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4章 第 144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声音烦不胜烦, 他又是一剑横扫过去, 这次的威力却没有那么大了, 红光之下,那些邪魔恶灵仅仅是被荡开后退数步, 很快又围上来, 迫不及待想要享用这难得一遇的躯壳。

    难道他还没当上正局长, 就要殒命于此了?

    吴秉天有些不甘心, 他累得以剑拄地,剑光已经拦不住前仆后继的魔物们, 他就像一个发光喷香的食物, 让那些魔物哪怕飞蛾扑火, 也要将他吞食殆尽。

    又是一剑荡出去, 剑光这次小了许多,魔物们不再畏惧, 前面的刚刚被剑气消灭, 后面的就呼啸着扑上来。

    黑色笼罩头顶, 吴秉天无力抬起手中长剑,他胸口起伏不定, 身体疲乏无力, 心脏却跳得很快, 脑子里混沌一团, 他闭上眼, 任凭满心不甘流窜, 心说这次算是栽了, 老子变成鬼也要把你音羽给大卸八块。

    热气扑面而来,却没有想象中万魔啃噬身躯的剧痛,隔着薄薄眼皮都能感觉到的热浪与光线,让他忍不住睁开眼睛。

    眼前一片大亮,所有魔物都在亮光之下灰飞烟灭。

    两个人慢慢走来。

    先只是模糊的轮廓,然后渐渐更加清晰,为首之人身形颀长,十分眼熟。

    “龙深!”

    “吴局!”这是李映的声音。

    吴秉天从没有这么兴高采烈,发自衷心地欢迎龙深的到来。

    两人在特管局的时候,是没少起冲突的,甭以为龙深一脸世外高人的禁欲样儿,就不会跟吴秉天争,外人往往以为正局长不管事,吴副局长在特管局肯定是横着走,实际上特管局内部是三足鼎立,三人互相制衡的模式,吴秉天也没少吃龙深的憋,别的不说,在这一届新人的安排上,两人就没少过招。

    但那是对内,鸡飞狗跳也没所谓,如今面对强敌,吴秉天眼看性命不保,龙深忽然出现,又怎能不令他欣喜万分?

    再视死如归的人,如果可以不用死,也不会抗拒这个结果。

    “你怎么进来的!”吴秉天喘着气问。

    “我们杀了八岐大蛇,撕裂结界,就来到你这里。”龙深言简意赅,李映在他后面显露身形。

    “传说中那只八岐大蛇?”吴秉天闻言动容。

    “应该是,那妖兽有八头八尾,必须同时把所有脑袋和尾巴解决掉,才能把它彻底杀死!”李映满脸血污,看上去比吴秉天还要狼狈。

    他已经不想去回忆刚才那一场激战了,为了同时斩断巨蛇的八个脑袋,在龙深一口气祭出八道剑光的同时,李映必须同时祭出八道符火,灼烧那八个残缺的身躯,令其无法再生。

    换作平时,李映咬咬牙,八道符火也就出来了,但当时他已经身受重伤,剑都用不了,几乎把心头血都喷出来,才能唤出那八道符文。

    光线使然,吴秉天也没心思多看李映,否则他如果仔细观察,就能发现李映现在脚步虚浮,面若金纸,全靠龙深带来的丹药在吊着,黑市上大把几十万上百万的丹药进了他的肚子,相比起来,冬至他们吃的那些上清丹,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看来结界是相通的!”两位副局长一碰头,听见龙深他们经历过的情况,吴秉天立马得出结论。

    “先从这里出去再说,你还有力气没?”龙深道。

    “我胳膊没了,但可以用符,你来用剑开道,我用符殿后。”吴秉天道,将剑收回后背剑鞘,从兜里掏出符箓。“李映怎么样?”

    李映惭愧道:“我可能出手会很慢。”

    他毕竟受了重伤,剑都提不起来,也会影响用符的效率。

    吴秉天没与他多啰嗦,也顾不上安慰对方:“那你就在中间,不要离开我们的保护圈。”

    龙深道:“音羽用镜在窥伺我们,他应该会知道我们过来了。”

    吴秉天咧嘴一笑:“那玩意儿早就被我破了,他现在监视不了我们!”

    龙深点点头,他听见此言,当即再无顾忌,手中挥剑斩向前方万千魔气,霎时千万声哀嚎从四面八方传来,凄厉惨绝,有童稚幼儿的哭声,也有女人苦苦哀求的凄婉,三人不为所动,一步步往前走。

    吴秉天落在最后,空荡荡的胳膊没有限制他的行动,他用剩余一只完好的手抽出符箓,念咒捏诀,符纸落地即化为大片甲兵,朝魔气杀去。

    李映则在中间持符守护,一旦发现有魔气靠近,即用符火燃烧。

    龙深在前方开路,剑光一去就是铺天盖地的呼啸之势,没有魔气能够幸存。在接连破了镜像空间,救出李映,杀掉八岐大蛇之后,他握剑的手依旧很稳,目光依旧坚定,连剑芒罡气也强大无可匹敌,李映一路跟来,发现他根本不知道龙深的体力下限在哪里,这个男人的实力堪称可怕。

    “这样杀下去没用,那些魔气会循环往复!”吴秉天忍不住道。

    “吴局,龙局刚才发现了结界的缺口,我们现在要去那里!”李映出言解释道。

    吴秉天精神一振:“在哪里?”

    龙深:“不远。”

    在这个结界内,时间成了无谓的摆设,吴秉天甚至不知道他在这里待了一个小时还是两个小时,一天还是两天,但他知道自己眼里的“不远”,跟龙深认为的“不远”,肯定是有很大差距的。

    三人走了许久,他仅存的一只手开始出现针刺般的痛感,那是疲累到了极点的征兆,连用符的效率也都降低了很多,吴秉天不得不出声。

    “龙局,到底还有多远?”

    龙深轻笑一声。

    笑声不大,但吴秉天和李映都听见了。

    “没想到吴局的耐性这么差。”

    李映头一回知道龙深也会用这样调侃的语气来说话。

    吴秉天没好气:“换你没了一条胳膊试试,老子已经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

    毕竟是多年搭档,他一听到龙深这个轻松的语气,就知道结界出口已经不远。

    果不其然,他刚说完,龙深大喝一声:“破!”

    音节如有实质,重重锤在其余两人的耳膜上。

    吴秉天因为正好开口说话,震动恶心之感大为减轻,但李映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的耳朵嗡嗡作响,声音直接撞入心头,他当即就喷出一大口血。

    “张嘴。”

    听见龙深的声音,李映下意识张开嘴巴,一颗丹药通过舌尖吞入喉咙,胸口火辣辣的感觉立时得到减缓。

    “哟,这是龙局的私藏啊!”吴秉天眼尖地看见。

    李映本来想问丹药的名称,听见这句话,又把到嘴的疑问默默咽回去,装起无辜的鹌鹑,他怕把自己卖了都还不起。

    龙深当然也没有问他要,随着那一声叱喝,周围像瞬间被灯火点亮,黑暗幕布扑簌簌落下,取而代之的是点点星火和白色雾气。

    李映眯起眼辨认了好一会儿,才发现那些星火其实是灯笼,而白雾则是人形恶灵。

    “龙局!”

    他循声望去,看见了华东分局的局长唐净,也看见了鱼不悔。

    所有人终于重新聚首,李映很激动,他也从吴秉天脸上看见了喜色。

    “你们怎么样!”吴秉天问道,五人很快会合在一处。

    “我们没事!”唐净道,他随即看见吴秉天空荡荡的一边胳膊,语气一滞。

    “不要走神,破敌为先!”龙深似乎察觉他的情绪波动,沉声提醒。

    八方般若阵的其中一角连接吴秉天的结界,结界既破,般若粉碎,阵法八去其一,威力大减,唐净与鱼不悔精神大振,趁机出手,又灭了两只般若。

    但李映已然支撑不住了,他往前踉跄跌倒,被龙深眼明手快一把拽住,按坐在地上。

    “他快不行了。”吴秉天看了李映一眼,道。

    没有人觉得李映软弱,在丁岚已死的情况下,他能支撑到援兵前来,已经殊为不易,虽说这其中有音羽鸠彦想要拿他当诱饵的原因,但换成是别人,可能也没法一路跟着龙深和吴秉天杀出来。

    “你不要动,闭上眼静养,这里交给我们。”唐净飞快道。

    李映盘腿坐倒,无力地点点头。

    就在这时,三只白色猛虎跃入场中,咆哮着朝众人扑过来。

    唐净余光一瞥,发现一个纤瘦的人影。

    “好像是北池绘!”

    吴秉天惊疑不定:“她不是重伤昏迷了吗?”

    唐净冷笑一下,三言两语将事情交代清楚:“藤川从音羽那里请来魔气复活徒弟,结果却被北池挖心而死!”

    任谁看见藤川的下场,都会道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就不知藤川泉下有知,会不会后悔自己与虎谋皮。

    没有阴阳师能同时召唤两只以上的式神,但北池绘能,她之所以被称为这一代的天才少女,正是因为她在阴阳术上的出色表现,但现在,已经沦为音羽傀儡的美貌少女,面无表情操纵三只式神,配合般若阵,意图将龙深他们困死在里面。

    正当众人一心破阵之时,唐净听见熟悉的声音道:“跟我来!”

    明弦的身影随后跃入阵中,神色焦灼,对唐净他们急急道。

    “我知道阵法的缺陷,跟我来!”

    唐净心头一震,惊疑不定,伸手去抓他,明弦却毫无防备,被他紧紧捏住胳膊,也只是微微蹙眉,没有反抗。

    “音羽将魔气注入我的体内,但我还残存一部分原来的意识,但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趁我没有彻底丧失神智之前,快跟我出去!”

    唐净下意识与他走了两步,才想起转头去看其他人。

    也就是这短短的两步,让他忽然意识到明弦在自己心目中的特殊。

    曾经的唐净玩世不恭,游戏人间,万事万物都不必放在眼里心里,但明弦是个例外,他是唐净心头的一根刺。这根刺不致命,却时时刺入血肉,刺得他生疼。

    见唐净回头,龙深微微皱眉,看了他一眼,什么也没说。

    形势紧急,鱼不悔没来得及多想,见唐净跟着对方走,他也赶紧跟在后面。

    明弦果然熟谙阵法,带着他们往院子里其中一间屋子走去,看似平平无奇,却没有般若和式神追上来,它们像是遇到无形障碍,在某处就停滞不前,只能在原地不断咆哮,怨毒地盯住他们。

    院子看起来不大,实则众人走了很久,李映都有点支撑不住了,鱼不悔见状,直接将他背起来,吴秉天虽然少了一条胳膊,但精神看着还不错,无须旁人扶助。

    “等等。”龙深忽然出声。

    众人自然而然停下来。

    明弦突然吐出一大口血,血喷溅在他提着的灯笼上,连带烛火都黯淡了几分。

    “明弦!”唐净大惊失色,正好搀住他软下的身体。

    或明或暗的烛火映照下,他忽然看见对方沾血的嘴角微微扬起,似乎扯出微笑的弧度。

    “明……”

    下一刻,唐净只觉胸口一痛,他低下头,明弦的手插入他的身体内,指上鲜血淋漓,一滴滴落在地上,与刚才明弦喷出来的血混杂交错,分不清是谁的。

    变故发生在眨眼之间,等吴秉天和鱼不悔发现不对劲想要出手的时候,明弦的身形已经在原地消失,退出十数米外,手上还带出唐净的半块心。

    心少了一半,人还能活吗?

    唐净不知道,那一刻他想,自己是器灵化形,也许真能活下去也不一定呢。

    耳边传来其他同伴的呼喊,但那些声音逐渐离唐净远去,他连自己倒在地上都不知道,只觉胸口传来剧痛,但痛楚之中又有丝丝凉意,像是刚被捂得滚烫的身躯在寒冬腊月浸入冰水之中。

    还是着了道,那些云淡风轻通通喂了狗。唐净自嘲地想。

    直到一只手指点在他的眉心。

    唐净略略清醒一些,他睁开眼,看见龙深在他面前。

    “我没事……”唐净张口,又是一口血,但他勉强撑起身体。“所有结界是相连的,音羽故意把我们引到一处诱杀。”

    无须多说,其他人也都明白了,音羽一直没有露面,用李映作诱饵,让明弦出现,一切不过是为了做一个更大的陷阱,方便将他们一次性解决掉。

    话音方落,他们周身就传来天崩地裂的动静,地面村村碎裂,连带天空也开始变得通红,云层中电闪雷鸣,地砖升至半空,如围着飓风中心的漩涡中空飞速旋转,倏地又是一顿,锐利棱角朝众人飞掠而来。

    原本站在不远处看着他们的明弦,身影则渐渐变得模糊。

    “那里是出口!”吴秉天喝道。

    “鱼不悔,带他们出去!”龙深抛下一句话,身形一跃而起。

    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得在空中就与剑光融为一体,李映甚至来不及看清他到底做了什么,就见那些砖石碎片陡然停顿,须臾拧成一股潮水般涌向明弦。

    路开了!

    “走!”鱼不悔左手挟起李映,右手拽住唐净,与吴秉天一道,跟在龙深开出的路后面。

    明弦眯起眼,似没料到自己本欲将他们一锅端,却被龙深坏了好事,他手一挥,北池绘从后面跃起飞来,带着般若与式神,扑向所有人中伤势最重的唐净和李映。

    鱼不悔再厉害,一手一个重伤员,他也不可能两者兼顾。

    李映感到一阵冰寒之意从后脑勺袭来,浓郁刺骨,甚至将他的脖颈也冻住,令他没法转头去看一眼,他的身体无比沉重,手脚根本抬不起来,李映知道这是魔物近身威压的缘故,换作平时,他肯定不会受影响,但现在,他注定只能成为大家的累赘。

    咬咬牙,正想让鱼不悔放弃自己,就见唐净动作比所有人都快,旋身掠向后方,手掌翻覆之间,刺目光芒从指缝流泻出来,般若魔物也罢,式神也罢,都被如有实质的光芒定住身形,嘶吼着灰飞烟灭。

    唐净吐出一大口血,李映错眼一看,那血竟隐隐泛着金色,他不由吓一跳,唐净已经委顿倒下。

    李映并不知道唐净刚才用来杀敌的光芒是什么,明弦却看得清清楚楚,古镜可辟邪,那是唐净的本体镜光,自己逼得他重伤无力,连本体都不得不用出来,也算走投无路了。

    只有北池绘不受唐净的光芒所伤,仅仅停止片刻,又飞扑过来,目标正是毫无反抗之力的李映!

    鱼不悔及时出手,拦在李映身前,与北池绘在漩涡之中交手。

    “先带他们出去!”鱼不悔吼道。

    吴秉天听见了,但他现在只有一只手,不得已,他咬咬牙,把唐净背在背上,另一只手抓起李映,见他们两个带出去。

    但外面,明弦正在等他们。

    他朝吴秉天微微笑道:“吴局长好辛苦的样子。”

    细看之下,他这一笑只笑了一半,另一边脸却冷冰冰面无表情,昏黄灯光下,笑脸的那一边,眼睛好像也是红的。

    吴秉天被他笑得寒毛直竖。

    纵然吴秉天自忖能够对付明弦,他却没把握在应付明弦的同时,还能兼顾李映和唐净二人。

    但明弦没有给他太多考虑的时间,话刚说完,他就已经出手了。

    与此同时,龙深独自一人留在阵中,为其他人开路之后,他没有急着离开,从空中落下,反手将剑插入刚才地砖被毁掉之后的残破地面。

    轰然一声,巨大气流以剑与地面的连接处为圆心往外循序扩散!

    无分敌我,所有人身不由己被掀翻出去,唯独龙深紧紧抓住剑柄毫不动摇。

    北池绘与明弦受音波冲击,身体撞上圆柱又落下来,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鱼不悔以剑插地稳固身形,顺手拽过李映,让他免于变成砖石在空中飞舞的命运,唐净却没有那么幸运,他同样被掀了起来重重撞上墙壁,后背的撞击映射到内脏,胸腹剧痛让他意识到自己的伤势肯定又加重了。

    唐净苦笑,眼看明弦伸手抓向李映后脑,他只能勉力撑起身体,出手阻拦。

    光芒从剑与地面的交合处猛烈绽放,那是一切结界的起点,也是所有纠葛的结束。

    龙深的目标,自始至终都是音羽鸠彦!

    光波掀起的飓风将整个院子毁得一干二净,所有黑暗生物在强光之下无所遁形,哀嚎尖叫着四处逃窜,却终究被席卷而来的飓风卷了进去,绞成碎片,不复周全!

    北池绘一掌劈在鱼不悔肩膀上,魔气立刻腐蚀掉他的衣物皮肉,露出一道焦黑的伤口,鱼不悔疼得倒抽了一口气,但他正好也一脚将北池绘踹出去,对方往后飞退时正好被飓风卷了进去,惨叫一声淹没在盛光之中。

    鱼不悔很快发现,整个空间被强光硬生生撕碎,以龙深脚下为起点,一道深痕迅速延伸出去,宛若一只巨大无形的手,把裂痕直接撕开。

    “七星龙渊剑,果然名不虚传!”

    裂痕的尽头,一道身影出现在众人视线之内,对方矮小佝偻,在强光中渐渐走近,他穿着传统和服,有着旧式日本人该有的一切特征,法令纹深重,面容严厉,置身人群之中并不显眼,但此刻,所有目光全部集中在他身上。

    一直隐居幕后的音羽鸠彦,终于露出真容。

    他以毫不掩饰的欣赏与贪婪的视线在龙深身上仔仔细细来回梭巡。

    “我的器灵,就没有你这样的英姿与傲骨,龙局长,你能告诉我,你如此强大的秘诀吗?”音羽鸠彦谁也不看,目光紧紧黏着龙深,似乎移不开了。

    龙深没有理会他的问题,冷冷问道:“丁岚的魂魄呢?”

    “七星龙渊剑,就应该有这样的气魄!”音羽鸠彦啧啧赞叹,忽而又皱起眉头,“龙局长身上的气势,我在明弦身上就从未见过,他在我面前,只能像一条狗,俯首听命,我无数次地想,到底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让他不仅没有龙局长这样的风采,还不停地背叛我。”

    唐净听见这些话,不由讽刺地笑了一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