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8章 第 128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何遇走在前面, 絮絮叨叨说完,又问他:“说到这个, 我让老郑督促你多做国考真题, 你没落下吧?”

    冬至乖乖道:“一直在做,还买了题库。”

    何遇很满意:“按照你的能力,应该没什么问题的,今年竞争虽然很激烈,但一直以来笔试这一关都没人拿到什么高分,大家的重点都放在面试和后面的培训考试上,你要是在笔试能拿到高分,就是面试差点也没关系,回头我再给你补习补习面试的内容。”

    冬至好奇道:“卷子是局里领导自己出的吗?”

    何遇摇头:“用的是去年国考的备用卷, 面试才是局里自己出题!”

    冬至想起老郑说过的青皮狐狸, 不由抽了抽嘴角:“那其实笔试并没有什么实际意义的吧?”

    何遇斩钉截铁道:“当然有!正能量的内容背多了, 你自己潜移默化也会去相信啊, 人自然而然就有正能量。”

    冬至啼笑皆非,他头一回知道正能量还能这么解释。

    “不要笑。一句话,一件事,一个人,只要被无数人记挂,念念不忘, 自然而然就会有了念力。日本的言灵术你听说过吗?”

    见冬至点头, 何遇继续道:“小鬼子坚信语言本身具有灵力, 这个想法是有一定道理的, 言灵术就是在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一个出色的阴阳师,甚至能够通过念诵对方的名字,置人于死地,与东南亚的灵降有点异曲同工之处,这都是语言的力量。”

    冬至有点明白了:“这么说,正能量,其实换个角度来看,也是一种言灵?”

    “聪明!”何遇一拍大腿,“你不是在羊城工作吗?荔湾广场外面挂的核心价值观看见没,那也是借由文字的正气来镇压邪祟的一种方式。所以啊,很多人不重视笔试,那是他们傻,你好好背吧,说不定将来能保命!”

    无论如何,跟一个神棍谈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这本身就让冬至觉得很玄幻。

    两人来到五楼,何遇先在门上敲了一串奇特的节奏,再将消防门推开。

    入目是光洁的大理石地板和墙壁,天花板还吊着水晶大灯,光芒闪烁,大厅里异常热闹,有些人排队在窗口办手续,有些人则在办公区交谈或打电话。

    乍一看,冬至还以为来到银行大堂。

    这里的富丽堂皇跟外头的破旧没落,如同两个世界。

    见他惊讶的反应,何遇得意一笑:“经费都用在这里了,所以外头旧点就旧点吧,正好省钱又省事!”

    “他们在做什么?”冬至对眼前一切好奇万分。

    何遇道:“有些刚修成人形的妖怪过来登记备案,建国前那环境你也知道,乱糟糟的,民国政府也根本不管,世道混乱,人妖不分,建国后就规定所有成形的都必须进行登记,方便管理,但有些在深林老林修炼,一呆就是几十上百年,根本不知道外头变化,还有的是过来报案,还有一些发生纠纷过来寻求调解的。”

    冬至叹为观止。

    一个清秀少年迎面走来,姿势别别扭扭,目光跟冬至对上,立马又移开,很害羞的样子。

    何遇指着他:“你,给我站住!”

    少年吓了一大跳,头顶立刻冒出两个毛绒绒的耳朵,看着何遇一脸懵。

    何遇问:“你哪家的?来做什么?”

    少年僵着身体不敢动,小声道:“祖上是东北胡家的,我爸妈移居到天津,天津没分局,他们让我来这边登记。”

    何遇头疼道:“你们家大人心可真大,刚成形就敢放你出来到处跑!你自己看看你那走路的样子,任谁一看都知道有问题,还有,耳朵动不动就冒出来,就这还想过登记?跟我去接待室,回头打电话让你家里人来领!”

    少年闻言,头顶两只耳朵顿时耷拉下来,他也不敢反驳,可怜兮兮在后面。

    何遇将那少年拎到招待室丢给同事去处理,又带着他往前走。

    “入庙拜神,入屋拜人,我先带你去见见老大,你想进来工作,如果老大肯给你开个后门,那面试就不用担心了。再怎么说,你是给组织立过功的,我也可以趁机请年假了!”

    没了外人在场,何遇立时不复刚才的正经,嘿嘿一笑,有点猥琐。

    冬至对刚才一幕很好奇:“刚才那位,是狐狸吗?”

    何遇点头,随口道:“动物一般寿命不长,能修成人形的更是少之又少,这娃儿应该是胡家近百年来头一个化形的了。”

    穿过办公区,冬至惊奇地发现,噪音一下子被隔离开来,像进入另一个世界。

    何遇带着他上十五楼,光是爬楼梯就爬得冬至想吐。

    “走廊尽头那间是李局的办公室,倒数第三间是老大的,其它几间是特管局几个大佬的,没事不要乱闯,我办公室在楼下……”

    说曹操曹操到,脚步声由远及近,两人回头,看见龙深走过来。

    “这里不是你们逛街游玩的地方。”龙深冷冷道。

    何遇换上一副狗腿的笑容:“冬至头一回来咱们这,我就顺带带他参观一下,老大您慢走!”

    龙深后面还跟着个年轻人,其貌不扬,身上却有种沉静的气质,对方朝何遇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

    冬至几乎怀疑龙深已经忘了自己,因为对方从头到尾没朝他看过来,仿佛他只是何遇的一个附带品。

    看着两人走远,又跟何遇下到六楼,冬至才问道:“刚才那个人,也是跟我一样想要过来考试的?”

    何遇道:“不是,他叫钟余一,是我们同事。”

    冬至啊了一声,想起老郑说过的话。

    他说当年有个人,因为见了龙深降妖伏魔,也和冬至一样进了特管局。

    “他是鸾生吗?”冬至问道。

    何遇:“你怎么知道?”

    冬至:“老郑说的,他还说钟余一是龙老大的……呃,仰慕者。”

    何遇哈哈一笑:“也算是吧,局里鸾生很少,钟余一是唯一的一个。”

    鸾生,旧称扶乩,说白了就是请神。

    冬至忍不住问:“这世上真的有神明吗?”

    何遇却摇摇头:“不是你想的那样,以后等你通过面试,说不定钟余一那小子也有机会给你们上课,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何遇的办公室挺宽敞,不过很凌乱,抱枕和符纸遍地都是,茶几上散乱着好几支毛笔,有些笔尖上还沾着朱砂,把桌面也弄脏了,ipad随意地被丢在沙发上,已经吃了一半和没有拆封的零食堆在一起,一看就充满着宅男的气息。

    见冬至一脸无语,何遇挠头嘿嘿笑道:“我伤还没好,所以不能做剧烈运动。”

    可我看你刚才跑上跑下挺欢快,一点也没看出受伤!

    冬至一边吐槽,一边顺手帮他把几样东西收好归类,符纸一张张叠好放在一边,没吃完的零食通通丢进垃圾桶,整间办公室顿时清爽多了。

    何遇感动得给了他一个熊抱:“亲爱的,你真贤惠,要不咱俩凑合着过吧!”

    话音方落,门从外头被打开。

    两人下意识齐齐往门口看。

    龙深看着他们抱在一起,向来严肃的脸上终于出现一丝裂痕。

    冬至:……

    气氛一时变得很尴尬。

    两秒钟的沉默之后,龙深了然道:“难怪你非要推荐他来应聘,还想让你师叔收他为徒。”

    冬至:……

    不是,你误会了!我们之间是清白的!

    他的内心在咆哮!

    可惜龙深没有给他们解释的机会,抛下一句“办公时间正经点,不要搂搂抱抱,何遇回头到我办公室来一趟”就走了。

    还贴心地给他们带上门,免得有人像他一样看到门虚掩就顺手推开。

    冬至伸出手,嘴巴还半张着,龙深已经走远了。

    何遇还没心没肺地哈哈哈:“看不出老大也有这么幽默的一面啊!”

    冬至欲哭无泪。

    出来前,他就料到火车上网络流量肯定用得多,为此特地去买了个8g的流量包,刚一上游戏,世界频道上就有人喊组队,他立马加进去,打完团战再看时间,居然已经半小时过去。

    洗手间的门依旧关着。

    刚才打游戏的间隙,他不忘抬头看几眼,前面那人进去之后一直没出来过,也不知在里面干什么,居然待了半个小时那么久。

    冬至只好去敲门。

    他不仅想上厕所,也是怕里面的老人那么久不出来,出个什么状况。

    结果敲了好一会儿,都没人应答。

    不会是在里面晕倒了吧?冬至想道,心生不妙。

    正好巡夜的乘务员路过,他赶紧叫住对方,说明情况。

    乘务员一听也皱起眉头,开始敲门叫人。

    冬至实在憋不住了,只好一路小跑去另一头的洗手间,结果回来时乘务员还在那儿敲门。

    他意识到情况有些不对。

    这种动静下,里面那个人只要不是失去意识或聋子,应该都会听见。

    乘务员显然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她用对讲机找来另外一名乘务员,带着钥匙过来开门。

    钥匙一到,门终于打开。

    深夜车厢人不多,大都靠在座位上睡觉,要么三三两两打牌,但也有几个人闲极无聊凑过来看热闹。

    但此时,围观的人都愣住了。

    因为狭窄的洗手间里一个人都没有!

    乘务员第一反应是冬至在说谎,但她随即又觉得不对劲。

    如果真没有人进去,为什么门会反锁?

    火车高速运行,对方跳车的可能性也不大。

    就算真的跳了车,可洗手间的窗户也是锁着的!

    冬至肯定道:“我亲眼看着那人进去的!”

    乘务员怀疑:“会不会是对方出来了,你没看见?”

    可这门反锁了又怎么解释?

    众人面面相觑,乘务员嘴里嘟囔,给自己,也给别人找了一个答案:“可能是锁坏了吧!”

    冬至下意识往自己座位后面望去,这节车厢的人不多,灯光昏暗,有的在睡觉,有的在打牌,有的戴着耳机在看电影,但似乎并没有刚才自己看到的那个老人。

    是灯光太暗,自己没看清,还是对方已经去了别的车厢?

    这是第一件怪事。

    冬至回到座位上,不时望向厕所方向,后来又有几个乘客进进出出,都很正常。

    他的邻座没有人,对面的乘客也在上一站下车了,后面有几个分散坐开的年轻人想玩斗地主,正好看见他这里空位多,就过来询问,并邀请冬至一起打牌。

    冬至本来是个挺爱热闹的人,但经过刚才一幕,他心里总觉得奇怪,想自己琢磨琢磨,就婉言谢绝了,但把放在邻座的书包拿起来放在地上,很大方地将空位让出来。

    几个年轻人笑嘻嘻拿着牌和零食过来,大家很快混熟,冬至得知他们是将近毕业约好一起出来玩的学生。

    “我以为你比我们还小呢!”高大英俊的男生听说冬至已经工作好几年之后很惊讶。

    冬至的脸轮廓柔和,连头发也软软的,这种长相很占便宜,年轻时显小,年纪大时还显小。

    尤其他的皮肤,比女孩子还白。

    冬至经常被这么说,早就麻木了,闻言笑嘻嘻,也不反驳,脑海里却不自觉浮现出刚才老人从他身边走过去的情景。

    为什么人会进了厕所凭空不见?难道厕所里有个谁也看不见的异次元通道?

    想着想着,他的脑袋一点一点,不自觉打起瞌睡。

    旁边打牌的女生看见了,忙嘘了一声,大家的谈笑声顿时变小。

    睡觉的人将脑袋歪在车窗上,睫毛在眼窝投下浅浅阴影,连闭着眼的时候都眉眼弯弯,像是在笑。

    但这种恬静没能维持多久,火车路过一段不平的轨道,略大的震动让后脑勺撞上窗沿,冬至哎哟一声,立刻捂着脑袋清醒过来,一脸半梦半醒,茫然无辜。

    对面的女生看见他的样子,觉得又可爱又好玩,禁不住笑出声,手里的牌失手掉在地上,溜到冬至脚下。

    他弯腰帮忙捡起,一翻牌面,是张“鬼”。

    冬至忽然有了些灵感,将牌还回去,从背包里拿出纸笔,在上面信笔游走。

    “这画的是什么?”坐在旁边的男生抽空瞄了一眼。

    “水鬼。”他头也不抬,笔尖飞快。

    一只四肢着地,面目狰狞的妖怪跃然纸上。

    他不是心血来潮想炫技。

    踏上这趟旅途之前,冬至还有份工作——比游戏程序员还要苦逼的游戏美术。

    工作三年,部门里的同事一个个跑掉,最后连主美术也跑了,胸无大志的冬至稀里糊涂被提拔成主美术。

    不过,这不是因为他运气好或能力强,而是因为他们部门的项目经理是个特别难缠的人,明明做的是中国古风神话手游,非要他们加入q版元素。等美术将q版画出来,项目经理又开始嫌弃不够古典。

    就这样来回折腾三四次,美术们连续加了几个月的班,头发都快拔光了,差点没被他给逼疯,一个个陆续跳槽。

    现在冬至也受不了了,当对方第n回让他们改画稿的时候,他直接把笔往胖子经理脸上一扔,辞职不干了。

    但辞职归辞职,他还有几张画稿需要完成交接,“水鬼”就是游戏里即将开放的一个副本小boss。

    想及此,他的心情就挺不错,嘴里还哼起小曲。

    那男生似乎也很感兴趣,又问:“就叫水鬼吗?”

    “正式的称呼是水猴子。”冬至解释道,“就是专门趁人在水里游泳的时候拉人下水,找替身的,跟日本传说里的河童有点像。”

    他用画笔把水猴子的眼睛仔细勾勒出来,有了这双阴森森的眼睛,妖怪的整体形貌立马就出来了。

    火车飞快穿梭,从窗外带来的光影变化,投映在水猴子身上,仿佛也给画上的妖怪增添几分阴森气息。

    “这样画不对。”那男生忽然道。

    哪里不对?冬至疑惑。

    对方伸手过来,指着画上水猴子的脑袋道:“应该把头顶部分挖掉一块,里面还是空的。”

    冬至莫名其妙,顺口问:“为什么是空的?”

    “因为它还没有开始吸脑髓啊。只有吸了脑髓,才能看起来更像人,不然怎么找替身?”

    冬至被他说得鸡皮疙瘩都浮起来,抬头看过去。

    男生正朝着他笑,森森白牙,说不出的诡异。

    “你说是不是?”见冬至没有回答,他凑过来,又问了一遍。

    不知怎的,冬至忽然注意到,对方前额处有一条细细的红痕,从一边延伸至另一边,好像脑袋曾经进行过缝合手术一样。

    他忽然有点口干舌燥,手脚发软。

    在对方还要再靠近的时候,他冷不防狠狠推开对方,一下子跳了起来。

    然后猛地睁开眼睛!

    是梦?

    冬至瞪着眼前仍在打牌的几个年轻人,一时说不出话。

    他们也被冬至突然睁开眼睛坐直身体的动静吓了一跳。

    “你没事吧?”刚在梦里与他对话的那个男生问道。

    冬至死死盯住他的脑门。

    上面有几颗青春痘,但没有什么红线。

    再看自己入梦前画的水猴子,后者正睁着一双眼睛幽幽望住他。

    “有点闷,我去溜达一圈。”

    冬至心烦意乱,将纸笔塞进背包,随便找了个借口,拿起背包就往外走,男生忙给他让出通道。

    大家看着他急匆匆的背影,有点莫名其妙。

    冬至一面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一面又忍不住觉得那节车厢有点邪门。

    穿过两节车厢,他终于找到一个人比较多的硬座车厢,看见个空位,就走过去。

    “你好,请问这里有人坐吗?”

    正在打游戏的络腮胡汉子飞快抬头扫了他一眼,嘴里道:“没有,坐吧!”

    对方五大三粗,阳刚之气四溢,冬至的安全感油然而生。

    他余光一瞥,对方正在玩的游戏,正是冬至辞职前做的那个游戏。

    游戏名叫《大荒》,以《山海经》为背景,将满天神佛,人间妖魔都融合在一起,上市之后广受欢迎,很快占据了排行榜前列。

    游戏收益决定了部门员工绩效,所以这三年来,工作累归累,薪资待遇都还不错,冬至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攒下来也小有积蓄,否则以项目经理的变态程度,他估计熬不到三年,一年就跑了。

    “这个阵容打不了祝融的,你得把召唤兽换掉!”他忍不住出声。

    汉子正因为团战输了,被队伍里的人骂得狗血淋头,闻言没好气道:“你行你上啊!”

    冬至也不客气,拿过手机开始换装备和召唤兽,然后组队下副本,动作娴熟流利,一看就是个没有夜生活的资深宅男。

    汉子肃然起敬:“大佬你在哪个区,能不能分条大腿给我抱一下?”

    冬至哭笑不得:“咱俩同区,你加我好友吧。”

    一来二去,两人聊上了,冬至得知汉子叫何遇,也去长春,不过是部门旅游。

    何遇抱怨道:“千里迢迢的,不坐飞机就算了,领导也不让买个动车票,居然还让我坐硬座!”

    什么公司这么抠!冬至咋舌。

    “你们领导该不会在这节车厢里吧,小心被他听见了。”

    何遇翻了个白眼:“没事,他在软卧那边呢!”

    冬至都要禁不住同情他了,这公司好像比他们部门还要变态啊。

    “冬至,你名字挺好玩的。”何遇道,“真的姓冬吗,有这个姓?”

    冬至笑道:“当然,就因为姓冬,所以才叫冬至,比较好记,正好我还是冬至那天出生的,是不是很巧?”

    何遇抬头仔细看了他一眼,然后才点点头:“太巧了。”

    聊天加上玩游戏,刚才心有余悸的恐惧感渐渐就没了,冬至想起自己还没完成的画稿,又从背包里拿出来。

    何遇看见那画,就咦了一声:“你的画跟《大荒》的风格好像啊!”

    冬至给水猴子画上指甲,头也不抬道:“对啊,我就是《大荒》的美术,对外公布的网名是咚咚锵。”

    何遇张大嘴巴,一脸不相信,冬至就给他看自己之前存在手机里的画稿和签名,何遇这才信了。

    “大神,请受我一拜!”他猛地抱住冬至,“天啊,我摸到活的大神了!”

    对面打瞌睡的人惊醒过来,用“原来是一对基佬”的表情看着他们。

    冬至啼笑皆非,想推开他,奈何何遇抱得太紧,居然推不开。

    何遇一脸幸福:“老天待我不薄,虽然有一个小气刻薄鬼领导,却赐给了我跟大神邂逅的机会!”

    他赶忙从旁边书包里掏出纸笔,星星眼道:“大神,给我签几个名行吗?”

    冬至:“签几个?”

    何遇:“可以每页签一个吗?”

    冬至:……

    他看了看那一本起码有一千页的空白笔记本,默默签了五个名字,然后合上递回去。

    何遇开始阐述他对冬至的崇拜之情:“我特别喜欢你画的那几个女主角,尤其是画中仙,那个小萝莉太可爱了,游戏粉丝还给做了一个视频,你看过没有?他们用的背景音乐……”

    冬至乐了,他不是不知道《大荒》火爆,但他没想到自己也会受到粉丝追捧,不好意思之余,有种“这几年加班总算没有白费”的欣慰感。

    把水猴子的草稿打好,又指点何遇几句游戏攻略,冬至就道:“我有点饿了,想去餐车看看,你有什么想吃的吗?”

    何遇对偶像很是殷勤:“我去买吧!”

    冬至看他一局pvp还没打完,就道:“不用了,我正好想去走走,你把这场团战打完,不然又要被队友骂了。”

    何遇想想也是:“麻烦大神帮我买个方便面吧,回头我手机转账给你。”

    冬至笑道:“我请你吧。”

    何遇眼睛一亮:“那能不能顺便在方便面的包装上也给我签个名?”

    冬至:……

    摆脱签名狂魔何遇,他朝餐车方向走去。

    一路上也有几个像他这样大半夜还睡不着到处走动的乘客,但更多则是在座位上打瞌睡或看电影,车厢内的灯也被关掉大半,昏暗的影子伴随脚步往前走动时隐时现。

    火车微微颠簸,冬至不得不缓下脚步,扶住车壁。

    然后他就看见自己的影子抬起左手,朝他挥了一下,像在打招呼。

    何遇将牌子收回去,笑道:“有关部门?这个称呼挺好玩,这么叫也未尝不可。火车上有些古怪,我们就是收到消息,才会上来追查的。”

    他又安抚道:“不过事情不大,不用太担心,我们会处理好的。”

    冬至听见处理两个字,莫名有点紧张:“那我会不会被失忆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