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90章 第 90 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韩祺由于腹部大出血, 时间拖得太长才被发现,送院抢救无效之后死亡。

    她的死讯直接引发娱乐圈震荡,各种猜疑八卦悼念掐架满天飞,知名女星在酒店流产身亡之类的传闻不胫而走,很快传得到处都是,关于她的绯闻情人, 她的死因, 引发了外界不少天马行空的猜测,有些人甚至猜测她是某位权贵的情妇, 知道了太多事情,才会引来灭口。

    她的现任经纪人对外宣称她是在酒店中急病去世的, 韩祺的粉丝也纷纷站出来维护她的名声, 然而事发当时毕竟还有酒店工作人员在场,一些零碎见闻就此流传出来, 为这件大新闻又增添了不少谈资。

    更有人把这件事跟惠夷光联系起来,说她是个扫把星特质,走哪哪儿出事。当然, 这种言论大多是韩祺一些死忠粉丝说出来的, 他们根本不相信偶像的死真的是急病发作。

    随着韩祺的死, 正在拍摄的那部戏的进度不得不中断, 在此之前剧组已经发生了不少受伤事件, 加上韩祺的死, 更是人心惶惶, 剧组众人嘴上不说, 心里也许还庆幸拍摄停止。唯一不高兴的可能要算投资商了,一大笔钱就此打了水漂,也不知猴年马月才能收回来。

    不过赵老板对此倒没有多大影响,他财大气粗,这笔投资并不怎么放在眼里,此行能捡回一条命,还认识冬至刘清波这样的高人,他反倒觉得这笔生意不亏,现在成天通过惠夷光来联系冬至他们,又是上门拜访,又是重金酬谢,通通都被冬至拒绝了——收惠夷光的钱,那是事先说好的酬劳,货银两清,而且惠夷光之前与他们曾有过一段渊源,怎么说也算还了因果。

    但赵老板就不一样了,他是个纯粹的商人,这次收了钱,下次他肯定得寸进尺,还有别的要求,到时候容易牵扯不清,斩妖除魔本来就是特管局的职责,冬至不想因为一时的贪心,带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严词拒绝了赵老板的一切感谢与馈赠,对方无法,最后也只得讪讪离开。

    对冬至等人而言,韩祺的死不是一场茶余饭后的八卦闲谈,而是一个未解的谜团。

    他们与警方合作,很快通过韩祺,查到了韩祺的情人洪锐,与韩祺的前经纪人董巧兰身上。但奇怪的是,两人在案发前几天乘坐飞往泰国曼谷的航班,之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既没有回国的纪录,泰国那边也没有查到他们的任何信息,这两个人像从世界上彻底蒸发,不留半点痕迹。

    至于韩祺的初恋钟焕,两人分手之后就没再联系过,从他口中也得不到更多有用的信息。

    在讯问韩祺的助理与现任经纪人之后,冬至他们发现事情关键还在韩祺口中那位大师身上,但大师是董巧兰介绍的,她带韩祺去的时候,韩祺连助理都没带,董巧兰现在一消失,自然也就找不到她口中的大师。

    根据有限的信息,冬至他们只能得出一个大概的结论,那位大师,很可能是一个降头师,他通过董巧兰,想要用韩祺的孩子来做手脚,而韩祺出于对名利的追逐,被降头师和董巧兰所迷惑,也放任了他们的做法,谁知降头师寄放在韩祺体内的一缕魔气,随着魔胎一日日滋养而壮大,魔气反噬母体,甚至引发了韩祺原来那个胎儿的反弹,最终酿成惨剧。

    见同伴翻了个白眼,冬至笑嘻嘻地邀功:“在那破房子里打报告,跟在这里打报告,区别还是很大的吧?”

    “我就想不明白了!”

    报告打着打着,刘清波越想越来气,忍不住停下动作,不可思议道,“韩祺这女人吧,也算要名有名,要利有利了,为什么还想不开,非得去整那些有的没的幺蛾子?把自己夭折的儿子魂魄锁在玉牌里,那是人干的事吗!”

    要是刚入行那会儿,冬至对这种事同样也是义愤填膺,但现在他已经会反过来安抚刘清波:“人性的欲望是无穷无尽的,当朝一品做宰相,又想面南做皇帝,做了皇帝掌天下,又想寿命与天齐,如果是一直穷困潦倒也就算了,韩祺身在娱乐圈,见过的奢华远远超越普通人的想象,受到的诱惑比普通人大,有的人把持得住,就有人把持不住。”

    刘清波冷笑:“只可怜她那个孩子,被她抛弃,又锁了魂魄当成魔胎,还为母亲着想,想帮她驱赶魔气,最后牺牲了自己,魂飞魄散,就韩祺那副德行,即使知道了,肯定也只会觉得自己是受害者,不会有半点悔过的!”

    冬至耸肩:“所以天理昭昭,她不就自食其果了吗?你看她一直追逐名利,却死得这么不光彩,身后名能好到哪里去?特管局存在的意义,也正是在这里。上天管不过来的事情,我们帮忙管,上天嫌烦不想管的,也有我们在。”

    刘清波斜睨他,冷笑道:“你嘴皮子倒是越来越利索了,不过这也不是你偷懒的理由!”

    冬至打了个呵欠,刚坐起来没多久,又缩回毯子里去。

    也不知道是不是入冬的缘故,他最近变得越来越容易犯困,虽然吐纳功夫和天纲罡气没少练习,但他还是觉得精力有些跟不上,心里怀疑是最近经常拿血喂剑入幻境的原因,吓得这几天没敢再作死。

    从惠夷光那边收来的酬劳,他如数上报,申请用于新办公室改建,很快得到批准,加上分局的拨款,总数不算多,但差不多足够。张充虽然喜欢夸夸其谈,但这本事用在买卖上却适得其所,他很快给办事处找了一栋两层楼的小房子,地段也不错,不远处就是学校,闹中取静,楼下卖奶茶点心,楼上作为办事处,顺便留了一个房间给张充,他也不必另外去租房,还能照看店铺的装修进程,皆大欢喜。

    楼上原本就是一间小公司的办公室,家具都是现成的,装修还有八、九成新,直接全部转让给他们,不必冬至他们再费事,而且前任老板估计是个很有小清新请调的人,当时用了不少绿植和陶瓷来装饰,沙发躺椅和办公桌元素互相掺和也并不违和,反倒还很有简洁舒适,宾至如归的感觉。

    严诺经过上次失魂之后,记忆力明显下降,身体恢复也很慢,他向上面申请停职休养,得到批准,前一阵子已经回师门去了,如此一来,就剩下冬至、木朵、刘清波、张充四人,对一个办事处而言,这样的人数不能算少,有冬至和刘清波在,整体战斗力反而得到大幅度提升。

    无意之中,冬至已经从初来乍到的新人,一跃成为四人之首,在他的带领下,鹭城办事处脱胎换骨,即将踏上一个新的征程。

    出于掩人耳目与自负盈亏的需要,楼下奶茶店还是有必要存在,毕竟经费太少,有了进项,偶尔也能给大家发点小福利,还能顺便跟外界交流,打听点消息。

    装修的事情有木朵和张充在,无须冬至费什么心,他跟刘清波主要还是跟进韩祺的事件,冬至试图将上次山本清志弄出来的灭门分尸案,和黄鼠狼老六的死,与韩祺的事情联系起来,不过迄今为止尚未有任何线索,表明这几件事之间的关联。

    一日找不到洪锐与董巧兰,案子就无法有突破性的进展。

    冬至用薄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个脑袋,电话响起,他连把手伸出来去拿手机都有点懒,就对刘清波道:“老刘,劳驾。”

    刘清波骂道:“怎么不懒死你算了!”

    骂归骂,还是帮他拿起电话。

    “舒壑,谁?”

    冬至叹了口气:“分局的同事,电话给我。”

    他把手机接过来,跟那边说了几句,挂断电话对刘清波道:“上边让我们尽快往申城走一趟,说咱们从总局下来之后,还没去过分局,最近鹭城出了不少事,正好当面过去汇报一下。”

    刘清波愕然:“这年头有电脑有网络,谁还专程跑过去当面汇报?不会是你得罪了什么领导吧?”

    冬至摸着下巴思考:“应该不会,分局局长我见过,也算合作过一次,我猜他可能是有什么事情想交代咱们吧。”

    刘清波:“咱们是什么意思?”

    冬至无辜道:“就是你和我啊。”

    刘清波:“……我不去。”

    冬至语重心长:“韩祺的事情闹得挺大的,她毕竟是个公众人物,虽说对外公布的死因不是他杀,但当时在场的人不少,总会有些闲言碎语流传出去,上面会问也是正常的,你全程参与,自然要与我一道去汇报。再说了,在领导面前露个脸,多少人求之不得的事,不然你就不怕我吞了你的功劳吗?”

    刘清波翻了个白眼:“你连起来拿手机都懒,私吞功劳这种费劲的事,你会去做吗?”

    “说得倒也是。”冬至笑嘻嘻,合上眼,“我再眯一会儿,到吃饭时间你再叫我吧,我下午跟木朵说一声,傍晚就出发去申城……”

    到了最后,语调几近咕哝模糊,不凑近根本听不清。

    刘清波:“……你昨晚是去偷鸡摸狗了吧?”

    人家压根没理他,翻了个身,只露出一个毛绒绒的脑袋。

    刘清波微微蹙起眉头,走过去将手放在对方额头上,冬至呼吸规律,已然进入梦乡。

    掌心温度正常,没有发烧,脉搏也挺正常,看不出生病的迹象。

    所以果然是去通宵做贼了吧!

    ……

    北京。

    对龙深来说,这依旧是个寻常的日子。

    不用出外勤时,他在总局的生活十分规律,三点一线,宿舍、办公室、会议室,偶尔去天台修炼一下。

    这样的规律在收徒期间被打破,冬至经常会有事没事拉着他往外跑,制造机会下馆子,龙深不好口腹之欲,如果不是非去不可的饭局,他一般都不会特意想起吃饭这件事。

    但在冬至孜孜不倦的介绍下,他也知道附近最好吃的湘菜馆子是哪一家,他也知道总局旁边那个综合商场里的粤菜馆,最正宗的一道菜不是葱油鸡,而是糖醋里脊。

    记忆是有关联性的,即使并没有特意去回忆,但在看见的时候,却会不期然记起来。

    他这才想起,冬至去鹭城,也已经快两个月了。

    深秋步入冬季,京城已经下过好几场大雪,龙深一身黑色风衣的单薄潇洒在路上引来不少回头率,但他自己并没有在意,直接绕到大楼后面,跟看门的大爷微微点头打招呼,然后像往常一样走进去。

    路上遇见吴秉天和宋志存,两人跟他说恭喜,饶是龙深向来心思深沉,也禁不住诧异。

    “恭喜什么?”

    宋志存笑道:“怎么,你还不知道?你徒弟没跟你报喜吗?”

    “龙局慧眼识英啊!要么不收徒弟,要么一收就收到个能耐的,这才刚去办事处不到两个月,就要荣升负责人了,咱们特管局成立以来,这算是升迁最快的了吧?”吴秉天的语气不如宋志存自然,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他当初也想收冬至为徒的事情。

    龙深的反应慢半拍:“……是韩祺的事情?”

    宋志存与吴秉天面面相觑。

    “冬至真没跟你说?”

    龙深摇摇头:“韩祺的事我知道,分局已经报上来了,他应该直接对分局负责,没必要事事跟我说。”

    但之前你们师徒俩不是感情好,黏糊得不行吗?宋志存吞下这句话,笑道:“你这徒弟挺会来事的,刚到鹭城,先重伤了山本清志,又及时扼杀了韩祺身上的魔气,没让她把孩子生下来,酿成更大的祸患。鹭城原本的负责人严诺,因上次在山本事件中受伤,已经申请病休,分局的意思,想让冬至从临时负责人转为正式的,他与刘清波两人,分任鹭城办事处的主任与副主任。”

    “原来如此。”龙深面色平静,看着不像高兴,也不像不高兴。

    宋志存摸不透他的心思,只好继续道:“不过,下面也不是没有闲言碎语的,说他这次私下收了惠夷光的钱作为酬劳,虽然已经跟局里报备过,也用于办事处的建设,但毕竟钻了空子,如果开了这个先例,怕以后会有人效仿。”

    龙深道:“鹭城的经费拨款很少?”

    宋志存:“的确比较少,在此之前,鹭城表现平平,分局就没多给,现在他们要重新换办公室,起始资金就不够,所以这次惠夷光剧组出事,找上他帮忙,冬至就还像以前一样,拿了人家的酬劳,充作办公建设费用。”

    龙深道:“这样吧,酬劳悉数上缴,让他写一份检讨,这次的事情作罢,再由总局这边,以立功受奖的名义给他们拨一笔款项,这样他们就不必发愁费用的问题。”

    吴秉天和宋志存目瞪口呆。

    这绕了个大弯子,结果有什么不一样吗?

    要非说有什么不一样,那就是给钱的名义不同,总局直接拨款给办事处,看似不合规矩,但以立功奖金的名目,反倒像是以总局的名义在嘉奖表扬了。

    宋志存抽了抽嘴角:“都说吴局护短,我觉得龙局这才是护短护到了家。”

    吴秉天不满:“我哪里护短了?我一向是公平出名的好不好!”

    对对对,你们五十步跟一百步,没什么区别。宋志存在心里敷衍道。

    “毕竟冬至以后还要在分局手下干活的,这样做容易让分局对他印象不好,反正些许闲言碎语影响不了什么,不管怎么说,这笔钱悉数交公,他也都写了项目汇报了,分局不打算对他怎么样。”宋志存劝道。

    龙深听进去了,他点点头,没再说什么,这事就此揭过。

    宋志存松了口气。

    开完会已经是下班时间,龙深直接回到寝室,喂好猫,给盆栽浇水,不经意看见手边的手机,犹豫片刻,还是翻开通讯录,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

    他在外人面前自然会维护徒弟,但也得告诫他做事不要太急,免得被抓把柄,这次虽然只是小事,但不能保证每次都是小事。

    哪天他没留意,冬至说不定就会跌一个大跤。

    电话响了许久,那头传来暂时无法接通的语音提示。

    应该是关机了。

    龙深看了一眼时间,下午六点钟,还远没到睡觉时间。

    又打了几次,依旧如此。

    他索性直接换一个号码。

    办事处的旧办公室要转让,这两天中介找到买家,木朵跟张充忙着跟对方办完交接手续,刚从中介那里走出来,准备去吃晚饭,就接到来电号码不明的电话。

    木朵也没多想,先接起来:“你好?”

    那头传来陌生的男声:“你好,我是冬至的师父,他的电话打不通,请问他是否关机了?”

    木朵一愣,忙道:“对,他们晚上的航班飞申城,现在应该还在飞机上。”

    对方道:“好的,我知道了,多谢你。”

    语气很有礼貌,但难掩威仪,一听就是惯于发号施令的。木朵忙说不用客气,见对方没什么事,才挂了电话。

    张充正琢磨着去吃什么,冷不防见木朵猛地停住脚步,不由莫名其妙。

    “怎么了?”

    木朵讷讷道:“我刚想起来,冬至的师父,不就是总局的龙局长吗?”

    张充:“好像是,怎么了?”

    木朵哀叹一声:“我刚一时没把这两个身份联系起来!”

    张充挠挠头:“但你也没说什么不该说的话吧?”

    木朵觉得奇怪:“龙局怎么会有我的电话?难道他以前问过冬至,还是找人要的?”

    张充道:“我们的电话,总局资料里都有存,就算冬至没说,以他的权限,查一下并不费事。”

    木朵感叹:“徒弟关机,他一担心,电话都打到我这里来了,我怎么就没有如此关心徒弟的师父?”

    张充笑道:“别羡慕了,你没听说过吗,总局有护短三巨头!”

    木朵:“什么三巨头?”

    张充哈哈一笑,跟他说起总局的八卦传闻:“我听我师兄说,原来是护短双霸的,说的是吴局和顾问李瑞李道长,龙局收徒之后,就又加了一个,变成三巨头!冬至他们这一届,听说还有个李映,是李道长的儿子,你得庆幸他没到鹭城来实习,不然你接电话的对象说不定又得多了一个!”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