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9章 第 139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都是些什么玩意儿!”刘清波怒道, “怎么杀也杀不光!”

    法国人欲哭无泪:“我们也不知道啊!”

    几人上方, 被魔气附体的素格挟着冰锥飞身而下, 再度刺向冬至头顶!

    冬至挥剑过去, 一剑将冰锥削断,左手拽住素格的脚踝狠狠往下一拽, 素格整个人被拽下来, 但见他双目赤红,面容邪异, 对着冬至露出古怪一笑,五指屈起就朝冬至抓过来, 动作狠厉, 只怕是要把冬至的心脏活生生逃出来才罢休的架势。

    就在这咫尺之遥的距离里, 冬至看见素格头顶若有似无的黑气, 仿佛轻烟,袅袅萦绕,浅淡得几乎让人不会特意去看到。

    就是你了!

    长守剑被罡气涤荡,嗡嗡作响, 如有灵助, 掠向素格头顶。

    冬至跟着一跃而上,目标却不是素格,而是素格身后的虚空!

    “天一生水,地二生火, 天三生木, 地四生金, 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

    一点符火从手中疾射出去,爆开夺目耀眼的火光,法国人根本不知道冬至在干什么,还以为他也被魔物附身了,团长盖兰正犹豫要不要过来救援,就看见符火照耀之下,一团黑影在视线之内浮现,隐隐绰绰露出一个人形轮廓。

    “是安东!”盖兰手下一名团员惊呼起来,“那名俄罗斯人!”

    黑影逐渐变得清晰,那果然是一个高大的男人,对方神色狰狞诡异,死死盯住冬至。

    “老朋友,我们又见面了!”

    冬至的“老朋友”不多,除了正常的朋友,大概就是跟他有仇的妖魔,很明显眼前属于后者。

    虽然现在这个天魔波卑夜,甚至还谈不上完整的分|身,他只是当初在龙深的追击下死里逃生的一缕残魂,但残魂同时也保留了天魔的意识,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滋养,他的实力也有了一定程度的恢复,不用再躲在阴暗角落里等待时机。

    残魂将力量又分成若干股,在这次的参赛者中寻找意志薄弱者下手,附于他们身上,趁其不备对他们的队友下手,比如之前一心想要为师父藤川找回场子的日本人江口,还有面前这个俄罗斯人安东。

    魔物之所以能肆虐,就因为人人都有心魔,或大或小,小则自我纾解,大则为邪魔所觊觎利用,更有音羽鸠彦这等天生恶魔,虽然生来披着人皮,长着人心,但终有一日自愿入魔,成为人间祸害。

    “老朋友,你还没死啊?”冬至微微一笑,手里又是三张符火掷出。

    三点符火分上中下三路,犹如利箭射出,几无避让反应的空隙,三个法国人都看呆了,隔行如隔山,虽然同样是修行者,但修行者与修行者之间的法门也各不相同,他们看冬至一出手就有火,已经把他当成巫师一样了。

    但在法国人眼里很厉害的技能,却被天魔一挥手就给灭了。

    不仅如此,天魔无惧剑气,直接抓向冬至面门。

    冬至忽然有点想念张嵩,这家伙虽然说话不大中听,但对于符箓的运用,却是团队中无出其右的,有他在,符火的威力会大上不少。

    被天魔操纵的傀儡素格,此时也从后方攻向冬至,法国人和刘清波都被海妖缠住,无法分|身,就算他们能够摆脱海妖,也无法在短短一两秒的时间内从那头赶到这头。

    素格抓着冰锥砸向冬至后脑勺的手忽然被一条柔软的触须缠住,他低低咆哮,扭身攻击缠住自己的章鱼,章鱼梅卡的触须跟眼睛虽然还没长好,但并不妨碍它皮糙肉厚的特点,之前冬至他们砍了半天,也就在它身上增加几条不痛不痒的伤痕,现在一个素格,当然也无法对章鱼造成什么伤害。反倒是章鱼被他打得不耐烦,微微用力,直接把人举起来。

    “他是参赛者吗,我能杀了他吗?”它问冬至他们。

    “他已经被魔物附身,没救了!”刘清波道。

    章鱼哦了一声,触须一甩,素格整个人直接被高高抛起,狠狠甩向远处的冰雪建筑,素格的身体撞上一根冰柱,冰柱裂开倒塌,哗啦啦又跟着倒了一大片建筑。

    “完了,我要被伊丽莎白骂死了!”章鱼喃喃道。

    “谁还管这个!”刘清波没好气道,“瞧你这出息!”

    天魔那边,一条鞭子自身后抽来,鞭风划破空气,直接将附身安东的天魔脖子卷住收紧,柳四微微用力,天魔整个身体被拖住往后摔去。

    冬至趁机出剑,直取天魔眉心。

    剑光将魔气彻底吞噬,安东痛苦大叫起来,他死死抓住缠着自己脖颈的柳鞭,力气之大,几乎可以撕裂一个活生生的人,但柳鞭是柳四的本体,不同于寻常鞭子,饶是他用尽力气,鞭子反而越缠越紧,直到剑光没入他的身体。

    黑色与白色在交织中颤斗,魔气翻滚咆哮,那是不甘于彻底消散的最后挣扎,虽然只剩下一缕残魂,但天魔分|身的实力依旧不容小觑,它不时从剑光中挣脱出来,迫不及待扑向冬至,但很快又被符火消灭,如是再三,魔气终于逐渐黯淡下去。

    就在此时,众人忽然感觉地面一阵摇晃。

    摇晃的幅度越来越大,冰雪建筑纷纷碎裂倒塌,海水翻腾不已,连海妖也在这样的晃动中颤栗破碎,众人站立不稳纷纷摔倒在地,魔气趁机从剑光中逃脱,须臾蹿出包围圈,放声狂笑。

    “上帝,发生了什么!”一名法国人失声道。

    “天啊,那只庞然大物,它要醒过来了!”章鱼也叫了起来。

    法国人根本不知道它说的庞然大物是什么,在他们眼里,这只大章鱼就已经是庞然大物了,但是冬至等人刚才听章鱼说过一两句,大概能猜到这座海岛上还隐藏着一只连组委会都不知道的妖兽,而天魔想要唤醒那只沉睡的妖兽,制造更大的麻烦,现在很显然,这场动静就是那只即将苏醒的妖兽弄出来的。

    “梅卡,你能阻止它醒过来吗!”冬至大喊。

    “我不行,我也不知道它在哪儿!”章鱼带着惶恐,“伊丽莎白也许能冻住它,让它继续沉睡,但她不知道在哪里呀!”

    “谁也无法阻止了!”这是天魔的声音,“我与它的意识终将合为一体,你们所有人,都要死在这里!”

    ……

    威廉等人好不容易走出迷宫,遇到在海边等待他们的汤姆,才知道冬至等人早就乘坐快艇去了公主岛。他们原本以为组委会费尽心力建造了这座迷宫,金苹果一定就在迷宫里,所以一直在里面兜圈子,结果还撞上了被魔物附身的参赛者,金苹果没找到,反倒与魔物进行了一场恶斗,好不容易走出迷宫,却被告知金苹果不在这座岛上,威廉他们想死的心都有了。

    无可奈何,与他们一道走出迷宫的其他团队,只得赶紧乘坐快艇赶往公主岛,心里不停祈祷公主岛的考验无比艰难,最好是现在金苹果还没落在任何人手里,这意味着大家还有机会。

    也不知道是否众人齐心的祈祷更应验一些,刚刚踏上公主岛的威廉等人,还没来得及感受冰雪古堡带来的震撼,就被突如其来的地动山摇给晃得直接摔倒在地,半天爬不起来。

    地震使得海浪越来越高,并很快形成惊涛骇浪涌向岸边,一个接一个的巨浪打开,几近海啸,天地昏暗,迷雾乱行,在这样的威力之前,任何人都显得无比渺小,威廉等人顾不上其它,连忙朝内陆古堡奔去。

    他们的速度已经够快,但狂风巨浪的速度比他们想象得还要快,有人稍稍跑慢一些,旋即就被海水卷走,不复踪影。

    但这还不是最可怕的,威廉他们很快发现海岛的地面也在裂开,裂痕使得冰层迅速分裂为一小块一小块,海岛正中央似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上升,以致于那些碎裂的冰层全都往海洋的方向滑去。

    冰层下面裸|露出来的黄土也在地震的威力下一寸寸碎裂,整座海岛像突然之间活过来,四周海水翻涌不休,十几米高的大浪朝他们拍来,美丽的冰雪古堡从中间开始,由下往上迅速塌陷,如果没有意外,在几分钟之后,它将化为一片废墟。

    “噢上帝,是地震了吗!”

    威廉他们死死扒住地面稳固身形,瞠目结舌看着眼前这一切。

    “肯定是冬他们做了什么!”

    “这根本就不是人力所能造成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众人在狂风中呐喊,但很快他们就知道答案了。

    在海岛冰雪古堡彻底坍塌粉碎,化为乌有之际,整座海岛隆隆作响,冰层下面的黄土层也都悉数裂开,露出下面黝黑的物体。

    海岛中央,也就是冰雪古堡的方位,黑色物体缓缓升起,伴随着它越升越高,地面也加速裂开,根本抓不住任何东西,只能被高高掀起,随着巨大的冰层和黄土一道落入海中。

    威廉比较幸运,他及时抓住了原本系在海边的快艇,身体在波涛中起起伏伏,总算没有被冲得更远,也因此得以看清黑色物体的原形——

    上帝啊,那是一条巨蛇,简直跟整座岛一样大!

    不,它就是这一座岛!

    威廉忽然明白了,这条海蛇在海面上沉睡了不知多久,长年累月,身体上覆盖了厚厚的山石,变成一座海岛,没有人知道这座岛下面其实是一条蛇,结果现在海蛇苏醒过来,它身上的土层也跟着脱落。

    换而言之,整座岛“活”过来了!

    “天啊……”

    威廉仰头看着在海中缓缓升起头颅的巨大海蛇,它身上的土层还在继续脱落,周围的海水因此沸腾,巨浪掀起的水雾浪花,与周围原本的白雾混杂在一起,他仿佛亲眼见证了上帝创世的过程。

    虽然壮观,平生罕见,但如果可以,威廉半点也不想体验。

    快艇在巨浪中被不断地掀翻起来,威廉必须死死抓住它,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卷走沉默,饶是如此,他也几乎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脑子早已被这场剧变弄得晕头转向,什么金苹果早就被抛诸脑后,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保住小命!

    旁边有个人影从他身边流过,同样被海浪掀起,身不由己即将被卷走,威廉眼明手快将人拽住,一把拉回来,对方在这样的变故中,居然还能保持相对的清醒和敏捷,反手抓住他,然后又一点点攀过来,一并抓住快艇。

    “李小姐!”威廉惊喜交加。

    李涵儿浑身湿透,头发被狂风海水弄得全部湿淋淋贴在头顶,狼狈不堪,毫无优雅矜持可言,威廉也没有什么旖旎的心思,纯粹是在剧变中看见老面孔的喜悦之情。

    巨大的海蛇终于将身上的土层全部甩脱,在海水中洗掉这些年粘在身上的污垢,但它仅仅是甩了一下尾巴,立马就掀起一个滔天巨浪,当头朝威廉和李涵儿浇过来。

    “这是耶梦加得!这一定是耶梦加得!”威廉喃喃道,更中了邪似的。

    “那是什么?”李涵儿一头雾水。

    威廉猛地回头,对她道:“北欧神话里,耶梦加得的身躯之大,足以环绕世界,它会给世界带来灾难!”

    李涵儿:“就是你之前说过的古林肯比,那只黑色的大公鸡?”

    威廉:“不不,那是我编出来骗你们的,我没想到他们真会找来北欧神话里的妖兽,天啊,组委会的人疯了吗,这是在比赛如何毁灭世界?!”

    听见他说之前的话是骗人的,李涵儿的脸色都黑了。

    威廉忙道:“那只是我跟你们开的一个小小玩笑,毕竟我们是竞争对手,适当混淆一下你们的视线也是正常的,但我给你们说的鹰爪女妖,并没有骗你们吧!”

    就在他忙着跟李涵儿解释的时候,海蛇已经张开血盆大口,巨大的脖颈往下微弯,蓦地喷出一大股洪水,冲向在海洋中沉浮的人们。

    饶是出色的修行者们,在这样的庞然巨物面前,大部分也只能挣扎求生,无可奈何。

    “快艇上有组委会的紧急联系方式,快联系他们,让他们把这玩意儿收回去!”威廉大喊道。

    李涵儿离快艇上的按钮比较近,她伸长了手,勉力按下紧急联系方式,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人就差点被巨浪冲走。

    “没用的,这根本不是组委会派来的!”她朝威廉吼道,淑女风范荡然无存。“是波卑夜的残魂唤醒了它!”

    威廉脸色惨白。

    “我的冰雪古堡!是你毁了我的古堡!”尖利的声音在巨浪中陡然响起,像个五六岁的小女孩。

    一团白影从海面扑向海蛇,身形虽然远远比不过海蛇,但整个身体正好与海蛇的头部不相上下,双方很快缠斗在一起,身穿华丽长裙的女巨人浑身晶莹剔透,竟是冰雪所化,她手一挥,海水纷纷上涌,在半空凝聚为冰箭,射向海蛇。

    “那是谁!”威廉吓了一跳。

    “是伊丽莎白!”几分钟前还让李涵儿为之头痛的人物,现在却成为对付海蛇的急先锋,她颇有种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

    之前冬至与刘清波他们跌入天魔制造的窟窿之中,李涵儿张嵩杨守一三人则只得先行去找章鱼梅卡口中的伊丽莎白。

    这一路上的曲折崎岖就不必说了,伊丽莎白简直任性顽皮到了一定境界,从六楼到八楼的短短两层楼内,李涵儿他们遭遇了无数冰雪武器的洗礼,甚至连墙角不起眼的积雪也有可能忽然化身士兵暴起偷袭。

    三人过五关斩六将,并不比在窟窿下面与海妖和天魔交手的冬至他们轻松多少,费尽了力气,才终于见到金苹果的持有者。

    在章鱼的描述中,伊丽莎白是个很爱美的姑娘,她喜欢闪闪发亮的漂亮玩具,就像一切拥有梦幻公主心的少女那样,哪怕他们知道能够在这里镇守岛屿的,一定不会是什么简单人物,但看见伊丽莎白本尊时,三人仍是大感震撼。

    能够操纵冰雪的伊丽莎白,果然就是一个冰雪所化的妖魔,她身形巨大,冰晶雪白,乍一看,就像一楼大厅里那尊等身冰雕人像活过来似的。

    只不过,能够跟章鱼梅卡成为朋友,冰魔伊丽莎白的心智也不会成熟到哪里去,对三人提出帮忙消灭天魔残魂的要求,她不仅不予配合,反倒还趁其不备,给李涵儿制造了冰雪囚笼,要求张嵩和杨守一在限定时间内打破囚笼,将李涵儿救出去,否则就要将李涵儿永远变为冰雕。

    这种小孩儿似的把戏让张嵩这暴脾气当即火冒三丈,可还没等他来得及跟伊丽莎白打起来,就发生了剧烈的地震,就连冰雪古堡也在这样的震动中彻底坍塌。

    在这场史无前例的混乱之中,李涵儿自顾不暇,与张嵩杨守一失散,险险在巨浪中没有被冲远,但她也对如何降伏这头海蛇一筹莫展,没想到反而是伊丽莎白横空出世,与海蛇激烈交手。

    冬至刘清波柳四相距不远,三人的手臂都被章鱼梅卡紧紧缠住,因此没有被冲走。

    不远处的法国人运气也不错,他们及时抓住了岛上的浮木。

    “天啊,邪魔的气息跟海蛇融合在一起了,伊丽莎白打不过它的!”章鱼在水里沉沉浮浮,却很稳固,它的其中一条触须在水下缠住了巨大的珊瑚礁。

    伊丽莎白随手一挥,海蛇周身的海水瞬间结冰,将海蛇冻住,但这对人类来说的艰难考验,海蛇根本就不当回事,它只要稍稍一动身体,冰块立马碎裂开来,尾部扬起,重重拍在海面,顿时又是一场惊涛骇浪般的灾难。

    海蛇低下头,两颗硕大的眼睛里,映出冬至仰头看它的渺小身影。

    在它眼里,冬至就如蝼蚁一般,一口吞进嘴里都不够塞牙缝。

    而在冬至眼里,海蛇通红的瞳孔里,有一团黑火在熊熊燃烧。

    那是天魔分|身的残魂,在鲜达村时从龙深剑下逃逸,最终又来到这里,与海蛇融合,唤醒海蛇,想要利用它制造灾难。

    从深渊地狱被颂恩召唤而来的天魔分|身,它其实并不是真正的天魔波卑夜,仅仅是空有黑暗生物的欲望,却已经分离出独立的意识,带着分|身的自卑,它甚至不肯承认自己是分|身。

    在此基础上的残魂,性情又变得更为偏激极端,它来到森罗群岛,不单为了吸取修行者的元气,更要寻找合适的躯壳。

    冬至知道,自己原先肯定是天魔残魂的备选躯壳之一,因为自己的皮相足够吸引天魔,但黑暗生物天生会向力量靠拢,当天魔残魂发现力量更加强大的生物时,就立刻转移的目标,章鱼梅卡头脑简单,没有心魔,残魂即使附身成功,也要付出相当的代价,所以它看上了沉睡的远古妖兽,这头隐藏在公主岛下的巨大海蛇。

    沉睡了不知多少年的海蛇,一朝被唤醒过来,完全是一件所向披靡的大杀器,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在这股足以毁灭半个世界的力量之下,几乎没有任何生物会是它的对手。

    没受伤以前的章鱼怪已经足够硕大了,但跟眼前这头海蛇比起来,章鱼怪梅卡就像它的小弟。

    “它是不是要吃了我们?”章鱼在海中瑟瑟发抖,缠住冬至他们的触须不由自主地收紧,似小孩子想要抱住某些东西来缓解恐惧。

    “梅卡,我需要你的协助。”冬至忽然道,“我要解决这头海蛇。”

    “什、什么!我不行,我会被它一口吃掉脑袋的!”梅卡带着哭腔。

    刘清波怒道:“你怎么这么没用!”

    魔压从海蛇身上散发出来,操控着周围的海浪掀起一场灾难,也将所有人压制得动弹不得,不知有多少人在飓风狂潮中失去踪影,又有多少像威廉那样的人还在苦苦挣扎求生。

    连天不怕地不怕的梅卡,都开始意识到恐惧。

    “你的朋友在跟它搏斗!如果我们不帮忙,它很快就会落败死掉!它死了,下一个就是我们了!”冬至下定决心,沉声道,“我要跟它拼一拼,等会你负责搞定它的尾巴,接应我们,听到没有?!”

    刘清波风中凌乱:“什么鬼?我们是什么意思!”

    冬至:“就是你和我啊,还有老柳,其他人离得太远,没法招呼了,我们三个先试试吧!”

    刘清波:“卧槽,你问过我意见没有!”

    冬至:“现在轮到你的伏魔剑在全世界修行者面前露脸了,这不是你一直梦寐以求的吗,大好机会不要错过啊!”

    在狂风巨浪中,他勉强回过头:“老柳,有没有问题?”

    柳四:“没问题!”

    “好!”冬至朗声大喝,“长守剑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