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8章 第 108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像往常一样, 冬至习惯性要躺在床上迷蒙一会儿, 确认自己的处境位置, 再慢慢清醒过来,他随手往旁边探了一下,却摸到一具温热的身躯,不由吓一跳, 赶紧扭头。

    宽敞的大床足以躺下两个人, 他以前一般都只睡一边, 任由另外一边的枕头空着,但现在那个空着的枕头上还躺着个人,对方拥有完美的容貌,却闭着双眼, 仿佛在诱惑别人去吻醒他。

    冬至看了一会儿, 就移开目光,望向天花板, 只是嘴角忍不住悄悄翘起, 弧度越来越大。

    “笑什么?”

    枕边人不知何时醒来, 龙深的声音没有什么睡意,也许他早就醒了,只是在闭目养神。

    “师父,你能不能掐我一下?”

    冬至见龙深愕然, 也觉得这个要求太奇怪, 轻咳一声道:“我之前在飞机上梦见天魔, 我怕现在一切也是他织就的幻觉……”

    龙深当然没有照做,他的回应是直接给了冬至一个吻,在对方几乎快要喘不过气的时候,才终于放开。

    湿热粘稠的气息慢慢升起,冬至却忽然想起一个严重的问题。

    “降头会不会传染?”

    “什么?”龙深没听明白。

    冬至尴尬道:“通过接吻传染。”

    因为他以前听说过一种说法,巫蛊其实是一种细菌,通过人体与外在接触的通道进入体内,那么与巫蛊同源的降头,应该也是同样的原理。

    “不会。”

    龙深不知道徒弟是哪里来的那么丰富的想象力,就算会传染,昨晚已经吻了那么多次,现在也来不及了。

    冬至脸红,主动揽上他的脖子:“那再亲一下?”

    龙深看出他现在羞涩下的不安内心,便低头在唇上又啄了一下。

    “起来吗?”

    冬至摇摇头,在恒温室内望着外面碧海蓝天,身边还有最爱的人相伴,他只想此刻永恒下去。

    龙深难得片刻闲暇,也没有催促他,两人就这么依偎着,静静靠在床头,享受得来不易的温存时光。

    “师父。”

    “嗯。”

    “长守剑沾了我的血时,会带我进入幻境,去你曾经经历过的一切,长守剑是不是你的分|身?”

    “不是。”龙深微微蹙眉,他倒没想到长守剑还会出现这样的状况。

    冬至看他:“那是它本身有灵?”

    龙深静默片刻:“你在幻境里看到我被铸就的过程了吗?”

    冬至不知道这是否冒犯了器灵的隐私,有点不安:“看见了,但我不是故意的,长守剑给我看到的场景,时间和地点好像都是随机的。”

    “我知道。”龙深并未怪他,“那你记得我是如何成形的吗?”

    冬至自然记得。

    “山岚之气,青木之灵,接天之冰、无根之露、地心玉髓,星辰之辉,日月精华,还有,欧冶子之血?”

    龙深点点头:“这八样东西融会贯通,最终炼成我的剑体,又经千百年,助我化形,让我可以比常人更容易分解出自己的精魂。你离京时,我在长守剑上注入一缕精魂,所以你上次在飞机上被天魔入梦,我能感应到。”

    冬至也想起来了,当时他们的确走了特殊通道,将长守剑带上飞机,入梦时他抱着长守剑没有撒手。

    他微微一震。

    他绝不会以为龙深那么早就喜欢上自己,他师父这样费心思,无非是怕他初出茅庐,历练不当,把自己小命给弄丢了,所以才将这一缕精魂寄入剑中,好随时感知他的情况。

    这样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手段,如果不是今天问起,他永远不会知道。

    可他值得龙深待他这样好吗?

    “师父,你能把精魂收回去吗?”

    龙深摇头,没有多解释,只道:“不必,对我没有太大影响。”

    冬至握上他的手,十指相扣。

    “我觉得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事情,就是在长白山上,死皮赖脸缠上你们,任凭你说我不可能进特管局,我也没有放弃。”

    龙深微微一笑,他没有说,正是因为冬至无论如何都不肯放弃,而且以优异的成绩通过笔试面试,在丧尸模拟训练中也没有放弃任何一个普通人时,他才开始留意对方,并萌生了收徒的想法。

    也许从那时起,他就已经将冬至放进眼里,却忘了眼与心相通,就这样又慢慢从眼睛渗透到了心里。

    赖了整整一个上午,在冬至肚子终于发出抗议声时,龙深没再纵容他,直接叫了酒店餐车,不让冬至继续赖床。

    窗外天气大好,阳光灿烂,海面呈现出与昨晚截然不同的潋滟光彩,目力所及,蔚蓝与浅蓝之间有一条分明的界线,就像他与龙深,本像两个世界的人,却最终成为这片大海共同的一部分。

    冬至还是有点遗憾的,他本来想带龙深去玩拖伞和浮潜,但现在他的身体根本做不了剧烈运动,为免拖伞的时候突然就心绞痛发作死在半空给人家水上项目老板增添麻烦,他只好打消这个念头,好在龙深根本没觉得闷,对方这性子哪怕是在房间里待上一整天也没问题。

    吃完饭,冬至伸了个拦腰,坐在窗前的沙发,拿出带来的画板开始作画。

    龙深拿了本书在旁边看,颇有那么点儿岁月静好的感觉。

    自打昨晚敞开心扉之后,冬至现在一见对方就想亲亲抱抱,但他不想让龙深觉得自己太黏糊了,看了几眼之后就移开视线,把注意力放在画板上。

    “师父,你有什么想要的画吗?”他问道。

    龙深想了想:“帮我画一幅你吧。”

    冬至一怔。

    龙深:“上次你只画了我。”

    冬至笑道:“好。”

    笔在手写板上飞快地动,涂涂改改,轮廓很快在电脑屏幕呈现出来,慢慢地修正线条,从草稿到线稿,再上色,太阳从头顶滑向海平面的另一边,一个下午就这么在咖啡与茶的香气中度过。

    龙深抬眼一看,画已经完成得七七八八了,就差最后的精修。

    冬至画的场景并不复杂,依旧是在黑暗的环境里,龙深与冬至,刘清波与霍诫正两两前行,龙深认出这是他们在淮水下的洞窟,只是他一眼看出,画中龙深明显更精细也更用心,冬至甚至将他当时的衣着细节都记住了,反倒是在画自己的时候显得粗糙许多。

    龙深道:“你把自己画精细一点。”

    冬至笑了一下:“挺精细的了。”

    龙深:“那等你上完色,把画传我邮箱吧。”

    冬至答应了,继续给画上色,龙深电话响起,他也未避着冬至,就在房间里接听。

    过了片刻,他将电话挂断,对冬至道:“是西北分局的来电,车局闭关出来,两天后有空,我们明天去西安。”

    冬至对特管局各地分局都有所耳闻,但也仅止于字面意义上的耳闻。

    据说西北分局的局长姓车名白,上次他们在银川地底出来之后,善后事宜也都是交给西北分局去做的,而且龙深和宋志存很放心地直接就撂挑子,也不用留在当地继续监督,可见对车局长十分信任。

    现在冬至身上的降头术,连龙深暂时也没找到化解的法子时,却想到要去跟一个分局的分局长求助,而不是回北京找宗玲张显坤等大佬顾问,这其中肯定不是出于什么私人感情,而是龙深认为车局长会更有能力。

    在特管局待久了,冬至已经渐渐明白一个规律:未必能耐不够,才升不上去,有些纯粹是出于个人原因,譬如龙深,以他的资历能力,本可以坐上更高的位置。可有些人喜欢升官发财,就有些人喜欢做事,龙深明显属于后者,他更喜欢亲力亲为,看着这人间在自己双手中实现太平,比得到任何高官厚禄更能令他开心。

    现在这位车白车局长,似乎也是这样的人。

    “师父,车局长的师承很厉害吗?”

    龙深道:“他没有师承,是器灵成精。”

    虽然早有预料,但冬至还是禁不住讶异,他现在知道成精的器灵大多会在名字上有所暗示,如龙深便是龙渊剑所化,而唐净则是唐镜的谐音,明弦仔细琢磨,的确与古琴也有联系,那么这位车白车局长,又会是什么来头?

    他不由陷入这个有趣的猜测之中,半晌才道:“车局是马车化形吗?”

    饶是龙深这么严肃的人,也忍不住被逗笑。

    “你怎么不猜他是不是白鹿或白狐?”

    啊对,这么说也讲得通,冬至拧眉纠结:“那车这个姓是什么意思,随便起的?”

    龙深:“大多起名是偶然,有些人将出身与姓名联系上,仅仅是为了表达一种感恩,或纪念。”

    冬至点点头,他知道龙深心中,必然对欧冶子感念至深。

    “师父,你知道欧冶子在何处有祠堂或墓碑可供凭吊么?我想瞻仰一下他老人家的风采,以后每年也去看望。”

    龙深一笑,握住对方的手。

    他从未体会过这种心念一动,对方便能察知自己心意的感觉,虽然陌生,却跳动着自己都无法忽略的微微欣悦。

    原来这就是爱。

    “不必了,人死万事皆空,心中有意即可,形式并不重要。”

    话题又回到车白身上,龙深道:“车局的名字,的确与来历有关,不过是从他的姓氏里拆出来。轩辕二字取左边,则为车,柏树取右边,则为白。”

    冬至眼睛眨动的速度不由加快,此刻就算看见三头巨蟒或无支祁,都不会令他更吃惊了,因为他刚刚得知西北分局的局长,竟然是黄帝亲手种下的那棵轩辕柏?

    也就是说,他即将见到自己民族的老祖宗,活生生的轩辕柏?

    他早就知道特管局藏龙卧虎,可在亲耳听见车白原形时,还是用了好几秒的时间去消化。

    “我曾见过有人考据,说轩辕柏其实是汉代所种?”

    龙深摇头:“春秋时欧冶子与我游历各地,当时便已与车局有过一面之缘了。”

    冬至心驰神往,遥想当年那个群英荟萃,百家争鸣的时代,恨不能早生数千年,哪怕那时候的龙深还是一把剑。

    龙深道:“降头术之所以被视为邪术,正是因为它与下降者息息相关,即使是车局,也未必有把握完全化解,只盼你到时候不要失望就好了。”

    冬至一笑:“不会。”

    他做梦都没想过这份感情能为龙深所接受,现在既然连这个愿望都实现了,冬至忽然发现,生与死,其实他已经不看得那么重了。

    龙深似乎看出他的想法,面色微微柔和:“还有,当年因工作需要隐藏身份,车局曾经结过婚,有一位妻子,但他妻子因病早逝,你我虽然心意已定,但最好还是不要在他面前表现太过,以免勾起他的伤心事。”

    冬至很意外:“器灵也会生病吗?”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车局是器灵,那么跟他在一起的,自然也是器灵。

    然而龙深却道:“他的妻子是普通人。”

    这寥寥几句话,就可以让冬至脑补出一个惊心动魄感人至深的故事,但让他更惊讶的是器灵结婚这件事,在他看来,大多应该都是像他师父这样清心寡欲,但看唐净又并不像。

    龙深见他欲言又止,就问:“你想说什么?”

    冬至按捺不住好奇心:“器灵不都是一心修炼的吗?”

    龙深对他这个疑问感到很是奇怪:“器灵既已化形,自然也有七情六欲,与常人无异,不过是寿命长一些,无法生子罢了。”

    说罢顿了顿,他又道:“你现在身体不好,不能做太过激烈的运动,不然有可能会发作。如果你想要的话,等降头化解之后再说吧。”

    龙深虽性子偏淡,却也比任何人还要坦荡,绝不热衷于人类那种吊胃口或欲迎还拒的行为。

    但冬至内心是崩溃的,他想说自己没想要,或者自己不需要,但这样的回答好像又非常奇怪,更显得欲盖弥彰,于是白皙面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涨红,他望住对方,想为自己辩解,又有些啼笑皆非,忍得很辛苦。

    显然他们之间心灵相通的程度还不够,龙深误会了他的反应,忽然笑了一下:“其实你想要,也不用非得身体上的接触。”

    冬至还没明白对方这句话到底什么意思,就见龙深伸指点住他的眉心。

    一股热流旋即从冬至眉心之间涌入。

    “闭上眼。”龙深道。

    冬至不明所以,仍旧听话照做。

    周身俱暗。

    却又骤然一亮。

    冬至发现自己身处空茫天地,又似在缥缈宇宙之间,四处微风荡漾,温暖如春,却像雾里看花一般朦胧不清,只觉一股慵懒从骨子里冒出来,刚睡醒那般,他忍不住想伸个懒腰,却感觉自己无法动弹,立于孤弱花枝之上,一动,就摇摇欲坠。

    他竟成了一朵花。

    含苞待放,还是枝头上的花骨朵。

    这个念头模模糊糊在心头升起,周身微热,仿佛在温泉里泡久了,越发懒洋洋的,娇嫩的花瓣被手指轻轻挠动,敏感得瞬间传递至神经,令人不由自主微微颤抖,宛若春天里破土而出,在阳光的亲吻下慢慢舒展,在柔风的抚弄下轻轻摇曳,他无法拒绝这种快感,哪怕那只手动作逐渐加快,花苞被一瓣一瓣,往外掰开。

    渐渐的,被裹在花苞内的花蕊也暴露在空气中,泼天大雨突如其来,将整朵花苞打湿,沉甸甸的水分几乎压折了花枝,却也给了强行摧开的花朵充足的水分,轻微痛楚涌上感知,但更多却是一种心满意足的战栗感。

    雨势渐小,雨声渐停,温暖的阳光复又出现,将花瓣上的水分蒸干,唯独被盛在花苞里的雨水还颤巍巍留着,温热起来,饱腹般的甘美与恬静潮水般漫过来,逐渐将所有意识淹没……

    冬至睁开眼,发现自己衣物整齐躺在床上,只是面色潮红,胸膛剧烈起伏不定,像是刚经历过一场无法言喻的奇妙旅程,却比跑上八千米还累,身体处于一种虚脱而慵懒的微妙状态之中。

    他喘息道:“这是……”

    “神交。”龙深接道。

    神交没有身体上的接触,而是意识形态的水乳|交融,却能达到比身体更强烈的精神快感,冬至以前曾在小说里见过,那时候他还以为只是小说家的幻想杜撰罢了,没想到自己有朝一日也能亲身体会到这种滋味。

    用欲|仙|欲死可能还无法形容这种感觉,如果非要用一个词,冬至能想到的只有销魂蚀骨。

    他失神地望着天花板,甚至也无余力去看龙深一样,额头上冒出来的汗水被龙深擦掉,但随之涌上心头的却是密密麻麻的羞耻之情,他脸色发红,恨不得把整个人都埋进被子里去。

    龙深看着他露在被子外头的毛绒绒脑袋:“神交虽然快感比身体接触强烈,但毕竟损耗精神,也不能经常做,你想要的话,一周最多一次。”

    “我又不是精虫上脑的种马!”

    冬至再也忍不住,整个人从被子里冒出来,发出强烈抗议,通红的脸也不知道是恼羞成怒,还是在被子里闷久了。

    当然,在他看见龙深意味深长的眼神时,就知道对方在逗他玩了。

    冬至头一回知道,他师父也是有幽默感的。

    ……

    美好的光阴总是一闪而逝,即将面对的局面,却未知且险峻。

    两天之后,他们从酒店退订,直接飞往西北那座历史悠久的古城。

    西北分局也许是冬至见过的所有分局和办事处里,办公场所最正规的一处了,因为它就座落在市区某研究所旁边的独栋小楼,外头跟研究所挂同一块招牌,只有进了小楼里面,才能看见墙上一块小小的铭牌,上书中华人民共和国特别管理局西北分局。

    而分局车局长,也与冬至想象中白发苍苍的老者截然不同,对方约莫四五十年纪,头发往后梳,一身中山装,戴着金边眼镜,看上去更像一个教书育人的大学教授,而不是修行者。

    面对这位年纪几可与这个民族文明媲美的分局局长,冬至不敢有丝毫怠慢,跟在龙深后面恭恭敬敬行礼问好。

    车白和蔼可亲,未言先笑,眼角便有了细细的纹路,他早从龙深那里得知来龙去脉,也不多耽误工夫,就问冬至感觉如何。

    冬至道:“昨日刚吐过一回血,今日尚未发作,感觉还好,就是容易累,手脚发软。”

    车白为他把了脉,沉吟片刻,微微皱眉。

    “这不是简单的降头,恐怕天魔还通过降头术下了属于某种禁制,所以难解。”

    冬至还是头一回听说这个说法,但龙深的表情并不意外,显然早就知道了。

    “是,所以才只能求助车老您。”

    车白叹道:“如果放在十年前,我还有把握,现在我寿命将近,就怕有心无力,我先试试吧。”

    龙深神色一凛:“我们可以另想办法。”

    车白笑道:“无妨,寿命天定,非人力能挽,这跟帮不帮你们没有关系,来,冬至,你坐下,像平时调息练功那样,闭上眼睛,放松就行。”

    冬至依言在沙发盘腿合目,像往常那样练习再熟悉不过的吐纳功夫,很快忘记了身旁的龙深和车白。

    这时车白拿出一个小瓶子,打开木塞,放在冬至鼻下,瓶口依稀有轻烟袅袅升起,很快溜入冬至的鼻腔之内。

    他的神情,出现了微妙的变化。

    “睁开眼。”他听见车白如是说道。

    冬至慢慢睁眼,眼前是茂密得几乎遮天蔽日的丛林,头顶阳光猛烈,但泥土散发着潮湿的气味,也许不久前刚刚下过一场雨,这些植物也很有特点,让人一看到就能想到热带地区。

    “往前走。”

    车白的声音响起,但冬至左右四顾,都没看见人,他定了定神,继续往前。

    他意识到此刻的自己并非一个实体,更像是穿过时间与空间的幽灵,草木枝叶任凭他一往无前,依旧在阳光下沙沙响动,为泥土撑起一方庇荫。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