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5章 第 13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说完正事, 大家就没了瞎扯的兴趣,刘清波索性起身去布置睡袋,其他人也都在各自忙碌,四个团队二十来人,在离海较远的岸边铺成一排, 倒有点像户外团队出来玩耍冒险。

    冬至没想到看起来古板的英国人跟他们一样只带了睡袋,而大大咧咧的美国人反而大老远背了帐篷过来, 虽然只背了两顶,但五个人睡也足够了。

    看着美国人把帐篷搭好,其他人嘴上没说, 心里难免有些羡慕,再看看自己手里寒酸的睡袋,顿时兴致寥寥。

    虽说人多,但大家各自依旧保留了一定的警惕性,每个队伍都有人负责守夜, 守夜的人凑在一起烤火聊天, 倒也还热闹些, 南欧那边负责守夜的是一名希腊人, 英语不大流利, 大多数时候只是沉默地听别人在说。

    冬至本来也想守夜,被威廉悄悄一拉衣服, 给带到帐篷里去了。

    “我们怀疑这个岛上并没有金苹果。”威廉压低了声音, 摆明不想让外头的两方人马听见。

    冬至也学他压低声音, 跟地下党接头似的。“为什么这么认为, 你们事先得到消息了?”

    威廉苦笑:“你怎么还不相信我?要是事先得到消息,我们能让同伴陷在里面吗?”

    冬至:“好吧,抱歉,请你继续。”

    威廉:“我的怀疑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这里跟金苹果的谜语不符合,被云雾笼罩的美人终会摘下她的面纱,你不觉得这句谜语,像是在说隐藏在雾里的某一座高山吗?”

    冬至:“所有岛屿都笼罩在迷雾里,包括这里的迷宫,我觉得谜语本身就很不可靠,像是每座岛屿都能套用谜语,又像都不符合。”

    威廉:“但迷宫这么丑,明显不是美女啊,名字就更不像了,狄安娜岛和公主岛从名字上还更像一点呢!”

    冬至:“……也许迷宫里有位美女在等我们?”

    威廉把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不不不,那太可怕了!难道看见这迷宫,你就没想到什么吗?”

    冬至茫然:“想到什么?”

    威廉叹气:“东方人啊!算了,我之前跟你说过的,负责筹办比赛的人,痴迷西方神话,尤其是希腊神话和北欧神话!我怀疑这里的迷宫,就是仿造希腊神话里的——克里特岛迷宫,你听过这个神话吗?”

    冬至恍然,他想起来了。

    这也是一个家喻户晓的希腊神话,不过不能怪冬至一时没能想到,毕竟他是土生土长的东方人,换作威廉说个不周山,他立马就能反应过来那是共工的故事。

    传说克里特岛的国王之妻与海神波塞冬的牛私通生下一子,就是半人半牛的怪物弥诺陶洛斯,国王为他修建了一座迷宫,将它囚禁在里面,定期送童男童女进去给它。

    冬至:“所以你的意思是,迷宫里的妖兽,可能就是那个半人半牛的怪物?”

    威廉:“那不一定吧,组委会就算能找来鹰爪女妖,未必能找到这种传说级别的远古怪兽,再说它早就被杀掉了,说不定是别的东西,但那肯定有一定的危险性,毕竟我们的同伴已经陷落在里面。更何况,这次还有魔物在旁边虎视眈眈,你说的那个被附身的日本人,不会是第一个,也绝不会是最后一个。”

    冬至忽然露出一个阴森森的笑容:“说得对,我可能也被魔物附身了。”

    威廉吓了大跳,飞快伸手去摸枪,然后就看见冬至坏笑,才反应对方是故意在吓他,肩膀不由垮下来:“冬,不要吓我,我的子弹可没长眼睛!”

    冬至笑嘻嘻:“开个玩笑调节下气氛,没想到你掏枪的动作还蛮快的!”

    何止是蛮快,简直眨眼工夫,威廉的枪就在手里了,之前冬至看他说话总是嬉皮笑脸,难免觉得对方吊儿郎当,但现在看来,美国人的实力还是非常可观的。

    威廉冲他眨了眨眼:“那你要不要考虑帮我说服李小姐跟我约会?”

    冬至:“没问题,我可以帮你转达,但她答应与否,就要看她自己了。”

    “噢天啊,你真是我见过最可爱的人了!当初我一看到你,就知道你一定是位可爱的朋友和对手!”威廉肉麻兮兮地想给他一个拥抱,被冬至毫不留情推开。

    “快点说正事!”

    威廉道:“好吧,我怀疑,外面有人,已经被魔物附身了。”

    这回轮到冬至吓一跳了,他下意识以为威廉也在跟自己开玩笑,但抬起头,对方的神色却很严肃。

    他也跟着严肃起来:“你确定?”

    威廉点点头:“当时我们决定先去萝丝岛看看情况,正好遇上英国人跟南欧人在打鹰爪女妖,这些刚才在外面已经说过了,但我没有说的是,之后我们在萝丝岛搜索金苹果的下落,顺道过了一夜,那天夜里,我睡得正熟,结果忽然感觉后脖一凉,紧接着又是后背一痛,要不是警醒得快,现在可能已经没命了。”

    他说着,脱下外套,拉下衣服,冬至看见他后背有五个紫红出血的印痕,像极了一个人的五指,力道之大,怕是想要穿透皮肉,将心剜出来。

    “你旁边是谁?”

    威廉道:“英国的副团长,刚才坐在刘旁边的那个人,但应该不是他,因为我醒过来的时候他睡得正熟,不过也不排除他是装的。之前我一度以为是潜伏在暗处的妖兽,只是赶紧让其他人起来戒备,后来什么都没发生,他们还嘲笑我大惊小怪,但后来听你说到日本人被魔物附身的事情,我感觉那天夜里,可能有一些古怪。总之,你小心一点,这件事,我只告诉了莉莉丝,我们团队的人可靠与否,我们还在观察。”

    冬至:“多谢你,我回去之后会留意的。”

    威廉笑道:“只是口头表达感谢吗?”

    冬至:“算我欠你一次人情?”

    威廉:“好的,让李小姐跟我约会。”

    冬至面无表情:“滚。”

    离开威廉的帐篷,冬至脸上没什么异样,但在路过篝火时,他身上的铃铛忽然响了。

    叮铃铃!

    声音细微,只有他一人能听见。

    冬至的脚步生生为之一顿。

    篝火旁边坐着五个人。

    一名美国人,两名英国人,还有两名南欧团队里的一男一女,冬至记得他们好像是意大利人。

    刘清波他们并非内向,只是不爱跟其它国家的修行者过多打交道,而另外三个团队虽说也来自不同国家,但有着差不多的成长背景和价值观,很容易就聊到一块去,这会儿刘清波他们已经差不多快休息了,这边还聊得起劲,只差没带点烤肉过来开派对了。

    铃铛响动是有范围限制的,李涵儿说过,要离得很近,才会响起,比如刚才冬至与威廉在帐篷里密谈时的距离,但威廉是正常的,铃铛自然也就不会响动。

    而现在冬至离这五人也很近,所以铃铛响了。

    是离他最近的英国人有问题,还是那两名意大利人有问题?

    对面的美国人虽然离得最远,但也有嫌疑。

    冬至正在考虑要不要绕着他们走一圈来测试一下,但那样就有点明显了。

    他站着不动,已经引起那五人的注意。

    “嗨,冬,怎么站着不动,要过来一起烤火吗?”意大利人招呼道。

    “他好像是从威廉的帐篷里出来就失魂落魄的,该不会是向威廉表白被拒绝了吧?”英国人开玩笑道。

    其他人都笑了起来。

    冬至也跟着笑笑:“我只是刚才听见你们说烤肉,就有点饿了。”

    他说到烤肉,其他人也都不由自主分泌口水。

    其实未必是饿,只不过从上船伊始,众人就没吃过什么美食,上岛之后又接连啃了几天干粮,现在别说烤肉,就是能吃上烤香肠都觉得美味。

    然后大家就闻到一股香味。

    起初他们还以为自己馋得出现幻觉,但等转过头,才看见冬至不知何时从背包里掏出一串真空包装的小香肠,分别递给他的队员们,杨守一接过香肠就想串在剑上烤,那剑前一天才沾过丧尸的血肉,李涵儿看不下去,拿出一根竹簪,让他用竹簪烤,烤完了再把香肠换下来,接着烤下一根。

    大家对于团长背包里好像永远拿不完的惊喜已经麻木了,但其他外国人还是头一回见到,看得眼都直了,美国人连帐篷都带了,就是没带香肠,威廉厚着脸皮过来蹭吃,冬至给了他一根。

    “最后一个,你正好赶上了。”

    威廉看着手上拿一根小巧玲珑的香肠,打开包装,三下五除二,在其他人羡慕嫉妒的眼光中吃完,末了还咂咂嘴:“这真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香肠了,上面还有李小姐的竹簪留下的淡淡清香!”

    杨守一翻了个白眼,怎么不夸他烤得好呢!

    冬至嘴角抽搐,一拍威廉后背:“给我吐出来,那是我的香肠!”

    威廉忙道:“别别,多谢你的恩赐,我才能吃上如此的美味!”

    两人打闹之际,冬至趁机压低声音,把刚才铃铛响的事情说了一下。

    威廉神色一凛:“你觉得是谁?”

    冬至道:“我不确定,当时你的同伴离我最远,其他四人的嫌疑更大,你也观察一下吧,有什么消息随时沟通。”

    威廉比了个ok的手势。

    有了这个发现,冬至更要留下来守夜,他先把刘清波他们召集起来,私下把事情一说,让众人各自提高警惕,暗中观察,但是一夜过去,什么事情也没发生,隔天一早天还没大亮,所有人就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出发进入那座巨大的迷宫之中。

    远远望去,迷宫就像一座巨大的城池,屹立在黄色戈壁之上,与岛屿融为一体,等走近,才发现这座迷宫比想象中的还要大,人站在五六米的城墙下面往上看,顿时有种渺小感,如果不是修行者,普通人一旦进了里面,还真就很难轻易出来。

    四个队伍一起进迷宫,没有人能未卜先知带毛线团在身上,也就没有办法用神话里克里特公主教英雄走出迷宫的办法,但众人都不约而同在地上或墙壁做了记号,以免迷路。

    迷宫内除了高大的城墙,别无它物,墙体粗糙但结实,张嵩用剑在墙上做记号,也费了点力气,才画出道家的符箓,其他人也各出奇招,英国人则用蘸了红墨水的树枝插入砖石的缝隙里。

    果然,正如美国人所说,刚走了没多远,众人拐了个弯,前面就出现三个分岔口,通往三个不同的方向。

    南欧人里有一位女占星师,当场就拿出塔罗牌卜算,算出中间那条最吉利,于是决定走中间,英国人看了看冬至和莉莉丝他们,也跟在南欧人后面走了。

    莉莉丝问冬至:“你们走哪条?”

    冬至道:“我们随便。”

    李涵儿道:“生即是死,死即是生,这里的生门与死门都是互通的,每条路既蕴含生机,也暗藏死气,走哪一条,结果都不会改变。”

    她没有用英文说,莉莉丝听不懂,冬至就道:“我同伴的意思是,万事万物都是相对的,安全同时也伴随着危险,你们先选吧。”

    莉莉丝:“那我们走右边吧。”

    威廉冲冬至挥挥手:“拿好你的手机,有事随时联系。”

    冬至哭笑不得,心说要是隔着大老远,就算联系上了,也赶不过去啊。

    看着美国人走远,张嵩做好标记,冬至问刘清波:“你刚才为什么一直盯着那个女占星师?”

    刘清波道:“她就是昨晚篝火旁边的五人之一。”

    冬至道:“你怀疑她?”

    刘清波:“我不知道,但昨晚你说了之后,我就去试了一下,迄今跟三个人近身接触过,铃铛都没有响,唯一没有近身接触机会的,就是这个女占星师,和另外一个叫卢克的英国人。”

    李涵儿忽然道:“我觉得是女占星师。”

    刘清波挑眉:“原因?”

    李涵儿:“昨晚老大拿出香肠的时候,其他人的注意力或多或少都吸引过来,只有那个女人朝这边看了一眼,根本没有表现出任何想吃的欲望。”

    张嵩道:“那有可能是她在减肥,或者女人比较矜持。”

    李涵儿秀眉微竖:“你就非得抬杠吗,我看了她好几次,她那个样子不是想吃又忍住不看,而是根本不感兴趣,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除非她是素食者,否则一般人吃了好几天干粮,骤然闻见烤香肠的味道,起码都会看上一眼的。”

    眼看两人又要争执起来,冬至忙打圆场:“好了,反正我们没跟他们一起走,留点心就是。”

    占了大半岛屿的迷宫的确非常广阔,冬至这一队与其他人分开之后,循着前路又走了几个小时,期间遇到过无数分岔口,直到中午时分,大太阳在头顶上悬挂着,他们自己都不知道走出多远,只能从标记上辨认出大概已经抵达迷宫的中心地带。

    众人靠着墙根休息片刻,刘清波忍不住抱怨:“这得走到什么时候,还不如打丧尸呢!”

    仿佛为了回应他的话,不远处传来响起砰的一声。

    “是枪声!”李涵儿反应很快。

    其实冬至他们也接受过枪械的培训,而且出发前每人也都被发了一把,但里面都是普通子弹,对冬至他们而言,拿着把枪还不如用剑用符来得快,所以每个人的枪都压在背包的底部,要不是回去还得上缴,他们都想直接丢了省事。

    现在不用说,用枪的肯定是另外三个团队的人。

    一声之后,紧接着又有三四声,隐约夹杂着叱喝声,听得人心都揪起来,却看不见发生了什么事,心里不由生出焦灼感。

    众人不由竖起耳朵去听,但在那一声之后,周围却又安静下来,却有种暴风雨前的宁静。

    他们面面相觑,不约而同起身,握紧手中兵器。

    冬至正想说继续往前走,就有急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们面前。

    “冬!”

    冬至从未见过威廉露出这么焦灼的神情,对方总是嬉皮笑脸没个正形,但现在他却满脸惶急,像遇到了这辈子最棘手的事情。

    “有怪物,我的同伴都被攻击了,快过来帮我一把!”他急急道。

    冬至他们没来得及细想,赶紧跟在后面。

    “刚才的枪声是你开的?”

    “是啊!”威廉头也不回,“有一个巨大的怪物,很多触手,突然冒出来,其他人都被攻击了,只有我跑出来!”

    冬至:“那你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

    威廉:“我是乱跑的,这不就看见你们了吗?”

    “等等!”冬至道。

    威廉停下脚步,不耐烦转头:“拜托,冬,我的同伴们还在等着我去救呢!”

    冬至掏出一部手机:“电话还你,刚你落我这里的!”

    威廉伸手就要接过,冷不防递电话的手却变成剑,他吓了一跳,忙忙后退!

    刘清波持剑朝他攻去,威廉只得闪身躲避,怒道:“你们疯了吗!”

    冬至道:“刚才你看见我们,脸上根本没有惊喜,像是早就料到了一样,你到底是谁?”

    张嵩与杨守一也分别从左右封死对方的退路,直接把对方逼到墙根。

    却见威廉忽然诡异一笑,身形化为一根硕大的紫红色肉柱,那肉柱疯狂舞动,朝众人卷来。

    刘清波骂娘道:“这是什么玩意儿!”

    “是鱿鱼须!”杨守一恍然大喊。

    “鱿你的头,是触手啊!”张嵩怒道。

    那肉柱上粗下细,尾部微微卷起,上面还附着密密麻麻的吸盘,似乎有股特殊的引力,能将剑吸在上面,他们须得用力才能把剑抽回来,当剑砍上去时,还能感觉到微微的弹性,可不就是一条巨大的触手?

    触手会变成他们熟悉的人,还能开口说话,简直闻所未闻,但这会儿众人也没想那么多,只一心想要将这触手留下来好好研究,刘清波直接一跃而上,整个人抱住那根触手,顺着它哧溜一下爬到顶端,这才发现这根触手是跨过迷宫的城墙越过来的,而城墙那头,还连着一根更加硕长的触手,从墙的这头,绕到墙的那一口。

    刘清波倒抽一口冷气。

    这怕不是触手精吧?

    他二话不说,伏魔剑直接化为剑光斩向墙头的触手,对于精怪妖魔而言,伏魔剑简直是它们天生的克星,剑光之下,跟成年男人的身体一样粗的触手顿时被砍成两端,另外一头似乎吃痛,迅速缩了回去,很快就不见踪影。

    而被他斩落的那一大截则重重落在地上,张嵩闪得慢了一点,触手直接砸他脚面上,痛得他哎呀一声,对刘清波怒道:“你不会注意点吗!”

    刘清波的回答是直接翻了个白眼。

    众人再去看那条触手,好家伙,刚才攻击的时候卷曲起来并不觉得,现在一伸直,起码有三米长,尾部比较细,但也有成年男人的大腿那么粗。

    刘清波跳下来。“这应该只是它身体的一部分,我刚才好像看见它跑了!”

    李涵儿拈起触手的尾部闻了闻:“有海腥味。”

    张嵩:“那就是章鱼怪了,这东西怎么会从海里跑到迷宫来?而且一条触手就这么大,本体该有多大!”

    按照比例来计算,就算这只章鱼巨兽与迷宫差不多大,也不会更让人吃惊了,但它隐藏在哪里却是一个问题。

    杨守一想起它刚才变成威廉的外形,而且居然还会说人话,不可思议道:“章鱼怪能幻化人形吗?”

    柳四道:“普通章鱼在海洋里就有伪装成其它生物的技能,如果这只这么巨大,能够化为人形口吐人言也不奇怪,不过说到底,这也是一种幻术,所以刚才老刘的剑一砍上去,幻术就破了。”

    李涵儿凝重道:“那我们必须小心点了,万一它化成我们的模样,取代其中一个人,神不知鬼不觉,那将会很危险。”

    张嵩不以为然:“我们没有分开走,就算它想暗算,也很难不让人发现吧,顶多只能变成我们的样子去骗骗别的队伍的人,就像刚才,一下子就被我们识破了……你在做什么?”

    他望向蹲在地上的冬至,后者正摸出一把小刀,把触手切成一片片。

    “切夜宵啊!”冬至头也不抬。

    众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