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8章 第 138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刘清波索性放开手, 任凭伏魔剑飞出去。

    伏魔剑遇上冰雪士兵, 如同狼入羊群, 收割韭菜一般, 剑光所到之处,冰雪士兵的人头纷纷落地, 而它们的身体还保持在冲锋陷阵的那一刻, 放眼望去,全部少了脑袋的冰雪士兵非常齐整, 它们齐刷刷立在那里。

    “有点像兵马俑。”刘清波收剑入鞘,喃喃道。

    “也不知道后面的人来了会不会被吓住。”冬至看着这一大片的无头士兵, 觉得还挺好玩。

    “地面裂开了!”李涵儿叫起来。

    众人低头望去, 果不其然, 冰雪士兵脚下的地面出现裂痕并迅速扩大, 往各个方向蔓延开去。

    与此同时,灰蒙蒙的天空开始下起雪花。

    雪花旋即在空中凝聚,化为尖利的冰锥,如同箭雨, 从头顶射下!

    突如其来的攻击让众人猝不及防, 不得不挥剑抵挡,刚才他们遇到冰雪荆棘和士兵,觉得这里也不过如此,虽然嘴上没说, 潜意识也不由放松警惕, 结果立马被打脸。

    细长尖利的冰锥雨速度极快, 又密集无比,张嵩稍不留神,肩膀立刻被划伤,这还是他躲闪得快,要是再稍慢一些,只怕肩上就要被刺穿了。

    但另外一头,李涵儿就没有他这么好运,她的剑风稍迟片刻,立马有一支漏网之鱼的冰锥落下,直接穿透她的手掌。

    冬至听见痛叫回头,看见她满手的血红。

    杨守一大喊:“我们得回船上去!”

    刘清波:“不行,回去了要再登陆了会更困难,这种时候不能退缩!”

    进了城堡应该就不会有冰锥,但是城堡距离他们所在差不多还有三十来米,冬至在心里估量了一下距离,喊道:“涵儿在中间,我们在周围,以剑气织网,我喊一声就跑,注意步调一致!”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法子,众人闻声而动,一边抵挡天上的冰锥,一边往中间退,直到将李涵儿围在中间,然后在冬至的一声令下,所有人开始往城堡的方向飞奔。

    除了李涵儿握剑的手受伤,暂时无法防卫之外,五个人,四把剑加上一条鞭子,将头顶舞得密不透风,罡气涤荡之下,几人周身形成一团白雾似的护罩,冰锥还未近身,在接触到剑气和鞭风的瞬间都化为白色蒸汽,消散于空中。

    但这样也是极其消耗气力的,等六人跑入城堡洞开的大门时,所有人已经累得气喘吁吁,说不出半句话。

    李涵儿的手掌被冰锤穿透一个血洞,但幸而冰锥无毒,柳四用伤药和纱布帮她包扎之后,她动了动手,虽然动作还有些迟滞,但至少持剑是没有问题的。

    刘清波和冬至他们则开始打量四周。

    近看才发现,城堡的大门原本有锁,但此时锁被破坏了,应该是之前法国人或降头师们已经进来过了。

    这是一座完全由冰雪筑成的建筑物,即使是大门和墙壁,也充斥着华美的维多利亚时代绘画雕塑,城堡一楼殿堂中央,则是一尊巨大的人生雕像,起码有三四米高,面目看不大清楚,但穿着华美衣裙,连脖子上的珠宝项链,微微卷曲的短发,都纤毫毕现。

    “一个比赛的地方而已,用得着这么劳民伤财吗?”张嵩嗤之以鼻。

    “这是伊丽莎白的等身像,这肯定是她变出来的,51小组只给我们提供了一座荒岛和一大块冰川而已。”章鱼梅卡道。

    “等身像?”冬至惊讶,“你是说伊丽莎白有这么高?”

    章鱼理所当然:“对啊,比起我,她还是很娇小的,我每次要和她说话,也只能缩小到与她差不多的身形,太不方便了!”

    冬至无言以对,心说威廉提供的信息也的确没错,对方说金苹果在庞然大物手里,这的确也是一位女巨人了。

    刘清波把章鱼从冬至肩膀拎起来。

    “你的朋友还会设什么陷阱等我们,你一次说清楚,不然我们就把你烤了当夜宵吃!”

    章鱼眨了眨仅存的那一只眼睛:“我不知道呀,伊丽莎白的确很喜欢恶作剧,但她只是调皮而已,不会对我造成伤害的!”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你皮糙肉厚,当然不会对你造成伤害,我们可不一样,刚才她的恶作剧就已经是杀人级别的了!”

    章鱼:“可是组委会那些人说过,要我们尽力对你们造成妨碍,不然会拿不到报酬的!”

    刘清波在心里把组委会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换作平时,这些障碍的确不算什么,顶多受点伤流点血,但在天魔残魂虎视眈眈,企图唤醒什么远古怪兽的情况下,这种考验就变成了添乱,只能让人平添困扰。

    冬至指着地上的冰屑道:“之前有人来过,大厅里应该没什么危险了,就算有陷阱也已经有人踩过一遍。”

    章鱼也道:“没错,我们快点去找伊丽莎白吧,我感觉到这里地下有一股十分危险的气息,正在缓慢苏醒,找到伊丽莎白,就可以让她用冰雪镇压住下面的东西,阻止它醒来。”

    众人穿过富丽堂皇的殿堂,快步走入旁边的走廊,日光从精雕细琢的窗户透入,冰晶璀璨生辉,美轮美奂,简直堪称艺术品。

    比起一问三不知的章鱼,它这位巨人朋友的审美情趣可就太高了,要不是情况紧急,冬至几乎想要缓下脚步细细观赏这座建筑物,甚至将它的每一个细节都临摹下来。

    走廊一侧甚至还有形态各异的冰雕,有高举长剑的骑士,有手持火炬提着裙摆的女子,还有——

    拿着枪准备射击,面容惊怒的法国人?

    “这不是法国团队里的一个人吗!”李涵儿惊呼,她记不清对方冗长的名字,但能认出他的模样。

    走廊里七座冰雕,其中就有两座是法国人,除了握枪的之外,还有一个手里提着把细长微弯的武|士刀,高高举起,没来得及落下,瞬间的惊诧凝固在脸上。

    章鱼道:“这是伊丽莎白最喜欢玩的游戏了,把活物变成冰雕,我也被她凝固过!”

    冬至:“能恢复吗?”

    章鱼:“当然可以,温度升高,表层融化,他们就能出来了。”

    虽然这种把戏无伤大雅,但谁也不想被冻在里面。

    刘清波:“没性命危险就不要管他们了,走了走了,我们还要去找天魔呢!”

    冬至哭笑不得,还是掏出两张明光符,朝两座冰雕掷去。

    符火贴在冰雕额头上燃烧,冰层化水缓慢滑下,但持续不了多久,符火就燃尽熄灭了。

    毕竟不是练火符的,效果不大好,冬至挠挠脸,有点惭愧地对张嵩道:“老张,帮把手呗!”

    张嵩不情不愿掏出火符:“浪费在他们身上干嘛?”

    冬至笑嘻嘻:“让他们慢慢融化,能出来就行,不用太快。”

    张嵩出手的两道火符悬于冰雕头顶,火焰比冬至的明光符大得多了,又没那么快熄灭,在这样的烘烤下,冰雕头部开始缓慢融化,估计用不了多久,里面两个人就能出来了。

    一行人没有在原地多作停留,走廊后面是一个又一个的房间,仿造欧洲古堡,房间里挂满画像,有纱帐大床,欧式沙发,只不过这一切全是冰雪雕成,奢丽之中只让人感觉阵阵冰冷。

    冬至他们穿过房间,循着走廊尽头的楼梯往上走,第二层,第三层,都大同小异,因为听章鱼说伊丽莎白可能待在古堡顶层,他们就没有再一层层去仔细看,直到踏上四楼的楼梯,啪的一声,头顶又开始毫无预警地落下无数冰锥。

    “后退!”

    冰锥如雨般落下,迫使他们不得不避入旁边的走道,也因此阻止了众人上去的脚步。

    “嘿,你们!”

    不远处传来一声惊呼,一张黝黑的面孔暴露在冬至等人的视线之内。

    “快跟我来,我知道另一条通道可以上楼!”对方朝他们招手。

    “我认得他,他是肯塔的朋友,我们跟他过去!”冬至道。

    冬至对素格印象深刻,是因为信猜大师的弟子肯塔特地介绍过,说这位也是某种降头大师的入门弟子,素格性子比较外向,人也健谈,当时还邀请冬至去泰国作客。

    眼下,看着冬至他们退过来,素格忙道:“肯塔他们在楼上,我带你们上去!”

    冬至:“你们来了这么久,还没找到金苹果吗?”

    素格气喘吁吁:“我们在六楼被困住了,还有法国人,所有人被困在冰雪牢笼里,除了我。看见你们真是太好了,我一个人救不了他们!”

    他带着众人来到走廊尽头拐角,那里的确有一条狭小的楼梯,因为被墙壁挡住,很容易被当成死角,就此错过。

    冬至问:“肯塔也在六楼吗?”

    素格点点头:“他也在。”

    素格在前面带路,冬至他们在后面跟着。

    章鱼梅卡忽然道:“我感到一股邪恶的气息正在靠近。”

    刘清波没好气:“你不也是邪恶的气息之一吗!”

    素格一愣,回过头:“谁在说话?”

    冬至笑道:“我们刚认识的新朋友。”

    章鱼听见刘清波的话,很不高兴:“我是组委会委派过来的苦力,不是邪恶气息!难道你们没有去过鬼屋吗,我就像里面的工作人员,挨打挨骂还吃力不讨好,工资又那么一点儿!”

    李涵儿惊奇道:“你居然还知道鬼屋?你去过人类世界吗?”

    这只章鱼大多数时候像是涉世未深的单纯生物,但有时候又会表现出人意料的聪明。

    章鱼:“没有啊,但伊丽莎白会去,我听她说的。”

    冬至把话题拉回来:“邪恶的气息在哪里?”

    章鱼:“不知道,刚才有点近,现在好像又变远了。”

    大家听得一头雾水,完全不明白它在说什么。

    这时,走在冬至后面的刘清波,忽然打了一下冬至的膝弯。

    冬至毫无防备,下意识往前扑倒在台阶上,后面的人跟着站住。

    “老刘你……”冬至正想转头问刘清波抽什么风,声音忽然戛然中断。

    “老大?怎么了?”在他们后边的柳四没看清状况。

    素格也停下来等他们,一脸茫然。

    “没事,老刘刚才羊癫疯又犯了,等拿到金苹果,看我怎么收拾他。”冬至轻松道。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

    其他人都莫名其妙。

    只有冬至和刘清波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就在刚刚,冬至被刘清波那一下打得上半身歪倒在台阶上,不得不用手肘撑住身体,视线自然而然变低了,从他的角度,正好看见前面的素格一步步上台阶,结果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现象。

    素格的脚跟没有着地,反而微微往上提着,弧度并不大,也不明显,所以之前他们一直没发现,但这显然是很不对劲的,因为没有一个正常人类会这么走路。

    除非不是人。

    当初在长春的宾馆里,以及长白山上,那些被魔物杀死之后当作傀儡操纵的人,无不是这种走路姿势。

    但素格说话行为均没有任何异样,就连着急的情绪也恰到好处,冬至他们身上的铃铛也一直没有响起,要不是刘清波眼尖,他们根本不会察觉。

    冬至险些出了一身白毛汗,但他什么也没说,甚至没有回过头去看刘清波一眼,依旧若无其事地跟在素格后面走,一只手却已经悄然伸入口袋里,捏住明光符,蓄势待发。

    他有意放慢脚步,跟刘清波斗嘴,刘清波也发现了他的意图,非常配合,两人从四楼“吵”到六楼,李涵儿跟柳四以为他们真的闹翻了,赶紧出声劝架,但冬至和刘清波两人非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

    “刘清波,别以为我不敢对你怎样,有本事你就从这里滚出去!”

    “你以为你有多能耐吗,还不是因为你师父是龙局,才捞到这个团长当,要不怎么轮得到你!”

    “那你现在就可以滚!”

    “滚了好让你回去告状吗,我偏不!”

    柳四跟李涵儿对望一眼,不明白两人平时也没少拌嘴,怎么突然就吵到好像要动真格的地步,可他们又担心真吵出事来,柳四忙劝道:“清波,你就少说一句吧!”

    李涵儿也道:“是啊老大,我们都来到这里了,离金苹果只有咫尺之遥,可别起内讧!”

    冬至冷哼一声,却是出乎寻常的强硬:“起什么内讧,我跟他可不是自己人,他平时总端着架子,别人让着他,他还真把自己当根葱了,你看看老张,老杨,谁不是早就对他不满了!”

    张嵩:……这次我可啥也没说!

    杨守一:我真是躺着也中枪。

    两人在后面吵吵嚷嚷,素格居然一次也没回过头,兀自往前走,其他人忙着劝架,倒也没有注意到这个细节,只有冬至和刘清波两人暗自留心,等素格先一步踏上六楼的瞬间,两道剑光从他背后射来,竟是刚才还吵得不可开交的冬至和刘清波不约而同出手!

    素格却像背后长了眼睛,倏地平地而起,一跳何止三尺高,人直接就蹿上了穹顶,比猴子还要利索,与此同时他还发出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笑声。

    “久违的朋友,你还好吗?”

    声音像从地下传来,又似在他们周围,四面八方,忽远忽近。

    章鱼大叫:“就是这股邪恶的气息!”

    不用它说,冬至他们也已经知道了,天魔残魂果然隐藏在暗处,等着他们送上门。

    素格飞上穹顶,又加速冲他们扑下来,手里抓着一支中途在墙壁雕塑上折下的巨大冰锥,朝冬至和刘清波头顶刺下!

    他的神色没了刚才的生动,显得呆滞而又木讷,四肢像是被几根看不见的丝线操控,整个人如同一具毫无自主意识的傀儡,在天魔的操纵下,沦为杀戮同伴的工具。

    冰锥砸下来,众人四散躲开,同样是冰雪筑成的地面被巨大冲力轰出一个洞口,裂痕自洞口迅速蔓延,没等他们抓住什么东西稳固身形,地面就这样轰然一声,彻底塌陷!

    一层、两层、三层……

    塌陷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发不可收拾,冰雪建筑坚固而又脆弱,一旦支撑点倒下,整片建筑就无法再维持下去。

    冬至、刘清波和柳四走在最前面,也数他们最倒霉,三人一脚踏空,从六楼的高度往下坠落,但他们很快发现,即使已经到达一楼,却仍旧没有想象中的坚冰地面,身体依旧在急速下坠,直到掉入冰冷的水里。

    李涵儿张嵩和杨守一三人,因为走在后面,又及时抓住没有碎裂下坠的冰梯而逃过一劫。

    他们看着同伴掉下去,脸色煞白。

    “去救他们!”张嵩欲松手跃下,却被李涵儿一把拉住。

    关键时刻,女性出色的冷静在她脑海里起了作用。

    “我们必须先去找伊丽莎白,梅卡不是说了吗,伊丽莎白是冰雪城堡的主人,只有她才有力量镇压天魔和天魔想要唤醒的异兽,避免更大的灾难!”

    “涵儿说得对!”杨守一也反应过来。“老大他们能力很强,应该能多撑一会儿!”

    “走!”张嵩迟疑片刻,下定决心,顺着残存的冰梯往上攀爬。

    海水从口鼻中蹿入,冰寒瞬间将整个身体裹住,深不见底的海洋之中,三人没了修行者的矜持气度,只能像普通人那样挣扎求生。

    柳四虽是柳树化形,但他的水性谈不上好,只勉强算是能凫水而已,厚厚的衣物被海水浸泡之后增加了重量,很快把他往下拖,这时有一条触手伸出来,缠住他的胳膊往上拖。

    浮出水面之后,柳四总算是松了口气,他发现章鱼怪不知何时变大了许多,虽然没有一开始碰上的时候那么夸张,但现在也有一张十人围坐的圆桌那么大,连带触手也变粗了一些,难怪能把他们拖出水面。

    “天啊,这么漂亮的冰雪古堡被砸出一个大窟窿,伊莉萨白会发狂的!”

    听见章鱼在耳边抱怨,柳四抬起头,果然看见头顶的破了个巨大窟窿的冰雪建筑。虽然这里只是占据了整座古堡的一角,短时间内不会让整座古堡倒塌,但他们怎么会从六楼直接落入水里,古堡不是建在海岛上的吗,难道连海岛都被砸出洞了?

    没等他思考出一个答案,不远处已经传来剧烈搏斗的动静。

    海水不时从海面上升起,旋即化为人形,如同神话中海神波塞冬的卫士,手持长戟,向人类发起进攻。

    它们进攻的对象是三个法国人。

    这里什么都没有,只有四面八方取之不竭的海水,化形的海妖们源源不绝,与之搏斗的法国人已经精疲力尽,却依旧被缠得脱不开身,子弹对这些海水凝聚的海妖根本就没用,刀剑也只能护身而已,但海妖们这一记长戟挥下去,却真能对人类的身体造成伤害。

    在冬至他们落下来时,三人已经伤痕累累,狼狈不堪。

    现在,海妖们又发现了新的目标。

    三个中国人。

    海浪澎湃而起,半空凝聚为人形,挥舞长戟朝冬至当头斩下。

    “不要伤害我的朋友!”章鱼梅卡怒道。

    海妖们的动作仅仅是停顿片刻,攻击的动作依旧如故。

    冬至侧身往旁边翻了个滚,也不管姿势优不优雅了,能保命才最重要。

    章鱼咦了一声,奇怪又恐惧地道:“它们好像被那股邪恶的气息控制住了,根本不听我的话!”

    原本跟冬至他们相看两相厌的法国人,骤然看见他们从天而降,哪怕是难兄难弟,也如见了亲爹亲娘一般亲切感动,就连最讨厌冬至的那个法国团长盖兰,也激动得大叫起来。

    “冬!冬!冬!”

    “别喊了,我们又没聋!”

    刘清波没好气道,一剑将海妖当头劈为两半,海水落在地面变成水渍,但随即又有涌上来的海水化形为敌人,如此杀之不尽,难怪那几个法国人都累得跟够一样,没有躺下已经算他们实力强悍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