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3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师父, 你今天忙吗?

    龙深看着手机上的短信,一时没有动静。

    这不是冬至头一回给他发这种无聊的短信,没拜师之前也三不五时地发, 拜师之后就更多了。吃没吃饭,睡没睡觉, 有时候路上看见一朵花颜色跟别的花不一样,吃到一道好吃的菜, 对方也能打上一段文字。

    冬至显然也知道自己发的内容都无关紧要,也没指望龙深突然转性, 短信的意义在于建立一种联系, 哪怕一方不回复,也能看见,只要看见,就会在眼里, 在心里留下痕迹。

    日久天长,静水流深。

    龙深闲时会回上两句,当然更多时候是不搭理,这条短信与以前的内容并没有什么不同。令他意外的是, 自己竟然会在回复与否这个细节上,破天荒地迟疑了几秒。

    会议还在进行,他难得走了一会儿神,放下手机,继续专心开会。

    半小时后,会议中场休息, 他最终还是回了一条短信过去。

    最近会议多,如果是修炼上的疑问,可以直接打电话。

    忙是真忙,会议也是真的多,不管心里作何感想,龙深是不屑撒谎作假的。

    自从定下寻找石碑的大方向之后,各地分局屡屡都有报告反馈,这种如同大海捞针一般的行动,作为总指挥,总局这边随时都要调整寻找的方向,加上京城最近会有一次高规格的国际会议,各国领导人会前来参加,特管局不可能闲着。

    冬至不知道的是,不单是龙深,整个总局的人都忙得团团转,连宗玲张显坤这些已经处于半隐退状态的大佬,也被请出山来协助一二,更不要说龙深这种还在任的副局长了。

    点击发送,龙深看着信息很快显示发送成功。

    何遇的大头忽然凑过来:“老大,你这两天怎么老盯着手机看了?”

    他一脸八卦,试图从龙深一张八风不动的脸上看出端倪。

    “失恋了?啊不对,你都没谈过恋爱呢,哪来的失恋,那是网恋了?不是,我说老大,您老人家不吃喝嫖赌,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但俗话说得好,适当的放松有助于迎接更大的压力,是不是?”

    龙深:“我怎么没听过这句俗话?”

    何遇哦了一声:“一个叫何遇的国学大师说的,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作为你亲爱的下属和同伴,我们也希望你能放松放松,最近事情这么多,万一你压力太大,憋坏了什么的,那我们不就群龙无首了吗?”

    龙深:“那依你之见呢?”

    何遇嘿嘿笑道:“依我之见,最好就是来玩游戏了,你那个满级号借我玩玩,我的号借你,咱俩交换一下,让你也体会体会练级打装备的乐趣,怎么样?”

    龙深:“好啊。”

    何遇还以为自己耳朵出毛病了,不可思议道:“啥?你答应了?”

    龙深:“借你一小时,抵本月奖金的百分之十。”

    何遇嘴角抽搐:“你怎么不去抢劫?”

    龙深扭头看他,何遇赶紧捂嘴巴跑开了,生怕月底奖金因为“顶撞领导”被打击报复。

    “你发现没有,老大有点奇怪!”

    休息间隙,钟余一趴在会议桌上趁机打瞌睡,冷不防何遇一肘子拐来,把他给弄醒了。

    “……啥?”他睁着朦胧睡眼回望。

    何遇八卦兮兮道:“以往他看手机从来不会超过五秒的,这次足足看了八、九秒,以老大的性子,这不是很奇怪的事情吗?”

    钟余一不明白这有什么奇怪的,慢吞吞道:“我看一条信息都要五分钟,才看完,老大比我快多了。”

    “……跟你没法说,你继续睡去吧!”

    何遇露出“我智慧超群奈何尔等凡人不懂”的表情,懒得跟他多说,挥挥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溜到外头玩游戏了。

    趁会议还没开始,赶紧再玩一会儿,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他升级啊!

    ……

    一个下午很快过去,冬至效率不错,报告将近完成,只需要再斟酌一下开头结尾的用词就好了。

    这间房子虽然老旧,但光线不错,窗外的叶子在桌面映下斑驳影子,摇曳不定,如年轻人蠢蠢欲动的心。

    南方沿海几乎没有秋天,直接从夏天就跨到了冬天,这会儿街道上还是一大片的短袖,室内的老空调也呼呼运转,发出无法忽视的噪音。

    他停下打字的动作,伸了个懒腰,打算今天在酒店多住一晚,明天再去找房子。

    原想给龙深打个电话,手指在通讯录上转了个方向,他转而拨打了严诺的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严诺还是那个风风火火不太耐烦的声音。

    “喂,什么事!”

    冬至:“严哥,你们那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现在没什么事,可以过去!”

    严诺:“没什么事你就歇着吧,这边人挺多的,暂时不用你,你有心了,自己去玩吧!”

    说罢也没等他回应,就挂了电话。

    什么叫自己去玩吧?冬至简直无语,但对方摆明不想让自己参与,连在哪里都不肯告知。

    冬至也知道每到一处,新人都是最不受欢迎的,什么也不会,什么都要问,不熟悉情况,还常常出状况,换作以前他在游戏公司工作的时候,也不喜欢带新人,说轻了对方听不懂,语气重了,指不定还会让人怀恨在心。

    但当自己变成那个处处被讨厌防备的新人,感觉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没有心情再给报告收尾了,冬至关掉文档,打算明天再弄,他转而打开社交网站。

    自己这几天没来得及更新漫画连载,账号上最新一条信息还是几天前的,底下已经有上千条留言,大部分是没什么营养的,无非是说喜欢,很萌,期待后续等等,但其中有一条,却吸引住他的视线。

    留言说漫画里的故事都很惊心动魄,表示自己现在经营一间旅馆,是亲戚留给她的。旅馆也经常碰见怪事,不管是工作人员还是游客都曾遇到过,但旅馆的生意却一直都很好,好到她自己都觉得很神奇。

    这条留言的评论不少,大家嘻嘻哈哈,有的开玩笑,有的觉得她在信口胡诌,还有的说旅馆闹鬼,建议她放些镇邪的东西。

    这样的评论,冬至以前也见过不少,子不语怪力乱神,但越是无法用科学解释的怪事,许多人就越感兴趣,互联网的发达让这些信息互动更加快捷,冬至的漫画连载属于都市玄幻灵异的类型,底下自然而然就聚集了这样一些读者。

    不过这个读者说得有鼻子有眼,不像是胡编乱造,而且她虽然没有说明自己是在哪里,但从描述来看,冬至有种直觉,对方说的应该就是鹭城。

    他发了个私信过去,很快就得到回复。

    对方似乎没想到漫画作者会亲自给她发信息,激动得语无伦次,从语气上看,像是个年纪不大的女孩子,冬至的猜测也是对的,的确就在鹭城,而且巧了,那旅馆离他所在的地方不远。

    冬至说自己这段时间正好在鹭城,问她是否方便见面,他想进一步了解旅馆的事情。

    对方本来就是他的忠实粉丝,一听能见到偶像,自然一口答应,双方约在对方宾馆不远的餐馆里。

    考虑到背着一把剑在大街上晃荡实在招眼,冬至就想了个法子,去赴约的路上顺便去琴行买了个古琴琴盒,把剑装进去之后,富余的地方还能用来装朱砂符纸那些,一举两得。

    果不其然,他背着琴盒在外面走,一下子少了许多奇异的目光。

    刚抵达餐馆,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冬至就看见一个穿着t恤短裤的长发女孩匆匆入内,左右四顾,像在找人。

    “贺嘉?”他抬头示意,试探喊了一声。

    对方果然扭头,露出惊讶又惊喜的神情,快步走来。

    “你、您好,请问您就是咚咚锵大大吧?”女孩没想到画手本人是个这么秀气文雅的男生,登时有种现实远远超越虚幻的惊喜。

    冬至起身笑道:“我就是咚咚锵,你好,冒昧请你出来,实在是抱歉。”

    贺嘉忙道没关系:“我也正好闲着没事!”

    冬至把菜单递至她手中,很有风度地让女士点菜,待服务员过来下单之后,才进入正题:“我最近在找一些新连载的素材,想请问你之前留言,说自家旅馆发生怪事,是真的吗?”

    贺嘉点点头:“是真的,那间旅馆本来不是我的,是一个亲戚的,她出国定居了,短期内不会回来,但旅馆一时半会又不可能处理掉,所以就干脆托我打理,我也没有换掉原来的员工,一切依照原样,偶尔会过去看看。不过说起来的确是很奇怪,那地方常常会出怪事。”

    实际上随着冬至的漫画走红,他本人也跻身网红大军之一,但不像那些靠露脸来吸粉的账号,他纯粹就是以画风和内容来吸引读者的,读者群很稳固,大家也曾私底下猜测过他的年龄长相,有些粉丝还是游戏《大荒》的老玩家,但谁也没有见过他,只知道估计是个年轻男人,贺嘉没想到自己竟会成为头一个看见他真人的粉丝,一时有些兴奋,恨不能合照留念再传上网证明她跟咚咚锵大大吃过饭,对冬至的问题,她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于她而言,不仅亲眼看见男神,而且男神的外表谈吐,也很符合她心目中量身定造的形象,属于双重惊喜。

    冬至听得很认真:“具体能说说吗?”

    贺嘉就道:“有服务员反映,说她们晚上守夜的时候,曾经见过黑影飘过,但走近一看,却发现什么也没有,监控上也没显示有人路过。还有住客,说是半夜的时候,水龙头会莫名其妙自己打开,还有人说听见耳边有人在唱歌说话,鬼压床的也有。”

    她压低了声音,一脸神秘:“后来我问过旅馆原来的老板,就是我姨奶奶,她让我初一十五定期供奉就好,别的不用管那么多。”

    见冬至没什么反应,贺嘉只好继续道:“但奇怪的是,我那旅馆生意却特别好,为了拉生意,我让人做了一个官方网站放上去,结果几乎没怎么广告,但通过网络订房的客人几乎每天都是满的,节假日更是供不应求。”

    冬至:“你姨奶奶要你供奉什么?你照她说的话去做了吗?”

    贺嘉:“我也不知道,她让我空出一个房间,不要让客人入住,然后在里面的供桌上常年供奉水果,每周换一次就行。我都照做了,但是怪事还是从来没少过。”

    冬至凝神思考:“出过人命吗?”

    “没有……啊不,出过一次!”

    修长手指随意托着白皙下巴,另一只手在桌面上无意识地轻点,贺嘉觉得对方不仅生得漂亮,还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一时看得有点晃神,片刻之后才反应过来。

    “听我姨奶奶说,大火之前,那里原来也是个旅馆,后来一场大火把老板也给烧死了,过了几年才重建了现在这个旅馆,之后有一回,有个房客在房间里割腕自杀,发现的时候太晚,没抢救过来,听说好像是因为感情。不过也就这一桩,后来都没有再出过人命了。”

    说到这里,贺嘉有点苦恼。

    “其实以前也还正常,但最近员工经常生病,很多住客也丢三落四忘性大,我自己都不愿意在里面待着。奇怪的是,那里的生意一直都很好,上次我本来还想找师傅看看,我姨奶奶却坚决反对,最后只好作罢。”

    “你接手那间旅馆多长时间了?”

    “也就最近半年吧。我问过姨奶奶,她管旅馆的时候,没有发生过员工和客人经常生病的事。”

    两人聊了一会儿,菜陆续上来,话题就此转了个方向,说起本地风土人情。

    贺嘉听说冬至初来乍到,很热情地提出带他到处转转,冬至虽然挺心动,但他这段时间得先找个房子落脚,只好婉拒了。

    “咚咚大大……”

    冬至笑道:“别叫我什么大大了,挺拗口的,我姓冬,冬天的冬,叫我冬哥就好。”

    “原来这是你网名咚咚锵的由来!”贺嘉一下子就悟到了,旋即又问,“冬哥,你现在不做游戏了吗?”

    她不仅是冬至的漫画粉丝,也是《大荒》的游戏玩家,可以说是看着冬至在画画的道路上走过来的。

    “不做了。”特管局这个身份很特殊,对普通人不好轻易透露,冬至就随意找了个借口,“现在在朋友的公司帮忙,画画是闲暇爱好了。”

    贺嘉面露遗憾:“那不是挺可惜的?”

    冬至失笑:“有什么可惜的,喜欢的东西能够作为爱好,而不是吃饭的工具,不是更好吗?”

    贺嘉想想也是,就跟着笑了。

    这一顿饭,贺嘉吃得很是愉快。

    她印象里的男画手一般都是宅男,不善言辞,不修边幅,以前看到一些男画手网络爆照或者去签售,更加深了这种感觉,没想到冬至是个例外。更难得的是对方很有礼貌,也很有绅士风度,让她点菜,又趁她上洗手间的时候主动买单,不给她留下半点不快。哪怕还没到一见钟情的地步,但能被一个帅哥请饭,对女生而言,也是一件很有面子的事情。

    吃完饭,冬至问她:“你家旅馆的房间住满了吗?如果没有的话,我想订一间,今晚住一晚。”

    贺嘉一愣,面露为难之色:“我出来的时候问过了,今天倒还有两间房空出来,要不,我白天的时候再带你过去吧?”

    她怕冬至误会,又道:“冬哥,那地方晚上过去,我自己都有点怕怕的。”

    冬至笑道:“那没关系,你带我到门口,我自己进去就好了。”

    冲着帅哥的魅力,她咬咬牙,把心一横:“算了,我陪你进去住一晚吧!”

    冬至扑哧一笑:“你带我进去就好了,不用非得陪我的。”

    “没关系!”谁让你长得好看呢。贺嘉在心里默默补充一句,旋即想起什么,不好意思道,“冬哥,我不介意你把旅馆的事情当漫画素材,不过到时候能不能把城市和旅馆信息隐去?”

    冬至这才知道贺嘉以为他想去旅馆纯粹是好奇心外加想要收集漫画素材,心想这倒是个不错的借口,以后不方便表露身份的时候还能这么行事。

    “当然可以,就算将来真放在漫画里,我也绝对不会暴露相关信息的。”

    他的确对那间旅馆很感兴趣,尤其是贺嘉说的怪事,如果怪事没有导致什么恶果也就罢了,但既然员工和住客都会经常生病,这就说明已经影响了普通人的生活,也正是特管局的管辖范围。

    特管局跟别的部门不一样,未必总是安坐办公室,等着事情找上门来。虽然初来乍到,严诺他们不让自己插手工作,那不代表他就不能主动出击。

    两人吃完饭,休息消食片刻,贺嘉带着冬至来到旅馆门口。

    旅馆位于老城区,附近有些保存完好的民国骑楼,门前左右都种了植物,繁花摇曳,白天时肯定更漂亮。旅馆共有三层,采用中西结合的建筑特色,应该是为了特意融入附近老建筑而模仿的,不过这种特色也的确会吸引许多游客前来。

    但当冬至站在门口,看着旅馆大门旁边木制招牌上“廊海旅舍”四个字时,本来想要踏入的脚步硬生生停住,像身上突然被按了刹车键,突兀而猝不及防。

    “冬哥?”贺嘉见他一动不动,疑惑道。

    如果你来到一间房子面前,什么样的观感会让你感觉不好?

    是房子阴森恐怖,让人不想进去吗?

    不,是你一看到大门,就升起一股非常想要进去住的强烈**,迫不及待,心情迫切。

    这样的感觉,才是最奇怪的。

    冬至现在就在跟这样的本能作斗争,理智强迫般拖住身体的反应。

    在他眼里的大门,如同一块磁铁,有着把人吸进去的能力。

    “你每次来到门口,有没有很奇怪的感觉?”他问贺嘉。

    “什么奇怪的感觉?”贺嘉不解。

    “就是很想进去,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吸引你。”冬至没法很准确地描述出这种感觉,因为这只是一种无形的力量,虚无缥缈,毫无实质。

    贺嘉却摇摇头:“没有,其实我不太喜欢来这里,不过你说的这种感觉,我听客人说起过,他们说本来想去附近岛上找旅舍住的,但路过这里的时候,不知怎的就被吸引进来了。”

    冬至是修行者,所以他会有意识去观察,也能较好控制自己的意志,但普通人却大多做不到,也不会去深思其中的诡异之处。

    “走吧。”他没再说什么,与贺嘉一道走了进去。

    旅馆里的陈设有意塑造出一种历史感,四处都能看见中西合璧的风格,楼梯也是仿民国时期的欧式,客人倒是挺多,冬至他们进去的时候,正好撞见两拨客人在办退房手续,随即又有一拨在旁边等着入住,可见真如贺嘉所说,生意很好。

    冬至仔细观察他们的神色,只见两拨准备退房的人里,有老有少,脸色都不太好,小孩子还一直在咳嗽,但他们四处张望,打量旅馆内的陈设,露出依依不舍的表情。

    “阿姨你好,请问你们是要退房吗?”他上前一步。

    带着家里人出来旅游的中年阿姨点点头道:“我们本来前天就退房要走了,但是这里住得太舒服了,我们都舍不得走,就又多住了两天。”

    “舒服?是服务态度很好吗?”冬至眨眨眼,笑道,“我订了一晚上,要是真那么好,我也打算续订了。”

    阿姨笑道:“倒也不是,说不上来,反正进来之后就觉得懒洋洋的,每天晚上也都能做个好梦,自从住进了这里,就真像是在度假了,我们哪里也不想去,就想在这里睡个够。”

    冬至心头一动,笑道:“那我也订两晚好了,感受一下度假的感觉。”

    客人在的时候,贺嘉不好说什么,他们一走,她就道:“冬哥,你住一晚就好了,也不用登记了,我会跟他们说的。”

    冬至摇摇头:“那怎么行,你开门做生意,没道理要你白干活的。”

    他见贺嘉还要说什么,先一步道:“放心吧,我能报销的。”

    贺嘉也没坚持,心想大不了等退房的时候再给他免单好了。

    “我想到处参观一下,方便吗?”冬至问道。

    “当然,我带你去。”贺嘉跟前台说一声,让前台今晚也给自己留个房间,就带着冬至上楼了。

    旅馆只有三层,两人走的是楼梯,走廊里灯火通明,两旁挂着画作,摆着鲜花,窗户用的是烧制的五彩琉璃玻璃,很符合这座城市的小资格调,窗户外边有铁栏,上头还种着各色太阳花,浅浅淡淡明媚相间,远远还能看见大海,虽说位于老城区,但冲着这些用心的布置,会有络绎不绝的客人也不奇怪。

    冬至提出自己的疑问,贺嘉道:“如果是这样也就算了,鹭城一年四季游客都多,但秋冬两季会少一些,总的来说,每间旅馆都会有客满和住不满的情况,但我这里几乎每天都是住满的,偶有空出来的房间,也很快会被订走。问题是我很少去打广告,也没有跟旅游网站合作宣传过,但在网上订房的客人说,他们原本想订别的旅馆,不知道怎么,就搜到这里来,觉得不错,就订了。”

    说到这里,她忍不住道:“生意好,我当然很高兴,但是这也太奇怪了吧!”

    冬至环顾走廊上的房间,问道:“你姨奶奶让你不要住人,专门用来供奉的那间客房,我能去看看吗?”

    贺嘉点点头,小声道:“我是不信邪的,但那间房进去就觉得怪怪的,待会儿咱们看一眼就出来,不要逗留太久。”

    冬至自然答应了。

    作者有话要说:

    冬至万万没想到,自己也成了别人眼里的男神了。

    蟹蟹宝宝们给龙局和小冬至浇灌的营养液,mua~~

    放个(与正文无关的小段子)当福利吧。

    当年特管局还挂靠在国安下面,每次处理事情都得往国安跑,进进出出老不方便,经费申请更是麻烦。特管局职业特殊,妖魔鬼怪警惕性又高,不小心误伤了普通人怎么得了?有一回,前局长张显坤看见满大街的兰州拉面和沙县小吃,忽生灵感,计上心头,把各地办事处伪装成黄焖鸡米饭的餐馆,既隐蔽又方便接头,还能自负盈亏,不用总发愁经费不够。

    后来……就没有后来了。

    因为看潮生入职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