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2章 第 92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明弦下意识后退几步。

    周围的人都涌过来察看, 他很快被挤出去, 表情还有点怔愣, 似乎也想不明白, 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一名coser的猝死引发了小小的骚动,但更多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会场太大了, 明弦茫然四顾,手里抓着手机, 正犹豫要不要报警或叫救护车,胳膊忽然被抓住。

    他回过头, 居然是唐净。

    明弦来不及思考唐净怎么也跑过来,但看见对方,他不禁露出松一口气的表情。

    “有人死了!”他语气急促。

    “我知道, 那边也发生了一桩。”唐净抓着他的胳膊,脸上没了漫不经心的笑容,一张上过妆的俏脸竟隐隐有种煞气。“你找最近的出口离开, 我已经通知安保和警方了, 他们很快会过来疏散人群。”

    明弦见他抬头四顾, 忍不住道:“你在找什么?我帮你一起找!”

    “不用, 你先离开吧,快点!”唐净松手,在明弦还来不及说更多挽留的话时, 人已经没影儿了。

    唐净会参加这次动漫节, 爱好只是其次, 帮朋友忙也是借口,真正的原因,是为了保障活动顺利进行。

    最近因为寻找石碑的行动,特管局外松内紧,对东洋那边盯得尤其紧,特别是申城这座国际大都市,离日本近,总有些扯不断理还乱的联系,三天两头举行大规模的活动或会议,更是防范中的重点。

    再过一阵子,还有个高规格的国际会议在这里举办,这种情况下,不单警方那边高度戒备,特管局也得跟着协助配合。

    分局人手不算少,大部分都各有分工,动漫节这三天,唐净就亲自带着舒壑跟霍诫在这里坐镇,本以为也就是走个过场,没想到最后一天还是出了事。

    连同刚才那个coser,已经有两个人突发性猝死,舒壑跟霍诫发现的时候也晚了一步,唐净很清楚,就算最后拉去法医那里尸检,也检查不出什么结果,顶多就是心梗或脑梗。

    但他刚才,分明嗅到一丝魔气——

    一闪而过,掩盖在人海之中,用来自四面八方的生气阳气掩盖,聪明之极的做法。

    那缕魔气一入人海,瞬间如鱼得水,消失得无影无踪,偶尔留下一条狡猾的尾巴,等猎人闻讯而至,它早已一骑绝尘,就算是唐净,也很难在偌大会场,上万人中将那一缕魔气给揪出来。

    有些人已经知道这里有两个人猝死,不明所以的惊慌令他们忙不迭想往外跑,有些人还不知道,懵懵懂懂继续闲逛,但消息会扩散得很快,就算有安保人员在,大家慌乱之下难免也会发生踩踏事件,让场面更加混乱,到时候再想抓住那缕魔气就更困难了。

    唐净手里多了面镜子,被会场灯光一照,霎时发出刺目的光芒,不少人视线正好扫到这边,没来得及移开眼睛,立刻感到双目刺痛,不由捂住眼睛叫了起来。

    但唐净却在这股光芒中捕捉到一闪而过的黑影,速度极快,眨眼即逝。

    西北门!

    唐净拨开人群,朝西北门方向奔去。

    他看似没怎么用力,周围的人却被他一推就往旁边倒,唐净把那些骂声都抛之脑后,身形飞快掠向门口。

    速度再快,他毕竟是用两条腿在跑,跟缥缈无形的魔气没法比,眼看就要追丢,唐净眯起眼,随手摸下头上的簪子射出去。

    簪子化作白光,以众人没来得及看清的速度紧追魔气,很快咬住魔气,将其拖住,骤然亮起的光芒将黑色魔气生生拖得凝滞片刻,就在这眨眼的工夫,唐净已经赶至。

    西北门是一个小门,平时不开放,后面连着一条狭长巷子,尽头是仓库。

    魔气凝聚,落地回首,对堵住它们后路的人低低咆哮出声。

    “食魂兽?”唐净面露惊异和疑惑,“这玩意怎么会跟魔气混在一块儿?”

    名字听着可怖,实际上这种异兽吃的是死人魂魄,又或者是那些人死之后不肯往生,依旧在世间徘徊不去的神魂,经常会在坟地或火葬场出没,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人类不必害怕它。

    但现在很明显,有心人利用了食魂兽这种特性,将其注入魔气,使它从普通无害的食魂兽,变为会吞噬活人生气的魔兽。

    这种几千上万人,流动性很大的会场,被吞噬一点生气也很难有人发现,顶多觉得身体虚弱,但如果它吞噬的对象正好本来就身体虚弱的话,没了那一缕生气,自然就会有生命之危。

    食魂兽似乎也意识到唐净的威胁,咆哮之余,缓缓后退,是为了给接下来的进攻做铺垫。

    唐净却不给它们这个铺垫的机会,他随手将臂弯里的绸带掷出,软绵绵的细长绸带忽而笔直射向食魂兽,直接将它的脖颈紧紧缠住,唐净手腕一抖,那食魂兽就不由自主被牵了过来。

    “这是什么!”身后传来一声惊呼。

    另一头食魂兽伺机而动,身躯微微伏低,直接一跃而上,扑向唐净身后的人。

    唐净五指一张一收,刺目光芒从掌心流泻出来,没等明弦看清楚,黑色魔气凝聚而成的食魂兽就被光芒覆盖绞碎,魔气炸开成点点粉末,瞬间消散空中,不留半点痕迹。

    明弦满脸震惊,如同在看一部玄幻大片。

    “我不是让你出去吗,为什么还跟过来?”

    唐净手一拽,余下那头食魂兽也跟着收入光芒之中,绸带被魔气灼烧殆尽,他顺手抛开。

    头发衣裳没乱,唐净还是那个楚楚动人的虞姬,反观明弦,拂尘不知道丢哪儿去,假发也被四处勾得起毛。

    “出口太多人了,我挤不过去,看你跑过来,我就跟在后面,想看看有什么帮得上忙的……”明弦吞了一下口水,忍不住后退两步,“我要是说我什么都没看见,还来得及吗?”

    唐净露出一个狞笑:“如果我说来不及了呢?”

    明弦弱弱道:“那你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话没说完,下巴被捏住。

    明弦不由自主微仰起头,任对方修长五指慢慢滑至脖颈,等于将自己的致命弱点都暴露出来,引颈待戮。

    他欲哭无泪:“你、你真的要杀我啊?”

    唐净的脸慢慢靠近,修长眉毛下一双美目似笑非笑,明弦定定看着,都不舍得眨眼了,心想死就死吧,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然后他提出一个更不怕死的请求。

    “那,我死前,能不能亲你一口?”

    唐净挑眉,居然没有想象中的愠怒。

    “亲哪里?”

    还能选?明弦一喜,视线落在唐净的唇上。

    “你、你先闭上眼。”

    唐净当然没有闭上眼,直接一巴掌糊在他脸上。

    “想什么呢,走了!”

    明弦懵懵被他拽着走,一边回头往后看:“那些东西……”

    唐净随口敷衍:“被我清理干净了。”

    今天要不是有特管局的人在,这两条人命顶多也就是被当成活动参与人数太多导致窒息晕倒猝死的新闻,上当地的每日头条罢了。

    对方这次吸收了不少活人阳气,到底有什么阴谋,唐净无法凭空揣测,但他想到接下来所有大规模活动与会议都得加强安保,就倍感头疼。

    明弦对他的苦恼毫无察觉,还兴致勃勃道:“你果然不是一般人吧!其实我在飞机上就看出来了,你身上有种神秘的气息,跟我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唐唐,我想把你写成我的男主角,保证不暴露你的真实姓名和隐私,好不好?”

    什么鬼神秘的气息?唐净缓缓回头:“你叫谁唐唐?”

    明弦:“那净净?”

    唐净:“我也想静静,闭嘴。”

    回到会场,人群已经疏散得差不多,展馆以灯光故障影响安全为由提前闭馆,这个理由自然引来一些人不满,觉得自己花了钱却吃亏,但人群一散,对方想要再大量吸取阳气也不容易,舒壑跟霍诫还在不断搜寻,企图从中发现幕后真凶。

    唐净忍不住皱起眉头。

    今日动漫节,参展方和玩家都会有不少新奇打扮,各种cosplay更为凶手浑水摸鱼提供了便利,比别的活动更容易被邪魔所趁,所以唐净才会亲自过来坐镇,其实特管局已经提前做过布置,会场四周都有法阵,普通人难以察觉,如果是身带邪气的妖魔鬼怪,就会触发警报,被他们发现。

    但法阵一天下来都没有任何警报,也就是说,凶手也好,那些食魂兽也好,很可能不是从外面混进来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

    唐净抬眼望向会场顶部的各种灯光钢架,目光在逐渐变得空旷的会场扫过,最后落在自己身边的明弦身上。

    明弦:???

    唐净蹙眉看他。

    明弦茫然无辜地回望。

    唐净:“你刚才在看见那人倒地之前,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明弦讷讷道:“没有啊,就是他的同伴推了他一把,他就直愣愣倒下了,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之前在人群里走的时候,会场明明很闷,人也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时不时就有几股冷风从脖子上吹过,当时我还以为是冷气开太大了。”

    唐净:“脖子?”

    明弦点点头:“脖子后面,就像是从下面蹿入衣服,又从领子里冒出来的一股风。”

    下面……

    唐净望向明弦背后,视线慢慢往下。

    明弦不好意思地动了一下:“别……”

    唐净一眼就看出对方脑子里在想什么,飞机上这人看着一脸纯洁,没想到内心的黄色废料已经泛滥成灾,不愧是个写小说的。

    换成平时,他可能会调侃几句,把人给带回家去,来个你情我愿的金风玉露一相逢,不过眼下还有更重要的正事,调笑的话到了嘴边,唐净又把心思收回去。

    他看见了被临时盖住的凸起,那里原本应该是一个地插,一般用来接通电源,展馆里到处都有,为防止大家绊倒,特地覆盖上红毯。

    电线通着地下,也通向外面。

    这是法阵的漏洞,因为会场太大,他们只来得及布置四周,没法把上下也覆盖了,那样一来耗费的精力太大,得不偿失,连龙虎山茅山的掌门来了都做不到,所以对方就利用了这一点,从地下来,从地下走,吸取阳气生机,神不知鬼不觉。

    真聪明。

    唐净冷冷一笑。

    ……

    申城的另外一边。

    拍卖会位于一间画廊的二楼,内容是展览和拍卖会,不过冬至上网查了一下,拍卖会已经举办过几期了,还是本地一位知名收藏家发起的,小有名气,他们的客户目标主要针对高端客户,换作他们之前准备入住的快捷酒店,肯定收不到这种宣传画册。

    虽说有宣传册,但一般来说,这种活动都是熟人带熟人,很少有像冬至他们这样,贸贸然就跑过去参加的。

    一位打扮入时得宜的年轻女士招待了他们,听说两人头一回来,倒也没有露出什么看乡下土包子的惊诧鄙夷之色,依旧微笑询问道:“请问两位是只参观文玩展,还是连拍卖会也一起参加?”

    冬至:“有什么不同吗?”

    对方耐心解释道:“展览主要以中国古典文化为主,有书画古玩,珠宝等等,是来自各位民间收藏家的藏品,两位只要登记身份信息就可以入内参观了,如果还想参加其后的拍卖会的话,就得缴纳保证金,一人五十万,等到活动结束,如果两位没有拍下任何东西,保证金就会如数退还,如果拍下了,那么钱就直接从保证金里扣除,多退少补。”

    冬至没参加过这种听起来挺高端的拍卖会,就看向刘清波,反正主要是这位大少爷闹着要参加。

    刘清波皱眉道:“我怎么知道保证金一定会退还?”

    年轻女士的笑容微微一滞:“这位先生,我们的活动已经举办五期了,每年一期,举办方向牧先生是我市著名的收藏家,在海内外也享有声誉,而且这个活动是跟佳士得拍卖行合作的,您的顾虑可以说完全不存在。”

    向牧这个名字,冬至是听说过的,不过只知道对方是企业家,倒不知还有个收藏家的名头,想想也正常,乱世黄金,盛世古董,文玩这些东西,也要有相当经济实力的人才能玩得起。

    刘清波撇撇嘴,掏出一张卡:“那行吧,帮我们登记一下,我们参加拍卖会。”

    女士微微一笑,歉然道:“不好意思,怪我刚才没有说清楚,五十万是美金,刷卡只作暂时性的冻结,两位没有问题吧?”

    刘清波挑眉:“没问题。”

    冬至用手肘碰碰他:“我那五十万,你也给出了呗!”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龙局不是给你一张黑卡了吗?”

    冬至有点意外:“你怎么知道?”

    刘清波微有得意:“上回看你翻钱包的时候,无意中看到的呗,我要是连这点眼力都没有,还练什么剑?”

    冬至摊手:“我要是刷了那张卡,师父立马就知道我们在这里胡闹了,我上次还答应过他不随便乱跑的,我自己的钱都放在理财里了,一时半会拿不出那么多现金,就看你的了,反正我参加不参加都无所谓,不然你就自己去参加,我在外头逛一圈,我们找地方集合。”

    刘清波本来就是冲着陈国良去的,要是少了冬至,到时候乐趣都没人分享,就没好气道:“出出出,我给你出行了吧!”

    两人一百万美金,合起来也是六七百万人民币了,刘大少爷面不改色,直接卡一刷,名字一签,拿到拍卖会的邀请函,就跟冬至一起进去了。

    冬至竖起大拇指:“潇洒!豪气!”

    刘清波呵呵一声:“你那黑卡拿出来,不比我更豪气吗?”

    冬至:“我那个属于终极杀伤性武器,不能轻易展示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拌着嘴来到二楼,会展从上午九点开始开放,一直到下午两点,中午有酒会餐点,都是免费供应,不过只有交了保证金,获准参加拍卖会的客人才能参与,普通客人就只能免费参观文化展览了。

    他们本来以为文化展也就是个噱头,重点还在后面的拍卖会上,不过一进去就知道自己的想法错了,这个展览还真有不少好东西,当然真品赝品与否,两人不是专家,没法凭肉眼看出来,但藏品的丰富与底蕴,还是超乎了他们的想象。

    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上至皇室贵族,下至平民百姓,其中又经历战乱流离,改朝换代,多少珍品流落海外,又有多少明珠蒙尘,不为人知,博物馆里的藏品固然珍贵,但那也只是所有珍奇的一部分,还有许多因缘际会,被民间收藏者所得。

    财富与藏品一样,总会慢慢汇集流通,最后为少数人所得,这些收藏家手中琳琅满目,单是自己收藏赏玩,总会有所遗憾,又不舍得拿出来捐献,所以就有了这种私人性质的展览会,对外开放珍藏,供公众观赏,满足自己的分享心理和成就感,说到底,也跟小孩子有了新奇玩具想要拿出来跟小伙伴炫耀的心思差不多。

    冬至低头看自己在门口顺手拿来的展品目录手册,今天的展品比较杂,唐宋元明清都有,更有少数再往前的秦汉,主要以瓷器和书画为主,也有一些古代珠宝。后者华丽璀璨,各种宝石镶嵌,色彩缤纷,最得参观者喜爱,许多人在珠宝展柜流连不去,纷纷拿起相机拍照。

    刘清波安静了一会儿,就开始忍不住吐槽了:“我觉得这里头肯定有赝品……卧槽!你看那边,还说是成化斗彩鸡缸杯,笑死了个人好吗!现在外头都炒到什么价位了你知道吗,价值上亿的东西他就这么放在这里,隔着一层玻璃,让所有人来看?要我看,顶多是乾隆年间的仿制品!”

    比起刘清波这种吐槽型的客人,冬至还真就在认真观赏藏品。

    画画出身的他更看重每件藏品的线条和色彩,对着瓷器上面的图案,他也能站着一动不动看老半天。

    这里头固然像刘清波说的,可能有赝品混杂其中,但就算是赝品,也能以假乱真,最起码做工足够细腻,当作一件艺术品来欣赏也足够了。

    刘清波见他半天不动,不耐烦等,自己就先把展厅逛了个遍,结果回头一看,冬至那家伙还没挪动几步,就走过去催他。

    “一堆赝品有什么好看的?”

    “你看这幅画。”冬至道。

    他说的是眼前一幅山水画,画者名不见经传,根据旁边的介绍,这位画家名叫魏琨,是明朝永乐年间人士,这幅画是永乐十九年,他路过少华山脚下,看见奇峰落日,秋高叠翠,有感而画,旁边还有两句题诗。

    平平无奇的山水画。

    笔法意境之类的,刘清波没有艺术细胞,看不出来,但从作者的名头可以推测,这幅画在绘画史上一定没什么地位,顶多也就是因为年代久远,保存完好,还值点钱。

    但冬至这个家伙,还不至于无聊到在这种小事上捉弄他,刘清波捺下不耐烦,认认真真把画端详了一遍,还真就让他看出点什么来。

    “你是说,这个?”他指着山林边一处乱石道。

    山脚下有一处山林,水从山顶流下,逐渐平缓,在山下化为溪流,片片红叶落在溪流,也落在溪流中的石上,颇有点静水流深的感觉,其中一块大石头边上还歪歪立着一块石碑,半截在土里,半截在地上,像是被大雨冲倒,看着像墓碑,又不大像,因为旁边没有坟堆,也没人会把坟堆放在溪水边上的。

    冬至点点头:“你仔细看看上面的字。”

    魏琨这幅画,画得十足用心,具体就体现在他对细节的临摹和展现,凑近看还能看见树石的纹路,飞鸟的羽毛,非但如此,连露在外面的半截石碑上的符文,他都如实刻画出来。

    刘清波眯着眼看了半天,终于想起来,他们在银川地底祭坛里发现的石碑,上面正是这种符箓!

    虽然石碑还有一半埋在土里,画家没有把土里那半截石碑也挖出来画上,但刘清波确认自己不会认错,因为当时从银川回来之后,龙深在让人将祭坛重新封印之前,特地把石碑上的符文拓下来,作为内部传阅的资料,供他们研究,众人虽然还不解符文之意,但对它也算十分眼熟了,这一看立马就能回忆出来。

    刘清波没想到自己心血来潮想捉弄一下陈国良,居然有了这种惊天大发现。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