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101章 第 101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似乎有些坚持不住, 手中剑光蓦地黯淡下来, 魔气窥见空子, 立马不由分说蹿入剑光, 并循着剑身迅速往上, 缠绕住他的手腕,手臂, 肩膀, 脖颈, 直至整个人都被黑气包围。

    程缘见状张狂大笑,双臂一挥,所有魔压霎时汇聚过去,拼命吞噬着这难得的猎物,程缘背后的黑影也因此身形暴涨, 面目越来越清晰。

    就在程缘胜券在握之时, 却看见黑气之中, 白芒陡生, 虽然只有一点光亮,亮度却几与星辰媲美, 夺目耀眼, 令他无法直视。

    程缘忍不住眨了眨眼。

    便是这眨眼的一瞬, 白芒飞速暴涨,由一点扩散为一片, 破开茫茫浓郁的魔气, 当头抡向程缘!

    程缘只觉森森杀气迎面扑来, 澎湃若海,令人无可抵挡,忍不住退了一步。

    然而白光所到之处,魔气已经被绞碎四散,化为齑粉!

    半秒之间,程缘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他恍然明白龙深刚才的表现完全是在故意示弱,而他竟然被骗了过去!

    这个念头刚刚在脑海里浮现,白光已经到他眼前,程缘只觉身体一痛,视线所及之内,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白光劈为血肉,与魔气一道飞散空中。

    龙深太强大了,原来自己依旧不是他的对手!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如是想道,而后眼前一黑,所有意识均消亡无踪。

    他的灵魂早被魔气吞噬融合,而今魔气又在白光中被尽数荡尽,周而复始,一切回到原点,程缘的野心欲望不过是一场雾里看花的幻梦。

    然而龙深还未停下来。

    越过时间错乱的遗迹,借着敌人刚才为了迷惑他而制造的魔息,剑光破开空间的局限,从此处到彼处,从此时到彼时,宛若万兽之王一声咆哮,借居栖息在阴暗角落的魔气匍匐求饶,瑟瑟发抖,然而强大的威压并不为任何人停留,它扇动着华丽璀璨的尾羽掠过星空,湮灭尸山血海,扑向黑暗终极的始作俑者!

    虚空尽头,斗室之内的老人蓦地睁眼,白光倏然而至,从他的眉心刺入贯穿,瞬间光芒大盛,将所有黑暗全部逼退在领域之外,阴影自惭形秽,杂乱的魔气哀号哭泣,仿佛末日降临。

    老人面色狰狞,将白芒一寸寸逼出。

    “龙深!”

    他大喝一声,周身魔气暴涨,白光被狠狠弹回!

    时空这边的龙深后退了两步。

    但白光须臾化为火焰,退回的瞬间轰然爆炸,将老人裹挟卷入,宛若红莲业火,焚烧世间一切邪恶。

    “我的分|身!”

    哀嚎声从虚空的另一边穿透过来,在这间屋子里余音缭绕,反复回荡。

    原本程缘站立的地方,已经只剩下一堆灰烬。

    那些被他戕害过的灵魂,也与他一道灰飞烟灭,不留半点痕迹。

    然而对它们来说,这其实是一种解脱。

    ……

    明弦以琴化身,武器也是琴弦,他的丝弦堪比锋刃,割人头颅也如割韭一般,上回仅仅用来捆缚冬至,已是手下留情,春风拂面,但现在,他用来对付唐净的手段,却真正是狠辣无情,不留半点余地。

    丝弦如利箭破空疾射向唐净眉心,唐净闪身避开,手起手落,丝弦顷刻断开,但下一刻,又有两条丝弦转眼即至,一左一右射向他的肩膀,唐净双手扬起,切断丝弦,身形一跃而起,大鹏展翅般扑向明弦,手刀挟着金光朝对方劈下,却差了点准头,只轻飘飘割下几根发丝。

    几乎在同时,丝弦穿透了他的肩胛骨,复又迅速抽回,带出一串血珠。

    唐净吃痛皱眉。

    “这就是你的真正实力?糖糖,你太让我失望了。”

    明弦用最温柔的语气,说着最绝情的话:“再对我留情,你会尸骨无存。”

    话音方落,又是几根丝弦从各个方向急射而来,将唐净还手的余地和退路通通封住,明弦毫不留情,招招直击唐净的要害。

    唐净眉目一沉,不退反进,身形飘忽,径自从丝弦阵中穿过,直取明弦脖颈。

    明弦没想到唐净真正认真起来时,自己的攻击竟对他毫无用处,不由微微蹙眉,撤回丝弦,闪身后退。

    然而对方的速度实在太快,他手中刚有动作,唐净的手已经搭上他的脖颈。

    脖子旋即传来一阵剧痛,明弦飞身后撤,唐净五爪转而落在他的肩膀上,直接撕下肩膀衬衫连带下面的皮肉。

    血迅速染红白色衬衫,肩膀湿了一大片,明弦不怒反笑,索性也不用丝弦了,两人直接赤手空拳就这么过招。

    虽然是空手,但这两人完全是人形杀器的级别,招招带上罡气,交手自然也分外凶狠。

    明弦稍不留神,肋下就被抓出几道血痕,伤口皮肉翻出,深可见骨。

    当然唐净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的一边胳膊被明弦踹中,已经无法使用,约莫是断了。

    他扭头吐出一口血水,飞起腿踹向明弦的胸腹,明弦往后闪避,伸手抓住他的脚踝,另一只手拍向他的胸口,唐净借着树木旋身挣开,明弦那一掌落空,拍向他身后的枯树。

    砰的一下,枯树断裂弯折,又在半空碎为粉末,飘飞四散。

    如果唐净反应再慢一点,此时此刻的他就会跟那棵枯树一样。

    他相信明弦是真的要杀了自己。

    两人招招杀气,却又带着无法言喻的美感,仿佛不是在进行生死对决,而只是在切磋练习。

    然而只有身处其间才能感觉到气流以两人为中心往四周蔓延盘旋,在他们所到之处,半人高的野草纷纷齐根而断,如同被利刃削过,整齐得诡异。

    先前在床笫之间的浓情蜜意荡然无存,今日的唐净与明弦,是两个阵营的敌人,他们没有妥协与和好的可能,哪怕已经有了刻骨铭心的爱情,两人也绝不会对对方留情。

    更何况他们还没有。

    唐净知道,明弦之前在他面前表现出来的傻白甜全是假的,真正的明弦,是眼前杀人不眨眼的剧毒玫瑰。

    在生死一线的瞬间,唐净不由想,如果他们不是各怀鬼胎,别有目的地相遇,如果时光倒流,换一种方式重新认识,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果。

    但时光没有倒流,所有一切,都在既定的轨道上前行。

    明弦出手凌厉,无不冲着唐净的要害去,他的脸颊溅上血珠,这让他原本秀美的五官多了几分妖异,宛若修罗再世。在他眼里,唐净已非活人,而是行将枯朽的死物。

    他们都是器灵成精,彼此更为了解对方的弱点,他们远比普通人强悍,但也并非金刚不败之身,唐净是镜子所化,金石为体,然而既已为人,自然也有了人的特点,脏腑,头颅,脖颈,这些都是致命之处。

    无星无月之夜。

    屋内,龙深正通过程缘,在与千里之外的音羽鸠彦交手。

    屋外,明弦与唐净所到之处,野草纷飞,在半空又被气旋卷入,疯狂打转,周而复始。

    狂风乱舞,乌云蔽顶,不远处的路灯闪烁几下,接二连三,宣告寿命终结。

    唐净一旦不留任何余地,连明弦也开始倍感吃力,他胸口中了几拳,估摸着肋骨可能断了两根,脏腑也有内伤,但这些地方还不是最致命的,最要命的是他刚刚太阳穴被唐净狠狠踢中,这种力度换成普通人早就死了,但明弦还能一跃而起,忽略头晕目眩的感觉,对唐净继续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唐净也没好到哪里去,他一只手臂脱臼外加折断,却以别扭的姿势继续与明弦搏斗,他的颈窝,曾经在床上,两人翻云覆雨时,被明弦抵住喘息的地方,也被撕下一大块皮肉,甚至露出下面的森森白骨,浑身血迹斑斑,一身衣服已经不成样子,不比明弦少半分狼狈。

    但他一只手堪比刀剑,不出则已,一出手便削金断玉,地面因此被劈开无数道口子,他们周身之地,已经一片狼藉,没有完好。

    但这场激战,终究还是有结束的一刻。

    明弦长腿飞起,正中唐净腰腹,唐净瞬间吐出一口血,翻身摔倒在地。

    然而就在前一秒,他的五指也插入明弦胸口,留下五个血洞。

    明弦非但没有片刻停留,反而趁着唐净落地时飞身而上,手中丝弦尽出,直指对方头颅。

    透明无色的丝弦在半路被一道金光截下,明弦还未来得及反应,金光已至眼前,他只觉胸口一阵闷痛,喉头涌上腥甜,就不由自主想将腥甜喷吐出来。

    身旁的泥土染上血色,顺着土地的脉络丝丝流淌,深入野草根部,明弦摸向自己的心脏,那里破了个大洞,从前胸到后背,常人早就断气了,而他犹躺在地上微弱喘息。

    曾经他刚刚化形之际,以为自己是不会死的,但事实证明他错了,原来他也会痛,会因为失血过多,受伤过重而濒临死亡。

    眼前是大片大片的黑暗,血从额头流下,滑过眼角,模糊了视线,明弦却没有力气去擦拭。

    一个人影似乎朝他这边蹒跚爬来,明弦已经彻底失去了力气和斗志,一动也不想动。

    他听说人类在临死前,总会闪过自己生命中最深刻的一幕,但明弦发现自己现在脑海里一片空白,竟然什么都没想起,反倒有种能这样一直安静地躺下去也不错的感觉。

    有点像他还未修成人身,作为一张琴,安静地待在一个地方,没有人来打扰,任凭光阴飞逝的闲适和惬意。

    他忍不住轻轻叹了口气,并非伤感,反而感觉解脱。

    一只手托起他的后脑勺,明弦其实已经看不大见了,但仍旧朝对方微微一笑。

    “我死了,你会伤心吗?”

    “会。”他听见唐净这样答道。

    “因为我是你的同类吗?”明弦又问。

    唐净咽下喉咙翻腾的血气,轻轻为对方抹去眼角的血痕:“不是,因为我发现,我好像有点喜欢上你了。”

    明弦失笑:“这句话,你上次在公园里已经说过了。唐先生失忆了吗?”

    唐净:“我的喜欢,比那个时候,又深了一点点。”

    明弦:“只有一点点?”

    唐净:“不止一点点。”

    明弦笑了。

    “有一件事。”

    反正也看不见,他索性闭着眼睛,节省一些力气。

    “石碑,其实是远古镇魔阵的一部分,镇压着上古时代的大魔,它的力量,远在所有魔物之上。一旦阵法被破,大魔复生,将颠倒阴阳,翻江倒海,星序混乱,为整个世界带来灾难。关于那个阵法,当年遣唐使归国,也带走了部分记载此事的卷宗,后来中国历经朝代更迭,典籍多数损毁散佚,但日本不管怎么战乱,皇室始终万世一系,所以那些珍藏在皇宫中的典籍,也就保存下来。音羽千方百计派人来中国,毁坏石碑,也源于此。”

    明弦淡淡道,轻声细语,若不是两人的处境都不合时宜,他更像是在课堂里跟学生讲一个典故或传说,娓娓道来,悦耳动听。

    其实特管局内部对此事早有多番推测,大致也与明弦说的差不离,但唐净没有打断对方,只是将他抱在怀里,静静听对方说下去。

    明弦道:“我知道,你们现在也在寻找石碑,与音羽的人争分夺秒,但是你们的方向错了。”

    他咳嗽几声,血沫从嘴边溢出,唐净将他又扶高了一些,让对方可以更舒服点,并试图将自身的生机注入明弦,挽回对方的性命,但明弦制止了他的动作。

    唐净的举动无济于事,明弦也不需要。

    他缓缓道:“石碑,在龙脉上。”

    唐净微微一震。

    龙脉,并非特制能出皇帝的风水,华夏大地广袤无边,山川遍地,藏风聚水的龙脉自然也数不胜数,譬如昆仑山,就被从古至今所有风水名家认为是万山之祖,龙脉之源。

    除了昆仑山,还有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龙脉分支,公认的十朝古都也是龙脉所在,长白山同样是东北的龙脉,而贺兰山一脉,也算小龙脉,受龙气滋养,还有过一个西夏王朝。

    明弦道:“不是所有龙脉,都会有石碑。我听音羽说过,石碑,只有八块。”

    先前特管局根据已经出土的石碑,推测石碑可能位于名胜古迹上,现在看来,这种推测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唐净随即想到一点:“申城是不是也有石碑?”

    否则音羽鸠彦不会在这里大费周章。

    明弦:“对,望月湖下,有坑道通往淀山湖,淀山湖下,又有水道通往江河,那里有石碑,被异兽看守,程缘……想要破除封印,让异兽毁掉石碑。”

    唐净眉头紧锁:“你知道剩余石碑的具体方位么?”

    明弦困难地摇摇头:“音羽也防着我,他不会相信任何人,我只知道这些。但我怀疑,他也未必全部知道,否则,阵法早就被破了。”

    音羽鸠彦,这个人从长白山骨龙伊始,就频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公众面前,他是成功的企业家,音羽财阀在日本实业界举足轻重,政经两界人脉深厚,长白山事件之后,音羽鸠彦进入特管局的视线,他们不是没有调查过对方,不过音羽显然也早有防范,调查受阻不说,特管局还发现音羽此人的势力之大,已经超乎他们原本的想象。

    唐净蹙眉:“音羽鸠彦是魔物?”

    明弦嘲讽地笑了一下:“他跟人魔不一样,人魔原本就是魔,只是披上了人类的皮,而音羽本来人类,却因欲望而甘愿入魔,化为魔物。他现在的身份,是改名换姓之后的伪装……”

    他失血过多,身体渐渐失去温度,连话也说得断断续续,唐净发现自己注入对方身体内的生机,却泥入大海,完全失去作用,不由心中沉重。

    明弦喘息一阵,勉力道:“他原本的姓名,叫,朝香鸠彦。”

    说至最后,难以为继,他剧烈咳嗽起来,血从口鼻眼耳溢出,眼神开始涣散。

    唐净收紧手臂,将明弦搂在怀里,闭了闭眼。

    他第一次尝试到想要努力去做一件事,却无能为力的滋味。

    “如果,器灵也有下辈子的话,我希望和你一样,不要远渡重洋,不要被人炼为杀器,我希望,如果,我们能再相遇,会有一个美好的开始,而不是像现在……”

    明弦脸上漂浮着淡淡的笑,还有点恍惚。

    他的意识已经渐渐脱离躯壳,飞向不知名的远方。

    “再见,糖糖。”

    手慢慢垂落,跌在已被鲜血浸染变色的地面。

    唐净看着自己怀中的人渐渐透明,须臾化为光点,流萤一般散落在空气中。

    不留半点痕迹。

    正如他们之间。

    还未开始,就已结束。

    唐净半晌未动。

    面上凉凉的,他以为是血,伸手摸了一下,却是透明的湿痕。

    万里之外,伊势神宫之内,一名老人却忽然吐出面色煞白,吐出一大口血。

    “音羽阁下,您没事吧?”

    在他身旁服侍的童子惊慌极了,赶紧伸手来扶他。

    但随即,童子瞪大眼,生命终止在难以置信的那一刻。

    老人五指从童子胸口抽出,手里多了一颗热气腾腾的心脏,他三五口将心脏吞食下去,然后摇铃叫来人,把童子的尸体拖下去。

    黑衣侍者们早已见惯不惊,面无波澜,默默地来,又默默地走。

    地上有一条被拖曳的血痕,但很快就会有人来打扫,将一切恢复原样。

    吃了一颗新鲜心脏的老人似乎好受一点,但也仅仅是一点点罢了,他心头依旧躁郁难耐,翻涌着想要杀人见血的欲望。

    狂躁的心情迫使他起身来回走动,却依旧恨不得毁掉眼前所有人与物。

    “阁下,阁下!”

    又有一名童子从外头撞撞跌跌跑进来,神色仓皇,却在看见地上血迹时,声音戛然而止。

    老人身量不高,甚至有点佝偻瘦弱,但却压迫感十足,在他充血双眼的逼视下,童子腿一软,跪倒在地。

    “……阁下,金银平文琴,出事了!”

    “出什么事?”

    童子抖抖索索,半天说不清楚。

    音羽鸠彦本来想把对方的心脏也拿来吃掉补充元气,听见对方的禀报,却改变了主意。“带我去看看。”

    他跟在童子后面穿越古香古色的长廊和庭院,来到一间屋子。

    视线骤然变暗,在现代社会,这里几乎像穿越了时空,没有电灯,只有几盏蜡烛在角落里幽幽生光。

    童子跪伏在门口不敢进来,颤声道:“刚才我过来打扫,与平时一样,想为古琴擦拭,就发现这琴,已经……”

    原本安置在长桌上的古琴,琴弦俱断,琴身从弦眼至龙池处裂开一条深痕,变为两半,整张琴已几近破碎,毫无弥补修复的可能性了。

    音羽鸠彦从来不让人进这间屋子,唯有得到他许可的童子可以每日进来打扫屋子,擦拭古琴,他深知自家主人是何等残酷嗜血的一个人,眼下已经吓得说不出半句话。

    可他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琴,没有人去动它,却会突然坏掉?

    音羽鸠彦走过去,布满皱纹的手抚上已经伤痕累累的古琴,眼中阴霾浓郁得几乎溢出来。

    “你以为这么自毁,就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吗?”

    阴冷的笑声低低回荡在屋内,摇曳不定的烛火似也受到感染,变得更加微弱黯淡。

    “准备车子,我要出去一趟。”他低声说道。

    没有人回应。

    音羽鸠彦回过头,发现那个跪伏在地上的童子一动不动。

    他走过去,抬起一脚推过去。

    童子应声而倒,瞳孔涣散,嘴巴微张,竟是被活活吓死了。

    音羽鸠彦嫌弃地看了他一眼,径自走出去,让人把死者拖走。

    管家上前,恭敬小心道:“您有什么吩咐?”

    音羽鸠彦:“备车,把私人飞机也准备好,我要去奈良。”

    管家应下,又问:“这边可有什么为您准备的?”

    音羽鸠彦回头看了一眼。

    “带上琴,让正仓院那边准备一下,我要金银平文琴的仿制品。”

    ……

    潮湿的洞穴里,冬至他们面对前进或后退的两难抉择,冷不防一只怪物忽然从水里蹿出来,拖动锁链当啷作响,倏然扑向冬至!

    电光石火,咫尺之遥,冬至终于看清庞然大物的模样。

    猿猴一样的生物,双目居然金光闪闪,浑身发须戟张,明明虎背熊腰,却有着比任何动物还要轻盈迅猛的速度。

    冬至正欲抽符出来,后领却被人狠狠一扯,整个人被霍诫直接往后甩倒在地。

    刚才冬至与怪物之间距离太近,霍诫以为他被吓傻了,毫无准备,所以一把将他拉开。

    他一晃神,刘清波已经提剑迎了上去,霍诫也紧随其后,两人与怪物战成一团,时而飞檐走壁,时而在水中混战,水面被搅弄得不得安宁,波澜迭起,直拍上头顶石壁,须臾工夫,场面就已混乱不堪,头顶石壁被剑气罡气划过,碎石纷纷往下掉,怪物一掌拍上去,瞬时又地动山摇。

    冬至定睛一看,这才发现那条锁链的另外一端,竟然是锁在怪物身上,穿过它一侧的琵琶骨,又从另外一侧穿出来,牢牢将怪物与铁链缠绕在一起,再看锁链的另外一端,却直接延伸到他们身后的洞穴里,没入沉沉黑暗,不知何处是尽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