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40章 第 140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铮的一下, 长守剑从他背后飞出, 陡然悬停在半空。

    冬至抓住章鱼梅卡的触须,借力一跃,人直接与剑光融为一体,掠向海蛇。

    不远处的威廉目瞪口呆。

    “那是什么, 他也带了个人飞行器?!”

    “那应该是,飞剑,或者说,御剑飞行。”这句话李涵儿是用中文说出来的, 威廉自然也听不懂。

    她望着冬至御剑的背景, 心中的震撼绝不比威廉少。

    茅山是符箓三宗,以符箓闻名,但除了符箓之外,其它修炼法门其实也很厉害,李涵儿符剑双修,自然知道御剑飞行是一个很难达到的境界,可以说,有些人终其一生, 就停在这个门槛前, 无法再往前越出一步。

    御剑与御剑飞行还不一样,前者以神御剑,后者则身剑合一, 明显难度更大。

    她心头惊骇的是, 冬至进入修行界才多久而已, 就已经有了如此的成就,如果是从小修炼,那现在又该是怎样的惊人境界?

    不单是她,连冬至后面的刘清波和柳四,也都被吓了一跳,特别是刘清波,他之前经常跟冬至并肩作战,也没见过对方还藏了这么一手。

    但刘清波转念一想,觉得应该是出发之前龙深传授了什么特殊的法门,以龙深对剑道的领悟,能够让冬至在短短时间内就突飞猛进,似乎也并不奇怪了。

    但其实所有人都误会了。

    长守剑虽然名气没有刘清波的伏魔剑来得显赫,也没能像龙深那样集天地之精华化形,但它也是有着几千年寿命的古剑,本身就已经具备一定的灵气,作为一把削金断玉,斩妖除魔的利器,龙深甚至将属于自己神魂的一部分注入其中,令它发生转变的契机。

    当初冬至之所以能够通过长守剑,看见龙深昔年的行迹,正是因为古剑中的山岚之气和青木之灵起作用,后来他们从鲜达村大战天魔幻影分|身归来,龙深为了修复长守剑,又注入了几缕神魂。

    龙深不是人,不需要三魂七魄齐全,这些神魂对他并无影响,反而像人的头发或皮肤,失去一些,还会再生长出来,但对长守剑而言,却发生了脱胎换骨一般的改变,如果非要形容,那应该就相当于电脑升级,从奔腾四代忽然就到了酷睿i7,冬至回来之后,在总局养伤的那段日子里,主要就是在龙深手把手的教导下,摸索熟悉如何更好地驾驭长守剑。

    所以现在冬至能够御剑飞行,并不是他真的已经到了那个境界,而是长守剑本身的缘故。

    不过话说回来,长守剑也会选择相应的主人,如果不是冬至的心志与能力得到了长守剑的肯定与回应,这一人一剑,绝无可能像现在如此默契无间。

    剑光如长虹,挟着海浪卷起的无数水汽,掠向海蛇的头部。

    在迷雾与海潮交接的汹涌之中,无数人在海中沉浮不定,自身难保,唯有冰魔伊丽莎白化出一片又一片的冰雪荆棘,徒劳无功地企图困住海蛇,却无数次被对方打破。

    对人类造成莫大困境的冰雪荆棘,对海蛇而言,那仅仅是一场无关痛痒的恶作剧,这头远古妖兽从漫长的睡眠中醒来,又被天魔残魂影响了神智,对眼前这些让它不得安宁的“蝼蚁们”厌恶之极,大口一张就吐出洪水滔天,蛇尾一扫又是冰雪荆棘悉数碎裂四溅,被卷上半空又倒插下来,对所有人来说无异于一场新的灾难。

    然而就在这样的风暴之中,长守剑的剑光宛若黑暗世界里忽然亮起的明光,如同后羿射向太阳的那支利箭,直直朝海蛇的头部疾驰而去。

    “伊丽莎白,配合我,拖住它!”

    冰雪女巨人听见那把长剑如是大喊,立马回吼道:“可它根本无惧我的冰雪!”

    “几秒也行!”长剑倏地从她身侧飞过,不作片刻停留。

    听见这样的要求,伊丽莎白不再犹豫,手一挥,冰风从半空刮来,海蛇身体周围的海水瞬间凝固成冰,并迅速蔓延开去,犹如寒冬君王呼啸着降临。

    刘清波与柳四那头反应也不慢,章鱼将他们高高举起,然后往海蛇的方向用力一甩!

    卧槽!

    不管章鱼有没有祖宗十八代,刘清波立马将它的族谱问候了一个遍。

    只因这头蠢章鱼在把他们丢出去的时候根本不找好方位角度,导致刘清波是头朝下飞出去的。

    他降妖除魔的英俊风姿全没了!

    短短几秒之内,刘清波居然还有心情想到这一层,不过他随即调整好角度,祭出伏魔剑,与冬至从两个方向,分头刺向海蛇的眼部。

    另一边的柳四也毫不逊色,他借力使力,从空中一跃而起,直接落在海蛇的硕大脑袋上,柳鞭狠狠抽向氤氲在海蛇脑袋上的黑色魔气!

    “我的天,”威廉喃喃道,“我也应该做点什么!”

    他手忙脚乱往后摸索着自己的个人飞行器,“但愿它没有被海水泡坏了!”

    李涵儿伸出一只手过来,揪住他:“带上我!”

    威廉:“这种危险的活动,女士就不要参与了,亲爱的,等我回来好吗?”

    “谁是你亲爱的!”对这个外国佬临死还要占便宜的行为,李涵儿不怒反笑,“带上我,我比你有用多了,你的子弹能穿透它的鳞甲吗!”

    威廉仰望着海蛇黝黑发亮的鳞甲,发现别说子弹了,可能小型的炸|弹都未必能炸开那身鳞甲。

    “可你们的刀剑也不行!”他不服气道。

    普通的刀剑当然不行,但罡气加成的神兵利器,就不在此列了,更何况还有符箓。

    李涵儿懒得与他多解释,简单粗暴揪住他的衣领威胁:“你带不带!”

    威廉惊恐地看着她,那眼神像是本来以为对方是个古典淑女,谁知忽然化身为霸王龙的难以置信。

    对付这种滑不溜秋的巨大生物,在场没有人比冬至他们这六人小组更加精通了,毕竟他们已经有过跟三头巨蟒交手的丰富经验,但此一时彼一时,别说刘清波完全不想再去捅海蛇的菊花,就算他想,以这头海蛇翻江倒海远胜三头巨蟒的能力,以及海洋里的复杂环境,他们也根本无法复制以前的“成功案例”,于是敌人唯一可见的弱点就剩下了眼睛。

    眼睛的目标浑圆巨大,很容易找,但海蛇并不是坐以待毙的蠢物,见两道剑光袭来,它低低咆哮一声,侧首张嘴,竟将长守剑连同它的主人吞入口中!

    腥臭气息扑面而来,它的任何一颗獠牙都要比冬至整个人大,在被彻底吸入对方口腔的瞬间,他只有一个念头:这头海蛇自打出生就没刷过牙吧?!

    刘清波万万没想到冬至转眼就成了对方的腹中食物,但剑一出鞘,绝无回旋余地,他知道这是冬至牺牲自己为他制造的机会,咬咬牙,伏魔剑的剑光骤然耀眼数倍,直接刺入海蛇一只眼睛!

    通红的眼球瞬间被剑光刺爆,玻璃体破碎之后,鲜血腥液溅了刘清波满头满脸,但他顾不上去擦拭,大喝一声,挥剑又斩上海蛇眼睛周围的脆弱组织。

    瞎了一只眼睛的海蛇瞬间进入狂暴状态,巨大的身体在海洋中翻滚扭曲,柳四直接被甩出去,但他别甩飞之前,柳鞭不忘紧紧缠住附身海蛇的魔气,连同魔气一道被卷住抽走。

    如果这个时候能有冬至的明光符或者张嵩的驱魔符,就能将这团行将破灭的魔气残魂彻底消灭,但是……

    柳四放眼四顾,许多人还在海洋中沉浮,他根本找不到张嵩的身影,而冬至又还在海蛇肚子里,他此刻只恨自己当初没多学一门符箓的本事,眼看魔气就要挣脱他的鞭子——

    “我——们——来——了——”

    柳四猛地回头。

    一个,不,是两个人,突然从海面直冲上来!

    威廉一手搂着李涵儿的腰,一手握枪对准魔气连开数枪,枪枪都命中魔气,特制的驱魔子弹对魔气造成致命威胁,魔气剧烈震颤,挣扎力度顿时加大,隐约形成一个咆哮的男人形状。

    是天魔残魂不甘消散的意识,它早已不是鲜达村里初次凝聚成形的那个俊美男人,但依旧会在生死存亡之际显露出原来的样子,那是波卑夜本身对于极致美与欲的追求。

    然而这道连分|身都算不上的残魂,威力终究要比分|身弱得多,唤醒海蛇已经花费了它太多的气力,面对柳鞭和驱魔子弹,残魂的魔气拼命想要挣脱开去,向这几个胆敢对它出手的凡人报复!

    眼看子弹无法彻底消灭魔气,威廉有些急了,个人飞行器在泡了水之后有些失控,他枪里的子弹也只剩下一颗,在另一手还抱着李涵儿的情况下,他根本不可能去换子弹。

    就在这时,李涵儿持符在手,对他道:“听我的命令,我说开枪,你就开枪!”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命令?威廉张了张口,没把这句话说出口,身体已经下意识遵从了她的话,他瞄准魔气又开了一枪,李涵儿也捏诀念咒,掷出手中符文!

    中国道门符箓与西方驱魔术结合会是什么效果,以前没有人尝试过,但现在威廉和李涵儿无意中打破了这个纪录。

    符火与子弹同时射出,在半空融为一体,结成一团火焰,在魔气身上轰然炸开,连柳四也被这股巨大的气流弹开。

    “成功了!魔气真的被消灭了!”

    威廉大呼小叫,手舞足蹈,忍不住在李涵儿脸颊上亲了一口。

    没等李涵儿怒目以对,飞行器就开始失控,威廉身不由己飞过柳四头顶,朝另外一个方向掉下去。

    两人大惊失色。

    “快控制它!下面是陆地!”李涵儿急道。

    “我也想,但我控制不了,它坏掉了!”威廉骂出一连串脏话,紧紧抱住李涵儿。“我一定要回去投诉,那帮发明了飞行器的人,把我们当成试验品,妈的!”

    两人如同抛物线一般划过天际,直直朝下面的岛屿落下。

    地面越来越近,李涵儿认得那座岛,前不久他们刚刚才在那里冒险过,上面有茂密的森林,高大的树木,也许还有残余的丧尸,但即使有树木作为缓冲也没用,这样的高度和速度,他们摔下去也只有死路一条。

    短暂的慌张之后,威廉居然镇定下来,他转头对李涵儿道,“亲爱的,没想到我们才认识没多久,就要死在一起了,这也算是一种美妙的缘分,你能不能接受我的表白——”

    话音刚落,后背砰的一声,红黄相间的鲜艳降落伞自动打开,提着两人晃晃悠悠往下沉。

    李涵儿、威廉:……

    两人沉默对视一秒,威廉道:“亲爱的,可以当刚才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让我继续表白吗?”

    李涵儿面无表情:“不能,闭嘴,烦死了。”

    魔气彻底溃散,柳四也从半空落入海中。

    但战斗远远没有结束,他忧虑抬头,看着那头在海洋中肆虐的海蛇,继冬至和刘清波之后,又有两名法国人,以及美国团队的团长莉莉丝相继爬上海蛇的身体,想要对它下手,但无一例外全部失败了,只因海蛇浑身上下几乎没有弱点可言,那身鳞甲几乎金刚不坏,即使他们拼尽全力,也只能在对方身上留下一点伤痕,可那一丁点伤痕对海蛇来说根本无足轻重,反而会越发激怒它,让它毁灭眼前看见的一切。

    洪水淹没了不远处的萝丝岛和满月岛,并且还有逐渐加大的趋势,海蛇的狂怒也带来了飓风,在海面上又形成新的旋涡,将周围一切都卷了进去,杨守一跟张嵩,还有不远处的两名英国人在海水中起起伏伏,挣扎求生,修行者远高于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在海蛇几乎能够倾覆天地的威力面前变得弱小无比。

    就连章鱼梅卡也抓不住珊瑚礁,被巨浪一冲,栽了个跟头,直接盖在张嵩头上,差点没把张嵩压吐血,幸好关键时刻它缩小了身体,从圆桌大小变得只剩下巴掌大小,紧紧黏着张嵩的头顶不放。

    “我不行了,头好晕,我要吐了……”

    章鱼虚弱道,张口吐出海水,淋在张嵩脸上。

    “你不是章鱼吗,晕什么水!”张嵩抓狂道。

    “章鱼也会头晕啊……”梅卡晕乎乎的,感觉周围天旋地转,连海都是颠倒的。

    柳四急道:“你快变大,再把我们送上去!冬至被它吞进去了,还不知道怎么样!”

    章鱼有气无力:“不行,我真的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张嵩怒道:“没力气也得给我变点力气出来!”

    “我来!”一个女人抓着从狄安娜岛被冲下来的浮木奋力游过来。

    张嵩和柳四转头一看,发现是美国团队的团长莉莉丝。

    “我有飞行器,你们谁跟我上去?”莉莉丝喘着气道。

    “我去!”

    “我去!”

    张柳几乎同时出声,两人相视一眼,张嵩沉声道:“我会用符,我去!”

    柳四:“好吧,老张,你可一定得把老大带回来!”

    张嵩没好气:“要是带不回来怎么办!”

    见柳四蹙眉,他挥挥手:“行了行了,我尽力!”

    莉莉丝抓住张嵩的肩膀,气喘吁吁道:“你搂住我的腰!”

    张嵩皱眉道:“我比你重,要不你把飞行器给我,我来操控!”

    莉莉丝怒道:“你又没受过训练,快点,不要浪费时间了!”

    张嵩只好紧紧搂上她的腰,两人几乎贴在一起,莉莉丝玲珑有致的身材紧紧挨着他,让张嵩有些尴尬,但他很快就顾不上这些了,莉莉丝按下飞行器的开关,两人一飞冲天,但飞行器这玩意明显不大靠谱,刚才威廉还差点调错方向,这会儿两人东冲西撞,差点从海蛇身躯上飞过,还是张嵩抢过操控器死命按住,才勉强控制住速度和方向。

    等到两人飞过海蛇那小山般的身躯时,张嵩蓦地松开莉莉丝,奋力往前一跃,跳上海蛇的身体,一手抽剑出鞘,一手持符念咒。

    “龙虎山第六十七代弟子张嵩在此恳请天地各方神明……”

    如果龙虎山的师们长辈们在此,听见张嵩所念的咒语,一定会立马喝止他,奈何现在龙虎山只有一个张嵩,没有人知道他此刻所念的,乃是龙虎山的禁咒,此咒以血祭天,招风引雷,威力不比五雷正|法逊色,却比五雷正|法更容易召唤出天雷,但对持咒人而言,却要冒着莫大的风险,因为稍有不慎,气血逆流,天雷不会去劈该劈的人,却会劈死持咒者。

    引雷是需要机遇和运气的,但这个禁咒却不用,而且见效更快,只是常人顾忌反噬,不敢轻易使出,唯有张嵩这等天不怕地不怕的熊孩子,关键时刻根本不管那么多,二话不说就用上了禁咒,狂风乌云转眼朝他云集而来,乌云驱开迷雾,雷声远远滚来。

    雷云凝聚能量,刺目的光芒从天而降,将海蛇的头部裹住,刘清波正好将伏魔剑刺入海蛇另一只眼睛,海蛇无声咆哮,身躯一翻,所有人瞬间被甩入海中,汹涌洪水从这只远古妖兽口中吐出,有些人直接在海涛中失去踪影。

    伊丽莎白休息够了,又从海里一跃而起,扑向海蛇。

    借着天雷的威力拖延时间,海水在她的指挥下化为冰层,从海面迅速往上蔓延,很快将海蛇大半身形都定住,狂风逐渐止歇,翻涌的海浪也渐渐平静下来,所有人总算能够喘一口气。

    张嵩立在结了冰的海蛇身上,受禁咒反噬,直接吐出一大口血,那血很快往冰层下面渗透,张嵩低头一看,脸色大变。

    “不好,它在反抗,很快又会解冻,快加强法术啊!”他朝伊丽莎白吼道。

    “我没力气了!”伊丽莎白以更大的声音吼回去。

    众人:……

    在远古异兽的绝对力量面前,所有努力显得如此艰难,别说组委会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收到消息赶过来,就算他们过来,也根本做不了什么。

    瞎了双眼的海蛇已经陷入极度的癫狂状态,天魔残魂虽然被消灭,但唤醒它的时候,也已经在海蛇体内留下标记,此时所有负面情绪全部被调动起来,狂乱的海蛇几乎没有人能够制衡,冻住它的冰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裂开,过不了多久,也许根本不用几分钟,它就能够挣脱这点薄弱的束缚重现自由,到那时候,这里将没有人能幸免。

    再强大的生物也会有弱点,刘清波坚信这一点,但这头海蛇的弱点会是什么?

    他在海中勉力保持清醒,可骤然被甩落下来的惯性,也使得他整个人昏昏沉沉,连带视线也变得模糊。

    冬至……

    他想起被海蛇吞吃入腹,现在生死不知的同伴,咬咬牙,握紧手中的伏魔剑。

    剑光骤然大盛。

    冬至还活着。

    他没有被海蛇的胃液消化掉,不过他怀疑自己将会以史上最丢脸的方式挂掉——被海蛇体内的味道熏死。

    这是一场他绝对不想再回忆的经历,前提是这一次他还能出去。

    上次对付三头巨蟒,是刘清波动的手,事后无数次回想刘清波脸上那种恶心的神情,冬至还觉得好笑,但风水轮流转,现在终于轮到他亲自上,冬至已经笑不出来了。

    有罡气护体,除了难闻的气味之外,海蛇体内还算宽敞,他一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却要努力在海蛇体内寻找弱点,一个能够从内部突破出去的弱点。

    如果找不到,那他可能就永远也无法离开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