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8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吃过午饭, 睡上片刻, 冬至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跑上楼去找龙深, 办公室还是没人, 也不知道对方是出门了, 还是接连开了一天的会还没开完。

    他也不敢跑去会议室找人,就灰溜溜回天台去修炼了。

    早上四点半起床,洗漱之后五点上天台学习, 龙深八点去上班, 冬至吃完饭在天台溜达一个小时顺便练习吐纳功夫,然后继续修炼步天纲, 直到中午吃饭。午饭后有一个小时的休息时间,之后就一直修炼到下午五点, 回到宿舍稍作休息, 准备睡觉——这就是龙深为冬至制定的修炼计划。

    对已经习惯了灯红酒绿的都市人来说,这套计划无疑十分难熬,更何况步天纲的步法非常复杂, 能够记住已经不容易,想要记住之后再配合剑法熟练用出来更难。

    最痛苦的是, 要是这样高强度的训练之后,能吃点大鱼大肉,那起码还能聊慰心灵,结果连肉都不让吃,每天都要白粥配枸杞, 简直让人生无可恋。

    冬至坚持了两天就有点坚持不下去,本想说几句软话,让师父允许他放松一下,谁知道昨天晚上看小说忘了时间,把龙深给惹恼了,这下还不知道怎么哄回来,他也不敢再提偷懒的事,只得老老实实过起苦行僧一般的生活。

    他提着长守剑刚上天台,就看见刘清波和柳四两人也在。

    刘清波看到冬至就翻了个白眼,也不打招呼,自从得知冬至拜师之后,他现在看见冬至都是这个样子,冬至也习以为常了,比起之前动不动就开嘲讽,刘清波已经算是有所留情了。

    柳四笑道:“我们正犹豫要去一组还是二组的地盘练习呢,你就来了,领导找你谈话没?”

    冬至知道,这几天上面在找人谈话,虽说去哪里实习由不得大家选,但出发之前据说会把每人的分组都定下来,到时候除了受分局管辖之外,还要受总局领导的观察。

    “还没有,不过我应该会去二组吧。”

    不过现在进哪一组,不意味着考察期结束之后还能留在那里,如果领导觉得你不合格,该踢还是会踢,有些进不了总局的,就会被分配去分局,毕竟分局的事情更琐碎,更需要人手。

    柳四想来二组,据说已经得到龙深的首肯了,如无意外,顾美人和巴桑应该会去三组那边,刘清波拜不成师,就转而去了一组,这些都在众人的意料之中。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李映,他父亲李瑞本来是吴秉天之前的一组组长,而他出身茅山,按理说也应该去一组,谁知他却主动找到宋志存,提出想去三组。宋志存自然巴不得有这么一个精英加入,当即就同意了。

    许多人都觉得,李映这是要美人不要江山,见迟半夏去了三组,也不忍心跟女朋友分开。不过冬至认为,一组强人辈出,他们这一届又有了刘清波和张嵩的加入,李映就算再出色,进去之后难免竞争激烈,所以他选择了三组,反倒更容易出头。

    听见冬至的回答,柳四就失笑:“说得也是,你是龙局的弟子,肯定要去二组的,我多此一问。”

    他虽然也羡慕冬至能拜龙深为师,不过仅仅是羡慕而已,毕竟他柳树成精,也有自己的修行法门,拜不拜师都是锦上添花而已。

    刘清波听见拜师的话,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

    冬至邀请他:“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练习?”

    三个组的练习场地不同,刘清波确定了去向,拿的也是一组的门禁卡,冬至和柳四都是二组的。

    刘清波冷哼一声:“算了,免得别人误会我想偷学你的东西!”

    他头一扬,率先刷卡进去。

    冬至和柳四面面相觑,也相继刷卡进了二组的场地。

    柳四道:“听说明年世界交流大会,参与人员的数量会比往年更多,这样看来,我们应该有机会。”

    他见冬至茫茫然一头雾水,不由奇怪:“难道龙局什么都没跟你说?”

    冬至摇摇头,这两天他都快要被、操练得死去活来了,哪里有空关心什么世界交流大会。

    “这个交流大会,就仅仅是各国术法交流吗?”

    柳四道:“一方面是现在世界流通日益频繁,不单东方的妖魔会跑到西方去,西方被通缉的妖魔,往往也会跑过来,这是为了加强各国情报交流而设立的,另一方面应该就是各国的修行者进行交流切磋了吧,毕竟各自都代表国家,肯定都会有胜负心和荣誉感的。听说会有试炼比拼,前三名奖金优渥。”

    奖金还是其次,谁也不至于把那点奖金看在眼里,但优胜者对以后的升迁,自己的知名度肯定会有大大的好处,哪怕是个人参赛,到时候扬名世界,不愁名利不跟着滚滚来。

    柳四就道:“咱们这边不允许民间以个人名义参赛,都要通过特管局,到时候以国家的名义出去,每年特管局会给局里和民间分配一定的名额,据说吴局和宋局当年就是分别在比赛里崭露头角,大出风头,后来才一路平步青云的。”

    冬至好奇道:“那龙局呢?”

    柳四摇摇头:“没听说龙局去参加过。”

    冬至没想过凭着这个升官发财,不过能够去见见世面,跟各国修行者切磋,倒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最起码对提升自己也有好处,但既然他这么想,其他人肯定也都这么想。

    “筛选条件很严格吗?”他问道。

    柳四:“明年年底才举行的大会,应该要明年年初才会开始筛选吧,我也是这两天听一组那边的人说起才知道的,如果想去,应该就得加紧练习了,名额不会太多,咱们这一届又精英辈出,肯定不可能人人都有机会去。”

    冬至点点头,心说作为龙深的弟子,他怎么说也得争取到一个名额才是,不然就太丢他师父的脸了。

    想及此,修炼又来了动力,这里的空间是用术法无限延伸扩展的,别说容纳柳四和冬至两个,就算再来几十个人依旧宽敞,柳四绕到前方山坡后面去修炼,冬至则在瀑布边练习天纲步法。

    龙深的确很忙。

    今天的会议都凑到一块了,有上面的座谈会,局里的碰头会,还有安排新人的临时会议,中午休息时间,他回来拿水杯,就发现办公桌上多了本书。

    《有关部门降妖除魔事件簿》,作者:咚咚锵。

    龙深微微蹙眉,拿起来翻了几页。

    里面用简笔漫画的形式描绘了有关部门的日常生活,还有斩妖除魔的片段,里面隐去了特管局的名字,直接就叫“有关部门”,主角名字也没用真人姓名,连案子都改头换面,不算泄露机密。

    书本中间还夹了张纸条。

    师父,这书快上市了,作者是我,我打算把稿费捐给局里,以后作为阵亡同事的抚恤金,略尽一份绵薄之力。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后面附赠一个笑脸,旁边还有个羞答答的卡通小人。

    龙深把书合上,从抽屉里拿了份文件,抄起水杯要出门,动作一顿,顺手又拿起书,把里面的纸条翻出来,收进抽屉,将书一并带走。

    很多人以为大佬们位高权重,每天也一定高高在上端坐办公室远程指挥就行,但特管局不是这样。上回新人实践,两位副局长同样要亲自带队,再把人给带回来,虽说折损伤亡在意料之中,然而作为领导,龙深和宋志存依旧受到批评,还要写检讨报告,这些都是冬至他们所不知道的。

    “日本那边已经把东西送过来了,上面让我们早日把藤川也送回去。”吴秉天道。

    宋志存冷哼一声:“咱们这次拼死拼活,还折损了两人,我是真想把那龟孙子留下来,永远不让他回日本去!”

    吴秉天缓声道:“我也不想让他回去,但这是上头的命令,而且这次我们提出的条件,他们也都答应了,再不履行承诺的话,怎么也交代不过去。”

    这件事其实已经有了定论,今天不过是例行再提一下而已,宋志存点点头:“知道了,等上面手续下来,我亲自走一趟吧,把人押回去,免得中途再出什么变故。”

    吴秉天笑道:“那就辛苦宋局了,有你带队,肯定稳妥。”

    蒋局长只管抓大方向的精神文明建设,这种具体的业务分配,他向来不插手,也插不上手,见话题告一段落,他就笑道:“新人们的去向分配,是不是都定下来了?”

    吴秉天递上一份表格:“差不多了,这是各人的安排,您看看。”

    蒋局长略扫一眼:“怎么没有一个留在总局?”

    吴秉天笑道:“我们三个探讨之后的意思,是觉得与其将他们留在总局,不知民间疾苦,倒不如放他们去各地分局办事处,身在第一线,才能深入了解大案要案。”

    蒋局长点点头,反正他是甩手掌柜,当然没什么意见。

    “行啊,大概什么时候走?”

    吴秉天:“下周就可以去报到了。”

    蒋局长:“他们好不容易回来,下周也太赶了,这样吧,干脆再延长一周,走之前,办几场座谈会,咱们也好对年轻人多勉力勉励,督促督促。”

    众人这一听就知道,老蒋一定是演讲的瘾又犯了。

    自打他上任以后,逢年过节都要开会发言,而且不说上半个小时就不罢休,大家算是体会到老蒋这个“开会局长”的称号是怎么来的了。局里来来回回也就那么些人,蒋局长再爱开会也不可能把大家成天都喊到一块儿来,好不容易来了一拨新人,怎么能轻易“放走”?

    吴秉天不想在这种小事上跟局长对着干,就笑道:“那好啊,上回他们入职的时候没有好好聆听您的教诲,这下有机会了,以后天各一方,这种机会越来越少,现在能多听几次,他们也能多一些经验心得。”

    蒋局长眉开眼笑:“可不是,年轻人就得好好鼓励,这些孩子还年轻,又都是国家精英,难免心高气傲,得让他们走得更慢一些,步子别迈得太快!”

    今天的会议不算正式,只有他们几个在,正事也说完了,老蒋不知不觉就从这帮年轻人说到他自己的儿子身上,说他儿子非要去考国外一个很难考的院校专业,结果还真就考上了,还拿了全额奖学金云云,换而言之,那就是炫耀儿子。

    宋志存也有个儿子在部队,年轻有为,军衔不低,为人父母难免都有望子成龙的心思,老宋也没能例外,听蒋局长这一说,老宋也说起自家儿子,滔滔不绝,跟蒋局长大有相逢恨晚之势。

    吴秉天没有儿子,只有个女儿,刚学会说话,想炫也炫不了,但可以聊育儿经,也还插得进话题。

    眼看一场闲聊彻底围绕儿女进行,吴秉天看着沉默不语的龙深,就笑道:“我们这里还得数龙局最清心寡欲了,这些年一直扑在工作上,连个人的事情都顾不上料理!”

    蒋局长忙道:“对对,龙局还没成家吧,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个合适的对象,工作要紧,可也别忘了终身大事啊!”

    他当然知道特管局是干什么的,知道自己手底下全是强人,但也没仔细去了解过,更不知道龙深的来历,只把他当成跟吴秉天和宋志存一样的修行者。

    吴秉天和宋志存对望一眼,心里也好笑,没想到老蒋催婚催到龙深头上去了。

    不曾想龙深默默推出一本书:“这是我徒弟新出的书,据说现在销量已经突破十万了,回头我跟他要几本送给各位。”

    销量是他上网查的,在场几位局长,要说做官捉妖,那是一把好手,但要说了解出版行业,那是一个都没有,所以一听十万这个数字就惊了,赶紧拿过来传阅。

    蒋局长一看:“哟,这是漫画书?没想到龙局还有个漫画家徒弟。”

    吴秉天皮笑肉不笑:“是冬至吧,龙局真是收了个好弟子,这么快就能为师父争光了。”

    龙深云淡风轻道:“他是挺不错的,心性好,会画画,记性不错,还有天赋,我也没想到他能走到这一步。”

    听见对方装模作样的谦虚,吴秉天就不由得暗自牙痒痒。

    虽说他一开始不大瞧得上冬至这种没有从小打根基的修行者,但那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自从冬至在追查日本人下落那件事上崭露头角之后,吴秉天也起了想要招揽他进一组的心思,凭一组要钱有钱,要资源有资源的财大气粗,只要他开口,基本上不会有人不答应的,谁知龙深这家伙手脚却比他快,私底下频繁接触不说,还借着住得近,经常给予指点,弄得那孩子感恩戴德,当时就婉拒了吴秉天的提议。

    吴秉天毕竟堂堂局长,也不好成天表现得过于殷勤,失了身份,就想着等他们从银川历练回来,就去回禀师门,把冬至也列入龙虎山的门墙。反正他都打听清楚了,对方之前在閤皂山也只是拜了记名师父,不能算正儿八经的閤皂派传人,再入龙虎山也不算违规。

    谁知道龙深又一次抢在他前头,直接在山洞里就让人拜了师。

    等到他们回来,吴秉天才听他轻描淡写地说了这件事,当晚就气得没睡好觉。

    他不是说非得跟龙深抢徒弟,可不是还有个资质优秀的刘清波吗!

    可谁让人家手脚更快呢,吴秉天每每想及此事,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再者,就是上回跟日本人谈判的事情,龙深寸步不让,还拉上宋志存和宗老,结果苦了负责谈判的吴秉天,不得不两头来回传话,虽说最后逼得日本人作出让步,我方占了优势,但上头一开始原想着息事宁人的,因为此事对龙深和宋志存颇有微词,觉得他们“不顾全大局”,连带吴秉天也吃了挂落。

    龙深没所谓,宋志存对往上走的野心也不大,就吴秉天耿耿于怀,因着这“新仇旧恨”,他到现在还意难平。

    “不过咱们这里毕竟是特管局,斩妖除魔才是第一要务,龙局再疼徒弟,可别让他不务正业,努力错了方向。”

    龙深道:“说得对,我好不容易收了个徒弟,难免就想让他面面俱到,样样都出色,给他的压力也大了一点,谁知道他也没让我失望过,现在训练都很刻苦,这次出书的稿费,他还要拿出来,捐给局里,作为阵亡牺牲同事的抚恤金。”

    宋志存当先赞一声好:“龙局这个徒弟真没收错,可惜我晚了一步,要不然也能跟你争一争了。”

    蒋局长一介普通人,不懂斩妖除魔那些事儿,但听说冬至把稿费捐出来,也得表扬一下人家的觉悟:“是啊,都说一个徒弟顶半个儿子,我看龙局这徒弟顶得上一个半儿子了!”

    龙深淡淡一笑:“蒋局和宋局都过奖了。”他对冬至严格要求,半点口风也未吐露,但在别人,却不吝将偏爱和赞赏都表现出来。

    吴秉天心里堵着一口气,都快得心肌梗塞了。

    炫耀儿子/徒弟的闲谈告一段落,龙深回到办公室,一看时间,还不到四点,他放下手,直接去了天台。

    冬至果然在,对方站在瀑布旁边,背对着他,正手握长守剑练步天纲,也没听见龙深到来的动静。

    龙深站了一会儿,直到对方挥剑转身,才看见他的存在。

    “师父!”

    冬至先是高兴地喊了一声,紧接着估计是想起自己早上犯的错了,脚步一顿,走近的时候不忘偷看他的表情。

    龙深面无表情,负手而立。

    “练完了?”

    “练完了。”冬至笑得乖巧,“请师父指点指点。”

    龙深道:“办公室里那本书的作者是你?”

    冬至有点心虚:“是。”

    龙深微微蹙眉:“你每天修炼,还要画画出书,哪里来的时间?”

    冬至忙道:“画画是前段时间的事情了,去银川之后我也没什么时间画了,现在发的都是以前的存稿,这种简笔画画起来也挺快,稍微上点色就行,不会耽误修炼的。”

    龙深沉默片刻,道:“你有灵性,爱好也不少,但修炼贵在专一,我希望你能多花时间在正事上,须知战斗中一旦错失良机,就有可能性命不保。”

    经过这件事,冬至已经明白龙深的禁区了,资质不够好,身体不好,都没有关系,但修炼期间一定要专心致志,全力以赴,不能有丝毫马虎,这事本来就是他有错在先,他也不敢为自己辩解,只能乖乖认错,努力练习。

    对方低着头,龙深看不见冬至的表情,只能看见柔软蓬松的发旋。

    龙深其实没有他想的那么生气,只不过离别在即,自己不可能时时跟在对方身边,如果不敲打敲打他,真出了什么事,自己根本来不及赶过去。

    “稿费你自己留着,不用你捐。”

    冬至抬头,讶异地看他:“师父……”

    龙深道:“你要捐的钱,我来出。考察期工资比较少,钱不够用,就跟我说。但画画,不能影响到工作。”

    “……哦。”冬至没发现自己的嘴角微微扬起。

    他感觉自己一颗心像是在数九寒天被浸泡到热水里,泡得暖呼呼之后又被捧起来,温柔裹上毛巾。

    给他的心裹上毛巾的那个人,用最大的温柔和善意,来对待自己此生唯一的徒弟。

    “师父,我能抱抱你吗?”

    没等对方回答,冬至就已经将人紧紧拥住。

    “多大个人了,动不动就搂搂抱抱,成何体统?”

    虽然这样说,但龙深本可以轻易闪开,却没有。

    “你真是天底下最好的师父。”冬至将脸闷在他的衣服里,连声音都变得闷闷的。“能够当你的弟子,是我最大的福气。”

    龙深从没被人抱得这么紧过,想推开,觉得好像不大合适,想了想,他将手在对方背上拍了几下。

    “好了。”他道。

    冬至却舍不得松开,趁机又蹭了蹭,直到柳四从山坡后面绕过来,惊讶地朝他们打招呼。

    “龙局?”

    感觉出龙深想要推开自己的意愿,冬至先一步松开,被柳四看见自己不在外人面前表现的一面,他有点不好意思。

    柳四却没注意那么多,他高兴道:“龙局,您有空吗,我正想请您指点一下!”

    龙深点点头,跟着柳四去前面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保密法门,龙深去看不要紧,毕竟他已经站在一个常人难及的高度,冬至却不好跟着过去。

    但他也不想这么走了,就继续在原地磨磨蹭蹭,结果等了一个小时,他饿得前胸贴后背,才等到龙深跟柳四两人的身影。

    龙深奇怪:“你怎么还没走?”

    他以为徒弟被训了一顿之后分外努力,又加了句:“凡事有度,过犹不及。”

    冬至笑道:“我反正没事,就等你们一起走。”

    柳四道:“今天真是太感谢龙局了,正好也到饭点了,不如我请你们吃饭吧!”

    冬至一喜。

    却听龙深道:“他最近不能吃晚饭。”

    冬至:……

    龙深看他可怜兮兮的表情,眼里浮起一点笑意,终于大发慈悲道:“但可以喝点粥。”

    喝粥就喝粥,总比什么都不能吃好,冬至发现自己现在的要求已经降到历史新低,别说什么满汉全席了,现在估计一碟榨菜都能让他吃出珍馐的味道。

    柳四也是修行者,自然明白龙深让冬至饿着的用意,他就笑道:“这样吧,我们去吃素菜,冬至也可以多吃一点了。”

    冬至大喜过望:“老柳,你真是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大好人!”

    龙深无语,心说这徒弟还真容易被讨好。

    柳四在京城租了房子,离这有点远,吃了饭就先道别去搭地铁了,冬至则跟龙深一道慢慢散步回去。

    “师父,我去了分局之后,会有探亲假和年假的吧?”

    龙深:“问这个做什么?”

    冬至:“我可以多回来看看你啊。”

    龙深:“你好好修炼就成,用不着你看。”

    见对方露出失落的神色,他顿了顿,又道:“我去出差的话,有空会顺道去看你。”

    冬至的表情简直跟个开关似的,开关一按,立马又从黯淡变为明亮。

    “那我们现在各自的去向落实了吗,能不能给透露一下,我会跟谁搭档?”

    一起培训的这些同伴,虽然性情各有不同,但总归令人怀念,就连刘清波,他的白眼和冷哼对冬至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了。

    不过要是能跟巴桑或顾美人一起,那自然就更好了。

    龙深却道:“你们不会有搭档,所有人都会被分配到不同的地方。”

    冬至一愣:“可不是才四个分局吗?”

    龙深:“分局下面还有办事处,三线城市也有,办事处人不多,有时候条件也不会太好,你要有心理准备。”

    得,听这语气,冬至就知道自己被分配到的肯定不会是什么容易干的活儿,因为按照龙深喜欢迎难而上的个性,对徒弟也只会更加严格要求。

    龙深可以在私事上对他让步诸多,甚至称得上纵容溺爱,却绝不会在原则问题上有所退让。

    这就是他的师父。

    可偏偏,他就喜欢这样的师父。

    作者有话要说:

    肥肥的一章,有亲亲抱抱举高高吗?

    上一章,冬至被师父发誓感动之后到再次试探,中间有个小段落的过渡忘了放进去,所以修了下bug,想看感情过渡的可以再看一眼,只关注剧情的就不用管。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