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9章 第 129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张嵩咦了一声, 拿起硬币端详。“这是不是组委会要我们找的?”

    李涵儿:“好像是,拿过去问问团长。”

    忽然间,渡边的尸体抽搐了一下。

    还没等他睁开眼睛,张嵩手起剑落, 就把渡边的头颅给砍下来。

    毫无疑问,渡边已经死了,这会儿突然有动静, 必然是已经感染了尸毒, 张嵩自然不会留情。

    冬至他们那边,跑了一只会隐身的, 杀了三只二级丧尸,不算轻松,但众人都没有大碍。

    “这的确是银币,比赛规则说过,如果全都找不到金苹果, 就以银币数量来计算。”

    他拿过张嵩手里的银币仔细察看,上面印着交流大会的英文缩写,还有四座岛屿的图案, 每座岛屿下面都有对应的英文名。

    “狄安娜岛,看,我们现在应该是在这里。”冬至发现这枚银币还能当成简略的方位图来使用,起码从隐蔽上可以看出他们现在所在的岛屿以及其它岛屿的方位。

    “狄安娜岛被其它三座岛屿围在中间, 到时候我们可以先去满月岛, 再从满月岛去萝丝岛。”

    刘清波忍不住吐槽:“为什么这些岛屿都起这么好听的名字, 美国佬心理变态吗?什么玫瑰岛满月岛狄安娜岛,实际上丧尸满地跑!”

    冬至一乐:“还挺押韵的!”

    刘清波:“说正经的!”

    吉田有些羡慕地看着他们,在自己的团队,永远充斥着森严分明的等级,她在四人之中属于地位低的,于是只能对队长进行无条件服从,根本不可能像冬至他们这样开玩笑的和睦氛围,如果是在这样的队伍里,即使周围危险重重,压力也不会那么大了吧。

    “渡边先生是我们的团长。”吉田忽然道。

    “这位吗?”冬至指着已经尸首分离的人。

    吉田点点头,黯然道:“我们上岸之后,渡边先生想要进入森林寻找金苹果,结果遭遇丧尸群,我们四个人分散了,我跟渡边先生一道,没想到刚才又……”

    冬至闲聊般问道:“你们关系很好吗?”

    吉田道:“渡边先生是伊势神宫的神官,我们只有过一面之缘,并不熟悉,这次交流大会,听说上面并没有人出面组织,是渡边先生找到我的老师,老师又推荐了我。听说大会参与要求之一是每个队伍都必须达到四个人以上,所以在我们队伍满四个人之后,渡边先生就向上面提出申请,再由政府出面促成这次出行。在四人之中,其实我的资历是最浅的,只需要服从命令。”

    她的汉语不错,但毕竟不是母语,所以一字一顿,说得很慢。

    冬至夸奖道:“你中文说得很流利。”

    吉田有点不好意思:“我大学是学语言,选修了中文,大三的时候因缘际会才进入神宫,成为神职巫女的。”

    冬至把其中一枚银币递过去。

    “没有你这位同伴,我们可能没那么快找到银币,这是他用命换来的,拿着吧。”

    吉田怔怔,一时没反应过来。

    刘清波撇撇嘴,心说跟小日本客气什么,但他也知道在外人面前给团长留点面子,再说冤有头债有主,他们跟音羽鸠彦仇深似海,总不可能要把所有日本人都迁怒上,当然讨厌的情绪在所难免。

    “你是音羽鸠彦的人吗?”

    就在吉田伸手,想要拿过那枚银币的时候,冬至冷不丁问道。

    他是故意选在这么一个时间点问的,因为人在猝不及防之下,表情就很难作伪,除非对方具备影帝级别的心理素质,这是龙深教他的,也算是冬至学以致用的小花招。

    吉田的实力谈不上能以一敌百,否则也就不会被丧尸追得高声求救了,按理说她的心理素质还没有好到能在半秒之间迅速镇定并说谎的程度。

    “你说的音羽鸠彦,是谁?”吉田脸上果然露出明显的疑惑,“是音羽财团的总裁吗?”

    音羽财团在日本鼎鼎大名,吉田不可能没听过音羽鸠彦的名字,但在一般人眼里,这位音羽总裁是商界大佬,顶多加上一句背景深厚的前缀,根本不会将他与修行者联系在一块。

    冬至:“是。”

    吉田摇摇头:“我不认识。”

    冬至看着吉田的眼睛,后者没有躲闪。

    看来对方的确不是音羽鸠彦的人,也与藤川葵那些事情无关。

    音羽鸠彦自己将身份隐藏很深,却把藤川葵等人推在台前,藤川看似能耐很大,实则也不过是音羽的傀儡罢了,那老头上次虽然被换回去,但也重伤在身,奄奄一息,去了大半条命,估计现在暂时也没什么力气出来折腾。

    “抱歉,我只是询问一下。”冬至歉然道。

    “没关系。”吉田一笑,将银币拿在手中。

    她的容貌只能称为清秀,但笑起来却有种稚气的可爱。

    “冬先生……”吉田欲言又止,但还没等她把话说出来,另外一个声音就夺走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这里还有银币。”

    李涵儿弯腰从渡边的尸首不远处捡起一枚银币,地上枯枝落叶铺了厚厚一层,银币刚才直接掉入枯叶的缝隙之中,要不是她细心,还真的很难发现。

    有了这么一个发现,众人循着掉落银币的方向,陆续又找出两枚,都是散落在同一个方向的不同位置。

    循着这个方向找去,他们又走出几十米,就看见地上有个巴掌大的小麻袋,已经破开大口子,七八个银币散落在周围,从痕迹上看,麻袋应该是从高空扔下来的。

    吉田咦了一声:“我跟渡边先生没失散之前,并没有发现这个麻袋。”

    也就是说,这个麻袋是渡边落单之后才发现的,他当时很可能因为捡到这些银币,一时惊喜,而失去了对周围环境的警惕,结果被埋伏的丧尸一招致命。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冬至他们反倒成了最终的得益者。

    吉田很聪明,没等冬至开口,就道:“冬先生,渡边先生已经死了,另外两位同伴也不知去向,我一个人无法走到最后,拿着银币也没有用,既然是你们发现的,就理应是你们的。”

    其实她就算不说,刘清波他们也不可能把银币留给吉田,但她主动表态,无疑又令人添了一丝好感。

    冬至道:“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吉田小心翼翼地问:“我能否先跟你们一道走?”

    单凭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这里搜索另外两名同伴的下落,只要落了单,保管不出十分钟,就会被丧尸围攻。

    冬至:“那你的两名同伴呢?”

    吉田道:“我想出了森林,再在外面等待他们,如果等得到,就劝说他们一起提前离开,退出比赛,毕竟单凭我们三个人,通关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其它三个岛屿肯定会更危险。”

    很明智的抉择,这个女孩子没有冬至之前见过的日本人身上的那种戾气,气质比李涵儿还要平和无害,这样的她,的确不适合在这种环境下生存。

    冬至虽然是团长,但也不是一言堂,这种事情自然需要征求同伴的意见,李涵儿同为女性,对吉田的态度更好一点,对吉田的请求表示同意。

    刘清波也同意了,但他想的则是,与其把这个人丢下,让她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暗中做什么手脚,还不如将她放在眼皮底下,方便监视。

    既然正副团长都通过,其他人也就没有什么意见。

    渡边在这里死了,尸身肯定没法带回去安葬,吉田是神宫巫女出身,就在旁边为他作了一场简单的送葬仪式,然后放上一把火,将渡边的尸首都在火焰中净化,吉田双手合十,低声念了一段祷词。

    做完这一切,冬至等人也把附近找了一遍,能捡的银币都捡了,他们现在一共有十一枚银币,看起来不少,但目前在不知道其他队伍得到多少的情况下,是没法预估己方胜算的。

    吉田暂时取得众人的信任,但大家却不会完全将警惕心放下,她很自觉,没等别人说话,自己就主动走在队伍最前面。

    他们接下来的一路,再也没有遇到过危险。

    想来也是,普通丧尸基本都被消灭了,剩下零星的二级丧尸和三级丧尸,这些丧尸已经具备初步灵智,三级丧尸甚至深谙狡猾的狩猎习性,现在是大白天,冬至他们人多势众,战斗力强,丧尸经过之前的教训之后,肯定只会埋伏在暗处伺机出击,不会再贸然跑出来送死了。

    但众人也没有放松警惕,在走了大半个下午之后,天色逐渐阴沉下来,但眼看前方路途漫漫,要抵达森林的另外一边,很可能还有相当一段距离,冬至就提议找个稍微平坦空旷一点的地方先度过一晚,明早再上路。

    众人都带了足够的干粮,但干巴巴的粮食总不如吃点热腾腾的米饭来得暖胃,正当刘清波看着自己从包里拿出来的压缩饼干,一脸嫌弃的时候,就看见冬至从背包里掏出一小袋米,一个小锅,以及一瓶腌萝卜干。

    “你什么时候把米放进去的,我怎么没发现?”刘清波满脸不可思议。

    冬至:“就出国前啊,我不是问你要不要带米吗?”

    刘清波嘴角抽搐:“我不是说不要吗!”

    冬至无辜道:“但是我想吃啊,你难道不想吗?”

    刘清波:……

    他说不出不想的话,他只是懒得带而已。

    为了节省水资源,米也不用淘了,冬至直接加了点水,把锅子架在火上烧,等到天色完全变暗的时候,米饭的香气就从锅里飘出来,伴随着柴火燃烧的木香,连吉田纪子也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白米饭加腌萝卜干放在外面算是最简陋普通的食物了,但在这远离陆地,只有丧尸没有野味的荒岛上,却是难得的美味,众人在来时的路上本就没吃到什么美味,这会儿看见香软的米饭,一下子唤醒了沉睡的中国胃,哪怕这些米饭只够所有人吃一顿,还未必能吃得很饱,但也足够慰劳长途跋涉的肠胃。

    吉田没想到自己也能分到一小碗,捧着米饭的时候感动得快要哭出来,连声对冬至说谢谢,冬至觉得她的反应太夸张了,不过转念一想其实也不是不能理解,吉田哭的不止是这一碗饭,而是同伴的死,和自己的前途未卜。

    小小一罐腌萝卜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减少,眼看就要见底,冬至又从包里摸出一小罐腌黄瓜。

    “来,不够吃的话这里还有。”

    众人:…………

    每个人都背了个背包,但大家都是带了一些日用必需品,水当然是必不可少的,不过据说主办方在每个海岛边都投放了不少淡水罐子,只要他们走出这片森林,就不用担心没有淡水用,但背包里除了日常饮用的水,还得加上睡袋和干粮。

    可谁能想到团长这么能耐,背包看起来不大,居然塞了这么多东西。

    比起其他人的大惊小怪,刘清波已经麻木了,毕竟冬至是去追个无支祁还带着暖宝宝的人,带罐腌萝卜干又有什么奇怪的。

    刘清波无力扶额:“老实说吧,除了这些,你还带了什么?”

    冬至拿出一袋挂面。“这是咱们明天的食粮。”

    刘清波:还真带了?!

    柳四忍笑:“就吃清汤挂面吗?”

    冬至笑嘻嘻:“我带盐了,还有脱水蔬菜包和脱水蛋花汤包。”

    杨守一忍不住朝冬至投以崇敬的目光。

    瞧瞧人家这团长当的,连大家的饮食习惯都考虑到了,换作当初是自己,真能把这些细节都想到吗?杨守一觉得他恐怕是不能的,于是更加对冬至心服口服了。

    李涵儿矜持一点,没有说话,但她心里的确对冬至有了很大的改观,从一开始觉得他不配当龙深的弟子,到现在虽然嘴上不说,却对冬至言听计从,没有再提出质疑。她也许依旧不大喜欢这个人,却不能否认他的能力。

    冬至没有察觉李涵儿微妙的心情,不过即使察觉,他也不会去过分关注。

    “接下来还有十多天,按照我的预计,这片森林几乎覆盖了大半个岛屿,我们想要穿越过去,起码还需要一两天时间,这段时间里肯定会耗尽我们仅有的饮用水,所以到时候出了森林,就分两拨人,一拨找淡水罐子,一拨人找离开这里的快艇。”

    这个安排很周全,众人都点点头。

    刘清波道:“这个岛,我看是不会有什么金苹果了,早点离开也好,整天对着这群丧尸也挺烦的。”

    冬至点头赞同:“刚才我们捡到的银币,麻袋还摔破了,应该是主办方直接空投丢下来的,他们应该没登陆过这座岛,就算这里放了金苹果,顶多也是像银币那样空投,能不能找到全靠命,我们总不能把时间都耗在这座岛上,这一路出去,就直接去下一个岛。”

    在这个地方,稀松平常的腌萝卜干和小黄瓜干成了难得的珍馐美味,众人将米饭吃得一粒不剩,篝火传递着温暖,颇有点暖洋洋不想动的慵懒,今晚轮到冬至守上半夜,刘清波负责下半夜,大家各自将睡袋拿出来,围着篝火睡成一圈,尽量不离得太远,以免遭遇不测。

    吉田自己也带了睡袋,但她躺下之后却丝毫没有睡意,望着冬至坐在篝火旁的身影,她咬着唇纠结片刻,终究还是爬起来。

    冬至立时察觉,回过头看她,吉田怕吵醒其他人,就打手势示意自己能否在他身边坐下,冬至点点头。

    “冬君,有件事,我犹豫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告诉你。”吉田小声道,“这次与我一起出来的,除了团长渡边先生之外,还有两位阴阳师,中井友,和江口智美。”

    听见最后一个名字时,冬至不由一愣。

    因为他记得日本团队的四个人,一女三男,另外三个肯定是男人无疑,但江口智美这个名字,无论怎么听,都像是个女孩的名字。

    但他随即又想起一件往事。

    何遇曾经跟他说过,藤川葵的葵,是个女人常用的名字,没出名前饱受嘲笑,但他奠定了自己在日本修行界的地位之后,这种嘲笑又变成吹捧,甚至有狂热分子为了讨好他,拜入他门下,把自己的名字也给改成女名。

    想及此,冬至脱口道:“那个江口智美是不是藤川葵的弟子?”

    吉田也有点讶异:“你知道?”

    冬至苦笑:“你一说名字,我就猜到了,日本团队的名单是最后报上去的,当时我们出发的时候并不知道,后来我一看不是姓藤川的,也没多留意。”

    吉田点点头:“原来如此,江口智美这个人,我也不熟悉,听说他原本叫江口高志,是后来才改的女名,可见对藤川先生十分崇拜。而且我跟他们一起的时候,也听到江口说,藤川先生因为龙深受了重伤,你是龙深的弟子,所以他要找你报仇,以牙还牙。”

    她面露忧色:“之前渡边先生说要以大局为重,不让他乱来。现在渡边先生一死,没人压制他,我们又都失散了,如果他还在岛上游荡,说不定会对你不利,你要小心一点。”

    其实吉田就算不说这些,冬至也未必有事,一来他们人多势众,根本不怕区区一个江口,二来冬至也不觉得江口能厉害到哪里去,否则他早就当上团长了,但吉田能告诉他,必然是挣扎了许久的。

    冬至由衷道:“多谢你,我知道你告诉我这些,肯定承受了很大的压力。”

    吉田苦笑:“其实我也犹豫了很久,如果说出来,我无疑会成为背叛者,但你对我这么好,你们也没有抛下我,如果我不说,良心恐怕会一直遭受谴责。”

    冬至道:“你告诉我的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你也不用再对别人说起,等离开森林,你就乘坐快艇离开这里吧,回到你的家乡去。”

    吉田鼓起勇气:“那,以后我可以到中国找你吗?”

    冬至眨眨眼:“如果你随团过来访问交流的话,我一定会好好招待你的。”

    这不是吉田想要的回答,她听出对方语气中的客套,心里有点失望,但仍是笑着点点头:“好,我们神宫每年都会有去国外交流出访的名额,等回去之后,我就向我的老师申请,他很疼爱我,一定会答应的。”

    冬至道:“那你就这么空手而回,不会受到惩罚吧?”

    吉田低声叹息:“没办法,我们只有四个人,本来人数就少,现在渡边先生又去世了,剩下三个人,无论如何也没法完成任务。其实这样也好,我本来就不想去害人,如果江口还在,现在肯定想方设法要来找你复仇了。”

    冬至:“没关系,他既然耿耿于怀,就算不是这次,迟早也会有下次。”

    吉田张了张口,正想说什么,却发现冬至越靠越近,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超过了普通朋友的界线。

    “冬、冬先生?”她结结巴巴道,她甚至能感受到冬至的唇离自己的脸颊只有咫尺之遥,像是随时都要亲上。

    “别动。”她听见冬至的耳语,“也不要回头。你身后不远处,好像有一只会隐身的丧尸。”

    吉田没有回头,但她浑身汗毛直竖,身体一下子僵住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