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1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飞剑出鞘, 直接跃至千尸俑面前, 挡下扑向谢清柠的千尸俑,手中长剑挥出去时, 速度极快, 宛若白光, 在众人还没来得及看清之前,千尸俑肩膀上的脑袋已经被削去五六个,霎时人头乱飞,在半空中还张开血盆大口作咬人状。

    他分毫未停, 紧接着又旋身到张嵩面前,一剑破开另一具千尸俑的胸膛,浓浓黑气从尸俑里溢出, 被龙深一踹, 后退几步踉跄倒在地上, 张嵩趁机上前配合,将千尸俑所有脑袋都给斩下来。

    冬至余光一瞥, 那两个男人正不着痕迹往龙深处挪动, 似乎别有意图。

    他横剑一拦,正想喝问他们的身份,谁知对方做贼心虚,以为冬至要对他们下手, 随即后退几步,露出警惕神色,其中一个人双手结印念了几句不知名咒语, 又从口袋里摸出一团东西往冬至面前一丢,那东西迅速膨胀化为立体,引颈弓背,作出攻击的姿态。

    冬至虽然刚入修行界不久,见的世面也不算多,但他一看到这个年轻男人的做派,立马就知道对方的来历了。

    长白山上,藤川师徒召唤式神作战,也是这样一种方式。

    这几个人,肯定跟日本人是一伙的!

    看来他们也跟主力部队走散了,不过这样更容易对付一些。

    白虎呼啸着扑过来,冬至飞快弯腰伏下,长剑上挑,在白虎腹部划开一道口子。

    役使白虎式神的男人眼神一凛。

    普通兵器是伤不了式神的,除非冬至手里的是神兵名器。

    他一开始根本没把冬至当回事,因为从对方拿剑手法和反应速度来看,顶多也就比用剑的新手好一些,但现在仗着手里的神兵,对方竟能暂时跟白虎斗了个不相上下。

    龙深与冬至加入,给李映他们增添了很大的助力,龙深一个人几乎就把所有的千尸俑拦住,只是这些千尸俑刀枪不入,千手千首,战斗力极强,龙深再厉害,也不可能瞬间横扫千军,把这些邪物全部消灭。

    谢清柠刚得以喘口气,就察觉后脑勺传来掠空之声。

    她来不及回头,只能选择侧身避开。

    身后,一道极快的身影在半空生生拐弯,朝她攻去,张嵩刚一剑荡开一具千尸俑,虎口震得发麻,见状又飞身刺向那道虚影。

    他的速度已经非常快,但对方居然在他的剑抵达前就已经凭空消失,又一次出现在谢清柠身侧,直接抓向她的脑袋!

    李映见状,一道符箓下意识掷了出去,符火落在对方身上,后者闷哼一声,踉跄后退,后背撞上墙壁。

    “忍术!”

    李映眯起眼,又一道符文掷过去,根本没有给对方喘息的时间。

    但那人朝他诡异一笑,竟凭空在原地消失。

    李映知道这只是视觉上的盲点,对方是人,不是什么妖魔鬼怪,不可能突破空间障碍,但一名高明的忍者,却可以最大限度利用这种视觉盲区来攻击敌人。

    他心头一凛,飞快回身,但胸口随即中了一拳,闷痛感随即扩散开来,他的攻击也就此被打断。

    谢清柠手一扬,几只傀儡扑向白虎,白虎回身挥爪,傀儡却灵活闪开,协助冬至攻击。

    张嵩原本帮着龙深打下手,对付那些棘手的千尸俑,见李映这边有些吃力,又提剑扫向忍者。

    “妈的,老子就不信你能跳得比我的剑还快!”

    另外一头,刘清波喘着气,撞撞跌跌闯进来。

    他浑身是伤,不过都是外伤,有些地方草草包扎过,袖子和裤管没了一截,看上去很狼狈。

    跟冬至分开之后,他又经历了不少险境,差点连命都丢了,本以为会一直被困在这里,谁知道阴差阳错,误打误撞,却反倒跟同伴们会合了。

    转眼间,龙深已经杀了三具千尸俑,眼看逐渐占据上风,要将那剩下三具也斩灭剑下时,又有四个人闯了进来。

    “师父小心!那个斗篷人来了!”

    冬至瞧见来人,顾不上手臂被白虎抓出一道血口子,大声喊道。

    来的不仅有斗篷人,还有他们在长白山上的老熟人,阴阳师藤川葵。

    关于藤川葵这个人,长白山事件之后,冬至曾经听何遇说起过,葵字在日本常见于女名,但藤川葵出生的时候母亲就死了,为了纪念妻子,他的父亲就用妻子的名字给儿子起名。而日本神官与阴阳师,原本也是两种不同的身份,能同时身兼这两种身份,又成为日本颇具名望的术士之后,藤川葵的名字来历,也从被众人耻笑,变为一种风尚,据说他座下的弟子,为了讨他的欢心,也有把自己的名字改为女名的。

    无论如何,藤川葵是一名很厉害的阴阳师。冬至从何遇口中得知这样一个讯息。

    上次他们师徒之所以铩羽而归,不是因为他们不够厉害,而是因为当时己方有龙深这样的厉害人物,加上他们要对付的骨龙,本身就是活了成千上万年的神兽,师徒两人野心勃勃,又低估了对手,才会如此惨败。

    但骄傲的日本人不会允许自己在同一个对手上失败两次,这次他们有备而来,肯定会更难对付。

    跟冬至缠斗的男人看见藤川葵,也激动地喊了一声。

    但比他们更激动的是刘清波,这么嘈杂激烈的环境里,他硬是听见师父两个字,先是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而后大吼一声:“姓冬的,你他娘刚才喊什么!”

    冬至正打得气喘吁吁,哪里有空理会他,刘清波咬咬牙,只好把一腔气都出在面前的敌人上。

    我砍,我砍,我砍死你们!

    藤川葵阴沉的眼神扫过龙深,冷笑了一下,手一扬,随即放出两只式神,扑向龙深。

    斗篷人浑身上下都罩着黑袍子,连脸也遮得严严实实,根本看不出容貌,他没有理会龙深和李映他们,进来之后径自走向石像。

    张嵩察觉他的异样,想也不想就去拦截。

    “站住!”

    斗篷人扬起宽大的袖子,瞬时几道黑气从斗篷下面飞出,从几个方向扑向张嵩。

    张嵩惊疑不定,却发现这些黑气落地就膨胀,朝自己当头罩下。

    冬至一惊,忙提醒他:“那些是魔气,不能沾身!”

    为了提醒张嵩,他一时忘了留意自己,刚说完,扑上来的白虎就咬住他的肩膀。

    谢清柠手上用力一压,几只傀儡也跟着变大,分别扑上老虎,有的持匕首插入它的心脏,有的揪住它脑袋上的毛发用力一扭,老虎嘶鸣挣扎,不得不松开冬至。

    斗篷人一行的到来,立刻扭转了原本冬至他们勉强占上风的局面。

    龙深扬手,长剑脱手而出,化为一道白芒飞向斗篷人后背。

    斗篷人接连放出几道黑雾,都无法阻挡龙深的剑,他不得不停住脚步回身,正面与龙深对上。

    剑至半空,龙深后发先至,在空中接住剑芒,当头朝斗篷人劈下。

    斗篷人的黑袍蓦地鼓胀起来,黑气从斗篷下面迅速溢出,缠住龙深的剑。

    一人在空,一人在地。

    白芒与黑雾对决,势均力敌,不分上下!

    但他们的气息却以两人为圆心无限蔓延开去,挟裹巨大音波,轰然爆开!

    轰的一声,地面寸寸裂开,整个洞穴发生剧烈震颤,所有人大惊失色。

    但身处巨浪旋涡的龙深与斗篷人,却没有因此停下来,白芒余盛,黑雾愈浓,黑雾膨胀变大,云海一般在斗篷人周身翻腾,白芒虽然越缩越小,但光芒却越来越亮。

    人魔!

    斗篷人就是人魔徐宛,它果然没死!

    冬至大吃一惊。

    翻滚的黑雾之中,斗篷人的笑声响起来,似乎犹带徐宛的声线,又有些不同,妖异阴冷,诡谲无比。

    “龙深,你的旧伤还没有好彻底吧?不要作无谓的挣扎了,人间太平关你什么事,力量才是永恒!不如彻底入魔,与我一道来享受吧!”

    巨响之中,白芒与黑雾又一次迸出巨大的爆裂声,地面的裂痕瞬间变大,所有被黑雾浸染的生灵无一幸免,白虎咆哮一声,在黑雾中颜色渐渐变灰,力量却陡然变大,利爪一挥,直接将谢清柠的傀儡全都震得粉碎。

    谢清柠喷出一口鲜血,直接仰倒在地。

    冬至错眼一看,跟人魔和藤川葵他们一起进来的另一个,已经绕开石像,直接步上后面的石台。

    那个眉目俊美之极的年轻人,拿出那面从冬至手里抢来的青铜镜,蹲下身,把铜镜按入地面。

    由于石台高出地面好几个台阶,凭冬至的视线角度无法看清石台上是否有什么机关,但那面铜镜被按入之后,地面随即震动剧烈,隆隆声中,石台竟然从中间裂开,缓缓一分为二,滑向两旁,露出一个下凹的石槽。

    藤川葵面露喜色,冬至却从这一丝喜色中看出不妙。

    不管他们想干什么,总归不会是什么好事,一定要阻止他们。

    念头一起,冬至趁着白虎还没有回身扑向自己,起身朝石台跑去。

    他提剑砍向年轻人,对方侧头朝他微微一笑,手轻轻一拨,冬至的剑就像遇到什么阻碍,被挡在半空,怎么也落不下去。

    “你不是我的对手,去吧。”对方轻声细语道,五指一收,一股大力推来,将冬至狠狠推向洞窟石壁。

    后背传来剧痛,他顾不上其它,抽出一张明光符,默念咒语,掷符一指。

    符在半空掠向年轻人,年轻人头也不回,伸手一抓,符火却在他手中爆开。

    冬至趁机提剑扑上去,刺向对方,年轻人侧头闪开,微哂一下,神色变得有点认真,他双手五指舒展开来,虚空一划。

    借着石壁上的青铜灯,冬至才发现对方指间竟是缠绕数根透明的丝线,难怪自己刚才会被弹开,应该就是这些丝线作祟。

    一切不过是在电光石火之间,丝线已经到了眼前,冬至抬剑招架,想要将丝线扫断,谁知那些丝线竟似有生命一般往后一缩,生生拐了个弯,直接缠上他的手腕。

    丝线入肉,皮肤立刻被勒出血痕。

    “我不喜欢杀人,你还是不要逼我比较好。”

    甭管那边战场如何惊天动地,年轻人依旧一副斯文儒雅,彬彬有礼的语气。

    冬至另一只手掷出符文,但符火居然烧不断那些丝线,连同他另外一只手腕,反而也被丝线缠上。

    年轻人双手一扬,丝线随即缠住他的身体,将他连同双手紧紧束缚起来,丝线另一头则直接锁入石壁之中,将冬至整个人都固定在石壁上。

    做完这些,他就不再理会冬至,也没有理会斗篷人那边,而是回到石台凹槽旁边,伸手往下探去。

    忽然,他咦了一声,猛地缩手回撤,整个人迅速后退至石台下面,露出惊异的表情。

    冬至还有些奇怪,但下一刻,他立刻瞪大眼睛。

    石台开始摇晃,震颤,碎裂,无数只手从石台下面伸出来,继而是一个个还未腐烂透顶,半挂着皮肉的脑袋。

    “这下面居然还有个万尸阵!”冬至听到年轻人惊讶道。

    石台仿佛一个封印,封印被破除,鬼尸一个接一个从下面爬上来,动作比活人稍缓,它们青黑的指甲在地上抓挠,却留下深深的焦黑。

    斗篷人的黑雾似乎对鬼尸有天然的吸引力,它们没有朝年轻人和冬至看上一眼,就纷纷朝黑雾爬过去。

    吸入黑雾的鬼尸嘶吼一声,战斗力似乎瞬间增强,又扑向谢清柠等人。

    凹槽之下,源源不断的鬼尸还在往上爬!

    冬至不由大急,但他脖子以下全都被丝线紧紧锁在石壁上,稍微一动弹,丝线就会勒入衣服和皮肉里,传来钻心的疼痛,他不用低头也知道自己现在身上肯定多处都被那些丝线划伤了。

    “我们来了!”

    伴随一声大喝,宋志存和巴桑顾美人等人的身影出现在入口处,他们见此情状,纷纷投入战局。

    李映后继无力,符文的消耗已经远远超过以前,对精神体力的消耗也是巨大的,他累得差点吐血,根本无力阻挡朝自己扑过来的鬼尸和千尸俑,宋志存一跃上前,双手结不动明王印,拍向千尸俑。

    “临!”

    声音不高,却有如狮吼,沉沉传入众人耳朵,令人精神一振。

    不动明王印结合道家真言,由宋志存使出来,威力更是加倍,气浪涌去,千尸俑轰然倒下,身体碎开数块。

    刘清波没了飞景剑,手里一把短匕也舞得虎虎生风,当即把靠近谢清柠的几个鬼尸都挥斩殆尽。

    巴桑和向永年一身横练功夫,对付千尸俑稍逊一筹,但那些鬼尸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只不过他们为了不沾染鬼尸身上的魔气,难免束手束脚。

    顾美人的笛声响起,鬼尸的动作微微一滞,为其他人争取了不少时间。

    迟半夏的降头术对付鬼尸和千尸俑不起作用,但对付活人绰绰有余,有她在,那几个日本人投鼠忌器,都不大敢靠近她,也变得有些施展不开。

    有了宋志存他们的加入,战况一下子又有了变化。

    人魔与龙深的战斗还在继续,而且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冬至原本听人魔说龙深有伤在身,还有点担心,但人魔的情况同样也没好到哪里去,他猜测之前他们接连几次跟人魔交手,甚至在天源大厦天台的那一次,也重创了人魔,虽然没能将人魔彻底消灭,但他同样元气大伤,而且很可能直到现在都没能找到合适的躯壳,否则不至于把自己包裹成这个样子。

    他的注意力更多放在离自己不远处的那个年轻人身上。

    冬至直觉,此人同样是个厉害人物,而且未必比人魔好对付多少。

    对方正全神贯注望着石台方向。

    数之不尽的鬼尸从里面爬上来,又一步步奔向黑气,仿佛那些黑气能给予它们复活的滋养。

    冬至觉得,对方绝不仅仅是在观察鬼尸,更像是在……等待。

    等待那些鬼尸全部涌上来之后,更下面的东西。

    他等待的会是什么?

    冬至心头一跳,有了不妙的预感。

    “不要让他靠近石台。”

    脑海里突然传来这样一个声音。

    冬至再熟悉不过。

    那是龙深的声音!

    他扭头望去。

    铺天盖地的黑雾之中,龙深的身影几乎看不见,白色光芒似乎也被黑雾淹没了。

    但龙深依然用他心通在跟他说话。

    这说明龙深必须拖住人魔,一时半会脱不了身。

    也说明这件事很重要,重要到他不惜耗损心神来知会冬至。

    放眼望去,他们这一方,在场实力最强了,除了龙深之外,非宋志存莫属。

    人魔释放出来的魔气被龙深控制在一定范围内,暂时没有蔓延到冬至这里来,但宋志存现在一个人就要对付几具已经感染了魔气的千尸俑,还要对付心怀不轨的日本人,这其中就有实力不逊于他的藤川葵,还要应付数之不尽,源源不断朝众人涌去的鬼尸。

    其他人更是捉襟见肘,疲于应付。

    刘清波他们虽然暂时还没落下风,但情况也不容乐观。

    没有人抽得出空,只有他,还有一丝可能。

    还有什么办法能阻止对方?

    作者有话要说:

    【请假】这段时间一直在更新没停过,明天放假结束,大王喵也要休息1天,后天中午11:11:11,更新7000字走起。

    放假最后一天来送福利吧,今天前20个留言,再随机50个红包包,么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