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4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房间在二楼右边走廊的尽头, 也就是俗称的“尾房”,再过去就是消防通道了。

    贺嘉拿钥匙开门,冬至让她在门口等, 自己则进去走了一圈。

    这间客房跟其它客房的布置没有多大区别, 唯一的不同是窗边多了一张供桌,上面摆着香炉, 三支香已经燃尽, 香炉里满满的香灰, 三个盘子并列排放,上面供着三样水果。

    冬至在房间里转了一圈,正想出来,脚步忽然顿住, 在床边蹲下, 手指在床边地板抹了一下。

    但他没有逗留多久,很快起身,拍拍手拂去香灰,然后走出房间。

    贺嘉有点意外:“看好了?”

    他笑道:“看好了, 香炉里的香燃尽了,要添一点吗?”

    贺嘉摇摇头:“姨奶奶让我一周点一回就行,其它时间不用管。”

    两人又上了三楼。

    贺嘉指着一间房道:“冬哥,这是3013,你的房间,旁边12是我的,晚上有什么事就打电话叫客服, 他们二十四小时值班的。”

    冬至笑道:“你不用陪我的,我就是来这里住个新鲜,收集一点素材。”

    贺嘉脸色微红,没好意思说自己陪吃陪玩乐意之极,只好道:“没关系,我每天就打理这间店,做做手工,时间安排挺自由的……”

    话还没说完,她咦了一声。

    冬至循着她的视线望去,看见另外一边的走廊尽头,一个人正趴在窗台上,上半身几乎都在外头,还在慢慢往外探去。

    “他在干什么!”贺嘉惊叫起来。

    冬至则快步跑过去,猛地扯住对方后背的衣服,将人给拽回来!

    对方是个中年男人,被拽回地上的时候还迷迷糊糊的:“拉我干什么,怎么了!”

    为了能够让住客在这里远眺风景,而且窗户的高度也在成年人腰际以上,窗台外面就没有再加护栏,贺嘉也从没想过会有人用三楼的高度来自杀,回想刚才一幕,不由心有余悸。

    “你刚才差点就掉下去了!”

    男人挠挠头,一脸茫然:“我就是在窗边抽个烟而已啊!”

    贺嘉皱眉:“抽烟需要大半个身体都探出去吗?”

    “我没有啊……诶我打火机呢?”他四处翻找口袋。

    这个小插曲引来几个住客开门探看,不过不是什么大事,男人很快回自己房间去了,贺嘉索性把窗户关上锁住,免得再发生意外。

    “外面本来有花盆的,昨天几株都枯萎了,我就让人搬走,等着换新的。”她有点后怕,要是住客真在旅馆发生什么意外,那她这间旅馆也开不下去了。

    两人闲话几句,各自回到房间,贺嘉特意给他准备了一间宽敞的豪华大床套房,不仅带阳台,除了普通浴室之外,旁边还有个带浴缸和落地窗的小浴室,可以一边泡澡,一边眺望海景。

    房间风格跟外头一样,华丽又不显恶俗,大床四周支起纱帐,床铺被子也都带蕾丝,一切充满近乎梦幻的气息,灯光在头顶缓缓流转,如果能在这张床上躺个三天三夜,肯定是人生最惬意的事了。

    单是站在床边看着,冬至已觉倦意上涌,忍不住弯腰伸手摸上去。

    但他的动作忽然停住。

    身体虽然作出疲惫的姿态,但脑子依旧是清醒的,脖子上一点清凉蔓延开来,冬至忍不住伸手,触碰到一枚三角形的符箓。

    那是他出来之前,龙深给他戴上的安神符。

    虽然不能祛邪镇魔,但起码能安神定气,保持灵台清明。

    这间旅馆有点不对劲。

    他打从在门口的时候就发觉了,直到进来房间,不对劲的感觉越发浓厚。

    如果说这里有种气场,会让路过或进来的人,都生出住下之后就不想走的留恋,那为什么贺嘉,还有旅馆的工作人员就没有这种感觉?

    贺嘉甚至觉得这里让她不舒服,不太想进来。

    可贺嘉身上也不像是有什么古怪的样子,如果是装的,那她的演技都可以拿奥斯卡了。

    冬至在房间里走了一圈,暂时没什么发现,反倒是一天下来,走出一身汗,他把琴盒放下,进浴室准备洗澡。

    鹭城的旅游业很发达,但慕名而来的游客,大都爱住这种带着中西建筑特色的私人旅馆,体验鹭城风情,选择去星级酒店的人反而少,故此像贺嘉这样的旅舍遍布鹭城各处,尤其是沿海地段,和离城的海岛上面。

    虽然不是正规酒店,不过这里挺干净,浴室也收拾得整整齐齐,洗漱用品都是牌子货,不比星级酒店差。

    他打开水龙头,准备先洗个脸,忽然听见外面有点嘈杂,想起自己手机忘了带进来,还以为是手机响,就开门出去拿,结果却看见房间里的电视自己打开了,正在播放新闻。

    冬至愣了一下。

    遥控器还在柜子里,电视更不是声控的,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自己打开的。

    但除了他之外,房间里没有其他人,房门也关得好好的。

    他关了电视,拿起手机,重新进浴室。

    这一回,直到顺利洗完澡,外面都没再出什么状况。

    被水滋润过的身体消减许多疲惫,冬至穿上浴袍走出浴室,身后忽然哗啦啦作响,水龙头自己莫名其妙开了。

    他回过头。

    从水龙头里流出来的,居然不是透明的水,而是暗红浓稠的血液。

    血液流入盥洗台,又有血珠飞溅出来,台上很快一片鲜血狼藉,异常可怖。

    冬至盯着水龙头看了一会儿,也不去关,就转身走了。

    等他躺在床上拿起手机的时候,就听见流水声停住,水龙头似乎自己关上了。

    他撇撇嘴,忽然想起自己在长春住宾馆时,半夜感觉有人在看自己的事情,旁边还住着人魔,虽说当时自己还懵懵懂懂,但这年头能跟人魔当邻居的也没几个,比起那一回,现在的只能算是小儿科了。

    似乎为了回应他的鄙视,关灯睡觉之后,水龙头很快又自动打开,而且还一会儿开,一会儿关,浴室里哗啦啦的噪音就没听过。

    冬至直接从兜里摸出一副耳塞,把耳朵给塞上,继续睡觉。

    睡着睡着,他觉得鼻子有点痒痒的,像是有人拿着狗尾巴草在逗他,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又睁开眼睛。

    然后他就看见天花板上嵌着一个“人”,与他一样平躺着,面容漆黑,长长的头发垂落下来,末梢正好落在他的鼻间上。

    一双通红诡异的眼睛正幽幽盯着他。

    换作普通人,估计能吓得心脏病发作猝死。

    但冬至睁眼的瞬间,手随之一动,从被窝里滑出,一张明光符飞了上去。

    “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

    符火与那东西接触的瞬间燃烧起来,那东西凄厉尖叫一声,连同符火在内,蓦地消失得干干净净。

    冬至揉揉眼睛,坐起来,冷静道:“不管你是什么东西,我劝你最好不要再捣乱,不然非但赶不走我,反倒会让我把你给收了。”

    房间里除了他之外空无一人,如果贺嘉在这里看到他对着空气自言自语,估计会把他当成神经病。

    但回应他的是突然打开的电视,屏幕上一位外国领导人正在对**组织义愤填膺地发言:“……我们是绝对不会向任何恐怖势力低头的!”

    冬至觉得莫名喜感,忍不住笑出声。

    浴室里水龙头又自己打开了,水正哗啦啦流个没完。

    他没再理会,继续躺下来接着睡,而且很快就进入梦乡。

    长夜漫漫,每当有什么东西要接近他时,在离他三尺左右的地方,就会有红光一闪。

    那正是他放在枕边的长守剑。

    忽然间,水龙头蓦地收住水势,液晶电视也自动关闭。

    剑的主人好梦正酣,似乎不受任何影响。

    隔日天光大亮,冬至自动醒过来。

    他看着平静如初的房间笑了一下,走进浴室洗脸刷牙。

    水也不是昨夜看到的血,而是正常的水了。

    将近九点,贺嘉来敲门,邀他下楼吃早饭。

    旅舍提供早餐,中西式都有,菜色还都不错,已经有不少客人在里头用餐了。

    贺嘉主动询问:“你昨夜有没有碰见什么奇怪的事情?”

    冬至:“怎么,你碰见了?”

    贺嘉压低了声音:“也不算碰见,就是睡觉的时候总感觉旁边有人,昨晚做梦还梦见有人跟我说不要住在这里,赶紧走,醒来却没能想起那人是谁。难道你也遇见了?”

    说罢她皱皱鼻头:“我是真不喜欢这里。”

    冬至没有告诉她自己昨夜遇到的事情,反而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我昨夜早早就睡了,什么也没遇见,不过你这么说,我倒是挺有兴趣的,不如这样,你先回去,我换到你的房间里去睡,看今晚会不会遇到什么。”

    贺嘉睁大眼睛,见他兴致勃勃的样子,忍不住道:“你不怕吗?”

    冬至:“当然不,你不是说从来没有人出过事吗?就算有什么东西,估计也就是想吓吓我们而已吧。”

    贺嘉:“那我陪你……”

    冬至阻止道:“你已经陪了我一个晚上了,说不定有你在,那些东西跑去吓你,就不来找我了,我先亲身体验一下,以后漫画也有素材可以用。而且,我觉得有点奇怪。”

    贺嘉疑惑地看着他。

    冬至:“你还记得昨晚我们遇到的那个男人吗?如果我们没有及时发现,他一头栽下去,就算三楼,很可能也会有性命危险,按照你说的,这里虽然怪,却从来没出过人命,不应该是这样的。”

    贺嘉也想起来了。

    冬至话锋一转:“不过,也有可能是他不小心,喝高了之类的。总之,我反正白天也要找房子,现在也在酒店住,索性就搬过来住两天,换个酒店而已,你忙你的,不用招呼我了。”

    他既然这么打算,贺嘉也不好再说什么,她算是世人眼中的白富美,家族里其他人都有事做,只有她毕业后接管了姨奶奶的这间旅馆,除了隔三差五过问一下,其它时间都是自由的,但她不好表现得太过主动热情,免得把男神给吓跑了。

    “那好吧,如果你有什么需求,直接告诉我就成,想去哪里玩,我也可以开车载你去。”

    说话间,早餐将近尾声,为了讨好老板和老板的朋友,餐厅厨师特意做了两份甜品送过来。

    冬至看着嫩白诱人的蓝莓奶冻,一时有点出神。

    他记得龙深虽然不好吃食,但出去吃饭的时候,偶尔也会主动去夹菜,那些菜基本都是甜口的。

    不知道对方喜不喜欢这种奶冻。

    他凝神想着心中的风景,殊不知自己也成了贺嘉眼中的风景。

    吃过早饭,冬至例行给严诺打了个电话。

    人家找没找他是一回事,作为刚入职的新人,他总不能不主动一点,不过严诺似乎一点也不介意他主不主动,甚至巴不得他一直不找自己,听见冬至的声音还有一点愕然,冬至听出电话那头吵杂无比,似乎还有人吵架的声音。

    “严哥,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在警局,有事吗?”

    “没有,我想问问你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严诺有点不耐烦:“不是跟你说了吗,需要帮忙的话我会说的!听说你要出去找房子,不想住那个老房?那你先把房子找好吧,我这边就不用操心了!”

    他说罢又要挂电话,冬至忙道:“严哥,我在酒店里碰见一桩怪事,不知道你有没有空,或者派个人过来瞧瞧?”

    严诺:“我们手头有更加要紧的事情要处理,你那边自己现在能应付得来吗?”

    冬至:“目前来说还可以,但不知道以后有没有什么状况……”

    严诺打断他:“应付不来的话再打我电话吧,能应付的话就先应付着,自己小心点,挂了!”

    这性子可真够急的!

    冬至都有点无奈了,他跟严诺的对话,似乎没有一回能完整进行到底。

    郁闷之下,他又给龙深发了一条信息,明着汇报自己在酒店里遇到的怪事,实际上也是希望对方回复安慰自己几句,但手指在发送出去的按键上停留许久,最终还是把信息删掉。

    他既然有解决问题的能力,再事事去打扰师父,师父会怎么想?估计会觉得他能力不足,离开羽翼就一事无成吧。

    龙深喜欢什么样的人,冬至还不清楚,但他知道龙深喜欢什么样的徒弟。

    绝不是一丁点小事就请示汇报,只会卖萌撒娇,却半点能力也没有的徒弟。

    若想追上鹰的足迹,就让自己也成为雄鹰吧。

    他将手机放回兜里,先去原来住的酒店退房,把东西搬到贺嘉的旅舍来,然后去了打车回那间被作为办事处的老房子,花半天时间简单做一下打扫清洁,吃过午饭,就去附近的房屋中介,又跟着中介跑了附近几个地方看房,都不太满意,中介说他手里头还有几处房源,不过钥匙暂时没在他手里,要明天才能拿到,双方又约好明天上午继续看房。

    一天下来,冬至基本就没歇过,回到旅舍的时候已经夜幕降临,托这些天被龙深“魔鬼式训练”的福,他的体力在银川请神之后又恢复了不少,这才没有累趴下。

    “先生,这是我们老板让我转交的,说是她亲手做的。”

    刚回到房间,前台笑容甜美的小姑娘就过来敲门,为他带来一个精致的礼盒,上面还绑着绸带。

    冬至道谢接过,又问你们老板呢。

    小姑娘就说老板家里最近有点事,回去处理了,让我们好好招待您,您有什么需要只管打客房服务的电话就行,房间里都有酒水饮料和零食,这附近叫外卖也很方便云云。

    贺嘉昨天好像说过她今天的确有点事,冬至也没在意,放下礼盒就进去洗澡。

    这回没再有什么电视机自动打开,水龙头流出血液之类的小把戏,也许是对方见他不好糊弄,也暂时消停了。

    冬至乐得轻松,洗完澡就把琴盒里的符纸和朱砂拿出来,这段时间他忙着练步天纲,反倒疏忽了练习画符,须知世上诸多法门,不唯独看重天赋,更要勤学苦练,任何技能一旦懈怠下来,都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他现在会的符箓只有两种。一是明光符,一是雷符。

    但龙深跟他说过,画符在精不在多,明光符主要作用是安神定气,驱魔辟邪,而雷符则为了引雷符,因为他不像李映跟何遇那样从小习符,所以只要会这两种,并将其运用自如,化为己物也就足够了。

    在京城时他元气未复,龙深不让他画符,说容易伤神,所以当时主要就是练习吐纳,再学步天纲的罡气,练习步伐和剑法,直到离京之前,师父才解除了他画符的禁令。

    看到暌违了个把月的符纸朱砂,熟悉而亲切的感觉油然而生,冬至提笔运气,闭目调息,在脑海中勾勒出符箓的形状,然后睁眼蘸墨,下笔如飞,一气呵成。

    一张符纸里最关键的,除了符窍之外,还有传承。

    所谓传承,就是指符箓上的道门传承,每一张符上都有师门的传承印记,普通人看不出来,内行人却一看便知,比如冬至跟何遇画的符上,就有閤皂派的传承,李映的符箓是茅山传承,吴秉天则是圆明宫等等。没有传承的符文是无效的,所以真正懂行的人看一张符,就能看出画符的人的传承和功力。

    龙深没有师承,自然也无法用符,但冬至有,他的名字还挂在閤皂派,也算是閤皂弟子,所以就可以继续用符。虽然龙深本事强大,但他并没有要求冬至放弃画符,甚至还让冬至有空多练习,因为雷法是很好用的,但凡三界六道妖魔鬼怪,无不畏惧天雷之威,再配合步天纲,效果估计比单纯使用雷符还要强大。

    冬至还没试过两者结合的实际效果,不免有些期待起来,在北京时身体未回复,龙深不让他用,在这里又没有像总局天台那样特殊的修炼空间,总不能夜深人静跑到郊区去练,万一被人看见也是麻烦。

    今晚状态不错,冬至接连画了三个小时,拿过来数一数,正好九十九张,除去画废了的,还有十六张可以用。

    这已经是破纪录的成功率了,想当初他刚学画符的时候,几十张里能拎出一两张有用的就很了不起了。别说何遇,就连已经去世的方扬师父,也没有画一张就成功一张的能耐。传闻当今世上画符最厉害的是龙虎山掌门,也就是张嵩的师父,他老人家才是真正的画符通鬼神,符成惊风雨,不过这位张掌门年事已高,近些年也很少画符了,一张平安符放到外头能卖出天价。

    就在他拎起那些画好的符文细细欣赏时,就听见外头好似传来喧哗。

    动静不小,好似从楼梯边传来,紧接着又是七嘴八舌的说话声。

    冬至放下符箓,推门出去看,就看见不少房客也听见动静开门来看,楼梯边上也站了好几个人,正探头探脑往楼下看。

    “怎么了?”楼梯边也有个服务员,他走过去问。

    “二楼有个客人好像心脏病发了,没带药呢,已经叫了救护车,还没赶来,前台让我们过来问问有谁懂医的?”

    冬至心头一动,跑向二楼。

    二楼走廊,其中一个房间门口躺着个中年女人,边上围了不少人,还有个人在给她做心脏急救。

    “妈,妈你醒醒啊!”一个年轻女孩子在旁边抹眼泪。

    做急救的人手法很专业,神情也很镇定,看着应该是学医或者医生,旁边都是素不相识的房客,眼下都帮着打电话找急救药。

    冬至不懂医,就没上前凑热闹,但他环顾一周,视线蓦地停住,平日里温柔无害的桃花眼微微眯起。

    做急救的人正在用拳头叩击发病者的心脏部位。

    在旁人看来没什么异常,这是心脏发病的急救手法。

    但冬至看见,他的拳头每回下去,都没能碰上对方的胸口。

    因为被一片黑影挡住了。

    再仔细看,施救者背后,仿佛隐藏着什么,像灯光照不见的阴影,若有似无,隐约酝酿出一个人形轮廓,贴在施救者后背,再将“手”伸出,挡在施救者的手与发病者的身体之间,阻止发病者被救。

    但周围的人都没有察觉,在他们眼里,分明是施救者一直在施救,但发病者却毫无反应,情势显然很不妙。

    再这样下去,不出几秒,患者就会丧命!

    冬至将明光符捏在手中,悄悄绕到施救者背后,忽然伸手,在施救的男人后颈狠狠拍了一下!

    正全神贯注救人的男人痛叫一声,冬至快速缩回手,把攥住的拳头揣进兜里。

    “刚才好像看见你脖子上有苍蝇……”他吞吞吐吐,一脸不好意思。

    大家见他阻碍急救,都怒目相视,没什么好声气。

    “添什么乱呢,人家在救命,没看见?!”

    “真是个熊孩子,走开走开!”

    还有人上前推他,冬至连声道歉,顺势退开。

    “有反应了!有反应了!”

    “她醒了!”

    片刻之后,众人惊喜地叫起来,一下子顾不上冬至。

    救护车也来了,大家七手八脚,帮忙将人抬上担架,家属对帮忙急救的人连声道谢,很快也跟车走了,围观的房客还在议论刚才凶险一幕,把施救的中年男人围起来,夸他妙手仁心,男人被夸得不好意思,忙说自己是医生,出门在外经常会遇上这种事,还教其他人怎么急救。

    没有人注意到,冬至已经离开现场,悄悄回到房间。

    作者有话要说:

    冬至: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下次再装逼。

    明天是周一啦,给即将上班上学心情惨淡的宝宝送点福利,本章前20个留言送红包,再随机送40个,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