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60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他没有不耐和催促,冬至倒是不好意思起来, 哭了一下就渐渐止住。

    吸了一下鼻子, 冬至道:“师父, 您准备收几个徒弟,在我之前,还有其他师兄师姐吗?”

    龙深:“在你之前, 没有收过徒,在你之后,应该也不会收了。”

    冬至吓一跳:“我已经完美到让您过尽千帆皆不是吗?”

    龙深摇头:“多了,没精力教, 一个足矣。”

    这么说刘清波是没机会了?冬至不由美滋滋, 又觉得过意不去, 毕竟人家现在还生死不知。

    “师父, 我们现在是不是得先去救人?”

    “等。”

    等什么?

    等人?还是等什么时机?

    居高临下,洞窟几处幽光尽收眼底, 那是“蒲公英”们的身影, 一开始觉得诡异,但看多了, 却有几分亲切。

    冬至:“您刚才说,那些像蒲公英的植物,叫琉璃草?”

    龙深:“嗯, 它们无处不在,幻觉也无处不在,这里的地形很复杂, 因此造成时间与空间的错乱。”

    冬至:“我们偷袭了巨蟒之后,后来怎么样了?你们那么多人,怎么也会失散?”

    龙深:“巨蟒因伤挣扎,河水翻涌,一些人被冲走,我跟宋局去找,又遇上千尸俑。”

    冬至:“千尸俑是什么?”

    龙深:“枉死的尸首堆在一起,因缘际会又遇上绝阴之地,怨气横生,渐成魔尸,几百上千个魔尸聚在一起缠绕不休,就会自动炼化,变成千尸俑,这东西乃人间至阴至毒之物,很难对付。”

    冬至没有亲眼看到,自然很难想象:“比人魔还要难对付?”

    龙深道:“人魔要借人类的躯壳才能行事,它的魔气再大,总的来说,也会被局限在那个躯壳里。”

    冬至恍然:“而千尸俑相当于容器扩大了,能承载的魔气更多,所以比单个的鬼尸更难对付?”

    龙深嗯了一下:“这里真真假假,只有一样东西是不变的,就是那条巨蟒。我在这里观察了很久,幻象从来没在它身上生效过,它是这个地方唯一真实的标志物,只要等它下次路过,再跟上它,应该就能从这里脱身。”

    冬至想起那条巨蟒的菊花里还插着刘清波的飞景剑,不管怎么说,那是自己出的主意,现在好好一把千古名剑就此葬送巨蟒菊花,就算刘清波还有很多剑用,他也觉得过意不去。

    龙深听他说了想把剑拿回来的意思,摇摇头道:“那把剑应该已经被巨蟒甩落河底了,很难找到,现在先不必关心这个。”

    事已至此,冬至暗暗给刘清波说了声抱歉,又将自己刚才碰见藤川葵与斗篷人的事说了,道:“我听他们好像提到祭坛,难道这是一个巨大的地下祭坛,而那些死掉的人,就是祭品?”

    龙深也赞同他的看法:“青铜镜可能跟祭坛有关,而祭坛,可能与石碑有关。”

    冬至道:“那我们只有找到那些日本人,或者找到祭坛,才知道他们的阴谋和意图了。”

    他想起什么,关切道:“您刚才与千尸俑交手,没受伤吧?”

    龙深:“没事。”

    冬至从腰包里拿出巧克力,递过去。

    “您先吃点东西吧,我这里还有水。”

    龙深却没接。

    “你自己吃吧。”

    冬至有点着急:“可您下来时就带了一把剑,身上也没带水吧!”

    龙深道:“吃饭喝水与否,对我来说无关紧要。”

    这句话平平淡淡,又似乎暗示什么。

    冬至望过去,男人隐没在黑暗中的脸看不清表情,但他仿佛能够看见,那双眼睛里蕴含着无数秘密。

    许多话到了嘴边,他却没有轻易开口,因为那些话都太浅薄。

    静默很久,他轻声道:“一日为师,终身为师,无论发生什么,今日,明日,以后,我永远是你的弟子。”

    龙深什么也没说,只拍了拍他的手背。

    仿佛是一种无声的鼓励与认同,令冬至微微翘起嘴角。

    巨蟒什么时候会出现,连龙深也说不准,现在能做的只有等待。

    冬至打了个呵欠,在龙深身边,他不知不觉放松了不少警惕。

    龙深似乎察觉他的疲倦,道:“先睡会吧。”

    冬至想要客气两句,嘴巴一张一合,也不知道自己说出口了没有,意识随即被拉入黑暗之中。

    身体累到了极点,连梦也没有做,他一身衣服从水潭里出来之后就没换过,被山风一吹,湿冷交加,睡着之后忍不住总往热源处靠。

    龙深发现他的举动,顺手一捞,把他揽在怀里。

    收冬至为徒并不是他一时的心血来潮。

    从他把青主剑借给冬至时,其实已经隐隐表达了这种意愿,但他还想再观察一阵,因为他觉得冬至性情柔软,容易被外物所动,心志不够坚定,但几次事情下来,对方也许在综合能力上还比不上刘清波,却展现出更多的可塑性。

    如果说刘清波像一块棱角锐利的磐石,那么冬至则更像一段水。

    可静,可急,可化千尺瀑布,可为望月深井。

    现阶段的冬至,遇事果决倒是有了不少进步,但在许多事情处理上,依旧不够周到妥当,还有他的能力,更需要严格的磨砺与操练,才能成大器。

    龙深靠在石头上闭目养神,脑子却没停止过运转。

    睡梦中的冬至安然恬静,还不知道自己被心心念念的男神收为弟子,仅仅是个开始,新晋师父已经为他准备好了全套魔鬼训练计划。

    忽然间,他的肩膀被拍了一下。

    冬至微微一动,喉咙下意识发出一点声响,嘴巴却已经被捂住。

    热息喷在他的耳廓,龙深近乎无声道:“来了。”

    冬至一凛,在最短的时间内让自己清醒过来。

    他这才发现自己大半个身体都被龙深拢在怀里,后者撑着他的后背让他坐稳,然后侧开身体贴着山壁,似在观察外面的情形。

    冬至赶紧揉了一把脸,学他的样子往外看。

    一具巨大似小山的庞然大物在幽光中出没,隐隐约约,只能偶尔看见模糊的轮廓。

    那么大一条三头巨蟒,走起路来却悄然无声,但它那五个红灯笼一样的眼睛,却十分有辨识度。

    “抓住藤蔓,落在它身上,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跟着它走!”

    龙深的语速很快,冬至来不及思考,下意识就照做。

    他深吸口气,抓住从头顶上垂落下来的藤蔓,身体一蹬一荡,砰的一下,正好落在巨蟒身上,他脚下一滑,差点没摔下去,冬至赶紧弯腰伏身,整个人趴在巨蟒身上。

    又是一股腥味扑鼻而来,他差点呕出来,连忙捏住鼻子往后看。

    身后龙深不知何时,也已轻轻巧巧落在他身后,那身姿比他潇洒优雅多了。

    两人一前一后伏在巨蟒身上,没有说话。

    黑暗中,巨蟒持续往前穿梭,速度很快,冬至不得不将整个身体都贴上去,尽可能减少阻力。

    巨蟒带着他们穿过洞穴,沿着他们最初碰见的那条大河一直往前。

    冬至这才发现这条地下河非常长,从上游到下游,河面从宽阔到狭窄,水流逐渐平缓,地面也分成若干股河流,如星罗棋布,各有生机。

    如果不是这下面险象环生,又有三头巨蟒,又有鬼尸幻境的话,这将是一处科考的好地点。

    可是千百年前,古人又是怎么发现这里的?

    真如日本人所说,这下面有祭坛的话,建造者要如何避开三头巨蟒?

    难道这下面还有另外的入口?

    冬至趴在蟒身上胡思乱想,若干念头从脑海中掠过。

    “下来!”龙深忽然低声道。

    冬至从巨蟒身上滑下来,脚差点没被巨蟒压扁,幸好龙深眼明手快拉了他一把。

    龙深带着他拐入旁边的小道,羊肠小道逐渐变得开阔,洞穴里有不少鬼尸,或坐或卧,令人不寒而栗。

    冬至跟在龙深后面,小心翼翼,尽量不碰到那些鬼尸。

    “救命……救我,龙局……冬至……”

    是周越的声音!

    “往前走,不要回头。”龙深在前面道。

    冬至没有回头,但他的脚步难以避免稍稍顿了一下。

    就是这一顿,身后立马有两只手缠上来。

    冰冷诡异的触感,甚至还有长长的指甲,绝对不是活人的感觉!

    他吓了一跳,提剑就回身扫去。

    周越的身体被利剑划开一道深痕,却没有血流出来,他朝冬至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又扑了上来。双手指甲长而弯,脸上布满紫色经络,就跟之前的邢乔生一样。

    冬至这下没有再留情,他后退几步,从包里飞快抽出一张明光符。

    “天一生水,地二生火,天三生木,地四生金,五居中宫,制伏凶恶,克伐灾危,斩邪灭踪!敕!”

    他现在念咒的语速已经非常快,可以控制在四秒之内将符咒完整念出来,不过根据何遇和李映他们一两秒的速度,冬至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符箓化为火焰,附着在剑锋上,朝周越滑去。

    蓬的一下,周越的脑袋燃起火焰,整个身体瞬间被火焰蔓延,迅速包裹在其中。

    周越在火焰中凄厉惨叫挣扎。

    冬至忍不住想要上前,却被龙深按住。

    “你做得没错,他不是周越。”

    顿了片刻,龙深道:“周越已经死了。”

    冬至一惊:“什么时候的事?”

    龙深:“之前在河里与巨蟒搏斗的时候,他落入河中,被巨蟒其中一个脑袋吞食了。”

    像三头巨蟒这样生活了起码成千上万年的庞然巨物是很难杀死的,它的生命已经与这洞穴融为一体,当时龙深和宋志存与它缠斗的目的也不在于鱼死网破,而是给其他人争取逃走的时机,但周越算是比较倒霉的,他在河里被冲走,没能跟李映他们一样及时回到岸边,结果被巨蟒其中一个脑袋扎进水中,直接就跟叼鱼一样叼起来吃进去,虽然龙深与宋志存最后重创了巨蟒,但周越已经因为被巨蟒的獠牙刺穿心脏而瞬间死去。

    不过巨蟒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它现在之所以变得温顺很多,任由冬至他们趴在身上,也没什么反应,是因为龙深之前重伤了它其中两个脑袋,它的攻击力大为削减,除了体型大一些,已经没有什么威胁可言了。

    又一个同伴的死讯让冬至不由想起巴桑和顾美人。

    巴桑也就罢了,他的武力值还算强,暂时不用自己为他担心,但顾美人,也不知道她的笛声能不能对鬼尸起作用。

    胡思乱想间,洞穴已经走到尽头,冬至啊的一声:“这是我们之前到过的水潭!”

    水潭通往四个方向,他们走的洞穴位于西面,北面和东面,之前冬至刘清波两个人已经走过,东面走不通,北面最后遇到龙深,绕了个大圈,又被巨蟒带回这里,也就是说西和北两个方向的洞窟是相通的。

    几乎不用纠结,最后只剩下南面一个选择。

    有新晋师父在,再危险的环境似乎也并不那么可怕了。

    而且冬至有了一个新发现。

    打从进入这个洞窟之后,那种看似漂亮实则暗藏陷阱的琉璃草好像一下子消失了,伴随着越往里面走,眼前越发黑暗一片。

    有琉璃草的地方就有幻境,如果没有琉璃草,是否意味着那些真真假假的幻觉也能随之结束?

    冬至打开手机光源来照明,电源只剩下1%,眼看岌岌可危,随时都有可能自动关机。

    “师父,您手机呢,借我用用。”他道。

    龙深:“我没带,下地的时候放在上面了。”

    冬至:“您有夜视能力么?”

    龙深:“没有,但带手机下来肯定会损坏,回去还得再买一个。”

    冬至感觉自己膝盖中了一箭,因为他虽然带着防水包,但手机的确还是不小心泡了水,电量噌噌下降,正处于勉强能用和快要报废的边缘。

    冬至:“副局长因公损坏手机不给报销的吗?”

    龙深:“不给。”

    他顿了顿,又道:“如果你最后能通过实践考试,我可以给你买一台新的。”

    冬至哭笑不得,人家拜师是忙不迭给师父送礼,怎么他拜师好像却成了占师父便宜?

    脑海里冒出啃老这个词,他忙道:“不用,我有……”

    钱字还没说出来,前方隐隐约约传来动静。

    龙深加快脚步,冬至也赶紧跟上。

    越往前,动静越大。

    不仅有斥骂吵架,还有打斗的声响。

    这里的地形很奇特,听着像是在不远处了,但依旧要七弯八绕,拐过好几个弯,冬至估摸他们快走了十几二十分钟——因为这时他的手机已经支撑不住彻底宣告没电了——他们这才看见前方尽头的情形。

    高阔的主洞穴中央,矗立着一座石像,从外形装扮上,应该是一位古代女子,石像后面,则是一个圆形石台,石台上空荡荡,什么也没有。

    不过与其称为洞穴,倒不如叫主殿更加合适,冬至一看见这间主殿,就意识到这也许是他们此行的最终目的地。主殿面积起码有三个故宫太和殿那么大,石壁四周挂着青铜灯盏,从里面透出一些光亮,却不像烛火。

    这些都只是一眼扫过去的粗略印象,他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多观察,因为就在石像面前,李映、张嵩和谢清柠三个人,还有几个不认识的男人,被几具千尸俑逼得手忙脚乱,步步后退。

    看到那些千尸俑,冬至就不由自主倒抽了一口凉气。

    起码有两米多高的身躯上,顶着密密麻麻的头颅,错眼望去起码有十几个,那些头颅全部堆在一起,前后左右,表情各异,有些还挂着腐烂的皮肉,双眼冒着青紫幽光,獠牙狰狞,随时择人而噬。每一个千尸俑身上也挂着无数手臂,胸前背后,伸向四面八方,张牙舞爪。

    在龙深他们到达之前,三人彼此背靠着背,形成三角形战阵,应付六具千尸俑,很有些捉襟见肘。

    李映一张符火飞掠出去,转眼就被其中一个脑袋吞进去。

    谢清柠操纵着几个傀儡小人,提着匕首踏在千尸俑身上灵活跳跃,寻找弱点,见机就刺一下,对千尸俑造成一定的挟制,不过这种挟制也是有限的,她这个方位防守最为薄弱,张嵩相当于一人对付五具千尸俑,显得十分吃力。

    张嵩擅长剑术,但他出身龙虎山,自然也学了一手符法,见那些千尸俑油盐不进,他咬咬牙,并指在剑锋上划开一道口子,鲜血随即涌出,顺着剑身滑下剑尖,他口念符咒,一手握剑,一手捏剑诀,让李映给自己打掩护,飞身上前,剑锋红光一闪,没入千尸俑的心口。

    他大喝一声,将剑柄微微转动,千尸俑伸出几只手臂来抓住他的剑,但随即被剑锋削断落地,张嵩欲将剑抽出,却发现长剑好像卡在千尸俑的身体里,他脸色微变,李映适时递来符箓。

    “用这个!”

    张嵩看也不看,一手抄过来,弃剑后退,深吸口气,一跃而起,借着插在千尸俑身上的剑,一掌拍向千尸俑的脑袋,符箓与千尸俑接触的瞬间立刻燃烧起来,火势旋即蔓延到其它脑袋,张嵩腾空翻身落地,将剑顺利抽出,狠狠踹向千尸俑。

    千尸俑踉跄后退几步,终于轰然倒地。

    但还没等张嵩喘过气来,又有一具千尸俑扑过来。

    “他娘的,还有完没完,老子顶不住了!”他忍不住破口大骂。

    另外一边也没好到哪里去,但对方不知道用了什么把戏,身上总散发一股奇异的香气,千尸俑似乎对这股香气有所忌惮,不太敢靠近他们,自然而然把李映他们当成了重点攻击对象。

    李映三人不仅要对付千尸俑,还得防着另外两个人,免得稀里糊涂就被下了黑手。

    龙深和冬至赶到的时候,李映他们已是强弩之末。

    看见龙深,他们都眼前一亮,如同看见希望。

    “龙局!”

    作者有话要说:

    甜甜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