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8章 第 118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吴秉天抹了一把脸, 似乎打算将熬夜的疲惫抹去。

    “我还没来得及跟你们说, 前天我和宗老, 张老他们一道开了个会,他们都认为, 阵眼应该在昆仑山, 只不过,昆仑山太大, 确切方位还无法确定,现在只能先一点点展开搜索。宗老和张老他们,也会赶过去会合, 一起参与寻找。”

    昆仑山不是一座山, 而是延绵不绝的山脉, 被视为华夏的万山之祖, 也是所有龙脉的起点, 无数神话传说起源于此, 自远古以来从未断绝, 的确很有可能就是阵眼所在。

    但这个地方, 光是六千米以上的山峰就有十九座,山顶积雪终年不化, 更有从来无人涉足过的深山心脏, 要是一座座挨个搜查过去, 三五年工夫也未必做得完, 更不要提数之不尽的天险奇观了。

    龙深问:“丁岚他们现在有什么消息吗?”

    吴秉天摇摇头:“我让他们以自身安全为重, 不到万分危急的时候, 无须一直联系。”

    李映经验稍微欠缺,但此去他不是三人之首,有丁岚和鱼不悔在,足可见机行事,不过音羽鸠彦经营那么多年,不可能料不到他们会上门去,所以丁岚他们这一趟,同样平静中暗含重重凶险。

    龙深转头对冬至道:“你先回去休息吧。”

    冬至旁听许久,听了不少消息,但他一个忙都帮不上,看见氛围有些凝重,心里也不好受,闻言就点头起身。

    “等等。”

    宋志存叫住他,把身前的文件夹递过去。“这是往年交流大会的资料,你先看看,回头等人来齐了,我会跟大家说几句,但具体分工,还是得你来。”

    冬至一愣。他以为领队人选只是口头上说说,还要经过具体考核,但现在听宋志存的意思,似乎是已成定数了。

    他下意识向龙深看去,后者微微颔首,目光鼓励。

    冬至忽然就平生出镇定与勇气,他接过文件,向宋志存他们道别,这才离开。

    目送他轻轻带上门,宋志存终于露出几日以来久违的微笑。

    “你这个徒弟收得不错,我现在都有点后悔了,要是当时抢在你面前动手,说不定他今天就要叫我师父了。”

    吴秉天也凑趣笑道:“可不是?我还以为他真的不食人间烟火,原来不是凡心不动,是遇见动凡心的人。”

    这些话虽然听起来容易让人误会,但他们调侃的其实只是收徒这件事。

    龙深微微一笑,眉峰松开不少。

    他无意主动提及自己与冬至的关系,但也不会刻意去隐瞒。

    “冬至的确很好。”

    宋志存笑道:“之前我还担心,李映一走,冬至又中了降头,刘清波或张嵩,现在还不足以承担带队的职责,弄不好又得重新挑人,现在好了,冬至跟刘清波共事过几次,有他在,就镇得住刘清波,张嵩应该也不在话下。”

    吴秉天也说:“等他们这次交流回来,就可以给他们加更重的担子了。”

    三人借着这个话题放松片刻,龙深就把他这次在曼谷跟卡洛斯等人会晤的结果说了一下。

    “天魔的残魂,也许会借这次交流趁机混入修行者之中,我建议加派队伍加派两个人,代替李映。”

    吴秉天道:“这个没问题,我会尽快物色合适人选的,迟半夏怎么样?”

    她已经被宋志存收为弟子,这个问题自然是宋志存更有发言权。

    宋志存却摇头道:“她还不够火候,这种历练最重团队配合,而且她跟李映还在谈恋爱,我怕这次李映生死未卜,她心有牵挂,未必能全神贯注投入。”

    冬至不知道龙深他们接下来会讨论什么,他离开会议室之后就回了宿舍。

    他这里已经大半年没有回来了,床褥都还是离开时叠起来的样子,整齐而冷清,但桌椅并没有脏到哪里去,窗户开了一条缝隙,放在窗台上的几盆植物也都被照顾得很好,再看茶几,上面还有一张纸条,写着:猫寄放在南巷北角175号的宠物店,已付半年寄养费。

    这应该是龙深在去申城之前写的,当时他可能觉得自己没那么快回来,纸条十有八|九是给托付的人看的。

    冬至回想了一下,他们两人在申城重逢,之后又去了海南,辗转泰缅,杀颂恩,除天魔,意外接连发生,以致于他看着纸条一点点回忆这段时间,才发现自己竟已经历了这么多。

    他自己从京城前往鹭城时,本已作好几年内都无法回京的准备,在与龙深告白之后,更有种这辈子都不会再回来的感觉,谁能料到人生总是在峰回路转时出现转机和奇迹,从前他以为毕生无望的感情,却居然在三亚的海边得到回应,兜兜转转,再次回到这里时,难免生出恍如隔世的错觉。

    房间无须如何收拾,冬至在书桌旁坐下,先打电话给刘清波。

    对方很快接起,没等他说话,就先问了一连串:“你现在在哪?回国了?降头解了没有?龙局跟你一起吗?”

    冬至哭笑不得:“你让我回答哪个?”

    刘清波没好气:“一个个回答!”

    “行行行,”冬至好脾气道,“我现在在京城,降头已经解了。交流大会就快举行,我受了伤,师父让我不要来回折腾,就在京城休养,等你们过来,你什么时候来?”

    刘清波道:“过两天吧。木朵想跟你视频汇报一下这边的情况,你现在方便吗?”

    “当然方便!”他不说,冬至也正想问。

    两人挂了电话,改而用通讯软件联网开视频,冬至很快看到视频那边的木朵和张充,大家都没什么变化,张充依旧是没心没肺地瞎乐呵,木朵依旧是冬至临走前看见的模样,刘清波自然也还是那副大少爷样子。

    “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鹭城办事处辛苦大家了,等我回去之后,一定请你们吃饭。”冬至诚诚恳恳道。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我们辛辛苦苦那么久,就值一顿饭吗?”

    冬至笑嘻嘻:“那你想要什么?除了以身相许,我都能答应。”

    刘清波表示嗤之以鼻:“切,谁稀罕!让木朵先跟你说说这段时间的事儿!”

    冬至一听就知道他这位副主任肯定是个甩手掌柜。

    刘清波向来没什么耐心处理具体的事务,更懒得面对繁琐的人际往来,所以即便能力再强,却永远无法像李映和冬至那样,去带领一个团队,要么只能当独行侠,要么只能被领导,这也是他的短处。

    特管局内不缺独行侠,大部分人都可以独当一面,但能够充当团队领导者的却不多,他们这一届,被看好的就是李映,现在又多了个冬至,仅此而已。

    木朵开始跟冬至汇报工作情况。

    奶茶店已经装修好,而且开始营业了,每天不算生意兴隆,头一个月还是亏本的,但稳定下来之后,基本就能维持收支平衡了,其实这间小店也只是办事处大隐隐于世的掩护而已,没有人指望它能赚大钱,所有盈利都要用在办事处的运转上。

    不过冬至最初这个提议显然不错,这里靠近学校,时常有学生过来买饮料,木朵跟张充有时忙不过来,就又雇了两个小伙子帮忙,借口店铺老板在写小说,很喜欢收集灵异故事,让他们多跟顾客交流打听,这一交流,果然就听说了不少稀奇古怪的事情,其中真真假假,需要木朵他们去筛选。

    女人毕竟心细,木朵就在这些小道消息里发现异常,最后发现这是一桩跨国毒品走私案件,移交给相关部门之后,还协同抓捕毒贩,双方甚至发生枪战,一名警察差点受伤,据说刘清波当时在场,出剑比子弹还快,当即把子弹挡下来,事后所有人看他的眼神就跟看外星人一样。

    办事处还因此事得到上头的表彰,和兄弟部门的感谢。吴秉天认为鹭城办事处这种掩人耳目的方法值得在各地办事处推广,没少让他们写总结经验,刘清波当然不耐烦干这些,张充从一开始文笔被木朵处处嫌弃,到现在写总结写得快吐了,才勉强过关。

    木朵将这些事情娓娓道来,冬至也听得目瞪口呆。

    他没想到自己离开短短时间,办事处竟还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这样一来,就显得他这个“玩忽职守”的领导更不称职了。

    木朵看见他面露歉然,就笑道:“这些变化,都是在你来办事处之后才有的,要是没有你,我们现在估计还是死气沉沉的样子,主任,你们这次去交流,可一定得给我们办事处争点面子啊!”

    冬至指指刘清波:“有刘副主任在,肯定没什么问题。”

    刘清波从鼻孔喷气,表示他的吹捧毫无诚意:“听说上次交流我们屈居第二?那些老外这次没什么机会了!”

    冬至又对木朵和张充道:“我跟老刘都不在鹭城,有什么事你们就及时汇报唐局那边,不要自己硬撑,回头我给你们寄一些明光符,没事放在身上驱邪定神也行。”

    木朵很能明白他的好意,当即就表示感谢,并祝他们此去一帆风顺,载誉归来。

    要知道修行者并不是个个都像刘清波这样出身不凡,高傲得连与人勾心斗角都不屑的大少爷,如程缘那样走向极端的毕竟少数,更多的,则是像之前鹭城办事处的肖奇和严诺那样,本事比普通人大,但同样有人性百态,他们也会恐惧嫉妒,也会推诿拖延,当然也不能说他们就一事无成。

    木朵入特管局几年,从雄心壮志到碌碌无为,也曾生过辞职的念头,但最终让她遇上了冬至。

    这个年轻人是稚嫩青涩,毫无经验的,但他聪明好学,举一反三,这些都是成为出色修行者的必备素质,更难得的,是他遇事愿意承担责任,事后也不居功,反而愿意将功劳分出来。

    与他共事,木朵如沐春风,如果非要加一个对比,那她也得说,冬至比严诺和肖奇都强了许多,这样的人,才真正能够带领大伙往前走,让人心甘情愿跟随他,出生入死,上天下地。

    与刘清波他们又聊了几句,冬至结束视频,揉揉眉心,低头翻看刚才离开时,宋志存递给他的资料。

    世界交流大会的全称其实是世界未知领域文化交流大会,起源于二战后,但不是每两年都会固定举办,中间因故停办过好几次,时至今日,两年一次,常务理事国轮流做东。

    所谓的未知领域文化,其实就是修行界的泛称,从东方的道法巫蛊阴阳术,到东南亚的降头术,再到西方的通灵招魂猎魔巫术等等,包罗万象,无所不有,许多修行者自然也愿意借此机会增进了解,扩大自身影响。

    时至今日,交流大会其实已经是各国修行者的竞技场所,不少默默无闻的修行者从这里走出去,扬名世界,自然也有人在此陨落,丢了性命。

    大会一般以国家或地区来组队参与,不允许个人名义参加,中国参加了五次,龙深也带过队出去,但并没有实际参与竞技。

    冬至看到这里,不由一笑。

    他知道为什么龙深不参加,因为龙深实在太强了,这个男人一旦加入,就不会有别人赢的机会,作为特管局高层,龙深其实并不需要出这种风头。但卡洛斯显然是对龙深的能力有所了解的,所以才会对这次自己没能亲眼看见龙深的徒弟展示能力表示遗憾。

    以龙深的能力,哪怕不刻意表现,也注定不会隐没于人群之中,冬至能想象,在自己没能参与到龙深过往的岁月里,这个男人曾经绽放过何等令人目眩神迷的光芒,他的强大与坚韧又是何等令人心折。

    在长白山上,龙深有旧伤在身,尚且能与骨龙打得不相上下,这次甚至还以一己之力封上深渊通道,难怪他敢一个人带着徒弟就闯入颂恩的老巢,哪怕冬至已经算是对方的至亲之人,他仍旧无法探究这个男人的力量极限到底在哪里。

    龙深的从前,他已错失许多,但龙深的以后,在他的有生之年,一定不会再错过。

    指尖摩挲过那个熟悉的名字,冬至又接着看下去。

    何遇参加过一次,看潮生没有,这自然不是因为看潮生的能力不足,而是特管局担心看潮生的自制力不够,会在某些情况下情不自禁暴露真身,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何遇参加的那一次,是在西伯利亚的冰原上举行,参与者需要与冰原上的异兽进行对抗,最终拿到组织方指定的物品,那一次,何遇他们取得了最终的胜利,跟他一起参与的,还有张珩和鱼不悔,这些熟悉的人名出现在资料上,无不意味着那一次的星光熠熠。

    不过在那之后,也就是上一次交流,竞技在非洲举行,那里是黑巫术盛行的地方,众人在一个到处都布满黑巫术陷阱的环境内生存对抗,最终的获胜者是美国。冬至看了一下上一次参与的人员,其中还有两个东北分局的老熟人,郑穗和王静观。

    老郑和王姐当然不是刚刚才加入特管局的新人,但冬至加入特管局这么久,也明白他们并不能算是局里的精英,他们参加了上一次的交流,只能说明当时局里没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人才,才让他们临时凑数。

    据说这一次与会队伍会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所以特管局让冬至他们参加,必然也存着让他们取胜的寄望。

    将资料重新合上,他轻轻舒了口气。

    他从来没想过自己能担纲带队的职责,这份信任来得太突然,突然得他只觉身上沉甸甸的分量,冲淡了原本应该高兴的荣誉感。

    刘清波、张嵩、柳四,这些人无不是特管局的未来精英,他们在培训与实战中表现同样优异,如无意外,未来的特管局也是属于他们的,一年之前,他想也不敢想,这里面也会有属于自己的一个位置。

    起初是被“美色”所吸引,然后又被新世界的绚丽多姿留住,再也移不开目光,他本来也很有自知之明,觉得自己在特管局内担任一个普通的后勤人员,经常能看见男神,也就满足了。但后来每每事到临头,无非想着尽力而为,不愿让别人看轻,也对得起自己,一步步走到了今天的位置,再回头看时,不由失笑。

    他这一路行来,一心只看着前方,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结果蓦然回首,发现自己不经意间,竟已洒下了一大片种子,那些种子破土而出,又开出遮目繁花,这是意外之喜,也是天道酬勤。

    冬至心头不乏忐忑,担心张嵩的性子会不服自己,难以融入团队,也担心他们这次不能赢得竞技,既丢了特管局的脸,也丢了国家的脸,但事情既然已经定下来,他也没想过推托或逃避,反倒开始思考起要怎么办好这件任务。

    回来之后他就没怎么休息,不知不觉就趴在桌上睡过去。

    窗外吹入一丝冷风,冬至打了个喷嚏,揉揉眼睛,发现已经过去一个小时。

    对面宿舍静悄悄的,龙深显然还没回来,他穿上外套,先去外头吃个晚饭,顺便把龙龙接回来。

    大半年不见,龙龙长大了一圈,养得油光水滑,白猫的优势彻底显露出来,冬至看见它圆圆而无辜的脸时,差点跟宠物老板娘说他们认错猫了。

    “龙先生将它带过来的时候,特别指定了要某个品牌的猫粮,这段时间我们都是用这种猫粮喂它的,每周一个罐头,上周才刚做了体检,一切健康。”店员笑道,递来体检结果,冬至一看,也不得不感叹他们的精心照顾。

    当然,这种精心的价格也不菲,冬至发现他们给龙龙喂的猫粮,正是自己临走前买的那一种。

    龙深的细心总体现在不经意间,不会让人轻易察觉出来。

    老板娘确认他的身份之后,把龙龙的好养乖巧,与店里各个品种猫咪的和睦相处都夸奖了一遍,她甚至还记得龙深的样子,误以为冬至是龙深的弟弟,说你们兄弟俩都特别好看,让人过目不忘。

    冬至也无意多加解释,将错就错顺着对方的话说笑几句,临走前老板娘不仅大方打了八折,还赠送一袋猫粮,让他下次没事也多来坐坐。

    离开宠物店,冬至举高笼子,对里面的龙龙道:“你的猫粮是我牺牲色相换来的。”

    龙龙喵了一下,伸出肥爪子搭在他手上,似乎还没有忘记这个便宜主人。

    冬至点点它的脑袋:“带你回去看你的另一个主人。”

    夜幕降临,一人一猫回到特管局。

    龙深已经回来了,宿舍门虚掩着,灯光从里面流泻出来。

    “师父?”冬至推开门探入脑袋。

    “回来了。”龙深刚从浴室出来,隔着几米远都能感觉到他身上的水汽氤氲。

    “我把龙龙接回来了。”

    冬至打开笼子,把猫放出来。

    龙龙半点不怕生,绕着两人的腿脖子走几圈,尾巴在他们腿上卷了又卷。

    “长守剑先放在我这里,这段时间它陪你经历了不少硬仗,剑身难免沾染污气,我拿去净化一下,再还给你。”龙深道。

    冬至自然没有异议,就算龙深不解释,只要开口问他要,他也会毫不犹豫把剑给过去,这是无须思考的信任。

    “师父,上次你孤身封锁深渊通道,是不是也受了伤?我又不是马上就要出发,长守剑的事先放放也可以的。”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