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5章 第 14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音羽鸠彦骨子里有种近乎偏执的慕强, 他之所以入魔, 也是因为对强大力量的思慕和追求, 龙深的强大是他理想中器灵应该有的模样,在他眼里, 龙深就像一个完美的艺术品,他恨不能捧在怀里日日欣赏把玩,所以煞费苦心为他们制造了如此庞大的结界空间,意图将他们困在里面,只是没想到龙深的强大完全出乎他的意料,对方不仅割断了他的窥伺, 而且突破所有结界, 与同伴会合, 最终逼得他不得不露面。

    当然, 这其中, 也少不了明弦的背叛。

    音羽鸠彦阴恻恻地看了明弦一眼,手一挥, 对方就像提线傀儡被剪断了所有丝线狠狠被掷出去似的,整个人硬生生飞起往后撞在墙壁上,其力道之大, 连墙壁都出现一丝裂缝。

    唐净攥紧了拳头, 却没有动。

    刚才明弦忽然冒出来, 主动说要引路, 让众人跟在他后面, 而他自己在与龙深擦身而过时, 忽然停了一下,只有短短一秒,却什么也没干,后来明弦带路时,又在某处停顿了一下,而那地方正是龙深认为的结界阵眼。

    龙深知道明弦在给他提示,但他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次对方在音羽操控下故意露出的破绽,当自己的猜测与对方的暗示不谋而合时,龙深决定赌一把。

    然后他赌对了。

    而在音羽鸠彦出现的那一刻,他也忽然明白。

    所谓的出口,根本不存在于这个结界的任何一处,唯一的阵眼连接的是音羽鸠彦。

    音羽是所有结界的钥匙,换言之,只有杀了他,才能彻底结束这一切。

    正合龙深之意。

    他们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为的不仅仅是救人,更重要的,是为丁岚,为董寄蓝,也为那无数在战火中枉死的冤魂,为那些至今依旧无法安息的英灵们,讨回数十年前的血债。

    音羽鸠彦也好,朝香鸠彦也罢,都必须死!

    如果人世间的法律已经无法审判,那就让他来出手!

    剑光大盛,仿佛应和主人的心情,龙深手中的剑嗡嗡作响,动静越来越大,战意澎湃,无法遏制,似急于脱手而出,渴饮敌人血。

    龙深的身形蓦地消失在原地,下一秒,他出现在音羽鸠彦面前不足三米的距离,剑气扑面而来,当头劈下!

    音羽鸠彦倏然后退,身体虚无缥缈,在剑光下若隐若现。

    龙深劈下的一剑威力极大,掀起巨大气浪,连带吴秉天等人,也感觉杀气扑面而来,不得不横剑抵挡,但音羽竟丝毫不受影响,他的身形几乎化为一道黑色魔气,而魔气之中,又夹杂隐隐白雾。

    李映定睛一看,发现他手中也握着一把兵器,剑锋如菖蒲叶片,剑身白中泛金,至剑尖处微微翘起,形状古怪离奇,似剑又似刀。

    “天丛云剑。”他听见吴秉天在旁边道。

    “龙深,我等这一刻,已经等了很久,今日我便要看看,是七星龙渊剑厉害,还是我这把天丛云剑厉害!”

    音羽大笑一声,魔气突然拔高数尺,挟着凌厉剑气,排山倒海般轰向龙深。

    那些灯笼看似就在不远处,但实际上却处于结界之外,纵然这里面飞沙走石,狂风大作,所有人都被两人决战引起的偌大动静所波及,身体连连后退,最后不得不贴着墙根,灯笼却还依旧一闪一闪地摇曳着,根本不受影响。

    但这点微弱昏暗的烛光完全无法让众人看清双方的战况,音羽鸠彦的魔气,与龙深的剑光绞作一团,他们周身形成巨大的漩涡气流,咆哮呼号,天翻地覆,如果没有结界的限制,李映毫不怀疑热田神宫现在已经变成一片废墟。

    他并不关心热田神宫存在与否,他关心的是龙深能否打赢这一仗。

    忍了又忍,李映还是忍不住轻声开口:“吴局……”

    吴秉天似乎察觉他的心境,道:“龙局是半仙之体,不必担心。”

    李映一愣。

    物欲横流的末法时代,成仙机缘可遇不可求,哪怕是半仙之体,也不是凡人能随便觊觎的,李映想起自己曾在师门长辈口中听过的典故,再看龙深时,眼神不由带上几分肃然起敬的灼热。

    北池绘缓缓从地上爬起来,她现在已经没了属于自己的意识和神智,自然也不会逃跑,她的脑子里只剩下执行音羽鸠彦的命令。

    而音羽要求她把在场的人都杀光。

    她摇摇晃晃,走向重伤倒地的唐净。

    唐净伤得很重,器灵在化形的那一天起,就有了人类的血肉之躯,固然他们因为原形,生命力比普通人顽强,也没那么容易死。

    但不容易死,不代表不会死。

    北池绘离他越来越近,鱼不悔他们在结界的另外一端,中间隔着战场,远水救不了近火。

    以唐净现在的状况,甚至不需要北池绘出手,只要一个普通人拿着匕首,就能对他造成致命伤害。

    唐净一动未动。

    他实在是太累了。

    成人至今一千多年,他见过世间最绚烂的风景,听过最美妙动听的乐声,结交过最豪爽大方的朋友,也曾在沙漠与森林之交搭棚隐居,也曾在雪山之巅筑庐赏月,他去过最艰险离奇的海底洞窟,曾与鲲鹏在九霄之上遨游。

    唯独没有爱上过一个人。

    但那是在遇见明弦之前。

    曾经他在飞机上认识了一个羞涩|爱笑的年轻人,他指着自己随手买来打发时间的书说那是自己的著作,明弦厚着脸皮没有半点尴尬,反倒与对方一见如故,交换联系方式。

    旁人也许很难想象器灵之中也有游戏人间的浪子,然而唐净就是。也许他的身世打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骨子里镌刻着大唐的浪漫豪放,那个早已湮没在历史长河之中的朝代,却始终活在唐净心中,他就像一场大火席卷而来那样喜欢上了明弦。

    这段感情丰富了他的人生,却也在他心间划下一道伤痕,至今未能痊愈。

    他依旧玩世不恭,爱说爱笑,没有人觉得与明弦的一段逸事影响了他什么,但只有唐净自己知道,他再也无法回到从前。

    因为曾经有一个人对他说,如果有来世,希望能以一个美好的开始再度相遇,希望彼此清清白白,不染半点污垢。

    那一句话,唐净之后每次想起,都是一次痛彻心扉。

    后来无数次午夜梦回,他梦见还是在那架飞机上,明弦指着放在他手边的小说,对他说,那是我写的,需要我帮你签个名吗?然后唐净无数次看见自己急切地跟对方说起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说自己知道他的身份,让明弦悬崖勒马,一切重新开始。但梦境每次都以明弦陡然变色,对他出手,又或者明弦消失,他骤然醒来而告终。

    直到那时候,他才明白,朱颜可常驻,花开可重来,唯独想留住的时光,想回去的情景,最是人间留不住。

    唐净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

    他能察觉北池绘走向自己身后,但他已经没有力气回头,起身,反击。

    但没有意料之中攻击,反倒是北池绘的惨叫声传来。

    唐净心头一震。

    他用尽全身力气,勉强侧首,果然看见熟悉的身影,咫尺之距,伸手可期。

    唐净抓住对方的手。

    明弦毫不反抗,任他抓住,身体顺势倒下来,一口血吐在他的手背上。

    唐净一颤,握住他的手没有松开。

    “你,不怕我杀了你吗?”明弦笑道。

    唐净淡淡道:“你杀吧。”

    明弦伸出手,但他没有杀唐净,反而捂住嘴巴,吐出一颗发光的珠子。

    “这是,丁岚的残魂。”

    唐净变色。

    明弦咳嗽几声,声音嘶哑无力,像是竭尽全力从喉咙发出来的。

    “音羽用丁岚炼魂的时候,我无法阻止,但,我尽力不吸收他的元魂之力,最后才留下这一点,不足以让他复活,但。也算是,留给你们的念想,让你们,可以超度他。对不起。”

    听见最后那一句对不起,唐净终于忍不住,热泪滚滚而下。

    他小心翼翼接过丁岚的残魂,将其放入怀中。

    “杀了我吧。”明弦如是道。

    唐净想也不想:“不!”

    “杀了我。”明弦笑道,面色一半平静,一半狰狞。

    握住唐净的手坚定温暖,然而身体的另外一侧,他的手已经变得青黑,魔气从指尖流泻出丝丝缕缕,他不得不死死抠住地面,以免自己忽然控制不住。

    “一开始,音羽想要一个纯净的器灵,所以仅仅在我体内下了禁制,但第二次,他复活我的时候,因为我伤势过重,元气大损,他就给我灌输了魔气,我迟早会变得跟北池绘一样。你再不杀了我,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

    唐净忽然道:“杀了你,毁掉你体内的魔气,你还能活吗?”

    “我不知道。”深重的疲惫自眉间泛起,明弦的声音慢慢小下去,唐净握紧他的手,只觉对方的温度越来越低,自己像握住一块冰。“你带我回家,好不好?”

    “好。”唐净喉头哽咽一下,勉力平静。

    半边微笑从明弦嘴角扬起,另外半边脸,却越发狠厉。

    “快……动手。”他道。

    唐净闭了闭眼,他不再犹豫,蓦地出手,掐住对方的脖颈。

    力道越来越大,明弦下意识想要挣扎,但仅存的意识却制止了他,随着唐净的手逐渐收紧,明弦脸色发青,呼吸越来越弱,另外半边身体重重弹了一下,似欲反抗,却被唐净飞快压制住,直至明弦的呼吸彻底停止,黑气不肯再待在尸体中,飞快从半边身体漫出,逃往音羽鸠彦的方向。

    唐净伸手一抓一捏,掌中白光裹住黑气,将黑气彻底绞碎。

    倒在地上的明弦,身形则慢慢变得透明,最后化为一具三尺左右的古琴。

    琴弦俱断,琴身破损几近断裂,琴面饰纹悉数磨灭。

    这样一具冰冷残破的古琴,已经完全看不出原本的模样,任是最高明的修复专家来看,都会认为残损严重,无力回天。

    然而唐净却小心翼翼地将它捧起,抱在怀中,如同对待一件稀世珍宝。

    “我带你,回家。”

    ……

    巨大的气旋中,龙深与音羽鸠彦的战斗还在继续。

    对方不愧是从上古石盒中吸取了魔气的地魔,远比龙深之前遇到的任何一个敌人更难对付,音羽的魔气与天丛云剑互为呼应补充,几乎源源不绝,只要剑在人在,魔气就能自动生成循环,圆融无碍,就连龙深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天丛云剑魔气澎湃,不断从音羽鸠彦周身漫涌而出,朝龙深席卷过来,虽然被龙深四周的罡气阻挡,暂时无法再前进一步,但却将龙深罡气之外悉数包裹起来,黑色魔气翻滚不休,遮挡了所有光明,让龙深开眼四顾,如同天地陷入黑暗,再看不见一点明亮。

    然而也仅止于此,龙深一动未动,似乎暂时没有突破的法子,而音羽鸠彦也未能找到龙深的破绽,无法再前进半步。

    “龙局长,我想到一个绝妙的主意。”

    无休无止的僵持中,龙深忽然听见对方的声音。

    音羽鸠彦的语气依旧不紧不慢,但龙深眯起眼,捕捉到其中一丝不易察觉的苍老和嘶哑。

    看来与自己这一番对决,对他而言也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音羽老奸巨猾,如果有机会杀了对方,龙深相信两人都不会有丝毫犹豫,但现在陷入僵局,不管是音羽,还是自己,都需要从中寻找动摇对方心神的防守破绽,从而一举歼灭敌人。

    明知音羽想要用语言来寻找自己的弱点,龙深没有回答。

    但音羽兀自说下去:“你的能力之强,是我生平仅见,但我看得出,你已经在原地停留很久,没有丝毫进步了吧?不如我将天丛云剑赠与你,以它充沛的魔气,助你修为更进一层,如此天丛云剑也算物尽其用,你觉得如何?”

    龙深在魔气的包围下调整了呼吸,罡气之内,音羽甚至无法轻易察觉他的存在,察知他的生死。

    但音羽不相信龙深一点破绽都没有,是人就会有愿望,有人想要长生,有人想要荣华富贵,有人想要重新回到过去,还有人想要自己逝去的亲人复活,千奇百怪,却无奇不有,曾经作为人类的音羽再了解不过。

    虽然龙深的原形是一把剑,这意味着他的心智远比普通人类坚定,也不容易被动摇,但之前的幻境试探让音羽得知,龙深也并非全无弱点。

    “龙局长,你的弟子只是普通人,并不能像你一样长生不老,他迟早会老死,甚至会变心,凡人总是那样脆弱不可靠,只有凝固的时间才能留住一切。哪怕以你的能力,也没有办法留住他的岁月。但是,如果有了魔气,一切就会不一样,你可以往他体内灌注魔气,让他与你一样,不老不死,这样你就可以让他陪着你,直到天荒地老了。”

    音羽觉得这个主意十分完美,他其实并不痛恨龙深,也没想过非得杀了对方,他甚至很欣赏龙深这样完美的器灵,只是遗憾他生在中国,被特管局或某些人洗脑,变得思想僵硬,如果对方愿意吸收魔气,他不会吝惜手上的天丛云剑,反而会高兴同道中人又多了一个。

    “你为什么没有对你所爱的人这么做?”

    龙深终于出声,声音透过重重叠叠的罡气与魔气传过来,变得有些失真,但那的确是他的声音。

    音羽以为他动心了,不由一喜:“看来龙局长不怎么了解我,我活了上百年,从来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包括我的父母,他们也只是孕育我的容器罢了,至于妻儿,那更是传宗接代的工具!只有这些魔气,你看,它们永远存在,生机勃勃,换作人类的寿命,我早该腐烂入土了,但这些魔气给了我第二次生命,让我体会到世间最美妙的滋味,让我身体轻盈,充满力量,我早就该成魔了,我只后悔当初没有早些打开那个石盒,这样魔气起码可以早几十年进入我的身体!”

    龙深淡淡道:“那样你欠下的血债会更多。虽然现在你已经还不清了,但我也没兴趣等会杀了你还得分尸。”

    音羽大笑:“龙局长,我一直不明白,你明明不是人,为什么会比人类更维护他们的利益?难道真是被他们洗脑洗傻了!别忘了,你可是七星龙渊剑,当年从欧冶子手中出世的神兵利器不计其数,但能化形成人的寥寥无几,龙渊剑无疑是欧冶子凝聚心血最多的一个,可以说天上地下,只有一个你,你却放着更强大的力量不去追求,反而成日为了些无用的事情奔波,我都替你觉得可悲!”

    “人自以为万物之灵,可人心从来却不知满足,当年在南京城,有一户人家收留了一个身无分文,快要饿死的乞丐,他们让那个乞丐吃饱穿暖,又帮乞丐找到工作,养活自己,但是那个乞丐,却在日军进城后主动带路,而且头一个去的,就是他昔日恩人的家。连我都看不起这样忘恩负义的白眼狼,在下属报到我面前时,我就让人将那乞丐杀了,把他的眼睛挖出来喂狗。”

    说到这里,音羽不由冷笑:“你看,要是没有这些险恶的欲望丛生,魔气也没了滋生的土壤,比起纯粹的魔气,人心才是最污秽肮脏的,所以应该最消灭的不是魔,而是人!”

    龙深沉默。

    他无法否认音羽的话,人性的确并不纯粹,要说忘恩负义,几百年前鞑靼兵临城下,于谦临危受命,救了一整座城,乃至一个国家的命运,事后他被小人诬陷,被斩首示众,又有谁阻止了这一切?史书上一句轻飘飘的“天下冤之”,又怎及得上龙深亲眼看见的情景?

    “但他从来没有后悔过。”龙深忽然道。

    “谁?”音羽眯起眼。

    “我也没有。”龙深道。

    他手中剑光大盛,从罡气破出,刺入魔气,蓦地将魔气劈开一个缺口!

    黑暗猛地震荡,音羽鸠彦微惊,反手握住天丛云剑将其插入地面,魔气霎时从剑锋扩散,黑色如云雾剧烈翻涌,在四周弥漫肆虐,不仅将龙深,也将他自己团团围住,形成一层新的结界,更将吴秉天等人的视线摒弃在外。

    巨大的爆炸以战场为圆心迅速蔓延,吴秉天眼明手快,用仅剩的一只手拽起李映的后领就往外拖,但两人仍旧被气浪余波掀翻在地,吴秉天直接被李映压在身上,差点气绝身亡。

    “起开,重死了!”

    李映连声道歉,赶紧从领导身上爬起,没想到后头还有一波爆炸袭来,他还没来得及起身,整个人又被气浪重新刮倒,吴秉天旧伤未愈,又添新伤,整张脸都青了。

    气流漩涡之中,龙深微微皱眉,心头一动,感觉自己似乎捉住了敌人的某种脉络。

    “朝香鸠彦,你厌恶人性,更厌恶自己曾经生而为人的经历,所以破坏石碑,打开法阵,不仅仅因为你向往深渊地狱,更因为你希望彻底抛下过往一切,进入新世界,是不是?”

    四周魔气因为他的话而震荡越发剧烈,龙深飞快旋身四顾,试图在这震荡之中寻找突破口。

    “不错!”音羽愤怒的声音响起,“日本明明可以取得战争的胜利,却因为那些人的软弱无能,延误战机,导致最后还将战火烧到了本土!明明可以称霸世界,却因为那些无能败类,只能沦为二流国家,成为美国的狗,如果听我的,早就……”

    龙深冷冷接道:“早就提前亡国了。”

    音羽阴阴一笑,没有再说话,但龙深却能感觉罡气之外,魔气铺天盖地,排山倒海,咆哮嘶吼,张牙舞爪,仿佛要将他挤压碾碎方才罢休,但强压之下,却恰恰暴露了敌人内心的软弱。

    龙深松开周身防御,魔气立刻趁虚而入,丝丝缕缕潜进来,见他稍有示弱,便得寸进尺地迎上来,龙深伸出手,任凭魔气缠绕上手腕,又顺着手腕迅速蔓延,来到臂膀,脖颈,下巴,最终从眉心渗透而入,龙深闭上眼。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的做法无疑冒了巨大的风险,但如果不这样做,他恐怕还要跟音羽耗上很久,他自己能等,唐净他们却等不起了。

    其实魔气入侵并没有想象中的痛苦,他只感觉到额头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开始在体内游走,慢慢掌控身体的情绪,带来负面波动。

    不知道是不是受到魔气的影响,龙深忽然想起很多年前,他在雪山之巅修炼的情形。

    漫天的飞雪已经不是最大的障碍,更难熬的是无休止的狂风,刮在脸上都像刀子一样,若是风夹着雪,脸上本该冰冷到麻木,却偏偏还能察觉出痛感,哪怕他的原形远比普通人类坚韧,却不代表他感受不到痛苦。

    常人连三天都待不下去,他却在上面整整待了三十年,那是一段极为难忘的经历,初生不久,并不稳定的肉身在风雪中淬炼出堪与意志匹配的能力,也使得他的心志更上一层。

    如今魔气在四肢百骸游走,像极了从前苦苦坚持与可能放弃的边缘,肉体被百般磋磨,精神却越发清醒。

    以前支撑他走下去的,是想要化形的坚持,而现在……

    现在,是长守人间正道的信念,是外面同伴的生死,是回去再见冬至一面的执着。

    微弱火苗在神识引爆,不过片刻,随即熊熊燃烧起来,魔气哀嚎一声,被驱赶着加快脚步,想要逃离这令它无从生长的土壤。

    就是现在!

    龙深飞快拿出一件东西,平平托在掌中。

    那是他离开特管局前,宗玲交给他的。

    四象定星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