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8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另外一头的刘清波也快抓狂了!

    他清清楚楚记得, 自己与冬至一起走入北面的洞穴, 然后遇到了已经死去的邢乔生, 冬至想要上前去探对方的鼻息,却被他拽住领子往后一拉,没好气道:“你小心他突然睁开眼睛咬你一口啊!”

    刘清波说完, 抽出腰间短匕, 拔了根头发放上去,再递到邢乔生鼻子下面。

    如果对方还有一丝气息,头发就会被吹落。

    但没有。

    邢乔生的的确确已经死了。

    这个事实让刘清波有点失落, 他收回匕首,直起身体,难得惆怅地叹了口气,转过头正想说点什么, 却发现原本站在他身后的冬至忽然不见了!

    对方就算是长着翅膀都不可能飞那么快的,刘清波汗毛直立, 大声喊道:“姓冬的!”

    回答他的不是冬至, 而是突然睁开眼睛抓向他小腿的邢乔生。

    刘清波被拖倒在地,但他反应却极快,手中匕首立马朝对方削去。

    他能带在身上的兵器自然都是名器,这把匕首短是短了点, 锋利程度却丝毫不逊飞景剑, 邢乔生的手腕立马被削断,再一匕过去,又快又狠, 对方人头落地,刘清波顺势把对方踹开,他自己还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姓冬的?冬至?!”

    回应他的,是层层震荡的回音。

    “冬至你个混账王八蛋!”

    刚杀了鬼尸,还没缓过气来的冬至听不见刘清波在骂他。

    他忽然想到一件事。

    大家刚刚进来的时候,欧阳隐因为被鬼尸抓破脚踝,中了尸毒,宋志存说他不及时治疗就会死,大家又急着去找日本人和青铜镜,没有办法为他耽搁太久,所以让叶承带着他中途退出,先去治伤,那他自己刚才被鬼尸掐了这么久的脖子,会不会也中了尸毒?

    他不由自主摸上脖颈,皮肤倒是没被抓破,疼痛的感觉依旧残留着,但摸上去没有什么异样,也看不见到底有没有留下痕迹。

    要是真中了尸毒,在这地方,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想跟欧阳隐那样及时回头找出路,估计也是不可能的了。

    更惨的是,他可能到死,都见不到龙深一面。

    更更惨的是,他还没拜师,还没让龙深知道自己的心意。

    冬至脑补自己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默默死去,千百年后别人再度踏上这里,看见他用剑在石壁上刻下的“单身狗冬至之墓”,感叹道:这人临死都还是只单身狗啊!

    惨,太惨了。

    如果尸毒可以维持到看见男神再发作,那么他就可以凄美地转个圈再倒在龙深怀里,深情望着他,说我临死前有个愿望,你可以满足我吗?

    龙深这么爱护弱小的人,一定不会拒绝的,这时候他就可以趁机表白心意,要求男神给他一个法式热吻。

    不,不行,万一热吻之后龙深也感染尸毒怎么办?

    算了,还是不要吻了,就直接深情表白,然后恋恋不舍地闭上双眼,而在自己断气之后,龙深的眼泪会正好落在他的脸上,特写加慢镜头滑落下去。

    很好,完美。

    冬至蹲在原地脑补了半天,没有揣测之中之被尸毒放倒的情形,除了累一点之外,摸摸心口,连心跳都正常无比,似乎身体健康,就拍拍尘土站起身,继续往前走。

    前面二三十米远就是洞穴的尽头,在那里会有一个拐弯,他看不见拐弯之后是什么情形,就放慢了脚步,握紧剑柄,四周寂静无比,连脚步声与呼吸声,似乎都形成一层层回音,莫名增加了心头的压力。

    此时此刻,他开始怀念刘清波了,那家伙虽然傲娇又别扭,好歹有个人斗嘴,路上不会太紧张,还能分散注意力,现在没人说话,精神集中之下,仿佛连空气中的阴风都潜藏着危险。

    什么也没有发生。

    穿过通道尽头,转过拐角,一切静悄悄,整个世界似乎将这里单独割裂开来,而他成了被舍弃的那一部分。

    冬至忽然停住脚步,古怪的感觉逐渐弥漫,咯噔一下,他的小心脏差点跳出嘴巴。

    他知道哪里不对劲了!

    这里,不是他们刚刚离开墓室进来的地方吗?!

    就在前面,欧阳隐被鬼手偷袭受伤,在叶承的陪同下提前返回,再前面,他们会看见日本人团伙里的一个倒霉鬼!

    难道兜兜转转,他又回到原地?!

    冬至想想不对劲,忽然转身往回跑。

    他跑回刚才那个洞穴里,却发现被自己三剑才砍掉脑袋的鬼尸已经无影无踪,别说尸首了,连半点痕迹都没留下!

    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他刚才经历的是幻觉?如果是,幻觉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从他在水里救了刘清波,还是从他和刘清波进入这个洞穴之后?

    又或者,他根本没能救得了刘清波,他们俩早就葬身河底,更没有后来发生的事情。

    他站在原地,脑子里一团混乱。

    时间与空间仿佛交叉错乱,发生了情景颠倒,混淆视觉,但他更怕这一切都是自己臆想出来的幻境。

    更可怕的是,不知道什么是真,什么是假,从哪里开始是真,从哪里开始又是假。

    冬至定了定神,开始整理思路。

    他们遇到巨蟒,应该是真的,大家都参与了搏斗,而且九死一生。

    他跟刘清波潜入水中寻找巨蟒的弱点,最后一起来到那个陌生的水潭边,应该也是真的,因为刘清波说的那些话,都不是他能凭空臆想出来的。

    但是他们走入这个洞穴之后发生的一切,冬至却不敢肯定。

    如果是假的,未必没有好处,说明邢乔生很可能没有死。

    如果是真的,那他又是什么时候跟刘清波走散的?两人明明没有分开过。

    抓了抓头发,冬至决定不再纠结这个估计连阿基米德也解不了的难题。

    他不打算重新回到水潭那里,所以还是继续往前走。

    拐角之后,果然还是他们刚才进来的那个地方。

    唯一不同的是,这一路上,那种幽幽发光的“蒲公英”,随处可见。

    冬至一开始觉得这些东西很诡异,但现在看久了,反而有几分亲切。

    他还记得,进来的时候,大家各自都在旁边石头上做了记号。

    想及此,他打开手机光源,一路寻找过去,也不知道是他太粗心,还是这条路跟刚才不一样,他并没有找到那些记号。

    路过欧阳隐受伤的地方,冬至特意停了一下,没有发现地面的裂口,也没有发现那只鬼手。

    这么说,再往前,那个死掉的日本人,应该也不见了。

    这个念头刚起,他就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人靠在墙边。

    冬至放慢脚步,越来越近,对方似乎听见动静,还动了一下,弄得冬至吓一跳,差点没蹦开几步。

    “……冬至?”熟悉的声音传来。

    “宋、宋局?!”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忙上前把宋志存扶起来。

    宋志存咳嗽一声,血沿着嘴角蜿蜒而下,他面若金纸,声气虚弱,俨然重伤模样。

    冬至想给他抚背顺气,却摸到一手黏腻。

    “发生了什么事,其他人呢!你撑住,我包里还带了点急救药品!”

    宋志存按住他的手,摇摇头:“没用了,不要浪费,我是,被巨蟒所伤……”

    冬至急道:“那其他人呢,我去救他们!”

    宋志存:“我和他们,失散了,这里很危险,你马上……掉头回去,赶紧,回去,能逃一个,是一个,不要再回来了……”

    冬至印象中,这位宋副局长不像蒋局长那样喜欢高谈阔论,不像吴局那样成天笑眯眯让人摸不透,也不像龙深似的不苟言笑,他敦厚质朴,平易近人,比起副局长,更像是大家的政委和生活委员,婆婆妈妈,事无巨细。

    但眼前的宋副局长,虚弱得即将死去,再没有了从前的声若洪钟。

    冬至心里有些难过,眼眶忍不住湿润。

    宋志存握住他的手,困难而又竭力发出声音:“记住,不要往前走,快回去!”

    “我记住了!”冬至只能这样回应道。

    冬至还记得,他对欧阳隐说,希望大家勇往无前,但不要做无谓的牺牲。

    冬至也记得,对方在这次实践前的动员会上,说这次的行程会有一定的死亡率,但很正常,因为这是特管局历年来的传统。特管局从来不会为了数据好看,而培养一些温室里的花朵,因为他们将来面对的敌人,凶残狡猾,只有同样残酷的实践,才能让所有人警醒与成长。

    可现在他就算回去,又能回到哪里去?

    冬至根本找不到出路,只能继续往前走,宋志存不至于不清楚这一点。

    难道他临死前性情大变,神智全无了?

    想到之前的邢乔生,冬至挣开宋志存的手,慢慢往后退。

    宋志存似乎有些疑惑:“你,干什么……”

    冬至:“宋局,你还记不记得,你让叶承陪着欧阳隐先离开的时候,对他们说了什么?”

    宋志存艰难地点头:“我说,让大家,不要作无谓的牺牲。”

    冬至:“那头一天呢?我们进特管局的头一天,你又对我们说了什么?”

    他紧紧盯着宋志存,不放过对方脸上任何一点变化。

    在他紧迫逼人的视线下,对方的脸一点点发生变化。

    冬至又慢慢后退了几步。

    宋志存的圆脸一点点变得棱角分明,眉骨耸起,下巴多了点胡渣,发型不知不觉也变成了半寸。

    冬至提剑一指:“你是谁!”

    虽然完全变成另一个人,但对方依旧喘着粗气,看上去很虚弱。

    他说了句日语,伸手想要抓向冬至的剑,却被冬至避开,一脚把他的手踢开。

    对方吃痛歪倒一旁,终于换成生硬的汉语。

    “别、别杀我!”

    冬至:“你到底是谁?”

    对方咳嗽几下:“我、我叫高岛河,是陪音羽先生下来的保、保镖!”

    果然是那帮日本人!

    冬至立马问:“他们现在在哪里?青铜镜呢!”

    高岛河虚弱喘气:“我不知道……我跟他们走散了,青铜镜,在、在余先生那里!”

    怎么又冒出来一个余先生?

    冬至皱眉,继续追问:“那你为什么要在这里暗算我!”

    高岛河:“不是我、不是我……救救我,我不想死!”

    他涕泪横流,连同鲜血不断地从口中吐出来。

    身后石壁蓦地伸出几只鬼手,将他紧紧按在墙上,高岛河双眼圆睁,拼命挣扎。

    “救我!救救我!”

    冬至不忍看下去,举剑把几只鬼手斩落,但转眼间却有越来越多的鬼手从地上冒出来,甚至抓向冬至。

    他摸出一张明光符,口念咒语掷向地面。

    呼啦一下,地上燃起一片火光,将几只鬼手燃烧殆尽。

    鬼手们欺软怕硬,如有意识般纷纷退却,转而扑向“软柿子”高岛河。

    高岛河被死死按在墙上,甚至一点点被拖进土壁里面。

    冬至睁大眼睛,一时不知如何下手,如果一道符丢过去,那肯定连同高岛河都不能幸免。

    就犹豫了那么几秒,高岛河已经有大半身体没入墙体。

    他的表情逐渐呆滞绝望,鲜血从嘴角流下。

    很快,高岛河整个人都被拖了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仿佛被泥石吞噬了一般,没有留下半点痕迹。

    而那些鬼手,也全都缩了回去。

    一切重新恢复平静,仿佛高岛河的存在只是假象。

    冬至不寒而栗。

    他不相信这一切是幻象。

    但他找不到更好的解释。

    等了一会儿,周围静悄悄的,高岛河的出现和消失,仿佛一场梦境。

    不想多停留,冬至继续往前走。

    前面就是他们之前遇上巨蟒的河流。

    想要经过这条河,就得从悬崖上走。

    上次他们在悬崖上遇到了巨蟒,但这一次,冬至一个人在悬崖上侧身腾挪,却平安无事。

    河水湍急,河面宽敞,就像他看过的无数条河流那样平常。

    可这样的平静里,却又让人觉得莫名诡异。

    当他重新走一遍刚才所有人都走过的这条路时,到底会发生什么?

    冬至忽然冒出一个古怪的想法:自从他们穿过墓室来到这里,是不是就进入了一个无限循环的怪圈,反反复复经过同一个地方,周而复始,永无止息。所有人分散开来,在不同的时间与空间里行走,也许偶尔会遇上,也许永远遇不上。

    蓦地,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惶恐。

    如果是龙深,他现在会做什么?

    他会毫不迟疑,继续走下去。

    遇神杀神,遇魔杀魔。

    自己虽然没有龙深的强大,但总不能连勇气都没有,不然有生之年还怎么实现拜师和追求的愿望?

    冬至攥紧了拳头,又慢慢松开。

    他已经快要走到悬崖的尽头,前面又是一个拐角。

    走,还是不走?

    仅仅是稍稍犹豫了一下,冬至就迈开步子。

    前面忽然传来交谈声,虽然动静很小,却听得出是人类的语言。

    冬至先是一喜,但踏出的脚步却生生顿住,他闪身躲在拐角的岩石后面。

    脚步声与交谈声越来越近,对方说的是汉语,但语调又有些生硬,绝对不是李映他们其中任何一个人的腔调。

    他庆幸自己的谨慎,屏住呼吸等待来人走近。

    “怎么还没看到祭坛?”陌生而生硬的语调如是道。

    “这里的地形太复杂了,幻觉与现实不断交错,就算是我,难免也会走岔。”这个声调有点古怪,分不清男女,还有点沙哑。

    “青铜镜的消息泄露出去,特管局的人肯定会很快追到,我希望,亲自杀了龙深。”又有一个人说话。

    听见这人的声音,冬至微微一震,他认出来了,这是藤川葵。

    当时在长白山上,他不知天高地厚,什么也不会,就敢帮着何遇他们,跟藤川葵师徒作对,后来从何遇口中,他才知道,日本的神职与阴阳师是分开的,而藤川葵师徒,不仅担任神宫的神官与巫女,同时还是个阴阳师,可见在日本国内的确能耐不凡,可他们却在长白山上铩羽而归,回去之后一定不会甘心。

    特管局也知道这一点,所以更要放虎归山,从他们身上找到真正的幕后主使。

    如今,真相似乎正一点点浮出水面。

    有一个更年轻的声音应和藤川葵道:“不错,我要为绘子报仇!”

    藤川葵呵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

    对方受了训斥,没再出声。

    一行人从冬至的视线内走过,背着他走向前方。

    冬至忽然睁大眼睛。

    那个斗篷人!

    他通过千里眼看到的,跟音羽鸠彦面对面坐谈的那个斗篷人!

    那身斗篷,无论如何他也不会认错!

    对方的中文很地道,没有任何口音。

    余先生……

    是不是跟徐宛,有什么关系?

    或者说,这个斗篷人,就是人魔徐宛?

    冬至的呼吸一滞。

    对方脚步一顿,似乎有所察觉,立马回转过来。

    斗篷之下漆黑一片,墙角“蒲公英”那点幽光根本不足以让冬至看清对方的真面目。

    但对方忽然伸出一只手,朝冬至抓来!

    手上没有半点肌肤血肉,而是白森森的骨头!

    冬至下意识后退,身体贴上石壁,顺势抽出长守剑,向那只手砍去。

    扑了个空!

    他眼前一黑,脚下踩空,摔了个头晕眼花。

    斗篷人也好,藤川葵也好,通通消失得干干净净。

    这又是哪里?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到底哪里是真,何人是假?

    冬至扶着额头,累觉不爱。

    幽幽发光的“蒲公英们”也不见了,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

    他摸索着石壁站起来,长守剑倒是还在,一直握在他的手里。

    不管如何,这把剑给了他莫大的安慰,让他无论在何种环境下都有所依仗,甚至觉得并不孤单。

    冬至定了定神,准备拿出手机打开光源,看看自己身处什么环境。

    但就在这时,他忽然看见了红色的灯笼。

    一盏,两盏,三盏……

    一共五盏。

    忽远忽近,红彤彤的,在黑暗中闪烁不定。

    冬至一惊,心想那不正是巨蟒的眼睛吗?!

    巨蟒一只眼睛之前被林瑄废掉了,现在正好剩下三个脑袋五只眼睛。

    “灯笼”越来越大,这表明巨蟒正以飞快的速度在靠近他。

    黑暗中,悉悉索索的动静越来越清晰,冬至也不敢开灯了,屏住呼吸贴着墙壁,等待对方靠近。

    他忽然萌生一个想法,反正自己现在也不认路,与其漫无目的随便乱走,不如跟在这头巨蟒后面,看到底能去到哪里,说不定还能找到小伙伴会合。

    腥味飘入鼻腔,巨大的身躯从他身旁缓缓滑过。

    在尾部经过时,冬至把心一横,摸上湿滑的鳞片,抓住体积较细的尾部,使出吃奶的力气攀上去,然后整个人趴在巨蟒的尾巴上,被它带着往前游走。

    不知是因为这里空间太小,施展不开,还是受伤而麻痹感官的缘故,一个渺小的人类趴在它的尾巴上,巨蟒也没有察觉,依旧刷刷往前。

    冬至发现它的前行速度其实很快,只是因为体型巨大,所以显得有些笨拙。

    巨蟒的鳞片虽然散发着腥味,让人闻之欲呕,身上的黏液也使得衣服跟着黏糊糊的,并不舒服,但趴在上面不用出力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比起两条腿走路,他现在就有种鸟枪换炮,自行车换路虎的感觉。

    这趟“便车”搭起来挺舒服,忽略嗅觉,冬至几乎不想动了。

    不远处,幽幽光亮再度出现在视线里。

    他懒懒抬起脖子,身体却一下子变得僵硬。

    前方洞穴一下子变得高阔起来,只是两旁却多了许多鬼尸,有些从石壁里伸出手来,有些则一半身体嵌在墙体内,还有的或坐或靠,或伸手或抬头,或大张嘴巴作惊恐呐喊状,姿态各异,仿佛全都停留在它们生前的那一刻。

    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尸体?

    按照数量来计算,当年到底是死了多少人,这样大的动静,为什么史书会没有记载?

    难道这件事,还跟周越说的那个梁为期有关?不然怎么解释他的墓室后面连着这样一个地方?

    可三头巨蟒呢,难道单凭梁为期一己之力,能将巨蟒弄到这里来?

    念头在脑海里一闪而过,谜团实在是太多了,冬至骑坐在巨蟒尾巴上,双手牢牢固定住坐姿,免得一不小心掉下去。

    巨蟒的身体从万尸丛中滑过,那些尸体一动不动,但冬至是见识过它们的厉害的,不知什么时候触动了某个情境,这些东西就会上来攻击,所以他僵着身体,一动不敢动。

    他不经意抬头,蓦地一愣。

    前方的悬崖上,有一个身影正在缓步前行。

    在幽光若隐若现的映照中,冬至只觉那个身影无比熟悉。

    千回百转,动人心肠。

    熟悉的名字在喉咙里转了几遍,依旧忍不住脱口而出。

    “龙局!龙深!”

    他的声音不大,在这个寂静的环境里却清晰回响。

    那一瞬间,原本一动不动的鬼尸们,竟然缓缓转动头颅,朝他这里望过来。

    而巨蟒似乎也有所察觉,跟着躁动不安起来,陡然加速往前蹿去,冬至一时没有防备,身体一滑,跟着掉下来。

    “顺风车”巨蟒很快往前蹿走,余下他望尘莫及,想追也追不上了。

    冬至:……

    作者有话要说:

    饶是千回百转,你最动人心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