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8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一列开往春天的火车。喜欢就上 连目的地都如此应景:长春。  冬至:“……你有没有乌鸦嘴的技能?”

    何遇笑嘻嘻:“没有, 我有毒奶技能,每次结果都跟我预料的截然相反, 多说几回, 说不定你真能考上!”

    冬至抽了抽嘴角:“那真是太谢谢你了!”

    何遇哈哈一笑:“好说好说,我在这里有间宿舍,平时我都睡办公室, 也很少回去过,你要不就睡我那里吧,也省下房租钱了。对了, 你家庭情况怎么样,家里有几个兄弟姐妹?”

    冬至道:“我是独生,爷爷奶奶和爸妈都去世了,外公外婆跟舅舅一起住,逢年过节我会寄点零花钱过去, 不过联系比较少。”

    何遇高兴道:“太好了, 你这样的背景在面试会加分的!”

    冬至表情古怪:“……父母双亡是加分项?”

    何遇挑眉:“当然!你想,我们这份工作,平时没少遇到危险,要是家里牵挂太多, 万一关键时刻有顾虑怎么办, 独生子女牺牲了,家里老人肯定也会伤心,所以领导最喜欢你这样的家庭背景了!”

    冬至:……好像很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何遇拍拍他的肩膀, 鼓励道:“放心吧,只要学好本事,倒霉的就不是你,而是敌人!再说我们工作性质特殊,除了五险一金之外,工资奖金比一般岗位还要高,说不定你努力努力,过几年就能在北京买房了!”

    正说着话,办公室电话响起,何遇一看来电号码,哎呀一声。

    “差点儿忘了,老大喊我呢,我得过去一趟,这电话你帮我接,就当提前考验你的临场应变能力了!”

    “这谁打来的?我该怎么说!”冬至拉住急急忙忙想要闪人的何遇。

    “东北那边打来的,说长白山上那个天坑的事情,投诉我们没有提前知会他们,害他们现在要帮我们收拾残局,我这几天接了不下十个电话了,各个部门的都有,反正你帮我应付他们一下就行,随便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何遇如炮连珠说完,打死不肯接电话,一溜烟跑得不见人影。

    冬至无奈,只得接起电话。

    那头是旅游局打来的,果然投诉他们在长白山上留下那么大一个天坑,给后续旅游开发带来无数麻烦,又抱怨经费不足,希望统一口径,给个官方说法云云。

    冬至硬着头皮跟那边天马行空胡扯的时候,何遇正站在领导面前挨训。

    龙深头也不抬,笔走龙蛇。

    “为什么把他带进来?”

    何遇嬉皮笑脸:“老大,你不觉得他挺有灵性和天赋的吗?真不考虑收了他?你从来没收过徒弟,潮生他们都在私底下打赌呢!”

    龙深:“你押了多少?”

    何遇笑容一僵。

    龙深抬头看他一眼。

    何遇心虚地伸出一根手指:“就一百。”

    龙深冷笑。

    何遇:“……好、好吧,其实是五百。”

    龙深道:“休假取消。”

    何遇哀嚎:“别别!我坦白,是五千,我私房钱全押上去了,真的就这个数!潮生他们非说你今年也不会收徒弟,求求你了老大,你就收一个吧,不是冬至也行!别让我那五千块打了水漂啊,大不了到时候我给你分红,我们三七、不不,四六!”

    龙深:“七三。”

    何遇:“……给我留条活路好吗?”

    龙深:“八二。”

    何遇很想哭,他咬咬牙:“好吧,七三就七三!”

    不用抬头也能想象何遇现在痛心疾首的表情,龙深有点想笑,嘴角微微扬起,随即又隐没,面容依旧是刀削般的冷硬。

    “日本那边有消息了。”

    何遇立马敛了嬉笑,正经起来。

    龙深道:“根据那边传回来的线报,藤川葵和北池绘师徒回国后就一直待在伊势神宫,这期间去神宫参拜的达官贵人不少,但只有一个叫音羽鸠彦的人,同时也与麻生善人有过接触。就在麻生善人回到日本的第三天,他去拜会了音羽财团的总裁音羽鸠彦。”

    “音羽财团我知道,主营重工业,历史可以追溯到二战后,但这个企业的负责人好像一直都很低调,难道是他给麻生提供龙尸的消息?这么做又有什么目的?”何遇百思不得其解。

    龙深道:“也许他们的目的不在于骨龙,藤川葵师徒被他们推出前台,吸引我们的注意力,收服骨龙为式神只是一个幌子。”

    何遇一凛:“石碑?!”

    龙深点点头。

    何遇道:“那块碑的来历有结果了吗?”

    龙深摇头:“上面的符文,无人能解。不过宗老说,从符文篆刻的手法来看,起码可以追溯到明清以前。”

    他口中的宗老叫宗玲,是特管局几位顾问之一,地位超然,资历比局内任何一个人都要深。

    何遇皱眉道:“过几日正好是我师叔的寿辰,要不我回师门问问,也许有长辈认识石碑上面的符箓?”

    龙深颔首:“也好,閤皂派历史悠久,名家辈出,说不定真有高人认得。”

    何遇笑道:“我师门那些长辈要是听见你这么夸他们,肯定乐开花了,那我去让潮生拓一份碑文给我!”

    临走前他还不忘给龙深一个飞吻:“老大,记得收徒啊,我能不能赚点老婆本,就全靠你了!”

    冬至。

    被何遇这么一提醒,被石碑事件占满脑子的龙深终于抽出那么一丁点时间,分给别的人和事。

    那个冬至,的确表现得还不错,之前毫无基础,关键时刻也不怯场。

    但也仅仅是不错而已。

    比他强的大有人在。

    龙深在心里摇摇头,将这个名字剔除出去。

    何遇回到办公室,冬至正好挂上电话,见他进来,不由黑线道:“我快把口水都说干了,你怎么跟算好时间似的,躲在门外偷听吗?”

    何遇嘿嘿笑:“我要回师门一趟,给我师父贺寿,顺便查点事情,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回去?就当游山玩水了!”

    冬至有点心动,又犹豫道:“但我要复习……”

    何遇大手一挥:“路上也能复习啊,以你的聪明才智,我看好你,就这么说定了!今天你刚到,过两天再出发也不迟,行程我都安排好了,现在先去网吧,打几局dota,晚上吃完饭回来继续打《大荒》,你带我升级!怎么样,充实吧?”

    冬至嘴角抽搐:“贫瘠的宅男生活。”

    何遇揽上他的肩膀:“不要这样嘛,宅男何苦为难宅男?别说兄弟不照顾你,明天带你去个地方,对你面试和以后培训考试都有大好处!走走走,潮生那家伙手速太烂了,跟他组队都不过瘾,咱们悄悄走,别让他看见了……”

    冬至不是头一回来京城了,上次还是高中毕业旅行,跟一班同学过来吃吃喝喝,虽然几年时间过去,但他居然还认得一些路。

    反观宅男何遇,自从来到这里,居然没出过几回门,说去吃个烤鸭,连路都差点找错,两人瞎晃半天,最后还是冬至找对地方,进去的时候人家都快打烊了,大厅里寥寥几桌,他们倒是赶上个夜宵场。

    两人早已饥肠辘辘,随便点了些招牌菜,就都趴在桌上,有气无力地等上菜。

    冬至假装没话找话:“刚才你去找龙老大,他没提起我吧?”

    何遇:“那倒没有,不过我说你有天赋,让他收你为徒。”

    冬至有点紧张,饥饿感瞬间不翼而飞:“那他怎么说?”

    “什么也没说,你虽然上次表现不错,不过老大这么多年从来没收过徒弟,想要他为你破例也有点困难。”何遇耸肩,见他竖起耳朵聆听,奇道,“怎么?难道你很想当他的徒弟?”

    冬至眨眨眼:“龙老大很强啊,能当他的弟子不是很好吗?”

    “但他也很严厉。”何遇拍拍他的肩膀,“相信我,等培训的时候你就知道了,你会被他虐得死去活来,飘飘欲仙,然后直接打消这个念头的。”

    不会。

    冬至心里有个小小的声音如是说道。

    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何遇忽然想起什么:“对了,还有个好消息。上回你在长白山上表现英勇,关键时刻帮了不少忙,我给你申请了两万块奖金,不过你想考进来的话,奖金也可以兑换加分,你想选哪个?”

    冬至精神一振,美滋滋问:“两万块能兑换多少分?二十分吗?”

    何遇:“两分。”

    冬至:……

    吃完饭,冬至就被何遇拽去网吧。

    用何遇的话来讲,他在山上修行二十多年,几乎与人类文明隔绝,刚下山的时候连手机都不知道怎么用,憋得久了就分外饥渴,乍一接触网络游戏立马就迷上了,成为万千单身狗宅男中的一份子,可惜平时工作时间太长,休假太少,同事又都是战五渣,好不容易遇上冬至,那必须过足瘾再说。

    冬至陪着他打了整整一夜的游戏,直到天快亮,两人才精疲力尽勾肩搭背回到特管局。

    龙深约莫是知道何遇伤势还没好,想趁机偷懒,也没让他出外勤,何遇乐得轻松,把沙发让给冬至,自己随手扯了张毯子往地上一卷,抱个皮卡丘抱枕就呼呼大睡。

    冬至虽然也很累,但何遇的打鼾声实在太惊人了,他翻来覆去没能睡着,只好又爬起来。

    何遇给他住的宿舍也还没收拾,里头乱糟糟一团,冬至打算去外头随便开个酒店房间先睡一觉。

    刚打开门,就看见龙深从外头走过。

    冬至:……

    冬至又一刀下去,这次用了狠劲,一手抓住头发一边,锋利的刀刃将发丝划断大半,但还有一小半留在男人手里,同样的力气,受力面积却更小,张行疼得鼻涕眼泪一起下来,哭声里都带着嘶喊了,冬至用力将那一小撮头发从男人手里扯回来,终于让张行摆脱了对方的魔掌。

    男人终于发现异样,停住脚步转过头,直直盯住冬至,根本没有刚才搭讪吃醋时的生动,眼白漾出青色,令人毛骨悚然。

    他朝冬至抓过来,后者顾着扶张行起身,冷不防手臂被抓个正着,顿时一股钻心疼痛透过衣裳传达到大脑。

    这会儿还是春季,山里又冷,冬至虽说只穿了两件,但外衣却是羽绒,可见对方力气有多大,他总算明白刚才张行为什么死活挣脱不开了。

    冬至二话不说上脚就踹,对方摇晃了一下,往后踉跄两步,又追上来,另一只手想掐他的脖子,却绊到脚下石头,直直摔倒。

    冬至顾不上看他,一把拽起张行就往前跑。

    张行双腿发软,几乎大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他身上,冬至没办法,咬咬牙把她背起来,一边跑一边看路,还忍不住回头看。

    这一看不要紧,差点没魂飞魄散!

    男人飞快爬起来,又追在两人后面,脚步不算快,但他身形古怪,居然是踮着脚尖在跑步,就像有人在背后提着他的肩膀,而他像提线木偶一样被操纵着四肢一样。

    冬至头皮发麻,一下子想起酒店里那个跳楼的女人!

    撞撞跌跌跑了一段路,冬至累得不行,忍不住放慢脚步,背后张行忽然惊叫一声:“他追上来了!”

    冬至被她下意识害怕勒住脖子的举动弄得差点喘不上气:“你别掐我,我更跑不动!”

    “对不起对不起,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跑!”

    冬至也背不动了,闻言将她放下,两人手拉着手一块儿逃命。

    路像是没有尽头,他们体力有限,对方却像是永远不会累似的,依旧追在后面,而且随着他们体力不济,眼看就要追上,几次都堪堪抓住两人后背衣服,惊险万分。

    “我、我跑不动了!”张行边跑边哭道。

    “再坚持一会儿!”

    “不、不行了,我快不行了!”张行鼻涕眼泪和鲜血流了满头满脸,一头秀发被刀割得跟狗啃似的,大美女的风采半点不剩。

    “那你还有力气说话!”

    这话音才刚落,张行被绊倒,一个踉跄摔倒在地,跟她一起互相搀扶的冬至被重重一带,也跟着往前摔。

    而那个男人已经追了上来,他双眼翻白,已经完全看不见眼珠了,脸上布满青色的经络,隐隐浮动在皮肤下面,额头上还有一条浅浅的红痕,他踮着脚尖朝两人大踏步走来,步伐不快,迈出的步子却足够大,像是踩高跷的民间艺人,诡异古怪,无法言喻。

    眼看他就要掐上张行的后颈,冬至忽然福至心灵,下意识摸向口袋,掏出自己画的那张“假冒伪劣产品”,就朝男人掷过去。

    符文拍上男人的脸那一刻,对方原本连被美术刀划伤都不会停顿下来的动作,居然生生顿了一下,那张符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焦黑粉末。

    与其同时,冬至似乎听见虚空中传来一声尖利叫喊,男人的身体失去支撑,一下子委顿下来,瘫倒在地上,不省人事。

    冬至忙拉起张行又往前跑,跑到两人都精疲力尽,才终于停下来。

    张行脸色煞白,张口喘气,发出手推风箱似的嗬嗬声,冬至也没好到哪里去,但他抬头四望,突然意识到从刚才自己发现张行被拽着头发拖行到现在,他们一路上就没碰见过其他人。

    原本热闹的景区,那些游客都到哪里去了?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问张行。

    张行魂不守舍,像没听见冬至的话,冬至狠狠心,给了她不轻不重一巴掌,女孩子才终于回过神来。

    见她又要哭,冬至只得威胁道:“你一哭就会把那人引过来了!”

    张行硬生生刹住哭声,抽抽噎噎说起来龙去脉。

    之前他们在瀑布那里分手之后,徒步团很快继续出发,姚斌,也就是刚才那个男人,就跟张行走在一块儿。

    其实姚斌高大英俊,阳光健谈,在团里人缘很不错,这次也是单身出行,张行对他并不反感,只不过中间横了个冬至,弄得两人都别别扭扭。冬至走后,姚斌主动向张行道歉,承认自己刚才态度不太好,说下次要是再碰见冬至,一定也跟对方道歉,不一会儿两人就又说说笑笑,落在队伍后面。

    接着一行人就去了绿渊潭,那路上有条岔道,人比较少,领队让大家都往小道走,不少人希望停下来休息拍照,结果张行和姚斌就从最后变成了最前面的人。

    “你是说当时领队已经让大家出发,你们就走在前面,结果走了一段路回过头,却没见到其他人?”冬至皱眉。

    张行喘息道:“我们有点奇怪,以为其他人还没跟上来,等了好一会儿,也没等到他们,就循着原路回去找,谁知走了很久,居然又走回瀑布这里来。我实在是走不动了,姚斌就让我坐下来休息,他去找找看有没有人能问路。”

    “我等了差不多快半个小时,姚斌才慢吞吞回来,当时他已经变得很奇怪,垂着头,踮着脚走,也不看我,我还以为他受伤了,就过去扶他,谁知他突然就把我撂倒,然后拽着我的头发往前拖……”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她脸上依旧十分恐惧。

    远处雷声阵阵,无休无止,刚才冬至还觉得天气很愁人,可现在唯有这雷声,才能让他们感到片刻的真实。

    “现在我们要怎么办啊!”张行紧紧抓着他的胳膊,害怕到了极致,声音都不由自主打着颤。

    “先想办法出去再说!”

    张行泫然欲泣:“可我们不管怎么走,都走不出去啊!”

    “那也得走,你看看时间,根本没动过!”他拿出手机。

    张行忙掏出自己的手机,上面的时间停留在下午两点零一分。

    徒步团路过潭子的时候已经是一点四十五分,怎么可能过了这么久才两点零一分?除非她跟姚斌两人打从跟大部队失散之后,时间就没再走过!

    这个认知让她心底的恐惧越发蔓延开来。

    难道他们不是在长白山,而是异次元空间吗?

    冬至已经把背包翻了个底朝天,只翻出一个画板,一支铅笔,一叠空白或涂鸦过了的画稿,几块巧克力,一瓶水,一个充电宝。

    没有朱砂,也没有黄纸,为了轻装上路,这些全都被他落在酒店了。

    本来以为两张符文已经够用了,谁能料到爬个山还会碰见这种事?

    想了想,他抽出一张空白稿纸,美工刀在身上随便擦一下,划开手指,鲜血霎时泉涌出来。

    没空理会张行脸上写着“你也中邪了吗”的表情,冬至强迫自己定下心神,在白纸上画符。

    何遇可以做到,他应该也可以,哪怕效力微乎其微,但只要能发挥一点点,下次他们就还有机会逃命……

    “这个你拿好,就类似护身符那样,要是遇到危险就丢向敌人。”

    张行愣愣接过他递来的三角符文,哦了一声,不知道作何反应。

    手抖了一下,写废两张,但总算有两张还能用,冬至手指上已经划了好几道伤口,疼得直抽冷气。

    张行默默打开背包,拿出创可贴给他包扎。

    眼看手机电量所剩不多,虽然有充电宝,但冬至也不想随随便便用完,正想说继续赶路,就听见身后传来细微动静。

    他扭头一看,姚斌不知什么时候又出现,正踮着脚尖朝他们一步步走来!

    张行尖叫一声,一跳三尺高,顺手把手里攥着的符文砸出去。

    冬至:……

    准头倒是不错,可那是他流了好多血才画成功的符啊!

    冬至欲哭无泪。

    符文砸中对方,但姚斌的身形仅仅是停顿片刻,又朝他们走过来。

    “没用啊!”张行扭头对冬至道。

    “那还不跑!”冬至大吼一声,拉起她就跑。

    两人刚才休息了片刻,恢复一些力气,此刻都拼出一条老命往前狂奔,也不知道跑了多久,等他们感觉四周景色逐渐黯淡下来的时候,就看见前方几束灯光晃来晃去,远远看着像是手电筒。

    “什么人!”与此同时,那头传来一声低喝,充满戒备与警惕。

    换作平时,听见这种不带善意的回应,冬至怎么也要停下脚步看清楚再上前,但现在后面的危险让他们顾不得其它,一边跑过去一边喊道:“我们是迷路的游客!”

    作者有话要说:

    何遇:节操是什么?我只要礼包,谁给买谁就是爸爸!

    阅读指南第2条,he,开文就写了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