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1章 第 141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不同于海蛇身上的鳞甲, 它的内部器官都很柔软,但冬至不知道它那个器官是突破口,他决定每个地方都试一下。

    于是在外面的刘清波等人, 就看见海蛇突然之间狂性大发, 翻江倒海,连海蛇自己也料不到,它以为随意吞进去的“小虫子”,竟能在它体内“开疆拓土”,令它痛苦不堪,只能张嘴呕吐, 想要把体内作怪的祸源吐出来。

    冬至在海蛇体内也不好受, 他想要继续往下探索, 海蛇却想拼命将他吐出来,他不得不借着剑光开路, 继续闯入更深的区域,胃往下,是小肠,大肠……

    他忽然眼睛一亮, 心说大肠再往前, 不就是他们上次对付三头巨蟒的法子么?

    只是上次动手的是刘清波, 这次却要轮到自己了。

    看了长守剑一眼, 冬至苦笑着轻声道:“抱歉啊。”

    剑光隐隐发亮, 明灭不定, 似在应和他的话。

    在海蛇的威力下, 森罗群岛现在几无完好,岛上已经完全被海水淹没了不说,连许多树木都被连根拔起,更不必提在海啸肆虐下的刘清波众人,他们要不是修行者,现在早就尸骨无存了。

    冰魔伊丽莎白肩膀上各托了一人,分别是刘清波和莉莉丝,伊丽莎白是在场唯一可以悬于空中的生物,狂风巨浪同样奈何不了她,但她也对眼前的妖兽恨得咬牙切齿却无能为力。

    “我的冰雪古堡,我建了三天三夜的冰雪古堡!这可恶的怪兽,我要杀了它!”

    伤心的眼泪从伊丽莎白脸上滑落,就像水珠在冰雕上冒出来,令人难以辨认,只能从她气愤不已和带着哭腔的语调中辨认她此刻的情绪。

    “你喊破天也杀不了它,不如留点力气想想该怎么办!”刘清波翻了个白眼。

    “那怎么办?”伊丽莎白茫然道,将拇指放入嘴巴里吮吸,与普通三岁小女孩无异。

    刘清波沉吟道:“头部是它最脆弱的地方,它两只眼睛也已经瞎了,不如从它的眼睛那里进去,破坏它的大脑,就可以彻底将它杀死!伊丽莎白,你还能用冰雪攻击它吗?”

    伊丽莎白:“可以是可以,但它根本毫不畏惧,冰箭到了它身上就会自动消融,连冰层都困不了它多久,刚才已经试过了!”

    刘清波道:“只要给我们争取几分钟的时间,你先用冰雪冻住它脖颈以下的地方,我们集中全力攻击它的眼睛,试试可不可以把它杀死!”

    莉莉丝突然道:“糟了,它又要出来了!”

    伴随着她的声音,海蛇周身的冰层寸寸碎裂,眼看它就要彻底挣脱冰雪的束缚,刘清波急声道:“来不及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我喊一二三,伊丽莎白你再次冻住它,莉莉丝你带我上去,我们准备出手!”

    莉莉丝也许是军人出身,说话做事都有种飒爽利落,也不会在这种时候再跟刘清波抢夺无关紧要的指挥权,干脆地答应一声,让伊丽莎白将自己托到刘清波的位置上,抓着他准备开启飞行器。

    在刘清波的一声令下,伊丽莎白再度挥动手臂,加固海蛇周围的冰层,白色冰雪层层堆叠,最终将海蛇凝固在冰山中央,看似杂乱无章的冰峰和冰棱里透着近乎美妙的艺术感,莉莉丝忽然觉得伊丽莎白如果不是妖魔,也许可以去艺术学院进修,而且还会是教授们喜爱的天赋型学生。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眼下她与刘清波飞至半空,刘清波忽然抽剑出鞘,在莉莉丝还未反应过来的时候,刘清波已经推开莉莉丝,跃向海蛇的头部。

    他疯了吗,这还是在半空!

    莉莉丝睁大眼,正当她以为刘清波会摔下去的时候,剑光忽然大盛,将对方整个人包裹其中,化作璀璨剑芒,掠入海蛇的眼睛里。

    原本的眼睛部位现在只剩下一块空洞的部位,血肉模糊,剑光在那里爆开,海蛇嘶吼一声,身躯扭动,冰层忽然悉数炸开,伊丽莎白连忙加固冰雪,但无济于事,癫狂的海蛇彻底将厚厚的冰层砸碎,尖利的獠牙一张一合,张嘴就咬下伊丽莎白的一条手臂!

    在伊丽莎白的尖叫声中,海蛇的尾巴重重甩在不远处的满月岛上,迷宫悉数坍塌,化为泥水流入海洋,章鱼梅卡不得不再度变大,以免袖珍的身体被海浪冲走。

    “我觉得我要被淹死了!”它大喊大叫,惊慌失措。

    边上紧紧抓住它的触须避免被冲走的法国人禁不住面容抽搐,真没听过章鱼还能被淹死的!

    莉莉丝驾驭着飞行器在海蛇头顶落下,勉力扒住海蛇的身躯,瞄准它的另一只眼睛开了几枪,也不知道是否命中海蛇身体内部的软肉,直接就被狠狠甩了出去。

    肯塔扒着一艘快艇,在海水中沉浮,作为信猜大师的弟子,他并非此行的降头师中最出色的一位,却因上次参与过跟颂恩和天魔的决战,随时保留了几分机警和谨慎,在其他同伴都被诱入冰雪古堡时,他却持不同意见,最终被留在外面,结果之前古堡坍塌,他幸免于难,可惜降头术对海蛇这头庞然大物根本不起作用,反而会加速对方的疯狂,他只能随波逐流,眼看海蛇越发疯狂,心里也越发绝望。

    以现在的情况,他们这些人根本不可能杀掉海蛇,谁能料到一场好端端的比赛,最后反而成了所有人的丧命之旅?

    肯塔想起自己师父信猜大师以命相护,换回自己的性命,结果自己现在非但没能闯出名头,为师父争光,反倒很可能陨落于此,不由心生黯然。

    忽然间,头顶传来一声巨响。

    肯塔慌忙抬头,发现不知何时,迷雾已经尽数消散,天空堆满乌云,云层中亮光隐隐,似有一场更大的风暴即将来袭。

    这种时候下暴风雨,只会让局势更加恶化吧,肯塔绝望想道,他发现人类闻之变色的降头术,在这样的情形下根本如同小孩儿的玩具,不仅不堪一击,甚至连半点用处都没有,他曾经也有属于自己的骄傲,但现在这份骄傲被彻底击溃粉碎,而他也只能像蝼蚁一样乞求上天仁慈,为他们腾出一条生路。

    雷光之后,天雷滚滚而来,没有像肯塔想象的那样劈在自己头顶,而是源源不断劈在海蛇身上。

    肯塔这才发现,不远处有人一手持剑一手引符,似乎在……做法召唤天雷?

    张嵩依旧用禁咒在引雷,这次他直接以心头血为引,召来了威力更大的天雷,雷光中,伊丽莎白不断地加持冰雪,但海蛇依旧不停翻滚,将海面搅得一团混乱。

    别说修行者,就算是三头巨蟒那样的异兽,在这种强度的攻击下也早就不敌,然而这头海蛇的力量深不可测,竟一而再再而三挣脱束缚,无视攻击,依旧造成无穷祸患。

    张嵩又吐出一口血,不仅仅是因为使用禁咒耗费心神,更是因为刚才他的胸口不小心被海蛇打中,估计已经受了内伤。

    但其他人也没有比他好多少,杨守一刚才试图攻击蛇尾被重重一击之后已经不知去向,而原本在海蛇身上的法国人也早就被海水淹没,章鱼怪梅卡的身形在波涛中若隐若现,但那是因为它体型够大,牢牢抓住了水下的珊瑚礁,饶是如此,张嵩还是听见它的哭喊求救声从不远处传来。

    人家是妖兽,它也是妖兽,怎么就混得这么窝囊!

    张嵩在心里狠狠骂了一句,手中长剑挽了个剑花,又一道雷光劈在海蛇的头颅上。

    这道雷光耗尽了他身体最后一丝气力,张嵩手一松,长剑落入海中,抓都抓不住。

    不行,他快撑不住了……

    张嵩几乎能听见自己胸腔里的心跳,那一下一下,似乎快要从身体里跳出来似的猛烈。

    在最后一道雷光下来的时候,他腿跟着一软,整个人直接摔下去。

    浑身脱力,正要闭上眼睛的刹那,张嵩忽然感觉眼前光芒猛地大增。

    他不由抬起手挡在额前,勉强睁眼望去。

    下一刻,他的眼睛突然睁大。

    只见妖兽雪白的胸腹处爆出一团刺目的光,竟与雷光融合在一起,将海蛇包裹其中,天雷一声响过一声,重云绽开的地方,仿佛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将酝酿了许久的能量雷团猛地掷下,直接丢在海蛇身上。

    还有人在引雷!

    张嵩意识到这一点,马上兴奋起来,在海中死命扑腾,奈何手脚不听使唤,还是一条触须伸过来将他拦腰卷起,哭声随着张嵩得救,一边灌入他的耳中。

    “呜呜呜,怎么突然打雷,好可怕!”

    “闭嘴!”张嵩忍无可忍大吼一声。

    只不过他的吼声在雷声中实在不足为道,所有人都被海蛇身上的动静吸引了目光,一团光芒蓦地从妖兽胸腹破开,直冲云霄,又在半空生生折回,掠向海蛇,光芒如利箭直接穿透海蛇的脑部,又一道天雷劈下,失去了头颅的海蛇终于朝海面倒去。

    是冬至!张嵩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的声音已经嘶哑。

    御剑而出的冬至在海蛇身体内部引动五雷正|法,正好与在外面引雷的张嵩遥相呼应,内外双重威压之下,天雷威力剧增,加上刘清波与威廉等人先前的努力,终于彻底将这头远古妖兽放倒。

    天雷滚滚而下,半空的冬至宛若神明降临,代上天惩罚这头躲过天劫,骗过岁月的妖兽,巨大的头颅掉落入海,又掀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海啸,然而此刻的冬至以万众瞩目的方式重新出现,却比这头妖兽更加吸引视线。

    冬至高高举起手中的长剑。

    剑尖与紫电相通,仿佛某种上天授意或指示,而在这赫赫之威中的冬至,就像某位神话人物,周身晕彩生辉,令人目眩神迷却无法直视。

    他身上的羽绒服早已在大战中不知去向,剩下一身黑色衣裤,人立于飓风环绕的中心,没有平日的爱笑,神情有种近乎冷漠的平静。

    海蛇咆哮扭动,纵是失去了头颅,身体依旧不甘而愤恨,它想要毁灭世间,令其与自己一起沉沦,已经被魔气污染了的神经似要发泄完最后一丝怨气,即使它的身躯已经被长守剑洞穿,而变得残破不堪。

    “上帝,那是宙斯吗!涵儿,你们的团长是宙斯再世吗!”

    威廉抱着一棵浮木神神叨叨道,他还把李涵儿的名字念错,乍听上去像是在说“含耳”。

    “没错了,他一定是宙斯,只有神王宙斯才能运用雷电的威力制服敌人,天啊,他真是太帅了!”

    李涵儿忍住翻白眼的冲动:“那是道门的雷法,不是宙斯!”

    威廉:“不不,亲爱的,你不明白,他刚才那一瞬间,一定是得到了宙斯的旨意,我不会看错的,你看他的身形和神采,平时根本不是这样,只有被神召唤的人,才会……”

    李涵儿揉了揉发疼的脑壳,要不是刚才这人拉着自己一起降落,这会儿她真想直接把对方踹开,省得再听他继续唠叨下去了。

    其实不光威廉,就连刘清波,在看见冬至面无表情朝自己望来时,心里也在嘀咕:这家伙是不是又请神上身了?不然为什么会是这个表情,招雷归招雷,连同伴都不认识了?张嵩也不这样啊!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冬至才移开视线,刘清波还没来得及细细体味,就差点被猛然砸下来的海蛇身躯给砸死。

    这条也许曾在远古时代造成几番祸害的海蛇,即使是死,也掀起了一场惊涛骇浪,几个岛屿又一次被翻涌的洪水淹没,它倒下去的时候正好砸在满月岛上,刚才没有被海水冲垮的迷宫残余建筑瞬间彻底崩塌,宣告寿命终结,只怕等洪水退去,组委会的人来收拾残局,也绝对认不出这座岛的原形。

    如果没有死在海蛇的肆虐下,却被淹死在洪水中,那也太丢人了,所有参赛者都是这么想的,他们拼尽全力从洪水中划出一条生路,张嵩和刘清波几人则显得幸运很多,在他们险险被海蛇巨大尸体砸中的那一刻,一条触须伸过来将他卷住,又把人抛上受灾最轻的萝丝岛。

    萝丝岛地势最高,虽然大半被洪水淹没,但中间还有一些区域,在海水逐渐平静之后就显露出来,比较安全,快艇不知去向,众人也只得拼命朝这里游过来,等待组委会的救援。

    张嵩有气无力地抬手挥了一下,对章鱼道:“谢了。”

    章鱼:“不用客气,五吨鱼。”

    张嵩:……

    他浑身精疲力尽,已经懒得说话了,直接就倒地装死。

    不过也不用装,以他们的身体状况,现在的确离死没多远。

    伊丽莎白还在为她的冰雪古堡抱不平,狠狠捶着海蛇尸体发泄,又有几个人被章鱼梅卡救了上来,免于他们自己游泳游过来的艰辛,其中就包括冬至。

    冬至歪倒在地上,往前挪了几步,喘着气问刘清波:“刚才你怎么不问伊丽莎白要金苹果?”

    刘清波一愣,他还真忘了这茬。“刚才那么凶险,谁想得起这件事?”

    冬至不满道:“我刚才引雷之后不是一直在跟你打眼色吗?”

    刘清波没好气:“谁能看出你那是在跟我打眼色,我以为你请神之后在装逼呢!”

    冬至怒道:“我就是为了吸引别人的视线,让你争取时间把金苹果拿到手啊!”

    刘清波也怒:“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本来我们出力最多,功劳最大,连海蛇最后致命一击都是你下手的,金苹果本来就是我们的!”

    冬至无奈道:“那你赶紧去把伊丽莎白叫过来,免得夜长梦多。”

    刘清波运气丹田,忽然大喝一声:“伊丽莎白,冬至说他有礼物送给你,很多漂亮裙子,你过来!”

    冬至:……

    伊丽莎白泪眼朦胧抬起头,朝这边看了一眼,抽抽噎噎飞过来。

    “裙子呢?”

    冬至:“伊丽莎白,多谢你,这次要是没有你,我们可能早就死了,我会向组委会神情,大幅增加你的报酬,你要漂亮裙子对吗?”

    伊丽莎白:“对,要很多很多,堆满一个岛屿,上面还要绣金线,缀宝石,就跟……”

    她回头看了四个岛屿一眼,指着最大的满月岛道:“就要这么多的!”

    冬至:“没问题,这是你应得的。”

    谁让组委会选了这么个地方,差点让他们全军覆没,事后不单为伊丽莎白讨回报酬,冬至还得要回他们那份精神损失费。

    伊丽莎白欢呼:“太好了!最亲爱最亲爱的冬,我真是太爱你了!”

    冬至笑道:“所以,亲爱的伊丽莎白,把金苹果给我们吧。”

    伊丽莎白眨眨眼:“好的。”

    但就在这时,有人忽然道:“金苹果应该给最终的胜利者!”

    法国团长怀特被章鱼丢上来,气喘吁吁说出这句话。

    威廉唯恐天下不乱,也跟着起哄:“没错,冬,我们似乎还没有决定金苹果花落谁家呢,你们不能作弊!”

    李涵儿直接把剑架在他的脖子上,冷冰冰道:“你刚不还说冬至是宙斯再世吗,现在就成了作弊了,别忘了是谁救了你们!”

    威廉陪笑道:“亲爱的,不要这么粗鲁,有话好好说嘛,我们都是文明人,冬的确很厉害,我承认如果没有他的最后一击,现在我们仍然可能在海蛇的肆虐下,不过我承认了没有用,得别人也承认也行啊!”

    李涵儿冷笑:“我不管别人,我就问你承不承认!”

    威廉忙道:“我承认,我承认!”

    冬至朝怀特微微一笑:“你要是不服气,我们现在就可以打一场,赢的人得到金苹果,如何?”

    怀特现在别说打架了,连手指抬起来都有困难。

    识时务者为俊杰,在刘清波和张嵩等人灼灼目光的逼视下,他沉默片刻,不情不愿道:我承认你们是这一次的获胜者。”

    威廉也笑嘻嘻道:“我虽然是副团长,不过在团长缺席的情形下,我也可以宣布……”

    “谁说我缺席!”莉莉丝踉跄着走过来,以狼狈的姿势跌倒在地,不过没有人嘲笑她,大家的状况都是半斤八两。“冬,这一次,你的团队的确有资格得到金苹果,祝贺你们。”

    伊丽莎白张口一吐,一个金色物体出现在她掌心。

    她的目光自始至终恋恋不舍,像黏在上面不肯离开。

    冬至哭笑不得,拿出自己身上的一个小麻袋。

    他的背包早已不知去向,只有这个麻袋贴身收藏,幸免于难。

    里面装了他们这一路过来所收集的银币。

    “这些银币,换你的金苹果。”他对伊丽莎白道。

    伊丽莎白眼睛一亮,也觉得没那么亏了,当下就交换过来。

    金苹果虽然有巴掌大小,但在手上并不重,冬至不知道它是否纯金所铸,只知道看着金苹果落在手上,他心中石头也沉甸甸落了地。

    数个日日夜夜,提心吊胆,紧张无眠。

    天魔残魂,丧尸,鹰爪女妖,迷宫,章鱼怪,冰雪巨人,远古海蛇。

    多少危机潜伏暗处,险象环生,令他们差点就殒命于此。

    这颗几乎拿命换来的金苹果握在手中,昭示着他们此行没有白费。

    莉莉丝看着别人手中的金苹果,忍不住露出惆怅的神情。

    怀特则不仅仅是惆怅,而且还很失落。

    但他们无法否认冬至等人的付出,刚才一役,冬至的表现是如此耀眼夺目,所有人都看在眼里,那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夺走抹杀的出众。

    哪怕他们不承认,事后再比一场,既得罪了人,也未必会赢。与其如此,还不如大方一点,承认落败,起码保持了风度,也结交了友谊,毕竟比赛只有一次,而将来打交道的机会还很多。

    理智虽然作如此想,但眼看几天的努力付诸东流,九死一生之后一无所得,其他人心中也难免失落惆怅。

    经此一役,冬至的名声必然会传遍各国,参与比赛的修行者,也肯定会把这次众人的表现回国转述,在刚刚踏上洛杉矶的时候,莉莉丝他们也无法料到,这个加入中国特管局还不到两年的新成员,居然会带领他的同伴们夺得最后的胜利。

    而在那个时候,法国人乔治为了追求红发格蕾丝,正酝酿着一场针对中国人的恶作剧,他已经接连捉弄了两支队伍,并且信心满满地认为中国人也会因此中招,如果能够让冬至他们对比赛心生怯意,甚至提前退场,那就更好了,谁能知道这次恶作剧却是以他横着进医院,没法参加接下来的比赛告终。

    时光如果倒流,如果仍旧躺在医院的乔治能够预知现在的结果,估计打死他,乔治也不想招惹冬至他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