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3章 第 133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停住脚步。

    他没有听见音羽与藤川的交谈, 之所以停下来,是因为他发现自己在这个镜像空间内, 每走一步, 就会进入一个新的镜像空间里,这些空间一个套着一个,永无穷尽, 而他也最终会被困在空间的最深处,再也无法挣脱结界。

    “李映,你在哪里?”他问道。

    “我在这里!”每个镜像里的李映都答道, 无数个同样的声音层层叠叠, 就像许多人同时发声。

    每个李映离龙深都不远,但龙深永远无法走到对方那里, 因为空间与空间之间的距离, 肉眼看起来并不长, 实际却无限遥远,犹如人在地球上看见的星星仿佛与日月同高,实际却是几亿光年外的星体。

    “丁岚呢?”龙深问道。

    这个问题他刚才已经问过了,现在又重新问了一遍。

    “丁哥他已经死了!”

    “死了!”

    “死了!”

    又是无数声音响起,龙深快速旋身,锐利视线在上下左右几十上百个“李映”身上扫过, 似要观察每个人的神情, 从中辩出真伪。

    镜子的另一边, 音羽似乎看出他的意图, 不由露出笑容。

    “龙局长, 你以为你是神吗,这么多个李映,你真能辨别出来吗?如果他们全是假的呢?”

    “那我就杀。”

    龙深冷冷道,他手上的剑光骤然大亮,剑芒分作几个方向朝各个镜像飞掠而去,目标直指镜像之中的李映!

    剑光所到之处,镜像纷纷破碎,碎片在他周身落下,碎片之后,仿佛回归本真|世界,但李映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吴秉天。

    对方在骷髅血海中艰难前行,提着鞭子一次又一次将纷涌而来的魔物打飞,但那些魔物落入血海之中又会再度复活,永远也杀不完,吴秉天脸色苍白,身上已经多出不少伤口,他的脖子甚至也被魔物抓出几道,在汩汩流血。

    吴秉天是个官迷,但并不代表他只会溜须拍马,特管局正局长以下,无不是真刀真枪升上来的,如果吴秉天成天只会逢迎上司,那么就算他是茅山掌教的身份,也没法服众,他能与龙深宋志存并列副局长之位,就意味着他的能力很强。

    至于强到什么地步,冬至他们这些新人可能了解不深,但龙深曾与他一道在长江下面探寻沉船遗迹,当时吴秉天只身一人,无须任何潜水工具,就可以在水下闭气将近一个小时,顺带解决一只水妖。但如此之强的吴秉天,现在却被困在血海之中,手脚俱被魔气缠住,俨然强弩之末,无法再动弹分毫,还有无数魔气朝他涌去,生死危机就在眼前。

    他转过头看见龙深,不由大喜,焦灼道:“救我!龙深!”

    龙深凝视着对方。

    吴秉天见他不动,惊怒交加:“龙深,快救我啊!”

    龙深终于动了,剑光从他手中疾射而出,直直撞向吴秉天。

    吴秉天震惊地看着剑光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最终被光芒淹没。

    光芒覆盖血海,魔气哀嚎着灰飞烟灭,连带吴秉天也完全消失在白光之中。

    音羽讶异道:“龙局长,看不出你的心这么狠,连同伴也杀,果然器灵化人,就不会有凡人那些累赘无用的感情吧?”

    龙深没有回答,他静静站立,等待白光铺开,将那一片血海一点点吞噬。

    音羽也不在意他回答与否,继续问道:“龙局长,我也有一个器灵,是金银平文琴所化,但他居然对敌人动了情,最后竟不惜自毁,难道不是所有器灵,都应该像您这样冷血无情的吗?”

    白光燃烧的边缘,血海一点点消失,随后露出血海下面的另一番景象。

    四面环海的孤岛。

    林木高大阴森,青苔爬满树底。

    有人从远处飞奔而来,身影模糊而渺小,但龙深一眼就认出来。

    是冬至。

    冬至奔跑的速度很快,显然是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他。

    他手里提着长守剑,脸上还沾着血污,也许刚刚从一场激战中脱身。

    “师父!”对方遥遥地也看见了龙深,一愣之后惊喜交加,一面朝他这边跑来。

    秀气的眼睛里有着熟悉的亮光,即使不去看,龙深也能在脑海里勾勒出那双眼睛笑起来的模样。

    弯弯的,连带眉毛也柔和下来。

    龙深喜欢看那双眼睛带笑的样子,像能点亮世界,无忧无虑。

    但那并不意味没心没肺,盲目乐观,冬至只是会用乐观的态度去对待生活,包括生活里的人与事,他就像一个小太阳,虽然自觉平凡,却总会散发温暖。

    温暖他人,也温暖了龙深。

    “师父!”

    就在龙深眨眼的瞬间,冬至发出一声惨叫。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天而降,将冬至压在地上。

    那是一只长着鹰翅鹰爪的妖兽,它有着女人的身躯和面孔,头发长长盖住半边脸庞,却像枯草一样狂放粗犷,妖兽长长的爪子刺入冬至双肩,血霎时喷溅出来,甚至有几滴溅到了龙深脸上,温热腥甜。

    “师父!”

    冬至力竭倒地,连长守剑都脱手而出,掉在地上,他哀哀扬起修长的脖颈,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师父就近在咫尺,却眼睁睁看着他被妖兽撕咬而死,也不肯伸出援手。

    龙深对上他惊痛的眼睛,从前记忆里的表情此刻已换作难以置信,对方甚至伸出伤痕累累的手,似乎想要够他的衣角。

    “师父……”

    龙深心头一揪,在自己都还未意识到的情况下,手已先于理智伸出去。

    可就在这时,变故陡生,冬至所有哀痛忽然化为诡异古怪的笑容,对方趁势抓住龙深的手往自己的方向狠狠一拽!

    龙深想要抽身,但已是不及,周围景物再度发生改变!

    音羽大笑:“原来龙局长的弱点是徒弟!”

    随着他这一声,白茫茫的迷雾从不知名处涌来,黑色魔物随云而动,四处穿梭,呼啸号叫,永无止歇。

    龙深手指微动,周身倏地被剑光罩住,将所有魔气隔绝在外,但魔气纷涌而来,迅速聚拢,将剑光死死压住,剑光被压制得喘不过气,似与魔气艰难拉锯,彼此相持不下。

    藤川忍不住道:“音羽阁下,是否需要我趁机出手,将他彻底消灭?”

    音羽淡淡道:“这些魔气暂时无法对他造成伤害。”

    藤川有些诧异。

    在他看来,龙深刚才被攻破心防之后,随即又被套入另外一个镜像陷阱,现在失了先机,已经很难反胜。

    但就在音羽话音刚落之时,龙深周身的剑光骤然炸开!

    极致的光亮夺目耀眼,连带镜面也透出刺眼的光芒,藤川下意识侧头,抬手遮眼。

    “嗯?”连音羽也不由发出一个无意义的音节,似有点疑惑。

    镜面里传来龙深的声音。

    “原来你在这里。”

    他的语调很慢,几乎一字一顿,声量也并不高,但音羽却脸色微变。

    藤川回头,看见镜面正慢慢裂开。

    “音羽阁下!”他忍不住失声叫道。

    啪的一下,镜子彻底碎裂!

    音羽原本盘腿坐着,此时直起身体,罕见失态。

    “他发现了我们的方位!”藤川面色苍白,没想到这面古镜竟然不堪一击。

    “不,他没有。”

    音羽已经冷静下来,只是脸色还有点阴沉。“他只是会言灵术。”

    藤川一惊。

    言灵术,顾名思义,就是术法附着在音节上,通过语言来实现攻击。

    这种术法在日本不少作品里都有展现,但实际上,精通言灵的人少之又少,这门传说由天照大神亲授的术法,直至如今,就藤川所知,整个日本几乎没有一个人能够融会贯通,即便略有涉猎,也顶多只能启用其中几个音节。

    但龙深的言灵术,显然已经到了“言出必践”的境界。

    最重要的是,现在镜子碎了,他们就没有办法察知对方的位置和状况。

    看着音羽阴沉的神情,藤川放轻呼吸,心里胡思乱想,却没敢说出来。

    吴秉天那边,他并没有像龙深在镜像里看见的幻象那么落魄,不过处境也不算美妙。

    他正身处骷髅血海的结界之中,与诸多魔物交手,手中一条龙骨鞭卷住魔物的脖颈,一收一拧,魔物哀嚎四散,但随即又有更多的魔物从四面八方席卷而来,宛若潮水滔滔不绝,放眼望去,视线之内一片血红,俱是枯骨血肉堆起的海洋,数之不尽的魔气将天空覆盖,把乌云也化为血云。

    吴秉天再厉害,终究是一人之力,总会有气衰力竭的时候,而音羽既已化魔,魔气自然源源不断,取之不竭,除非他找到破除结界的关键,否则就只能永远被困在这里,耗神而死。

    他持鞭的手依旧很稳,步伐也依旧稳健,但如果仔细观察,就可以发现他的呼吸已经比之前微有急促。

    音羽面前有两面古镜,龙深那面虽然碎了,还有吴秉天的一面。

    吴秉天的气息一有变化,立马就落入他的眼中。

    “看来吴局长比起龙局长,还是略有逊色啊。”

    他的声音重重叠叠,传入吴秉天所在的结界内。

    话语如同诏令,瞬间化为魔音,引得无数魔气疯狂四窜,魔气所化的潜行夜叉与骷髅士兵从血海中立起,大军般攻向吴秉天,一波倒下,又有一波涌上,吴秉天单只站在原地,根本无法挪动分毫,但凡那些魔气有一点沾身,就会污染他的神智,令他陷入败局。

    听见音羽的话,吴秉天冷笑一声:“有本事你进来试试!”

    音羽当然不会进去试,他只是乐于看着吴秉天如困兽一般,疲于应付那些永远杀不尽的魔物,比起龙深那边的波澜不惊,还是吴秉天那边有趣得多。

    藤川葵低声道:“阁下,他们第一批来的人里,还有一个人,我们始终找不到。”

    音羽淡淡道:“不必管他,他顶多隐藏在某处,等龙深和吴秉天快不行了,他自然会按捺不住跳出来的,到时候一起收拾。”

    藤川葵恭敬应是,微微垂下头:“那北池……”

    音羽瞥他一眼:“你确定想恢复你那女弟子?”

    藤川伏下身体叩头道:“北池从小被我养大,与我女儿无异,她天资聪颖,若能调|教得当,以后定会是日本第一阴阳师,可恨被中国人所伤,如今才只能卧病在床,求阁下看在我忠心不二为您效劳的份上,救她一命吧!”

    音羽:“我要救她,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将魔气注入,令她也化为半魔之体。”

    藤川微微震颤了一下,沉默半晌,仍是坚持初衷:“只要她能醒来,恢复神智,我在所不惜。”

    音羽忽然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但这个笑容一闪即逝,藤川低着头,并没有注意到。

    “那好吧,你将这个盒子拿去给她,她只要吸收了里面的魔气,那些陈年旧伤,很快就能痊愈。”

    藤川大喜:“多谢阁下,藤川感激不尽!”

    他得到音羽的准许,迫不及待起身离开,拄着拐杖往外走出,穿过回廊,来到一间不起眼的小屋前面,推门而入。

    北池绘,那名在长白山上惊艳登场,却最终身受重伤,铩羽而归的天才少女,正静静地躺在里面,安静沉睡,生死不知。

    自从归国之后,北池绘因受伤过重,时时咳血,连带她的两只式神也衰竭消散,更不要说施展阴阳术了,连起身走动都有困难,藤川想尽办法,却束手无策,后来远赴银川破坏石碑,也是为了求音羽救北池绘,可没想到最后连自己也差点没命。

    他一心想要救这名弟子,不仅仅是因为两人情同父女,更因为北池绘是藤川所有弟子里最出色的一位,若无意外,北池绘将会继承本流派,继续将流派发扬光大,有北池绘在的一日,就意味着流派不致衰微,藤川的名字也将永远流传下去。

    藤川很明白,他自己已是秋后残阳,其他弟子也都在与特管局交手的过程中,死的死,伤的伤,他们的天资能力,更比不上北池绘,能够复兴流派的唯一希望,就全在这名女弟子身上。

    拿到音羽给的盒子之后,藤川十分兴奋,一路揣在怀里,来到北池绘的身前。

    他将服侍汤药的童子屏退,小心翼翼拿出盒子,按照音羽的丰富,将盒子放在北池绘的鼻翼下,然后打开。

    黑气从盒里漫出,很快顺着北池绘轻微的呼吸蹿入她的鼻腔之内。

    音羽现在已经是魔物,他的力量之强大,藤川亲眼所见,就连他之前打不过的龙深,也都被困在结界里,寸步难行,如果北池绘成为真正的妖魔,实力势必比之前更为厉害,而北川流派的地位,也将继续稳如磐石。

    藤川盯住北池绘,紧张之余,又生出一丝期待。

    当魔气被少女悉数吸收,黑气顺着皮肤表层的脉络缓缓流向全身,北池白皙的面容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青黑,黑气在她的皮下慢慢流动,被身体吸收,肤色又慢慢恢复白皙,甚至比之前还要白。

    睫毛微微一颤,少女终于睁开眼睛。

    “绘!”藤川忍不住出声,他期待地看着得意门徒。“你感觉如何?”

    少女面露茫然,挣扎着从榻上坐起。

    “……师父?”

    藤川:“是我,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有没有感觉身体里面的力量进一步增强了?”

    北池绘低头看向自己的手掌,柔软洁白,十指纤纤,一切似乎与她生病前一样,又似乎有了很大改变。

    她的身体不再感觉酸软无力,五脏六腑,四肢百骸也不再疼痛,随之传来的是身体里澎湃叫嚣的力量,那些力量汇聚到一处,无不在向她传递一个讯息。

    “我饿了。”

    藤川一愣。

    “我去让人给你做些吃的来,你再好好休息一下吧。”

    他终究是有些心软,没有像对其他弟子那样严苛地对待眼前少女,抬手将她散乱的刘海拨到耳后,就要去叫人。

    但在这一转身,他却忽然感到后背一痛。

    剧烈的疼痛从后背传来,像是皮肉骨血被生生剜开,痛彻心扉。

    藤川低下头。

    他胸口的位置凹了一块,一只手从他后背穿入,将心脏掏走,血从后背喷涌而出,染红了整片后背,流到地上,渗入榻榻米中。

    身后传来咀嚼的动静,藤川缓缓转头。

    “绘……”

    北池绘正一口一口,津津有味地吃着热腾腾的心脏,那一颗还在跳动的心脏,在她口中仿佛成了人间美味,娇美的脸上流露出餍足的神色,她甚至顾不上抬头去看藤川一眼,还怕对方来跟自己抢食物似的,很快整颗心脏就完全被她吃了进去。

    她甚至伸出舌头,将手上的血污一点点舔去,连指甲缝都不放过,粉红小舌与白皙指尖形成一种近乎情|色的暧昧,但屋子里却一片死寂,没有人能欣赏这一幕。

    “师父,你的心脏真好吃。”

    北池绘终于把手指舔干净,她抬起头,朝藤川露出满足的灿烂笑容。

    砰地一声,藤川倒在地上,双眼圆睁,犹带着无法置信的震惊与恐惧。

    北池绘伸出手指,在她师父后背仍在流血的伤口处沾了一点,送入口中,咂咂嘴,似乎感觉味道并没有刚才那么好,就没有再动,她慢慢站起来,身姿娇弱,摇摇欲坠,仿佛一个久病在床在小女孩,无害而温柔,迷茫地打量四周,半晌之后,才扶着墙,一步步往外走去。

    而倒在地上的藤川,再也没能动弹过。

    几分钟后,其中一面墙壁发生扭曲震荡,一个人出现在房间内。

    年轻男人走向藤川,蹲下身看了片刻,摇摇头,啧了一声:“被最心爱的徒弟这么杀死,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了。”

    “我觉得这报应还算便宜他了。”

    “谁!”骤然听见第二个声音,鱼不悔下意识望向声音来源,手中已多了把剑。

    “才一阵不见,你连老熟人的声音都认不出来了?”

    又有一人从另外一面墙壁中“走”出,正是跟着吴秉天和龙深一道过来的唐净。

    唐净在东京与龙、吴二人分别之后,先去了京都停留几天,然后才来到热田神宫应聘。

    神宫每年会招聘一些兼职巫女,在旅游季时帮忙兜售商品,招徕顾客,唐净的女装扮相与流利日语自然很快得到通过,不过这种兼职的巫女身份受限,一般无法进入神宫禁地,唐净利用这个身份,迷惑了一位神官,让对方给自己留出一个位置,帮忙送祭品进来——神宫每隔一段时间,会固定派人送些瓜果点心进来。

    根据传言,每次被指派这项工作的巫女,偶尔会有去无回,被此间的主人看中留下,进行更高境界的修行,但也有另外一种传言,说是这位神秘人士喜欢吃人心,所以那些有去无回的巫女,八成已经凶多吉少。

    唐净知道后面那种传言才是真相,不过这并不妨碍他装出一副向往神秘,崇拜强大的样子,主动向神官毛遂自荐,对方可能知道一些内情,还暗示她不要犯傻,但唐净完美演绎了一个中二女生的性格,死缠烂打非要进来送东西,神官只好同意了。

    于是别人都是偷偷摸摸潜进来的,只有唐净才是光明正大进来的。

    他进来之后,不敢贸然往核心区域走,先把周边布局摸了个遍,结果就撞上鱼不悔。

    鱼不悔看见他,惊讶道:“你也来了?”

    唐净点点头:“还有龙局和吴局。”

    鱼不悔:“丁岚死了。”

    唐净:“我们料到了,他的魂灯灭了,李映呢?”

    鱼不悔:“他应该还活着,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我们三人也是分头进来的,他们两个会合过,丁岚为救李映,以身挡下致命一击,当时情势,如果我露面,就会多一人失陷。”

    唐净叹道:“你的选择很明智。”

    鱼不悔静默片刻:“但我一直很后悔,如果当时我出去,也还有一定的机会救他们,现在却完全失去机会了。”

    唐净用力一拍他的肩膀:“没有,我们这不是来了吗?”

    鱼不悔:“音羽这老不死已经化魔,还有天丛云剑护体,很难对付。”

    唐净:“大不了杀他个同归于尽呗,来都来了,还怕什么!”

    鱼不悔:“听说你的小情人也在这里。”

    唐净苦笑:“也许见了面,他第一个要杀的就是我。”

    鱼不悔:“龙局那边怎么安排?”

    李映被俘之后,鱼不悔就一直潜伏在这里。

    这里在核心结界之外,又在音羽地盘之内,是最安全的地方,单凭他一个人,很难救人的同时,再把音羽给杀了,如果单单只是救人,杀不了音羽,那么音羽肯定会提高警惕,下次再要动手就更难了,所以他只能选择等待,等特管局派人过来。

    “没有安排,进来之后见机行事。”唐净摊手。

    鱼不悔无语,心说你们可真随意。

    不过他也清楚,此地情况复杂,自己与丁岚他们进来之前,未尝没有周密的计划,可进了里面,所有计划都是行不通的,的确只能见机行事。

    “那小姑娘,还追不追?”他问道。

    唐净嘿嘿一笑:“刚才她出去的时候,我已经在她身上下了追踪的符咒,老吴给的,青城山圆明宫,假一赔十,退一赔三!”

    话音方落,他神色微动。

    “结界有波动,她好像有动静了,过去看看!”

    ……

    在吉田的送别下,冬至等人乘坐快艇来到满月岛。

    这是一个从空中看,宛若圆月的岛屿,所以被称为满月岛,但这个名字有多浪漫,就意味着岛屿有多凶险,在经历了狄安娜岛之后,冬至他们对新的岛充满谨慎小心,绝不认为这里会比之前轻松安全。

    但在正式踏上满月岛之后,他们依旧为眼前的景象所惊呆。

    黄沙,戈壁,漫无边际。

    很难想象四面环海的岛屿上会有这样一个岛屿。

    比起狄安娜岛的湿冷,这里虽然同样寒冷,不过明显干燥了许多,地形气候也与狄安娜岛截然不同,唯一相同的是整座岛同样被白茫茫的雾气覆盖,即使白天也很难看见蓝天。

    而呈现在他们面前的,是远处一座黄土铸成的堡垒。

    李涵儿咦了一声:“为什么这里的地形环境跟狄安娜岛完全不一样,因为迷雾的关系吗?”

    冬至道:“我猜,这应该是一座完全人造的岛屿。”

    “谁抽到了这座土城来着?”张嵩举目四顾。

    他把堡垒称为土城,实在是因为这个称呼更为恰当。

    远远望去,那些土黄色的建筑物矮矮平平,可不就像一座还没修好的土城堆在那里,只有墙壁,不见高楼。

    “美国人、北欧人、非洲人。”柳四答道。

    刘清波回首看来时的海边,那里除了他们一艘快艇之外,还系了另外一艘。

    “这三支队伍应该有一支也是在这里登陆的。”

    他们在丧尸岛,哦不,是狄安娜岛上待了几天,其他人也一样,就是不知道别的队伍在这座岛屿上有没有收获。“要是能碰上哪支队伍就好了,起码能知道他们在这座岛上有没有收获。”

    如果没有的话,他们可以立马掉头就去下一个岛屿。

    “美国人不是给了你一部手机吗?”刘清波看向冬至。

    “我问问。”

    说巧,也真是巧,冬至刚刚拿起电话,就听见海面上迷雾笼罩的另外一头,遥遥传来快艇引擎在海浪中翻搅的动静。

    众人回头,不一会儿,一艘快艇就穿过迷雾,进入他们的视线。

    最前边立着个人,看见冬至他们,对方眼睛一亮,用力挥手:“冬!冬!”

    冬至:“……我是不是眼花了?”

    刘清波撇撇嘴:“你没眼花,就是那群美国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