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6章 第 136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触手太长, 冬至专门挑肉多肥嫩的地方切, 装了满满一小袋, 才心满意足地站起来。

    “现在天气冷, 这又是生的, 起码可以保存一天, 我们就不用老是吃干粮了。”

    同类相怜, 同样是生灵化形的柳四看着地上被切得七零八落的触手“尸体”, 不由嘴角抽搐, 小声提醒:“万一这东西有毒呢?”

    冬至道:“没事,一般章鱼的触须都没有毒, 刚才要是触须带毒, 我们早就中毒了,而且我带了盐和孜然来,正好不用浪费了。”

    柳四原本还有点心理障碍的,听见孜然烤章鱼须,不由默默咽了一下口水。

    刘清波:“……带盐我能理解,请问你为什么想到要带上孜然的?”

    冬至笑道:“我们在洛杉矶下榻的时候,我去后厨逛过, 厨师看我顺眼,就给了我一小瓶孜然粉, 当时我想着外国人喜欢bbq, 可能会带烤肉来, 谁知道他们都不带, 我们却收获了烤章鱼。”

    刘清波扶额:“你这种喜欢什么东西都带身上的毛病到底是谁教的, 龙局知道吗?”

    远在东洋的龙深无法回答这个问题,冬至高高兴兴把章鱼片收拾好,带着众人继续往前走。

    不知道是不是损失了一根触手的缘故,这一路上,他们没再遇见任何障碍,当然,也没碰上其它团队的人,直到傍晚时分,夕阳西下,大家已经在迷宫里走了整整一个白天。

    比起在森林里跟丧尸搏斗,当然是这里更加轻松一些,但所有人,包括冬至在内,总觉得危险就潜伏在平静之下,而即将到来的夜幕更是所有凶险最好的保护色,往往很多事故都是发生在深夜,而非白天。

    冬至抬头看了一下天色,道:“我们等天彻底黑下来再停下来休息吧,现在还能再走一段。”

    这话刚说完,他就看见前方拐角的地面,有几滴深色液体。

    是血。

    冬至下意识想要走上前,却被刘清波一把拽住,冬至给了对方一个安抚的眼神,拉开他的手,慢慢走近。

    一个人靠着墙根,身体半歪,眼睛紧闭。

    对方听见脚步声,旋即又睁开眼,作出攻击的架势,定睛一看,发现是冬至他们,才松一口气。

    “是你们!”

    冬至也很惊讶,对方居然是威廉说过,中途在迷宫里失踪的汤姆。

    “你怎么在这里?”

    汤姆有气无力道:“别提了,你们有吃的吗,我身上的干粮都吃光了?”

    冬至:“你带烧烤炉子吗?”

    汤姆:“有,我背包里还有个小炉子。”

    冬至笑道:“那请你吃烧烤小章鱼。”

    刘清波:……

    美国佬已经饿得晕头转向,也想不起问哪来的章鱼须,就让冬至从他背包里拿出迷你烤炉,串上章鱼片放在上面烤,冬至还拿出盐和孜然撒上去,霎时一股香味扑鼻而来,连刘清波他们都食指大动,更不要说汤姆了。

    对方没等章鱼片烤熟,就抓起来塞进嘴里狼吞虎咽,那表情感动得都快哭出来了。

    “上帝保佑,还好遇上你们,要不然我没被妖兽打死,但估计会饿死在这里!”

    他把一大袋章鱼片都解决大半,看着已经快空了的袋子歉然道:“抱歉,我吃了你们的晚餐。”

    李涵儿等人没说话,直勾勾盯着他看,看得汤姆冷汗直冒。

    “怎么了?我吃太多了吗?”

    李涵儿:“你身体没有什么不适吗?”

    汤姆摸摸肚子:“没有,挺好的,肚子饱了,而且非常美味!”

    刘清波嘴角一抽:“既然好吃,那剩下的你也拿着。”

    汤姆动容:“你们真善良!”

    说完这句话,他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不过你们哪来的章鱼片?该不会是……”

    他脸色有点发白,冬至安慰他:“不是你想的那样,是我们从海里捞的。”

    章鱼怪的确应该也是生活在海里的。

    汤姆得到了安慰,不敢再深究,赶紧讲述自己这两天的遭遇。

    汤姆当时走在莉莉丝前面,但在转过拐角的时候,突然伸来一条触手,在他还来不及出声的时候,就把他的嘴巴堵上卷走,当时汤姆猝不及防,反应不及,连枪都没掏出来,差点就沦落为章鱼怪口中的食物,幸好一伙北欧人路过,及时把他救下来。

    一开始登陆满月岛的就是美国人、非洲人和北欧人,但美国人在汤姆失踪之后,中途选择退出,先去了那个有着鹰爪女妖的萝丝岛,然后才带着英国人和南欧人重新回到这里。

    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意外,现在这座迷宫之内,应该有很多支队伍才对。

    汤姆虽然没找到同伴,但能遇上人类,而非触手,他也很高兴,于是就跟北欧人一起走。

    队伍里面还有一个俄罗斯人,据说对方叫安东,在萝丝岛与同伴失散,安东遍寻不到同伴们,又不想提前退赛影响团队荣誉,只好先独自来到这座满月岛,同样也是在迷宫里遭遇了触手,被北欧人所救。

    一群人一起走,当然比一个人来得安全许多,但汤姆没想到,这才是他噩梦的开始。

    当天晚上他们所有人就地休息,汤姆睡眠质量一向不太好,但因为白天太累了,很快也就睡了过去,人事不省,直到胸口一痛,他被硬生生疼醒的。

    “是这小家伙救了我的命。”

    汤姆从怀里掏出一只小松鼠,对方抱着一颗松子啃个没完,半点声音都没发出来,蓬松的大尾巴摇来摇去,看上去心情不错。

    “这是我养的小宠物,它对味道特别敏感,半夜的时候它在我身上咬了一口,把我疼醒过来,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张嵩不耐烦:“不要讲故事,快点说!”

    汤姆说,他看见了毕生难忘的情景。

    黑暗中,一个人蹲在另一个人身前,从他身体里掏出一颗血淋淋的心脏,正有滋有味地咀嚼。

    汤姆毕竟是修行者,再惊吓也不至于像普通人那样叫出声,他以为自己睡糊涂了,屏息凝神看了好一会儿,发现除了自己之外,其他人全都像睡死过去,七横八竖倒了一地,血腥混着香甜的味道飘散在空气中,浓郁得令人作呕,但他刚才居然没有被熏醒过来。

    汤姆悄然从怀中掏出枪,但细微的动静依旧惊动了对方,那人停下进食的动作扭头看他,那一瞬间汤姆也同时扣下扳机。

    “驱魔子弹对他没有用!”汤姆的呼吸有点急促,“他朝我扑过来,我胡乱开了几枪,转身就跑,一直跑出很远,他也没有继续追上来,我跑了很远,才感觉自己脱离了险境!”

    冬至跟刘清波对视一眼,立刻意识到那八成是被魔气附身的人。

    “你看清他了没有,他是谁?”

    汤姆摇头:“只知道肯定是个男的,但其实我跟他们都不熟,天太黑,当时又太急,完全没有辨认出来。”

    冬至拍拍他的肩膀:“那你跟我们一起走吧。”

    汤姆点点头,又小心翼翼看了看他们:“你们,没有人被恶魔附身吧?”

    冬至从李涵儿那里要来一个铃铛,抛给汤姆:“系上它,如果有魔物靠近你,它就会响。”

    汤姆吹了一声口哨:“这么神奇,是你们东方的驱魔法术吗,这个铃铛叫什么?”

    冬至信口胡诌:“叫章鱼铃。”

    李涵儿:……

    汤姆喃喃道:“好奇怪的名字。”

    黑夜彻底来临,众人生火休息,有高墙挡风,倒也不冷,这也许是比待在森林里四面刮风的唯一好处了。

    汤姆带来的消息很有用,起码冬至他们知道在这座迷宫里也有魔气,会更加提高警惕。

    晚上守夜的是张嵩和杨守一,也许是知道他们守卫森严,上半夜风平浪静,安然无恙,等到了下半夜,张嵩打了个呵欠,正准备去叫醒杨守一时,变故发生了。

    他看见无数巨大的黑影从天而降,顺着墙从上方滑下,悄无声息,摸向靠在墙根休息的众人。

    “敌袭!”张嵩大喊道。

    几乎就在他大喊出声的同时,众人身上的铃铛也都响了起来。

    汤姆嚷嚷起来:“章鱼铃响了!章鱼铃响了!”

    “闭嘴!”

    刘清波和李涵儿同时出声,两道剑光劈向墙上的触手。

    那些触手虽然巨大,却异常灵活,它们虽然没长眼睛,却感应到威胁来临,在剑光劈上自己的刹那,触手敏捷一缩,剑光落空劈在了墙上,留下两道深深的痕迹。

    几条触手在空中挥舞,顿时与众人战成一团。

    触手的力气极大,杀伤力也强,大多时候重重抽下来,人虽然闪避开了,触手却抽在墙壁上,粉末簌簌而下,碎砖裂石砸在人身上,就算不致命,也是生疼。

    李涵儿顾着身前的触手,冷不防背后也多了一条,卷住她的腰把人往半空带,柳四眼明手快,直接一鞭过去,触手吃痛缩回,李涵儿从半空落下,腾空翻了个身,稳稳着地。

    汤姆也抽出自己背上的大砍刀跟触手交战,别看他身材高大,动作速度其实也不逊色,只是那些触手刀枪不入,除非将罡气灌注剑上才能造成伤害,否则子弹打过去也没用,一时间刀光剑影,一条条巨大的触手皮糙肉厚,剑光鞭影在上面造成的斑斑伤口,仿佛只能激怒它,让它发起更加猛烈的攻击。

    一条触手甩上墙壁,黄石砖墙迅速裂开,缝隙随即扩大,在轰隆巨响中,墙如城倾,朝众人当头压下。

    触手似乎意识到砖墙能够给人带来的伤害,又接二连三把墙面拍碎,砸向他们。

    黑暗中本来能见度就低,饶是张嵩他们身手敏捷,顶多只能护住脑袋,却免不了手脚背部受伤,脸上也被飞溅的石块划伤,但触手依旧在肆虐,而且越来越多,在人们的头顶上舞动着,甚至将迷雾都遮蔽了,浓郁的海腥味弥漫在周围,令人几欲窒息。

    柳四一鞭过去,将当头甩来的触手鞭开,但随即又有一条从身后袭来,他反应极快,旋身即出手攻击,但巨大的触手力量之大,几乎将他的鞭子卷走,柳四将真力灌注其中,鞭影上罡气凛冽,宛若寒天山巅之罡风,令触手无可奈何,几乎找不到缝隙入侵,也不敢靠近,不得不转移目标,另外寻找攻击对象。

    张嵩一手持符,一手持剑,符火点燃之后,通过剑气弹出去,一团接一团落在触手之上,触手似乎很忌惮火焰,当即连连收缩,张嵩却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步步紧逼。龙虎山财大气粗,张嵩又是内山的嫡传弟子,没人知道他这次出来到底带了多少符文,他现在用的火符虽然没有上清丹那么值钱,但对没有门路的普通道士来说也是值钱货,要是他们看见张嵩把火符当成玩具似的,简直会破口大骂败家玩意儿。

    汤姆一刀把触手砍出个豁口,累得气喘吁吁,回头一看张嵩,眼睛都直了。

    “上帝,你是魔术师吗,还是会玩火的巫师!”

    张嵩翻了个白眼:“没见识,这叫符法!”

    汤姆模仿他的语调:“符花?”

    因为走神,一条触手拍下来,他的半边肩膀差点被拍中,关键时刻还是张嵩扯了他一把,用剑将触手荡开,但张嵩的虎口也因此被震得发麻。

    比起张嵩的炫富式炫技,杨守一就显得稳打稳扎多了,但他的攻击并未因此削弱分毫,一人独战三条触手也绰绰有余。

    众人虽然在触手的攻击下无碍,但这只是暂时的,触手的主人作为巨型妖兽,力气极大,哪怕是修行者与之对上,也颇为吃力,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体力流失会更快,即使光是消耗时间,触手也足以将他们的体力耗光,然后轻松将他们团灭。

    冬至戴上厚厚的手套,身体跃上砖墙,借着墙上砖头之间的缝隙与空缺往上爬,他速度很快,一看就是在特管局天台成天爬树练出来的——五六米高的墙,冬至很快爬上墙头,他打开手电筒,试图找到章鱼怪的身躯。

    擒贼先擒王,想要让触手消停,那就得彻底搞定章鱼怪 。

    手电筒的光芒有限,章鱼巨大的身体在黑暗中扭动挥舞,大片城墙被它覆盖,目力所及,根本看不见触须的源头。

    冬至二话不说,直接扑上其中一条触须,双手紧紧抓住,那触须若有所觉,在空中用力甩着,企图将他甩掉,但冬至揪住触须上的吸盘,一点点往上爬,怪物一时半会竟没能将他甩掉。

    刘清波看得目瞪口呆,但他顾不上阻止,只得也学着冬至的样子抓住离自己最近的一条触须,顺着触须的方向往上攀爬。

    触须上有粘液,其实很滑,要不是有那些密密麻麻的吸盘在,人根本不可能抓牢,而且章鱼怪挥舞着触须在空中甩来甩去,这又给他们的行动造成了很大的阻碍,刘清波满手黏滑,闻着海鲜本身带着腥味,差点没吐出来。

    “冬至你大爷的,我就穿了这一身衣服来啊!”让刘清波抱着章鱼触须在空中挪动,时不时还要屏住呼吸,对他来说,比砍他一刀还要难受。

    冬至没理会他,确切地说,冬至已经没法分出心神去管刘清波了,他艰难地挪到触须尽头,借着手电筒的光,遥遥看见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十几米外的城墙移动,身形之硕大,如同小山一般,简直是平生罕见。

    之前为了寻找石碑,在梁为期墓后的地下河里,他们也曾跟三头巨蟒交过手,但跟眼前这头庞然大物比起来,三头巨蟒好像也显得有点娇小。

    冬至发现自己遇到一个难题。

    章鱼触须上的吸盘只有一小部分,他现在已经爬到吸盘的尽头,再往前,就是光溜溜的触须,没有半点摩擦力,他根本不可能在上面稳固身形,更不要说接近章鱼怪了。

    冬至趴在章鱼身上,像坐了云霄飞车一样忽上忽下被四处甩,一边苦苦思索,眼看张嵩在下面用符火“玩弄”触须,他眼睛一亮,灵感突如其来,从怀里摸出一张明光符,念咒持符,符火燃起,掷向触须。

    章鱼怪对火极为敏感,几乎是跟符火碰触的瞬间,触须就立刻缩了回去,冬至早有准备,他紧紧抱住触须,瞬间体验了一把坐火箭的感觉。

    果不其然,触须往回缩的同时,他也离章鱼怪越来越近!

    自己赌对了!

    兴奋激动紧张涌上心头,他握紧长守剑,手电筒早就不知道丢哪里去了,只能凭感觉判断自己距离章鱼怪还有多远。

    前面隐隐有什么东西挡着,冬至不敢确定,这时他的身后遥遥传来一声中气十足的怒吼。

    “冬至你奶奶个熊!”

    冬至觉得,刘清波可能因为没有自己聪明就恼羞成怒。

    因为不久之前他还迁怒自己大爷的,现在就迁怒自己奶奶了,冬至想跟他说,不管自己的大爷还是自己的奶奶,都早就去世了,他想找只能去下面找。

    不过话一出口就变成了:“老刘,打开手电筒,帮我照一下前面!”

    刘清波没有符火,所以他没法像冬至那样用火迫使触须收回,只能依旧抱着触须在空中上上下下,他一边骂娘,一边艰难掏出手电筒打开。

    隔得太远,光线只能隐隐照出一个轮廓。

    但这个轮廓已经足够了!

    冬至看见一双黝黑浑圆的眼珠缓缓转动,在手电筒的光芒下一闪而逝,让他瞬间确定了章鱼怪的方向。

    手腕一振,长守剑化作剑光朝目标飞掠而去,剑意森寒,仿佛万古长夜中的耀眼星光,能够冲破一切黑暗的囚牢,最终到达光明彼岸。

    剑光与章鱼怪接触的刹那,他似乎听见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叫,并非实质化的声音,却如重锤在脑海中重重锤开一个洞,震得冬至身体剧烈晃了一下,几乎从半空摔落下来,触须也跟着猛烈颤动摇晃,以更加疯狂的弧度在半空挥舞,似乎反射出主人身体的巨大痛楚。

    与此同时,不单是冬至,所有人的脑海里都响起一个惊天动地的哭声。

    刘清波手一抖,剑差点从手里脱落。

    他下意识以为是冬至在哭,但随即发现不对,这么具有冲击力的音波,不可能是任何一个人类发出来的。

    妈呀,这声音也太难听了!

    他难以置信地看着自己抱住的触须突然急剧缩水,迅速缩小到比自己的剑还细,他再也抱不住,直接从空中掉下来。

    冬至也差不多,不过稍微比刘清波好一点,他正好落在墙头上,借着缓冲,没有摔得那么惨,长守剑也从半空掉下来,被冬至伸手接住。

    硕大的触须瞬间消失,所有人都一脸懵,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冬至离得最近,隐隐猜到真相,他急忙从兜里掏出手电筒随便照了几下。

    居高临下果然还是有好处的,他很快在另外一面墙的墙根下找到一团黑不溜秋的东西。

    那东西在地上缓缓挪动,因为一只眼珠被冬至刺瞎而流出黑色的血液,在身体下面晕出小小一团。

    冬至目瞪口呆看着那只比巴掌略大一些的章鱼,难以想象它就是刚才几乎横扫他们所有人的章鱼怪。

    嘤嘤嘤的哭声还在脑海中继续,不管是那只庞然大物还是眼前小巧玲珑的章鱼,哭声都是一样的粗嘎难听,张嵩忍无可忍,大喝一声:“别哭了!”

    小章鱼还真就停住了哭声,只是声音还一抽一抽的,众人的太阳穴好像也跟着一扯一扯的疼。

    “他们骗我,说好最多砍触须的,没说连眼珠也要被捅!”

    冬至发现小章鱼传递出的声波居然能够化为具象化的语言传入脑海,虽然是英语,但这也说明这只章鱼怪是可以沟通的。

    “他们是谁?”他问道。

    “就是让我来这个岛上的人。”小章鱼道。

    冬至心头一动:“组委会?他们让你来考验我们?”

    章鱼:“对,他们说这里将有一场比赛,请我到这个岛上来充当障碍,完成之后会给我报酬。”

    冬至:“什么报酬?”

    章鱼怪抽抽噎噎:“我要是被你们砍掉一条触手,他们就赔我一吨鱼,但是他们没说眼睛被戳瞎了要赔我什么!”

    众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