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5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也不知是鞋底太滑, 还是助理心急,韩祺眼睁睁看着对方往前滑倒, 脸正正扑在满地的玻璃渣上, 而她根本来不及起身去拉住对方。

    惨叫声惊动了所有人,大家手忙脚乱将助理扶起来, 玻璃渣划破了她的脸, 助理血流满面, 有些玻璃渣都刺入肉里,还有一块嵌在眉角上边, 极为可怖。

    有些女生忍不住惊叫出声, 不忍目睹。

    “天啊!”

    “快快快!叫救护车!”

    “来不及了, 我们开车送过去,赶紧的!”

    众人也不等韩祺发话, 七手八脚就把人扶出去, 导演赶紧把自己的司机叫过来,让他们去医院。

    “韩姐你没事吧?”

    “韩姐要不你先回保姆车上休息一下,这里我们来清理!”

    “天啊太吓人了, 怎么就会突然滑倒?”

    “今天第二宗了,真是邪门!”

    “不知道剧组会不会停工……”

    纷纷乱乱的声音在韩祺耳边响起, 她一句也没听进去。

    生活助理在自己眼前出事, 还摔得那么惨,任谁都会魂不守舍,大家也没在意。

    同一天又接连出了两次事故,剧组人心惶惶, 眼看主演们多半也什么表演状态了,导演只好下令休息半天,明天再继续拍摄。

    回到酒店,韩祺坐在床边,给经纪人打了个电话,让她去医院探望受伤助理,再派个新的过来,原来那个一看就知道伤势不轻,肯定要做手术,短期内是无法工作了。

    对剧组一天之内发生这么多事情,经纪人表示很惊讶,安慰了她半天。

    韩祺不需要这些毫无作用的安慰,她问经纪人:“你有没有认识什么靠谱的师傅,帮人看这些东西的,我觉得我……剧组里头可能需要驱邪了!”

    经纪人道:“我们公司那个艺人,叫刘菲的,你应该认识,听说她平时也跟几个大师来往,但我不建议找她,她要是张口跟狗仔说点有的没的,到时候平添麻烦,而且也不知道她认识的那些,是不是江湖骗子……”

    韩祺不耐烦听下去,打断她道:“没有就算了!”

    经纪人似乎也知道她心情烦躁,还轻声细语劝了几句,又道:“你要不要问问洪先生?”

    韩祺一怔。

    经纪人:“洪先生跟政经界往来多,人脉也广,肯定也认识这方面的大师,要不你问问他。”

    韩祺皱眉道:“我不想问他。”

    经纪人沉默片刻:“祺祺,你跟我说实话,他是不是还不知道你怀孕的事?”

    韩祺:“……他知道。”

    经纪人:“那——”

    韩祺捏着电话的手微微用力,过了片刻,才用很不甘愿的语调道:“他让我先生下来再说。”

    经纪人啊了一声,略有怒意:“他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只想要孩子吗,还是不想给你一个名分?!”

    韩祺顿了一下:“你觉得我应该怎么打算?”

    经纪人迟疑:“祺祺,我说了你别不爱听,洪先生既然这么说了,你也应该有个心理准备,如果不能公开关系,那要是孩子的事情曝光,就是丑闻,而不是喜事了。”

    韩祺没有说话,但经纪人知道,韩祺其实心里什么都明白,她只是一时不愿接受事实。

    经纪人叹了口气:“你好好想想吧!”

    韩祺却忽然道:“孩子不能打!”

    经纪人:“……为什么?”

    韩祺咬了咬唇,终于吐露实情:“三年前我去泰国,认识了一位大师,当时,当时我刚跟钟焕那渣男分手,你知道的,那时候我已经怀了孕,但我谁也没告诉,包括你,可那位大师一眼就看出来,非但如此,他还告诉我,那个孩子会给我带来大、麻烦,我不信,回去之后就堕胎了,结果堕胎之后,事业很快就变得不顺,几部已经签了意向合同的电影,对方也无缘无故毁约,当时咱们俩都焦头烂额,你应该也记得。”

    “我不想就这么从一线沦落为二线,更不想被钟焕这个渣男看扁,以为我没了他就不行,所以我又去了泰国,找到那位大师。大师跟我说,因为我堕掉的那个胎儿,其实是个魔胎,所以他一直跟着我,阻挡我的气运,如果我不来找他,运气就会一直不好,直到没命。”

    经纪人听了这些话的感觉,像是从娱乐圈恩怨情仇,一下子跳到恐怖悬疑片,但已经发生的事情,她也无力阻止韩祺,只能问:“然后呢?”

    韩祺:“然后大师就帮我作了法,把那个孩子压制住,变成我的保护符,说是可以保佑我以后事业顺利。而且他还告诉我,今年我会遇到一个男人,那个男人,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我会怀上他的孩子,那个孩子是个福胎,有诸天神佛的保佑,会给我带来大富大贵。”

    经纪人目瞪口呆:“你相信他的话?”

    韩祺反问:“为什么不?自打上次他帮我作过法之后,我的事业的确有了很大的转折,原本你也清楚,我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男星四十出头还能迎来第二春,很多女星三十出头就会被取代,但这三年来,我的事业顺风顺水,非但没有颓势,反倒节节走高,连洪先生都说,自从我怀孕之后,他的事业又更上一层楼,说我旺他,这不正好证明了大师说得没错吗?”

    经纪人压低声音:“可你最近是怎么回事,还有上次飞机上……”

    韩祺道:“大师说过,我现在怀的那个福胎,是毗湿奴转世,能给我带来无穷的福气,但因为如此,周围肯定也有很多心怀叵测的邪物觊觎,连原来被大师压制了的魔胎,也可能受到福胎的诱惑,再次魔化成为邪物,果然又被大师说中了……我怀疑最近出的这些事情,可能就是那些邪物,想对我肚子里的孩子下手!”

    经纪人沉默良久,小心道:“祺祺,我不是怀疑你的说法,但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真把孩子生下来?如果生下来之后,洪先生不肯认,你要怎么办?让他背着父不详的名声?你刚才也说了,女星的事业生涯很短,难不成你想冒着失去事业的危险?就因为三年前那个大师的一句话?”

    “我不知道,我刚打电话给大师的助理,他说大师在闭关,根本见不到,我现在心里很乱……”韩祺终于再也忍不住,抽泣起来,“我怕飞机上,还有剧组里发生的那些事情,就像大师说的,是冲着我肚子里的孩子来的,又怕洪先生是在骗我,还怕、怕这次是助理,下次就是我了!”

    经纪人也算见多识广,经验丰富,这些年没少遇见过奇葩事,可也是头一回碰见韩祺这种情况,她想骂韩祺怎么脑子不清醒,被一个外国大师牵着走,但事情已经发生了,骂也没有用,只能努力想办法解决。

    “韩祺,你听我说,你别胡思乱想,这些事情很可能只是巧合,不是什么妖魔鬼怪,现在你先好好把戏拍完,我去找找这方面比较靠谱的师傅,你试着跟洪先生也沟通一下,如果洪先生愿意结婚,那再好不过。我们又可以趁着新戏宣布喜事,对你的宣传也有帮助。”

    韩祺低落道:“洪先生不会答应的,我已经旁敲侧击过三四次了,他那么聪明,不可能没听懂,他说,等我把孩子生下来,会给我一个惊喜,我不敢把大师的话告诉他,他那么多疑,肯定会去调查,这样三年前堕胎的事情也就藏不住了!”

    经纪人拿她没办法,事已至此,两人都在一条船上,只得安抚她道:“你先不要想太多,这两天我问问可靠的朋友,你安心把戏拍好,剧组里现在肯定人心浮动,你助理出事,那些狗仔肯定也知道了,别再给人把柄了。”

    挂了电话,韩祺依旧心神不宁,剧组给她和男主角订的房间是总统套房,原本是她跟生活助理一起住,助理现在还在医院做手术,这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就算把灯全开了,也还是觉得空旷瘆人。

    她翻来翻去睡不着,余光一晃,好像看见一只小手从背后绕过来,搭在她的肚子上,吓得她尖叫一声,直接从床上弹起来。

    两米大床的另一边全是洁白被子,自然没有什么小手。

    韩祺心头狂跳,惊悸未定,仔仔细细将四周环境都观察一遍,正慢慢缓下心情,忽然又看见一只手从床边冒出来,朝她的脚抓过来,韩祺赶紧往后一缩,连滚带爬惊恐下床,也顾不上穿鞋子,一口气跑到门边。

    妈妈……

    你为什么不要我……

    韩祺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但声音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大,而且是从浴室里传出来的。

    她战战兢兢,伸出一根手指,推开虚掩的浴室门。

    红。

    满眼的鲜红色。

    血从盥洗台溢出,把整个台面弄得血红一片,正一滴滴往下流。

    盥洗台里躺着一个肉团,水龙头半开,水从里面缓缓流出,稀释了血,又让红色越来越多。

    韩祺惊呆了,忙不迭要往后退,冷不防脚下一滑,人跌坐在地。

    妈妈,你为什么不要我?

    幽怨而稚嫩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多日来累积的压力和猜疑让韩祺忍不住崩溃大哭。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肉团已经成形了,小小的手,小小的脚,从盥洗台里爬出来,掉到地上,啪的一下,血水溅上韩祺的衣服。

    “不关我的事,你别缠着我!要不是钟焕,要不是那个渣男不肯公开我们的关系,我又怎么会打掉你!都是他的错,你为什么不去找他!”

    韩祺泪流满面:“你以为我愿意打胎吗,哪个女人愿意堕掉自己的孩子!可我要是把你生下来,我的事业就完了!你好好去重新投胎不行吗,为什么非要赖在我这里!”

    肉团还没有皮肤,可是已经有了五官,小小的脑袋上,看似嘴巴的器官一张一合,却完全不像普通婴儿那样讨喜可爱,反而分外惊悚。

    是你把我的魂魄锁在玉牌里,让我走不了的……

    她听见肉团这样说道。

    “是你先来缠着我的!我被你缠得没办法,才让大师把你镇住!”

    妈妈,是你听了别人的话,想要我帮你守财转运……

    韩祺颤声道:“宝贝,你听我说,我不要什么转运了,我回头就找大师把你送走好不好,你想要什么玩具,我以后都给你烧,还、还给你立碑,给你买个风水宝地,每年一定给你烧很多很多纸钱!”

    我不要钱……

    “那你要怎样才满意,我什么都给不了你,你死都死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韩祺尖声嚷起来。

    肉团一点点朝她爬过来。

    你肚子里是不是还有个小弟弟……

    我不走……

    为什么他可以留下,我不可以……

    韩祺睁大眼睛,整个人几乎贴上墙壁。

    “你别过来!他跟你不一样,他是福胎,他能让妈妈大富大贵的,只有妈妈过得好了,以后才能给你更多的东西,你很懂事,你很乖,能理解妈妈的,对不对!”

    妈妈,我要杀了他……

    不能让他留下来……

    “别过来,别过来!”

    韩祺泪流满面,身体抖如筛糠,嘴巴一张一合,想要大声呼救,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惠夷光洗完澡出来,听见有人敲门,她从猫眼看出去,外头却空无一人。

    换作别人,可能就以为是恶作剧,但惠夷光皱了皱眉头,还是开门探头出去看了一眼。

    一只苍蝇都没有。

    就在这时,后颈传来一股凉意。

    像是被人趴在肩膀上,轻轻吹了一口气。

    惠夷光心头一凉,浑身僵住,慢慢回过头。

    没有人。

    手上一轻,前一秒还在手上戴得好好的玉镯子忽然断裂,摔在地上变成好几截。

    头顶有滴水的声音,一滴液体落在她的肩膀。

    惠夷光扭头,血在浴袍上缓缓晕开。

    她猛地抬首一看!

    什么也没有。

    肩膀上也没有什么血滴,刚才的一切似乎是她的幻觉。

    除了手镯的确碎成几块。

    惠夷光忽然想起一件事。

    他们几个主演分布在不同的楼层,韩祺跟男一号,理所当然订了总统豪华套房,她跟男二女三他们,则在下一层的豪华套房。

    而她的房号,跟韩祺的房号是一样的,区别只在于楼层不同。

    也就是说,她上面的那间房,应该就是韩祺的房间。

    她面色发白,咬着手指想了半天,终于下定决心,拿起电话。

    此时的冬至,正带着刘清波和张充参观办事处。

    其实也没什么好参观的,主要是刘清波和张充被办事处的破旧惊呆了,需要时间去适应。

    张充夸张道:“跟这里比起来,羊城办事处简直就是别墅!以前我还觉得那地方在墓园附近太晦气,现在一比,那边简直是风水宝地!”

    刘清波也毫不留情地吐槽:“你们鹭城不是经济发达吗,怎么办事处却这么破旧,该不会钱都被你的前任给贪污了吧?”

    冬至无奈摊手:“他就是想贪,也没钱可贪,主要是我们这边业务能力比较一般,上头每年拨款有限,就只能在这么个地方了。其实我打算把这里卖了,租个铺面,前头做生意,后头当办公室,隐蔽性强,又方便。听说以前各地办事处,大多是设在饭馆里,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倒闭了,我觉得这倒是个不错的思路。”

    张充很感兴趣:“那你准备卖什么?”

    冬至笑道:“现在不是满大街的奶茶店吗,我们也弄个好了,简单操作,又不至于弄得乌烟瘴气,以后我们的下午茶算是可以自给自足了。”

    张充是个很能来事的,当即就道:“有茶没点心不行,再来个鸡蛋仔好了,我喜欢肉松味的。”

    冬至估摸着电饼铛也不贵,点点头道:“那就再加个原味和抹茶味的好了,到时候你看看别家店怎么定价格的,给我们店里也弄一份价格单吧。”

    张充爽快道:“包在我身上好了,铺面你选好没?”

    冬至道:“差不多了,在市区里,不过得等上头答复,木朵说这次我们立了功,请上头拨点经费,再借我们点款项,把铺面先买下来不难,等这处老房子卖出去了,再把款项还回去就好。”

    刘清波听他们聊着聊着就说起开店做生意的事,忍无可忍道:“你们还记得我们是做什么工作的吗!”

    冬至无辜道:“办事处跟总局和分局不同,本来就要大隐隐于市啊,你们那边的办事处在哪里?”

    刘清波:“……沐足店里。”

    冬至和张充噗的笑出声,刘清波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他们那个沐足店不是真正的沐足店,只是挂了个沐足的招牌,店面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关着,以便掩人耳目,不过这也算别出心裁了,每次其它办事处的人听说他们润州办事处,都会露出心照不宣的谜之微笑。

    刘清波每天在沐足店进进出出,已经从一开始内心崩溃,到现在麻木不仁了。

    冬至道:“你们初来乍到,还没地方住吧,可以在这里将就一晚,也可以到我租的房子将就几晚,不过我那里只有两个房间,三个人就太挤了,只能再住一个。你们谁要留在这里,谁去我那边?”

    刘清波和张充对视一眼,不约而同:“我去你那里!”

    冬至:“石头剪刀布?”

    刘清波不屑:“堂堂修行者,不如打一架!”

    他们还在较劲,冬至手机响起,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电话。

    他第一反应是诈骗电话,但转念一想,说不定是贺嘉,最终还是接起来。

    “你好。”

    “您好,冬先生,我是惠夷光,您还记得我吗?”

    熟悉柔和的女声,一下子将他拉回医院天台的那个晚上。

    冬至微微失神片刻。

    “记得。”

    他怎么会忘记?

    对惠夷光,他至今有个巨大的问号,在心底反复询问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提醒自己引以为鉴,在以后的每一件事情上都要加倍小心谨慎,因为作为力量凌驾于普通人的修行者,他们的每一个决定,都可能影响别人的人生。

    “惠小姐,好久不见。我很好奇,你怎么会主动打电话给我?”

    “冬先生,很抱歉,如果可以的话,我一定不会麻烦你,不过现在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半夏好像在西北,赶不过来,她说你在鹭城,所以,我很冒昧,只能来打扰你了。”

    “有什么事吗?”冬至问道。

    惠夷光知道自己对她一直无法释疑,没什么事肯定不会主动打电话过来,所以他有预感,这次的事情可能小不了。

    刘清波和张充听不到电话那头在说什么,只能从冬至的表情来揣测发生了什么事。

    十几分钟后,冬至结束通话,吁了口气。

    “惠夷光你记得吧?”

    刘清波点点头:“怎么?她又被鬼上身了?”

    冬至一乐,要是惠夷光知道刘清波这么说她,估计能气死。

    “不是她,是他们剧组,她在鹭城拍戏,剧组出了点事,好像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她去找迟半夏,迟半夏不是分到西北去了么,鞭长莫及,她就只好来找咱们了,说是想请咱们去看看,有偿的。”

    特管局不允许他们接私活赚钱,很多修行者就是不想受这种束缚,才不肯加入特管局。先前冬至他们还没正式入职,所以可以以私人身份向惠夷光收取报酬,现在却不行了,不过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钱虽然不能用在自己身上,但只要把数额公开,向上面打报告,然后用在办事处的建设上,也算是充公了。

    刘清波皱眉:“我怎么感觉每次跟那女人有关的,就没什么好事。”

    冬至耸肩:“英雄所见略同,不过她出手够大方,我估计这次分局就算拨款,数额也不会很大,要是加上惠夷光给的酬劳,我们的办事处环境就能得到更大的改善,这么一想,是不是就更有动力了?”

    刘清波打小就是个不缺钱的公子哥儿,万万没想到自己加入特管局之后,反倒要为五斗米折腰。

    “什么时候过去?”

    “我们约了明天一早,她说先带我们去剧组看看,然后再带我们去酒店房间。”

    刘清波面色古怪:“去酒店房间干嘛?”

    冬至:“她说她怀疑问题可能出来剧组里某个人身上,而在她楼上住的就是韩祺。”

    刘清波:“这名字怎么这么熟?”

    两个人都是不追星的,张充却眼睛一亮。

    “韩祺?影后韩祺?我是他的粉丝耶!带上我,我也要去!”

    就因为你这样,才更不能带你去。

    冬至抽了抽嘴角:“你负责留守办事处,或者去警方那边帮忙跟进山本一案的进度。”

    张充可怜兮兮:“咱们也算老熟人了吧,你忍心这么对我吗?”

    冬至一本正经:“你也知道山本还没死,我怕他会卷土重来,办事处得有像你这么经验丰富能力超群的人坐镇我才放心,上头有什么指示,木朵那边有什么情况,你随时通知我们。”

    张充被他哄得眉开眼笑,当即就改了初衷。

    “那好吧,你们去吧,我帮你们看着这里。”

    还真好哄,刘清波又翻了个白眼。

    作者有话要说:

    有人说连刘清波是谁都忘了 ???打洗你们~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