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5章 第 95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与向牧分手之后, 陈国良满面笑容, 对冬至二人道:“两位大师,这么晚,我就不打扰了,还请有空到香江作客, 我一定会好好招呼二位的!”

    他先后两次见过二人降妖伏魔, 又知道他们是有关部门的人,自然有心交好。

    冬至淡淡道:“陈师傅,我们知道你在香江名望高,但名望这种事, 有多大本事, 就配多大名声,如果德不配位,迟早都会自食其果,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陈国良满脸羞愧道:“明白明白, 这段时间我也吃了许多教训,二位的话我一定记在心里, 以后尽量低调, 也不会再夸夸其谈了!”

    他很清楚自己有几斤几两,在那些富豪面前忽悠几句也就算了, 真要是碰上上回韩祺魔胎的事情, 死了都没处喊冤, 哪里还敢不吸取教训, 更何况能够认识冬刘二人, 于他而言是大机缘,他还想跟两人交好,以后也算多一条路。

    冬至缓了语气,道:“关于韩祺那件案子,我们想让你帮一个忙。”

    陈国良忙道:“请说!”

    冬至:“洪锐跟董巧兰前往泰国之后离奇失踪,至今未归,我们猜测,这两个人,很有可能有去无回了。”

    陈国良想起那天在酒店房间里看见的血腥场面,忍不住暗自打了个寒噤,觉得此生都不想再经历第二回了。

    他听见冬至道:“但是董巧兰有一个闺蜜,名叫齐蕊,跟董巧兰关系很好,警方推测,董巧兰很可能跟她说过什么,她知道的东西,也许要比我们想象的多,但这个人因为在内地欠下高额债务,现在很可能前往香江暂避风头,据说此人在香江喜欢经常出入上流社交场合和名牌卖场,警方已经在跟那边接洽寻找,不过陈师傅你与香江豪门往来频繁,我们想请你帮忙留意一下,如果有齐蕊的下落,马上联系我们。”

    陈国良一口答应下来:“冬先生放心,我回去就找人打听,一有消息立马通知你!”

    冬至把自己的电话和齐蕊的照片一起发给他。

    目送陈国良上车离去,刘清波道:“这幅画你准备怎么办?”

    冬至道:“寻找石碑是总局下达的指示,我先问问龙局,再看他的决定吧。”

    刘清波哂笑:“师父就是师父,还装什么龙局!”

    冬至无语:“我这不是怕你心里介意吗?”

    刘清波切了一声:“我心胸宽广如海,不跟你一般见识,那是让你,要是不让你,龙局前面还有你的份吗!”

    他当先迈开腿走入酒店。

    冬至摸摸鼻子,跟在后面。

    反正他最后也没能拜师,就让人家占点口头便宜吧。

    向牧果然信守承诺,在他们回到酒店的时候,画也跟着一道回来了。

    冬至和刘清波摊开《少华行旅图》。

    再次近距离看到这幅画,两人一眼就看见山脚下溪流边那块一般人不会第一眼就留意到的石碑。

    冬至不得不去买个放大镜过来。

    在放大镜的作用下,在泥土里露出来的那截石碑,上面的碑文纤毫毕现,果然跟他们之前看见的一样。

    两人不约而同对视一眼,先是松一口气,而后又沉甸甸的。

    因为疑似又一块石碑地点的出现,无非意味着风波又起。

    “你可以向龙局报告了。”刘清波道。

    “等等,我们先理清一下思路。”冬至道,“明代永乐年间,一位画家在少华山脚游玩,把周围风景画下来,无意中将这块石碑入了画。在画里,石碑已经半露出土,可能是被人挖出来之后,觉得没什么用处,又弃之不理,但从明永乐到现在,起码有六百年左右,我认为,就算我们找到对应画里风景的地方,石碑很可能也不在原处了。”

    刘清波不耐烦作推理:“这种事情就不劳我们操心了吧,我们现在离少华山十万八千里,总局肯定会让西北分局的人去负责这件事的,少华山那么大,拿着这幅画去对照图上的方位,老实说,我不怎么看好,不过这总算也是一条线索。”

    冬至将画一点点卷好,然后拨通了龙深的电话。

    ……

    唐净从浴室出来,看见坐在自家沙发上津津有味看着漫画的人,不由揉了揉额头。

    “我到现在都没想明白,为什么我会把你带回家里来?”

    明弦抬起头,一脸无辜。

    “因为我说我很害怕,死缠烂打非要跟着你回来,对了,糖糖哥,我还想针对你做一个专访,作为我新小说的男主角素材。”

    “你明天就回去,还有,不要叫我糖糖哥,以及,我也不做什么采访,不许把我写进书里!”唐净从浴室里拿出一套干净的睡衣和浴巾,往明弦头上一扔。“去洗澡!”

    明弦哦了一声,举起手上的书:“这本漫画我也买了,作者画得特别有意思,而且你觉不觉得,漫画里的故事,跟你们的工作好像有点相似?”

    唐净看了他手上的《有关部门降妖伏魔事件簿》一眼,随口道:“这种漫画海了去了,这是朋友送我的签名本,我不看国产漫画的,他非逼着我收,你要是喜欢就拿回去看吧!”

    明弦眉开眼笑:“谢谢糖糖!”

    省略了一个哥字,剩下的称呼更腻歪了。

    唐净动了动嘴,忍下想纠正他的冲动。

    有外人在,他也不能办什么公事了,反正这间屋子平时他也不回来,基本不会有什么与特管局有关的东西。

    随手捡起明弦刚才看了一半的漫画,唐净低头翻了几页,就听见明弦在浴室喊道:“糖糖,你忘了给我内裤!”

    唐净:……

    他认命地起身去卧室拿了一条内裤送过去,明弦羞答答把房门拉开一条缝隙,伸出一只手。

    唐净没好气:“难不成你还是女扮男装吗?”

    他直接把门推开走进去。

    明弦不着寸缕,身上还带着水珠和热气,愣愣看着唐净朝自己走来,脸上腾地一下就烧红了。

    唐净一步步朝他走去,对方在会场就已经卸下虞姬的妆容和装扮,换上休闲装,在女裙伪装下貌似纤细不盈一握的身材,其实也是修长结实的那一款。

    无处可逃。

    明弦有点紧张,下意识吞咽口水,睫毛微微颤动,最终还是垂下眼帘,近似闭眼妥协。

    耳边传来一声嗤笑。

    明弦复又抬眼,惊讶地看着对方的手穿过自己耳畔,抓住后面的牙刷和水杯。

    “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不良的企图?”唐净似笑非笑。

    “你这是套路!”明弦耳根发红,抢过他手里的内裤就要走,却被对方先一步拦住。

    唐净捏住对方的下巴,凑过去亲了一下。

    “满意了?”

    他看着明弦怔愣的傻样,不由起了逗弄的心思,又亲了一口,谁知却被对方勾住脖子,猛地拉近。

    嘴唇相贴,这是人与人之间所能想到,表达爱意的方式。

    他们之间要谈爱意还太早了,唐净觉得自己只不过是,被那张脸吸引罢了。

    能跟这样一张脸的主人欢度春宵,其实也不失为一种美好的体验。

    只是……

    “你确定?”

    离开对方被自己吮得发红肿胀的唇色,唐净询问。

    回答他的,是明弦直接将他的脖子拉下来。

    眼睛漂亮而温顺,透着期待却胆怯的眸光。

    仿佛等人去一亲芳泽,又或者,尽情蹂|躏。

    美人主动若斯,再不迎合,那就是伤天害理了。

    唐净从来不干伤天害理的事情。

    ……

    一夜的颠鸾倒凤,饶是唐净,也难免比平时生物钟多睡了几分钟,才慢吞吞从床上爬起来。

    床单被枕狼藉凌乱,可以看出昨夜的战况如何激烈,旁边已经没了人,连带明弦的背包也都带走了。

    明弦走的时候,唐净知道,但他没有阻止,本来就是萍水相逢,你情我愿,谈不上遗憾不舍。

    手机上有一条明弦发来的信息:我回去上课了,有缘再见吧。

    还附带一个可爱的表情。

    唐净看了一眼,也没回复,抓抓头发,想起今天冬至跟刘清波可能还要去分局汇报工作,起身朝浴室走去,准备洗个澡再出发。

    另外一边,冬至与刘清波下了车,看着眼前的建筑物,有那么几秒钟的出神。

    两人虽然没有任何语言交流,但不约而同的,脑海里都冒出四个字。

    真有钱啊!

    虽说各地情况不同,譬如总局的外表破破烂烂,实则内藏乾坤,譬如鹭城办事处经费不足,所以原先只能租在一个破旧的小区里,连正经的办公场所都没有,但他们都没有想到——

    华东分局,居然就这么堂而皇之座落在申城最繁华的商业区中心,陆家嘴某栋高楼大厦里,外面挂着某某环境管理公司华南分公司的招牌,跟那位打着环境风水行走江湖的陈国良陈大师,实在是有点儿异曲同工之妙。

    这里不单租金昂贵,连门面装潢都透着处处时尚前卫的风格,乍一看还真像那么回事。

    前台招待看见有人进来,起身迎接道:“两位好,请问有预约吗?”

    冬至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地址,确认自己没有走错地方。

    “你好,我们约了你们的唐总,他叫唐净。”

    “冬至,刘清波?”年轻漂亮的小姑娘低头对照自己的记事本,跟他们确认。

    冬至:“对。”

    前台道:“麻烦你们出示一下自己的工作证。”

    接过两人递来的证件,前台拿到机器面前扫描核实,滴的一声绿光亮起,她淡定点头,脸上没什么异色,手一引,在前面带路。

    “唐总还没上班,两位请跟我来。”

    冬至跟刘清波面面相觑,只得跟上对方的脚步。

    穿过宽敞的办公场所,他们看见不少人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或敲电脑,或趴在桌上小憩,也有不少座位空着,与普通办公楼里的白领无异。

    似乎注意到他们的视线,前台转过头,对他们小声道:“昨天动漫节出了点小变故,他们都是昨晚加班刚回来的。”

    “什么变故?”刘清波问。

    前台道:“两头食魂兽趁人多混入会场,吸了不少生气,还造成两人丧命,唐总,哦,唐局把食魂兽消灭了,但他怀疑背后还有人操控,最近申城频频举办国际性活动,唐局担心幕后主使会故技重施,所以要加强安保。”

    穿着得体西装的都市丽人在跟他们讲食魂兽,冬至总有种不真切的荒谬感。

    前台将他们带到会客厅。

    “两位稍坐,我先去通知舒助理。”

    她嫣然一笑,冬至想说不用,对方已经关上门离开了。

    会议室也全是由玻璃门窗组成,内外通透,空间感又延伸了不少。

    饶是刘清波这样的大少爷,都不由咋舌。

    “你说我们要是调到分局来,待遇会不会也跟着涨几倍?”

    冬至笑嘻嘻:“没想到堂堂刘大少居然还会为了五斗米折腰?”

    刘清波撇撇嘴:“我就随便说说而已,食魂兽是什么玩意儿?”

    冬至道:“我听看潮生说过,那东西只吃亡魂,一般是不伤活人的,没有名字那么恐怖,不知道这次是怎么回事……”

    会议室的门被推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

    “冬至和刘清波是吧?欢迎,我是舒壑!”对方笑容友善,人未至,先朝冬至伸出手。

    “舒大哥你好,我们在电话里已经——”冬至正要与对方握手,却突然脸色一变,急速后退。

    刘清波莫名其妙,还没来得及问出口,就见一红一金两色从舒壑袖口飞掠而出,须臾化为两头尖角长毛的怪兽,稳稳落地,盯住他跟冬至两人。

    “反应挺快的嘛!”舒壑朝冬至笑了一下。“唐局还没来,让风生和火生陪你们玩一会儿吧!”

    打了个响指,他的身形瞬间隐没不见。

    两头怪兽低低咆哮一声,张口朝他们吐出两股白气,一股成风,一股成火。

    风助火势,会议室内霎时燃起熊熊大火,热浪扑面而来,冬刘二人眼明手快闪过,一人一手抽剑出鞘,翻身跃至两个角落。

    “搞什么鬼!我们是不是走错地方了?!”刘清波抹了一把脸,刚才他差点就被毁容了。

    冬至没来得及回答他,或者说他也没能在几秒之内想出一个合适的答案,风生火生两头异兽已掉转头又朝他们扑来,后脚一蹬,虎虎生风,火浪席卷半空,连会议桌也着火燃烧,霎时整间会议室烟火弥漫,呛得两人几欲窒息。

    刘清波家里藏剑多得是,飞景剑遗失之后,他又换了一把隐秀剑,名字听起来不如飞景剑那般威风,但隐秀剑的来头比飞景剑还大——据说是宋太宗赵匡义的曾用剑。

    飞景剑固然也沾了曹丕的帝王气运,但魏国毕竟三分天下,并未一统九州,相比起来,宋代的王朝气运自然更加不凡,赵匡义虽非开国皇帝,当年也是曾随其兄东征西战,以武功起家的帝王,加上刘清波对剑道的领悟日益精进,隐秀剑在他手中赫赫不凡,白气萦绕,俨然有了“隐天下之秀,炼百川成海”的气象。

    风生凶猛无比,但遇到刘清波,它发现自己喷出的狂风竟奈何不了对方,反倒被刘清波借着风势,利用剑气往它身上劈出无数伤痕。

    室内的温度越来越高,两人满身大汗,视线亦被汗水模糊,咸湿辣眼,衣物全都浸透了。

    “快点把那头喷火的灭了!灭了它,风再大也没用!”刘清波吼道。

    火生每次喷完火都需要休息一下,冬至趁机接近,想要跃上它的身体控制它,谁知道手刚碰到异兽的长毛,瞬间就缩回手。

    “好烫!”

    这里明显已经被结界封住,玻璃门窗不知何时模糊一片,根本看不见外面的景象,否则这里这么大动静,外面早就知道了。

    冬至食中二指捏着明光符掷向异兽,符文在半空化为点点火雨落下。

    但对于火生而言,火雨相当于跟它嬉闹的羽毛,异兽仰起脑袋,大口一张,火雨落入它口中,人家估计还当冬至是在跟它玩儿。

    要的就是这片刻的工夫!

    一道身影从它身后高高跃起,长守剑从上往下猛地插入异兽背脊!

    冬至志在必得的表情一滞。

    剑光灿灿中,异兽碎片般轰然破碎,仿佛幻影泡沫,雾里看花。

    会议室的另外一个角落,花火在空中凝聚,点点金光自四面八方飞来,若金轮旭日,刺目绚丽,火生异兽转瞬重生,它甩甩脑袋仰天咆哮,又朝冬至狂奔过来!

    “这他娘的怎么回事!”

    再看刘清波那边,也是差不多的情形,他的隐秀剑明明已经插入风生异兽的身躯,却扑了个空。

    若说异兽只是幻觉,但它们所带来的狂风烈火,却再真实不过!

    冬至跟刘清波汗水狂流,他们怀疑再这么下去,还没给火给烧死,就要先活活烤成人干了!

    刘清波吼道:“你赶紧弄点暴雨来灭火啊!”

    冬至喘着气:“我又不是龙!”

    刘清波怒道:“水符啊!求雨符啊!大海符啊!你们用符的不是什么符都有吗,赶紧弄一张出来啊!”

    冬至无语片刻,还有闲心开玩笑:“你的名字又是清又是波的,水够多了,这个重任就交给你了!”

    刘清波:……

    他觉得自己快要死了,要么是被烤死,要么是被冬至气死。

    两人都没有料到,隔壁会议室,正有人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

    墙壁在这边则是玻璃,同步将隔壁发生的事情传递过来。

    舒壑看了一眼手表,平静道:“一个小时了,唐局,容我提醒您,再不把他们放出来,您就要背上残害特管局新人,尤其是您的顶头上司,龙局的弟子,的罪名。”

    “再等一会儿。”华南分局唐净唐局长懒懒坐在老板椅上,翘着二郎腿,如同在看美国大片。“如果龙深的弟子就这么一点儿潜力,那我就太失望了。”

    舒壑暗暗翻了个白眼:“您想试炼他们,也别让我出马啊,他们以后见了我肯定没好脸色!”

    唐净看了他一眼:“别告诉我你不想看看龙深到底收了个什么样的徒弟。”

    舒壑站得腿酸,也跟着坐下。

    “我的确挺好奇,不过他拜师之前只是个普通人吧,你让我设的这个局,连一条出路都不留给他们,换作是我们局里的人,估计也没几个能闯出来。平心而论,他在这么短时间就能达到这种程度,已经出乎我的意料了,龙局会收他为弟子,也不是不能理解。”

    唐净摇摇头,望向在火海中四处蹦哒的冬、刘二人,忽然冒出一句风牛马不相及的话:“世界已经出现缺口,魔气从四面八方涌来,危机近在眼前。”

    舒壑点点头:“是,不单是我国,这几年,整个世界都是多事之秋。”

    欲望促生魔气,魔气在人世间流窜,又将内心深处的欲望放大,灾难总在时间中不断轮回,光明与希望是人性中最为珍贵的美德,但黑暗与毁灭也总伴生长存,从未消失。

    唐净难得说了几句正经话:“留给我们的时间太少了,他们这批人必须迅速成长起来。”

    就在唐净与舒壑对话之时,刘清波已经快被整疯了。

    根本杀不死的幻兽,随时随地死而复生,根本没有克制它们的武器,再这样下去,他们只能在这里被活活耗死,哪怕这有可能是考验,刘清波也绝对不愿意失败。

    他贴靠在墙上喘息,被火焰炙烤的墙壁传递着令人难以忍受的高温。

    刘清波忽然想起他们在总局培训时,经历的那次毕生难忘的丧尸都市试炼。

    当时他自诩能力不凡,不想被拖后腿,索性单枪匹马跑回总局,结果却被丧尸包围,没有想象中的大杀四方,如果不是侥幸找到一个藏身之所,单凭他一个人,能不能捱到试炼结束还不知道。那个时候他独自一人,在一个能听见自己心跳声的角落里默默数着时间,凭借他的骄傲与执拗不肯低头。

    现在,即使他已学会跟同伴合作,对搭档付出信任,但骄傲执念从未变过,他是刘清波,他一定能够脱困而出。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