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7章 第 127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他赶紧加快脚步, 没敢再往地面看。

    餐车里灯火通明, 里面也有三三两两的人坐着,冬至下意识松口气。

    他点了一碗红烧牛肉面,又给何遇买了方便面和若干零食,正准备走到空位上, 一个孩童忽然从旁边座位上跌出,摔落在冬至面前。

    冬至吓一跳,随手放好东西, 赶忙弯腰扶起孩童。

    “小朋友,你没事吧?”

    小女孩六七岁的年纪,梳着两条辫子, 整齐刘海下面是一张苹果脸, 非常可爱, 就是神情有点呆, 听见冬至的话,隔了片刻, 才缓缓摇头。

    冬至低头看她膝盖,没摔破, 还好。

    一名少妇匆匆走过来:“彤彤!”

    小女孩回身张开双臂, 顺势让少妇抱起来,依赖的举动足以说明两人关系。

    冬至生怕对方误会,忙解释道:“小朋友刚才摔下来了, 正好让我碰上。”

    少妇倒没有迁怒, 反是连连道谢, 说是孩子太顽皮,自己本来想去订餐的,结果离开一会儿就出状况。

    冬至就道:“我正好也要在这里等送餐,要不你把小朋友放在这儿,我可以帮忙看一会儿。”

    少妇一脸感激,连番道谢,将女儿放在冬至对面的座位上,嘱咐她要听哥哥的话,就去订餐了。

    小女孩很安静,一点儿也没有妈妈口中所说的“顽皮”,她与冬至两人大眼瞪小眼,竟也忍住一句话都没说。

    冬至觉得有些怪怪的,这时乘务员端上牛肉面,买好了东西的少妇也很快回来。

    “太谢谢你了,我一个人带着彤彤出来,有时候实在没办法兼顾到她,幸好一路上总有你们这些好心人!”少妇二话不说硬塞给冬至一瓶矿泉水。

    冬至笑道:“没关系,彤彤本来就很乖。”

    “乖过头了吧?”少妇露出苦笑,“其实彤彤有自闭症,她爸爸也是因为彤彤这个病,才跟我离婚的,我平时忙工作,好不容易放个假,就想带着彤彤出来玩一玩,好让她多看看山水,说不定病情会有好转。”

    小女孩很乖巧,接过母亲的面汤,一勺勺地吃,动作有点迟缓,但不像别的小孩那样,被娇惯得这也不肯吃,那也不肯吃。

    冬至心生同情。

    “你们打算去哪里?”冬至问道。

    “长春。”少妇道,“这地方的名字好听,我一直想去,可结婚之后没时间,后来又生了彤彤……如果有机会,我想带彤彤多走些地方。”

    “我也去长春,徐姐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联系我。”

    吃完一碗面的功夫,足够冬至跟对方交换联系方式。

    少妇姓徐,徐宛,人如其名,温婉清丽,可惜命运不济。

    徐宛再三感谢,一脸感激,冬至离开的时候,又让女儿跟哥哥说再见。

    彤彤似乎听懂了,慢吞吞却乖巧地抬手挥挥。

    不知怎的,冬至忽然想起那个朝他挥手的影子,心头莫名蒙上诡异的阴霾。

    告别徐宛母女,他提着零食往回走。

    穿过一节车厢之后,他忽然感觉有些不对。

    四周比自己刚刚路过时还要昏暗,头顶甚至连一盏夜灯都没有,连人也变得很少。

    ……少?

    冬至往两边看去,走道两旁稀稀落落还坐着人。

    只是没有人趴着睡觉或玩手机,更没有人谈天说笑,全都直挺挺坐着,姿势僵直,说不出的古怪。

    借着手机发出的光,冬至定睛一看,这些人神色木然,眼睛圆睁,就像……

    蜡像,或活死人。

    他为自己的想象力打了个寒噤,转身就想退回餐车。

    但当他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身后原本的餐车车厢也消失了,取而代之是一条同样幽深昏暗的列车通道。

    真是见了鬼了!

    冬至心跳加剧,他加快脚步往前走,但车厢似乎永远也走不完,那一个个面无表情,死气沉沉的乘客,被手机光线一照,脸上甚至泛着诡异的青色。

    别说出声询问了,他连大气都不敢出,生怕旁边冷不防伸出一只手来抓住他。

    憋着一口气走了许久,终于发现前面隐隐绰绰透出一点光亮,冬至大喜过望,几乎是一路小跑过去。

    果然是有个人站在那里,看起来还有点熟悉。

    冬至认出对方,大喜过望。

    “何遇!”

    何遇背对着他,正蹲在地上,手里还提着个灯笼,正往前看,见冬至跑过来,还回头竖起手指嘘了一下,示意他小声点。

    碰到熟人的冬至稍稍减轻恐惧。

    “你为什么会在这里?也是被困在这里的?这地方太奇怪了,我们快找法子出去吧!”冬至赶紧去拉他。

    “等等,你看这灯笼!”何遇道。

    “灯笼怎么了?”冬至莫名其妙看着他手里那盏小小的,灰黄色的灯笼,里面的烛火微弱摇晃,欲灭未灭。

    “这盏人皮灯笼快坏掉了。”何遇一脸神秘兮兮。

    “什么灯笼?”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

    何遇道:“在人死后,从他的天灵盖凿个小孔,把水银灌进去,你猜会怎样?”

    冬至感到一股寒意从脚底升起,他禁不住慢慢后退,嘴里喃喃应和:“会怎样?”

    何遇起身看他,露出一个心满意足的笑容:“把人埋在地里,再过七七四十九天,就可以把人皮完整剥出来。”

    冬至干笑:“胡说八道吧,这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我就做过!”何遇似乎为他的反驳而不快,沉下脸色,瞪着眼睛,灯笼幽光映在他脸上,莫名诡谲。

    “但一副人皮顶多只能做一盏灯笼,我这盏灯笼就要坏掉了,正好就用你做我的下一盏灯笼吧!”

    何遇说完,嘿嘿笑起来。

    冬至全身的毛都要炸飞了,他再也忍不住,用手上喝了几口的矿泉水瓶往对方狠狠扔去,然后转身就跑!

    何遇伸手朝他头顶抓来,看似不快,但冬至却居然避不开,反而被他抓了个正着。

    冬至睁大了眼睛,嘴巴微微张开,那一瞬间的恐惧紧紧攥住他的心脏。

    他突然发现,人一旦恐惧到了极点,是连尖叫求救都发不出来的。

    下一刻,他的头发已经被何遇揪住。

    完了,自己要被做成人皮灯笼了!

    冬至这样想道,突然感觉额头一凉。

    像是冰水滴落在眉心,又渗透皮肤,直入心底,整个人霎时打了个激灵。

    眼前大亮,周遭景物随之一变!

    没有幽暗阴森的车厢,没有蜡像似的活死人乘客,也没有提着人皮灯笼的何遇。

    只有一个陌生的男人。

    冬至喘着气,一身冷汗,脸色煞白,嘴巴一张一合,却说不出半句话。

    他觉得自己现在肯定特别像一只脱水的青蛙。

    这男人有一双好看的桃花眼,眼神却平静无波,像是疾风骤雨也吹不起一丝波澜。

    看见他,冬至觉得自己以前画的那些号称拥有五官黄金比例的人像,都瞬间黯然失色了。

    孤光自照,肝胆皆冰雪。

    他浑然忘了自己危险的处境,脑海不知不觉浮现起这句话。

    这该不会,也不是个活人吧?

    冬至怔怔望着对方,却没有害怕的感觉。

    对方见他发傻,微微蹙眉,修长手指伸来,稳稳捏住他的下巴,将他的脑袋往上抬了一下。

    温热气息迎面而来,有种冰雪青松的味道,把冬至的神智稍稍往回拉。

    他脸上一热,下意识想要后退,却挣不开男人的手,对方捏得他下巴隐隐生疼。

    这个时候,男人却主动松开手,弯腰捡起刚刚被他扔掉的矿泉水瓶。

    冬至左右看了看,周围四散坐了些乘客,正奇怪地朝他们看过来。

    没有僵硬的表情,也不像僵尸。

    他暗暗松了口气,但还不敢完全放下心。

    “这瓶水是你的?”男人问道。

    声线不低不高,不像寻常用来形容声音好听的醇酒。

    冬至想起自己闻过的一款香水。

    混杂了雨后青苔的清冽,又有莲生满池的华丽,让人很难忘记。

    这男人的一切,就像那款香水,突如其来,无迹可寻,又充满了致命的魅惑。

    他点点头:“刚在餐车买的……哦不对,是我帮一位乘客看孩子,她买了一瓶水感谢我。”

    刚才发生的一切过于离奇玄幻,但他隐约意识到刚才如果不是这个男人,自己很可能还没清醒过来,忙向对方道谢,又问:“刚刚是怎么回事?那瓶水有问题吗?”

    男人嗯了一声,却一个问题也没有回答。

    但冬至居然也生不起气,他发现对方看着手中那瓶水,专注凝重,就像看着一颗定时、炸、弹。

    冬至忍不住又问:“请问你是谁?刚才我额头上……”

    还没问完,何遇就跑过来。

    “老大!”何遇陪着笑脸,居然还有点低声下气的讨好。

    男人看他一眼:“我让你留在六号待着,你跑哪去了?”

    何遇挠挠头:“就去上个厕所,听见这边有动静,赶紧就来了。”

    男人冷笑:“等你赶过来,黄花菜都凉了!回去该做什么,自己清楚吧?”

    何遇垂头丧气:“知道了,写检讨。”

    他又看向冬至:“你怎么在这里,没事吧?”

    冬至想起刚才经历的一幕,心生戒备,勉强笑了一下,没出声。

    男人对何遇道:“你留下来解决这件事。”

    怎么解决?该不是要杀人灭口吧?冬至吓一跳,眼看男人离开,也准备转身溜走,却被何遇一把拎住后领。

    何遇上前揽住他的肩膀,嬉皮笑脸:“大佬,咱们聊聊!”

    “没什么好聊的吧。”冬至强自镇定。

    何遇狐疑:“你刚才看见什么了,怎么突然很怕我?”

    现在的何遇阳光开朗,一脸正气,跟幻境里的诡谲阴暗截然不同,冬至小心翼翼地问:“你用人皮灯笼吗?”

    “什么人皮灯笼?”何遇莫名其妙,不似作伪。

    冬至暗暗松一口气,将自己离开餐车之后遭遇的情景简单说了一下。

    何遇摸着下巴:“这么说,应该是那瓶水有问题。”

    冬至吓一跳:“什么问题?”

    何遇点点头:“你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冬至问:“假话是什么?”

    何遇道:“假话就是那水里有迷、幻、药,你被下药了,所以产生幻觉。”

    冬至:“那真话呢?”

    何遇:“真话就是那瓶水里融了妖气,你将妖气喝进肚子里,就会被迷惑,产生幻觉。”

    冬至:“……假话好像更加可信一点。”

    何遇耸肩:“人总是喜欢自我欺骗,你喜欢相信哪种,就相信哪种咯!”

    他指着自己,委屈道:“你仔细看看我,我哪里像坏人?”

    特别像。冬至默默道。

    那瓶水是他亲眼看着徐姐去买的,来回不过几分钟时间,到他手的时候,还是全新未开封过的,再说给他下药又图什么?劫财?劫色?怎么看他都不是一个好目标。

    冬至茫茫然,想起打从踏上这列火车,就频频遇见的怪事。

    厕所里凭空失踪的乘客,半夜里的梦境,还有刚刚的幻觉。

    他确定自己精神正常,也没有遗传精神类疾病,那么只有一个解释。

    何遇的话是真的。

    眼睛眨了眨,冬至慢吞吞问:“我喝了那些带妖气的水,会不会有事啊?”

    何遇:“当然了,你刚才已经把妖气喝进去,它会在你的肚子里生根发芽,然后从你肚子里破出,到时候你就死定了。”

    冬至想起电影《异形》里的情景,顿时遍体生寒。

    他战战兢兢问:“真的?”

    何遇捧腹大笑:“当然是假的,这种骗小孩子的话你也信!”

    冬至:……

    “好啦好啦!”何遇伸手过来揉他头发,像对一个傻白甜的小孩儿,“其实我也没骗你,就算你把那一整瓶水都喝下去也没事,那里头的妖气并不多,刚才老大已经帮你化解了,不会有什么后遗症的!”

    冬至本来不打算再理会何遇的,但一股气被对方揉着揉着就揉散了,还是忍不住问:“这列火车上到底有什么?你们又是什么人?”

    何遇道:“两国在明面上的交流毕竟没断过,那师徒俩在日本神道教都有些地位,要是把人杀了,日本那边不可能不知道,下次我们过去办事,小日本也来个如法炮制,规矩就乱了。”

    “毕竟是总局的人,大局观就是比我强!”老郑拍拍何遇肩膀:“其实我也就是发发牢骚,老子平生最恨的就是小日本了!”

    何遇哈哈一笑:“我还不知道你!先说好啊,我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可得连请三顿酒!”

    他见冬至投来好奇目光,就顺口道:“老郑祖上是东北军的,曾跟过张作霖,后来被日本人谋害,所以他特讨厌日本人。”

    老郑撇嘴:“国仇家恨,东北人就没几个不痛恨小日本的!”

    “就任由他们这样下山没关系吗?万一他们去了别处……”冬至咳了两声,感觉喉咙有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没事,老大让看潮生去跟着他们了。”何遇道,伸手在冬至身上摸索了一下,见他露出吃痛神色,就道,“你肋骨骨折了,别乱动,回头下山送你去医院。”

    冬至听见看潮生三个字,吃惊道:“那只猫?!”

    何遇笑道:“你才发现吗?”

    冬至恍然,难怪自己在瀑布旁边迷路时,大黄猫会给自己引路,那副贪吃又傲娇的样子,还真跟看潮生一模一样。

    但人变成猫……

    他想到雪狼面对大黄猫的畏惧模样,好奇道:“他是猫精还是老虎精?”

    何遇诡秘一笑,没有回答。

    冬至已经累得连一根手指都抬不起来了,热量渐渐挥发殆尽,寒意一阵接一阵涌上来,但内里却被汗水湿透,十分难受。

    这时他听见龙深道:“石碑碎了。”

    何遇和老郑刚才还谈笑风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怎么会这样?龙尸不是被制服了吗?!”

    龙深走过来,语气倒是没有多大变化:“龙尸底下就是那块石碑,我怀疑复活龙尸的人,是冲着石碑来的。”

    何遇脑子转得很快:“这么说,那些日本人之所以收到这里埋着龙尸的消息,很可能也是有人故意散布出去的?”

    老郑也道:“我回去就查查潜行夜叉,肯定跟这帮玩意儿有关!骨龙一死,它们也就不见了,哪有这么巧的!”

    龙深嗯了一声:“刚我跟王静观联系上了,她跟你失散之后一直找不到你,就先下山去找救援了,很快就会过来。”

    老郑如释重负:“那就好!”

    何遇笑嘻嘻朝龙深挤眉弄眼:“老大啊,冬至这回立功了,他本来就是无辜被我们牵扯进来的,你是不是该有点表示?”

    龙深喜怒不辨:“你想要什么表示?”

    何遇赶紧捅捅冬至:“最近刚下发一批经费,冬至又是因公负伤,怎么也得来个五星度假酒店包月礼包之类的吧,最好是有两个名额,你说是吧?”

    冬至哭笑不得,脱口而出:“单身狗要两个名额干什么?”

    何遇怒其不争:“我也是啊,加上我不正好两个吗!”

    龙深似笑非笑看他:“我记得你上回记过被扣的工资到现在还没扣完吧?”

    何遇换上一个狗腿的笑容:“老大,这回我这么卖命,也算功过相抵了吧?”

    龙深点点头:“没错,所以为了奖励你,这个月的工资就不扣了。”

    何遇:……

    也就是说下个月还要扣!

    何遇顿时觉得生无可恋。

    他的游戏都快没钱充值买英雄了啊啊啊!

    冬至迷迷糊糊禁不住也跟着笑,一笑就扯动伤势,疼得他一个激灵,又清醒过来。

    “那我可以提要求吗?”他忍不住道。

    何遇有气无力:“单身狗不准提要求!”

    冬至自动屏蔽何遇,望向龙深,把心一横,话脱口而出:“我能加入你们吗?”

    他以为自己的语气足够镇定了,但别人还是能听出其中的忐忑。

    见龙深没有回答,冬至有点紧张:“我不会打架,比不上你们,不过我会画画,呃,画符好像也还行,可以给何遇当个助手,要不然应聘前台什么的也行……”

    本来是一时冲动提出来的请求,到后面却越说越流利。

    何遇在旁边拆台:“我们那的前台比我还厉害。”

    冬至傻傻哦了一声,神使鬼差加了句:“那打游戏很厉害行不行?”

    何遇乐出声。

    冬至反应过来,尴尬得无以复加,恨不能跳上天跟骨龙肩并肩。

    龙深不置可否,只道:“回去先好好休息吧。”

    没有当场拒绝,但在冬至看来就是婉拒了。

    他有点失望,又有点被拒绝的难堪,一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龙深没给他多少回应的机会,转身又走到坑边察看。

    何遇拍拍冬至的手臂,低声道:“老大说得对,你先养好伤再说,这次的事情不要多想,奖励方面我会尽量帮你申请的。”

    冬至想要牵动嘴角回应,身体却疼痛得连这点力气都提不起来,眼皮越发沉重,耳边传来何遇跟老郑说话的声音,模模糊糊,像隔了一层玻璃,怎么听都不分明。

    “张行……”冬至蓦地想起还被安置在半山途中的女孩子,呢喃道。

    老郑似乎听见了,又安慰他几句,冬至脑袋一歪,终于彻底昏睡过去。

    再后来的一切善后事宜,再与他无关。

    世界清静。

    也许梦里有龙。

    ……

    薄薄的眼皮首先感应到光线,明晃晃刺眼的感觉随即传递到大脑。

    冬至睁开眼睛,入目就是一束粉白色的桔梗,玻璃瓶里装了一半的水,折射出下面的花枝,天空般澄澈明亮。

    淡淡消毒水味在鼻间萦绕,病房很安静,除了他以外还有另一张床,不过上面空着。

    “特意给你找的双人间,条件不错吧?”熟悉的声音伴随着推门而入的动静传来。

    冬至惊喜道:“老郑!”

    老郑笑呵呵进来:“哟呵,恢复得不错,没失忆!”

    他手臂上还打着绷带,张嘴就开玩笑,跟那天对日本人横眉立目的样子截然不同,后面还跟着一名女性。

    老郑介绍道:“这是王静观,叫王姐就好,她就是那天在山上跟我走散的同事,听说你光荣负伤,特地过来探望,没想到赶早不如赶巧,正好赶上你醒来了!”

    冬至想坐起,却被王静观按住,对方亲切道:“你躺着吧,大夫说你有点脑震荡,得多休养!”

    难怪还有些晕乎乎的,他抬手要揉,发现手臂上还插着针管。

    冬至:“老郑,你没事吧?”

    老郑:“没事,跟你一样,骨折了,不过没大碍。”

    王静观白他一眼:“什么没大碍,明明内伤不轻,医生让你躺床上的,谁让你到处蹦跶!”

    老郑摸着脑袋:“躺不住,闲得慌。”

    医生很快过来,大致检查了一番,帮他拔了针,交代道:“你肋骨骨折,还有轻微脑震荡,但都不严重,主要是静养,没事别乱走,身上的外伤伤口,护士会定时过来给你上药,消炎药也得记得按时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