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15章 第 11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虽然冬至他们这边暂时摆脱危险, 但信猜跟颂恩的斗法却正处于胶着状态。

    双方风格不同,但毫无疑问都是极其出色的降头师,也许信猜在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上略逊颂恩一筹,颂恩也绝不容易占据上风。

    冬至却有些担心龙深, 如果那边太平无事, 龙深绝不可能此时还未出现,只能说明龙深那边更为棘手,他正想动身去龙深那边,就看见寨子尽头的屋子发生爆炸。

    爆炸只是一瞬间, 动静却足以惊天动地,连正斗得你死我活不可开交的信猜颂恩两人都不由自主停顿了片刻,冬至和肯塔不仅亲眼目睹了爆炸,更看到屋顶被掀翻,黑色飓风冲天而起,头顶乌云翻涌不休,一上一下互相应和,仿佛天空被飓风撕开一个洞口,打开异世界的通道。

    “那是什么!”肯塔失声道。

    冬至想也不想就疾奔过去, 那一刻他只想到龙深还在那里。

    信猜被颂恩拖住, 抽不开身, 见状也变了脸色。

    唯独颂恩大喜过望,狂笑起来:“是伟大的波卑夜大人的力量!大人从深渊地狱归来了, 你们这些胆敢对大人不敬的蝼蚁, 通通都要死在这里!”

    说话间, 飓风越来越小,但威力却越来越大,所到之处无不夷为平地,无数碎片在半空飞舞盘旋,树木被连根拔起,附近河流中的水被吸起,变成无数水珠,又化为水汽,成为飓风周围黑雾氤氲的

    在凡人看来,那几乎是足以遮天蔽日的情景,连素其都顾不得腹部的疼痛,跪在地上瑟瑟发抖,嘴里不停念叨着波卑夜的名号。

    冬至根本无法靠近,他在狂风边缘费力前行,脸色惨白无比。

    他知道龙深很强大,但对方毕竟只是血肉之躯,波卑夜却是传说中令神佛变色的魔物,即使魔物初生,或者还未能得到完整的力量,双方不算过于悬殊,但一场血战在所难免,他恨不能生出千里瞬移的能力,去到龙深身边,哪怕尽微末之力,也比在这里什么都做不到好。

    当周围建筑物都被夷平时,视野变得开阔起来,黑色飓风逐渐缩小为小型旋风,其高度依旧与天上云层相连,中心黑气弥漫,令人看不清里面情状。

    但冬至的脚步却生生顿住。

    后头肯塔终于将剩余一个药人制服,也追了上来,他见冬至不动,还有些奇怪,等他自己也看见前方情形时,不由目瞪口呆。

    黑雾之中,走出一个男人。

    确切地说,是一个赤|裸的男人。

    他没有头发,但容貌极其俊美,高鼻深目,肤色白皙,身材同样是黄金比例,肌肉结实富有弹性,浑身上下,无不是围绕完美二字来量身定造的。

    那是人类毕生追求的极致,是米开朗基罗也无法摹绘出的完美,但这样的完美,却并不让人惊叹或羡慕。

    冬至和肯塔全身发冷,只觉恐惧颤栗。

    因为邪恶。

    他们从男人眼中看出毁灭世间一切的残忍恶毒,所有想象得到或想象不到的极恶,都能从男人的眼睛和脸上看见。

    人形只是方便他在这个世间行走的躯壳,他生来就是为了毁灭和破坏,有他在的地方,永远是瘟疫与战争,苦难与哀嚎,尸体成堆,残肢遍地,粘稠的血液将土壤淹没,活死人成为恶魔的仆从,行尸走肉,天昏地暗。

    那一瞬间,冬至与肯塔仿佛置身在这样一副场景之中,四肢僵硬,动弹不得。

    这并非是他们主动窥见的景象,而是对方想要让他们看见的。

    从深渊地狱里出来的恶魔,本不该出现在这世间的生物,终将毁灭这个世界。

    而这道大门,却是由人类自己打开的。

    男人一步步朝他们走来,慢条斯理,从容淡定。

    他脸上带着世上最美,却也是最令人胆寒的笑容,甚至连声音都如此动听,带着磁性,温柔得宛若春风拂过脸颊,能让人酥了骨头,但冬至和肯塔都明白,这正是魔迷惑人心的假象。

    人天生会被皮相吸引,一个漂亮的人,与一个丑陋的人站在自己面前,就算自诩世上最公平的人,也无法否认自己会多看漂亮的人一眼。而魔,知道人心深处的弱点,它会根据人类的喜好,幻化成他们最喜欢的样子。

    波卑夜微微抬手,脚边一块石头飞至他手上,他合掌一握,那块石头立时变为齑粉从他指缝流下。

    他露出不高兴的样子,似乎还不大满意自己现在的力量。

    冬至和肯塔一动不动。

    并非是他们不想动,而是动不了。

    巨大的魔压扑面而来,排山倒海,他们能维持住身形不后退或跪倒,就已经非常难得了。

    “……龙、深、呢!”

    几乎是从牙齿里迸出来的,冬至盯住波卑夜,一字一顿问道。

    波卑夜歪了歪头,表情疑惑,像是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波卑夜大人!您、您就是尊贵的波卑夜!”

    素其撞撞跌跌跑过来,直接跪倒在地上,他匍匐着身体一步步往前挪,仰望着波卑夜,泪流满面,如同看见真正的神祇下凡。

    “大人,救救我,我的肚子好疼……我是您最虔诚的奴仆,我叫素其……”

    男人收回魔压,素其顿觉身上压力一轻,不由大喜过望,加快动作爬到对方面前。

    波卑夜看着看,露出些许好奇。

    素其感觉有戏,忙伏下身体,小心翼翼亲吻他的脚面。

    “大人,我愿成为您最忠心的仆人,请您收下我!”

    之前的腹痛还没消除,素其一番话说得断断续续。

    “仆、人?”波卑夜重复他的发音。

    “是!”素其欣喜一笑,转头指着冬至和肯塔,“大人,他们才是敌人,这次就是他们想要阻止大人复活的!”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硬生生凝固。

    在素其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只听见咔哒一声,那是他脖子被扭断的动静。

    再然后,他的视线完全黑暗,呼吸也瞬间消失,自然也不知道他的脑袋被波卑夜扭下来,血从断掉的脖颈中喷出,神经促使失去了头颅的身体反射性抽搐了许久才死去,而头颅内滴下来的血和脑髓,却都被男人送入口中。

    呼噜呼噜,波卑夜吃得颇为兴起,看也不看冬至和肯塔一眼,盛不下的血顺着嘴角流出,一张完美的脸上沾了血污,越发有种残忍的美感。

    但这种美感却是杀戮换来的。

    信猜与颂恩的斗法也已到了关键时刻。

    这两位顶级的降头师深知这场仗不死不休,都已祭出自己最拿手的本事,颂恩的玻璃降被信猜破解之后,又召唤出自己炼化多年的鬼降,七八个骷髅从屋中飞出,扑向信猜,它们被秘法养护,浸染尸气,只要碰上的人也会感染尸毒,信猜则召出万虫降与之对抗,骷髅在半空中与万虫相遇,虫子碰见尸气纷纷落下倒毙,但也有锲而不舍无惧鬼降的毒虫直扑向颂恩。

    此时波卑夜复活并一步步朝他们走来,颂恩大喜过望之下又见素其被天魔二话不说就杀死,疑窦顿生,难免心神松动,被信猜窥见空隙,不动声色放出五毒降,将颂恩逼得吐血倒地。

    那些骷髅纷纷落地摔个粉碎,鬼降自然也不攻自破,只不过信猜苦心经营多年的万虫降同样损失惨重,那些虫子都是以他自身精血凝炼而成,每死一只虫子,意味着他自身也受到反噬,眼下精疲力尽,两败俱伤,已是无法再战。

    但颂恩的威胁暂时解除,更大的敌人却诞生了。

    波卑夜正有滋有味地吮吸着手中的头颅。

    似乎因为这是他来到人间之后的第一份食物,又可能他实在是饿坏了,所以格外珍惜,一点血水都不肯浪费。

    冬至迟迟未见龙深的身影,心情已经沉到谷底,他不愿去想,却又不得不面对一个最有可能发生的噩耗。

    他握紧剑柄,感觉魔压仿佛减轻了一点,心知此刻正是天魔防御最松懈的时候,蓦地一跃而起,将全身罡气灌注于剑上。

    他甚至已经感觉自己真正领悟到了剑意的精髓,因为这几乎是他有史以来最快的剑。

    倾力一剑,夺目耀眼,冬至什么也没想,他才知道人悲愤到了极点时,脑海里只余空白。

    剑越来越快,剑光化为流虹,甚至刺穿了天魔周身的魔压!

    原本没把敌人放在眼里的天魔,终于抬起头,流露出一丝惊讶。

    波卑夜抬起手,剑光穿透了他的手掌,刺入他的心口。

    一马平川,势不可挡。

    但冬至很快就高兴不起来,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剑再也无法前进分毫,与此同时,巨大的反作用力从对面传来,将他一点点往外推。

    步天罡气与魔气相撞,迸发出冲天气流,粉尘凌乱四起,木屑石块漫天狂舞,肯塔顾不上抓住固定身形的物体就已经往后飞了出去,颂恩与信猜躲闪不及,脸上身上多了无数道细小的伤口。

    几秒之后,这场对决以冬至的失败而告终,他随即步上肯塔的后尘,整个人被魔气掀翻,重重摔在几米之外的地上!

    “你比他好看多了。”

    波卑夜看看自己手上已经被吸尽脑髓的头颅,随手丢掉,又朝他们走去,忽然就能说出别人听得懂的语言了。

    冬至突然明白,这显然是吸收了素其骨血的缘故。

    天魔口中的“他”,就是刚刚身首异处的素其。

    这个可怜可悲的少年,盲目崇拜强大的力量,最终却葬送他想要效忠的恶魔手里,而那个魔,根本没把他这只蝼蚁放在眼里。

    “我喜欢你。”波卑夜对着冬至微微一笑,温柔无比。“我要把你留到最后,享用一番再吃。”

    但这种温柔却只是皮相的温柔,他的目光冰冷无情,看着冬至和肯塔他们,就与看着那些木屑石头,没有任何区别。

    在魔眼中,任何活物,都是死物。

    他们生来就是为了毁灭,人间的痛苦是他们最为享受的乐声,看着人类在欲望中挣扎沉沦,为了生存哀嚎求饶,甘为恶魔的仆从,是他们最为得意的杰作与乐趣。

    冬至咬着牙不做声,一面抓紧长守剑,另一只手暗暗捏了个法诀。

    波卑夜没把他放在眼里,在天魔看来,冬至只是一个可以放着慢慢玩的有趣玩具。

    他环顾一周,目光落在肯塔身上,抬步朝对方走去。

    肯塔自然不肯坐以待毙,他撑起身体,盘腿坐在地上,一手握着木杖在地上敲打,嘴巴张合,似乎在念咒。

    伴随着他的动作,地面似乎微微动了一下,旋即又平静下来。

    他是信猜座下最得意的弟子,在降头术上极有天分,否则信猜也不可能带他出来,此刻这个降头术,是肯塔学艺十几年来最厉害的蛇降——几百条剧毒的蛇种混在一起,让它们互相厮杀,最后存活胜出的那条蛇,可以穿金钻玉,入土走水,杀人于无形,跟苗疆巫蛊有异曲同工之处。

    波卑夜眉目一动,忽然站定。

    肯塔紧张地盯住他。

    波卑夜低头伸手,从自己胸腹处缓缓拉出一条金色的小蛇。

    他刚才被长守剑刺穿的手掌还未愈合,却没有血流出,这次也是,小蛇在他手中张牙舞爪,胸腹多了一个明晃晃的洞,旁人看着觉得骨头凉飕飕的,他却不以为意,反而张嘴将那条剧毒的蛇一口口吃下去。

    肯塔低吼一声,冲上前去,被波卑夜直接捏住喉咙。

    冬至窥见时机,当下不再犹豫,捏诀引雷,天际雷云滚滚,电光晃眼,霎时一道天雷劈下,正正将波卑夜罩住。

    但雷光之中,却只闻肯塔的惨叫,不闻波卑夜的声音。

    冬至心头咯噔一下,一秒之后雷光散去,肯塔的肚子已经多了一只手。

    天雷过后,波卑夜毫发无损,他甚至有闲情朝冬至笑一下,一只修长柔腻的手,却正在肯塔胸腹里搅动掏弄,肯塔涨红了脸,嘴角溢出鲜血,拼尽力气挣扎,却根本无济于事,对方单凭一只手就牢牢控制住他。

    信猜勉力从地上爬起,木杖指挥着虫网飞来,将波卑夜围住,想要救出弟子,但那些虫子在碰到男人的瞬间纷纷掉落,冬至趁机提剑跃向波卑夜,剑锋直指对方头颅而去,另外一头,信猜也持着木杖攻上来,两人左右夹击,波卑夜终于松开肯塔。

    冬至的剑光去势极快,想必刚才养精蓄锐就是为了此刻一击,剑锋凝聚重重杀气,破开男人周身的黑雾,一往无前,杀入重围。

    “你,在找刚才那个男人吗?”波卑夜忽然对冬至笑道。

    腔调有些生硬,但吐字清晰,毫无歧义。

    “他已经被魔气绞碎了,连尸骨都没有剩下,真可惜,我本来想尝尝他的滋味。”说到这里,波卑夜舔了一下嘴唇,似乎情不自禁,面上还有点儿遗憾。

    冬至的剑尖一颤。

    波卑夜笑起来,像是就在等他这一颤。

    他的手抓住剑身,无视长守剑将自己的手绞住,在自己手腕上留下深可见骨的伤痕,魔气铺天盖地席卷过来,剑光骤然破碎,冬至飞了出去。

    另外一边,信猜也睁大眼。

    跟了他三十年的木杖村村碎裂,他眼睛所能看见的最后一个画面,是一只手朝他伸过来。

    “师父!”肯塔咆哮起来,双目通红。

    只见波卑夜的手直接插入他师父的脑壳之中,将头骨捏碎,直接捧出里面热乎乎的东西,开始大快朵颐。

    肯塔的胸腹虽然暂时止住血,拼命想要挪过去,却终是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师父为了救他,丧命在天魔的毒手之下。

    颂恩从地上爬起来,并未像素其那样傻乎乎地冲上去表忠心,他不远不近地站在那里,似乎在观察波卑夜是否还认得他这个忠心的仆从,但冬至却发现他所处的位置,进可攻,退可跑,十分巧妙。

    只要杀了颂恩,就能解开自己身上的鬼面桃花降,换作之前,冬至早就动手了,但现在,龙深的死让他改变了主意,他必须保存仅有的实力,才有希望一击即中,哪怕与天魔同归于尽。

    不能让天魔离开此地,否则势必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连信猜都死在这里,外面那些手无寸铁的普通人,对天魔而言,更如切瓜砍菜一般,只要他们这里一失守,外面必然会变成人间炼狱。

    他黯淡无光的眼神慢慢抬起,扫过悲戚欲死,依旧不肯放弃,一点点往天魔那里挪动的肯塔,扫过天魔身后仍未止息的黑色旋风,哪怕这里不是他熟悉的国土,但这里是龙深一心守护的世界,也是他从小到大,生长于斯的世界。

    冬至闭了闭眼,将罡气悉数关注在长守剑上,平淡无奇的锋芒霎时微微泛光,光芒还在一点点加强。

    那头波卑夜终于丢下手中的脑颅,他不感兴趣地看了肯塔一眼,最终落在不远处的颂恩身上。

    被那双无悲无喜的眼睛凝望著,颂恩腿一软,当即跪下。

    “波卑夜大人……您还记得我吗?我是颂恩,助您重回人间的忠心仆从!”

    波卑夜朝他一笑,也不知是记得,还是不记得。

    颂恩心下忐忑,声音越发柔和诚恳。

    “二十年前的月圆之夜,是我发以大无上的诚心,将您召唤到这个世界,这二十年来,我每一天,无不想尽办法从各地找来合适的容器,尽心尽力炼化魂魄,为您提供养分,您还说,等您复活之日,将要让我成为您座下最忠心的仆人!”

    “我,这么说过吗?”波卑夜笑道,声音轻轻柔柔,脸上、脖颈、双手却都血污斑斑,对比越发鲜明。

    颂恩心下一沉,勉强扯出笑容:“是啊,难道您都忘记了吗?”

    波卑夜朝他招手:“你,过来。”

    颂恩没有动。

    波卑夜眯起眼。

    “你不是说,要当我最忠诚的仆人吗?”

    颂恩面露迟疑:“您,都想起来了吗?”

    “当然。”波卑夜绽露笑颜,璀璨华丽,令人炫目迷醉。“我最忠心的仆人,颂恩,对吗?”

    “对对!”颂恩一喜,往前走了几步,望着波卑夜,慢慢跪下,满脸虔诚感动。“您终于从深渊地狱归来了,我万分激动,从今往后,我愿追随您左右,听从您的吩咐,为您冲锋陷阵。”

    波卑夜慢慢走过去,他望着颂恩,伸出手。

    不知有意无意,颂恩正好低头跪伏下去,额头贴着泥土,避开了波卑夜的手。

    波卑夜微微一笑,手忽然迅若闪电,五指如利爪,刺向颂恩头顶!

    颂恩后脑勺像是长了眼睛,头也未抬,身体就急速往后退去,伸手抓住旁边他那奄奄一息的徒弟沙旺,掷向波卑夜。

    天魔一把抓住,咔哒一下将沙旺脖子扭断,他低头闻了闻,似乎有些嫌弃,又像扔掉破布娃娃那样随手把沙旺丢掉,毫不在意地继续朝颂恩走来。

    颂恩以往狠毒刻薄的眼睛,此刻盛满恐惧,他无法相信自己一心复活的天魔,到头来居然还要杀了自己。但他反应极快,哪怕心中不敢置信,依旧扭身转头就跑,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奔向外头。

    但猫捉老鼠的游戏终于结束,波卑夜身形一动,在颂恩即将跑出寨子之际,他的后颈忽然传来一阵剧痛,颂恩甚至没能转头,就感到自己后背被一只手插了进去,鲜活跳动的心脏被扯走,颂恩感觉后背心口一凉,整个身体失去力气,往前重重扑倒在地。

    “我不需要什么仆从。”天魔笑得畅快,“但既然是你将我从深渊召来,我把你的心脏吃掉,算是报答对你的报答和眷顾。”

    恍惚间,颂恩似乎听见有人在耳边如此说道,声音若有似无,很快飘向不知名的远方。

    而他张了张口,未能吐出半句懊悔或怒骂,就此失去呼吸,唯有双眼圆睁,残余自悲自怜。

    横行泰缅数十年,夺人性命无数的黑袍降头师,竟以这样可悲滑稽的形式,结束了自己的性命。

    与此同时,冬至感觉眉心一凉,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那里被抽走,他不由伸手摸上去,却什么也没摸到。

    但他明白,颂恩的死,意味着自己的降头也随之解除。

    波卑夜一口口将颂恩的心脏吃掉,意犹未尽,扭头四顾,终于将注意力放在冬至身上。

    他浑身血水往下淌落,如同刚从修罗界归来,脸上带着邪恶之极的笑容,完美无缺的身材与现场的血腥,构成一幅极具视觉冲击性的画面,伴随着他的脚步,泥土中开出一朵朵黑色的莲花,从绽放到枯萎,瞬间又化为灰烬,极恶之美也许有人崇拜向往,但那个人却绝不会是冬至。

    他默默念咒,手中剑光越来越盛。

    波卑夜不以为意,脚步依旧没有慢过分毫。

    在天魔眼中,世间一切,颂恩也罢,冬至也好,乃至一草一木,芸芸众生,不过都是他可以任意揉搓的玩具,这些玩具唯一存在的意义,就是让他可以尽情毁灭与破坏。

    这本该是不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极恶之魔,却被颂恩强行撕开空间的缝隙,召至人间,掀起惊涛骇浪,制造滔天血海。

    波卑夜朝冬至伸出手,冬至的剑光也递了出去。

    天际雷云翻涌,电光照亮半边天际,剑光挟着天雷陡然大盛,刺入波卑夜的胸口。

    “你这样,是杀不死我的,愚蠢。”

    冬至骇然,不信自己接连两道天雷,都对他不起作用。

    难道传说中的天魔就当真如此无敌吗,那世间还有什么办法能杀他?!

    天魔一笑,伸手掐住冬至的脖子。

    脖子上的力道越收越紧,冬至面色发青,一手徒劳无功地抓着捏住自己的那只手腕,一手则用力将剑光递入,天雷威力之下,波卑夜周身的黑雾频频被击散,连带他的身体也漾起波动,行将不稳。

    天魔脸上终于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色,他不想再跟这个“玩具”玩下去,冬至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也终于让他感到不耐烦,他想离开这里,因为外面还有更多的美味在等着他。

    就在此时,他身后的黑色旋风忽然起了变化!

    轰然巨响之中,旋风骤然溃散,化作无数光点,而在光点之中,一个人影自虚空浮现,手持长剑,宛若天神降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