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4章 第 94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向牧怕冬至等人肚子饿, 还单独让厨师做了菜肴过来, 几个人就在贵宾室里用餐,向牧心事重重, 难得没有发挥八面玲珑的长处跟众人闲聊,陈国良却暗暗松了口气, 多说多错,当着行家的面,他还真怕闹出什么笑话。

    酒会之后有个半小时的风水讲座, 陈国良是主讲人, 刘清波饶有兴趣, 非拽着冬至也去听,本来这种场合是陈国良的拿手好戏,滔滔不绝说上一个小时也没问题,现在被刘清波在下头盯着,他连着出了好几身冷汗, 才磕磕碰碰讲完,幸好影响不大,依旧赢得满堂喝彩。

    其实陈国良虽然没有真本事, 但口才的确不错, 而且估计看了不少风水书,理论是一套一套的,外行人还真容易被忽悠进去, 刘清波见他表现得很老实, 不由大感无趣, 也懒得找他茬了。

    冬至和刘清波他们不参加拍卖会,向牧虽然是主办人,也用不着全程盯着,就将他们三人请到家里去,从卧室拿出一个匣子,当着他们的面打开。

    一只绿莹莹的镯子映入众人眼帘。

    上好的帝王绿,陈国良见识无数,一眼就认出来。

    在市面上,这样的种水,起码能卖到几千万,当然,对向牧而言,只是九牛一毛。

    “你之前说,这只镯子,是你太太娘家传下来的?有什么来历吗?”冬至拿起来,对着阳光看,发现玉质几乎几近完美,晶莹剔透,绿得惊心动魄。

    向牧道:“来历我也不太清楚,但在他们家,传了应该有四代以上了,我找人鉴定过,都说这是老坑帝王绿,翡翠里最好的品种。”

    冬至将镯子递给刘清波:“感觉有点奇怪。”

    刘清波拿过镯子,点点头:“好像有股气。”

    他又把镯子递给陈国良。

    陈国良不得不硬着头皮接过,煞有介事看了一会儿。

    “我的意见跟他们二位一样。”

    其实他哪里有察觉到什么气,但又不能说自己什么感觉都没有,对上刘清波捉弄的眼神,陈国良内心都快崩溃了,心想下次打死也不来内地了。

    冬至道:“这样吧,向先生,你不介意的话,我们在这里住一晚,我会在你卧室里布一个阵法,晚上有什么事,我们可以第一时间发现。”

    向牧不安道:“那我太太会不会魂飞魄散?”

    冬至:“那是你太太,我们当然会先礼后兵。”

    向牧松一口气,感激道:“那就太感谢了,你们的保证金,在我们离开会场的时候,我已经让人如数退还,那幅《少华行旅图》,我也马上会让人打包好送过来。”

    冬至和刘清波对视一眼,对方这种直接爽快的态度,让他们大有好感。

    向牧深谙不予难取的商业规则,但既然他这么痛快,镯子这件事,冬至他们自然也得善始善终,帮他解决妥当。

    冬至没有布过招魂阵,不过他听何遇讲过,大概的规则和避忌还是懂的,但招魂符得现写,他过来的时候身上只背了把剑,其它什么都没带,这些东西对向牧来说不在话下,只要一个电话,半小时内立马有人送过来。

    画符时要全神贯注,冬至倒没有避开其他人的意思,反正这也不是什么不传之秘。

    他净手洗脸,挽袖静立片刻,笔尖在调好的朱砂上滚了几下,蘸上饱满的汁液,脑海里已经开始将招魂符的一笔一划临摹出来,提气凝神,忽然下笔。

    陈国良和向牧屏息凝神,站得远远的,不敢打扰他,连平时爱跟冬至抬杠的刘清波,这会儿也挺安静地坐在一旁喝茶看手机,没有出声。

    向牧见冬至看似动作娴熟,却接连写废了几张符纸,不由有些疑惑,陈国良悄声给他科普:“画符这种事,不是画一张成功一张的,要看各人的功法。功法深厚的,成功率就高,像冬先生这样,十张里面能够成功五六张,已经是非常了不得了。”

    陈国良“行走江湖”这么多年,门道还是懂得一些的,否则那些富豪也不是傻子,绝不可能轻易就被他哄得团团转。

    隔行如隔山,向牧恍然大悟之余,对冬至更增添了一层敬畏。

    青年注视眼前的符纸,伴随着他运笔如飞的动作,陈国良和向牧隐约感觉他周身似乎有股看不见的气在缓缓流动,不过在刘清波眼里,这股气流已经化为实质,流雾一般的白气以冬至为圆心盘旋,逐渐扩散开去。

    一元初始,两仪太极,三才相合,造化无穷,生生不息。

    刘清波还记得培训期间,他看冬至尤其不顺眼,三番四次想给对方找点麻烦,那时候他就看出这家伙根本一点根基都没有,学的东西都是半路出家,现学现卖。他输了丢人,赢了也不见得光彩,所以始终没动真格。

    龙深收冬至为徒之后,他想了好几天都没想通,现在看来,对方的资质其实未必比他逊色。

    一朝得水便化龙,有了名师调、教,冬至的实力也慢慢浮现出来,现在已经能与他搭档而不拖后腿。刘清波虽然不会画符,但他很清楚,画符虽然需要天资,但更重要的是成千上百次反复循环练习,可见冬至为此在背后没少付出汗水。

    一个人如果既有天资又肯努力,那他的前程就不会差到哪里去,刘清波自己就是这样的人,对冬至的印象大为改观的同时,也多了份惺惺相惜。

    忽然间,刘清波眉头一皱,差点出声。

    他刚才一错眼,看见一缕黑气混杂在白气之中,但再一眨眼却不见了,仿佛错觉。

    几张符画好,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不过这已经比冬至刚学画符的时候快了不知多少,他的精神彻底松懈下来,猛地眼前一黑,要不是及时按住桌沿,很可能直接毫无形象地摔个四脚朝天。

    “可以了。”冬至对向牧道,“我把这些符在你卧室里布置一下,你等会把镯子放在我指定的位置,不要再去挪动它,晚上该睡觉就睡觉,不用管,我们在客厅守着,一有状况就会进去。”

    向牧自然无不应允,由得他去安排。

    冬至下巴微抬,点点陈国良:“陈师傅,你来帮我布阵吧。”

    陈国良指着自己:“我?”

    冬至:“不方便吗?”

    陈国良哪里敢不应,忙道:“很方便,很方便!”

    他对冬至和刘清波的态度不知不觉有点讨好又忌惮,向牧自然也看出来了。

    向牧虽然觉得奇怪,但他没有多问,多年来在商场上的经验告诉他,这些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他知道得越少越好。

    画符是一件很耗精力的事情,冬至本来就觉得自己最近容易累,这一个多小时下来,更是头晕眼花,手脚发软,他索性找了张椅子坐下,指挥陈国良在卧室里布阵。

    可怜陈国良鼎鼎有名的风水大师,这些年被香江富豪们捧得高高的,结果到了冬至他们面前就跟孙子似的被指挥得团团转,还不敢反抗。

    他哀怨地看了冬至一眼,抹了一把汗水,认命忙活起来。

    刘清波也跟进来,但他对布置阵法没有兴趣,只盯着冬至看。

    冬至被看得莫名其妙。“我脸上开花了?”

    刘清波一反寻常,没有与他抬杠,严肃道:“你最近有没有感觉哪里不舒服?”

    冬至想了想:“上次跟山本交手之后,伤一直没好全,不过在韩祺那里跟魔气交手也没怎么受伤……要是非说有的话,当时魔气被消灭的瞬间,我感觉眉心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没入身体,但事后除了容易累,也没有其它不适,旧伤倒是慢慢在痊愈。”

    刘清波把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一缕黑气说了一下。

    “这次肯定不是我眼花,等见了唐局,你最好把情况跟他说一下,让他帮你看看。”

    冬至点点头:“其实你不说,我也觉得有点奇怪,你还记得我在飞机上做的那个噩梦么,我怀疑可能有人给我做了个什么标记,可以随时追踪到我的情况。”

    “我对术法没什么了解,如果唐局解决不了,你就找龙局,反正务必把事情解决了,我可不想以后特管局新人入职要在你的墓碑前宣誓!”说到最后,他的语气就不大好了。

    冬至乐了:“那你可得多给我烧点钱,听说在下面钱不够贿赂阴差也会被欺负的!”

    他见刘清波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忙举手投降:“行行,我不说了!”

    陈国良适时插话,弱弱道:“冬大师,我照您说的方位布置好了,您看接下来该做点什么?”

    接下来,冬至放了一面八卦镜在阵眼上,阵法周围用红绳系上小铃铛,一个连一个,挂在四周墙壁上,又拿出装玉镯的匣子,放在床尾的位置。

    布置好这一切,向牧终于被获准进入卧室。

    他看着符纸和铃铛苦笑:“我怕我会睡不着。”

    冬至安慰他:“不用怕,我给你滴两滴薰衣草精油在枕头上,包管你今晚好眠。”

    夜幕逐渐降临,冬至看了一下手表。

    “今日八点属阴,适合招魂,还有几分钟,向老板你赶紧睡觉吧。”

    向牧依言上床,冬至他们则在外面等。

    陈国良有点坐立不安,现在的场面比起上次血流遍地的恐怖,只能算是小case,但他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吉凶莫测的感觉才是最让人无所适从的。

    冬至见状,主动打开话匣子:“陈国良,其实你懂的也挺多,为什么不好好去拜师学一学,非要靠嘴皮功夫去骗人?”

    陈国良苦笑:“您说得容易,拜师也不是那么好拜的,多年以前我倒是碰见过一位道长,可惜人家嫌我没天资,不肯收,这次……你们给我留了面子,多谢。”

    他朝两人拱拱手。

    卧室内,向牧嘴上不说,心情还是有点紧张的,觉得怎么可能在几分钟内说睡就睡,但不知是精油起了作用,还是阵法的效果,他一沾枕头闭上眼睛,没过一会儿,还真就进入了梦乡。

    那头向牧早就给家里所有帮佣都放了假,小别墅除了外头的保镖,就只有冬至三人在客厅守着。

    铃铛忽然响起,三人下意识一凛,随即起身赶往卧室。

    向牧躺在床上,双目紧闭。

    不像一般被梦靥困住的人,他神情舒展,嘴角带笑,仿佛沉浸在一个曼妙的梦境里。

    床尾那个玉镯正静静安放在匣子内,与之前并无不同。

    但冬至和刘清波却都皱起眉头。

    因为在他们眼里,玉镯已经发生了变化,色泽越发浓郁,在昏暗台灯的映衬下,一缕黑气从玉镯里袅袅升起,又缓缓朝向牧飘去,在他的床头枕边,隐隐约约,氤氲出一团浓绿的雾气。

    雾气之中,人形若隐若现,几乎能看出是一个女人。

    陈国良倒抽了一口凉气。

    冬至不再犹豫,手中准备已久的明光符直接朝绿雾掷出。

    符文与绿雾接触,空气中传来一声女性的尖叫声,向牧惊醒,猛地坐起!

    绿雾飞速往后移动,似要飘回玉镯之中,但比它更快的是刘清波,他飞快抄起玉镯直接退至阵外,绿雾被招魂阵内的红线反弹又落回阵中,竟一分为二,化为两个女人的身形。

    向牧失声:“小筠!”

    两个女人呈半透明,绿光浮动,震颤不停,似随时都会消散,但身形容貌都能看出个大概。

    奇异的是,两人都长得一模一样。

    冬至没想到他们守株待兔,会弄出两个魂魄来,不由望向向牧。

    “哪个是你太太?”

    向牧也傻眼了。

    “老公,我好想你!”年轻的女人泪眼盈盈,望着向牧。

    另外一个没有说话,眉头紧紧皱着,更显悲苦。

    陈国良瞠目结舌,忍不住道:“难道是你太太的魂魄分成了两半?”

    向牧喃喃道:“我也不知道……”

    悲苦的那个开口道:“我死了之后,见你天天伤心,不知道怎么的,就进了玉镯里面,其实每天晚上跟你在一起,不是我自愿的,是玉镯里的精怪胁迫我的!”

    另外一个女人摇摇头,泪水划过脸颊:“这个玉镯是我太姥姥传下来的,我小时候就听长辈说过,这个玉镯有灵,以前我还不信,直到我死了,魂魄寄托在玉镯里,亲眼看着这个女人一天天长成我的样子,而且还是我临终前的样子,然后她还逼迫我去你的你梦里,跟你……把从你身上吸来的阳气都让她化为己用……老公,我对不起你,我早就想跟你说的,但她在我身上下了禁制,我在梦里根本没法跟你说!”

    一个是向牧太太,一个是玉镯成精,玉镯浸染人气日久,成为有自己意识的精魂,又羡慕向牧夫妻恩爱,所以变成向牧太太的模样,引诱他夜夜入梦,吸他的精气,让他难以自拔。

    以上,都是冬至根据她们两人的对话推测出来的。

    人生而为人,得天独厚,不知其它物种想要修为人身,需要付出多少努力,这只玉镯的精魂能够化为人形,可见已经走到了成精的最后一步,只要再修上若干年,也许就能像龙深,像柳四他们那样,堂堂正正站在日光下,像所有人类一样,行走在世间。

    但这一步,可能是几年,可能是几十年,甚至是上百年,完全取决于个人的修为和造化,但这个玉镯明显不想等那么久,所以选择了捷径。

    刘清波冷笑道:“你现在虽然可以化为人形,但也只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出现,等你真正修成人形,还得经历雷劫,你觉得像你这样,能平安度过雷劫吗?”

    两个一模一样的女人同时说话。

    一个道:“老公,你把玉镯摔碎了吧,这样那妖怪就没有寄身之地了,我宁可魂飞魄散,也不想害了你!”

    另一个说:“老公,你快让高人把这妖孽收了吧,再这样下去,你的精气会被它吸干的!”

    听那语气,一个比一个更会为向牧着想,他根本分不清哪个才是他真正的妻子。

    “小筠,要是我请这两位高人,把玉镯里的妖怪收了,对你有没有影响?”

    冬至代为解答:“向先生,现在这种情况,你太太的魂魄,很可能已经跟玉镯融为一体,不管对玉镯做什么,都会伤到你太太,最好的办法,是你把她们区分出来,我送你太太走,再降伏这个妖怪。”

    向牧听懂了冬至的意思,他的视线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游移,略想片刻,问道:“我们的结婚纪念日是什么时候?”

    “六月十六!”

    “六月十六!”

    两个女人几乎异口同声。

    向牧:“你还记不记得,你说过,等女儿结婚,要送什么给她?”

    其中一个抢先道:“你说过,要把东江那边的别墅给她当婚房,还说希望让她找个中国人,免得以后分隔两地,山重水远。”

    另一个也道:“这个玉镯,本来也是打算送给她的,你还说,这些年你拍了不少珠宝,也都要作为她的嫁妆,让她风风光光嫁出去。”

    向牧犯了难,对冬至他们道:“她们说的都是对的。”

    刘清波不耐烦道:“你就不会问点有难度的吗?”

    两个女人用同样殷殷期盼的眼神望住向牧,似乎也希望他问出点更有难度的问题来。

    向牧叹了口气:“小筠,其实你去世之后,我干什么都觉得没意思,虽然生意越来越好,但钱赚得再多,没有你在,日子也就这样了,别人都劝我再婚,女儿也很开明,是我自己,过不去心里的坎。有时候,我还真希望像其他男人那样,见一个喜欢一个,家里娶着,外面还养着,那样也不至于让你死后还心有挂念,留在这里。”

    “你还记得吗,咱们年轻那会儿没钱,你生女儿的时候,想买罐奶粉都差点买不起,我求爷爷告奶奶,最后求到你娘家那里,你爸总算是把钱借给我了,可也发了话,说你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让我以后有什么事也不能回去找他们,这件事,我怕你难受,一直没跟你说过,但从那时候起,我就对自己说,我一定要让你过上好日子,让你娘家再也不敢瞧不起你。”

    “后来我为了做生意,经常在外面奔波应酬,家里一切都交给你打理,我爸妈也多亏有你照料,才能那么长寿,我也知道,有些人在你面前胡说八道,说我在外面养了情人,又说我出去应酬,肯定拈花惹草,但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盘问过,是我主动问起,你才说,当初要不是相信我的人品,就不会嫁给我。冲着你这一个信字,我这辈子,就绝对不会做对不起你的事情。”

    他的两位“太太”,闻言都红了眼圈。

    一个怔怔看着他,不言不语。

    一个道:“谢谢你,老公。”

    向牧摇头:“是我应该谢谢你才对。”

    冬至仔细观察,她们对向牧的神态表情,像是都发自内心,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非但是他,刘清波和陈国良,也都没看出什么来。

    以前都是一言不合,动辄就打得不可开交,冬至他们还是头一回遇上这种状况,比起武力,更考验决断。

    向牧求助地望向冬至:“大师,我没法分辨出她们的真假。”

    冬至思忖片刻:“那现在只有一个办法了,直接把玉镯打碎。”

    玉镯是精怪的原身,只要一碎,它就会大受影响,到时候冬至跟刘清波,就能迅速把她们区分开来,并制服玉镯精怪了,弊端是向牧太太的神魂也有可能因此受损。

    向牧却想也不想道:“不,不要打碎玉镯,我怕伤了我太太!”

    听见这句话,两个女人都是神色一动。

    一个是感动。

    另一个则是欣喜居多。

    虽说两种情绪差别不比喜和怒大,但细微之处的区别总是有的。

    说时迟,那时快,冬至与刘清波分别出手,一人抽剑出鞘,刺向其中一方,另一张符文掷出。

    符文落在绿雾上面,将其中一个女人定住。

    而此时刘清波的剑也已经刺入另外一个女人的身体里,女人厉声尖叫,剑光将绿雾彻底绞碎,化为绿色星光点点,撒向房间各处,那一点精魂修炼许久,最终也不过是这转瞬即逝的一刻。

    刘清波见冬至有点发愣,以为他觉得自己手辣,没好气道:“它是自找的,滥用同情心没什么好下场!”

    冬至回过神,摇摇头。

    他只是忽然想起龙深,物伤其类罢了。

    龙深化形过程中,想必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与诱惑,雪山之巅,极地之远,繁星之下,都是他所没有参与的过往,没有人知道一把剑从问世到脱胎换骨,需要经过多少重淬炼,是否比太上炼化火眼金睛的六丁神火还要难熬。

    但这样布满荆棘的悬崖之路,龙深都一步步走过来了,眼前这玉精不过得了点机缘,却妄想通过害人的捷径来达到目的,它怎么配跟龙深比?

    正因有龙深柳四等人的珠玉在前,才更显得这玉精咎由自取。

    在幻境里见过龙深的前尘过往之后,他总想打电话给对方,说师父,以后不管多难的路,我都愿意陪着你一起走,哪怕跟不上你,远远落在后头,我也愿意不断往前,起码,在你回头的时候,总能看见一个人在那里,证明你不是孤单的。

    但多少次,他打开手机通讯录之后,却没了下文。

    龙深之前的话言犹在耳,一遍又一遍在他耳畔响起,让他无法再以喜欢的名义再去给对方徒增困扰,如行至门前,本来已经抬手想要敲门,却终究还是站立许久,默默离去。

    爱是陪伴,是克制,是愿意不把自己的时间当成时间,是愿意把此生最好都献给对方。

    却不愿让对方有半分不悦与难堪。

    他小时候喜欢花,总要将它摘下来,带回家去养着,但后来他知道了,花摘下来之后,生命只会加快流逝,于是长大之后,哪怕再喜欢那累累的花枝,他也宁可克制自己采摘的欲望,不去干预对方的生命轨迹,让花在自己的枝头上继续绽放。

    龙深不是花,他比世上任何花,都更加珍贵。

    想及此,冬至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看着向牧走向剩下的那个女人,对她诉说阔别已久的衷情。

    被裹在绿雾之中的窈窕身形颤颤巍巍,光华流动,看上去炫目而曼妙,若明珠耀彩,给女人更增添了几分惊艳,但冬至和刘清波都知道,这种漂亮是短暂而危险的,现在玉精没了,等于玉镯的灵气也没了,变回了死物,还不知道有没有机缘继续修成人形,玉镯也不适合女人再寄居,她只有一条道路,那就是尘归尘,土归土。

    “向先生,你们恐怕要抓紧了,定神符的时效只有两个小时,等时间一过,你太太就必须回玉镯里去。”他提醒道。

    向牧红着眼睛:“那她以后,是要去地府投胎吗?”

    冬至道:“投不投胎,我说了不算,但每个人生前死后,都有自己的地方要去,你太太去世了,本来应该有她的归处,再继续待下去,就算有玉镯当栖身之所,她的神魂也会逐渐衰亡,所以必须尽快送她走。”

    用科学的语言来说,灵魂就是一种磁场,存在于跟他们不同维度的空间,那个空间同样也有自己的规则律法,也有自己的执法者,阴间也好,地府也好,反正都是另一个世界不同的称呼而已。

    向牧点点头,表示理解。

    冬至道:“我跟老刘都不擅长下阴送魂,不过你放心,回去之后我会请合适的师傅过来帮忙的,必会帮你将事情办妥。”

    向牧现在也看出来了,冬至跟刘清波才是有真本事的,至于陈国良,也许有本事,但不会比冬至他们更大,所以他已经完全倾向听从冬至他们的话。

    “那就拜托大师了。”

    他揭开定身符,女人化为一团绿雾,又缓缓回到玉镯之中,向牧小心翼翼将匣子合上,捧在怀里,如同心肝宝贝。

    这世上有钱有势的人多,情深不渝的人少,难得向牧是个例外,连刘清波也有点动容。

    冬至答应向牧在一周之内帮他办好这件事,三人婉拒了向牧让他们留宿的邀请,向牧亲手将那幅《少华行旅图》奉上,又给陈国良封了一个大大的红包,送他们离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