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3章 第 103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冬至见对方朝他伸手过来, 忽然有了反应, 却是后退一步。

    龙深的手停在半空。

    冬至拉住刘清波,让他也往后退,神情小心翼翼:“我觉着, 我们现在看见的, 会不会又是那怪物布下的幻觉?”

    原因无它,他觉得眼前太不真切了,虽然在脑海里千回百转的想念, 可也没料到没想过在濒临险境时就正好能看见对方,梦想成真的一刻, 反而虚幻起来。

    刘清波和霍诫一听也有道理, 就都齐刷刷望向龙深, 眼神升起探究与戒备。

    饶是龙深再淡定, 也不由有点啼笑皆非:“我不是幻觉。”

    刘清波突然问:“我们在特管局培训头一天, 蒋局长给我们讲课, 之后发生了什么?”

    龙深:“之后你们被困在丧尸都市的模拟训练, 你抛下大部队独自躲进特管局, 侥幸过关。”

    刘清波:……我为什么要嘴贱问这个问题?

    重新被提起自己的黑历史, 他脸上火辣辣的。

    龙深又对霍诫道:“舒壑没事, 他找不到你们,先返回岸上了。”

    他的目光最后落在冬至身上。

    “你离开北京前,送了我一幅画。”

    这下三人总算可以确定龙深的的确确及时赶过来, 并不是他们的幻觉。

    冬至挪动脚步, 有点尴尬:“师父, 我刚才不知道……”

    龙深:“你足够警惕,没有因为看到我就放松,这很好。”

    被湖水浸泡许久,感觉由里到外都是湿冷的,这人一出现,就让所有人重新拾起动力。

    冬至尤甚。

    但他没有表现出来,而且跟龙深之间隔了一个霍诫,有意无意拉开距离。

    龙深似乎也没留意,刘清波问起岸上的情况,即使龙深再言语简洁,也得说上好几分钟,末了他道:“根据明弦临死前提供的线索,这片水域下面就是石碑所在的小龙脉。”

    短短几个小时之内,就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众人一时静默,需要时间去消化。

    至于程缘,霍诫虽然不认识,对冬至和刘清波来说却是个老熟人,他们甚至曾经一起参与了女明星惠夷光被魔气附体的事件,当时大家都没料到程缘会通不过面试,结果出来之后还唏嘘了一阵。程缘对考试结果的确情绪不高,跟他们说要去历练一段时间,谁知再相见时,他竟已投身敌营,甘愿与魔气融合,成为地魔的代言人,与昔日同伴兵刃相见。

    一念之差,程缘已走了这么远。

    霍诫问道:“龙局,您说那只怪物是无支祁?”

    龙深嗯了一声:“古籍记载,水兽好为害,禹锁于军山淮水之下,其名曰无支奇,形若猿猴,金目雪牙,轻利倏忽。”

    作为上古异兽,无支祁曾将淮水搅弄得天翻地覆,后人甚至将它作为齐天大圣孙悟空的原型,这就难怪冬至他们根本不是它的对手了。

    其实像无支祁,三头巨蟒这样生存了成千上万年的异兽,虽还没到与天同寿的地步,但它们身上,无不隐含天地造化命数,这与人类独得灵秀神智一般,算是另一种方式的天眷者,哪怕有实力斩杀,修行者也不愿为了它们背上杀孽。更何况,它们实力强大,又是地头蛇,上回在地底,冬至他们就没能杀了三头巨蟒,顶多只是把它打得落荒而逃罢了。

    刘清波惊疑不定:“但淮河离这里还很远……”

    龙深道:“若干年前,淮河与长江并不相连,如今淮水最后也注入长江了,地下水脉本来就纵横交错,许多暗流在地面无从得知。”

    古人成书大多是概数,说在军山,也不一定就在军山,说在淮水,也没有说明到底在淮水哪个方位,从古至今,传说仅仅是传说,他们作为特管局成员,偶尔才能印证传说与现实,普通人更加无从得见这个世界瑰丽玄幻的另一面。

    冬至从骤见师父的震撼与尴尬中慢慢回过神,也逐渐恢复了思考能力,他很快把大概的来龙去脉梳理出来。

    “是不是当年为了让无支祁镇守石碑,最终没有杀它,而是将它锁在这里,就像长白山骨龙那样,而音羽鸠彦得知之后,就让程缘过来,不断杀人炼魂,引诱无支祁入魔,让它去破坏石碑?”

    龙深道:“我的推测也差不多,最终还是要先找到石碑再说。”

    他的话,将众人下水以来遇见的疑惑都解开得七七八八,冬至他们三人已是精疲力尽,还要顾着赶路,也就没工夫再多想,一时间洞窟变得无比安静,只有沙沙的脚步声在往前移动。

    也不知是太累还是走得快,冬至冷不防被绊了一下,人倒向旁边石壁,正好压在刚才被无支祁一爪子拍过来的胳膊上,顿时冷汗直冒,不自觉呻|吟出声。

    “怎么了?”龙深问道,手已经伸过来将他扶起。

    龙深语调一贯的冷淡,手却是热的,烫得冬至微微一震。

    “没、没事。”他发现自己无论做了多少回心理建设,在与对方肌肤碰触时,心里依旧会生出异样的感觉。

    他不想让对方察觉,也不想对方误会自己表面答应维持师徒关系,实际上还心怀不轨,就强忍痛楚,主动将胳膊抽回来,侧身拉开一点距离。

    “你的手可能有点骨裂,出去我给你看看。”

    龙深知道他体力耗尽,原想直接上手背他,见徒弟主动避开,想起上回两人不欢而散的情景,抿了抿唇,也没再把背人的话说出口,只往冬至腰上托了一把,让他站稳。

    刘清波跟霍诫似乎没有察觉师徒俩之间的古怪异样,霍诫昏昏欲睡,体力不济,不得不通过说话来提神,就有一搭没一搭跟刘清波说话。

    冬至跟龙深不知不觉落在后面,洞窟里的路崎岖不平,并不宽敞,两人并肩而行,难以避免肩膀偶尔总会轻轻撞上,冬至有心摆脱这个尴尬的局面,脚步自觉挪开一些,差点又撞上旁边尖锐的棱角,这回有一只手及时揽住他的肩膀,将他往中间带,附带一句略带不悦的嘱咐。

    “别乱动。”

    冬至身体一僵。

    两人之间距离为零,又有龙深搀扶,路果真好走了许多。

    其实尴尬这种事,破罐子破摔之后也就好了,冬至知道两人说开之后,他师父的确就当他是徒弟,只有他自己还在纠结罢了,可他师父以剑化人,虽然与人无异,但也不是个九曲回肠的性情,更加不会去琢磨他这些心思,也因此纠结尴尬诸般情绪,就仅仅也存在于他一人身上而已。

    为了转移注意力,冬至把天马行空胡思乱想的脑子集中放在石碑和无支祁这件事上,渐渐地果然自然了许多。

    “师父。”

    “嗯。”

    龙深感觉徒弟的身体自然放松了很多,心里浮起一点欣悦,在听见对方喊自己的时候,语气也比刚才不自觉柔和了些许。

    “你是不是不打算杀无支祁?”

    听见冬至的问题,龙深有些讶异,讶异于他的敏锐。

    “如果石碑完好的话,我会将它身上的魔气驱离。”

    纵是无支祁原本是作为凶兽才被镇压在这里,但它守卫石碑数千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只因音羽和程缘别有用心,才使得它凶性复燃,重为祸患,一来这件事说到底,无支祁也是被利用的,二来如果无支祁一死,石碑就无人守护了。石碑既然作为阵法的一部分,就不可能被挖出来运去特管局里保护,所以无支祁依旧是石碑的最好守护者。

    这番打算,龙深刚才没有说出来,但冬至却猜到了。

    众人的脚步虽然不如一开始那么快,可也一直是在往前的,但洞窟仿佛再怎么走也走不到尽头,刘清波甚至懒得再去计算时间,腿上像是绑了两个铅球,每迈出一步,都要提起巨大的勇气,这让他想起小时候每天被祖父勒令脚绑沙袋跑步的日子,旁边霍诫的伤势比刘清波重许多,但也坚持在走,这让刘清波越发不肯示弱。

    能聊的话题已经聊完,霍诫口干舌燥,实在没力气说话了,两人一时沉默下来。

    身后,冬至正给龙深说起他在鹭城的经历,让大家勉强分散一点注意力。

    其实冬至他们在鹭城做的事情,总局收到的报告上都有写,龙深早就一清二楚,但报告毕竟是书面文字,总有些细节,是不足为外人道的,龙深也是头一回听对方说起。

    抛开令他无法回应的告白,这个徒弟并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对方甚至比自己所期待的做得还要好。

    从前看见冬至在他面前言听计从,说什么就乖乖干什么的样子,龙深一度觉得,对方在外面可能适应不了独当一面的工作,但事实证明,自己也有看走眼的时候,冬至非但适应良好,而且频频立功,总局现在提起冬至,都说他不收徒则已,一收就收了个好徒弟。

    斩妖除魔,维护人间秩序,曾经龙深以为自己对弟子的要求只有这一个,但现在,他却不大确定了。

    因为他还希望冬至能好好的,不要总受伤,每天开开心心,像从前在自己跟前那样,一点小事就能乐上半天,拉着他眉飞色舞介绍特管局周边哪间餐馆更好吃。

    他知道吴秉天与宋志存私下谈论起自己的儿女弟子时,偶尔也会流露出担忧他们的情绪,龙深如今也能体会到这一点,他想,自己也许给不了冬至想要的,但他的确在意这个徒弟,更甚于以往任何人。

    这是爱吗?

    他不清楚。

    但听对方事无巨细,娓娓道来,语气中不时流露出重逢的喜悦时,他心中同样浮起淡淡欣喜。

    那种感觉,就像是他化形之后,头一回登上峭壁险峰,在高山之巅,以人类的视角俯瞰芸芸世界,听风声凛冽,飞鸟振翅,见云卷缥缈,流霞万方,纵然情境不同,但微妙的欣喜,却殊途同归,令他感觉到,他的血是热的,心是跳动的,他确确实实,是一个人,有了人类本该有的情绪起伏,心境变化。

    耳边听冬至说起飞机上的噩梦,龙深微微蹙眉,伸过去握住他的手腕,三指搭在脉搏上。

    微暖指尖与肌肤触碰,冬至下意识僵了一下,随即又放松,任凭要害被龙深捏着。

    “你身上没有魔气。”

    龙深下了跟唐净一样的结论。

    但听见师父这么说,冬至还是松了口气,笑道:“那应该是我大惊小怪了。”

    幽暗中,龙深面露沉吟。

    其实他另有猜测,只不过还未证实,他不想说出来徒增冬至无谓的困扰。

    “等出去之后,我再详细看看。”

    冬至应了声好,但过了片刻,他感觉有点不对劲。

    龙深握住他手腕的手一直没有松开。

    冬至倒不至于什么暧昧过界的想法,因为他发现龙深正往他手腕里注入真气。

    暖意一点点升起,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似乎也没那么难受了。

    须臾,龙深放开手。

    “可以自己走吗?”

    “可以。”

    身上的伤不可能因为这点真气就不痛,但冬至的确恢复了一点力气。

    没等他冒出“有师父的孩子像块宝”之类的想法,刘清波的手电筒忽然晃了一下。

    “看,前面有块东西!”

    这个地下洞窟,简直可以称得上一条水下通道了,长得众人都没有力气去惊叹。

    即使他们觉得这里可能不是天然形成的,但能够凿出这样通道的神工巧匠,也绝不是凡俗之辈。

    也许千万年前,曾有神龙异兽在此栖居,又或具备移山倒海之能的仙人,以鬼斧神工在河底开拓,河面上沧海桑田,这里却仿佛光阴静止,大家嘴上不说,心里难免已经有了这条路永远都走不完的悲观预期,当他们看见在泥土石块中半露着的石碑时,简直有种突如其来的惊喜。

    尤其是霍诫,最后一口气泄了,整个人直接往旁边倒去。

    刘清波则拿着之前从冬至手里抢过来的手电筒,一鼓作气跑过去。

    冬至跟龙深随后也赶到了。

    石碑年岁久远,又因在潮湿环境中长年累月浸泡,碑石上方已经被青苔所覆盖,刘清波和冬至捡起旁边的石头,把青苔一点点刮去,令其逐渐显露下面的碑文。

    又是那种熟悉而又陌生的符箓,众人一看,立马知道这就是他们一直在找的石碑。

    刘清波不解:“申城有龙脉吗?”

    霍诫喘过一口气,肯定道:“有!这地方藏风聚水,虽然比不上京城,却也是上好的龙脉宝地。这条龙脉的龙心,就在市区,现在那地方上面是一座高架桥。”

    冬至略有耳闻:“据说当年打桥桩的时候总打不下去,但城市建设,又不能不继续下去,后来请了高僧来看,才在立柱上加上九龙雕刻,以堵住打桩时泄露的龙气?”

    霍诫笑道:“传闻总有夸张虚构的,那里的确是‘龙心’所在,不过也没有世人传的那么神乎其神,现在看来,石碑这里,应该就是‘龙首’了。”

    跟他们之前发现的石碑不同,这座石碑上还嵌着一个铁环,铁环连着的,正是那条锁着无支祁的铁链。

    这就证明龙深的推测是对的,许多年前,有人将无支祁镇压在此,让它来守护石碑。

    “这里好像有点发黑,还有裂痕。”刘清波拿着手电筒凑近端详。

    “应该是魔气渗透,程缘用魔气污染无支祁,也通过锁链,影响石碑,等魔气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算无支祁不发狂毁了石碑,石碑也会因为魔气而裂开。”龙深道。

    冬至:“那如果设法斩断铁链,切断无支祁和石碑之间的关联,有没有作用?”

    龙深道:“我们杀不了无支祁,也没有必要杀它。它跟石碑现在已经气运相连,没了它,石碑也就没了庇护,会更加危险。”

    刘清波不由骂道:“程缘那孙子心思真够深的啊,能想得出这种损招!要是用在正道上,不早就成为人生赢家了?!”

    未必是程缘的主意,也有可能是音羽的,毕竟当时程缘已经把灵魂献给了魔物,他也不再是他自己了。

    不过非常时刻,龙深并没有多解释,只道:“刚才无支祁休养一阵,应该差不多也恢复了,肯定还会来找我们报复,我要将它身上的魔气抽走,需要你们的配合,到时候冬至先上,吸引它的仇恨,刘清波跟霍诫左右配合,把它拖住一时半刻,我伺机下手。”

    众人毫无异议,哪怕被安排“拉仇恨”的冬至,也立马答应下来,因为他知道,龙深这么做不是为了表现自己大公无私,把最危险的活儿留给自己徒弟,而是因为冬至刚才被无支祁记恨上了,无支祁一看见他们,最有可能先攻击冬至,最高效的办法才能在战斗中为己方争取最大的主动。

    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守株待兔”,不过他们现在更重要的是休息,赶紧恢复体力,好应付接下来的苦战。

    无须多言,众人都各自盘坐调息,闭目养神。

    洞窟内潮湿无比,底下的泥土又都泥泞不堪,坐在上面都觉得恶心,换作以前,倒贴多少钱,刘清波也不愿意在这种环境多待一秒,但特管局成员常常需要面对最恶劣的环境,迎接最艰难的条件,与眼前相比,他忽然发现当初在丧尸模拟训练里,自己躲入狭窄逼仄的屋子,隔着铁门听丧尸路过的那种忐忑,根本就不算什么了。

    人总是在环境的鞭笞下不断强大。

    所有人皆然。

    冬至休息了一阵,感觉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不少,反倒因为坐久了,生出一股懒洋洋不想动的懈怠,就睁开眼四处打量。

    为了不耗电,刘清波把手电筒的亮度调到最小,这么一点微弱的光芒里,只能隐隐绰绰照出所有人的轮廓。

    龙深就坐在旁边,一动未动,应该也是在抓紧时间养神,冬至的视线落在对方侧面被幽光勾勒出的轮廓上,微微失神,此刻的安宁,让他觉得就这么延续下去也不错。

    似乎有所察觉,龙深睫毛一颤,睁开眼睛。

    冬至赶紧闭上眼。

    然后他就感觉到一只手搭上自己的脉搏,像在察看自己的身体状况。

    一颤之后,冬至没敢乱动,却也知道自己装睡失败,只好睁开眼。

    龙深见他没什么事,就把手收回去。

    这时,锁链突然有了动静,像被不远处的什么东西扯了一下。

    所有人瞬时睁开眼睛动起来!

    霍诫将手电筒关掉,刘清波和冬至抄起长剑,龙深则轻轻一跃,整个人贴在头顶的洞窟上,密合无缝。

    冬至没想到自家师父竟还有这等蝙蝠似的本事,不过眼下显然不适合开玩笑,他越过石碑,慢慢走向前方。

    铁链动得越来越厉害,声响回荡在洞窟内,重重叠叠,敲打着他们原本已经提起来的心情。

    作诱饵就要有诱饵的自觉,冬至走出数十步之后,离刘清波他们已经有一段距离,他停住脚步,侧耳倾听来前方的叵测危险,长剑在他手中,龙深在他背后,以及,生死相托的同伴与朋友。

    这一刻,他没有恐惧,平静如这洞窟内水滴绵长。

    越来越近,越来越响,蹿入鼻息的腥气越越来越重。

    来了!

    狂风迎面扑来,冬至想也不想,用上平生最大的力气,挥剑而出!

    剑锋之快,已然幻为白虹,其势若千瀑飞崖,百川归海,汹涌无可匹敌。

    然而无支祁不愧为上古异兽,纵然长守剑已经在它手上斩出深可见骨的伤痕,反而因此激发出它的凶性,紧紧抓住剑身往回一拽,咆哮着想要捏断冬至的脖子。

    眨眼工夫,刘清波和霍诫也已赶至,一左一右扑向无支祁,一人挥剑阻止它朝冬至落下的利爪,一人则攻向它胸腹柔软处。

    说时迟,那时快,龙深的身影也从上方掠下,手中长剑直直刺入无支祁头顶的百会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