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6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听他问起抚仙湖, 何遇难得没了笑容, 叹一口气:“算是解决了吧, 可惜只治了标,没能治本。”

    “什么意思?”冬至没明白。

    何遇道:“我们一开始,以为是抚仙湖底有妖魔作祟, 才会频频出事, 魔气四溢, 但后来看潮生发现湖底鬼城内有一个小洞, 魔气就是从那里源源不断漏出来,影响了湖底尸体, 令他们千年不腐,甚至魔化。”

    几个人上了车在聊, 何遇说的时候,其他人也在旁边听着, 李映闻言就问:“小洞通往哪里?”

    何遇:“这就是棘手所在,不知道!湖溪通江河, 江河又通海, 世上水脉, 地下大多相连, 那里位于湖中心, 常人很难潜下去,潮生化形之后,体型又太大,也钻不进去, 现在只能暂时封印起来,希望不要再出事了。”

    听上去的确很麻烦,据说三组还为此牺牲了一个同事,听何遇寥寥几句话,也能想象得出当时在湖底的惊心动魄。

    顾美人蹙眉道:“能自己申请去分局的吗?我的笛子在湖底也能吹,如果需要再下水勘探的话,我也许能帮上忙。”

    何遇笑嘻嘻:“上面自有安排,不用想那么多,今朝有酒今朝醉,晚上去唱歌怎么样?”

    李映他们跟何遇不熟,不过何遇这人本来就是自来熟,也没什么架子,没几句话就跟其他人聊得热络。

    冬至却道:“不行,我回来之后还没见过龙龙呢,今晚得陪陪它。”

    何遇莫名其妙:“什么玩意儿?”

    但他很快就知道答案了。

    一只普普通通的白猫,冬至给起什么名不好,居然叫龙龙。

    何遇竖起大拇指:“兄弟你行啊,你起这名字,老大就没意见?他是不是还不知道?”

    冬至有点心虚:“当时他就在旁边,我让他帮忙起,他想不出来,我也想不出来,随口就起了个。”

    后来觉得好像也不大好,但名字起都起了,只得硬着头皮叫下去,好歹有龙深几次喂养,龙龙才能活下来,这也算是一段缘分了。

    不过,当冬至看到朝自己颠颠跑来,起码肥了一圈的白猫时,不由扶住额头,呻、吟一声。

    “老钟,你到底怎么喂的?”

    钟余一指着比脸盆小不了多少的猫盆,无辜道:“我怕我哪天忘了喂它,就干脆一次给它倒多一点,它想吃多少,就吃多少。”

    龙龙还记得冬至,跑到他脚边,扑通一下卧倒,翻出白白的肚皮。

    冬至一下子就被萌翻了,忙蹲下身给它摸肚皮。

    不管怎么说,这只胖乎乎的猫总比刚来时的小可怜建康多了。

    看潮生看见龙龙,却沉着脸,老大不高兴。

    大家顾着逗猫,也没注意他,直到听见嗷呜一声叫唤,一只大黄猫闯入视野。

    它跳上凳子,一脸骄傲地朝龙龙喵了一声。

    何遇毫不顾及他面子地爆笑出声:“你好歹是堂堂快要化龙的蛟,跟一只猫争宠,丢不丢人?”

    大黄猫闻言炸起全身毛发,朝何遇扑过来,半空化回人形,稳稳落地。

    “谁争宠了,我本来就比它可爱!它能化人吗,它会说话吗!”

    白猫见看潮生一会儿变人,一会儿变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一脸呆呆的。

    看潮生怒道:“我不管,你们马上把它送走,这里只允许有一只猫的存在,那就是我!”

    何遇啼笑皆非:“还跟一只猫吃醋,你知道你多少岁了吗?”

    看潮生眼眶一红:“反正你们就是喜欢它多过喜欢我呗!”

    他转身要走,冬至忙拦住,好声好气道:“它肯定没你可爱,但要是我不要它,它就得去流浪了,上天有好生之德,这些小猫小狗寿命很短,不可能像你们一样修炼个几百上千年化形,你也不希望作孽杀生吧?”

    看潮生面露犹豫,见龙龙一脸无辜回瞅着自己,瓮声瓮气道:“那你们不能重视它超过我!”

    冬至哈哈一笑:“那还用说吗!”

    看潮生小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转眼就忘得干干净净,又去找钟余一串门了。

    何遇把冬至叫到走廊,小声道:“他是三百年化形的蛟,从老大发现他的时候就没看见他父母,换算成人类的年龄,现在也就十岁左右的小孩,所以偶尔会闹点小孩脾气。”

    冬至恍然,他一直以为看潮生是外形幼小内心沧桑的老妖怪呢!

    他迟疑片刻,还是忍不住问:“我师父,是不是也不是人?”

    何遇奇怪:“怎么,你都拜了师,他还没告诉你?”

    冬至摇摇头。

    何遇:“那你怎么不问?”

    冬至不好意思道:“怕太冒昧了,惹他不痛快。”

    何遇翻了个白眼:“你对老大处处贴心,怎么对我就没这么好?刚才说好的游戏礼包啊,可不许赖账,你想想我刚帮你在看潮生面前省下多少钱!”

    冬至嘴角抽搐:“知道了知道了,买买买!”

    何遇一把抱住他的胳膊:“爸爸!”

    冬至:……你的节操呢?

    “你们在干什么?”

    身后传来龙深的声音,何遇转过头,嘴角抽搐。

    “老大,你怎么总是神出鬼没的?没声没息,吓人一跳,人家会被你吓死的!”

    龙深挑眉:“我要是没过来,还不知道你还要认我当祖宗。”

    他是冬至的师父,何遇叫冬至爸爸,那龙深还真就成何遇的祖宗了。

    何遇陪笑:“只是跟小冬冬开玩笑而已嘛!”

    龙深:“你又有力气打游戏了?报告写好了?ppt做好了?”

    何遇捂心口:“老大,我腿都折了,你想让我心也跟着碎吗!”

    龙深淡淡道:“报告没写好之前,你上一次游戏,我就上去把你杀得废号重练。”

    好狠!何遇倒抽了一口凉气。

    冬至啼笑皆非,才知道原来龙深上游戏买本服第一的号,还有这种用处。

    何遇改口比翻书还快:“我最喜欢写报告了!我要通宵写报告,我热情洋溢,我饥渴难耐!再见!”

    他一瘸一拐走了没几步,又转过头来,掰着兰花指,拉长了语调,娘里娘气道:“龙、龙!”

    龙深:???

    何遇嬉皮笑脸:“我叫猫呢!”

    没等龙深发作,他以飞快的速度逃走了,一瘸一拐走起来比正常人还要快。

    冬至想笑又不敢笑,生怕龙深想起这名字是他取的,迁怒罪魁祸首,忙道:“师父,何遇说晚上去吃饭唱歌,你一起吗?”

    龙深:“你现在的身体不宜熬夜,晚饭也别吃了。”

    冬至:……

    “可是我半个月没开过荤腥了,晚上能不能吃点火锅?”他垂死挣扎。

    “一个月内,少油少盐少荤腥,早上一顿,中午一顿,过午不食。”龙深的语气不容置疑。

    有一位严师是什么样的体验?

    面对这个网络上的提问,冬至一字一句敲下自己用血泪换来的答案:那是一种既痛苦又快乐的感觉,因为这表明他很关心,而在这之前,你很可能是个不值得他看一眼的陌生人,但快乐的同时,又会为他的严格要求而痛苦。如果要用四个字形容,那就是,欲仙、欲死。

    见他抱着电脑盘腿坐在沙发上,龙龙喵的一声,也跳上沙发,在他身边趴坐下来。

    它的体型有了突飞猛进的变化,连带脸也变得圆乎乎,摸上去特别有肉感。

    冬至摸着它软绵绵的毛,惆怅道:“我们一周后就要分配了,我要是不能留在总局,肯定要去分局,那你说,我得猴年马月才能跟他表白,让他知道我的心意啊?”

    猫一脸傻乎乎,圆圆的眼睛里映着他的倒影。

    冬至:“你觉得我有生之年还有机会把师父变成男朋友吗?”

    白猫还以为在跟自己说话,跟着喵了一声,脑袋挨着冬至的膝盖使劲蹭,意思是想要摸摸。

    冬至给它脖子挠着痒痒,一边托腮思考。

    “我现在这样会不会太心急了,毕竟刚拜师也还没多久,应该日久天长潜移默化让师父慢慢习惯我的存在,再伺机行动会比较好?不过听何遇说,喜欢师父的人好像还挺多的,就怕下手太晚错失良机……”

    他苦恼地自言自语,就在这时,手机亮起,居然是之前那个在国外上学,许久没有联系的损友。

    对方发来问候:兄弟,最近怎么样啊?

    还附带一个飞吻的表情。

    冬至不由笑了,回复道:刚实践回来,所以最近没联系你,还成,看你心情还不错,从失恋的阴影里走出来了?

    老友:你怎么知道,哥还真找到又一春了。你怎么样啊,上次说喜欢你们领导,现在啥阶段了?

    冬至:我拜师了,领导变成我师父了。

    老友:哎哟我去!老久没回国,现在你们都流行这一套了?师徒play吗?

    冬至:去你的!你之前还寻死觅活的,怎么现在那么快就投奔新恋情了?

    老友:嘿嘿,这你就不懂了,治愈一段恋情,最好的方法就是重新开始一段新的恋情。这次是人家倒追我,还是个漂亮的大洋妞!回头给你发照片,不过话又说回来,你也只能看看了,谁让你连个恋爱都没谈过呢?

    冬至:你再人身攻击,我要拉黑了。

    老友:别别,我错了!说吧,你俩到啥程度了,上回你说什么崇拜尊敬,我还以为开玩笑的,谁知道你是来真的?不过你也别灰心啊,这不挺好的吗,万事开头难,这都拜师了,说明人家对你也有意思啊!

    他不说还好,一提起这个,冬至就觉得丧气:真不是,他收我当徒弟,是因为觉得我勤奋,可堪造就,其实吧,我虽然很喜欢他,也的确是把他当师父那样来尊敬的。

    老友:哦,你有恋父情结!

    神他妈的恋父情结!

    冬至怒而回复:你这种俗人,根本就不明白这种感情!

    老友:明白明白,不就是又敬又爱吗?既仰慕他的精神,又肖想他的**。

    这种贴切的形容让冬至无语凝噎。

    老友见他半天没吱声,得意道:还是哥们厉害吧,让你老瞧不起人!你自己现在到底是怎么个打算?就算想要慢慢来,也得有个流程吧?

    既然兄弟挺给力,冬至也就实话实说了,把自己的苦恼全都倾吐出来:如果能一步到位当然最好,不过我那领导兼师父平时挺严肃的,我怕他一时接受不了,大家连师徒都没得当,就算他手下留情,以后大家也会尴尬啊!

    朋友就问:那你觉得他对你,跟对其他人,有不同吗?

    冬至仔细想了想,还真有。

    起码收徒这件事,就说明龙深对他另眼相看了,毕竟连刘清波都被拒之门外。

    还有去古玩店,钱叔当时就说了,他是龙深带到店里去的第一个人,也是第一个被赠剑的。

    这虽然不能说明师父对他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但起码说明自己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的确是特殊的。

    老友听完之后回道:一个正常男人,怎么可能单身那么久?一定有鬼,要么是感情洁癖,要么和你一样是基佬,我觉得后者可能性比较大!

    冬至抽了抽嘴角,说:我也是感情洁癖好不好?谁能和你一样成天换女朋友?

    老友:这样吧,我教你几招,一招叫投石问路,还有一招叫声东击西。

    冬至:什么鬼!

    老友:一听你这语气对我就不尊重,这是请教人的态度吗?

    冬至:行了行了,大哥,大爷,快说吧!

    老友开始谆谆善诱:投石问路,就是旁敲侧击,问问他对恋爱的想法,没事送点礼物之类的,该表现的时候就表现,英雄救美什么的也别落下,懂吧?

    冬至:你说这些我全用过了,我连生米煮成熟饭都想过呢,可人家酒量比我还好!

    老友:那就声东击西!交个女朋友男朋友什么的,刺激刺激他,让他意识到对你的感觉。

    冬至:万一他对我没感觉呢?

    老友:你这对象太难搞了,那你就直接上去亲一顿,说老子想跟你交往,你觉得咋样,行不行一句话!

    冬至想象龙深被这句话吓呆的反应,不由笑出声,脑袋正趴在他大腿上打盹的猫咪被吓醒。

    他对老友道:我觉得你这些法子都不管用,因为你根本不了解他。算了,现在刚拜师,我先认认真真学点本事再说,反正他也是单身狗,不着急。

    老友回复他道:别高兴得太早,从你的描述来看,我觉得你的竞争会挺激烈的。

    不得不说对方是个乌鸦嘴,第二天冬至敲开龙深办公室门的时候,就看见茶几上放着一大袋东西,各种透明餐盒,里面装着食物,看着还挺精致。

    他开玩笑道:“师父,有人来贿赂了?”

    龙深头也不抬,拿着笔在文件上龙飞凤舞签上名:“李涵儿送来的。”

    冬至一愣:“谁?”

    龙深道:“李映的妹妹。”

    说罢他抬起头:“你应该没有见过,她在龙虎山学艺,这次奉师命下山历练。”

    冬至故作不经意:“你们俩很熟?以前我可从没见过您随便收别人的东西。”

    龙深看了他一眼:“我不也收过你的盆栽?”

    冬至笑嘻嘻:“那不一样,我是徒弟啊,是你在这世上最亲的人了,是不是?”

    龙深还以为他在趁机撒娇要吃的:“你要是有喜欢的,就拿去吧。”

    李涵儿是谁,冬至灵光一闪,想起来了。

    他当时在閤皂山脚下准备加龙深为微信好友,何遇就冒充过这位李涵儿的身份,结果被龙深一眼识。

    这样一想,又忽然生出一丝不妙对的感觉:他跟何遇当时都以为龙深火眼金睛,现在看来,也有可能是龙深早就跟李涵儿很熟,所以才能立马看穿。

    龙深见他站在那里,脸色变幻不定,有点奇怪:“怎么?”

    冬至试探道:“师父,我是不是很快就要多一位师娘了?”

    龙深蹙眉:“你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呢?”

    冬至指指桌上那堆东西:“李小姐啊,不是吗?”

    龙深:“我没收,她放下就走了。”

    所以,这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意思?

    冬至趁热打铁:“师父,那以后你想吃什么就跟我说,就算我不会做,也可以给你买,何必拿外人的东西?我记得你原本也不喜欢收礼的。”

    龙深道:“本来想让你歇两天再教新东西,你这么生龙活虎,是想提前学了?”

    能学新东西了?冬至精神一振:“我没事了,现在学也成!”

    龙深从抽屉里又摸出一个护身符。

    “戴着吧,不比上次那个好,但也同样有安神定魂的效果。”

    上次那个安神的护身符,冬至在银川地下,早就让水给泡坏了。

    他接过来,心里挺美的,又大着胆子趁机要一个保证:“师父,我暂时不会有师娘的对吧?”

    他只是想让自己有足够的时间,把师父变成男朋友,奈何龙深不解风情,非是不肯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反而道:“你知道一周后你要被分到哪里去吗?”

    冬至一愣:“不是留在总局吗?”

    龙深摇摇头:“今年所有人都要去分局,没有人能留在总局,起码要等一年考察期过了,再看情况。”

    分局事多,有时候未必多严重,但琐琐碎碎,公检法部门遇到的悬案奇案,无法用科学解释的,通通会被塞到分局去,要是很严重的大案,像长白山和银川这种,自然有总局出马。

    龙深道:“在分局待上一段时间,对你以后有好处,你现在需要实践和经验。”

    这个道理,冬至也懂,但……

    他忍不住道:“那岂不是要跟你分开很长时间了?”

    龙深扬眉:“雏鹰翅膀硬了,迟早要放飞的,有什么问题吗?”

    冬至老老实实摇头。

    非但没有问题,而且他也明白龙深的用意。

    包括龙深在内的领导们,希望他们出去独当一面,培养独立解决问题的能力,而不是每次都有人在前面带着。

    跟着别人走,永远成不了大事,只有自己去摸索,才能成为带路者。

    只会画画的冬至原本心无大志,但现在,为了龙深,也为了自己的理想,为了在周越和邢乔生,乃至牺牲前辈们墓碑前发下的誓言,他必须勇敢地踏出那一步。

    龙深道:“去把长守剑拿上,在天台等我。”

    别人入职,欢天喜地,冬至入职,却还要继续苦练。

    但现在,他的名字已经跟龙深联系在一起,往后在外头,更是捆绑效应,连人魔都打不过龙深,别人一听龙深弟子这个名头,只会想到名师出高徒,冬至更不想让人觉得他这个弟子是走后门得来的,名不副实,甚至拿他来嘲笑龙深的没眼光。

    那就只有努力追上师父的脚步。

    他在天台也没等多久,龙深很快就到了。

    自打拜师以来,冬至还是头一回被龙深亲自传授正儿八经的绝活,心里不免有了几分期待。

    龙深道:“之前在洞窟里事急从权,没有什么拜师典礼,我本来就没有师承,也不需要那么多礼仪,你就在这里拜了天地,再对我拜一拜就行了。”

    冬至微微一怔,没有细想,二话不说当场就跪下,先给天地磕了三个响头,又向龙深跪拜。

    “今生今世,弟子冬至奉龙深为师,定当爱之敬之,矢志不渝,如有违背,天打雷劈!”

    龙深没有规定他发誓应该说点什么,但无非就是尊师重道,天地可鉴之类,冬至自己灵机一动,夹带私货,乍听上去也没什么奇怪,龙深点点头,让他起来。

    冬至笑道:“师父,我发了誓,你是不是也该发个誓?”

    龙深不解看他。

    冬至道:“你也得发誓好好爱护我,绝不抛弃我这个徒弟啊,不然哪天我要是犯了个小错,你就把我给逐出师门了怎么办?”

    龙深:“……我不会干这种事的。”

    冬至可怜巴巴看着他,奈何龙副局长铁石心肠,不为所动。

    “今日我要教你一个法门,名叫步天纲。”

    作者有话要说:

    既仰慕他的精神,又肖想他的**。唔,这个概括很精准了。

    今天来个福利吧,本章前50个留言送红包~~~~系统设置的是晚上8点更新,但肯定有延迟,用app看的宝宝可以从目录进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