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7章 第 117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行人抵达曼谷之后, 龙深他们就见到了这次出席会议的降头师颂拉, 这位也是白袍降头师协会的重要人物, 据说在东南亚的地位不逊于信猜, 不过与信猜不同的是, 颂拉身材高大, 看上去更像一位运动员,而不是降头术大师, 他的英文不大流利, 肯塔就在旁边充任翻译。

    51小组来的是副组长, 一名叫卡洛斯的美国人,龙深与他似乎旧识,两人没有刚见面的客套,反而先在小会议室内讨论了挺久,才转移阵地去了大会议室。

    龙深没有避开冬至, 连与卡洛斯单独会晤也让他留下来旁听。

    卡洛斯对龙深了解不少, 听龙深介绍说那是自己的学生,不由惊讶道:“我听说你从来都不收学生的,这次竟然破例了, 看来这个小家伙一定有过人之处, 对吗?”

    龙深点点头,显然没准备与他解释太多。

    虽说现在国际合作频繁, 但他们毕竟还是两个国家, 说不好什么时候就会各自站在对立的立场上, 龙深没打算与本国以外的修行者深入发展什么友谊。不过这次为冬至解降, 和杀上颂恩老巢,消灭波卑夜分|身,都是同一件事,他就先跟卡洛斯简单说了一下。

    卡洛斯一路神色轻松,最后听见天魔魔气逃逸时,还是忍不住抱怨道:“你就这么看着波卑夜逃走也拦不住吗?龙,这可不像你的能力啊!”

    龙深淡淡道:“当时拦不住,你去试试。”

    卡洛斯撇撇嘴:“那你们当时去的时候就应该多叫上几个人,比如提前通知51小组,而不是像现在这里自己先行动了,再跟我们说。”

    龙深冷笑:“颂恩在那里几十年,怎么都没见你们查出波卑夜的事情,过去主持正义?”

    卡洛斯语塞片刻,反而嘿嘿一笑:“别这样嘛,龙,我跟你开玩笑的!”

    他表演一秒变脸,让冬至叹为观止。

    但卡洛斯显然不觉得自己脸皮厚。

    “龙,你也知道,我们都是为上面办事,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肯定也要回去汇报的,那地方在哪里,回头我让人去看看,也许还能找到点什么东西。”

    龙深把地点说了,他们离开的时候,自然已经确认没有任何遗漏,就算卡洛斯的人现在再去,也不可能再找什么。

    卡洛斯自然知道这一点,但为了有所交代,他循例是必须问的。

    “照你看,波卑夜的魔气逃逸之后,会往哪去?”

    龙深道:“美国那么远,它一时半会可能还到不了。”

    冬至差点笑出声,他现在发现了,龙深跟卡洛斯之间的关系,有点像现在两国之间的关系,彼此合作,但又互相试探,谈不上信任,当然也没到撕破脸的地步。

    从前他不知道龙深也会有跟别人慢条斯理扯皮的时候,现在看见了,越发觉得有趣。

    卡洛斯也听出对方的奚落了,他苦笑道:“我为我先前的鲁莽道歉还不成么?你也许听说了,最近美国和欧洲那边也都陆续发现魔物的踪迹,其中还有一只疫病之魔,我们很担心像黑死病那样的灾难会再度上演,现在猎魔者的人手严重不足,我们希望能得到你们的帮助。”

    龙深摇摇头:“我们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处理。”

    卡洛斯狐疑:“波卑夜不是已经铲除了吗?”

    龙深道:“另外有事。”

    见他不肯多说,卡洛斯狡黠一笑:“是日本那边?需要我们帮忙吗?”

    以对方的能力,完全打听不到是不可能的,龙深道:“多谢,暂时不用。”

    他滴水不漏,卡洛斯有点失望,耸肩摊手:“那好吧,说说世界交流大会的事情,今年我们应该会派出五个人参加,你们呢?”

    龙深道:“我们还未决定,不过应该也不会超过往年。”

    卡洛斯看了冬至一眼,笑道:“你的学生以前没有参加过,看来今年你打算让他出席了?”

    这个没有什么好隐瞒的,龙深就点点头:“今年的地点在哪里?”

    每次大会都有主办国,因为其中还包括了历练竞技的环节,所以每次的地点都不一样,这次轮到卡洛斯他们了。

    卡洛斯道:“在大西洋一个荒岛上,我们会用最新的模拟设备,进行全息模拟,老规矩,最先得到指定道具的队伍,自然就获胜。”

    说完,他就看见龙深眉头深锁,作沉思状。

    “你想到了什么?”

    龙深道:“波卑夜那一缕魔气逃逸,暂时无法构成太大威胁,但是它一定有意识去会寻求壮大的契机。”

    卡洛斯点头:“不错,魔物都喜欢从活人气息上汲取养分,它很可能会去繁华的大都市。”

    龙深:“活人气息再多,也不如修行者的气息纯正,以波卑夜的本性,会更喜欢这条捷径。”

    卡洛斯微微一震,他立马明白龙深的意思:“你是说它会趁世界交流大会,对他们下手!”

    龙深:“我只是提出这个可能性。”

    卡洛斯唉声叹气:“看来这次注定又要不平静了,幸好不是我带队,可以暂时把这个烦恼丢给别人。”

    龙深挑眉:“谁带队?”

    世界交流大会旨在各国修行者交流合作,历练竞技环节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一般都是从未参加过的新人参与,原则上不允许参加第二次。一个团队只有领队可以是老人,但老人不会参与竞技,只带队过去。

    卡洛斯笑道:“这次由莉莉丝带队,已经确定了,不然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你这位学生的能力,毕竟他是你唯一一个学生。”

    他不掩对冬至的兴趣,不时望向冬至。

    冬至则维持他一贯在外人面前的风格,每次都回以软萌乖巧的礼貌性微笑。

    卡洛斯不禁感叹:“龙,你是不是知道自己缺什么,才特地找了个跟你性格截然相反的学生?”

    龙深对此懒得回答。

    离开小会议室,三人与来自各地的修行者一道开了个小会,内容主要是交流目前各地发生的魔物事件,日本也派了一名神官前来,不知有意无意,对方从头到尾,都没与龙深他们正面交流过,龙深也没有主动去找他,双方维持一种微妙的冷战局面,直至会议结束。

    冬至是头一回涉足这种场合,见到别国的修行者,虽然称呼各有不同,但这些人在言行上并没有异于常人之处,毕竟能够被派出来交流的,肯定不会是在深山老林里终日与世隔绝的人,就连一位来自非洲的巫师,也同样西装革履,英语流利,令冬至有种啼笑皆非的玄幻感。

    众人就波卑夜魔气的去向进行交流沟通,一致认为龙深的猜测可能性很高,对即将到来的大会也多了几分凝重,卡洛斯则表示这是一个诱惑天魔自投罗网的好机会,希望能趁着大会将波卑夜彻底消灭,以绝后患。

    各方没有马上对这个意见表态,都认为需要回去商量再作决定,会议很快结束,龙深没有在曼谷多逗留,告别颂拉与肯塔之后,他就带着冬至先行回国。

    飞机上,冬至按捺不住好奇心,问龙深:“交流大会的人选定下来了?”

    龙深颔首:“在我们来找颂恩之前,就已经定下来了,本来应该是你、李映、刘清波、张嵩、柳四,再加上一个,但现在李映去了日本,应该要重新换人。”

    冬至疑惑:“卡洛斯不是说可以由一名老人带队吗,我们全是新人?”

    龙深道:“现在局里大都在忙着石碑的事情,一时也抽调不出可靠的人选,要是随便找个人带队,那还不如全部由新人组成,你们培训期间这么多次磨合出来的默契,总比别人强。”

    那倒也是,冬至点点头。

    “我明白师父的苦心。”

    龙深挑眉:“什么苦心?”

    “带我参加这次会议的苦心啊!”冬至笑嘻嘻道,“虽然我全程都在打酱油,但也看了不少,听了不少,起码也知道如何跟别国的修行者打交道了。”

    龙深心头一笑,面上却不露。

    “那你说说看。”

    冬至还真能说出不少。

    “我们与51小组的关系,有点像两国之间的关系,若即若离,不远不近,既要合作,也要防备。欧洲那边则是几处独立机构,平时各行其是,关键时刻很难合作,所以现在欧洲魔物才会闹得这么厉害。东南亚主要是白袍降头师协会,不过这个协会比较松散,不是官方机构,还有东洋那边的修行界,现在应该基本都被音羽鸠彦控制着吧,我看开会的时候,那个神官也没跟我们打招呼。说到底,大家都有各自的立场和利益,在消灭魔物上合作可以,但石碑事关重大,只能我们自己来解决。”

    龙深面露赞许。

    其实冬至他们这一届的特管局成员,是近年来综合素质最佳的,但这最佳之中,其实也有高下之分。比如张嵩,他的资质与能力其实很高,但性格却桀骜不驯,这也使得他无法成为团队领导者,还有刘清波,论实力,他不逊于冬至,但过刚易折,他也少了一分能屈能伸的韧性,其他人更是在实力等方面各有欠缺,若说最被看好的,那只有李映和冬至两人。

    不唯独龙深看徒弟有偏好滤镜,如吴秉天宋志存,乃至宗玲等大佬,也都认为李映与冬至,可能就是十年二十年以后特管局的中流砥柱,所以这次龙深带冬至过来参加会议,实际上是经过高层内部决定的。

    冬至和刘清波等人也许自己并不觉得,但许多人无不在暗中培养关怀他们,这次冬至中降头,虽然只有龙深一人过来,但他随身带了不少珍贵丹药,虽然这些丹药最后也没能派上用场,但制度所在,不是龙深随便想带出来就能带出来的,也得需要吴秉天和宋志存签名同意。

    看见他的表情,冬至一乐,歪着头讨功:“是不是我的回答,让你觉得这个徒弟没有白收啊?”

    “不要顽皮。”这句话没有半分训斥,反而带着龙深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柔和,倒有点开玩笑的意味了。

    这就叫顽皮?

    冬至抓过他的手指,放在嘴边轻轻啃了一下,故意笑道:“这样也叫顽皮吗?”

    龙深反手握住他作怪的手,将其按在扶手上。

    “这叫挑逗。”

    冬至喷笑,他师父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一个人,居然也会说出挑逗这个字眼。

    “那请问龙局被挑逗成功了吗?”

    龙深摇摇头,看起来心情不错,还会开玩笑:“我坐怀不乱。”

    冬至手被按住,就想动脚,可还没等脚尖挪过去,对方似乎已经提前察知他的意图。

    “再乱动,就在这里强行进入你的识海了。”

    冬至:……

    他半点也不想在飞机上脸色潮红浑身发软被人误会,于是立马收回手,不再逗自家师父了。

    龙深撇过头,无声一笑。

    大战一场之后就没怎么休息过,回国的飞机上,旁边就坐着龙深,冬至的心神放松下来,在起飞前就睡着了,飞机起飞时的噪音与动静都没能吵醒他。

    龙深原本是没有睡意的,但兴许是被冬至所感染,看着他睡得正香,他也渐渐感到疲倦,把盖在冬至身上的毯子往上拉了拉,眼睛跟着闭上,不知不觉也小憩了一路。

    几个小时后,他们回到特管局,冬至看着眼前熟悉的建筑,熟悉的看门大爷,简直觉得无比亲切。

    大爷抱臂坐在那里打瞌睡,耳朵却已听见他们走近,抬起头,锐利的眼神不及收回,就看到龙深和冬至,冬至忙道大爷好,大爷微微点头,又低着头继续打瞌睡去了。

    冬至每回路过,都觉得这位看门大爷甚是神奇,每天二十四小时,他几乎不用休息不用倒班,无论白天黑夜,他只要进出特管局后门,都能看见大爷坐在那里,仿佛只要特管局在一天,他也永远在那里,如果要评选特管局头号神秘人物的话,这位大爷绝对妥妥地高居榜首。

    他曾经怀疑看门大爷不是人,但现在看来,普通妖怪也未必有这份精力啊。

    冬至旧伤未愈,而且不久之后,世界交流大会就要举行,刘清波等人都要来北京会合,龙深索性让冬至留在京城先养伤,不必来回奔波,反正现在网络发达,随时可以远程沟通交流。

    此时正好是下午,没有想象中的浓情蜜意,师徒俩忙得不可开交。

    冬至先跟龙深去见吴秉天和宋志存,向两位局长汇报这一趟的行程,他发现吴宋两位局长都明显消瘦了,可见这些天他们也没闲着。彼时龙深忙着修补深渊通道,冬至正与天魔进行殊死搏斗,两人刚好互为补充,三下两下将事情经过道出,吴秉天与宋志存虽未亲至,但他们也是身经百战的人,如何听不出其中的凶险,宋志存当下就叹道:“我本该跟你们一起去的,你们这一趟,可谓九死一生!”

    龙深神色淡淡,回得干脆:“既然已经平安归来,就不必说这些了。你那边如何?”

    宋志存也刚从四川赶回来,一身的风尘仆仆,甚至没来得及回家洗个澡,跟妻儿温存一下,就急急忙忙回总局开会——因为特管局又发现了一处石碑,但事情并不妙。

    组成阵法的八块石碑,几处龙脉各有发现,位于少华山脚下的石碑被发现时,早已碎了几百年,无力回天,之后特管局诸人加快动作,却一无所获,这才不得不兵分两路,一面派李映等人去日本找音羽鸠彦,一面继续搜索剩余石碑。

    说来也是机缘巧合,这时在三星堆附近的一处古墓被发掘出来,考古人员在主墓室发现半块残破不堪的石碑,对上面的符箓不得其解,差点当作一种从未被发现过的新型文字,西南分局得知消息之后立刻赶过去,经过对比勘察之后发现,那半块石碑,果然就是他们寻寻觅觅的石碑之一。

    公元前316年,秦惠文王时期,古蜀国为秦国出兵所灭,秦王任命大臣陈庄为蜀国相国,而挖掘出半块石碑的墓主人,就是陈庄的副手,应该也是当时秦国一位贵族,也是伐蜀的重要人物之一。

    根据墓志铭所言,这块石碑曾是远古流传下来,被蜀人视为上天所赐,也被蜀王认为是自己得授天命的证明,是以不管蜀王如何更迭,石碑都被完好保存在祖庙里。但秦人既想吞并蜀国,自然要打破蜀王的天命论,于是这块石碑就被陈庄下令打碎,半块运回秦国献给秦王,余下半块,则保存在原地。

    后面那数十年里,蜀国局势逐渐平定下来,石碑的政治意义已经荡然无存,陈庄那位副手,也就是墓主人,就将半块石碑要过来,研究把玩,后来病逝任上,就地安葬,还让人将石碑也一并随葬身旁,这才有了数千年后的发现。

    然而这对特管局而言,却是一个噩耗,石碑已成半块,就算再找到剩下那半块也无济于事,镇魔阵法相当于又破了一个缺口。

    听到这里,吴秉天不由苦笑:“碎了三块了。”

    宋志存叹道:“石碑共计八块,才能组成八方伏魔阵,我担心现在八缺其三,阵法会出现松动,希望这次丁岚他们去日本能有所收获,哪怕能知道阵眼在哪里,我们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