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4章 第 124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众人听完, 额角抽搐不已, 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 敢情美国佬把他们当成不用白不用的除魔师了, 还是免费的?!

    刘清波:“既然这间酒店这么多事,你们怎么不干脆把它关门算了!”

    艾文摊手:“这不是51小组的产业, 而且这间酒店与好莱坞共同成长,对于很多人来说意义特殊, 每年有无数人冲着它的卖点来, 酒店生意很好,怎么可能关门?”

    刘清波冷笑道:“那如果出了人命,谁来负责?”

    艾文笑嘻嘻耸肩:“刘, 别生气,反正不需要你和我来负责。我要告诉你们的是,这三天里, 组委会包下了整间酒店, 入住的都是各国队伍,不用担心在里面发生什么事会误伤普通人。你们的房间在九楼,九楼的房间全是你们的,想住哪间就住哪间, 到了酒店我去帮你们拿钥匙, 到时候你们自己分配。”

    冬至拍拍他:“谢了艾文, 还有什么提醒和告诫吗?”

    艾文:“没有了, 今年住的都是你们, 就算有什么恶魔, 我也得祝它好运。这是我的电话,我会负责你们这三天的出行日常,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联系我。噢对了,我出来的时候碰见一个英国女人,她特地问我中国人来了没有,她的表情不太友好,我想你们可能需要注意一下。”

    众人相视一眼,立马意识到这个女人可能就是资料上说的格蕾丝。

    说起来,那次事故其实是个意外,当时有妖兽潜入幽灵船,对各国队伍下手,那些妖兽把一些参赛者杀掉之后,直接用触手控制他们去杀别人,格蕾丝的妹妹被妖兽控制的时候还有一口气在,正好遇上何遇那个队伍,何遇他们以为她已经死了,大家出手把触手消灭,不小心也把格蕾丝的妹妹打死了,结果两边就结下梁子。

    人家对他们有怨气可以理解,但冬至刘清波他们当然也不觉得自己有什么错,他们不会主动挑衅,但要是人家找上门,大不了打一场就是。

    艾文是个很健谈的人,冬至跟他聊了一路,连他姐姐刚出生的孩子的教父叫什么名字都知道了。

    “今晚你们早点休息,明天上午是会议交流,我会来接你们,有事打我电话就好。”

    他将众人送入酒店,把钥匙交给冬至,挥挥手就走了。

    也许是酒店被包下的缘故,少了人来人往的喧嚣,大堂显得安静不少,大家没看见其它国家的队伍,但最迟明天开会肯定能见着,也不着急。

    李涵儿放眼四顾,忽然道:“这地方的风水有点奇怪。”

    张嵩:“哪里奇怪?”

    李涵儿:“俗话说,藏风聚气,得水为上。这里有水有风,但风是过堂风,气聚不住,风多了容易生风邪,阴阳倒置,所以常有妖魔鬼怪出没,因为它们喜欢这里的环境。建造者应该是懂点门路的,否则要是建成住宅而不是酒店的话,死的人会更多。现在酒店客人来来往往,带来了阳气,勉强能维持阴阳平衡。”

    她毕竟出身茅山,哪怕学的不是风水,也能看出点皮毛。

    这也许就是酒店隔三差五总会出事的缘故,每次有高人出手摆平,隔一段时间,这里就又会闹腾起来,酒店一天没有关门,这种状况就将一直持续下去。

    说话间,冬至已经办好入住手续,过来招呼一声,让众人挑房间。

    整个队伍就一个女生,大家自然给李涵儿先挑,李涵儿谦让道:“团长先挑吧,男女都一样。”

    冬至道:“我随便,房间这么多,不会有人找不到喜欢的,你挑吧。”

    李涵儿也就没再客气,要了一间套房。

    冬至:“小张,老杨,老柳,你们呢?”

    张嵩:……

    其他人各自挑好自己想要的房型,张嵩忍不住道:“不要再叫我小张了!”

    “老张也不行,小张也不行,那你想叫什么?”冬至一脸你真难伺候的无辜表情。

    张嵩怒道:“我没名字吗!”

    冬至和蔼可亲,半点不激动:“小嵩啊,你冷静一点,形象要紧,别让外人看了笑话。”

    张嵩深呼吸又长长吐出一口气,看见旁边刘清波一脸幸灾乐祸,就更来气了。

    众人拖着行李朝电梯走去。

    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有一面落地全身镜,就安置在电梯旁边,众人路过时,余光一瞥,还看见一个白影从大堂的落地全身镜里飘过,那白影似乎也发现他们,还停下来,转头朝他们露出魅惑一笑。

    换作普通人,估计早就尖叫着逃跑了,又或者大惊小怪凑上前去看,奈何这次住在这里的都不是普通人,冬至他们面无表情扫过,转头就进了电梯,跟没看见似的。

    带着行李的六人分乘两部电梯,李涵儿,杨守一和张嵩他们先上去,剩下的人进了第二部。

    冬至刚要关上电梯,就听见外面一声“等等”,他及时把电梯重新打开,一个头发卷曲的年轻男人走进来。

    他好奇看了冬至他们一眼,冬至朝他友善笑笑,对方也向冬至点点头。

    “hi,我叫乔治,来自法国。”

    “冬,中国人。”

    两人握手,乔治笑道:“我看出来了,因为日本队已经入住,你们的打扮又明显不是降头师,那就肯定是中国人了。”

    他后背背着一根长长的棍子,腰间还有一把短匕,这种打扮在这里就不那么显眼了,尤其电梯里其他人后背也还各自背着长匣子。

    乔治按下五层的按钮,电梯门关闭。

    “我们就在五楼,你们安顿好之后,可以过来找我玩,今年是我头一年参加交流大会,我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识你们的厉害了!”

    冬至笑道:“我们所有人恐怕都是第一次参加。”

    乔治噢了一声:“是我口误,我只是太兴奋了!”

    闲聊间,冬至他们忽然感觉脚下微微一震,电梯停住,抬头一看,电梯正好停在三楼。

    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外头有人按电梯想往上,众人也没在意,但当电梯门完全打开时,他们发现外面不仅空无一人,连灯光也没有,整条走道黑漆漆的,看不见外面的情形。

    冬至按关门的按钮,电梯没动静,门关不上,按故障通话按钮,也没反应。

    乔治当先走出电梯,去按另一部电梯,那部电梯正显示停在九楼,但按钮怎么按都没变化。

    “看来是故障了。”他无奈道。

    冬至:“三楼有人住吗?”

    乔治道:“不太清楚,我只知道我们楼上住的是俄罗斯人。”

    冬至对刘清波他们道:“那我们爬楼梯上去吧。”

    其他人没有意见,都是修行者,区区一个行李箱自然不在话下。

    整层楼没有一丝光线,连紧急通道的指示牌灯都没有,虽然电梯门没关上,光线从里面照射出来,让他们勉强能看清方向,却由此更显古怪诡异。

    踩在厚厚的地摊上面,行李箱拖动的动静几近于无,柳四忽然道:“那个法国人不见了。”

    三人回头,果然原本走在后面的乔治不知什么时候不翼而飞。

    凄厉叫声从走廊另外一头响起,一道白色的半透明鬼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由远而近朝众人扑来!

    说时迟,那时快,一张明光符从冬至手中掷出,在飞快的念咒声中,符火飞掠而去,直接与鬼影相撞,砰的一下爆出一团炫目火花,将鬼火撞得支离破碎,灰飞烟灭。

    但这还不算完,天花板,走廊地毯,甚至是走廊两边的房门紧闭的房间内,接二连三又扑出无数白色鬼影,身形模糊却无不面目狰狞,獠牙尖利,一看就不是良善之物。

    柳四一鞭抽在地毯上,不单鬼影惨叫破碎,连地毯也瞬间出现一条焦痕。

    刘清波冷笑一声:“装神弄鬼!”

    他根本不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直接化被动为主动,踹开旁边最近的房门,身体跃上,长剑刺向天花板。

    黑暗之中,一道黑影在剑光下毕露无疑,对方见刘清波这一剑势不可挡,只得暂时躲开锋芒,但这一躲,却直接让自己沦为被动境地,被刘清波的伏魔剑一路追着砍,从房间逃出走廊,不得不出声大喊:“我也是参赛者,跟你们开个小玩笑而已!”

    刘清波用中文回答:“去你奶奶的,老子听不懂英文!”

    甭管真没听懂还是装没听懂,对方被追到走廊尽头,终于找到空隙从身上摸出手|枪,在半秒时间内打开保险并扣下扳机。

    砰!

    枪声在走廊回荡。

    所有人脸色一变。

    刘清波侧头避开,千钧一发之际,子弹从他耳边擦过,但刘清波的剑已经递了出去,直接刺穿衣物,送入皮肉。

    血腥味淡淡飘散出来,黑影跌落在地,惨叫连连。

    另外一头,冬至也已经循着鬼影出没的方向追到紧急通道的楼梯口,长守剑直接把虚掩的门劈开,剑气横贯过去,直接将门后的黑影撂倒,没等对方将武器掏出来,长守剑倏而化为绕指柔,缠上对方的脖颈并寸寸收紧。

    “开灯!开灯!”那人歇斯底里大喊出声。

    黑暗一片的环境骤然大亮。

    被冬至踩在脚下的人,居然就是刚才跟他们同乘一部电梯的法国人乔治。

    “放开他!”一个红色头发的女人大叫,手中的枪口直接对准冬至。

    冬至冷冷道:“你可以试试,看是你的枪快,还是他先死。”

    乔治用手抓着缠在自己脖子上的剑,血不停地从边缘渗出,很快把衣领都染成了红色。

    “不要开枪!放下!都放下枪!该死,没看见我快死了吗!你们不放下,他怎么肯松开我!”

    红发女人跟另外一个年轻男人对视一眼,不情不愿垂下手臂,把枪扔掉。

    “我们只是想跟你们开个玩笑,小小的恶作剧而已,你现在可以放开我了吧?”乔治勉强扯开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冬至终于松开剑,长守剑铮的一下又弹得笔直,他收剑入鞘,不忘在乔治想要撑起身体的时候又往对方胸口狠狠踹了一脚。

    “你这黄皮猪!”红发女人想冲上来,却被同伴一把拉住。

    “团长!”

    李涵儿等人从另外一条紧急通道奔来,三人都提着剑,一副气势汹汹赶来助阵的架势。

    可惜架已经打完了,不过多了他们三个,己方阵营一下子又在人数上压倒了对方。

    大家也许内部有些龃龉,但那绝不是表现出来让外人看笑话的,面对怀有敌意的红发女人,李涵儿三个没有废话,果断选择了站在冬至身后,一言不发,似乎随时可以出手。

    乔治刚想爬起来,就又被冬至踹了一脚,差点没背过气去,直接躺平在地上。

    “麻烦你收回这句话。不然你再骂一句,我就再踹他一次,就算他在这里失血而死,那也是你们的责任。”冬至笑嘻嘻道,说出来的话却令对方胆寒。

    他在龙深面前是乖巧软萌的听话宝宝,在队友面前可以装傻卖萌开玩笑,但红发女人他们都没有见过冬至那些面孔,在他们看来,眼前这个东方年轻人,就像魔鬼的化身。

    “我们可以杀了你!”红发女人依旧叫嚣。

    “看是谁杀谁!”柳四出现,手上的鞭子微微扬起,肃杀之气毕露。

    他平时话不多,但不代表敌人可以忽视他的存在。

    场面一时僵持不下,直到楼梯拐角有人叫起来。

    “天啊,这里发生了什么!”

    一名高大的棕发年轻人从上面走下来,后面还跟着两个人。

    乔治捂着脖子虚弱叫道:“快帮我止血!”

    没人搭理他,棕发年轻人后面的男人走出来。

    “我是法国团队的团长盖兰,你对我的队员造成如此严重的伤害,我要向组委会上诉,取消你们的比赛资格!”他没有像红发女人那样虚张声势或出言不逊,但语气明显更加具有威胁性。

    对方一双浅色眼珠盯住冬至,几乎有种猎人锁定猎物的锐利,令人不由自主心头一凛。

    可惜他遇上的,是与他一样的修行者。

    “不好意思,我们也要上诉,我们过来参加交流,却无端遭受你们的辱骂和攻击,如果这种卑劣行为就是你们欢迎竞争对手的方式,那么以后这种交流大会,我们绝对不会再参与!”

    冬至不知道特管局会不会支持他,但反正狠话先放出去总是没错的。

    他指着脸色难看的红发女人:“你们不是最讲政治正确的吗,这个女人刚才辱骂的话,已经涉嫌种族歧视,我会直接投诉她。”

    又指向嗷嗷叫的乔治:“还有这个人,以后最好别让我们再看见,不然我会见一次打一次哦!”

    语气尾调竟然还带了点上扬的俏皮小可爱。

    “走廊上还躺着一个呢!”刘清波走过来,抖落剑身上的血珠,对盖兰等人露出极具轻蔑的一笑。

    “干得好!”

    掌声响起,一个金发雪肤的年轻女孩不知从哪儿冒出来,一边鼓掌还一边奚落人——奚落的是乔治他们那一方的。

    “他们这种恶心的把戏在我们入住时就玩了一次,不过上次我们没能抓住这个混蛋!”

    女孩说完,朝冬至伸出手:“你就是冬吧?我是安娜,来自俄罗斯。”

    棕发年轻人挠挠头,看了盖兰他们一眼,举起双手朝冬至他们走过来:“别误会,我跟他们不是一块的,我是这次美国团队的副团长,你们叫我威廉好了。你们想上诉或者想打架都没有问题,不过这间酒店毕竟是无辜的,看在上帝的份上,能不能换个地方或时间?还有,刚才的地毯和门的损失,我想应该由最先发起恶作剧的人来赔偿吧?”

    乔治喘息连连,已经说不出话了,红发女人扶着他离开,盖兰阴沉着脸道:“先等我看看乔治的伤势再说。”

    说罢也跟着匆匆离开了。

    威廉耸耸肩,对冬至道:“他们之前已经这样整过两支队伍了,哦,包括安娜他们的队伍,但我没想到这次他们会玩得这么狠,我听见动静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太迟了,抱歉!”

    对方是真的来得太迟,还是早早就来了,只是躲在旁边看好戏,冬至觉得是后者,不过他也无意去拆穿威廉,也学着对方无所谓的语气道:“没关系,反正得到惨痛教训的人不是我们。”

    威廉哈哈一笑:“说得对!强者总是无所畏惧的,祝你们好运!”

    他伸手想拍冬至的肩膀,冬至后退一步,他拍了个空,有点尴尬,但随即又笑嘻嘻地挥手跟他们作别,又爬楼梯回去了。

    冬至这才腾出空去跟安娜交谈。

    安娜道:“我早就听说交流期间就会出状况,没想到是真的,看来刚才那个人是没法去参加竞技了,不过冬,你们要小心些,那个格蕾丝好像很讨厌你们,这下你们就跟两个团队结仇了。”

    原来那个红发女就是上次意外失去妹妹的格蕾丝,冬至等人都恍然大悟,但又很奇怪。

    “格蕾丝不是英国的吗?那个乔治明明说自己来自法国。”

    安娜:“噢,我比你们早来两天,每天早上都看见乔治去向格蕾丝献殷勤,应该是正在追求她吧。”

    原来如此,冬至摊手:“多谢你的忠告,不过我们可能已经不止跟两个团队结仇。”

    如果日本来的也是音羽鸠彦的人,那么他们简直已经四处树敌了。

    安娜不明所以,还以为他在开玩笑。

    冬至道:“我们得先回房间去安顿,回头再联系吧。”

    俄罗斯妹子安娜爽快道:“没问题,我的房间在625,欢迎你们去找我玩!”

    跟安娜交换联系方式,挥手作别,三人又拖着被冷落在角落许久的行李箱,与李涵儿他们一道,重新上了电梯。

    这次电梯果然就恢复正常了,顺利从六楼直达九楼。

    刘清波见状冷哼一声:“酒店是美国人的,要说刚才电梯停摆,他们美国人不知道,打死我都不信!”

    冬至笑道:“那总比他直接跟你说他什么都知道,就是在旁边看戏,要好得多吧?起码人家还愿意给你面子呢!”

    刘清波撇撇嘴:“都不是好东西!”

    冬至:“那当然啦,大家各有立场嘛,只有我们团队里的人,才是真正的自己人,比如说无敌可爱的团长,英俊的柳四,漂亮的李道友,还有老杨和小张啊!”

    柳四和杨守一失笑。

    李涵儿微微扬起红唇。

    小张:……

    刘清波则表示:“呕!”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