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7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微微一动, 安静的美人顿时活灵活现,如从画中走出。

    “都收拾好了?”

    冬至点点头, 发愁道:“我带着长守剑呢, 这怎么办, 现在管制刀具也不允许托运啊!”

    龙深:“走单独程序吧,我来解决。”

    冬至放下心,但凡事情交到师父手里, 再难办也不是问题。

    龙深像一座山, 安稳可靠,有他在,许多问题迎刃而解。

    离别在即,他免不了回想自己有没有忘了说的话, 忍不住絮叨起来。

    “师父,我不在的时候, 你好好照顾自己, 别忘了吃饭休息,别总熬夜加班,不然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

    “师父, 你中秋准备怎么过?跟何遇老钟他们一起吗?”

    “你平时也收快递的吧?回头我从鹭城给你邮些特产过来吧!”

    龙深耳边嗡嗡嗡,忍不住道:“安静一会。”

    冬至终于闭嘴了。

    龙深道:“我不在你身边, 你也须勤加修炼,不可有半分懈怠。”

    “好。”

    “虽则你现在精神恢复了大半,但以后绝不可以再请神,步天纲配合那套吐纳功夫, 也不要落下。”

    “好。”

    “若有什么不懂的,便问我。还有,钱不够用的话,也与我说。”

    冬至啼笑皆非,他师父有种老父亲一般的心态啊,总担心儿女的钱不够用,不过这样的龙深多了许多人情味,即使用不着,他也应了声好。

    “师父,我看许多门派弟子在离开门派远行的时候,都会点一盏本命灯,这样就算在外面出了事,师门也能知道,你要不要也给我来一盏?免得我在外面丢了小命,你都还不知道。”他也不怕咒自己,就这么直接说出来。

    本命灯又称魂灯,灯火与人性命相牵。烛光黯淡时,意味着此人身处险境,情况不佳,烛火全灭时,就代表此人很可能已经性命不保。

    龙深道:“不用。”

    顿了顿,又补充一句:“你出事,我会知道的。”

    龙深没再说下去,冬至也没有再问,心想估计是他师父有什么不外传的法门。

    这会儿还没到上下班高峰期,车子很快抵达机场,冬至拿着行李去办登记手续,龙深则带着长守剑去托运,他效率很高,冬至这边手续刚办好,他那边已经回来了,把一张卡片递过来。

    “下飞机后拿着这个去托运处取就行。”

    说罢龙深抬手看了一下表:“时间不早了,去安检吧。”

    安检口每条队伍都很长,眼看没有四十分钟是排不到的。

    “师父,那我走了啊!”

    龙深点点头。

    冬至歪着脑袋笑道:“你就不再交代我点什么吗?”

    龙深:“该说的,车上都说了。”

    冬至张开手臂:“那来一个临别的拥抱吧。”

    龙深没动。

    冬至现在已经养成了越来越厚的脸皮,山不就他,他去就山,上前一步就把龙深给抱住。

    机场人来人往,永远上演着不同的离别与团聚,他们这样的拥抱简直再常见不过,不常见的是两人的颜值,一人冷肃一人温软,如同互补两极。

    龙深任他抱了一会儿,才伸出手,在他后背上拍一拍。

    “你该走了。”

    冬至松开手:“师父,我给你留了份临别的礼物,在我宿舍里,你把钥匙帮我转交给何遇之前,先进去看看,把礼物拿走。”

    龙深微微皱眉:“什么礼物?”

    “反正你去看看就知道了!”

    冬至生怕他拒绝,说完转身就走。

    每走一步,也就离对方越远。

    随意挑了一条安检队伍开始排队,他还是忍不住回头望去。

    男人的身影果然已经不在原地了。

    冬至深吸了口气,又拿起手机跟何遇和看潮生他们道别。

    那头龙深驱车回到特管局。

    今日难得清闲,没什么公务要处理,但他还是坐在桌前看了一会儿文件。

    手机接二连三响起提示。

    他看了一眼,是冬至发来的短信。

    师父,我上飞机了。

    今天航空管制,航班又又又延迟了。

    为什么我要说又,因为我每次从京城出发的航班几乎就从没准点过。

    师父,我好饿啊,半小时过去了还不飞,我后悔出门前没多吃点东西了,你最可爱的徒弟怕是要饿死在飞机上了。

    龙深对这样的口水废话一概置之不理,直到将文件看完,对方没再发信息过来,估计不是饿晕,就是已经起飞了。

    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响起,龙深接过来,听了片刻,搁下电话,道一声知道了,就分别发信息给何遇他们。

    钟余一倒是很快回复了,何遇跟看潮生迟迟没有回音,也不知道收到手机短信没有。

    等了片刻没等到回音,他直接起身下楼,推开何遇的办公室。

    毫不意外,何遇跟看潮生,两人躺在沙发上,一人一头,捧着个手机,身体随着游戏里的战况跟着东倒西歪,异常投入,连龙深开门进来都没注意到。

    他们本来要去送冬至的,听说龙深代劳,干脆也不露面了,直接发个短信道别,抓紧时间玩游戏。

    龙深站在门边,见两人已经浑然忘我,完全没有察觉他的到来,就选了最直接的叫醒方式,断网。

    何遇看见游戏掉线的提示,不由嗷了一声,抬头一抬头,表情立马换成陪笑。

    “哎哟老大,今天是什么风,竟然把您给吹来了,有什么指示您说一声就是了,何必还亲自造访?”

    龙深:“我给你们发了信息,你们没回。”

    何、看两人闻言有点心虚,刚才他们正在团战,看见有信息发过来,忙不迭就刷上去,心里还骂一声傻逼,跟便连内容都没看。

    龙深:“下次再这样,我就开号上去杀到你们废号不玩。”

    何遇、看潮生:……

    这个威胁太狠了,两人蔫头耷脑跟着龙深去会议室。

    何遇本来还以为是个一般性会议,到了才发现一组三组都有人列席,除了去日本的宋志存之外,吴秉天也在。

    局内现在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主管任何具体事务的蒋局长不在,就说明这个会是有正事的。

    何遇跟看潮生相视一眼,赶紧坐直了。

    等众人差不多到齐,吴秉天没有多说废话,开门见山就道:“接下来的谈话,我希望诸位严格遵守保密原则,该事件涉密级别为机密。”

    此话既出,众人神情都变得严肃起来。

    吴秉天:“相信对于前情,大家已经有所了解,先是在长白山,而后又在银川,我们接连发现了两块石碑。根据各方考据与验证,石碑的历史很可能追溯到秦汉,甚至是商周以前。而石碑上的符箓,虽然目前还未能完全破解,但初步认定,内容应该是与镇魔有关,也就是说,已经出土的两块石碑,可能是一个镇魔符阵的其中一部分。”

    “目前的情况是,有一拨境外人士,很可能从别的渠道比我们获取了更多的,与石碑有关的信息,他们的目标很可能是破坏石碑。长白山的石碑已经损毁严重,即使修复,也不可能跟原来一样。万幸的是,龙局与宋局刚刚带人在银川阻止了一场阴谋,及时挽回损失,保住另一块石碑。”

    “上次,龙局他们在内蒙西北发现一处壁画,上面刻有与石碑相近的符文,当时没头没脑,只能暂时搁置,后来与银川事件联系起来,才知道那些壁画很可能就是石碑的线索之一。从长白山到银川,跨地数千公里,由此可以预见,这个符阵,肯定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庞大。现在,我们希望能从这两地里的发现得到启示,从而找到更多的石碑,而不是被动地等日本人那边先下手,我们再去收拾局面。”

    这番话也是老生常谈了,局里这段时间没少为这件事开过会,何遇跟看潮生后来去了云南,没有参与,但一听这个调子,就忍不住偷偷打了个呵欠。

    然后他们就听见龙深道:“我们暂定将符阵划分为八个区域,假设长白山的石碑代表东北,西夏王陵附近的石碑就意味着西北,那么在东、西、南、北、东南、西南这六个地方,都要展开秘密搜查,现在东南方向暂定为普陀山一带,南面暂定为南越王墓附近,由何遇跟看潮生负责。北面暂定为香山与十三陵附近,由一组容笙负责。西南方向目前有两个,一个暂定为广汉一带,由三组丁岚负责。另外一个,则是西安至咸阳一带,也可延伸至渭南,由一组张珩负责。还有最后一个东面,暂定为紫金山秦淮河一带,我会将鱼不悔调回来,由他来负责。”

    若是吴秉天来讲这段话,他说完之后,就会再加上一句“大家有什么意见吗”,虽然他也未必会听从这种意见,但总归体现了他平易近人的气质。

    换作龙深,则是截然不同的风格,他不来虚的,一开口必然是简明扼要,切中要害,布置任务也没有半点废话,直接把重点就说完了。

    何遇吓得打了一半的呵欠就生生憋回去了。

    虽然龙深没有询问他们的意见,而是在下命令,但他还是忍不住道:“老大,我这腿还瘸着呢,怎么就要负责两个地方?”

    龙深道:“有钟余一和看潮生协助你,去了地方上,分局也会尽量协助你们的,包括今年入职的那些新人,他们已经分配到各个办事处,你们都可以就近提出需求。”

    何遇指着看潮生:“他能帮我?他别添乱就不错了!”

    看潮生狠狠瞪他一眼,碍于龙深在场没敢造次,但脸上的小表情明摆着在说“会后你等着瞧,咬不死你老子就不叫蛟”。

    吴秉天环顾在座众人,温和笑道:“这样明确分工,各司其职,才能效率更高,大家有什么疑问只管提出来。”

    一组的张珩就问道:“领导们,我想知道这样分的意义何在?我们去那里,就真能找到石碑吗?”

    吴秉天道:“这样分,当然是有原因的。根据之前两块石碑的出土经验,前者在长白山,后者在贺兰山,这是两者的共同点,所以我们有理由相信,其它石碑,很有可能也被埋藏在名山大川,或者某一个王陵下面。但中国实在太大,布下符阵的人用心显然也很深,在无法明确具体方位的情况下,我们只能大概作出这样的判断。”

    众人点点头,显然也认同了这样的观点。

    龙深道:“我们这个推测,有可能是错误的,也有可能是正确的,所以就需要你们去验证。你们在相应地点寻找石碑的同时,要留意附近的文物古迹,也许上面就有关于石碑的线索。”

    上次在长白山骨龙事件之后,特管局原本就已经有寻找石碑下落的打算,但因线索太少,犹如大海捞针,最终无法成行,这次梁为期墓的石碑发现,无疑在重重迷雾中看见一丝曙光。

    而祭坛下面的那块石碑,在地陷之后,特管局请了不少能人一道下去,重新将祭坛关上,又在上面加了诸多符箓封印,将祭坛那块空间单独封闭并浇灌土层,将其深埋,又派人长期在那里镇守巡视,如无意外,石碑是很难再受损毁的。

    ……

    冬至接连发了几条信息都石沉大海,并不以为意,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短信都是些没营养的内容,而他师父又是那么闷骚的一个人,忙起来六亲不认,不回信息才是正常的,正好飞机即将起飞的提醒响起,他将手机关掉,系好安全带。

    他坐在走道靠前的位置,旁边是个中年男人,飞机还未起飞就已呼呼大睡,还不时发出鼾声。

    窗外天色渐暗,晚霞与夕阳约好了一起隐没在乌云后面,独自一人的旅途,显得漫长而又孤寂。

    没有人会抗拒热闹,如果有,那只是因为害怕散场之后的冷清。

    冬至本来以为自己习惯独自生活,应该会很快适应,但刚刚走入安检口的那一刻,他就已经开始怀念在特管局受训的日子。

    哪怕是在梁为期墓中跟大部队失散,也知道还有无数同伴在黑暗中同行,然而现在,他却要独自踏上未知的前路。

    还有龙深。

    未曾真正生离死别,却已开始想念。

    冬至闭上眼,深吸了口气,摒除杂念,借着休息的工夫,开始在脑海里模拟整套天纲步法和剑法。

    在龙深为期两周的调理下,他的身体比起刚出院时有了很大起色,不像之前那样动不动就气短心悸了,但冬至很清楚,正如他师父所说,连钟余一都未必经得起频繁的请神,更何况他连续三次请来正神,对身体和精神都是极大的消耗,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只能慢慢恢复元气。

    飞机进入平流层,颠簸逐渐降低,空姐将机场灯光调暗,方便乘客休息,有人低声交谈,也有人选择小睡一觉,不远处,空姐整理餐车的动静传来,这是几个小时旅程里最为宁静的一刻。

    冬至忍不住走神,心想要是龙深回去之后看见他留下来的东西,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这个念头刚起,他就听见一声尖叫。

    女人声线很高,尖叫起来有点海豚音的韵味,震得所有人耳朵跟着一颤,但她的尖叫声中却充满惊惧,仿佛遇见一生中最为恐惧的事情。

    整个机舱都被惊动了。

    冬至的座位在高端经济舱,位于商务舱后面,普通经济舱前面,从商务舱传来的尖叫声一起,他就已经起身,比其他人反应更快掀开帘子,跨入前面!

    尖叫声来自一名妆容精致的女子,乍看还有点眼熟,似乎在那部电视剧或电影里见过。

    冬至不追星,也没想那么多,他看见对方明明坐在座位上,却死命往座椅靠背上缩,双手挥舞着,像要阻止什么东西朝她身上扑。

    但她面前空荡荡的,分明什么也没有。

    不止冬至,空姐、乘警,还有她周围的人也都反应过来,好事者探头看过来,却不大敢上前,她的同伴不明所以,想要上前阻止,却反倒令女人更加惊恐。

    “韩小姐,你怎么了!”

    “祺祺,你冷静点!”

    空警闻声赶过来:“这位女士,请你冷静一点,如果有什么帮助可以联系我们的空乘,您这样会影响我们飞机航行秩序的!”

    空姐也努力安抚她:“韩小姐,您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可以帮你问问机上有没有职业是医生的乘客!”

    “别过来,你们都别过来!”女人恐惧的眼神从他们身上扫过,仿佛眼前不是空乘人员,而是面目狰狞的妖魔鬼怪。

    她面色青白,漂亮的容颜却将恐惧两个字演绎到了极致。

    从旁人的称呼,再结合这张具有辨识度的脸,冬至终于想起来,对方好像还是一位名气不小的明星。

    这年头明星偶像遍地走,在接触过惠夷光之后,公众人物对冬至来说也不算特别新鲜,不过这位韩祺韩小姐,知名度比惠夷光还要更高,属于在大投资电视剧里非女一号不演的地位了,可能就连惠夷光见了她,也要讨好几分的。

    但眼下,韩祺的表现完全不像公众人物,更像是一个歇斯底里的女人。

    她虽然没有再像刚才那样尖叫,行为却越来越古怪。

    空姐焦头烂额,一面要安抚她,一面还要阻止上前看热闹的乘客。

    “韩小姐,您是不是有什么需求?如果再这样下去,影响了飞行秩序,我们只能请机长就近降落,或者原路返航,这样的话影响就大了。”

    韩祺抖着嘴唇,双手环胸,哆哆嗦嗦,压低了声音道:“难道你们都没看见吗?”

    看见什么?众人面面相觑。

    空姐和空警已经开始怀疑这位大明星可能精神有问题了。

    韩祺的助理和保镖却急得要命,明明上飞机前还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这样了?

    冬至却看出一丝不对劲。

    所以在空姐过来劝他回位置上坐好的时候,他没有听从,反而上前一步。

    “让我看看她。”

    “先生,您是医生吗?”空姐询问。

    冬至摇摇头:“她的情况不太像精神疾病。”

    韩祺的保镖将他当成意图不轨的粉丝,听他这么说,反而面露警惕,上前阻拦。

    就在这时,韩祺又惨叫起来:“它往那里走了!天啊!它要去机长室!快拦住它,不能让它去!”

    这架飞机没有头等舱,只有商务舱,商务舱前面隔着舱门和洗手间餐饮室,中间一条狭窄的走道,再往前就是机长室。

    谁也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冬至循着她的目光望去,只见通往机长室的通道地上,隐隐浮现一滩污渍,但没等定睛看清楚,就一闪即逝。

    换作别人可能只会当成自己眼花了,但冬至如今也算“业内人士”了,一下子就嗅到不同寻常的气息。

    说时迟,那时快,他想也不想,就从怀里掏出一张明光符,朝机长室的方向掷去,嘴里小声快速地念咒。

    “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去!”

    符纸还未接触机长室的舱门,就已经在半空起火燃烧,火势瞬间变大化为火团。

    众人惊叫一声,没等空警拿来灭火器,火又呼的一下灭了,像一帧剪辑失败的画面,连同符纸,倏地消失得干干净净,连灰烬也不剩。

    “它不见了!”韩祺喃喃道,终于平静下来,但依旧双眼发直,目光呆滞。

    冬至拿出毛笔点了朱砂,趁着所有人都还反应不及时,飞快在韩祺额头上点了一下。

    后者闭上眼,软软倒在座位上。

    “你做什么!”保镖大怒,以为他对韩祺做了什么,想也不想一拳就挥过来。

    冬至侧身避开,伸手卸掉他的力道,让对方扑了个空。

    “我不是在害她,她刚刚被魇住了,等会清醒过来就没事了。”

    众人面面相觑,刚才一幕犹在眼前,令人难以置信,也大大超出他们平时所理解的世界,但要让他们骤然相信一个素昧平生之人的话,也实在有点滑稽。

    空警与空姐对视一眼,前者上前一步,按住冬至的肩膀,后者则不动声色挡住冬至的去路。

    “你刚才的行为差点引发火情,已经触犯航空安全条例,我希望你能配合我们进行调查。”

    说罢拿出手铐就要给他铐上。

    冬至啼笑皆非,手一缩避开,忙道:“我是特管局的人,你也许没有听过,但你的上司一定知道,麻烦你跟地面联系一下,等到了地面,我会配合你们调查的,但是飞机就不要返航了,我真不是危险分子,刚才的行为不会对飞机造成任何危害。”

    特管局对外身份不公开,很多人都不知道有这么一个部门,空警自然也一脸狐疑,觉得冬至要么就是神经病,要么就是狡猾的犯罪分子,事到如今还想逃避责任。

    冬至伸手入兜,对方反应不慢,还以为他要掏什么危险武器,当即就伸手过来拦,冬至一手挡住,一面掏出工作证。

    “这是我的证件,可以暂时先放你们那里,你们也可以现在跟地面联系去查我的身份。”

    他伸出手,主动让空警给自己戴上手铐。

    空警半信半疑,拿着他的证件去了机长室,让空姐监视他。

    冬至没想到自己“见义勇为”居然还惹来这等麻烦,唯一的好处是能免费升舱了——商务舱还有空位,他这个“危险分子”被安排在了这里,方便就近监视。

    空姐坐在旁边,怎么都觉得这名乌发白肤的青年不像是个神经病,更不像坏人,更重要的是,刚才韩祺的古怪行径,她从头到尾都看在眼里。

    大明星上飞机时,戴着墨镜,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话也不多几句,有什么需求还是通过助理向空姐传达,从来没有亲自跟空姐说话。几名空姐里有韩祺的粉丝,本来还想上前要个合照的,见状也不去了,私底下都说大明星架子比天皇巨星还大,让人不好亲近。

    也正因为如此,韩祺前面的倨傲,跟后面神经质一般的行为,形成极为鲜明的对比。当时飞机刚刚飞稳,空姐解开安全带正要去准备餐饮,忽然就看见韩祺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见了鬼似的表情,看着自己前面尖叫,手舞足蹈,问题是她前面就是隔板,根本没有人。

    再联想冬至刚才的言行,空姐也不由得在心里生出一丝诡异的感觉。

    她忍不住小声问:“她刚才怎么了?”

    冬至也小声道:“我没开天眼,看不见,但好像是有脏东西缠着她。”

    空姐面露惊恐:“那、那消灭了没有?”

    冬至道:“刚才我已经用符火烧了,如果不是什么厉害东西,应该会被消灭的。”

    他没有说的是,听韩祺刚才的叫嚷,那东西很可能要奔着机长室去的,如果让它进了机长室,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好,说不定整架飞机都会因此出现令人难以预料的严重后果,但冬至觉得空姐听了肯定会更害怕,所以隐下这一节。

    那头空警从机长室出来,脸色却不大好看。

    “地面说了,特管局没有你这个人。”

    冬至脱口而出:“不可能!”

    “有什么不可能!”空警没好气,害他还因此被训了一顿。“飞机差点因为你就返航了,下了地面就跟我们走吧!”

    冬至无语,这下好了,他原本是要去报到的,结果现在竟成了可疑分子。

    面对空警看神经病患似的眼神,他无奈道:“下了飞机我就可以验证我的身份了,你见过精神病说话这么条理分明的吗?”

    空警冷哼:“那可难说,上回我同事还见过一个,聊了半天物理力学,结果是个病情特别严重的,刚从精神病院偷跑出来,半路就被抓回去了。”

    冬至:……

    作者有话要说:

    好像要说什么,但是忘记了,算了= =金鱼般七秒记忆の大王喵……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