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54章 第 154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走在一条似乎永远没有尽头的路上。

    两旁俱是灰蒙蒙的雾气, 轻忽飘荡,却又沉沉压在心头, 令人喘不过气。

    无论他的脚步快或慢,这些雾气永远跟随着他。

    一开始他以为是魔气, 后来发现不是, 如果非要形容,大概是游走在魔气边缘的气息,还够不上魔气, 却又充满麻木沉郁, 像极了人类消极的情绪, 它比魔气无害, 却同样会悄无声息侵袭渗入, 潜移默化改变一个人, 让他逐渐失去斗志, 茫然无措,最终沦陷溺毙在这里。

    这让冬至想起从前跟着何遇去羊城救程洄, 他们也遇到了同样的灰雾,差点就走不出去——如果后来没有龙深相救的话。

    思及龙深, 他的呼吸微微一滞。

    曾经他也只是一个畏惧妖魔鬼怪,害怕死亡的普通人,但现在, 他身陷无边深渊, 也许永远也回不去, 心中却无半点恐惧, 因为他有比恐惧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纵然他的理智告诉他,龙深被魔气侵蚀,又为了封印以身殉职,落入深渊之中恐怕已经凶多吉少,但冬至心中犹有一丝期待,期待事情没有往最坏的方向发展,期待龙深一如既往强大,能够压制魔气,坚持到他的出现。

    雾茫茫灰蒙蒙中,一点微光遥遥出现。

    冬至心下微动,加快脚步。

    这种地方有任何动静都不会是好事,但一静不如一动,有了动静,才有突破的可能。

    但当他离光芒越来越近,就发现光芒并非一点,而是由一串灯笼连起来的,那些灯笼被人拿在手中,另外一些人则戴着镣铐,缓缓前行。

    官差与犯人的服饰都有些古怪,明显是上世纪初民国时期的打扮,人人神情麻木,目光呆滞,见冬至“闯入”,似乎受活人的突兀气息激荡,都齐刷刷朝他望过来,眼神带着死气,骤然一接触,冬至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这不正是他上次在羊城流花桥边误入人魔徐宛的结界,遇到的那支队伍吗?

    念头刚起,手执灯笼的人已经举起鞭子朝他抽过来,但冬至已经不是在羊城时那个手无寸铁,需要别人保护的冬至了,他想也未想,身后长守剑离鞘而出,入手则人随剑光掠向对方,在执鞭人震惊恐惧的目光中,剑光已经向他们当头罩下,所到之处,队伍尽数化为乌有,在哀嚎中灰飞烟灭。

    随着灰影被剑光消灭,白色剑光非但没有黯淡下去,反而越发炽盛,眼睛被刺得有点生疼,冬至忍不住闭了一下眼,只有短短一秒,当他再度睁开眼睛时,发现白光其实来自对面一个人拿着的手机。

    见他抬手遮挡光线,对方忙把灯关掉,一边道歉:“对不起啊,我刚不小心打开了手电筒功能,这就关掉!”

    也许是冬至直愣愣盯住他的眼神过于奇怪,对方再度道歉,又问他:“你没事吧?”

    冬至下意识往后一摸,摸了个空。

    没有长守剑,身后是硬邦邦的座椅靠背。

    深夜的火车上,两旁窗外光影穿梭,前进的噪音持续不断,身下微微震动,这样的场景冬至并不陌生。

    但他不应该身处此地。

    “做噩梦了?”那个男生又问道,“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打牌?”

    冬至掐了自己的手背一把,很疼。

    扑克牌摆满一桌,连带冬至前面的位置也给占了,坐在他对面洗牌的男生有点不好意思,伸手就要把牌往自己那边挪,冬至却忽然伸手将他按住,把人吓了一跳。

    “……你们继续玩,我去上个洗手间。”冬至道,抓起身旁的背包,起身往外走。

    他随意找了一个空位坐下,打开背包,在里面找到了钱包,证件夹,衣物,充电宝。

    唯独没有符文。

    一名乘客从他身边经过,走向通道尽头的洗手间。

    冬至一激灵,从座位上蹦起,一把抓住对方。

    对方转过头,一脸莫名其妙看着他,熟悉的面孔让冬至脱口而出:“何遇?!”

    何遇嘿了一声:“你认识我?”

    冬至盯着他看了片刻,在何遇以为他有精神病之前,终于道:“你好,我叫冬至。”

    何遇:“……你叫什么关我什么事?兄弟,你没事吧,不舒服?给你叫乘务员?”

    冬至压低了声音:“你们这次是不是要去长春?这火车上有人魔,你们要小心!”

    何遇人高马大,对付冬至完全不在话下,但这一挣居然没能挣开,只能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他,表情也变得不大好看。

    “你再这样我就报警了!”

    两人对视片刻,冬至松开他,慢慢道:“对不起,我刚才没睡醒,把你错认为我朋友了。”

    “算了算了!”何遇大度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冬至望着他的背影出神。

    他怀疑自己堕入了一个幻境里,幻境会一次又一次重复过往的事情,攻破他的心防,但同时他又有一个更为可怕的想法——

    在火车上遇到魔物,长白山上看见骨龙,千辛万苦考入特管局,认识一群同道中人,拜龙深为师,斩妖除魔,会不会这一切,完全只是他在火车上做的一个长长的梦?

    梦醒之后,世界还是那个普通的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光怪陆离,都市奇谭,何遇不会法术,龙深也不是七星龙渊剑。

    他下意识在桌上画了一个符号。

    明光符的符胆。

    如果这一切果真只是幻梦,难道连符文都是他臆想出来的吗?

    冬至慢慢收紧手,忽然起身,朝何遇刚才离开的方向走去。

    穿过几节车厢,他终于找到何遇。

    与他一起的,还有几个人,其中一张面孔足以让他心跳骤停。

    也许是他站着不动的样子太奇怪,对方几人很快抬头望来。

    何遇:“怎么又是你?”

    冬至在龙深的注视下,勉强一笑:“抱歉,因为你长得太像我一个朋友了,我、我很想他,所以有些失态。”

    他本来想要装一下可怜,无论如何先留下来,再慢慢弄清情况,但话一出口,根本无需酝酿情绪,眼泪就跟着夺眶而出,滚滚落下。

    何遇吓了一大跳,看着他软萌无害的脸和伤心欲绝的表情,怀疑对方是骗子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忙道:“你别哭啊,有话好好说!”

    “先坐下来说吧。”龙深终于开口道。

    声音依旧那样熟悉,一如火车上初见的情形,冬至的眼泪流得更厉害了。

    何遇手忙脚乱拿出纸巾递给他。

    冬至道谢接过,发现龙深也正注视着自己,面容沉静,没有露出对可疑陌生人的厌烦不适,但也仅止于此,陌生而平静的眼神,令冬至心头一颤,很快移开视线。

    “你长得很像我一位老朋友,他跟我从小玩到大,后来因故去世了,我特别想他,所以看到你,就难免勾起回忆,抱歉,我只是忍不住一时的情绪。”短短时间内,他已经拟好一套说辞了。

    何遇狐疑:“那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冬至故作惊诧:“我那朋友就叫何遇啊,难道你也是?!”

    何遇挠头:“这真是见了鬼了!”

    冬至忙又道歉:“我不会故意找晦气的,只是真的太巧了!”

    “世上巧合的事情很多。”龙深道,“不过相逢即是有缘。”

    冬至不好意思道:“多谢你们,我叫冬至,刚辞职,准备去长春旅游,你们呢?”

    “辞职?”何遇大惊小怪的样子跟冬至印象里一模一样,“你看上去就像还在读书!”

    龙深道:“我们也是一个公司的同事,正好放年假,准备去长白山。”

    冬至指着正在吃薯片玩游戏的看潮生笑道:“这也是你们的同事?”

    龙深脸上多了点笑意:“这是我侄子。”

    他轻轻拍一下看潮生的肩膀:“打招呼。”

    看潮生忙里偷闲,脑袋以微不可见的角度抬起:“哥哥好!”

    冬至看了龙深一眼,轻咳一声:“叫我叔叔也可以的。你在玩什么游戏?”

    “《大荒》!”看潮生头也不抬了。

    就在这时,龙深忽然道:“我去走走,潮生不要乱跑,何遇你帮忙看着他。”

    何遇也打开游戏准备玩,闻言点点头,见龙深起身,就跑过去跟看潮生挨着坐。

    冬至正考虑要继续留下来,还是找个借口跟龙深一起,就听见龙深道:“一起吗?”

    他飞快抬头,见龙深也正看着他,明显是对他说的,来不及多想,冬至忙答应一声,起身跟在龙深后面。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一节车厢,龙深经过洗手间也没停下来,冬至不知道他想去哪里,也不好问,只得一直跟在后面,直至来到一处无人的过道,两旁光影斑驳,隐蔽性强。

    龙深忽然反手拽住他的手腕,冬至猝不及防,直接被人压在车壁上。

    “其实,你是冲着我来的吧?”两人的呼吸咫尺可闻,鼻尖几乎贴着鼻尖。

    冬至看着对方逼近,嘴角似笑非笑,不知是否错觉,他觉得龙深似乎与刚认识的又有很大不同。

    那时候的龙深,几乎像一朵凛然不可侵犯的冰雪高岭之花,怎么会露出这样有点邪气的笑容?

    “如果我说是呢?”

    “那就如你所愿。”

    对方说道,用膝盖分开他毫无防备的双腿,以无可拒绝的强势插入中间,往上一顶,然后带着不容误会的暧昧狠狠蹭了好几下。

    冬至被蹭得惊喘一声,忙抓住他的肩膀制止。

    “你干什么!”

    “不是你自己说要的吗,装什么纯情?”

    龙深低笑一声,捏住他的下巴就吻上来,很快绞住他的舌头,令他说不出话。

    冬至眼角氤氲水汽,牵出绮丽的潮红,几乎要溺毙在这场狂风暴雨般的攻城略地中,但他仅存的一丝理智,依旧让他按住对方的肩膀,用力将对方推开一些距离。

    “住手……”

    “脚都软了,腰也软了,就嘴巴还硬。”龙深轻佻地勾起笑容,又用大腿蹭了蹭他,“哦,也许不止嘴巴?”

    冬至喘着气瞪他,似想要分辨梦境与现实,但身体传来的感觉太过强烈,令人无法忽视。

    “你到底是谁?”

    龙深挑眉:“哦,你好像还不知道我的名字?那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龙深,你刚才认识的何遇,是我的小弟。”

    “什么小弟?”冬至睁大眼,不是下属吗?

    龙深嗤笑:“他以前是跟我混道上的,现在跟着我做点小生意,够明白了吗?约个炮你还查祖宗八代啊!要不是看你这模样还挺招人,我才懒得理你!”

    说罢揽上他的腰,往脖颈上的喉结轻轻咬下。

    冬至闷哼,蓦地抓住对方手腕,用了点力,拽往反方向。

    “还有两下子?”对方咦了一声,出手反击,两人转眼过了几招,冬至伸腿朝他下身踹去,龙深不得不后退几步。“身手不错啊,哪儿练的?”

    冬至看着他轻佻的笑容,一股怒意忽然从心底升起。

    “你不是龙深。”

    脸,身材,气息,声音,无一不是龙深,可唯独性格不是。

    对方莫名其妙冷笑:“我不是龙深是谁,老子身份证上明明白白写的名字,难不成……”

    他上下打量冬至,狐疑道:“你把我错认成谁了?哟,看你这余恨未消的小样儿,是旧情人啊?”

    不对。

    一切都不对!

    冬至的意识开始有点混乱。

    理智上他觉得这只是一场幻境,是魔气根据人心深处的期盼,所营造出来的幻觉。

    但另一个声音却告诉他,这才是真实世界,根本没有什么妖魔鬼怪,龙深的身份来历,眼前这一幕,才是人间真实。

    “龙深……”近似呻|吟的破碎语调从冬至口中吐出,把怒气冲冲的龙深吓了一跳,“你告诉我,看潮生其实不是你的侄子,他是一条修行了五百年,刚刚化为人形的蛟,对不对?”

    龙深用看神经病似的眼神看着他:“我看你不是错认情人,是刚从精神病院跑出来!”

    “真是晦气!”龙深掸掸衣服上的灰,这么一闹,都软成海绵宝宝了,他也没兴趣再陪对方疯下去,转身就要离开。

    对方没有再纠缠不休,但他走了几步,却神使鬼差停下来,回头望去。

    那人站在原地怔怔发呆,眼睛发红,没有泪水,却让人无端感到绝望。

    “喂,你没事吧?”龙深忍不住道。

    对方没有理会他。

    龙深暗骂一声,头也不回地走了。

    回到座位坐下,龙深发现自己脑海里还停留在刚才那一幕,注意力完全没法拉回来。

    玩游戏的何遇抽空看他一眼,奇怪道:“老大,你没事吧?”

    听到这句话,龙深更是烦躁,索性起身往回走。

    他一路走回刚才的地方,发现冬至居然还在,而且还一直保留着原来的姿势。

    龙深二话不说,抓着对方的手腕往回走,就近找了个座位坐下。

    “在这里等我。”

    他抛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没过多久,龙深把一瓶水和一个盒饭放在桌上。

    “吃吧。”

    冬至眼眶一热,又有点想笑。

    “谢谢。”他收下水,把盒饭推回去,“我不饿,你自己吃吧。”

    龙深拧眉看他:“老子八百年一回给个陌生人买盒饭吃,你居然还敢拒绝我的好意?”

    一出口就是满满的痞气,冬至从没听过龙深自称老子,不适之余还觉得满心滑稽,好像世界都不真实了。

    他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这些细节,几口水下去,情绪平静许多。

    “拿着!”

    对方丢来一张名片,冬至拿起一看。

    龙氏设计,董事长。

    那种滑稽的感觉又涌上冬至心头。

    龙深见他拿着名片看了又看,忍不住问:“你真不是为了接近我,故意编个借口?”

    冬至摇摇头:“难道有人这么做过吗?”

    龙深哼笑:“当然,凭我的魅力,这么做过的男男女女还真不少,你是我唯一一个接招的!”

    冬至:“那我应该感到荣幸?”

    龙深露出一个邪笑,半真半假道:“不用了,让我来一发就成!”

    虽然这样说,但他也没有做出什么霸王硬上弓的事,还去而复返,给冬至买了水和吃的。

    冬至忽然道:“你相不相信,世上除了有跟何遇同名同姓的人以外,还有跟你也同名同姓的人?”

    龙深:“这有什么奇怪的?”

    冬至:“我会认识他们,也是在一列火车上。”

    这个故事很长,要从开往长春的列车上开始,那个龙深的出现,如同夜空里一颗最明亮的星,引领他看见浩渺广阔的宇宙。

    也许是故事离奇却又吸引人,龙深坐在他对面,竟也没有打断,及至听到他中了降头,死期将近,龙深接受表白的那一段,才终于出声道:“他不是因为同情你,才接受你。”

    冬至:“你怎么知道?”

    龙深哂笑:“男人的直觉!你也是男人,你当局者迷,当然感觉不出来!以你说的那个人的性格,不可能因为同情而喜欢上任何一个人。”

    冬至笑了:“是,所以我后来也想通了。”

    龙深又问:“后来呢?”

    冬至:“后来,我们就去东南亚,找到给我下降头的始作俑者,解决了对方。这时候,一直隐藏在幕后的阴谋主使者也逐渐浮出水面,他去了日本,而我则前往美国,参加世界交流大会。”

    龙深:“你这个故事拖得太长,读者肯定会跑光的。”

    冬至笑道:“可是,你不也还在听?”

    龙深从口袋里摸出烟和打火机想点着,抬眼看见车厢内禁止抽烟的标识,啧了一声,只好又把东西都放回去。

    “那是你碰上了一个有耐心的听众,然后呢?”

    冬至道:“然后,音羽鸠彦,就是我前面给你说过的那个人,龙深为了对付他,主动将魔气引入自己体内,再趁机用四象定星灯将他彻底消灭。但音羽鸠彦临死前就已经布下后手,让人在昆仑山毁掉封印,破除阵眼,把阵眼下的镇兽凤凰放出来,彻底打通深远地狱的通道。”

    他的声音不知不觉变得低沉:“大家闻讯赶去,努力了几天几夜,牺牲了许多人,但缺口依旧无法弥合,最终他选吸收魔气,跳下深渊,用自己的力量,去弥补裂口,让其他人把通道封上。我去到那里的时候,正好赶上他殉职的那一刻。故事,讲完了。”

    龙深冷哼,毫不客气地抨击:“愚蠢,最烦这种牺牲自己拯救世界的故事!如果我是他,绝对不会干这种蠢事,明明有颜有能耐,搂着自己的小情人过着美滋滋的小日子不好吗,为什么非得去出生入死?”

    冬至:“如果他不这么做,深渊地狱之下的魔气与大魔都会涌入世间,到时候世界陷落,没有一个人能独善其身。”

    龙深嗤之以鼻:“那就到时候再说啊,说不定在那之前,危机就已经解除了。你也说了,在场那么多人,总不可能一个都不顶用吧,怎么别人就不牺牲,非得轮到他?换作老子为特管局做了那么多事,早已仁至义尽了,结果连个正局长都捞不着,谁还留下来?我看你还是换个结局更好!”

    冬至:“怎么换?”

    龙深翘起二郎腿,挑眉道:“就在日本结束一切,让音羽鸠彦死在你那个龙深的手下,让龙深立个大功,回去就升任正局长,怎么样?”

    冬至摇摇头。

    “那就不是他了。”

    “没意思!”龙深撇撇嘴,“枉费你的主角跟老子同名,老子还在这里听你扯了大半天的蛋,你要是不听我的,这种故事肯定没人看!”

    他重新抓起桌上的名片塞到冬至手里。

    “跟你打个赌,你这故事要是以后真能出版,我就请你吃饭!”

    冬至:“要是不能呢?”

    龙深:“那就,约个炮?”

    冬至忍不住笑出声。

    龙深啧啧两下:“笑了不就行了,你笑起来比不笑的时候好看几百倍,怎么样,要不要考虑一下啊?幻想小说家?”

    冬至道:“我是画画的。”

    他从背包里拿出画板和纸笔,对龙深说了一声“你别动”,笔尖开始在纸上飞动,龙深忍不住探头去看,却见对方寥寥数笔,就把自己侧首望着窗外的情景勾勒出来。

    没有上色,没有光影明暗的细致描绘,仅仅是几笔粗糙的草稿,龙深就已跃然纸上。

    “送给你,谢谢你听我讲了一个故事。”冬至把画像撕下来递给他。

    龙深摇摇头:“画得不错,但不是我。”

    冬至一愣:“就是你。”

    龙深:“你画的是你故事里的那个龙深,不是我。”

    冬至微微一震。

    他看着龙深,对方也看着他,难得安静,半晌无言。

    “我想,我该醒过来了。”

    这是另外一个龙深,另外一段人生,也许开头很诱人,但绝对不是他想要的。

    龙深挑眉一笑:“你是应该从你那个故事里醒过来了!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龙深,龙氏设计公司的老板,身家暂时还上不了福布斯,但包养一个小画家还算绰绰有余,怎么样,有兴趣吗?”

    “我的师父,不像你这么会说话,会撩人,如果没有遇到他,我想我会更喜欢你这种性格的人,不过,既然已经是他,那就一定只有他。”

    冬至把名片往对方面前一推,“除他之外,任何龙深,都只能是虚妄,再美好的开始,我也不要。这一切该结束了。”

    他伸入领子,扯下原本挂在脖颈上的护身符。

    这道护身符是龙深给他的,他一直戴在身上,在长守剑和明光符都不在身边,又遇见了截然不同的龙深与何遇时,冬至有那么一瞬间真以为所有一切都只是一场漫长绮丽的梦境。

    直到他发现自己脖子上的护身符。

    正是这道护身符,让他有了与这个世界继续周旋下去的信念。

    “临!”

    伴随着一声断喝,冬至双手结不动明王印,手中符咒掷向龙深,却又在半空自动凝住,金光大起,半空幻化出符咒形状。

    在龙深惊诧的目光中,咒文形状越来越大,光芒越来越强,最终放射到整个空间,将眼前视线悉数遮挡覆盖。

    触目所及,皆是虚无,一切众生,悉数幻灭。

    不知过了多久,光芒才渐渐退去。

    冬至睁开眼。

    其实他心里也有些忐忑不安,生怕看见的依旧是那列火车,那个龙深,那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与开始,而他已经没有了唯一能够证明自己与龙深有过交集的凭证。

    入目依旧是一片灰蒙蒙的雾气,膝盖以下传来疼痛感,他低头一看,看见一团团流动的黑气在啃噬他的衣物和皮肤。

    那是一种叫潜行夜叉的低等魔物,冬至碰到过。

    看见这些魔物,他反倒松了口气,反手往后一摸,心头更是大喜。

    长守剑还在!

    他再不犹豫,抽剑出鞘,剑光以一往无前之势斩向魔物!

    ……

    龙深的身体微微一震。

    那半边邪异的面容上,忽然流露出一丝怒色,鲜血从眼角流下,殊为可怖,连周身魔气似乎都有些恐惧,怯生生不敢靠近。

    另外一半面容却依旧安静平和,闭目无言。

    “那本来就是为了他的性格和爱好所塑造的人生,他为什么不肯继续走下去?”波卑夜道。

    龙深终于睁开眼,缓缓道:“因为那是假的。”

    波卑夜笑了:“什么是真,什么是假?我给他的也是真的,就算他的身体被魔物吃掉,意识也可以永远停留在那个世界里,把那段美好的人生走完。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类,会拒绝我的好意。”

    龙深也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

    “因为,他是冬至。”

    ……

    昆仑山,那棱格勒峡谷。

    “已经两天了。”宋志存道。

    无须他的提醒,众人也意识到这一点。

    张掌教缓缓叹了口气,带着浓重的疲倦,开口道:“封上缺口吧。”

    何遇闭了闭眼,他没有立场反对,也无法再反对。

    所有人都已经坚持到最后一刻,阵法岌岌可危,已经无法再维持下去,而龙深他们一直没有出来,这也意味着他们重见天日的希望也微乎其微了。

    “准备,封印!”宋志存咬咬牙,高声道。

    两天是他最后的底线,他必须为这里所有人的性命,乃至整个世界的安危负责。

    龙虎山的玉牌已经送至,作为替换凤凰的镇守灵器,它悬于阵法中央,光华流转,随着阵法启动而彻底“活”过来,瞬间光芒愈盛,宛若星华璀璨,地月映天,又缓缓落下,最终化为巨石,将坑口彻底封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