,甚至分不清自己是否幸存,还是肉身已死,意念尚存。

    这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也许真正的深渊地狱没有他们想象中无穷无尽的尸横遍野,恶鬼狰狞,却是永无休止的境遇,你所想象得到的一切,这里都有,甚至你想要如花美眷,名利双收,这里也能满足你的愿望,但当你沉溺在这样的美好中无法自拔时,肉身却很有可能早就被魔气一点点啃食殆尽,最终连意识也化为魔气的一部分,彻底消失,魂飞魄散。

    被温水煮着的青蛙,等意识到水温足以杀死自己时,早已来不及逃离,只能慢慢等死。

    音羽鸠彦的幻境力量固然也很强大,但音羽毕竟只是从石盒中继承而来的魔力,是后天成魔,只要小心一些,未尝没有脱困的机会。但眼前,鱼不悔身处深渊之中,竟看不到一丝一毫逃出去的希望。

    魔气无处不在,随时随地趁虚而入,仿佛无尽黑暗处有一双眼睛,正窥伺操控着一切,将他们当作消遣的玩物,慢慢捏在掌心里把玩,直至彻底失去兴趣再捏死了事。

    鱼不悔扶额:“那你怎么不想一艘更大点的,这种独木舟能经得起风浪吗!”

    柳四被他念得一个头两个大,饶是脾气再好也不耐烦了。

    “那你也想办法,别光靠我一个人!”

    这话刚说完没多久,海浪就渐渐变小,最终恢复风平浪静,两人凭着一艘破烂独木舟,费力地从海中央划到岸上,两人都快虚脱了,分别躺在地上喘了半天气,才缓过来。

    “你想了什么?”柳四问。

    鱼不悔:“……什么也没想,我就默念了一段金刚经。”

    柳四道:“既然我们进来之后经历了这么多险境,还没彻底丧失意识,那龙局和冬至他们,很可能也还活着,如果我们两人都集中全力想冬至或龙局,能不能尽快与他们会合?”

    鱼不悔摇摇头:“你怎么知道到时候你所看见的冬至,就是真正的冬至?”

    如果他们现在生出念头所看见的事物全是魔气衍生出来的假象,那么冬至同样也有可能是假的。

    柳四无法反驳。

    鱼不悔道:“我刚才默念金刚经的时候,正好念到里面的一句话。”

    柳四想了想,问:“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鱼不悔点点头:“也许只有勘破所有事物,才能找到这里的弱点。”

    他挠挠下巴,自嘲道:“想不到我在外面大鱼大肉,来到这里倒要当起四大皆空的和尚了!”

    柳四恢复了一点力气,起身打算先探探这个地方,却看见前方有个小山坡,坡上一棵显眼的桃花树,花开灿烂,落英缤纷,霎时点亮了他的视野。

    “那是什么?”柳四问道,正想扭头,却发现鱼不悔已经起身,望向那棵桃树,露出一种近似百感交集,无以言喻的神情。

    “我刚才只是一闪而过的念头,没想到它立刻捕捉到了,还把这一丝念头放大。”鱼不悔苦笑,“你不是奇怪为什么我知道你的原形时会惊喜吗?”

    柳四:“跟这棵桃树有关?”

    鱼不悔道:“那时我还未化形,却已有了意识,被上一任剑主埋于树下,因化形在即,经受数次雷劫,其中有一次,天雷威力特别大,以我当时的能力,根本经受不住,如果熬不过去,就会意识完全消散,不知再过多少年,才能修出神识。”

    柳四点点头,他也是从柳树修炼而来,自然明白对方所说。

    当时的桃树,也不过刚刚拥有数百年寿命,生出属于自己的意识,堪堪踏入精怪的行列,因缘际会埋在它树下的,则是出自欧冶子之手的鱼肠剑,后者被欧冶子以赤堇山之锡,若耶溪之铜,经雨洒雷击所炼成,虽威力不及七星龙渊,但也是千古难得一见的名剑,自然拥有比普通器物得天独厚的化形条件。

    桃树与剑在日积月累的相处中结下深厚情谊,第五场雷劫来临时,见鱼肠剑为了躲开前四场雷劫,已经毫无自保之力,千钧一发之际,桃树毫不犹豫以自身躯干为鱼肠剑挡下这致命的一劫。

    柳四知道雷劫对于任何成精的妖怪而言,都是一场无法躲避而又致命的劫难,多少精怪熬不过去,好一点的,被打回原形重新修炼,更多的倒霉蛋,就此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但这是天道的必然,因为精怪化形,本身就非循常道,所以也得经过比其它生灵更为艰辛曲折的化形之路。宗玲也好,龙深也罢,无不是这么走过来的。

    只有强者,才能生存到最后。

    但当时的鱼肠剑,虽然是人间所向披靡的利剑,但他本身在天雷面前显然还有点弱势,桃树为挡下一劫,自身半边身躯被烧焦,修为损毁大半,短时间内化形无望,又过了许多年,才慢慢恢复过来。

    “本来应该是他先我化形,谁知最后却是我比他先化形。”鱼不悔道,“但他还反过来安慰我,说这是天道对他的考验,让我先代他去游历山川,去他一直想去,却还没来得及去的巫山,看一看那巫山云雾的丽景。”

    柳四:“后来,他化形了吗?”

    鱼不悔摇摇头:“我离开了十年,回去之后,发现那里已经没有他了,一场兵灾,附近村子化为焦土,连他也被付诸一炬,几百年的道行,却因为无法化形而没办法逃走,烧了整整三天三夜,最后只剩下一点与土壤相连的树根,手指一捏,也全部粉碎。”

    若是普通人类听见这个故事,或许还无法感同身受,但柳四是柳树所化,他知道那种感觉是多么痛苦,明明已经有了神识,却被困火中无法动弹,相当于被活活烧死的。

    鱼不悔朝桃树走去,柳四一把拽住他。

    “就算你心怀愧疚,那也只是幻象,已成过去了!别忘了你刚才自己说的,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

    鱼不悔回头看他,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

    “不是幻象。我的故事还没说完,桃树因人祸横死,死不瞑目,怨气凝聚化而为魔,到处肆虐,我追寻他的踪迹找到他的时候,他已经不认得我,满心只有杀戮,还想杀了我,不得已,我最终亲手了结了他的性命。”

    柳四微微一震,抓住他的手也不由松开。

    鱼不悔嘴角扭曲,似哭似笑地看他:“他庇护我化形,我却恩将仇报,也许真如相剑师薛烛所言,我天生逆理不顺,不可服也,所有与我沾上关系的人,都没有好下场。”

    柳四忍不住道:“那不是你的错,你也没有想到!”

    他跟鱼不悔认识不久,谈不上相交莫逆,但这人虽然是剑,却没有剑的傲气与冷漠,平时说话絮絮叨叨像个老太婆,不介意柳四在特管局的资历远远比自己浅薄,落入这里也不忘开玩笑,迄今为止还没见过对方如此阴暗的一面。

    想来每个人都有自己难以抹掉磨灭的过去,柳四也一样,哪怕一丁点的念头,也足以让魔窥见空隙,将其发酵出来。

    柳四提醒道:“你别忘了,这里到处都是魔,它能窥见所有人内心深处的软弱。”

    鱼不悔闭了闭眼,平静下来:“不管是不是心魔,他的死的确是因我而起。他既然已经化魔,未必不是在这深渊地狱中苦苦煎熬,后来我再也没有见过以树化形的人,所以看到你的时候,难免会以为你是他的转世。”

    柳四:“抱歉,我不是。”

    鱼不悔:“我知道,但我终究欠了他一条命,无论如何,我都要过去看看。”

    柳四看着他,叹了口气:“我跟你一起过去。”

    ……

    鱼不悔觉得自己是清醒的,柳四认为他陷入了心魔,但自以为清醒的他们,实际上也只是当局者迷。

    冬至从幻梦人生中挣脱出来之后,就又遇到了铺天盖地的魔气,以及过去所遇到过的敌人。

    潜行夜叉,山本清志,降头师颂恩的弟子,甚至是女明星韩祺肚子里未成形的魔胎,曾经死在他剑下的敌人,挟着魔气之威再度复活,从四面八方纷涌而来,狰狞扭曲着面容向他索命复仇。

    身处深渊地狱,这些魔物的力量比人间还要强大数倍,冬至将长守剑舞得密不透风,配合步天罡气,剑气凌厉汹涌,化为狂风呼啸而去,令敌人在哀嚎碎裂爆炸,化为乌有。

    但点点魔气很快死灰复燃,在消散的同时再度凝聚,很快又汇为一个巨大的身影,从上而下笼罩在冬至头顶,龙颈咆哮舞动,爪子划破重重魔气当头抓来,宛若利刃破空,势不可挡。

    是那条长白山骨龙!

    冬至现在对深渊内能够化出任何事物已经见怪不怪了,哪怕现在周围忽然出现十个龙深同时攻击他,他也不会感到吃惊。

    但一次又一次,似乎永无止境的战斗终究令他厌烦,刚才一直默默积蓄的力量也终于到了施展的时刻,冬至一手持符,一手握剑,在骨龙扫来之际,身形一跃而起,借龙尾之力再度发力,直接跃上半空。

    “四大开明,天地为常,玉帝上命,清荡三元——”

    他记得龙深说过,三界六道,有正就有邪,有暗就有光,哪怕置身深渊地狱,远离红尘俗世,同样有浩然正气,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凝聚自己修行以来的力量,车白为他疗伤时注入他体内的修为,长守剑上属于龙深的一半神魂,甚至是符文中属于閤皂派代代相传的驱魔之力,用这些力量,在深渊之中激发五雷正|法,引来天雷。

    “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气乘天,丹霞赫冲——”

    谁说一入深渊,万劫不复,他已经度过了诸多劫难,他从一个普通人走到现在,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和艰辛,克服了恐惧与害怕,最终成长到今天这个地步,令他坚守不懈的,是龙深,是同伴,是特管局牺牲的前辈,是千千万万值得去守护,需要被守护的普通人!

    “吞魔食鬼,横身饮风——”

    人心所在,心魔便起,但有心魔,也有信仰,谁说魔域之内,一切浩然之气荡然无存?!他冬至偏偏不信,哪怕单枪匹马,他也要直捣黄龙,把龙深完好无缺地带回人间!即使这里从前没有浩然之气,自他之始,以后就有了!

    “一声风雷令,万里鬼神惊!”

    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

    轰然巨响之中,一道亮光划破雾蒙蒙的天际,也惊动了魔域之内所有魔物,霎时地动山摇,万魔皆惊!

    雷光若巨刃将骨龙轰为粉碎,魔气四散逃窜,魔物恐惧哀嚎,天雷涤荡,万古长夜亦成白昼!

    蒙蒙雾气终于被天雷劈开,露出迷雾之后一道高高的阶梯。

    而石阶之上,是龙深半阖眼眸,半睁邪异的熟悉身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