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23章 第 123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未亮, 冬至睡得正熟, 龙深已经起来了。

    他附身在对方额头上碰了一下, 冬至立时有了察觉,迷迷糊糊睁开眼睛, 看见龙深穿戴整齐站在床边, 睡意登时不翼而飞。

    “这就要走了?”

    龙深嗯了一声:“你再睡会, 还没五点。”

    冬至揉揉眼睛,爬起来,给了他一个拥抱,很快就松开。

    “师父, 早点回来,一切顺利。”

    “好。”深深看他一眼, 龙深转身离开,头也没回。

    一出屋子,他就又是那个铠甲加身,刀枪不入的龙深了。

    离开特管局, 龙深打车前往市区一处再普通不过的住宅小区,在那个堪比迷宫的小区里七弯八绕,终于抵达目的地, 刷卡进门, 电梯直上九楼, 他步出电梯, 敲响两户人家中的其中一户大门。

    片刻之后, 唐净来开门,在他后面,吴秉天也已经到了。

    客厅里摊开一张地图,正是热田神宫的内部结构图。

    “茅山那边刚来消息。”吴秉天道,“他们说李映的魂灯将灭未灭,可能撑不了多久,我们得加紧行动了。”

    丁岚的魂灯已经灭了,鱼不悔没有魂灯,下落生死皆不明,现在就剩下李映的。

    唐净道:“音羽可能故意杀了丁岚,留下李映,诱我们前去。”

    但知道对方的用意,他们也不能不照做。

    为了救出李映和鱼不悔,带回丁岚,特管局三位副局长亲自出动了两位,唐净虽然是分局局长,但他的能力也很强,这次等于局里精英尽出。

    吴秉天苦笑:“茅山那边很重视李映,如果我们不出手,他们就要出手了,我好说歹说才暂时稳住他们。”

    李映要不是现在进了特管局,恐怕就被定为茅山下一代掌教人选了,由此可见他多受茅山师门长辈的看重。但茅山固然厉害,在组织性与资源上,毕竟还没法跟特管局相比,这次李映的师父提出想要亲自过来跟他们去救人,也被吴秉天拒绝了,这种时候不是人越多就越好的。

    唐净道:“吴局亲自去,他们应该就放心了。”

    “老实说,好几年没出手了,还真有点虚。”也就在龙深和唐净面前,吴秉天才实话实说。

    主要是明知音羽鸠彦肯定会设下陷阱等着他们上门,却不知道对方究竟有些什么手段,虽然特管局没少动用各种渠道打探,但如果对方真想瞒,又怎么会有消息漏出来,就像特管局这边的机密,外人大多也是无从得知的。

    这时,龙深将自己一直提在手上的箱子放在桌面上,用随身携带的钥匙打开,吴秉天看见上面还加了特殊的法术禁制,就算有人拿到钥匙,也无法打开箱子。

    正想询问,就见光从箱子里泄出,等到箱子完全打开,整个屋子霎时光华流转,耀眼夺目,连屋子里的大灯在都在这光芒的对比下黯然失色。吴秉天和唐净不得不稍稍侧过头,避开那让人目眩神迷的光芒。

    龙深伸手抹了一下,所有光芒瞬时消失,刚才被光所掩盖的物体本身终于露出真容。

    唐净面露惊容,吴秉天则直接倒抽了一口凉气。

    “这是——四象定星灯?!”

    “宗老给我的。”龙深道,任由唐净和吴秉天上前仔细察看。

    “可这灯不是一直都没法用吗?”吴秉天喃喃道。

    烛台小巧玲珑,足可握在手中,原本点烛火的地方空荡荡的,烛台呈四方形,上有神兽缠绕,栩栩如生,整座灯盏为墨绿色,为玉石所雕。

    但让吴秉天和唐净震惊的,不是它巧夺天工足以成为国宝的年代与雕工,而是一直以来围绕着它的种种神秘来历,以及它作为特管局绝密的身份。

    唐净细看了一会儿,猛地抬头,望住龙深:“是宗老……?!”

    龙深点点头。

    吴秉天回过神,看见他们的表情,很快也明白龙唐二人在打什么哑谜。

    “宗老牺牲太大了。”他叹了口气,但无疑,有了这盏灯,他们与音羽鸠彦交手,胜算又大了许多。

    龙深:“宗老也是为了万无一失,如果用不上,那最好。”

    他将箱子重新关上。

    “新身份来了没有?”

    “来了。”

    唐净道,从手提箱里拿出三份资料,三套证件。身份证,护照,各种表格,一应俱全。

    “从现在起,到入境之后,我们的身份是一对新婚夫妇带着老父亲去日本旅游,到了热田神宫附近,会有人接应我们,到时候我会有新身份,你们则各自分开单独行动。这样一来,音羽就算料到我们会找上门去,也不知道我们会什么时候出现,如果发现情况不对,我们也可以及时脱身,改日再去。”

    吴秉天随口道:“谁扮老父亲?”

    话音方落,他就发现唐净和龙深两人都在看着自己。

    吴秉天:……

    “我哪里老了?难道不能让龙局扮老父亲吗?”他很不服气,表示抗议。

    唐净凉凉道:“那这样会像大款带着情妇和保镖出行的。”

    吴秉天眼睛一亮:“这个身份也不错啊!”

    想到龙深板着脸喊他一声老板,好像还挺爽的。

    唐净想也不想就否决:“不行,在名古屋接我们的车辆和住宿都安排好了,根本不符合大款的身份,一看就穿帮,经费能省一点是一点!”

    吴秉天:……这句话听着很耳熟,好像是去年华东分局问总局增加预算的时候,被他堵回去的话。

    果真是风水轮流转,报应来得快。

    唐净看两人都没什么意见,就把资料递给他们。

    “你们的发型脸型都要改,脸上表情和说话语气也要变,妆我来弄,表情语气就要靠你们自己练了,这是剧本。”

    还有剧本?吴秉天头疼,他见龙深没什么意见,只好也把嘀咕吞回去。

    拿起自己的剧本翻开一看,吴秉天顿时乐了。

    “看来我的角色不算什么,龙局你以前出任务,扮过这种角色吗?”

    龙深摇摇头:“我试试吧。”

    他拿起剧本开始认真背。

    ……

    一天之后,两男一女从这栋楼里走出。

    女子很年轻,额前碎发,长发披肩,穿着有种竭力想要打扮得更时尚,但反而有些不伦不类的味道,另一个年老的男人也差不多,西裤衬衫,但衬衫松垮垮被圈在皮带里,尺寸一看就有点不合,他头顶上还秃了一块,就是俗称的“地中海”。

    看上去像女人丈夫的年轻人稍微好一点,不过也没好到哪里去,头发好像早上没梳,后脑勺翘起一块,他背着双肩包,还拖着行李箱,露出一种不像要去旅游,倒像是上班迟到的焦灼。

    “地铁站有直接去机场的路线,我们去搭地铁吧!”年轻男人对另外两人道。

    女人瞪他一眼:“就这么点钱你也要省,就打个车不行吗!”

    年轻男人没说话,女人蹬蹬蹬踩着高跟鞋去打车了。

    老人在后面絮絮叨叨:“打个啥子车哟,地铁就地铁嘛!”

    男人苦笑:“爸,算了算,让她打车吧,提着这么多行李去地铁是麻烦了点!”

    别人一听这两三句对话,立马就能猜出三个人的关系。

    年轻男女是一对夫妇,可能刚结婚不久,还没小孩,老人可能是女人的父亲,因为男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带了点客气,不像对自己亲生父母那样随意。

    这肯定是一家子要出门玩,而且看样子,他们应该是头一回出远门,所以手忙脚乱,还带了点有意无意的炫耀。

    推测出以上这些信息的路人肯定要为自己福尔摩斯一般的观察力点个赞,可他们绝不会想到,这三个人都只是在照着剧本入戏。

    如果冬至在这里,一定要给在场三人都颁一座奥斯卡影帝奖。

    演戏就要演全套,扮成一家三口的龙深唐净和吴秉天,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踏上前往日本的旅途,而他们头一站要去的,也不是目的地名古屋,而是正常游客都会去的东京。

    另一边,留在京城的冬至,则开始着手准备前往交流大会的各项事宜。

    时间就在这些琐事中悄然飞逝,过了元旦,新年正式到来,离他们出发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他把历年交流大会的资料复印了几份,分给其他五人,又忙着打报告申请这次出去可能用上的各种伤药,竞技流程残酷激烈,美国佬的想象力层出不穷,很难预估他们今年会把竞技玩出什么花样,但冬至上次跟在龙深身边,听卡洛斯说了几句,感觉这次可能是有史以来难度最大的一次考验。性命固然重要,但团队荣誉也同样重要,如果丢了性命,还拿不到好名次,那才叫赔了夫人又折兵。

    龙深跟吴秉天都出公务去了,蒋局长又不管具体事务,余下一位常务副局长宋志存是个好说话的,看见报告大手一挥就同意了,直接给他们批了双份的上清丹,其它伤药数目也很是可观,等吴秉天回来一看,差点背过气去。

    不过这是以后的事了,现在吴副局长还茫然不知,冬至也美滋滋地揣着批示回复就去找刘清波他们开会。

    “上一届在埃及帝王之谷内举行,主题是祛除诅咒,上上届是幽灵船,再往前的竞技内容,你们手头的资料都有,大家可以自由推测这次主办方可能会举办什么内容,以便做好准备。还有,劳烦你们把各自擅长的领域告知一下,我以用剑为主,搭配符法,算是符剑双用。”

    冬至没有把请神算上,毕竟龙深已经严禁他以后再用这个法子了。

    刘清波道:“我用剑,剑是钟馗用过的伏魔剑。”

    还特地把剑拿出来,出鞘挽了个剑花,冽冽剑光霎时闪瞎众人的眼。

    冬至对他炫耀的行为表示无语,不过由此也可以看出刘清波得到这把宝剑的欣喜心情了,以前飞景剑和隐秀剑,可都没见他这么炫过。

    想及此,冬至不由为那两把后娘养的剑掬一把同情泪。

    在场都是用剑的行家,果然对这把名字简单粗暴,来历却十分不凡的剑很感兴趣,李涵儿甚至问刘清波要来看个究竟,只是这把伏魔剑似乎灵性很强,到了李涵儿手中就开始嗡嗡作响,震颤不已,回到刘清波手上时又恢复正常。

    柳四没有什么小心思,他跟冬至刘清波一届,后来又与冬至一样归入二组,虽说彼此没有特别密切的交往,但无疑也比其他人多了一份亲近。

    见刘清波介绍完,柳四就主动道:“我是用鞭的,鞭子是柳木,对付鬼怪有用,但对付邪魔就效果一般。”

    有了三人开场,其他人接下来也算配合。

    李涵儿道:“我是茅山出身,剑也学过一些,比较擅长的还是符法。”

    说到这里,她看了冬至一眼,才继续道:“但不会引雷。”

    冬至被她那一眼看得莫名其妙,等她说不会引雷,才反应过来,忙道:“引雷与否,不能说明什么,上回我们对付天魔分|身,雷法对它也作用不大。”

    这一句宽慰的话这显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李涵儿微微点头,没再说话。

    杨守一道:“我只会用剑,差不多能人剑合一的境界吧。”

    他说得普普通通,轻描淡写,刘清波却忍不住心痒难耐,想着会后去找人切磋。

    人剑合一是什么境界,刘清波也快到那个境界,但快到,跟已经到,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杨守一不愧是圆明宫新一代的佼佼者,上次如果不是冬至用计,谁胜谁负,恐怕还没那么容易决出。

    冬至的优势在于他会的比较杂,可以融会贯通,杨守一虽然专攻剑道,但在剑道上的精深与领悟,却不是别人练个几年就能赶超的。可见这次六人团里,的确个个能耐,但能否降得住这些人,就要看冬至自己的本事了。

    冬至有压力,但更多的是动力,龙深对他寄予厚望,他自然不希望对方回来时,听见的是他们落败的消息。

    张嵩最后开口:“我是符剑双修,以火符为主。”

    冬至一一记在心里,点头道:“这次出去,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私底下跟我提,对外遇到什么事情,也不要太冲动,毕竟我们不止代表我们自己。”

    这话听起来有些刺耳,但众人都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毕竟是事实,在这里内讧没所谓,出去再内讧,那的确只会让人看笑话。

    “你们还有什么需要或建议吗?趁现在还在国内,能办到的正好一起办了。”冬至拿起纸笔准备记录。

    刘清波早就觉得冬至婆婆妈妈啰嗦个没完,对方话音刚落,他就兴致勃勃发言道:“我觉得今年既然是美国佬主办,按照他们的风格,很可能直接给我们来个丧尸大杂烩,说不定那个劳什子关键道具就藏在某个丧尸体内,不止要你打败它,还要把每只丧尸都开膛剖肚,挖心切肝才能找到!”

    众人:……

    冬至嘴角抽搐:“你的口味真重!”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不是我口味重,是美国佬的口味重!你们没看恐怖片吗,他们每次都是怎么血腥怎么来,而且他们对丧尸这玩意有种特殊的情结,资料上不是没出现过丧尸吗,这不就意味着可能性很高?要我看,正好还有几天时间,我们可以跟局里借那个丧尸模拟系统,进去练习一下,保管夺魁!”

    李涵儿慢慢道:“那个模拟系统,现在不少国家都购入了,而且正是因为大家都觉得出现丧尸的可能性最高,我认为主办方反而不会选择这个内容。”

    刘清波被全盘推翻,很不痛快,皮笑肉不笑道:“那依你的高见呢?”

    李涵儿道:“既然已知是在大西洋某个群岛举行,我认为,内容说不定与亚特兰蒂斯有关,我们也许需要深入海底寻找主办方要求的道具,那么面对的敌人,可能也是海底异兽。”

    虽然说都是凭空猜想,但这个猜测也算有理有据,刘清波一时还真想不到反驳的话。

    冬至道:“各位水性都还好吧?”

    他得到肯定的回答,就问李涵儿:“李道友还有什么补充吗?”

    李涵儿摇首:“我们现在没有更多消息,只能以不变应万变。”

    冬至道:“我从宋局那里得到两个消息,一个是日本这次肯定会派阴阳师参加,各位想必也知道,因为石碑的事情,我们跟日本那边结下梁子,虽说音羽鸠彦无法控制整个日本阴阳界,但参赛的人里,不乏对我们心怀恶意的,还请各位谨慎提防,不过宋局的意思是,如果对方安分不生事,我们也不必主动挑衅。”

    顿了顿,他继续道:“另外一个消息,就是上上届,也就是何遇那一届,他们拿了头名,当时在竞技过程中与来自英国的修行者发生意外,死了一个人,上一届英国没有参与,今年英国报名了,名单里面有一名参赛者,是那位死者的姐姐,叫格蕾丝史密斯,她可能就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也要留意。”

    刘清波撇撇嘴:“也就是说我们这次是内忧外患,四面树敌,风雨飘摇呗!”

    冬至对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同学,你成语学得很不错,所以,祝我们自己好运吧!”

    半个月时间说长不长,当冬至拆掉手上的绷带时,他们终于坐上前往洛杉矶的专机,正式踏上这段旅程。

    主办方之所以选择洛杉矶为落脚点,是因为考虑来自世界各地的修行者,其中肯定不乏与众不同的人,而附近有着世界闻名的影城,再稀奇古怪的装扮也变得稀松平常,别人看见了只会以为工作人员或游客,不会引起任何大惊小怪。

    冬至一行六人下了飞机,就有专车等候在外面接他们,车上有一位司机和一个年轻小伙子。

    “你们好,欢迎来到洛杉矶,这是一座非常富有活力的城市,待上一天,你们就会爱上这里的!哦对了,我叫艾文,你们谁是团长?”

    “我,冬至。”冬至伸出手,见他张了张口,死活念不准后面的“至”字,半天只能念成冬吃,不由笑道,“叫我冬就好了,你是51小组成员吗?”

    艾文挺热情外向,与他握手的时候挤眉弄眼:“正确地说,应该是51小组的后勤人员,我是个普通人,但我很想加入你们,所以最近正在努力练枪法!”

    包括冬至在内,这次参赛队伍共有十支,除了中美英法俄日单独组成一支队伍之外,其它都是地区组队,比如东南亚算是一支队伍,非洲、北欧、南欧也各有一支队伍,印度本来想要单独组成一支队伍,但后来因故取消,并入东南亚地区内。

    其实像这种情况并不少见,修行者毕竟不是随随便便一抓就一大把的,像黑袍降头师那种不屑融入世俗的,也不会来参加这种交流。

    艾文说,冬至他们算是倒数第二来到洛杉矶的,除了非洲之外的其它队伍都已经下榻酒店了,从明天开始,接连三天是会议交流,很想成为51小组前线人员的艾伦兴奋地表示,他得到了旁听会议的机会。

    柳四跟杨守一英文不大流利,没怎么开口说话,李涵儿和张嵩也没有叽叽喳喳说个没完,冬至既然是领队,就由他出面跟艾文交流,其他人一路上只听不说,刘清波大少爷脾气,顶多偶尔问上一两句话,不屑拉着一个后勤人员打听个没完。

    实际上众人想知道的,冬至都已经问了。

    艾文告诉他们,他们下榻在富兰克林酒店,说这句话的时候,艾文脸色有点古怪,冬至给刘清波递了个眼色,后者立马手机上网,把富兰克林酒店的相关资料翻出来。不到几分钟,冬至他们都知道了,这间酒店很出名,不仅因为它就位于好莱坞颁奖典礼的影院附近,地理位置优越,更因为它名声在外的各种灵异事件,据说每年还有不少人慕名前来专门入住这间酒店,就为了一睹名人鬼魂的风采。

    但如果仅仅是这样,艾文肯定不会面色古怪,而会眉飞色舞跟他们讲起酒店的各种灵异事件,因为就算他只是51小组的后勤,肯定也已经听过许多奇闻怪事了。

    冬至问他:“这次的安排是不是还有什么用意?”

    艾文眨了眨眼,语调明显慢下来:“应该,没有吧。”

    他一看就是不擅长撒谎的人,要是遇到个老油条,冬至还得另想办法,现在就简单了,他拿起电话笑道:“你不说,我就直接问卡洛斯了,我知道他这次不带队,但作为51小组的副组长,卡洛斯应该没理由不知道吧?”

    艾文一愣:“你认识卡洛斯?”

    冬至:“他跟我的老师很熟,我的老师叫龙,也许你听过。”

    艾文恍然:“龙局长?天啊,你竟然是龙局长的学生!”

    他顿时兴奋起来:“他们没有告诉我这次是龙局长的学生带队过来!我当然听说过,卡洛斯跟我们说起过龙的事迹,他们曾经合作擒获一只血魔的!”

    冬至还真不知道龙深这段往事,不过话说回来,他家师父随便一件事拎出来都能顶上别人半辈子经历过的了,龙深自己不觉得有什么可说的,但在别人看来已经与传奇无异。

    “艾文,你们安排我们住在这间酒店的原因是什么?告诉我,你想进51小组的话,回头我向卡洛斯推荐你,怎么样?”

    艾文眼睛一亮:“真的?”

    冬至耸肩:“不过我不保证他一定会录取你,只是帮你写推荐信,最终能不能录取,还是得靠你自己。”

    艾文高兴得都语无伦次了:“谢谢,谢谢!只要有推荐信就够了,我会努力让他发现我的亮点!”

    在艾文口中,这酒店有点邪门,三不五时都会闹出一点事,每次出事之后就会平静一段时间,然后又会接着出事,普通人还以为这只是个时不时会闹出灵异传闻的酒店,当成新鲜刺激的景点之一,殊不知其中凶险往往不为外人道,而且出事的时间也很规律,一般一到两年一次,而且就发生在圣诞之后的新年年初。

    前年的时候,酒店还出现魔物,幸好被51小组及时发现并处理,才没有酿成大新闻,去年没发生过什么大事,所以他们推测今年酒店可能又要闹腾,恰逢交流大会举行,美国人商量了一下,决定让各国队伍入住这间酒店,正好顺便帮他们镇恶驱邪,一举两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