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1章 第 91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被张充念叨的冬至打了个喷嚏,身体下意识在毯子里微微蜷缩。

    刘清波看了他一眼, 见对方睡得深沉, 就没有去叫醒他, 继续浏览自己手头的这一页书。

    他们本想订高铁的,但时间太紧没空座了,只好换成飞机。

    两人一坐定, 冬至说没两句话就开始打瞌睡。

    但他其实睡得并不安稳。

    梦中影影幢幢,无数画面走马灯似地掠过, 纷杂烦乱,伸手去捉, 却捉不住任何一帧下来。

    恍惚间似乎还在那条熟悉的街道上, 夜灯昏暗, 他跟龙深并肩而行, 走向前方某一处。

    而他希望道路永远没有尽头。

    身旁的人向来不多话, 如果没有人先挑起话题, 对方可以永远保持缄默。

    冬至忍不住道:“师父,走慢一点吧, 我有话对你说。”

    身边人低低嗯了一声,果然放慢脚步。

    冬至微微一笑, 将现实中千回百转无法轻易吐露的心情说了出来:“师父,我喜欢你。”

    “喜欢我?”对方疑惑重复。

    “是的,像男女朋友……的那种喜欢。”

    “有多喜欢?”对方问道。

    “我不知道, 但, 应该是能称之为爱的吧。”冬至鼓起勇气道。

    对方又问:“那你愿意为了我, 奉献你的性命吗?”

    冬至怔了怔,想说我愿意,但又隐隐觉得不太对劲。

    他的师父,连听见喜欢两个字,都要退避三舍,应该是不会问出这种话的。

    这真的是他的师父吗?

    想及此,他忍不住转头,想要看清身旁人的面目。

    对方也正好朝他看过来,微微一笑。

    容貌俊美得几近妖异,但……

    不是龙深!

    冬至吓一大跳,下意识要退,但脖子却被对方闪电般捏住。

    “你不是说,我是你师父吗?”

    只手掐住他脖子的力道越来越大,反观冬至这边,却无论如何都挣脱不开,伸手想去摸长守剑,却发现摸了个空,兜里的符文也不翼而飞,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张妖异俊美得不似凡人的脸逐渐靠近,对他露出温柔极致的微笑。

    无处可逃,无处可退,他的呼吸逐渐困难,脸色由红变紫,手不由自主紧紧攀住对方的手腕,五指深陷,但他的挣扎在对方看来,只是以卵击石,微弱得可以忽略不计。

    “你师父不见了,不如我来代替他。”对方的气息喷在他脸上,真实得不像是一场梦境。“我保证,会好好对待你,把你的魂魄,炼成我身体的一部分。”

    不……

    颈项上的桎梏慢慢收紧,对方享受于玩弄猎物的快感,并不急着立刻将他弄死,非要一点点看他在痛苦中沉沦。

    没有剑,没有符,怎么办?

    冬至闭上眼,在心中默念请神咒语。

    閤皂派弟子冬至,今以精诚恳请诸天阴神,但凡有灵者,还助弟子一臂之力。

    閤皂派弟子冬至,今以精诚恳请诸天阴神,但凡有灵者,还助弟子一臂之力……

    这次他没有强求正神了,能请来什么他也不知道,只要先将这个敌人驱散。

    血从喉咙涌上来,他强忍着,直到咒语完整默念出来,才不再压抑自己,将那口血完完全全喷出来。

    胸口一空,似巨石也跟着吐出,鲜红点点溅在对方面容上,男人妖异的笑容短暂凝滞,冬至趁机将结好的手印拍在对方身上!

    眼前光芒忽然大盛,刺得他睁不开眼,恍惚间似乎看见长守剑的剑影从头顶飞掠而过。

    强光之中,男人的面容震荡扭曲,似乎还露出一点惊异之色,旋即被光芒掩盖。

    脖子上的力道一松,冬至整个人不由自主往下坠。

    视线之内,天地之间,惨白胜雪,无边无际。

    敌人不管是死是活,总算无法再威胁自己了。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心头微松,任凭身体急剧下落。

    远在北京,原本盘腿闭目调息的龙深忽然睁开眼!

    他定定看着前方的墙壁,又似透着墙壁,望向遥远虚空。

    飞机上,刘清波看着冬至嘴角缓缓溢出的血,以及脖子上不知何时出现的掐痕吓了一大跳。

    他本想叫醒对方,却想起自己曾经听说过一种邪术,可以在睡梦中对敌人进行攻击,贸然叫醒对方可能反而会导致对方猝死,这么一想也不敢动,正急得满脑子搜索办法时,冬至却自己缓缓睁眼醒转。

    “我他娘的……”他忍不住爆了粗口。

    “你没事吧!”比起冬至受伤,刘清波更诧异他居然也会有破口大骂的时候,不由疑心那还是不是本人。“告诉我,我叫什么?”

    冬至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刘波波!”

    刘清波皱眉,狐疑之色更重了。

    冬至拍开他的手,咳嗽了几声:“飞景剑和三头巨蟒,我没失忆,也没鬼上身……”

    刘清波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忍着把人踹出飞机的欲望,捏住他的手腕。

    脉搏快了点,但还算正常。

    冬至觉得脖子生疼,忍不住伸手摸去。

    “我刚在梦里,差点被人掐死。”他的嗓音沙哑,跟入梦前判若两人。

    “你脖子上的确有一圈淤痕。”刘清波神色凝重,“看清对方的脸没?”

    冬至道:“看清是看清了,但很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

    “你们上次对付那个山本,不是最后让对方跑了吗,会不会是他回来寻仇?对方在梦里用的是什么咒术,你就不会还手吗,就任由人家把你揉圆搓扁吗!”刘清波越说越气,恨不得跳进他刚才的梦境里去掐死对方。

    冬至有气无力:“大哥,我要是没还手,你以为我还能醒过来吗?对方好像也被长守剑的剑光伤了,就不知道伤势怎么样。”

    刘清波咬牙切齿:“妈的,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特管局的人都敢下手,要是让我看见,非得把他的头拧下来剁成十八块不可!”

    冬至头一歪:“……我眯会儿,着陆的时候你再叫我吧!”

    “你是猪吗,这种时候还睡得着,万一!”

    刘清波不由提高音量,引来四周众人注目,他只得压低声音,“万一又被人暗算了!”

    冬至安抚道:“没事,我不睡着,就闭目养神,调理气息。”

    说罢他已经闭上眼睛。

    刘清波没办法,只好在那里开始一个个数可能会暗算冬至的对手。

    这不数不知道,一数吓一跳,别看他们刚进特管局不久,但要说敌人,还真不少。

    远的不说,就说上次,冬至杀了山本清志,及时制止了一场阴谋,但后来山本清志狡兔三窟,硬是留了一个分、身在别处,拖着一缕魂息逃走,虽说现在就算活着,肯定也生不如死,但要说对冬至恨之入骨,他排第二,肯定没人排第一。

    还有韩祺这件事,他们虽然将那个魔胎扼杀了,韩祺也死了,按说事情就该告一段落,但跟此事有关的洪锐和董巧兰消失得无影无踪,这两个人不大不小是个隐患,谁知道他们会不会在暗处鼓捣出点什么来。

    再说上上次,在梁为期墓后边,他们对那条三头巨蟒下了狠手,巨蟒肯定也……算了,这个跳过,还有那帮日本人,不是说墓里最后还有个人逃了吗,会不会是他回来寻仇?但当时他们一大波人在,要寻仇也不应该是针对冬至一个吧,还容易打草惊蛇,不过也说不定……

    终于捱到着陆的时候,也不知是不是调息休养了一番的缘故,冬至的脸色的确好了不少,只除了脖子上的掐痕依旧触目惊心,他直接从背包里拿出一条围巾裹上,免得吓着路人。

    反倒是刘清波一路冥思苦想,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精神有点蔫蔫的。

    这次他们走了特殊通道,武器终于可以带上飞机,但为了不惊吓到其他乘客,一路上都把长剑收起来装在琴盒里。

    这会儿冬至将长守剑拿出来轻轻抚摸。

    “谢谢你。”他低声道。

    龙深给他的剑,当然不会是平凡之物,冬至在幻境中见过龙深远赴雪山之巅取山岚之心来炼长守剑,知道这把剑就算比不上龙深,肯定也是有灵之物。

    刚才果然就搭救了他一次。

    “这人能暗算你一次,也会暗算你第二次。”刘清波告诫道。

    冬至伸了个懒腰:“我知道,不过得先弄清楚对方是什么来头门路,才能追根溯源,把人揪出来……”

    正说着,他刚开机的电话就有人打过来。

    亮起的手机屏幕上,“师父”硕大两个字一下子蹿入眼睛。

    他心头一动,手指已经快过头脑,按下了接听键。

    “师父?”

    “你是不是又请神了?”那头直接就问道。

    “是,当时在梦里……”冬至老老实实把刚才的梦境说了一遍,心里已经做好挨骂的准备。

    但龙深却没有骂他,只问他现在身体感觉哪里不适。

    冬至就说最近就是比较容易犯困,其它毛病倒是没有。

    龙深听罢,道:“你去申城之后,唐净给你什么,你都收着,过段时间我去申城,再帮你看看。”

    冬至有点雀跃,又不敢表现得过于高兴,只能故作镇定地应了一声,见对方没什么交代,才挂了电话。

    龙深会在千里之外察知他请神的事情,他不是不奇怪,但对方既然不说,就是有不说的理由,想必他问也问不出什么。

    不过更让冬至奇怪的是,以前龙深三令五申,让他绝对不能请神,但这次却没有训斥,是不是龙深也察觉到敌人的不寻常?

    疑惑在心中盘旋不去,冬至一遍遍回忆梦中的情景,除了男人的容貌给他留下深刻印象之外,却别无线索收获。

    分局这边早已得知他们要来的消息,为他们准备好了下榻的酒店,就在分局旁边,环境设施就是一般的快捷酒店水平,不过也没什么可挑的,他们两个办事处的职员过来向分局领导汇报工作,总不可能给他们五星级酒店住,能报销费用已经挺不错了,但刘清波大少爷脾气,一看快捷酒店就皱起眉头,非要自掏腰包去附近一家五星酒店,冬至懒得在这种小事上跟他较劲,就遂了他的意。

    分局的人连面都没露过,只有一个叫舒壑的人打电话过来,对冬至他们的到来表示了欢迎,然后说他们这一趟也辛苦了,明天就先好好休息一天,可以先到处逛逛,等后天再去分局向唐局汇报。

    他几句场面话说完就挂断电话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半点云彩。

    刘清波有点不满,觉得他们就算是来汇报,分局也太不把他们当回事了。

    冬至比他知道的多一点,就说:“这个舒壑是唐局助理,一个分局局长助理,级别资历都比我们高,能打电话来招呼两声,已经挺不容易了,他要是真过来跟前跟后,我们也不自在,明天自由活动,不如想想去哪里玩?”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申城我都不知道来过多少次了,还有什么好玩的?”

    冬至随手拿起酒店里的活动宣传画册,翻了一下。

    “这个月申城活动还挺多的,明天有一个动漫节,另外一个私人美术馆,有唐宋文物展,咦,这里还有个拍卖会,你想去哪个?”

    刘清波可有可无地拿过画册,兴趣缺缺,本想随口说个动漫节,却不经意看见一个熟悉的人名,不由坏笑了一下:“还是去拍卖会吧!”

    拍卖会连着中国古典文化展,主要展出一些珠宝文玩,看起来是一个私人性质比较浓厚的活动,冬至不知道刘清波怎么会突然起了兴趣。

    再一看特邀嘉宾,陈国良。

    他抽抽嘴角,顿时明白了。

    说起陈国良,在冬至他们眼里,这自然是一个没有半点真本事,光靠嘴皮子赚钱,连罗南芳和张崡他们都不如的江湖骗子,奈何他口才太好,香江一堆富豪还真就吃他那一套,把他奉为大师不说,还心甘情愿捧着钱送上门,排队预约就等着他给自己指点一番。

    上次韩祺的事情发生之后,冬至他们把陈国良提回去,打算好好教训一番,却发现人家行走江湖,其实用的也不是什么风水玄学大师的名头,而是开了个家居环境文化传播公司,打着改造家居环境的幌子帮人家看风水,而且这一行在香江本来就不违法,说白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人家钱多烧得慌,就愿意给陈国良送钱,谁也管不着。

    不过陈国良经过韩祺那件事,又被冬至他们吓唬一顿之后也老实了不少,不敢再摆出什么大师的名头,这次作为特邀嘉宾,他名字前头的头衔也从风水大师变成了资深古玩名家,让人又好气又好笑。

    也算陈国良倒霉,他在鹭城的时候,遇上冬至跟刘清波,现在他应邀到申城来了,冬至他们也跟着过来了,刘清波怎么看他都不顺眼,不趁机作弄吓唬一下人家自然不肯罢休。

    隔天还是休息日。

    正当冬至和刘清波两个人前往拍卖会时,城市的另一头,动漫节正如火如荼进行中。

    今天是展会的最后一天,也是人数最多的一天,大家似乎都想趁着活动与假期结束之前来一个彻底的游玩,

    申城动漫节今年的参展方创下新高,过来参加活动的人数自然也突破新高,活动方很重视,特地加派人手进行安保工作。

    明弦看动画,也看漫画,却没参加过动漫节,对他来说,这种场合一般都是人山人海,与其拼了老命挤得一身汗,就为凑个热闹,买点周边,不如舒舒服服待在家里多看几部动漫。不过想想唐净手长脚长,眉目清秀的模样扮成虞姬,他还是有几分心驰神往的,所以毅然把“第一次”给贡献出来了。

    手里攥着唐净给的门票,明弦在人海里艰难前行,还要眼观四面地寻找唐净的踪影,心里已经隐隐有点儿后悔了。

    他把门票背面翻过来,上面有自己特意手写的备注。

    c606,《大荒》游戏的展位。

    数字很吉利,但是……

    明弦看了一眼离自己最近的那个展位,对方是208,也就是说,这里距离c606,还有起码大半个会场的距离。

    从他所在的位置望过去,一片乌泱泱的脑壳,黑色海洋般没有尽头,明弦眼前一黑,恨不能自己像武侠小说里的轻功高手,直接纵身一跃,把这些脑袋当成踏脚石咻地一下飞过去。

    绝望之下,他只好深吸口气,大喊一声:“哎呀妈呀,谁掉的包,里面还有一万块现金呢!”

    他本来想说十万的,但转念一想,十万现金也太夸张了,还是一万块比较符合实际情况。

    这一嗓子在熙熙攘攘,吵吵闹闹的会场里,也足够让周围的人都听见了。

    结果周围全都不为所动,连脑袋都懒得转动一下,明弦心想难道他摊上一群视金钱如粪土的人?

    这时有人嗤笑道:“你这招都被用了无数回了,谁还会上当!会展就是这么挤了,慢慢走吧!想清静就去图书馆,那里够清静!”

    明弦:……

    平时几分钟就能走到的距离,他非是整整花了几十分钟,才终于挤到唐净说的那个摊位。

    《大荒》这个游戏很热门,公司财大气粗,租了老大一个展位,在会场中十分显眼,但周围的人也尤其多,简直迈不开步伐,明弦伸长了脖子张望,展台那里已经有几个打扮成古代神话人物或历史人物的coser,个个浓妆艳抹,连原本是男是女的分不清,更不要说认出唐净了。

    他肩膀上忽然被人轻轻拍了一下,明弦扭头,面露惊喜:“你在这啊,怎么没上去?”

    唐净还是上次见面时的样子,白白净净,黑色衬衫,黑色长裤,这一身穿上去,身材就越显修长,引来不少年轻女孩子注目。当然,看的不单是唐净,还有明弦。

    明弦摸摸自己汗湿的头发,再看看身上的褶皱,远不对方来得利索潇洒。

    “我也刚来,还没来得及化妆,不过不着急,反正我只是过来帮忙,后面才出场站一下就行了。”

    唐净拿出一包纸巾给他,又把人带到后台休息室。见他满头大汗,不由失笑:“一看你就是头一回来参加这种展会的!”

    明弦不好意思:“这么明显吗?”

    唐净指指他身上的衣服:“这种展会都是人挤人,你穿白色衣服,回去洗都洗不干净,还有,你把大半瓶水都喝光了,等你真想上厕所,你觉得你能忍到去那里吗?”

    明弦想想自己一路过来的凄惨过程,忍不住变色。

    “幸亏你碰上我,休息室里有洗手间,不用让你跑一大圈。”唐净笑道。

    要不是为了你,我也不会跑到这地方来,明弦在心里嘀咕一声。

    “你去忙吧,我在这里休息一会儿就行。”

    唐净要去化妆换装,也没多少工夫招呼他,明弦也不想出去面对那一波波的人潮,休息室里再狭窄,对他来说都比外面好一些。

    正捧着手机准备玩一把游戏,外头匆匆进来两个工作人员。

    “他说不来就不来了?难道昨天没请假吗?”

    “昨天他说小浓在,他就不来了,我以为他开玩笑呢,谁知道真不来了,现在电话也打不通!”

    对话戛然中断,女孩子看着明弦,疑惑道:“你是谁?这里是《大荒》的后台休息室,不给外人进的。”

    明弦忙起身道:“唐净让我在这里等他。”

    女孩子释然:“原来是唐哥的朋友……”

    她旋即眼睛一亮,上下打量明弦,又对同伴道:“怎么样?”

    同伴点点头:“我看行。”

    明弦被她们看得心里发毛,浑身不自在。

    女孩子笑嘻嘻道:“这位小哥哥,我们今天正好缺个太乙真人,你要不要来试试?有钱赚哦,一小时两百块怎么样?”

    明弦摇摇头:“抱歉,我是过来看朋友的,不是专业的coser。”

    女孩子:“那,三百?”

    明弦啼笑皆非:“不是钱的问题,我以前没做过,去了前台展厅也不知道摆什么姿势,再说还要站那么久。”

    对方忙道:“不用站着!外头有椅子,你随便坐着就行了,有人想合影就跟他们合个影,只要两个小时就行了,当帮帮我们忙吧,你外形条件好,装扮起来肯定不错,等结束了我还请你喝奶茶怎么样?”

    他还想找个借口推脱,一个声音从里间飘出来。

    “他是我带来的朋友,不玩cos的,你们不要烦他。”

    明弦下意识回头,却在一瞬间被惊艳到。

    襟带飘扬,广袖高髻。

    唐净女装的样子未免也太——

    像个仙女了。

    他长得其实并不女相,顶多只能算是斯文清秀,但上了妆之后跟那股清冷的气质一搭,立马就变得气度高华,飘然若仙。

    明弦忽然想起对方扮的是《大荒》里的虞姬,虽说未必跟历史上真正的虞姬相似,但这样的容貌气质,就算真正的西楚霸王在这里,恐怕也会折腰的。

    别说明弦,连看过唐净好几回这种装束的两个女孩子,都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请唐哥来坐镇果然没错,有你在,咱们这展台今天肯定独占鳌头,等会儿我让安保的人注意一下,免得人一下子涌过来,把你给扑倒了!”

    唐净看着两个女孩子风风火火又跑出去,对明弦笑了一下:“你别介意,他们今天估计是缺人了,不过我得出去了,你是要在这里继续休息,还是跟我一道出去?”

    到了外面,唐净是展台里的coser,明弦不能再近距离看他,也得回到人群里去当个普通的游客。

    “其实也不是不能试一下。”他咕哝道。

    “什么?”唐净没听清。

    明弦有点不好意思,眼神四处飘:“我说,我也可以帮忙cos一下,充充场面的。”

    唐净挑眉:“觉得好玩?”

    不是,是被你的美色折服,想近距离多欣赏一会儿。明弦没好意思承认,就点点头。

    唐净意味不明笑了一下,也没戳穿他。

    “那你先换衣服吧,我让化妆师给你上妆。”

    明弦要扮的是太乙真人,得戴白色假发,那套行头穿起来也很麻烦,明弦根本没玩过cos,连单衣系带怎么系都不知道,手忙脚乱,唐净只得给他帮忙,嘴里不忘调笑。

    “真没看出来,你身材还不错!”

    明弦有点小得意:“我有空也坚持健身的!”

    唐净故意拍拍他软绵绵的小腹:“有空是什么时候?”

    明弦一下子气虚:“就,每个月吧。”

    帮他戴好假发,穿好衣服,唐净道:“我得出去了,你让化妆师给你上妆,上好了妆直接出来就成。”

    说罢转身就走,袖摆飘飘,不像红尘里爱恨缠绵的虞姬,倒像是不沾烟火气息的仙人。

    明弦要扮的也是得道的仙人,他觉得自己就算吃了仙丹,估计也没有唐净那种气质。

    但那只是他自己的感觉。

    当他顶着上好的妆容走向前台时,许多目光瞬间投注过来,明弦还听见别人小声惊叹,说这次《大荒》的展台coser质量真高,连太乙真人都这么帅,连唐净脸上都露出惊异之色。

    被他一看,明弦越发紧张,刚没走几步,脚下不小心踩到衣摆,整个人直接往前扑倒,幸好被一只手臂拦腰截住,才免于五体投地的命运。

    “这种投怀送抱的桥段很老套了,明先生。”

    听见对方调笑的语气,明弦老脸发热,忍不住回嘴:“虞姬抱个男神仙,一下子集合了穿越、三角恋、玄幻修仙,美人救英雄等狗血戏码,不老套了。”

    不过话说回来,明弦没想到唐净看着高瘦,力道居然不小,刚才几乎承受了他大半个身体的重量,也没见颤抖一下,还神色自若,处之泰然。

    有了唐净跟明弦在,展台又多了不少人气,游戏粉丝也好,路过看客也好,纷纷过来求合影,明弦只要盘腿坐着,摆出打坐的姿势就行,可时间一长也觉得累,趁着人比较少的时候,他忍不住站起来伸个懒腰,对神色轻松的唐净表达了敬仰之情。

    “这样一站就是一整天,你是怎么坚持下来的?你们这一行可真累!”

    唐净笑道:“我也只是过来帮朋友忙,不收钱,纯粹兴趣,本职工作不是干这个的,不过等会儿他们要给你钱的话,你可别不收。”

    明弦好奇:“那你的本职工作是什么?”

    唐净诡秘一笑:“你这么想了解我?是不是喜欢上我了?”

    明弦摊手:“我感觉自己在你面前好像无所遁形,但我对你却一无所知。”

    “有时候,一无所知才是幸福。”

    唐净伸手捋过他肩膀上的白发,虞姬和太乙真人挨着脑袋低声说话的情景过于暧昧,不少人拿起手机拍下这一幕。

    明弦撇撇嘴,不以为然:“我觉得你比我还像写小说的!”

    唐净见他一副累得不行的没骨头样,就道:“你去四处溜达溜达吧,别走太远就行。”

    明弦果真开心起来,袖着手就逛到边上去了,结果因为他形象装扮太好,又有不少人过来合影,询问他是哪里的coser,明弦给他们指明方向之后,恍然发现这也许是唐净的一个“阴谋”,把他当成拉客的小弟了,这样可不就又给展台增加了不少人气?

    他哭笑不得,不由感叹这男人心思太深,琢磨着下回把他给写到自己的小说里去,就当大反派好了。

    不知不觉随着人流走得有些远了,明弦抬眼发现一个动漫展台,对方正好也用了虞姬的形象来作为门面,但coser的扮相远不如唐净,展台也没什么人气,几个coser坐在那里无人问津,颇有些凄凉之感。

    那个“虞姬”百无聊赖用袖子扇风东张西望,旁边“西楚霸王”金甲加身,托腮坐在那里发呆,一动不动,怎么看都觉得滑稽。

    明弦禁不住上前,想摸摸西楚霸王头盔上那两根不停颤动的长须须。

    “虞姬”估计也对“霸王”这副西子捧心的形象看不下去,伸手推了他一下,没怎么用力,但“霸王”却直直往旁边倒去,沉重的头盔从脑袋上脱出来,在地上滚了几圈,连带那两根长须须,哗啦一声闹出老大动静。

    饶是会场乱哄哄的,这一幕依旧令周围不少人扭头去看。

    扮演虞姬的coser也愣了一下,赶紧上前把人扶起来,却发现“霸王”浑身绵软,她还以为对方热晕过去了,慌忙叫同伴过来帮忙,直到明弦走过来,探了探对方的鼻息和脉搏,对她说道:“他好像,死了。”

    虞姬愣了三秒,忽然尖叫起来!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