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6章 第 126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吃完饭, 艾文已经准时等在外面。

    大家刚上车, 他就迫不及待露出夸张八卦的表情:“听说你们跟英国人和法国人打架了?”

    他显然有自己的消息渠道,而且已经把来龙去脉都听了个七七八八,见冬至等人都懒得说,就自顾自也能说得开心。

    “老实说, 我们有时也挺讨厌英国人的,特别爱摆架子,还瞧不起我们, 浑身上下无时无刻不流露出高高在上的样子,但我实在不知道他们有什么可骄傲的,明明已经连着好多年出不了几个像样的猎魔者了!上次有个修行者想要移民美国, 居然还被他们扣留下来, 简直太可笑了!”

    见冬至他们兴趣缺缺, 艾文终于停下来, 摸摸鼻子:“我说的不好笑吗?”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住在那间见鬼的酒店,你觉得我们经过一夜, 还有精神听你说话吗?”

    艾文干笑一声:“抱歉,不过那不是我安排的, 如果我有权安排住宿, 一定不会让你们住在那里!不过其实往年交流大会的住宿都没好到哪里去,好像是为了让修行者们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中接受考验。”

    车很快来到会场。

    所有人都住在同一间酒店,过来的时间也不会相差太多, 冬至他们进入会场时, 美国人和俄罗斯人已经到了, 其他队伍也在冬至他们之后陆续到来。

    会议开始之后,按照流程,是各个队伍轮流进行常规发言,互相汇报这两年来各国的一些情况,随着各国国门打开,世界逐渐连成一体,这种妖魔偶尔从一个国家跑到另一个国家的情况并不少见,交流大会正是在这种背景下发起的。

    冬至扫了一眼,发现昨天受伤的法国人乔治,还有刚才挑衅他们的英国红发女格蕾丝都不见了,前者应该正在养伤治疗,如无意外,可能连竞技环节也参与不了了,后者则应该是被强制留在酒店里了。

    这样其实最好,冬至他们是来参加交流竞技的,半点也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无关人士身上。

    发言稿都是事先写好的,轮到冬至他们时,冬至直接照着稿子念完就好了,其他人也不例外。

    往年的会议交流都没什么意外发生,无非大家聊聊天,吵吵嘴,有在交流中成为朋友的,也有吵着吵着在竞技中拔刀相向,暗下黑手的,修行者的能力比普通人强,却未必有着超越凌驾普通人的心性。求胜好强的欲望,普通人有,修行者也许还更加强烈。

    中国这边,发言以冬至和刘清波为主,他们本来已经做好跟英国人大吵一架的准备,毕竟英国团队中的格蕾丝对他们恨之入骨,跟她一个团队的人肯定也看他们不顺眼。

    但出乎意料,有怀特在,英国团一派风平浪静和气生财,半点也看不出之前格蕾丝对中国人的仇恨。反倒是法国团队,以团长盖兰为首,跟斗鸡似的,但凡冬至或刘清波说点什么,他们总要跳出来反对,冷嘲热讽几句,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看冬至等人不顺眼似的。

    就在冬至提到天魔幻影□□的时候,法国团一个人又冒出来质疑道:“既然是传说中的欲望魔王波卑夜,即使一个□□,又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铲除?我严重怀疑你们在夸大其词!”

    刘清波一点面前也不肯给,直接就回怼:“你爱信就信,不信拉倒!还有,你们的团长,是一个靠在监护局当副局长的哥哥才能混上交流团团长的人,这样的团长所带领的一群人,大家能指望从你们嘴里得到什么可靠的消息?”

    这个情报还是艾文提供的,可见唯恐天下不乱这种心理,实在是所有人类共同,不分族别种群。

    团长盖兰脸色一变,怒道:“请注意你的言辞!我能够当上团长,是因为我能力出众,与我家人任什么职位无关!”

    刘清波挑眉:“是吗?那你问问你的每一个团员,他们是否相信?就算他们相信,在座的人相信吗?”

    冬至道:“不如我们来讨论一下,昨天的恶作剧吧,听说除了我们之外,还有两个团队的人受害,是吗?”

    “每一届的交流大会本来就有欢迎仪式,这种玩笑很常见,是你们这群乡巴佬少见多怪,再说你已经严重伤害了我们的同伴,还想怎么样!”法国团中有人道。

    刘清波撸起袖子:“没怎么样,我觉得我还可以把你送去医院跟他作伴,你觉得怎么样?”

    冬至起身作势拦住他,假惺惺道:“算了算了,我们是文明人,不要跟他们这种野蛮人吵架。”

    法国长期作为欧洲文化的中心,只有他们歧视别人,还从没被人用野蛮人来作为称呼,盖兰他们当下气得七窍生烟。

    昨天被他们捉弄过的团队,还有一些看热闹的美国人也跟着起哄,话题成功从天魔□□转移到了法国人身上,一时间,盖兰他们成了众矢之的,被各种语言围攻得满头大汗,最后不得不低头道歉,并说明那只是团队里个别人开的玩笑,无法代表团队。

    然而为时已晚,众人被他们所谓的“玩笑”整得心头火起,纷纷出言挖苦嘲讽,俄罗斯人直接把昨天的憋屈化为实际行动,跟法国人打了一架,自由讨论升级为打架斗殴,刘清波唯恐天下不乱,还在旁边拉偏架下黑手,场面甭提多混乱了。

    有冬至和刘清波在,李涵儿和柳四等其他人都乐得看戏,他们根本不用去拍桌子瞪眼睛,对手就已经气了个半死,连张嵩也觉得刘清波这张嘴拿去对付外人,正好有用武之地,还有冬至,这两人一唱一和,简直是要在比赛前就把法国人给气死的节奏。

    不过这次交流也不是全无好事,起码冬至就遇见了老熟人肯塔。

    信猜大师死后,这位信猜大弟子理所当然继承师父的衣钵,随同东南亚的降头师出席这次会议,但以他的资历,目前还无法担任团长。团长是一位老者,估计也是在座所有修行者里年纪最大的,但却没有人敢小觑他,因为这位老者据说是马来最著名的白袍降头师,当然,他并不参与竞技环节。

    故人相逢,难免多聊了几句,肯塔告诉冬至,作为副团长,竞技由他带队,不过这次来的降头师,大都是初出茅庐,实战经验并不丰富,所以他们的目标并不是夺冠,而只是以历练增长见识为主,他还希望冬至等人顺利打败其他队伍并夺冠。

    “我认为这些人里最强的是你,你带领的人自然也是最强的,没有人能赢过你们。”肯塔真诚道。

    冬至跟他相处过一段时间,知道这人性子直,有啥说啥,绝不是玩捧杀的那一套,就苦笑道:“虽然很高兴你这么看得起我,不过这次其他队伍也都很强,能否夺冠还是未知之数。”

    肯塔拍拍他的肩膀,耿直道:“我说你能,你就能!”

    为期三天的会议交流,就在在鸡飞狗跳的氛围中拉下帷幕,美国人抱怨这是有史以来最混乱的交流大会,冬至他们却觉得挺不错的,毕竟有事没事可以跟法国人吵吵架,对方打架又打不赢,吵架也未必吵得过,看着他们憋屈的样子还挺有趣的,特别是到了晚上,那就更热闹了。

    自从李涵儿收拾了一个色鬼之后,凶灵就没敢再去骚扰她,其他人房间里则贴上龙虎山的驱魔符,也能睡个好觉;二楼的降头师们不知用了什么法子,凶灵们愣是没敢去那一层;四楼住着日本人,阴阳师与神官对付凶灵恶鬼也有一手;美国人则似乎用了某种屏蔽干扰装置。

    但其它楼层的人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接下来的两天,他们每天晚上都在除灵与驱魔的精彩跌宕中度过,以致于一个意大利人说,下届举办地在南欧,他会建议组委会在全意大利找到凶灵最多的墓地,到时候把美国人全部打包过去,让他们天天住在那里,体会什么叫热闹。

    三天时光很快在这些小插曲中度过,日本人这次出奇低调,他们甚至也没有像法国人那样主动来找茬,甚至也没有过分高调的表现,三天里都像隐形人一般的存在,如果不仔细留意,甚至不会发现这个团队。但冬至不认为他们就是友善的,在竞技环节中,每一个团队都是潜在的对手,即使是结盟了的美国人。

    在会议交流的最后一个晚上,所有人被叫到酒店的会议室,一名金发戴黑框眼镜的中年女人正在那里等他们。

    “晚上好,各位,你们可以叫我丽莎,我是组委会的工作人员之一,受委派负责向你们讲解明天开始的竞技环节。”

    丽莎年纪已经不轻,但笑起来却有种独特的亲和力,令人不由自主去认真倾听她所讲的话。

    交流大会的组委会,是挂靠在联合国名下的一个文化机构,丽莎也是本届组委会成员之一。

    与其它国际盛事不同,交流大会没有观众,没有喝彩,只有来自各地的修行者,虽说是竞技,却与普通竞技比赛有很大区别,因为他们即将面对的是,世界奇幻而绚丽的另一面。

    “与个个不凡的你们相比,我只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普通文职人员,所以麻烦各位温柔一点,即使喜欢我或者想要为我喝彩,也不要突然丢一个火球到我身上,或者变出一只狮子来,我会害怕的。”

    众人听出她有意调和气氛的开场白,都捧场地笑了一下。

    丽莎很体贴地将语速放得很慢,以便传译员将她的话通过耳机,准确无误传递到每个人的耳朵里。

    “明天,你们将会被送到大西洋北部的一个群岛上。那个群岛叫森罗群岛,终年被雾气笼罩,外人很难找到,但森罗群岛有着非常奇妙的景观和生物,去过那里的你们绝对不会后悔。”

    “不过,由于那里同时也是51小组的研究基地,这次为了完美体现竞技主题,主办方又在那里安置了不少东西,也许你们会觉得惊喜,或者惊吓。”

    “森罗群岛有四个岛屿,每个岛屿会安排两到三个队伍,登陆地点是分散的,但为了公平起见,岛屿由你们自己抽签决定。现在,请各位团长上来抽签吧。”

    丽莎拿起旁边的箱子,示意众人将手伸进去取。

    抽签的顺序按首字母排序来,就算不这么排,作为东道主的美国人也有资格第一个抽。

    他们的团长是个女的,叫莉莉丝,对方从箱子里拿出一个金色圆球,将圆球旋开,里面有张纸条。

    “我抽到了满月岛。”

    丽莎笑道:“恭喜你,那是个名字很美的岛屿。”

    莉莉丝耸肩:“希望我们的运气和它一样美。”

    法国人在冬至后面,抽到了公主岛。

    冬至则抽到了狄安娜岛——这些岛屿的名字一个比一个梦幻,冬至一度怀疑这些名字都是一个十七岁女孩取的。

    好巧不巧,他们既没跟法国人一个岛屿,也没跟美国人一个岛屿,最后反倒是跟日本人抽到了一块去。

    冬至跟日本的团长对视一眼,估计那一刻他们的心情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冤家路窄。

    丽莎道:“这次竞技,你们需要拿到一样道具,金苹果。它可能在群岛上的任何一个角落,天空,地下,二十天后,得到金苹果的队伍将取得胜利,另外,岛上一些生物或者特定的地方,还会有特制的银币。如果二十天后没有人能得到金苹果,那就以每个队伍所获得的银币数量的决定头三名。我这样说,你们能否明白?”

    有人提问:“群岛那么大,怎么找一个小小的金苹果?难道就没有一点提示线索?”

    丽莎摇头:“没有任何线索,但我保证,绝对是你们经历过的,就看你们留心与否了。”

    刘清波道:“如果金苹果藏在怪物的肚子里,我们总不可能每杀一只怪物,就把它们的肚子剖开来看一看吧?那得浪费多少时间?”

    他的话引起不少人的附和。

    丽莎想了想道:“那好吧,给你们一个提示:被云雾笼罩的女神终会摘下她神秘的面纱。”

    众人:……这是什么鬼提示?

    丽莎见所有人一脸懵逼,忍不住笑道:“猜不到提示的也不用担心,金苹果既然是夺冠的关键,那么它一定是待在一个显眼的,让你们都能注意到的地方,放心,我们不会把道具丢入海里,让你们去捞的!”

    “那么银币呢?银币也该给一些线索吧?”有人不满道。

    丽莎却不肯多透露了:“银币的数量不是一个两个,你们不用担心,总会找到的。”

    “那岛上有什么怪物或难关,这总可以说吧?”大家一副刨根问底,不放过任何一点提示的架势。

    丽莎为难地笑道:“抱歉,我很想告诉你们,但我也不知道,不过我听说今年的难度会比往年大,也就是说,这次比赛,很可能会出现性命危险。”

    众人面色平静,对此没有太过意外的反应。

    本来每一届的竞技环节都会出人命,区别只在于多或少,在凡俗世界中骇人听闻的游戏规则,对于修行者而言反而不算什么,畏惧危险不敢拼命的,也就不会来报名了,强队的把握自然更高一些,弱队只要团结协作,也未必就没机会取胜。

    获胜者最后赢得的不仅是国家或地区的声誉,各人也会跟着一举成名。譬如冬至认识的肯塔,假如这次他们能够夺冠,那么回去之后,肯塔就会成为知名的降头大师,他也不需要再冠上信猜弟子的头衔才有人认识。

    名与利,是交流大会能够带来的直观收益,修行者也是人,他们的追求的领域与普通人不同,但不代表他们不在乎普通人在乎的东西,人性在本质上依旧相通。

    “每座岛屿的岸边都会有相当数量的快艇,如果到了实在难以忍受的地步,你们可以乘坐最近的快艇离开,快艇上有自动导航系统,无须你们操作,它会带你们离开群岛区域,回到一直停留在公海上,准备接你们回去的轮船,那里是安全的。但我要提醒你们的是,只要有一个人选择中途离开,那么那个人所在的团队,就意味着自动放弃参赛权,无论团队里其他人取得多少成绩,所有成绩都算作废。”

    丽莎环视一周,郑重道:“我既希望你们都能平安无事,也希望你们能充分考虑你们的队友,因为这个比赛不仅仅是你们的个人秀,也代表着你团队的荣誉。最后,祝你们好运!”

    住在富兰克林酒店的最后一夜,那些捣乱的凶灵终于在前几晚被悉数消灭清空,众人得拥清静,不过竞技前夕,有多少人难以成眠,就不得而知了。

    冬至在睡前拿起手机,打开与龙深的对话窗口,看了几秒,又将手机关掉。

    如无意外,对方现在应该已经在日本了,就不知道他们是否已经找到音羽鸠彦的老巢,杀上门去了,龙深他们肯定用了伪装的身份,所以这个号码也暂时作废,他发消息也不会有人回复。

    但冬至仍旧发了条消息过去:师父,万事顺利,我也会加油的。

    发完消息,他微微一笑,仿佛心里就有了力量。

    隔天一大早,主办方派人接送众人去机场,搭乘前往美国东部的航班,再从那里坐船前往目的地。

    负责接送冬至他们的,依旧是这几天的老面孔艾文,他似乎担心冬至他们一去不复返,一路上不停催促冬至实现自己的诺言,为他写推荐信给卡洛斯,冬至被他催得啼笑皆非,只得在车上发了一封简短的电邮给卡洛斯。

    “老实说,艾文,你是不是笃定我们回不来了?”

    艾文眉开眼笑:“怎么会呢?在我心目中你们才是最强的,冬,你可一定要拿到金苹果回来,要是我能被卡洛斯面试,就请你吃饭庆贺。”

    冬至:“你身为美国人,居然期待我们赢?”

    艾文对他挤眉弄眼:“那当然,他们又没给我写推荐信!”

    冬至无言以对,心说哥们,你可真实诚啊。

    众人坐了将近十个小时的飞机,从洛杉矶抵达诺福克,又从诺福克乘坐客轮出发,前往传说中的森罗群岛。

    各团队少了前几天的针锋相对或者虚应故事,一上船大伙就各自找到自己的舱位,养精蓄锐,准备不久之后的竞技之旅。

    仿佛要将冤家路窄贯彻到底,冬至他们的舱位正好与日本人相邻,这次日本来了四个人,三男一女,是所有团队中人数最少的,也是最为低调的,一起住了好几天,他们甚至没有与冬至他们打个照面,直到此刻。

    模样普通的年轻人迎面走来,似乎也对冬至住在自己隔壁感到意外,两人彼此点个头,算是打招呼,却没有说上一句话。

    在年轻人进入自己的房间之后,刘清波后脚也来到冬至的房间。

    “鬼子这次来的人少,不像是冲着夺冠而去的,有点奇怪,会不会是冲我们来的?”

    冬至道:“现在没有证据,再让国内查他们的身份也来不及,不过藤川葵在日本阴阳界举足轻重,我们又跟他结下那么大的梁子,他派几个徒子徒孙来给我们下绊子也是正常的。”

    刘清波撇撇嘴:“还有英国人跟美国人,城府心机半点不少,蔫坏蔫坏的,美国人嘴上说跟我们结盟,实际上他知道的消息肯定比我们多!”

    冬至摊手:“我们也不可能对他们露底,怎么可能指望他们对我们掏心掏肺?谁也不是傻子,各取所需而已,我看这次也就法国人先出头傻了一点,其他人都鬼精鬼精的,杨守一他们把心思都放在竞技上,咱俩多留意点吧。”

    房间虽小,但五脏俱全,看得出在为入住的客人尽可能提供舒适环境了,但也只能睡觉或看书,想要在里面练剑是不可能的,冬至更不想跑去甲板上练,被人围观,闲来无事,索性在盘腿在床上练了几回吐纳工夫,刘清波他们也是差不多的情况,大家尽量减少外出用餐的次数,一来是除了肯塔之外,他们跟其他人都没什么交情可言,虚伪客套的话说多了浪费时间,还不如不说,二来客轮再大,毕竟也是船上,不如陆地舒服,除了看海,更无可逛的地方。

    船只穿越茫茫大海,在波浪上起伏,若干小时之后,终于驶入前方白色的弥天大雾之中。

    一入雾海,四周视线立刻白茫茫什么也看不见,冬至听美国人威廉说过,笼罩在群岛周围的大雾仿佛有神奇魔力,终年不散,而且正好将群岛笼得严严实实,如同结界一般,磁场非常强,雷达容易失效,在没有雷达的年代,更有无数船只被大雾蒙蔽,误入这片区域,结果触礁沉船。

    51小组发现这里之后,将其利用起来,作为试验基地,但威廉自己也只是从前辈口中听说过,他自己从来没到过这里。

    放眼望去,所有凶险莫测的未知之谜,似乎全部隐藏在白雾之后,等待他们去揭开。

    身旁长守剑微微震动,发出细微的嗡嗡声,冬至察觉,将其握在手中。

    长守剑不是第一次出现这种情况,在冬至印象中只有两次,一次是在淮水下面对付无支祁的时候,还有一次是去鲜达村找天魔,这两次都是九死一生,极为凶险的经历,现在长守剑再度震动,说明它感应到了前方敌人的棘手。

    他把剑紧紧握着,低声道:“不用担心,有什么困难,我们一起面对。”

    似乎感受到主人的温度与安抚,长守剑逐渐平静下来,恢复正常。

    同样待在房间里的俄罗斯人安东,也正抬起头望向窗外那片茫茫大雾。

    忽然间,他睁大了眼睛。

    灰白色的雾气之中,似乎夹杂几缕黑气,那些黑气缓慢飘散,又慢慢凝聚在一起,越来越多,最终汇集成一团人头大小的黑色雾气,在白雾中分外显眼。

    安东怔怔看着,他没有从那团黑气中感觉到任何异样,反而闻到一股香甜的气息,那使他不由自主放松精神与身体,盯住那团黑气,无法移开视线。

    黑雾没有被舷窗挡在外头,它似乎也发现了安东,正在向他逐渐靠近,甚至穿透舷窗,进入安东所在的房间,犹如一盘刚出炉的草莓松饼,在他面前散发着热气腾腾的甜美。

    安东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但他脑子里另一个声音正在拼命阻止他朝黑雾伸出手。

    “你是什么?”他听见自己问道。

    “我就是你。”黑雾如是回答。“我是你身上的一部分,你想要什么,我就是什么,你害怕什么,我就是什么。”

    安东皱起眉头,面露挣扎纠结,喃喃自语:“不,我不需要,我从你身上嗅到了杀戮,你快点离开,否则我要驱逐你了……”

    挣扎之色越来越剧烈,豆大汗水从额头滑落下来,安东胸膛起伏,喘息不定,拳头攥住又松开,反复几次,终于慢慢地举起手,伸出一根手指,朝悬停在半空的黑雾靠近。

    “你需要我,你的胆怯需要我去克服,你所有欲望,我可以满足,我会让你成为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让所有人都跪倒臣服在你的脚下,你不再是那个被人鄙视的通灵师,而是需要别人顶礼膜拜的神灵!”

    蛊惑的声音在耳畔回荡,安东的手指终于与黑雾相接!

    刹那间,他仿佛看见烟花在脑海中炸开,直接将他炸得晕头转向,各种各样的情景从眼前掠过,耳边像有几百个人同时在说话,各种语言吵得他不由自主捂住耳朵,在床上□□打滚。

    “我喜欢你这个体质,更喜欢你薄弱的意志力,特别是,像你这样总是心怀抱怨与不满的人!”

    他恍恍惚惚听见一个并不属于自己的声音说道,但那声音又确确实实是他张口说出来的。

    安东惊恐地睁大眼睛,就像一边拥有清醒的神智,却一边身不由己像提线木偶一样被人操纵着。

    “这副身体有点差,不过算了,只能暂时如此了。”

    安东有着典型的东斯拉夫人特色,高大,肤色苍白,在他这个三四十岁的年纪,没有谢顶,身材也保持得宜,算是十分难得的,容貌也称得上端正英俊,他是头一回听见有人嫌弃自己身体差,可偏偏这声音还是从自己口中发出来的,他根本无法反驳。

    “新的旅程刚刚开始,安东,从现在起,我就是你了。”

    不……

    安东拼命挣扎,他想反抗,甚至用仅存的意识骂出世界上最难听的话,让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孤魂恶灵滚出他的身体,身为通灵师,他知道几百种驱魔辟邪的手段,可那不包括那只恶魔现在就在自己体内的情况。

    笃笃笃!

    外面传来敲门声。

    就是一瞬间的分神,安东所有意识全部被一张血盆大口吞噬殆尽。

    他的……身体……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