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5章 第 12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这次总算平安抵达九楼, 李涵儿他们的行李箱还放在楼梯口, 六人分别找到自己的房间, 冬至往大床上一躺,懒洋洋地不想动弹了。

    但他这个团长还有事做, 想了想,冬至拿起手机, 把刚才的事情跟宋志存说了一下。

    宋志存听说他们把英法两个团队的人都给胖揍一顿, 倒是没有说什么,只道:“申诉的事情这边我会让人做的,你们继续开会吧,不用多管了。”

    “宋局, 是我们一时冲动,给您添麻烦了。”冬至倒是没有觉得揍人不好, 不过在领导面前还是得装一下乖。

    宋志存哈哈一笑:“揍了就揍了, 我去过交流大会的, 你不说我也知道他们什么嘴脸, 这个世界无非强者为尊,咱们才参加了五届,毕竟根基不算深厚,他们也不了解我们的实力,不了解有不了解的好处, 不过也因此会看轻我们, 这就需要你们在外面充分发挥了。不过这次你们把人得罪狠了, 他们接下来肯定会针对你们, 你们自己要小心一些。”

    冬至苦笑:“债多不愁,就先这样吧。”

    放下电话,他睡了一会儿,起身洗澡换身衣服,门就被敲响了。

    门外站着刚才见过面的美国副团长威廉。

    威廉笑嘻嘻道:“我没打扰到你吧?”

    冬至:“有,我正准备去吃饭。”

    威廉:“正好,我也没吃饭,一起吧?”

    冬至道:“抱歉,我可能需要跟我的队员一起。”

    威廉的脸皮可能比这间酒店的墙壁还要厚,闻言面不改色,依旧笑道:“冬,别这样嘛,刚才的事情,真的跟我们无关,我们作为主办方,也不可能用这么幼稚的手段去捉弄别的队伍,不然以后还有什么威信可言?你不能把对他们的怒火发泄到我身上来!”

    冬至撇撇嘴:“你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思?”

    威廉笑道:“的确,我们得向前看,不过关于这次交流竞技,我们提前得知的消息,肯定比别的国家多,一起交流一下怎么样?我们团长让我过来,也是希望彼此有个合作的机会。”

    冬至看了他一眼:“一起晚饭?”

    威廉的笑容立马灿烂几倍:“当然!”

    冬至把刘清波等人叫上,让威廉带着众人下楼吃饭,又让威廉把附近一些好吃的餐馆列出来,还问起这次其它团队的情况——送上门的苦力,不用白不用。

    不得不说,脸皮厚是有好处的,伸手不打笑脸人,这么一顿饭下来,威廉给他们奉献了不少消息,大家对他的印象也扭转了一些,不好意思再摆出一张冷脸。

    作为主办方兼副团长,威廉的确知道不少小道消息。

    比如说法国团队中今年有两名实力强悍的新成员,其中一个上次还协助51小组消灭瘟疫之魔,另外一个据说有贵族背景,家族是世代猎魔者,祖上还出过几位总主教,跟梵蒂冈关系密切。

    所以用中国人的话来说,法国人今年嘚瑟起来了,走路都觉得带风,他们是第二批入住酒店的,之后就相继对俄罗斯与北欧的修行者发起了两场恶作剧,不过这也是柿子挑软的捏,法国人听闻过东南亚降头术的神秘与可怕,就没敢去招惹东南亚的降头师们。

    至于冬至他们,法国团长原本没授意团员来对他们恶作剧的,是团队中的乔治正在追求英国人格蕾丝,听格蕾丝说她非常讨厌中国人,于是叫上几个朋友,想要好好给冬至他们一个“教训”,谁知道反而被狠揍了一顿。

    “乔治那家伙失血过多,现在已经被送去医院治疗了,虽然性命能保住,但估计接下来的竞技是参加不了的了!”威廉流露出一点看好戏的幸灾乐祸,“不过这件事都是他们自作主张,他们的团长盖兰,就是刚才你也见过的那个人,他回去之后就有点后悔了,特地托我来跟你说一声,建议双方都走申诉渠道,竞技的话还是公平竞争比较好。”

    刘清波冷笑:“是他们先下的手,现在挨揍了就想哭着找家长了?想得美!”

    威廉耸肩:“我只是负责把话带到而已,想不想这么做都在你们。不过那些鬼影,不是他们凭空变出来的,三楼的凶灵比较多,所以这次三楼一整层都空着没人住,他们只是刚好利用了而已,说起来我还得代酒店谢谢你们,帮他们解决了一个大|麻烦,看来他们又可以安稳度过接下来一年了。”

    这些都只是小事,冬至比较关心的是竞技环节。

    “威廉,关于竞技,你知道多少?”

    “不多,但也许比你们多一点,毕竟我们是主办方,要完全保密是不可能的。”

    威廉自以为可爱地眨眨眼,但在场似乎没有人吃他这一款,刘清波更是一脸不耐烦地等下文,看那样子像是他再不说就要挨揍了,威廉只好道:“竞技最后只有一个优胜者,但过程中肯定有各种艰险,单凭一个团队,可能很难完成,我们希望跟你们结盟,你觉得怎样?”

    冬至重复他的用词:“结盟?”

    威廉狡黠一笑:“有限度的结盟,在过程中,如果需要合作,我们不能向对方出手,直到解决困难为止,怎么样?”

    冬至:“为什么找上我们?”

    威廉嘿嘿笑道:“因为你们是目前所有队伍里最有潜力的,其它人都太弱了,像那群降头师,虽然很厉害,但不擅长激烈的战斗,很难想象他们能给一些力量巨大的怪物下降头。”

    冬至忽然露出同样狡猾的笑容:“这么说,你肯定知道比赛的内容是什么了?”

    威廉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知道这次的竞技会场,是在大西洋一个群岛上。”

    冬至:“这个消息我们已经知道了,不能算秘密,也不能算在你的协议里。”

    威廉:“……冬,你这么精明,应该去做商人,干这一行浪费了。”

    冬至表示奉承对他来说没什么用处:“你可以继续了。”

    威廉:“然后主题可能跟金苹果有关。”

    冬至:“什么金苹果?”

    威廉:“希腊神话里,大地女神盖亚送给宙斯和赫拉的结婚礼物,后来厄里斯拿着金苹果去挑唆赫、雅典娜跟美神阿芙洛狄特的不和。”

    冬至恍然:“挺出名的一个故事,我想起来了。你的意思是,金苹果可能作为我们最后要寻找的道具?”

    威廉打了个响指:“聪明!”

    冬至:“这个消息对我们来说也没用啊,道具本来就是我们要找的,就算你不说,比赛开始前,组委会肯定也会公布。”

    威廉:“好吧,森罗群岛是由四个无人岛组成,在大西洋上,终年被迷雾笼罩,那里是51小组的一个研究基地,普通船只很难驶入,不过这对我们来说不是问题。你们听过gullinkambi吗?”

    他用手指蘸水在桌面上写出这个英文,那头刘清波他们上网一搜,立马就知道了。

    这玩意儿音译为古林肯比,是北欧神话里的一种生物,像浑身黑色的大公鸡,据说它的叫声意味着最后的战斗即将到来,因此也被视为唤醒“诸神的黄昏”。

    威廉道:“据说今年负责策划的是一个西方神话爱好者,所以竞技流程会融入很多希腊神话与北欧神话的元素,比如说这只古林肯比。还有harpy。”

    harpy,哈耳庇厄,希腊神话中一种女妖怪兽。

    冬至很惊异:“上哪找这么多远古怪兽?”

    就算在中国,想找一只无支祁出来当试炼也不容易吧,再说人家无支祁的灵智半点也不比人类弱,肯不肯配合还是两说。

    威廉耸肩:“只要找到它们,给出令它们满意的条件,跟它们做个交易,让它们在那个群岛上待一段时间,就可以得到丰厚的报酬。这很好理解吧?就像你们中国的龙,对普通人来说是传说,可你们知道它肯定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吗?”

    冬至无言以对。

    威廉道:“但是,不可预测的因素也在这里!那些怪物虽然有灵智,可它们根本不会珍惜人命,也不知道适可而止,所以一旦发生战斗,我们就很容易有生命危险,我敢打赌,今年竞技的死亡人数,一定会比以往时候都多,我怀疑组委会的人脑子被驴踢坏了,为什么刚好轮到我们!”

    他忿忿不平地抱怨,见冬至他们都一脸平静,不由怀疑他们对这些怪物的来历一无所知。

    “你们不会知道没听过harpy吧?”

    冬至摇摇手机:“知道,网络现在这么发达,传说不是说它畏惧铜器敲打的声音吗,到时候你们多带几件铜器在身上就好了。”

    威廉:“拜托,传说是传说,谁知道是真是假!好吧,我刚才说的合作,你觉得如何?”

    冬至道:“我先跟我的伙伴们商量一下,回头再答复你吧。”

    威廉:“那你晚上睡觉前答复我吧。”

    冬至不解:“需要这么急吗?不是还有几天的会议时间?”

    威廉道:“你不懂,那个岛上信号不行,基本不用妄想打手机联络了,如果你们答应,到时候我们会提供特殊的通讯方式,只在我们两队之间。”

    冬至:“那好吧。”

    把威廉打发走,冬至问一直没吱声的同伴们。

    “你们怎么看?小张,说句话呗。”

    张嵩:……他有种想谋杀团长的冲动。

    “英国人法国人靠不住,美国佬也没好到哪里去,万一他们出事的时候我们赶过去救了,等我们出事,他们又装死,我们也奈何不了他们!”他瓮声瓮气道。

    刘清波最喜欢跟张嵩唱反调,闻言就道:“但就算答应了,对我们也没损失,美国佬知道的肯定比我们多,而且一定还有消息没说出来,如果遇上了,我们可以跟他们一路走,顺便合作铲除障碍,等到最后再打一场,拿到道具,不是比我们自己无头苍蝇似地乱闯更好?”

    冬至将目光投向李涵儿他们。

    李涵儿想了想,就道:“刘道友的话有些道理。”

    刘清波洋洋得意:“听我的就没错了!”

    杨守一跟柳四则道:“我们都没什么意见,团长决定就好了。”

    冬至最后拍板,先答应威廉,到时候去了岛上再见机行事。

    就在他们吃饭的时候,其他队伍也都陆陆续续过来用餐。

    法国人恶作剧不成,反被冬至他们暴揍一顿的消息可能很快传出去,大多数人路过冬至这一桌时,看他们的眼光都怪怪的,也有许多人主动上前来打招呼,俄罗斯姑娘安娜带着她的朋友,还有被用同样方式恶整过的北欧队伍也都过来围观他们,当然,是以友好的打招呼模式。

    冬至他们感觉自己都快成了动物园的珍稀动物了,一顿饭没吃上多少,光顾着寒暄问候了,还得应付这些人时不时的奇怪问题,比如说东方人是不是都会法术,你们是法术中最顶尖的那批人吧,又比如说你们东方的修行者是不是都骑着龙在天上飞的,诸如此类,令冬至等人啼笑皆非。

    只能说这些人对东方的了解,实在还不太足够。

    不过,冬至他们这个下马威显然很值得,最起码在他们住酒店的之后几天内,再也没有人敢招惹他们了。

    但没有人,不代表人以外的生物也会跟着消停。

    深夜才是酒店“狂欢”的时候。

    冬至跟刘清波挑的都是靠泳池带阳台的房间,结果大半夜就听见泳池传来嬉笑声和水花溅起的动静,刘清波被吵得不行,人跑到阳台大喊一声“都给我闭嘴”,当时的确是消停了一会儿,但就在他往床上一躺的时候,嬉闹声又开始了,但酒店已经被主办方包下来,泳池旁边连个人影都没有,黑漆漆的,当然不会是人在开派对。

    换成普通人住在这里,估计早就吓得肝胆俱裂,说不定从此对洛杉矶这个城市产生巨大的心理阴影。

    但很不幸,这次轮到了那些不明生物们倒霉了。

    住在七楼的英国人直接丢了几个十字架下去,泳池安静了大概半小时,又故态复萌。

    住在四楼的日本阴阳师放出几个式神,式神开始在泳池满场跑,跟那些不明生物打架,结果更加闹腾,引来住客们的不满,阴阳师们只好将式神又收回去。

    最后,住在十楼的美国人朝泳池开了几枪,凄厉叫声过后,倒是大半个夜晚都安宁了。

    冬至听说,他们的子弹都是特质的,据说加入了一些驱魔的材料,不过配方自然是保密的,美国人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但他们在高科技与灵幻领域结合的研究上,一直走在世界的前沿。

    冬至跟刘清波无意去出这个风头,托美国人的福,他们一夜好眠,倒是隔天一大早,杨守一跟李涵儿等人精神都有些不济,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度过了一个如同美国大片的夜晚。

    泳池消停了,但其它地方并没有。

    杨守一洗澡的时候放出满缸子血水,他面不改色把水放掉,用莲蓬头淋浴,洗到一半的时候莲蓬头里的水也变成粘稠的鲜血,一个女人在镜子里现身,面目狰狞想要扑出来,结果杨守一把佩剑往盥洗台上一放,古剑杀气登时逼得那个镜中凶灵不敢再造次。

    “害我之后又重新洗了半天,还老觉得身上有血腥味!”吃早餐的时候,大家说起昨夜的经历,杨守一忍不住抱怨道,他有点洁癖,后来干脆在房间里点起檀香,这才把血腥味给压下去。

    冬至问:“那你后来怎么解决的,直接杀了她吗?”

    杨守一:“没有,她发现自己没法对我怎么样,就从凶神恶煞变成哭哭啼啼,跟我说了一大堆话,好像是说她怎么惨死的,想要找仇人之类,你们知道我英文又不好,听了半天没听懂几句,就让她去七楼找英国人了,我说他们听得懂,她还挺高兴地走了。”

    噗!

    张嵩一口咖啡喷出来。

    坐在他对面的刘清波:……

    虽然张嵩及时低下头,但咖啡依旧星星点点溅上刘清波前面的杯盘。

    “张嵩你神经病啊,这还让人怎么吃!”刘清波怒道。

    “冷静,冷静,国家形象,让人来换一套就好了!”冬至忍着笑安抚他,肩膀一抖一抖,不是因为张嵩喷咖啡,而是杨守一刚才的话。“老杨你好样的,看来那群英国人昨晚肯定别想睡个安稳觉了。柳四,李道友,你们没碰见什么吧?”

    柳四笑道:“那些东西估计感应到我不是人,就没来找我。”

    李涵儿则淡淡道:“我好像遇到一个色鬼,偷窥我洗澡换衣服,被我一张符直接送去见他们的上帝了。”

    张嵩打了个呵欠,他昨晚也没怎么睡好,主要是他的楼上一直传来乒乒乓乓的动静,也不知道是那帮美国人在跟凶灵打架,还是凶灵在开派对

    说话间,一行人迎面走来,人群中赫然有那个熟悉的红发女人格蕾丝。

    冬至他们抬眼望去,那些英国人个个精神萎靡,眼下一圈青黑,不用想就知道昨晚肯定鸡飞狗跳,比他们闹腾多了。

    就在格蕾丝等人与他们错身而过时,刘清波忽然冷笑出声:“有些人昨晚没睡好吧,放心吧,接下来几天,肯定会睡得更不好的!”

    格蕾丝倏地停住脚步,手突然抓向刘清波后颈,动作快得几乎没让任何人看清,只有离她最近的冬至看见她的指甲非常长,犹如锋利的刀刃因速度过快,与空气接触燃起丝丝白气。

    但刘清波敢骂人,自然早有防备,他猛地往旁边躲开,随手扯下桌布,手腕一震,那一桌子的杯盘碗碟全部被掀起来往格蕾丝的方向倾倒!

    冬至的明光符和李涵儿的符箓几乎同时出手,两道符火迎面扑向格蕾丝,她一面动作不停攻向刘清波,一面伸手想要挥开两道符火,谁知符火里暗藏玄机,在她触碰的刹那砰地爆开,格蕾丝痛叫一声,杯盘碗碟随即砸了她满头满脸,又哗啦啦摔碎一片。

    格蕾丝的同伴们见状也要出手,却团长模样的男人喝止。

    “都给我停手!”

    餐厅之内,其他团队呼啦啦都围过来。

    俄罗斯人当先道:“我们都看见了,是英国人先动的手!”

    “对,那个英国女人!”

    冬至抢在前面道:“你听见了?是你的同伴先攻击我的同伴,要不是他反应快,现在已经受伤了!昨天是一次,今天又是一次,你们是准备提前干掉我们,然后直接赢得冠军吗?对不起,你们可能还得多干掉几支队伍才能达到目的!”

    对方团长脸色青一阵白一阵,昨天目击者少,而且还是法国人居多,他们还有洗清嫌疑的余地,今天众目睽睽之下动手,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他知道格蕾丝因为妹妹的意外身亡,对这些中国人恨之入骨,但他也警告过对方,不准私自动手,没想到她还是忍不住。

    “格蕾丝,道歉!”

    听见团长如此道,格蕾丝依旧冷着脸:“我不!我恨不能把这些黄皮猪全都送入地狱!地球上本来就不应该有他们的存在!”

    刘清波冷笑:“太可怕了,原来她不止是种族歧视,还想种族灭绝呢!”

    英国团的团长深吸口气,让同伴将格蕾丝强行拉走,对冬至他们道:“抱歉,我们这位伙伴太冲动了,她只是无法控制自己的心情,我们会重新考虑让她继续参加竞技的可能性!”

    刘清波冷嘲热讽:“你可千万要让她继续参加竞技,要不然我们就找不到机会再教训她了!”

    对方显然比格蕾丝冷静多了,也聪明多了,依旧礼貌道歉,并表示愿意赔偿餐厅刚才造成的一切损失,又让人拿来伤药送给冬至他们,实际上冬至这边根本没人受伤,反倒是格蕾丝刚才被两道符火烧伤,被拉走的时候手臂还在流血。

    这样一番低姿态,让看热闹的人意识到没热闹可看了,纷纷散去,冬至也不能再咄咄逼人下去,不然舆论肯定会反转过来。

    “这毕竟是个人行为,我们可以理解,但也希望这种个人行为,就终结在她身上,交流大会毕竟是为了友好而来,竞技场上也该公平竞争,你觉得呢?”冬至道。

    对方露出笑容,主动伸出手:“当然,格蕾丝的行为,我们是坚决制止的,我叫怀特,很高兴认识你。”

    冬至与他握手:“叫我冬就好。不过格蕾丝已经两次跟我们过不去了,我希望你明白,没有第三次,我的同伴脾气不好,下次说不定格蕾丝就没命了,作为团长,我想我们都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你说得对,格蕾丝的事情,交给我解决,希望这不会影响我们两个国家或团队之间的友谊。”怀特涵养挺好,听见这种近乎挑衅的话也没有发火,但也有可能是对方城府深。

    冬至朝他笑笑:“当然!”

    充满火|药味的开场,却以和平的方式结束,围观人群表示失望,许多人看热闹不嫌事大,恨不得两边能打起来,直接把参赛资格打掉更好,这样他们就少了两个竞争对手。

    大家的早饭刚吃了一半,只能换一张餐桌坐下,刘清波语气不善道:“团长,你刚才说谁的脾气不好?”

    还不就是说你吗,冬至心想,嘴上却道:“当然是说我自己啦!”

    被顺毛撸的刘大少爷没有意见了。

    看着重新做好端上来的热腾腾蛋饼和牛奶,冬至笑嘻嘻道:“总算可以吃顿安生饭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