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30章 第 130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三级丧尸的灵智已经进化到了一定境界,它竟然发现冬至他们身上佩戴铃铛, 只要靠近一定范围就会响起, 所以它距离冬至他们不远不近, 正好就在让铃铛响起的安全范围之外。

    夜晚是人的警觉性最低的时候, 也是丧尸发动进攻的最好时机, 所以刚才冬至就算是在跟吉田说话, 也没敢放松警惕,果然就在他不经意转头时,隐约看见黑暗中一双眼睛映着火光闪过, 虽然只有短短一两秒,但已经足够让人确认身份。

    冬至不想惊动它,否则下次对方的警觉性会更强,更难抓住, 但如果他们所有人都聚集在这里, 丧尸是不会轻易出现的,只会等待他们落单的时机,再加以偷袭。

    对方不吃不喝, 防不胜防, 与其被动应战, 不如主动出击。

    他对吉田悄声道:“你不要动, 我借口去如厕, 然后引开它, 你叫醒其他人。”

    吉田紧张得一动不敢动, 只敢从鼻腔里嗯了一声, 微不可闻。

    冬至起身,往丧尸潜伏的相反方向走去。

    他离开篝火,走出一段距离,忽然听见身后沙沙作响,下意识回身挥剑一道黑影霎时扑来,却又瞬间消失无踪,长守剑扫了个空,冬至不由一愣。

    又一道黑影从背后掠来,脖颈激起丝丝凉意,鸡皮疙瘩都冒了出来,冬至将剑反手刺去,依旧是刺了个空。

    他仿佛在与空气搏斗,敌人不是对血肉饥渴之极的丧尸,而是看不见摸不着的隐形人。

    会不会是会隐形的三级丧尸?

    应该不是,因为两次铃铛都没有响起。

    他心头一动,蓦地转头奔向来时的火堆!

    篝火依然在燃烧,火焰与柴禾剧烈融合,不时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

    但他的伙伴们,刘清波、柳四、张嵩等人,还有吉田纪子,全都七横八竖倒在地上,血从他们身下蜿蜒出来,缓缓流向他的脚下。

    冬至难以置信:“老刘!柳四!”

    他脚下一顿,继而向刘清波。

    就在这个时候,危险已悄无声息从他背后临近。

    自从来到交流大会,看见冬至,江口就无时无刻不想杀了冬至。

    他也许不是藤川葵座下最厉害的弟子,却绝对是最忠心最狂热的,甚至不惜将自己原来的名字改成女名,就为了效仿自己的老师。

    藤川葵被交换回日本的时候,虽然最终保住了一条命,却也重伤在身。江口很明白,以自己的能力,就算再加上十个自己,也无法杀了龙深,以及其他特管局高层,但是交流大会就不一样了,各团队出赛的,基本都是还没来得及扬名的新人,哪怕能杀了一个两个,也算是为自己师父报了仇。

    于是他找到渡边,主动报名参加,渡边本来还为人数少而烦恼,见藤川葵的弟子主动前来,自然喜出望外,忙把他加上。及至一行人来到美国,见到别的队伍,江口才知道,原来龙深的弟子冬至,也参加了这次大会。

    这样一来就更符合江口的初衷了,他直接把目标从所有中国人缩小到冬至一个人身上,好巧不巧,双方抽签又抽到了同一个岛屿,这简直为江口作案提供了天时地利。

    江口知道,直接动手是行不通的,渡边肯定会阻止他,但如果自己单独找机会偷袭,就方便多了。

    在前来群岛的轮船上,他本来想动手,奈何冬至一直躲在房间里不出来,唯一一次,是对方吃完饭,独自回房间的路上,那里有一条狭窄的通道,江口几乎按捺不住想要将对方推下海的冲动,但一个人拦住了他。

    一个俄罗斯人。

    对方自称与冬至也有深仇,并且给了他一样东西,说这件东西足以让江口在岛屿上自保,并告诉江口,轮船上杀不了冬至,等去了岛屿上,江口可以拥有更多的机会,将冬至,甚至所有中国人都杀死,神不知鬼不觉。

    江口将信将疑,但俄罗斯人给他的这件东西,的确让他在丧尸游荡的森林里存活下来,他趁着丧尸来袭的机会单独离开,找到中国人,并一路尾随。

    他看见吉田纪子这个女人转眼就跟中国人厮混在一起,谈笑风生,没有半点廉耻,江口咬牙切齿,暗自发誓等他收拾这帮中国人,一定要把吉田也料理了。

    但这一路上,冬至几个人始终很警觉,非但很少单独行动,连一波波的丧尸也不是他们的对手,江口好不容易利用丧尸将对方引出来,将他直接诱入结界之中,让他陷入幻象不能自拔,再趁机下手。

    此时对方正跪在地上,大喊同伴的名字,而江口手握短刃,悄无声息地迅速接近,锋利刀身与对方后背相距咫尺之遥,眼看就要捅入那具血肉之躯,彻底将对方置于死地,江口不知不觉,在黑暗中扬起嗜血的笑容。

    他要杀了这个混蛋,为老师报仇!

    但就在这时,冬至猛地转身,直直望向江口!

    江口一惊。

    但他去势极快,此时已收势不及,只能依旧往前撞向冬至,对方不闪不避,手腕微动,锋利剑芒铮的一下亮出,在江口面前划过一道耀目的光。

    扑面而来的煞气让江口大惊失色,他的短刃非但没能刺中对方,肩膀反而传来剧痛,江口一击不中,飞快往旁边歪去,但冬至似乎早已料到他的举动,剑光几道纵横来去,竟将江口的所有退路都封锁了。

    江口二话不说转身就跑,一面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白色纸片,两指夹住,往后一丢。

    轻飘飘的纸片,落地即变成一名带刀武士,对方大喝举刀冲向冬至。

    “你辛辛苦苦把我引出来,又设了结界困住我,就这点把戏吗?”冬至朗朗一笑,提剑架住武士的攻势。

    武士虽然凶猛,但路数有限,很快被冬至摸清底细,这个式神比之前碰到的逊色多了,江口别说比不上藤川葵,可能都还不如藤川葵最初带出来的弟子北池绘。

    “你是藤川最差的学生吧?我没见过你这么烂的阴阳师,不如你直接改行,去当健身教练算了,你那点三脚猫功夫,去教教普通人还是可以的!”

    冬至一边跟武士式神交手,一边还有余暇对江口诸般奚落。

    江口不会说中文,但多多少少能听懂一点儿,可听懂了也没用,他用日语回骂,冬至却面不改色,一脸听不懂的样子,让江口极其憋屈。

    他忍不住从口袋里摸出那个俄罗斯人给他的东西。

    一个巴掌大的小匣子。

    有这个匣子在身上,江口即便孤身一人在森林里也很安全,因为那些丧尸自动退避三舍,对他视而不见,他几次想打开看看那个匣子里到底装了什么,为何连丧尸都避之唯恐不及,但每每手指按在匣子锁头上时,那个叫安东的俄罗斯人的话,就会在他耳边回荡。

    对方说:离你的敌人最近的时候,再打开它。

    江口的手就按在匣子上,他呼吸急促,眼看自己的式神被冬至一剑拦腰斩为两截,身形瞬间变回轻飘飘的纸片人,江口不再犹豫,将匣子朝着冬至,按下开关。

    匣子本来就轻,打开之后重量也没有变化,江口瞪大眼睛,没有想象中的狰狞巨人从匣子里蹦出来杀向敌人,更没有异兽怪物,什么也没有。

    但冬至看见了。他看见一团若有似无的黑色武器从匣子里飘出来,立马往后越开,一道剑光涤荡而去,黑气被反弹没入江口抓着匣子的手,很快消失不见。

    江口脸色一变,破口大骂。

    但冬至已经没有给他任何逃跑或反击的时间,长守剑一振,剑光化为漫天星光,纷纷抖落星雨璀璨,铺天盖地朝敌人席卷而去。

    在这万分之一秒的时间内,江口就算突然长出翅膀或者学会土遁,估计也来不及逃走了。

    但对方非但没有逃跑,反而狞笑一声,朝冬至扑来。

    长守剑刺入江口身体的瞬间,江口周身腾起一团黑蒙蒙的雾气,连带江口的面容也跟着扭曲起来,恍惚间似乎变成另外一张脸,莫名熟悉,莫名恐怖。

    已经没入对方身体半截的长守剑,忽然遇到了障碍,再也前进不了半分。

    江口一手抓住剑身,丝毫不顾忌自己的手被割得鲜血淋漓,他的另外一只手抓向冬至,动作迅猛,挟着厉厉腥风。

    冬至咬咬牙,忽然弃了长守剑,急速后退数步,从口袋里掏出明光符。

    咒起符飞,符火撞向江口的手,却被对方五指抓住揉灭在手掌里。

    冬至毫不犹豫,又接连掏出三道符箓掷去。

    三道符火分上中下三路飞掠而去,趁江口伸手横挡之时,冬至上前将长守剑抽出,却被江口当胸抓来,身上的羽绒服当即被抓破,对方力道之大,像是五根铁鞭从冬至胸膛狠狠扫过,险些把他的胸骨给打断。

    饶是如此,冬至也踉跄了几下,撞在旁边的树干上,一股热辣辣的疼痛从胸口升起,他不用低头去看都知道肯定破皮流血,说不定还淤青了。

    对方突然之间变得无比强大,简直就像脱胎换骨一般,冬至绝不相信这是江口的真实能力,因为如果对方原来真有那么厉害,他也没有必要选择偷袭了。

    一切的改变,无非源于刚才那个匣子。

    冬至灵光一闪,一个可怕的猜想在脑海中浮现。

    “……波卑夜?”他忍不住试探道。

    江口对他粲然一笑。

    如果说波卑夜那样的美男子作出这种笑容,尚且令人毛骨悚然的话,江口这一笑,就更是狰狞恐怖了。

    对方周身的黑气越发浓郁,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他没有说话,慢慢朝冬至走来,似在迅速凝聚力量,操控江口的身体,好将冬至置于死地。

    “你的身体,比他好多了,更适合我。”江口一字一顿道,用的是英语,但停顿的腔调,却与当日的天魔一模一样。

    此言一出,冬至已能肯定,对方正是从鲜达村逃逸一缕魔气而去的波卑夜。

    那时候的波卑夜是天魔的幻影分|身,冬至只能被压着打,现在的波卑夜,甚至连分|身都谈不上,只是分|身不甘消亡的一缕魔气,躲在暗处养精蓄锐,想要再度兴风作浪,他不相信自己这次还是打不过。

    “那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来拿了!”冬至一声朗笑,长守剑绞作漫天剑光,将江口整个人,连同他周身的黑气都罩在里面。

    但江口没有去看眼花缭乱的剑光,他只是平平伸出手,就从万千道剑光里准确抓住长守剑,反手一扭。

    长守剑在巨大的力量下被扭成一团麻花,却始终没有裂开折断,反而在黑暗中微微泛起光亮,就像它的主人,越到苦处,越是不肯屈服。

    敌人的力量通过长守剑源源不断传过来,如果不是冬至苦苦咬牙坚持着,以步天罡气相对抗,他现在恐怕已经被对方身上的魔气所侵蚀了。

    经过鲜达村一战之后,冬至对天魔也有了一点了解,对方有足以魅惑人间的极致皮相,也热爱一切美丽,包括姣好的容貌,匀称的体型。在鲜达村的时候,天魔就曾动念想要他的躯壳作为寄体,没想到现在天魔只剩下一缕魔气了,喜欢美丽皮相的本性依旧没有改变,比起江口的平庸,自然是冬至对天魔的吸引力更大。

    眼看冬至步步后退,而江口步步进逼,直到冬至抵上身后树干,退无可退,黑雾越来越近,连长守剑大半都已经浸没在黑气之中,江口的另一只手抬起来,慢慢伸向冬至额头。

    他的手指上黑气萦绕,翻涌不休,忽而似一条择人而噬的恶龙,忽而似熊熊燃烧的黑色火焰,从深渊地狱的不可测深处悄然而至,带着无边的黑暗,急欲将猎物吞没,将整个人间都变作另一个地狱。

    “柔弱不堪的凡人,何必再作徒劳无功的挣扎?”江口桀桀阴笑,“把你的身体和记忆彻底交给我,我会让你凌驾于所有凡人之上,让你站在这个世界的巅峰!”

    “你都被人灭了分|身,还妄想什么巅峰,回地狱去吧!”冬至咬牙切齿,他一直攥成拳头的手陡然松开,一团符火从他手中飞掠而起,迅速冲向头顶,而此时上空也传来轰然巨响,一道炫目的光芒划破重重迷雾,将大半森林照亮。

    那一瞬间,整个狄安娜岛震动了。

    游荡在黑暗森林里的零星活物在天威之下瑟瑟发抖,濒临死亡的高耸树木颤巍巍抖动身上的残枝败叶,躲在树木之下的不知名黑影仓皇逃走,就连无知无觉的丧尸,也不由自主从喉咙深处发出哀嚎,双膝跪倒,整具躯体蜷成一团,似在进行某种神秘的仪式。

    而之前江口布下的结界,则被天雷彻底粉碎,真实再度相连,而虚妄终将毁灭。

    被截断在结界外面,刚刚与丧尸激战一场的刘清波他们,终于看见冬至的身影。

    “冬至!”刘清波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高亢。

    刚才冬至离开之后,还没等吉田叫醒其他人,丧尸就突然出现扑向在场看上去实力最弱的吉田,像所有食物链顶端的狩猎者那样,它在感觉到威胁的时候,就会迫不及待想要将快到手的猎物拖走,去安全处再慢慢享用,丧尸已经失去了人类的智慧,剩下对血肉渴望的本能,自然也不例外。

    但此时刘清波等人已经被惊醒,众人随后对丧尸展开围攻。

    原本三级丧尸就算厉害,几个人对付一只,也绰绰有余,但不知道怎么回事,仿佛忽然间森林里的丧尸全都被引过来,一下子出现了三只三级丧尸,四只二级丧尸,众人瞬间压力倍增,免不了一场生死激战。

    等到将所有丧尸全部消灭,大家这才发现,冬至一直没有露面,也就是说,他跟吉田说要引开丧尸之后,就彻底失去了踪影。

    按理说对方绝对不可能离得太远,这里动静这么大,他早该回来了,可所有人找遍附近区域,发现冬至就跟人间蒸发了一样,半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没有人觉得他会抛下队伍就跑了,大家隐隐觉得对方可能正陷入一场更大的危机之中。

    不可避免地,众人甚至预想过冬至遭遇不测的可能性。

    只要一想到这个可能性,李涵儿竟然发现自己心里会浮起一丝恐慌。

    这种情绪已经很久没有在她身上出现了,她从小在名门大派修炼长大,天资聪颖,不比兄长李映逊色多少,加入特管局之后,也经历过不少事情,自问资历比冬至刘清波更深厚,这次上面让冬至任团长,她最初只能理解为上头想要培养新人,而不认为自己没有担任团长的资格。

    但这一路过来,不知不觉,冬至已经成为众人心中稳定的基石。在这片漫无边际的黑暗森林里,又有同伴在侧,李涵儿谈不上害怕,但多多少少会反感厌恶,然而有冬至在,这种负面情绪似乎就能降到最低点,每个人似乎永远能够保持轻松的步调。

    李涵儿知道吉田很羡慕他们这种和谐的氛围,但李涵儿清楚,这种氛围大部分源于冬至,他的存在,在各人之间维系了一个微妙的平衡,如果没有他,这个平衡点就会被打破,以刘清波和张嵩的脾气,这两人肯定会掐架,而杨守一也好,她或柳四也好,根本没有能力也没有那份心力去压服这两人,其结果只能是整个团队四分五裂,彻底终结他们这次的行程。

    在结界被打破,大家重新看见冬至时,李涵儿无法形容自己当时的心情,刘清波那一声激动的呼喊,恰如其分将每个人的心情都表达了出来,包括她的。

    那一瞬间,她的心脏几乎跳出胸腔,须得深呼吸几次才能慢慢平复。

    所有人冲了过去。

    天雷劈下,江口整个人被覆盖其中,冬至用力将长守剑往前推,罡气缠绕剑锋,细微的震动在雷声中几乎可以被忽略,但剑身上的光芒却越来越盛,最终与雷光融为一体。

    江口|爆发出一声怒吼,但滚滚天雷之下,怒吼最终化为哀鸣,黑气彻底化为齑粉,如同星光点点,伴随雷声余韵消散在夜色之中,不复先前的阴森可怖。

    黑气消散的同时,江口的身体微微一震,而后软下来,冬至将他踹开,对方踉跄着往后倒去,以七孔流血,死不瞑目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短暂的一生。

    刘清波等人冲过来:“你没事吧!”

    冬至刚才耗神过度,这会儿没什么力气说话,只摇摇头。

    张嵩和杨守一四下搜查,很快找到江口刚才放出魔气的那个匣子。

    “刚才怎么回事,我们遭遇了一大波的丧尸,都是这家伙引来的?”

    冬至接过李涵儿递来的水,喝了一大口,总算恢复了些。

    “应该是,江口不知道从哪里得来的魔气,藏在这个匣子里,他本来想用魔气来对付我,谁知道天魔柿子捡软的捏,先附了他的身,结果一并被我收拾了。”

    吉田走过来,仔细端详那个空匣子,半晌之后,摇摇头道:“这不是阴阳师的东西,也不像神宫里的。”

    李涵儿:“上面花纹繁复,有点欧式的感觉。”

    冬至道:“如果是有人给他的,那就说明魔气很可能还没被彻底消灭。天魔本来就幻化无常,可以分成许多分|身,也许给他匣子的人,就在这次的团队里面。”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视线不约而同落在吉田身上。

    吉田忍不住后退两步,连忙道:“不是我,我是正常的!”

    李涵儿也道:“不是吉田,铃铛对一切非正常的魔物丧尸都很敏感,它没有响,就代表不是。”

    冬至道:“大家当时在酒店住了好几天,又是一起过来的,江口完全有可能跟任何人接触,范围太大了。”

    杀退了丧尸,刘清波的脸色并没有好看到哪里去,他告诉冬至:“我们在杀那些丧尸的时候,发现其中一只三级丧尸除了会隐匿身形之外,在力量上又出现了一些进化,而且,它还会使用工具。”

    冬至的脸色也变得凝重:“使用工具?”

    刘清波点点头:“对方手上有一把武|士刀,还会用刀攻击我们,刀应该是之前渡边或另外一个人留下的。”

    丧尸虽然生前是人类,但他们死了之后,属于人类的灵魂已经消失,变成了一种只会以血肉为生的低等生物,之前丧尸模拟系统里出现过初具智慧的丧尸,但那毕竟是模拟,现在却是真实存在的。

    人与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会使用工具。

    如果世上出现了一种丧尸,它不仅有强大的攻击力,还有不逊于人类的智慧,更对人类虎视眈眈,这将会引发什么后果?

    哪怕这里远离现实俗世,也令人不寒而栗。

    柳四道:“美国人真是在作死,竟研发出这种怪物,还嫌世界不够乱吗!”

    冬至:“人类总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吧。”

    人类处于食物链顶端,带着凌驾众生的优越感,这种优越感促使他们不断往前探索,但同样也是把双刃剑。

    “这里的应该都被我们杀了,等遇到了美国佬,一定要好好逼问他们,千万不能让这种生物继续泛滥下去,谁知道它们会怎么进化!”刘清波道。

    冬至点点头。

    柳四伸手搀了他一把,冬至借力起身,拍拍身上的尘土。

    “大家都没事吧?”

    众人或多或少都受了点伤,换作别的队伍,很可能会担心感染尸毒的风险,但茅山与龙虎山自古就是捉拿僵尸的专业户,李涵儿和张嵩随身携带的药物,足够解决这些隐患,更别提还有冬至从特管局顺来的各种丹药。

    当下他给每人都发了一粒上清丹。

    “来来来,有病治病,没病强身,反正回去也要上缴,都别浪费了,不吃白不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