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7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见他说起正事, 冬至只好收敛表情站好, 认真听讲。

    “天纲者, 天之纲维,涵括日月九星,洪荒玄黄, 说白了, 就是宇宙一切运行的规律。道家里也有步天纲的说法, 叫步纲蹑纪, 意思是在地上布北斗七星图,脚踏禹步, 辟谷求寿。三国时诸葛孔明,就曾用过这个法子企求上天, 希冀延长寿命,但最后没有成功。”

    这段逸事, 后来流传民间,被罗贯中写入三国演义, 冬至耳熟能详, 一听就想起来了。

    龙深接着道:“但我要教你的步天纲, 却跟前面说的不太一样。它既是剑术, 也是步法, 更是罡气,还可以糅合雷法。如果功法精深,运用娴熟,也许能引动日月星辰, 令宇宙天地以你为中心,一念则万物生,一念则天地灭。”

    冬至听得目瞪口呆:“这是盘古大神才能做到的事情吧?”

    龙深笑了一下:“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玄乎,世间法门,到了最高深的地步,大多是能做到这一点的,比如你用的五雷正、法,如果能达到雷霆万钧,呼引即来的地步,那就跟神仙差不多了,但事实上,世间几乎没有人能做到。”

    那倒是,冬至点点头,其实说白了,就像玩游戏,游戏公司总会给出一个终极必杀技,让你一定要练到最高级别,用最好的装备,花比别人更多的钱,才能达到那个技能的最大效果,整个服务器基本上也没人能做到,修行者大抵也差不多。

    介绍完这些,龙深朝他伸手:“把长守剑给我。”

    冬至忙将剑递过去。

    “先看我的步法,不要管剑法。”龙深说了一句,迈开脚步。

    他的步法很快,来来回回,冬至看得眼都花了,开始还能记住几个,到后面全都忘光了。

    “你先全部记住,练熟了,以后实战就可以配合剑法用。这套步法,在请神或引雷的时候用,也有锦上添花的效果。但你以后不能请神了,所以等练熟了,可以跟雷法一起配合使用。”

    冬至苦着脸:“师父,你走太快了,我没看清。”

    龙深严肃归严肃,在教徒弟上却很耐心,听他这么一说,又放慢步子,重新走了两回。

    要冬至形容,他觉得龙深的步伐走得很玄妙,但要具体说哪里玄妙,他又说不出来。

    端详了半天,他忍不住问:“师父,这套步法,是不是也有仿照北斗七星分布的规律?”

    龙深点点头:“不仅是北斗七星,而是二十八星宿,暗含东方青龙,西方白虎,北方玄武,南方朱雀四个星区,引雷作法,这套禹步基本可以通用。总而言之,你先学会,日后再慢慢理解,融会贯通。”

    冬至点点头,一边回忆龙深的步法,一边开始练习,龙深在旁边看,不时纠正他。

    不知不觉,日上三竿,已是将近中午。

    特管局天台虽然是单独辟出的空间,但四季轮转,日夜替换也跟外面一样,而且更加巧妙,黄昏之后夜幕降临,很快就是满天星光照耀大地,令人感叹造化神奇。

    虽然这里可以二十四小时练习,但龙深道:“这两天你先把步法练熟,后天再开始教你剑法。今天就到这里吧。”

    冬至挠挠头:“师父,你先走吧,我再练一下。”

    龙深:“凡事适可而止,你现在更需要的是休息。晚上不能吃饭,中午要吃饱,走吧。不让你沾荤腥,是为了让你肠胃更快调理过来,肉不是吃得越多越好。”

    冬至只好收剑,苦哈哈道:“我练了大半天,现在饿得不行,能不破点例子,光喝白粥熬不到晚上啊!”

    以前他也没像看潮生那么馋,但自从这一个月天天白粥配榨菜之后,现在听见肉字都开始眼睛发绿光。

    奈何龙深盯得他太紧,有一回从看潮生那里拿了零食,转头就被龙深发现,连带看潮生都被罚,在那之后谁也不敢给他吃的了。

    龙深看了他一眼,却忽然转身,对着明晃晃的日光,立指为誓。

    “我龙深今日收冬至为徒,必定一心一意,爱他护他,教他成才,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冬至愣住了。

    他刚才本来就是半开玩笑说了那么一句,也没指望龙深真的会发誓,可没想到这个男人居然当了真。

    喉头滚动,热流直涌上眼眶,连带鼻子都堵住。

    他看着龙深放下手,就像自己只是说了一句天气很好,面色平淡如常:“满意了?走吧。”

    “师父……”冬至一时不知说什么好。

    刚出声,发现眼睛有点湿了。

    龙深忍不住叹了口气:“有什么好哭的?不是你缠着要我发誓的吗?”

    “师父,你对我真好,我这是感动。”冬至带着泪光,却展颜一笑。

    这一刻,他心想,就算不是他想要的那种关系也无妨,以龙深为人,能为他做到这一步,是多么难能可贵的一件事,而他能报答的,只有努力,和一片真心。

    “去吃饭。”

    “好。”

    龙深让冬至节制饮食,当然没有带他去下馆子,而是把人带回宿舍,亲自下厨。

    这一顿还是喝粥,不过粥里放了点黄精枸杞红枣,养气补血。

    冬至最讨厌吃枸杞和红枣,因为它们明明带着药味,偏偏还甜丝丝的,那种味道太难形容了,他以前一入口就想吐,坚决不沾。

    但现在师父亲自做的,别说是枸杞红枣,就算是砒、霜,他也得吃下去,尤其是龙深背对着他忙碌的身影,衬衫袖子挽起半截,露出白皙有力的手臂,美人洗手作羹汤,不是每个人都有品尝的福气。

    冬至忽然觉得,自己要是生在古代,碰巧还是个皇帝的话,那一定是个为了美人不要江山的无道昏君。

    龙深的厨艺不算特别好,他平日忙起来连饭都可以不吃,更没什么时间锻炼厨艺,但对于冬至来说已经足够了,意义不在于粥的味道,而在于这是他师父亲手做的,只怕连李涵儿都没有尝过。

    吞下一口最讨厌的红枣,冬至决定,从今天开始,他就跟红枣枸杞这两种食物和解,过往恩怨一笔勾销。

    “师父,下周我要是去分局了,以后还能常回来看你吗?”

    “你怎么还没去,就惦记着回来?”龙深对他这种还没打仗就想着回家的态度不以为然。

    冬至软软道:“可是我会想你的啊。”

    龙深舀粥的手一顿。

    没等他教训自己心态软弱,冬至又道:“师父,你也知道,我爸妈已经去世了,现在这里就是我的第二个家了,总不至于一年之内都不能回来看你们吧?”

    龙深:“也没绑着你的腿,放假休息,你就能回来了,不过特管局岗位特殊,经常一有事就得走,事情解决才能回来,假期形同虚设,你要有心理准备。”

    冬至笑眯眯:“放心吧,我以前在游戏公司工作,也是每天加班,遇到资料片和活动开发,连休息日也没有,早就习惯了!”

    龙深不是个爱说话的人,如果无人打扰,他就是十天半个月不讲话也能泰然处之,奈何摊上个聒噪的徒弟,只好认命了。

    刚安静没一会儿,又听见聒噪的徒弟问:“师父,以前网络游戏还没盛行的时候,你闲暇会有什么消遣?”

    龙深:“到处走走,看看书。”

    冬至眼睛一亮:“那等我去了分局,你会来看我吗?”

    龙深想说自己估计没空,但见他闪闪发亮的眼睛,话到嘴边就换了个意思:“有空的话就去。”

    能逼得对方作出这种保证已是不易,冬至见好就收,满意地低头喝粥。

    刚安静没一会儿,他又问:“师父,那你喜欢看什么书?”

    龙深:“不拘什么题材,都会看看。”

    冬至眼前一亮:“那武侠小说呢?”

    龙深:“也看过几本。”

    冬至试探道:“那你知道杨过和小龙女的故事吗?”

    龙深看了他一眼。

    他做贼心虚,忙低下头假装专心吃粥,没与对方视线相接。

    龙深没回答。

    冬至等了片刻,忍不住道:“师父,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龙深忍无可忍:“闭嘴。”

    世界终于清静了。

    要是早知道这个徒弟这么聒噪,当初他就应该多考虑一下再收徒。

    龙深从没做过让自己后悔的决定,但他看着对方乌黑柔软的发旋,平生头一次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判断。

    冬至若有所觉,抬头朝他没心没肺一笑。

    龙深的心刚柔软了一瞬,低头看见他碗里,又无语了。

    里面的枸杞一颗颗都被拨到碗底,原来被粥盖住,随着对方把粥喝得差不多,红红的枸杞又露出来。

    “吃光。”龙深用筷子轻轻敲了一下他的碗沿。

    真的很难吃,幻想成仙丹也实在是吃不下一整碗。冬至本来还想趁他不注意偷偷拿去倒掉,现在被发现,只好拿起来,视死如归全扫到嘴巴里去,然后在味觉被感知之前全部吞进肚子。

    龙深看他吃顿饭跟小孩儿似的还露出求表扬的表情,只说了一句:“明天继续,到你离京之前,每天中午都要来这里喝粥,枸杞红枣黄精,一样都不能少。”

    冬至:……

    跟心上人天天吃饭,吃的却是自己最讨厌的味道。

    人生总是充满艰难的抉择。

    吃完饭,他还想再赖一会儿,比如说帮师父洗个碗,磨蹭一下,顺便聊聊天,说不定还能蹭个觉,谁知龙深却让他这几天都要早点休息,并告知明天凌晨四点还得去天台继续上课。

    冬至生无可恋地被赶回宿舍,抱着大白猫缓了半天,一颗心恢复过来,又开始蠢蠢欲动,手指跟着不老实,拿起手机就开始发信息——

    师父!给你推荐武侠三部曲,射雕,神雕,倚天,其中最好看的是神雕,你有空一定要看!

    他本以为龙深不会回复,谁知过了片刻就收到一条信息:看过了。

    冬至精神一振,又问:有何感想?

    龙副局长回之:内功描述较为虚幻,偏近术法了。

    十分专业的读后感。

    冬至哭笑不得,追加了一条:那感情部分呢?

    他觉得自己的暗示已经足够明显了,只要龙深稍微用点心,应该就能听懂其中的弦外之音。

    对方回复的是:还好。

    这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他看着手机屏幕从亮起来到暗下去,愣了好一会儿,直到白猫不耐烦,从他身上跳下去,冬至才回过神来。

    想再追问,却已经没了刚才的勇气。刚才下意识的举动,现在却觉得有点鲁莽。

    早前听见龙深发誓的时候,他还感动地想,两人就这样当师徒也不错,可是转眼间看到机会,又按捺不住冲动,患得患失。

    他没有再发信息过去,对方也没有再追加信息过来,那两个字仿佛冷场的标志,让一整夜都安静下来。

    冬至拿着手机自我谴责,手指无意识跟着乱点,不知怎的,就点开了《神雕侠侣》的网络版本。

    当年读这部小说的时候还是初中,那时候小孩子心性,满眼只有主角多么厉害,恨不得看他与金轮法王大战三百回合,从此名扬天下,哪里会去关注什么痴情不悔,等到后来电视剧播出,他才抽空看了几眼,将剧情重新回忆起来。

    现在年纪不同,心境不同,重温这部小说,又是全然不同的观感了。他不知不觉看得入神,忘了睡觉时间,原本答应九点就上床睡觉的,拖到十二点过才想起这事,结果刚睡四个小时就被闹钟吵醒,精神不振眼下青黑的样子,立马就被龙深察觉了。

    “昨晚不是让你早睡吗?”他蹙眉问道。

    从对方的语气里嗅出一丝危险前兆,冬至忙道:“是早早就睡了,但是翻来覆去睡不着。”

    龙深:“我记得你说过自己睡眠质量好,沾床就睡的。”

    冬至:……好像确实这么说过。

    昨天吃饭聊天的时候,龙深告诉他睡前坚持练习吐纳功夫可以帮助睡眠,他想也不想就夸口说自己平时睡眠质量很好,即使以前没有练习吐纳,基本也能沾床就睡。

    现在报应来了。

    人果然不能说谎,不然说一个谎,就得扯无数个谎言去圆。

    他只好老老实实道:“师父我错了,我是因为看小说忘了时间,才晚睡的。”

    龙深淡淡道:“平时我给你说的,你是不是从没放心上?”

    冬至赶紧否认:“你说的话,我都记得,昨晚是我自制力太差,你别生气。”

    龙深道:“我们这个身份,最重要的就是自制和意志,与妖魔对峙,稍有差池,他们就能窥见你内心的弱点,趁虚而入,你在分局,随时都会面临突发状况,我不可能时时在你身边护着你,如果你带着依赖心理,不如早点退出,也省得我费心去教。”

    这句话已经很严重了,冬至被训得心头一揪,低着头乖乖挨骂,不敢出声。

    以龙深的为人,会说这么一段话,已经是有点生气了,肯定不会再长篇大论接着训下去,但他越是不说,冬至反倒心里越是难受,接下来的大半天,他提起精神,将对方教的内容都牢牢记下,又照着对方的要求演示了一遍。

    龙深矫正了他的动作,又让他自行练习,就先走了。

    冬至也没敢喊住他,自己练了两个小时,直到肚子饿才回去,想着等傍晚龙深下班,再去找他吃饭道歉。

    谁知这两天都跟书特别有缘,冬至刚回去,就收到一个快递。

    快递里是样书,书名叫《有关部门降妖除魔事件簿》。

    他在网络上的漫画连载反响很不错,粉丝越来越多,已经突破一百万大关,这种时候再没有书商狂轰滥炸找他出书才是奇事,冬至经过考虑,终于答应出版,出版社动作很快,他们去银川之前,对方拿到稿子之后就开始排版集结,现在样书就寄过来了,预售也已经开始,不出意外的话,半个月后就可以正式上市。

    冬至原本准备拿到样书,就去师父面前刷好感度,结果今天早上被训了这么一顿之后,估摸着人现在应该还在气头上,他也不想再挨训,去龙深办公室的脚步就拐了个弯,下楼去了何遇跟看潮生那里。

    何遇以前就天天吊儿郎当的,现在断了腿,暂时不用出外勤,更有理由偷懒不干活了,上班时间肯定在狗窝,啊不,是办公室里打游戏,一找一个准。

    果不其然,冬至一过去就找到了。

    看潮生也在,两人一人捧一个手机,看潮生估计是跟何遇一队,正被他带着,两人打得满面潮红,精神焕发,冷不防冬至一开门,他们齐齐抬头,下意识露出惊弓之鸟的表情,再一看是冬至,又整齐松了口气,埋怨冬至:“你怎么进来也不敲门?我还以为是老大!”

    冬至无辜道:“我敲了,是你们自己沉浸网游无法自拔。”

    他把书放在茶几上,那上面给何遇跟看潮生堆满各种零食和垃圾,还得先扔掉几个盒子才腾出的空位。

    “我的样书出了,先拿过来给你们。老钟的份我也带来了,你们帮我拿给他吧,我就不多跑一趟了。”

    何遇提点他:“你应该也给老大送一本,他嘴上不说,心里肯定很高兴。”

    冬至摸摸鼻子:“拿了,但我不敢送过去,我今天刚惹他生气。”

    何遇跟看潮生两人原本头也不抬,连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他,听见这话,游戏也不玩了,都是一脸惊奇:“你惹老大生气?不会吧?就你这样还能惹老大生气?”

    冬至一听就不服气了:“什么叫我这样的?那哪样的才能惹他生气,我不够格吗?”

    他话刚出口就发觉自己被何遇带歪了重点,赶紧把话题拉回来。

    “我刚才路过他办公室也没人,估计开会去了,要不回头你帮我拿过去吧。”

    何遇一口回绝:“不要,你自己拿过去吧!万一他心血来潮又要训人,我这不是上赶着触霉头吗?”

    看潮生点点头:“这是很有可能的啊,老大被冬至惹毛了,肯定正愁没人出气呢!”

    冬至撇撇嘴:“听说你拿我跟刘清波拜师的事开赌局,赚了一笔外块啊!你说我要是跟师父说,他会不会让你把这笔钱上缴?”

    看潮生当时押的是刘清波,后来当然输钱了,此时一听,就跟着起哄:“对,告发他!让老大收拾他!”

    何遇怒视看潮生:“你到底是帮哪边的!”

    看潮生笑嘻嘻:“帮理不帮亲!”

    何遇挥挥手:“去去去,我看你是想浑水摸鱼!”

    他果断抛弃游戏,揽过冬至的肩膀,谄媚道:“不就是送本书吗,没问题,包在我身上!不过你得告诉我们,老大那时候怎么就突然愿意收你为徒了?听说你们还是在山洞里私相授受的?”

    冬至抗议:“什么叫私相授受,注意你的用词啊,我们又不是无媒苟合!”

    何遇一乐:“这可是你自己说的!我们跟宋局打赌啊,他非说是老大主动收你当徒弟的,可我觉得是你苦苦哀求直到老大心软的,你快给我透露一下答案!”

    冬至算是开眼界了:“你居然还跟宋局打赌?赌了多少?”

    看潮生嘴巴更快:“一千!”

    冬至哈哈一笑:“那你输定了!”

    何遇难以置信:“真是老大主动提出收徒的?”

    冬至扬起下巴:“当然!喂,你俩什么表情?认识这么久,我还请你们吃了好多顿饭,你们居然打赌都不押我赢!”

    何遇语重心长:“不是不押你,而是在你之前,已经有许多人想要拜老大为师,可没有一个人成功过,所以我们很难相信像老大那么难搞的人,居然会有人能让他破例。”

    冬至得意道:“那说明我足够优秀啊!”

    何遇斜睨他:“这话你说得心虚不?别说刘清波了,之前还有好几个家世能力都不比刘清波差的,但老大也没松过口,你敢摸着良心说自己比他们强吗?”

    看潮生忽地揪住何遇的衣领猛力摇晃:“废话少说!臭何遇,都怪你怂恿我押他输,你还我血汗钱!”

    何遇被他勒得直翻白眼吐舌头。

    面对突如其来的内讧,冬至哭笑不得,赶紧上前制止:“你们居然还敢跑去跟宋局打赌,是不是生怕宋局不告诉师父!”

    何遇被看潮生一顿折腾,好不容易从魔爪下挣扎出来,头发已经被整得更鸡窝似的,脖子脸上也多了几道抓挠痕。

    他忿忿不平道:“老大这回是怎么了,那么多优秀人才都不收,看见你居然就开窍了!”

    冬至翻了个白眼:“我觉得你们一直搞错了方向,你们怎么就觉得一定是越强的徒弟,师父才要呢?”

    何遇:“哈?难道老大喜欢调、教系?”

    冬至:“你们想啊,徒弟徒弟,不就是拿来教的吗,如果自己已经形成一套体系,就很难再理解接受新的东西,师父教起来不也会事倍功半吗?像我这样,就像一张白纸,师父想怎么教就怎么教,吸收起来不是比那些能力强的要快很多吗?”

    何遇聪明一世,在这上头偏偏一时转不过弯:“那怎么不干脆收个小孩子,不是吸收更快吗?”

    看潮生一爪子又拍过去:“你是不是蠢!老大成天那么忙,哪里有空陪小孩子玩!”

    “对哦!”何遇摸着后脑勺,懊悔不已,“我怎么一开始就没想到这一层,白白浪费了一千!”

    “两千!还有我的那一千!我不管,你必须还我!”看潮生怒道。

    何遇嗤之以鼻:“愿赌服输,你自己要押我的,难不成是我逼你的啊,只能说你智商低!”

    “你说什么!”看潮生大怒,直接化语言为暴力,直接扑上去,办公室又一次沦为战场。

    “记得帮我把书送过去啊!”冬至喊了一声。

    办公室里鸡飞狗跳,唯独没人理会他。

    刚看见他们打架的时候,冬至还会吓一跳,赶紧劝架说和,现在已经完全麻木了,这两人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完全是家常便饭,估计龙深都懒得管他们了。

    作者有话要说:

    哈哈哈为什么砒、霜也会被和谐?真是够了!

    蟹蟹宝宝们的留言支持和霸王票,以及营养液,一人咪啾一口~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