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2章 第 142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李涵儿浑身湿淋淋地倒在沙地上, 换作以往,她必然是浑身难受, 恨不能立马冲去洗澡换衣服,但现在,迷雾还未重新聚拢,阳光从乌云散尽的天空照耀下来, 身体暖意融融,竟也有种满足感从心底油然而生。

    她遥遥望着冬至,嘴角不自觉扬起,轻轻逸出一口长气。

    李涵儿还记得刚刚得知自己被临时拉入交流团, 团长又还是冬至时, 心里那种不满的情绪, 虽然她不至于跑到领导面前强烈抗议要求换人, 但对龙深的这个徒弟, 的确怀着一种看好戏的恶意。因为曾经对龙深求而不得的情愫, 导致她看任何深受龙深青睐的人, 都觉得不顺眼。

    但后来, 这种情绪是什么时候转变的?

    也许是在众人失落低谷,冬至依旧镇定如初, 似乎没有什么困境能难倒他时, 也许是在冬至身先士卒, 奔跑在危险最前方时, 也许是在对方与刘清波斗嘴, 又一次次从背包里掏出他们想象不到的东西, 缓解了他们紧张的心情,又给了他们新的希望时,李涵儿不得不承认,冬至根本令人讨厌不起来。

    非但不讨厌,反而还有种让人不由自主去喜欢的魅力。

    像是……

    有他的地方,就看见了整个人间的生气。

    谁又能讨厌蓬勃温暖的阳光?

    如果是刘清波或张嵩,甚至是她亲兄长李映来担任这个团长,也许他们也能取得最后的胜利,但势必会像别的团队那样牺牲一两个人,也不可能像现在这样拥有如此的向心力。

    只有冬至,才能做到这一点。

    “亲爱的涵儿,你在看谁?”

    威廉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不由睁大眼睛:“你在看冬?天啊,你暗恋他吗?那我还有机会吗?”

    他大惊小怪的语气引来不少注意力,李涵儿恨不得将他的嘴巴缝上。

    “谁说我暗恋他的!”李涵儿咬牙切齿道。

    这个人似乎每次都能挑战她良好的修养,李涵儿怀疑再这么下去,等到回国,她可能会被活生生气老几岁。

    “你刚才望着他,露出哀伤的笑容啊!”威廉一脸纯良,“涵儿,虽然我皮肤没有他白,但我比他高,身材也比他好,我能给你幸福的,而且他明显就不喜欢你啊!”

    “那不叫哀伤,那是欣慰!欣慰懂吗!”李涵儿再也忍不住,揪住他的耳朵大吼,“还有,你也不叫身材好,叫雄壮!”

    众人:……

    冬至:“冷静,冷静,想想你的淑女风范,想想我们的名誉。”

    李涵儿深吸口气,对威廉微微一笑,柔声细气说出令人胆寒的威胁。

    “再胡说八道,小心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球踢。”

    威廉惊恐地看她一眼,想了想,小声道:“要是你愿意接受我的追求,那脑袋让你玩一下也可以的。你们中国人是不是有句话,叫能够亲到最艳丽的花朵,就算立刻死去也无妨?”

    那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李涵儿怒极反笑:“你要是能够学会中文并熟练运用成语,我就接受你的追求。”

    威廉眼睛一亮:“真的?”

    但他也不蠢,随即谈起条件:“口语流利可以吗?”

    李涵儿心想不能定得太难,不然对方一听就有诈,就点点头道:“可以。不过成语典故你要能听得懂,我不想跟一个连虎背熊腰都听不懂的男人谈恋爱。”

    最后一句话,她是用中文说出来的。

    “虎背熊腰?”威廉模仿她的腔调,迷惑道,“那是什么?”

    李涵儿面不改色:“就是夸你英俊潇洒。”

    威廉高兴起来:“你放心吧亲爱的,我知道你担心我只是一时热情,但我对你一片真心,你给我半年时间,我一定学会中文。不过这半年里,你可不能有男朋友。”

    李涵儿点点头:“当然,我是一个守承诺的人。”

    两人达成协议,皆大欢喜。

    冬至他们抽了抽嘴角,最终什么也没说,大家都听得出李涵儿在忽悠威廉,可未来的事谁知道呢,也许威廉不到半年就自动放弃了,也许两人真能发展成一对欢喜冤家,人生总是充满变数,没有人能遇见未来。

    风暴停歇,海面逐渐平静下来,但几个岛屿全是一片狼藉,看上去最凄惨的是狄安娜岛,上面的树木或倒或歪,凌乱不堪,洪水还未彻底退去,树木与树木之间坑坑洼洼,惨不忍睹。

    远处,轮船从迷雾中显露身形,渐渐驶近。

    那是组委会派来接应他们的船只。

    刘清波叹了口气:“电影里,警察总是在所有事情尘埃落定之后才匆匆忙忙赶过来。”

    冬至忍不住笑了。

    ……

    日本,热田神宫。

    龙深提着剑,一直在往前走。

    在他上下左右各个方向,是无数的景象空间,一个套着一个,看不见尽头。

    脚下的空间无限延伸,但如无意外,不管他怎么走,往何处走,永远都走不出这里。

    但龙深没有停下脚步,因为他知道,一旦停步驻足,他的视角就很容易被镜像的内容迷惑住,迷失方向只是第一步,最终连心智也会迷失在镜像空间。

    音羽鸠彦的窥视刚刚被他打破,但他如果无法找到出口,就会永远被困在这里。

    每一个镜像空间之内的景象都大致相同,但也有细微的不同,比如里面的每一个李映,表情或焦灼,或惶急,或微笑,甚至带着开心快意,喜怒哀乐,七情上面,令人很难分辨到底哪个李映才是真的,龙深看似不停向前,实则在以常人难及的速度在飞快观察每一个李映。

    他相信,这里面必定有一个是真的。

    “李映。”龙深沉声道,“说话,无论说什么都好,声音不要停下来。”

    “龙局!”无数个李映在镜像空间里回应,声音有先有后,就像伴随无数回响。但不管是哪个李映,语气都很虚弱,估计受伤不浅。

    “龙局,如果我回不去,麻烦您代我,跟我师父和爸妈说一声,就说我不争气,没能完成任务,还有我妹子涵儿,让她好好照顾父母……”李映喘息道,“还有半夏,帮我跟她说对不起,让她不要等我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李映提到师长父母的时候都没有哭,半夏两个字一出口,却禁不住潸然泪下。

    他想起了当初刚入特管局的时候,自己看见那个活泼爱笑的姑娘,视线一下子就被吸引住,想起两人在出任务时的暧昧互动,想起自己为了她,放弃大好前途的一组,却去了被视为杂牌组的三组,父亲还因此发了好大一场脾气,但李映不后悔。

    从小到大,他稳重早熟,顾全大局,他的一言一行,几乎是茅山同辈的楷模,加入特管局之后,他也成为上级领导心目中的未来栋梁,他少有冲动的行为,许多人甚至无法理解他为什么放着茅山同辈里优秀的师妹不要,却喜欢上一个诡异莫测的降头师。

    李映曾经也以为自己会按部就班地在修道之路上走下去,要么继承茅山的掌教之位,要么进入特管局,像自己的父亲李瑞那样一步步往上走,成为一名中高层的特管局官员,也许最后也能成为一名位高权重的副局长。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在功业未成的时候,就在这里折戟沉沙。

    除了对死亡的恐惧与不安,他无数次想起的,却是迟半夏的面容。

    他知道迟半夏一定走不出自己死亡的阴影,也许外人看见降头师的名头,只觉神秘畏惧,不敢招惹,但李映却知道,这个灵动的姑娘比谁都要深情。

    龙深目光一扫,无数个李映在镜像之中面露痛苦。

    但大多数镜像里的李映,痛苦却是迟滞的,麻木的,这种痛苦就像被刻板模仿的傀儡,拙劣演技根本无法令人动容,反而觉得诡异。

    只有一个。

    唯一的那一个,脸上真切流露出痛苦与恐惧。李映也是人,哪怕他是修行者,比大多数同辈还要更加出色,但他现在也还年轻,还不可能在真正的死亡面前喜怒不形于色,尤其是面临与爱人和亲人的天人永隔,即便龙深也会动容,更何况是李映。

    龙深绝不迟疑,当即一道剑光疾射而出,目标正是那个痛苦表情最为真切的李映!

    镜面被打碎,李映看着转瞬即至的剑光,不禁愕然,下意识就要闪避,但他身受重伤,对方又是龙深,根本避无可避,森然凌厉的剑气直抵额前,肌肤刺痛的感觉传来,他的胳膊已经被人牢牢钳制住。

    “龙局!”

    他看着出现在自己身旁的龙深,又惊又喜。

    “走!”

    龙深一语既出,身形未停,李映只觉眼前天旋地转,景物无数往后飞掠,镜像层层破碎,碎片在空间内散开来,划破衣服和皮肤,竟然还有痛感。

    “这是真实存在的!”龙深似乎看出他的疑惑,语速极快道,脚步未停,一路拽着他往前飞奔。

    龙深周身似有罡气护体,碎片等闲无法近身,但李映这些天被关得迷迷糊糊,一会儿看见迟半夏和师门长辈,一会儿又发现自己置身深渊地狱之中,左右骷髅恶鬼环伺而不得脱身,神智早已有些混乱,此刻竟也分不清自己是真的得救,还是另一场幻境。

    神使鬼差地,他将手伸出罡气保护的范围之外,去触碰那些碎片,果不其然指尖一痛,血珠立刻冒了出来。

    “这不是幻境?”李映茫然道。

    “真亦假来假亦真,任何幻境都是以现实为基础。”

    龙深分神回头,见他迷迷瞪瞪,不由皱眉,伸指在他眉间一弹。

    李映身体微微一震,神情顿时清醒不少。

    “龙局……”他声音沙哑,像刚从水里捞出来,浑身大汗淋漓。

    “不要动,不要说话。”

    龙深虽然识破他所在的阵眼,但周围依旧全是幻境重重,他无暇顾及李映,需要全神贯注才能寻求突破口。

    李映果然不敢再说话,他被龙深拉扯着往前飞奔,身不由己,眼看着无数镜像碎片迎面而来,又分路而去,仿佛龙深所到之处,邪物心魔即自动让出一条路来。

    他也由此更深刻意识到这个男人的强大。

    不为外物所动,不受任何软弱情绪的牵引,龙深心若磐石,这些镜像自然也影响不了他。

    李映出身名门大派,只不过他不像张嵩和刘清波的表现欲那么强烈,锋芒自然也收敛许多,在长辈看来尚属稳重,但他难免也有名门弟子的骄傲。入特管局之前,除了吴秉天的一组,其余二组三组,他也觉得不过尔尔,虽说龙深之名早已如雷贯耳,但在他心中,龙深毕竟只有一个人,比不上茅山龙虎山这等底蕴深厚的大派。

    但此刻他才意识到,连茅山掌教提起龙深,也是一副肃然模样,并非因为龙深是特管局的副局长,位高权重,资历深厚,而是因为龙深的实力。

    正道也好,魔物也罢,人类社会与动物世界,归根结底并没有什么不同,本质上都对自身强大的不断追求,强者未必就能以品行让人敬重,却会令人不得不去正视。

    李映忽然很庆幸。

    庆幸龙深是自己这一方,而不是敌人,否则现在他不会再有机会出去,只能像丁岚一样,魂魄被拘,甚至死无全尸。

    想到丁岚,李映不由打了个寒噤。

    在他走神的短短片刻工夫内,龙深已经找到了镜像空间的最终出口。

    手中剑光飞起,随着他的心意往前疾射而去,最终刺中其中一块碎片里的一颗松树。

    李映怎么都看不出那颗松树为什么就是破阵的关键,但龙深偏偏能够一眼看出来,剑光所到之处,松树轰然消逝,连带周身浮动飞掠的镜像碎片,也都在顷刻之间悉数消失。

    周身景物骤然一变!

    没有无数重复的镜像,没有混淆视线的镜面反光和碎片,他们置身一个空旷的草坪上,不远处是湖光山色,潋滟映蓝天,静谧而安宁。

    这是一处绝佳的度假场所,如果是龙深之前假扮的身份,他一定会欣喜得立马拿起相机开始摆拍角度,但他毕竟不是真正的摄影爱好者,那只是他为了混入热田神宫而随手拈来的一个身份。

    李映更是紧张,不用龙深说,他也知道这不会是热田神宫里原本的景象,也就是说,他们又一次来到了幻境里?

    “龙局,这是幻象吗?”他小声问。

    龙深却给了他出乎意料的回答:“不是。”

    没等李映再度发问,龙深就解答了他的疑惑:“这也是真实的。”

    如果这是真的,那就是说他们还在热田神宫的结界里?

    或者说,他们已经离开了热田神宫,到达另外一个地方?

    李映发现龙深的话语焉不详,不管怎么解释都可以。

    只听身旁的男人又道:“别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

    李映苦笑,他忽然有些同情冬至了,这得是多高的悟性,才能待在龙深身边,才不会时时怀疑自己的智商?

    不过他也明白,自己重伤在身,脑子不像正常情况下那样清醒自如,龙深是想让他调动思考能力,忽略自身状况,避免伤势过重直接昏迷过去。

    带着花香的风吹拂在脸上,让人昏昏欲睡,不远处好像还有歌声,清亮而曼妙,像他妹妹小时候唱歌的语调,稚嫩童真,无忧无虑,在这样的环境里,很难让人提起战意,李映也不例外,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放松心神,但内心深处突然又想起龙深的提醒。

    真亦假来假亦真。

    这句话如同灵台一点冰冷,硬生生将他从昏睡暖意里拉了回来,李映掐住自己的掌心,刺痛和粘稠的液体让他瞬间警醒。

    没有暖香,也没有歌声,湖水依旧是湖水,草地依旧是草地。

    果然是真真假假虚幻无边,李映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不敢想象自己刚才要是真的昏睡过去,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也许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他不由望向身旁的龙深,想要从对方身上汲取一点信心。

    但龙深却不见了。

    李映心头一跳,忍不住慌乱起来,踩在草地上的脚不知不觉往下陷落,李映低头,发现草地不知何时变成了沼泽,蔓蔓野草围绕着湖边生长,而他置身沼泽之中无法自拔,只能任凭身体缓慢下沉,转眼就漫过了膝盖。

    他挣扎着往前走,但这样只会使身体更加陷进去,四周根本没有可以攀附抓牢的物体,李映下意识往后一摸,才想起自己的剑在上次囚禁的时候就已经被夺走了。

    “龙局?龙局!”

    他狠狠一掐掌心,闭了闭眼,再睁开,面前却还是沼泽,身体已经陷到了胸腹往上,呼吸开始觉得有点困难,用不了多久,沼泽就会堵住他的呼吸,盖过他的眼睛,将他整个人都埋葬在这里,在几十几百年的时间里,慢慢融化,与沼泽融为一体。

    李映感觉鼻间有液体流下来,他伸手摸了一把,沾了一手的腥红,应该是胸腹原本的伤口被压迫所致,身体下沉很快,沼泽已经到了脖颈,呼吸越来越困难,他无法说服自己这是幻境,只能闭上眼,默念茅山的灵素清念心法。

    念了几句,心情反而逐渐平静,感觉胸口的压迫顿时一轻,他咬破舌尖,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才睁开眼睛。

    果然是幻境,龙深依旧站在他身边,脚下是草地,前方是湖面。

    李映身体一软,就要倒下。

    龙深伸手拽住他的胳膊,神色平静,似不意外他一副刚跑完五千米的模样。

    “过了多久……”李映喘息道。

    “只有三秒。”龙深道。

    三秒,他却像经历了一辈子。

    李映苦笑,借着龙深有力的支撑勉强站定,惭愧道:“抱歉,龙局,我太没用了。”

    龙深道:“音羽在这里布置了一重又一重的幻境,你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挣脱出来,已经很好了。”

    “那,比起冬至呢?”李映忍不住问。

    优秀的同辈之间难免都存了比较之心,李映也未能免俗。

    龙深忽然一笑。

    这一笑如雨过天晴,星垂长空,李映顿时有些惊艳。

    可没等他仔细端详,龙深已经恢复平时的冷静。

    “他与你差不多,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李映怀疑这只是龙深安慰自己的话,否则对方又怎会在提到冬至的时候就笑得那么开心,但他没有再深究下去,从幻境挣脱出来的疲倦已经用尽了他全身所有的力气。

    他没来得及思索更多,因为下一刻,平静的湖面忽然剧烈震颤起来,一圈又一圈的涟漪从湖心往外泛起,幅度越来越大,几秒之后,一只庞然大物从水里蹿出,呼啸着宣示自己的存在!

    乍一看,妖兽的身躯几乎遮住了天地,阴影盖了下来,也遮挡了龙深他们的光线。

    当妖兽大半身体都露出水面时,李映禁不住心头震惊,面色大变。

    那像是——

    八条巨蛇被拧成一团,连接处血肉模糊,但它们的确是一体的,八个面目狰狞的脑袋在空中挥舞,八条尾巴狂躁地甩着湖面,獠牙大张的嘴巴无一例外吐着巨大的蛇信,急不可耐透露出想要吞噬一切的狂妄和贪婪。

    八岐大蛇?

    李映难以置信,这头日本传说中的妖兽,不是早就被杀死了吗?

    “这难道又是幻象?”

    “不,是真的,小心!”

    龙深的话刚说完,一条硕大蛇尾就已经朝他们甩过来,李映被龙深拽着躲开,草地被蛇尾重重抽上,瞬间多了一条焦痕。

    李映似乎还能闻到烧焦的味道,他被龙深往旁边一推,往后踉跄几步倒在地上。

    龙深则一跃而起,并指一挥,剑光旋即从不知名处现身,朝其中一个蛇首疾射而去。

    李映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作战,不要成为负累就很不错了,当即赶紧找个隐蔽的地方躲起来观战,只求八岐大蛇不要发现他,不然还得连累龙深分神旁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