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6章 第 116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是龙深!

    冬至睁大眼,他几乎忘记了自己濒临死亡的绝境, 死死盯住那道忽然出现的身影。

    龙深高高举起剑, 从天魔背后劈下!

    剑光如同一把天刀, 自天际劈下,紫电遮日,惊涛骇浪, 仿佛以天道之名, 审判波卑夜擅离深渊的罪行。

    此时冬至的脖子已经被天魔一只手紧紧掐住, 动弹不得,他甚至感觉自己的气息行将溃散,神智在阴阳交界徘徊游离, 分不清现实与虚幻,他不知道自己看见的龙深, 是真正的龙深从险境中脱困,抑或只是他临死前的幻觉,但是这个幻觉如此美好, 他甚至舍不得眨眼。

    咬咬牙, 手腕一振, 罡气涤荡剑身, 他费力地抬起于自己而言变得千万斤重的长守剑, 左手捏剑诀, 一字一顿念出他早已倒背如流, 无须任何铺垫的引雷咒。

    “四大开明, 天地为常, 玉帝上命,清荡三元。威剑神王,斩邪灭踪。紫气乘天,丹霞赫冲,吞魔食鬼,横身饮风,一声风雷令,万里鬼神惊!”

    波卑夜完美的容颜在他眼中宛如地狱恶鬼,无法诱惑动摇分毫。

    头顶骤然大亮,雷云翻涌之中,龙深泰山压顶般的剑气已至!

    天魔终于微微变色。

    在冬至用尽自己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将长守剑递入天魔体内时,他像傀儡似地被远远甩出去。

    最后一个画面,他看见雷光与剑光融合,炫目到极致的白,又夹杂着一丝丝的紫,云从四面八方聚来,层层叠叠,将天都变得低了,重云积攒天雷之威,将其下的天魔包裹进去。

    以天魔为圆心,白光交织成庞大气旋,尘土飞扬,气息混杂,连颂恩徒弟沙旺的残躯都被卷了进去,又从另一个方向被抛出来,落在旁边的河里,又被湍流急速冲走,很快就看不见了。

    他头一次知道,当光真正想要发散自己时,是可以把任何一点黑暗都遮盖住的,盛光之下,再无阴影!

    下一刻,他重重摔落在地上。

    浑身骨头,四肢百骸,无不剧痛交加,脖颈却像断了一般,已经感觉不出任何痛楚。

    他闭上眼睛,任凭自己落入无边黑暗。

    冬至自然也没看见,光团之中,天魔不可置信地看着自己双手被光芒一点点吞噬,化为灰烬,然后是小臂,肩膀,身体,最终整个身体都被吞噬殆尽。

    他凄厉地喊叫起来,就像之前他捏断沙旺和素其的脖子,那些人发出来的惨叫一样,但这个叫声更为尖利愤怒,仿佛从深渊处传来,咆哮着意图做最后的挣扎,忽然间,一缕黑气从光团中拼死挣脱出来,掠向龙深身后,原先黑色气旋出现的地方。

    龙深皱眉,心随意动,剑已脱手而出,剑光化为虹影追击而去,但黑气仿佛知道这是自己最后逃脱的机会,速度之快,竟连剑光也追不上。

    深渊通道被龙深堵上,黑色气旋也随之消失,但之前被天魔寄体的洪锐还倒在地上,一缕黑气从他鼻孔里逸出,很快与逃逸的黑气融为一体,迅速飞向天际,消失了踪影。

    剑光失去了目标,只得停在天空,那耀眼夺目的光芒连同龙深的存在,几乎让附近村民以为是神灵降下惩罚,不约而同跪倒磕头。

    龙深召回剑光,缓缓落地,他环顾四周已成平地的狼藉,刚才这一战,几乎把方圆十里以内的东西都毁掉了,连带颂恩这座在周围村落里甚是显眼的寨子,也全部化为乌有。

    他的目光扫过正抱着信猜尸身悲泣的肯塔,落在了旁边不远处的颂恩身上。

    颂恩刚才被天魔吃掉了心脏,后背破了一个大洞,但其它地方还算完整。

    龙深走过去,直接反手一剑,插入他的头颅!

    降头师的诡术层出不穷,颂恩既然能给冬至下鬼降,难保人死了还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龙深绝对不会再给他任何复活的机会。

    “把他烧掉!”

    肯塔的声音忽然传来,他小心翼翼放下自己的师父,大步走过来,从怀中摸出一瓶不知名液体,往颂恩尸体上浇灌,又点了一把火丢下去,火光嘭的一下瞬时燃起,把颂恩点着。

    “只要把尸体烧毁,他就再也无法作怪了!”肯塔目中含泪,忿忿道。

    处理好颂恩,龙深大步走向冬至,将他扶起来,手掌摩挲到对方手臂骨折,不由皱眉,找来一块木板,脱下外衣,先将他的手臂固定住,又给他吃下一颗上清丹。

    过了好一会儿,对方才缓缓醒转。

    冬至想张口,嘴巴却因骤然吸入气流而呛咳起来。

    “不要说话。”龙深道。

    他摇摇头,看见龙深嘴角也有血迹,不由想伸手帮忙擦拭,却在抬起手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被木板固定住。

    龙深注意到他的目光,“你的手骨折了,应该是刚才落地的时候摔着,其它地方应该没事,回去再检查一下。”

    打从入这一行,三不五时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骨折简直不算什么了。

    冬至点点头:“我刚才以为你……”

    龙深知道他要问什么,缓缓道:“这个天魔,并不能算真正的天魔。”

    确切地说,天魔波卑夜,乃他化自在天魔王,连佛都无可奈何,它的力量,就算不能与佛匹敌,也非常强大,绝不是凡人能够匹敌的,说白了,它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强大存在。

    宇宙有其维持运转的独特法则,会导致世界失衡的力量,都会被自然摒弃在外,如同上古神话时盘古开天辟地,然而混沌初开之后,盘古过于强大的力量已经不适合这个世界,他的一喜一怒,一举一动都会导致世界过早毁灭,所以眷恋人间的他选择了分解自己,将力量一点点分成高山流水,苍茫大地,散布每个角落,最终让世界得以安全运行下去。

    波卑夜自然没有盘古这样的大爱,所以他无法以完全的真身来到这个世界,只能通过深渊缝隙,分出一个幻影分|身。在颂恩日久天长的供奉中,分|身被血肉魂魄滋养起来,等到所谓的复活之日,哪怕一个天魔分|身,也足以掀起一场巨大的腥风血雨,令无数人卷入其中。

    “我跟信猜,原本以为它还没有完全复活,而且说到底,它只是天魔的幻影分|身,不是真正的天魔,不至于太难对付,没想到我们的到来,反而提前促使了它的复活,不过这次能轻易杀了它,还是它初生之时,力量不稳的缘故。”

    “刚才你的天雷之所以杀不死他,是因为,那个黑色气旋,实际上是深渊的一个入口通道,他从入口源源不断汲取力量,只要通道打开,就没有人能杀得了他。”

    听到这里,冬至终于恍然大悟:“所以你刚才要先封了通道,才能杀天魔!”

    龙深点点头:“入口就在诞育魔胎的女人体内,魔胎出世,女人就成为天然的深渊通道,为了找这样一个合适的容器,颂恩肯定物色了许多人,韩祺就是其中之一。”

    冬至:“那现在通道彻底封上了吗?”

    “封上了。天魔初生时,也是力量最为薄弱的时候,我必须先封上通道,将他的力量来源切断,所以刚才顾不上你们。但是天魔极其狡猾,依旧有一丝魔气遁逃,只能下次再找机会消灭。”龙深眉间也露出一丝疲惫。

    冬至靠在树下,身体的疼痛让他一动都不想动。

    他一拉龙深,对方就也顺势坐下,两人看着不远处颂恩的尸骸在熊熊大火中燃烧,逐渐缩小。

    这么大一场动静,不远处的村民肯定也察觉到了,但没有人过来。

    没有人敢过来,他们也许正躲在自己的屋子里瑟瑟发抖,也许还不知道那个神秘强大的颂恩上师已经化为灰烬。

    冬至的降头解了,信猜大师也死了,他为了救自己的弟子,连一句遗言都没来得及交代,肯塔跟他师父的感情肯定很好,他就跪在信猜大师旁边,低着头,久久未动。

    这次四个人过来找颂恩,冬至从未觉得不妥,因为他知道龙深很强,强到可以独自一人将骨龙放倒的地步,龙深没有多叫上几个人,必然是有龙深自己的考虑。

    但看着信猜的死,他却不由有些歉疚,因为说到底,信猜还是间接为自己而死的。

    “跟你无关。”龙深道。

    冬至发现他不知不觉把这句话说出来了,忙道:“师父,我不是在埋怨你。”

    龙深:“我明白你的意思。特管局都在为了石碑奔走,抽调不出更多人手,如果随便带几个人来,准备不足,也只会平白送命而已。美国那边倒是可以帮忙,但如果让他们掺和进来,事情只会更复杂,所以这次是我跟信猜商量之后的决定。”

    当时他们推测出天魔距离完全复活还有一段时间,它的本体也因空间受限无法过来,眼前的天魔不足为据,那么凭他们四个人,是足以将其消灭的。

    放眼整个特管局,能比龙深还强的人寥寥无几,能与龙深匹敌的人必然也有重要作用,不可能擅离职守,多几个像冬至这样的,龙深反而要分神照顾,束手束脚,无法像刚才那样放手一搏。

    更何况,同行的信猜已经是首屈一指的降头术大师。

    当然后来天魔提前催生出世,导致事情出现变故,是他们所料想不到的,但战斗瞬息万变,原本就有无数种可能性。正如当初在银川地底一样,人再多,还是会有人牺牲,生与死,都取决于自己。

    但这些事情,龙深没有多说,他相信冬至自己能想明白。

    在特管局当年还没有那么多人手的时候,许多任务,危险系数不比现在低的任务,龙深都是单枪匹马,独来独往,他也习惯了这种没有负累的感觉。

    一个有默契的战斗伙伴不是那么好找的,以前宋志存与他还算配合默契,但后来宋志存升任副局,自己独自带领一组,两人不可能再有一起出任务的机会。再以后,钟余一不行,看潮生性子太跳脱,更不行,何遇勉强可以,然而何遇既然是二组里最出色的,就应该有更多挑大梁的机会,所以何遇更多是带看潮生一起出任务。

    冬至就像一颗冉冉上升的新星,龙深以为对方的表现已经足够让他惊喜了,但对方却总能让他更惊喜。

    当时他忙着封锁深渊通道,久未出现,在冬至看来,他也许已经遇到不测了,但对方非但没有丧失理智或斗志,反而能够支撑到他回来之时,比起当初在火车上相遇,那个吓得脸色发白不知所措的年轻人,冬至成长了何止一星半点,而距离那个时候,也才刚到一年而已。

    龙深顺手拭去对方脸上的血污,冬至似乎也能察知他的心情,脸侧着在他手上蹭了一下,没有更亲密的举动,两人坐在树下,享受这难得安宁的一刻。

    从他短短几句话里,冬至已听出平静之下的暗潮汹涌。

    “师父,是不是石碑的事有什么进展?”

    龙深沉默片刻,终于道出一个惊人的消息:“三组的丁岚,与鱼不悔和李映一道,去日本了。”

    冬至微愣,随即倒抽一口凉气。

    中国地大物博,要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找几块石碑谈何容易,哪怕现在他们已经知道石碑可能就隐藏在龙脉上,但龙脉大大小小,千丝万缕,别的不说,光昆仑山脉,就延绵千里,地势广阔,处处都有可能。

    而且现在,音羽鸠彦跟颂恩明显是两拨人,音羽连颂恩要复活的天魔都不放在眼里,那么他破坏镇魔阵法想要放出来的东西,必然比天魔还厉害。他们与其继续大海捞针似的寻找石碑,最有效的办法,无过于杀到音羽鸠彦的老巢去,要么杀了他,要么找到他所倚仗的来源,自然一了百了,彻底解决。

    鱼不悔此人,冬至曾几次听过,但不熟,只知道他也是特管局内一个厉害人物,丁岚是宋志存的副手,宋局不在三组的时候,三组就由丁岚负责,冬至也记得,当初特管局分两组培训,他跟迟半夏他们跟着钟余一请神,李映刘清波等人则跟着丁岚下墓。

    这三个人自然都不是无能之辈,但日本毕竟是音羽鸠彦的老巢,他们这一去,必然是危险万分。

    冬至不由问:“那他们现在……”

    龙深道:“这是总局内部的决定,我是不赞同的,但大部分人认为可以试试,丁岚和鱼不悔他们也主动请缨,在我们出来前,他们应该也出发了,现在暂时还没消息。”

    什么时候出发,从哪里出发,这些都是绝密,动辄会影响行动人员的安全,不是冬至这个级别能够打听的,他也没有再问下去。

    龙深按住他的手探查,半晌之后轻轻舒了口气。

    “你的降头彻底解了。”这是此行最好的消息,连龙深也忍不住如释重负。“我们先帮肯塔送信猜回去,在曼谷那里,有几个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正等我去开个会,你正好也一起旁听。”

    冬至自然没有异议。

    勒在他脖子上的绳索已经被剪断,余下种种伤势就都算不得什么了。

    黑气散去之后的天空明媚依旧,太阳又从云层之后探出头来,接近赤道的地方,黑夜不堪日光的摧折,迟迟不愿降临,冬至方才惊觉,距离他们来鲜达村到现在,也只过了一个白天而已。

    一个白天,却已如同在阴间走过一遭,死地求生,由死向生。

    有人死去,有人还活着,但一切仍未结束,活着的人,仍旧需要继续战斗下去。

    “生日快乐。”他听见龙深如是道。

    冬至愕然片刻,忽然意识到今天是二十四节气里的冬至,也是他的生日。

    “许个愿吧,我看别人生日,都是要许愿的。”龙深道。

    没有蛋糕,没有蜡烛,但挚爱的人就在身边,冬至觉得自己今年已经得到最好的礼物了。

    他想了想,道:“希望以后年年岁岁,每一个生日,都能跟师父一起度过。”

    ……

    这些年,颂恩练了不少邪术,其中不乏骇人听闻,以人的躯体和魂魄为引子的降头术,他不惮将人性中的恶发挥到极致,在他这里,夺取他人性命已经不算什么了,不少人被他杀了之后,身体被用作容器,甚至连灵魂也被永生禁锢,但他费尽心思请来的天魔,却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毫不犹豫就把他给杀了,也不知他泉下有知,作何感想。

    现在,伴随着这里变为废墟,那些瓶瓶罐罐,阴毒邪术,也全都毁于一旦,没留下任何痕迹,反倒省了他们一番善后的工夫,在冬至和龙深的陪同下,肯塔收拾好心情,就地将其师的尸体焚毁。

    降头术中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特殊门道,在降头师看来,死亡并不是一切的结束,降头术里起码有一百种办法能利用人的尸体做各种事情,肯塔绝不会让自己的师父死后还被人利用,不得安宁,所以才要急急忙忙将尸体火化,带着骨灰回去。

    三人离开的时候,鲜达村的村民没有一个敢出面拦阻,他们都把冬至龙深等人当成更为厉害的降头师,就连之前出现过的素其祖母,也不知所踪。

    冬至曾想过与当地政府交涉,让他们将罂粟焚毁,但被肯塔阻止了。肯塔告诉他,联合国曾经带来不少替代作物的种子,手把手教这些村民种植咖啡等其它经济作物来替代罂粟,但村民们认为那些替代作物都没有罂粟来钱快,所以在联合国工作人员离开之后,他们又都偷偷种回罂粟。实际上政府也有过几次禁令,但屡禁不止,又因此地靠近边境,高山丛林密集,如果把罂粟一烧了事,那些村民往山里一躲,风头过后又出来,只会变本加厉,甚至整个村子都与毒枭合作,恶性循环,所以当地政府最后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人性中既有愿意帮助他人的善,也有这种只顾眼前利益,自私到了极点的恶。龙深和冬至也不是万能的,他们杀得了真正的魔物,却对这种意志软弱甘愿充当魔物奴隶的弱者束手无策,这种人是杀之不尽的,而且他们是别国国民,连他们自己的政府都无能为力,龙深等人顶多只能从政府层面上进行交涉,严守国境线,不让这些原材料制成品有流入本国的机会。

    离开鲜达村,一路辗转来到清莱府之后,现代文明的痕迹又一点点回来了,在鲜达村的经历仿佛是冬至的幻觉,但他无比清楚那些人与事都曾真实存在过,就连那一丝仓皇逃逸的天魔魔气,也可能成为日后的隐患。

    信猜的故乡就在清莱府,为免他师父生前的敌对降头师得知信猜骨灰回乡而作怪,肯塔特地将信猜的骨灰分成几份,一份撒向湖泊,一份撒向沃土,还有一份撒在他父母的墓碑前。

    做完这一切,肯塔重新跟龙深他们启程来到曼谷。

    近来不唯独中国,世界各地波澜不断,美国隶属中情局的51小组听说龙深来了东南亚,特地提出希望在世界交流大会之前进行一场会晤,龙深同意了,白袍降头师协会原本拟定由信猜出席,但现在信猜已经死了,他徒弟肯塔又还不够资格,只能临时派出另一名资深的降头术大师出席。

    冬至一开始以为51小组就是某个部门的第51个小组,但后来才发现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51这个代号来源于美国内华达州最神秘的一处空军基地51区,据说那里汇聚了美国所有不对外公开的神秘研究成果,包括地外文明等等。51小组与51区关系不大,但援引这个代号,也足以令人想象其中的神秘莫测。

    当然,这是对普通人而言,在龙深他们看来,51小组并不神秘,无非是跟特管局一样的有关部门罢了。小组成员有修行者,那边称之为猎魔者,也有普通科研工作者组成的高科技研究团队,冬至他们入职前接受的丧尸模拟训练,就是51小组跟特管局联合出品的成果,据说这套系统现在英法等国也有意引进,正在洽谈价格,知道这件事之后冬至大开眼界,头一回知道这种模拟系统还能用来赚钱做生意。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