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5章 第 10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此地是县城, 最近的办事处就是位于申城的分局,要行车几个小时, 众人一身狼狈, 只能先就近找一个农家乐稍作休息再回去。

    但刘清波却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他们忘了带钱, 手机也都因为要下水而放在岸上了。

    这时冬至把自己的腰包贡献出来,有气无力道:“里面好像还有一点现金,翻翻,应该够老板通融我们洗个澡吃顿饭的。”

    刘清波:……

    诚如冬至所说,那个腰包真的很小,空间有限,里面就剩下为数不多的几百块现金,也不知道他之前那些东西到底是怎么塞进去的。

    结果农家乐老板见他们一行人又是带剑又是吐血的, 说什么也不敢收留他们,刘清波只好拨通唐净的电话, 唐净又通知当地相关部门,最后开来一辆警车, 把他们给拉走。

    费了半天工夫, 众人才终于回到申城,除了龙深之外,个个身衰力竭,半句话都不想多说, 半途冬至就靠在龙深肩膀上睡着了, 龙深下车又把他背去医院, 连同刘清波跟霍诫, 两人受伤程度不一,同样都被安排入院检查。

    安置好这一切,龙深与唐净一道回分局,跟在那里等候已久的宋志存会合。

    “他们怎么样了?”

    宋志存迎上来问,他是清晨接到消息的,之后唐净去接人,他就坐镇分局一边等着,一边还要安排不久之后的国际会议的相关安保工作,见龙深毫发无损归来,总算松一口气。

    龙深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宋志存握住龙深的手用力摇了摇,“龙局,真是辛苦你们了!”

    他知道龙深三言两语说完听着平淡无奇,实则这一路必然是险象环生,若换了不懂行的蒋局长在此,可能就真要以为龙深他们轻而易举就凯旋了。

    “各司其职,你也不容易。”龙深拍拍他的肩膀。

    三人分头坐下。

    龙深也说起无支祁口中关于石碑的信息,末了道:“之前唐净给我说了明弦临终前提供的线索,两者都能对应上,说明情报应该无误。”

    听见“临终”二字,唐净脸色微变,放在桌上的手慢慢收紧,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

    龙宋二人的注意力都不在他身上,宋志存眉头紧锁:“昆仑山脉范围那么广,阵眼可不好找啊!”

    龙深:“回头我先跟西北分局说一声,请他们展开搜索行动,最近也可留意东洋那边的动静,我们知道,音羽鸠彦未必就不知道。”

    宋志存点点头,忽而想起什么:“对了,说到音羽,他的真实身份,我们已经查到了,不过听上去可能有些离奇。唐局,你来说一说吧。”

    唐净收拾心情,沉声道:“根据明弦说的朝香鸠彦,我们查到了一个人。”

    他按下握在手中的遥控器,墙上大幅幕布出现一张黑白照片。

    “朝香鸠彦,1887年生人,日本皇族,裕仁天皇叔父,因封号为朝香宫,人称朝香宫鸠彦王,二战时曾任陆军大将,”唐净的语气微微一顿,“也是下令进行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

    “但战后,他并没有被送上军事法庭,由于美国的包庇,整个皇族得以逃脱罪责,朝香鸠彦也仅仅被剥夺了皇籍,依旧保留财富地位,一直活到九十四岁,才寿终正寝。”

    “我们查过,音羽财团是在二战后崛起的,以军工产业起家,一般这种产业,背后都有政经背景,但音羽财团就像凭空崛起,音羽鸠彦也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人,但如果是朝香鸠彦暗中以另一个身份提前准备,就说得通了。”

    “宋局与我讨论之后,都认为音羽鸠彦可能无意中得知获取魔气的秘密,在日本阴阳师与神官的帮助下成功化魔,因此得以长生不死,为了掩人耳目,他在九十四岁的时候以朝香鸠彦的身份死去,用早已准备好的音羽鸠彦这个身份,继续活下去。”

    这些信息量过于庞大惊人,以致于连龙深,也需要片刻的时间静默沉思。

    “还有吗?”

    “有。”唐净道,“明弦的真身是金银平文琴,这是日本国宝,换作别人,肯定不可能被音羽鸠彦轻易拿去,但他既然是皇族,想要得到这些资源,自然比旁人容易许多。从他能屡次派遣藤川葵等阴阳师来华的事情上,那些神官跟阴阳师,跟他的渊源恐怕也比我们想象的要深。”

    宋志存语气沉重地补充道:“董寄蓝的事,我也已经通知吴局他们了,他的魂魄——”

    想起董寄蓝生前可能受到的折磨,宋志存一时有些说不下去,饶是他这种工作多年的人,也得勉力忍下悲愤情绪,才能继续道:“他的魂魄既然已经被音羽融入明弦的神魂,想必骨灰也早就没剩了,吴局那边的意思,追认烈士跟追悼会的事情,由他来做就好。”

    “好。”龙深没有异议。

    会议告一段落,宋志存忙着去跟总局联系,安排各种善后事宜,起身就要走,龙深叫住他。

    “宋局,十天后,国际会议结束,我先不回京城,要带冬至去一趟海南。”

    宋志存一怔:“怎么?”

    龙深道:“冬至中了降头,可能跟上回韩祺的事情有关,我带他去拜访迟家,看有没有解降的法子。”

    他就这么个徒弟,面上虽然不显,宋志存如何不知他的态度,当即就痛快道:“你只管去吧,总局那边有我跟吴局!”

    想了想,又安慰一句:“冬至这孩子福气大,我看不会有什么事的。”

    龙深颔首表示谢意。

    宋志存离开之后,龙深看着明显意气消沉的唐净。

    “你没事吧?”

    唐净勉强笑了一下:“没事,龙局单独留我,还有什么事要交代吗?”

    龙深道:“之前我们从支祁井出来,把封井的铁网弄坏了,回头你让人重新焊好,免得游客失足落井。”

    唐净:“成,我明白了。”

    他实在没有心思再讨论下去,双手按住桌面,慢慢起身,却禁不住身心疲倦,无意间叹了口气。

    “你,是不是跟明弦……”

    龙深难得迟疑了片刻,因为以他的性子,根本不可能去过问别人的私事,明弦虽然是音羽鸠彦的器灵,但他现在已经死了,人死则万事皆消,更何况唐净没有失职之处,在处理明弦的问题上,谁也无法指责他。

    话一出口,龙深忽然发现,自己问这句话,也许是有私心的。

    唐净没有察觉他的私心,他心头各种情绪纷至沓来,争先恐后,已经堆积如山,摇摇欲坠,急需一个发泄的渠道,龙深这一问,正好将他那个脆弱形将崩溃的缺口打开。

    “我本来以为我们都是在逢场作戏,而且我本来就不是人,他也不是人,一面镜子喜欢上一张琴,不觉得很可笑吗?可他死的时候,我却哭了。”唐净喃喃道,像在问他,也像在自问。

    龙深不语。

    他知道对方并不需要自己的答案。

    “如果他跟音羽鸠彦没关系,也许有可能吧,我们之间,从一开始就不纯粹,爱与不爱,无从谈起。”

    唐净闭了闭眼,似乎想自嘲一笑,又笑不出来,嘴角牵强地撇着,眼眶却发红。

    “其实现在我才发现,活了这么久,忽然遇上一个能看透我来历,床上床下都跟我合拍的人,是多么难得,原来我也是会孤独,会难受的。龙局,你会吗?”

    他会吗?

    龙深想了一下。

    他以前从不为任何人,任何事停驻,但现在,他有了一个徒弟,冬至走得慢,却努力在走,他走得快,就要时不时停下来,等对方赶上来。

    双方各有所思,谈话自然而然没再进行下去。

    唐净道:“此间事情一了,我想请个长假,好好休息一下。”

    龙深点头:“到时候提交一份休假报告,不过如果有突发状况,你依旧得随时回来报到。”

    唐净一笑:“自然,职责所在,义不容辞。龙局,以后对付音羽鸠彦的话,哪怕要亲赴日本去杀他,也算上我一个。”

    龙深凝视他片刻:“可以。”

    从分局出来,龙深又回到医院。

    他先去看了刘清波跟霍诫,两人的外伤已经妥善处理,至于内伤,也只有慢慢调理,龙深已经问总局那边要了上清丹,不日应该就能送到。

    在经过一段漫长而惊心动魄的战斗之后,所有人都需要休息,龙深过去的时候,刘清波和霍诫正沉沉睡着,冬至也不例外。这间医院是公安医院,特管局也挂靠在其中,三人因公负伤,自然而然都分到单独的病房,还有小客厅跟独立卫生间,条件不算差,饶是刘清波大少爷脾气,也挑不出什么不满。

    龙深在冬至的病房里坐了片刻,一动未动,脑子里却还在思考许多事情,包括冬至的降头,音羽鸠彦,波卑夜,石碑,千头万绪,一时纷涌而来。

    现在石碑线索既然有重大突破和进展,各地寻找的方向也该有所改变,必须抢在音羽之前。

    末法时代,魔物陆续复活,除了音羽鸠彦和波卑夜之外,西方最近必然也发生了不少事情,也许他们应该与那边加强情报交流,正好可以利用世界交流大会这个时机。

    还有即将举行的国际会议,音羽鸠彦这次铩羽而归,还接连折损了明弦程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必须加强防范,回头与宋志存唐净那边再合计一下……

    也许是周围环境过于安静,被冬至香甜的睡相所感染,也许是龙深自己有些累了,诸般念头最后逐渐淡去,如同电影最后的黑幕,一切归于虚无,他的意识悉数沉淀,沉入梦里的深潭。

    冬至眨了好几下眼睛,看着头顶雪白的天花板,听着窗外小鸟在枝头上下蹦跶的欢快叫声,终于确定自己正安然躺在医院的病床上,而不是暗无天日的水下洞穴里。

    四肢百骸传来体力透支的酸痛,手臂已经被上好药了,只是手背上有点刺痛,他看见自己床边吊了瓶葡萄糖,已经快输完了,就把针拔出,坐起身体,感觉除了有点头晕之外,并没有什么特别明显的不适。

    要不是龙深说,他绝对不会想到自己身上还有降头。

    房间里很安静,安静到他往另一边扭头,才看见龙深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在冬至的印象里,龙深向来很少休息,似乎永远都精力旺盛,在银川苦战,大家都流露出疲态时,龙深却还是精神奕奕。他一度觉得龙深可能是化形前睡得太久了,所以成精以后就不用睡觉,不过这个冷笑话也只敢在心里想想,现在看见龙深睡着的样子,他才终于有点原来师父也需要休息的真实感。

    他随手拿起床边的毯子,本想下床穿鞋,却忽然改变主意,直接赤脚下地,无声无息走过去,将毯子轻轻盖在龙深身上。

    没想到龙深警觉若斯,几乎刚靠近,他就已醒过来。

    冬至动作停在半空,只得解释道:“怕你着凉。”

    龙深坐直了身体,点点头,拿过他的毯子,却并不盖,只是放在一边。

    “师父,你再睡会吧?”

    “不用,我也睡了一夜。”龙深扫了他的脚一眼,“怎么不穿鞋子?”

    冬至尴尬一笑:“刚怕吵醒你。”

    结果还是吵醒了。

    “我看看你的身体。”龙深道。

    饶是房间内有暖气,光着脚也的确是有点冷,冬至盘腿坐上沙发,龙深把毯子让他抱着,给他把脉。

    冬至留意地看了下,发现龙深神情变化不大,他根本没法从对方脸上看出自己到底是身患绝症无药可救,还是无足轻重的小毛病。

    “师父,我的降头很严重吗?”他试探地问。

    龙深道:“我能感觉你体内有一股跟你身体不吻合的力量,但具体情况,得去了迟家,让迟家帮你看看,我对降头了解不深。”

    隔行如隔山,冬至明了地点点头。

    龙深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冬至老老实实道:“还好。”

    的确是还好。那几口黑血像幻觉一般,他甚至连口腔内都没有残余血腥味的感觉。

    “师父,你都忙完了吗?国际会议准备得怎么样了?”重逢之后首次单独相处,他有点不知如何跟龙深相处了,热情也不是,冷淡他也做不来,只好没话找话。

    他见龙深没有答话,以为是自己打听过多,超越职权范围,忙道了歉。

    龙深摇摇头,其实他刚才只是在想冬至身上的问题,一时入了神。

    “会议这个月底就能结束,到时候我们去一趟海南,在那之前,你多休息。”

    冬至很快反应过来:“迟家?”

    龙深颔首:“迟家是国内唯一的降头师世家,迟半夏的父亲是一名出色的降头师,以前我们也曾考虑过招募他入特管局的。”

    冬至有点好奇,顺势就问:“后来他不愿意吗?”

    龙深:“当时张显坤前局长比较看重出身,认为降头术和巫蛊属于歪门邪道,迟半夏的父亲当时年轻气盛,受不得气,就拂袖而去,扬言这辈子再也不进特管局。”

    冬至挺讶异的,印象中迟半夏是个甜美活泼的小姑娘,没想到她老爹的脾气如此火爆。

    话又说回来,迟半夏现在在特管局工作,她父亲就算是看在女儿的面子上,也不会将他们拒之门外,冬至只是隐隐有种感觉,他身上的降头,可能不是那么好解。

    龙深想必也明白如此,才特意提起迟家,给他吃一颗定心丸。

    认识越深,冬至越发能感受到他冷淡下面的细心。

    “师父,抱歉,是我让你操心了,你原本不需要费这些周折的,现在还要为了我的私事占用你的时间。”

    “你是因公受伤,不算私事。”说完这句话,见对方愕然,龙深又补充一句,“我有年假,也很久没去海南了,正好去走一走。”

    冬至闻言释然许多,开玩笑道:“三亚那边有不少不错的海景酒店,还有无边泳池,要不我请你住几天,就当咱们师徒俩放假了?”

    他纯粹随口一说,也没想过对方会答应,谁知龙深想了想,居然点点头。

    “好。”

    冬至先是一愣,然后无法控制地浮现起龙深面无表情在水里游着蛙泳的情景。

    不,打住,再想下去,他师父一世英名都要在他的脑补里付诸东流了!

    养伤的日子无非千篇一律,醒来就吃,吃完就继续睡,偶尔去隔壁刘清波和霍诫那里串串门,更多时候冬至还是躺在床上睡觉,仿佛要将过去几天的元气都补回来。

    龙深每天都很忙碌,尤其国际会议将近,虽有宋志存和唐净在,但他也不可或缺,冬至在电视屏幕上看见此次国际会议的新闻介绍,创下了历年该会议参与国的纪录,多国领导人顺利会晤云云,不由想到龙深等人在背后默默付出了多少心力。

    但不管龙深多忙,他都会到医院里来看冬至,几乎隔天就能见上一回,而且每回都在这里待上不短的时间。

    在此期间冬至又吐了两回黑血,但除此之外,他的身体没有更加衰弱下去,也没有突然打通奇经八脉,变得金刚不坏,仅仅是比较嗜睡,生物钟从原先每天睡眠八小时,逐渐延长到十小时左右,可这也不能说明什么,冬至以前上学的时候,就知道他有些同学一到冬天,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待在被窝里的。

    另一方面,冬至得知,为了不打草惊蛇,原本在各地无头苍蝇似的寻找石碑的行动依旧延续,不过总局暗地里已经下令将搜查重点放在龙脉上。

    南方大大小小的龙脉不少,一是秦淮河一带包括金陵,这与何遇他们之前寻找的方向有所吻合,现在就可以更加缩小范围了;一是羊城一带,那里虽自古为夷狄之地,但龙脉与否,并非以出不出帝王而定,勉强也算一条小龙脉;再往西延伸,进入巴蜀区域,以成都为中心往四周辐射,包括峨眉山与青城山,都被纳入搜索范围。这样一来,何遇看潮生他们的工作量也就大大增加了。

    为免他们担心,冬至并未对他们提起自己可能中降头的事,但何遇约莫是从龙深那边听说了,给冬至出了不少乱七八糟的主意,连看潮生也打来电话,说如果需要,自己可以提供一片蛟鳞,冬至从他高傲勉强的语气下面听出关心,心头不免感动,于是一不小心钱包失守,又许下三大箱零食的允诺,签订了堪称最心甘情愿的不平等条约。

    平静而热闹的日子也并非一帆风顺,西北分局就传来不太好的消息,根据之前冬至和刘清波提供的《少华行旅图》,西北分局在少华山附近找了又找,费尽力气和周折,终于找到位于少华山脚下的石碑所在地,只不过当他们掘地三尺,挖出石碑之后,发现预想之中最不希望发生的情况果然发生了。

    石碑碎了,还碎得很彻底,根本无法复原,但就算复原,此处阵法也已失效,而且根据石碑周围的土壤成分对比研究,西北分局的人发现石碑周围的土壤在几百年间都没有被动过,也就是说,石碑可能早在那副画之后的几百年前,就已经损毁了,凶手自然更无从找起,也许跟魔物有关,也许是普通人无意之间的破坏。

    但西北分局在少华山所在的华县翻阅当地县志古籍,还真让他们找出一条可能与此有关的线索。

    在《少华行旅图》画成的几十年后,也就是公元1556年,发生了明代乃至世界迄今为止记载最严重的地震,死亡人数多达八十多万。当地至今保留的县志记载,地震之时正值子时午夜,有人看见少华山一带亮如白昼,夹杂红光,宛若旭日初升,日夜颠倒,而在那之后,就发生了令人闻风丧胆的地动。

    当然,这个发现也未必能说明什么,毕竟古人笔下,但凡发生什么天灾人祸,总会有异象出现,以示上天感应,真真假假,莫衷一是。

    不过这件事也不是毫无收获,起码八块石碑,目前已知其四,少了一个少华山,也就意味着他们只需要再找出剩下的四块石碑。

    这时候冬至才意识到自己中降头带来的麻烦,像刘清波与霍诫,虽然这会儿也还躺在医院,以养伤之名休息,但如无意外,他们很快就可以重新回到工作中,而对他来说,这个时间也许会更长——不知不觉间,他已习惯东奔西跑的惊险日子,画画是伴随终身的爱好,而在特管局,他则找到值得自己不断去追求的理想与梦想,这里有一群性格各异的同伴,有值得托付生死的朋友,更有他最喜欢并尊敬的人。

    龙深也没闲着,他给东南亚的白袍降头师协会发出邮件,针对冬至的情况进行询问,也很快得到了回复。

    回复他的是一位在泰国十分有名望的降头师,也是协会的副会长,名叫信猜,据说他还是皇室的御用降头师之一。信猜告诉龙深,鉴于他没有亲面冬至本人,所以未敢轻下定论,但根据描述来看,冬至的确很有可能中了降头,而且是黑袍降头师所下的降头。

    世间降头种类千千万万,其中不乏降头师自己别出心裁弄出来的降头术,可谓千奇百怪,穷尽想象。世间皆有因果,降头术自然也不例外,下降头害人,害人者也会遭遇反噬,严重者同样会丧命,许多降头师轻易不愿施为,但也偏偏有那种不择手段的降头师,出手必是要夺人性命,而且会用替身来消除降头术对自己的反噬,从而继续为所欲为,甚至特意把人抓到手之后又不杀,对受害者进行百般折磨,令他怨恨而死,再将怨魂炼为降头,中者无法可解。

    这位信猜上师的邮件,最后以一句意味深长的话结尾:这些年我行走各地,见过无数离奇古怪的事情,龙,我亲爱的朋友,你永远无法想象人性能恶毒到什么地步,祝你的弟子好运。

    他虽未明说,但言下之意,就算他亲眼见到冬至,但冬至身上的降头,他可能也束手无策。

    如果连信猜这种降头术宗师级人物都这样说,海南迟家还有必要去吗?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