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6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这时候, 又有一只手从地上钻出, 抓向谢清柠的小腿, 刘清波眼明手快, 直接一剑削过去,惨白的手掌落地, 瞬间化为白骨。

    “何方妖孽!”他大喝一声, 剑锋劈在地上, 直接划出一道深痕。

    几秒之后,黑色液体从深痕下面汩汩冒出。

    那头宋志存挽起袖子, 对所有人道:“你们让开。”

    欧阳隐的小腿肚以下,已经全部陷了进去,并不是众人的力气不够大, 而且下面拽着他的力量实在太大,大家没敢使出全力,生怕保不住他的腿。

    宋志存走到欧阳隐面前, 看了对方疼痛流泪的表情, 跪了下来, 一手按在地面,一手则缓缓伸向泥土里。

    脚下的泥土虽然有些湿润,但依旧是夯实的土地, 刚才欧阳隐的身体被扯进去之后, 也不是没有人想把他身旁的土地挖开,但都不可能像宋志存这样,轻而易举地, 手就一点点伸入地面,渐渐没过手肘。

    突然,他的手往下一沉,好像被人拉住!

    众人的心跟着往上提,只见宋志存皱起眉头,手臂微动,好像在土下与什么东西较劲。

    “不要光顾着看别人,注意自己脚下。”龙深的声音响起。

    冬至回头一看,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前面是什么情况?”他小声问。

    “一个日本人死了。”龙深回答得轻描淡写。

    被龙深一提醒,大家都提起十二万分警惕,不时望向四周。

    “头顶!”迟半夏惊呼一声。

    众人抬头望去,果然看见一只惨白的手从头顶伸出一半,静止不动。

    迟半夏:“刚才我也抬头看过,当时什么也没有!”

    刘清波的反应最直接,他举剑把那只手斩下来,白惨惨的手一落在地上,腐化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加剧,在众人的围观下迅速变成森森白骨,而头顶没在土壁内的其余躯干,却依旧一动不动。

    宋志存面上微微出汗,肩膀绷得很紧,估计是在使暗劲。

    “起!”他大喝一声,竟托住欧阳隐的脚底,直接将人给托上地面。

    泥土随着欧阳隐双腿脱离困境而连带被挖出来,大家这才看见,土里果然有一只手,但这只手显然已经被宋志存生生掰下来,像刚才那样,迅速变成白骨。

    欧阳隐挽起裤腿,脚踝上面五个指印清晰入目,深紫泛黑。

    李映见状凝重道:“这是尸毒,得赶紧拔掉!”

    他又转头看向宋志存:“宋局,您……?”

    宋志存摆摆手:“我没事,从前特意练过手,可抵御尸毒。”

    他张开手掌,果然没事。

    李映从包里拿出装糯米的布袋和符纸,以符点火,伸进布袋里搅拌,然后将整个布袋按在欧阳隐腿上。

    欧阳隐吃痛低呼,又咬牙强忍住。

    宋志存道:“欧阳,现在离出口不远,这次培训,你就不要参加了,先回去养伤。”

    欧阳隐抬头:“宋局,我可以坚持,我想参加。”

    热敷了一会儿,李映拿开布袋,只见上面的黑印非但没有变淡,反而有逐渐扩散的趋势。

    宋志存当机立断:“小叶,你现在立马带着欧阳回去找人,分局那边有位陈道长,让他给欧阳治伤。”

    叶承连连点头:“好的,陈道长我认识!”

    欧阳隐有些不甘心,可他也知道,这么下去自己非但走不了路,还会拖累队友,只能在叶承的搀扶下起身。

    “抱歉,是我耽误了大家的时间。”

    宋志存拍拍他的肩膀:“我们的确要求大家不怕死,但不是要你们做无畏的牺牲,先把伤养好再说。”

    李映把糯米袋绑在他的小腿上,道:“这可以暂时缓解尸毒,但你必须尽快根治,不然很快会蔓延全身。”

    “多谢!”欧阳隐的目光扫过同伴们,他拱了拱手,既是道别,也是鼓励。

    大家也都拱手回应。

    两人离去后,众人继续前行。

    没多久,他们就看见一个人靠在墙边,七窍流血,眼睛圆睁,下半身还在土里。

    “刚才我看到他的时候,他还有一口气在,不过已经说不了话了。”龙深道。

    毫无疑问,这个日本人应该也跟欧阳隐一样,受到了毒尸的袭击,但他没有欧阳隐的运气,也没有宋志存在,最后只能凄惨死去。

    “这么说,那些日本人来得也没比我们早多少。我们现在赶紧追上去,说不定还能遇上他们!”刘清波道。

    张嵩撇撇嘴:“有什么危险让他们先去趟雷不是正好,这帮人从头到尾就没安好心!”

    龙深没有说话,他依旧维持着不紧不慢往前走的步子,但每隔一段路都会提醒大家,小心头顶或脚下。

    经过欧阳隐的事情,众人也不敢再掉以轻心,都手握武器,以戒备姿态随时准备出手。

    水流声越来越大,越来越近。

    就在前方数十名处,通道蓦地来了个急转弯,一条开阔的大河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龙深摸上通道侧面一处土壁,敲敲打打。

    “这里应该原本才是通道,被封死了。”

    大家仔细一看,果然发现头顶有一条缝隙,像是原本的石门位置。

    “那我们要不要把封死的门强行打开?”刘清波问。

    龙深摇摇头:“照日本人的路走就好。”

    他当先走上前,身影很快消失在拐角处,众人赶紧跟上。

    河水湍急,河面很宽,手电筒扫过去,只能模模糊糊看见对岸。

    但与此同时,他们的立身之处却忽然变窄。

    在通道拐弯之后,大家相当于是走在悬崖峭壁上,浪高水急,不时溅上来打湿脚面。

    不知从哪里刮来的风,带着水汽迎面扑来,冷得让人不由自主打了个寒噤。

    脚下的通道仅供一人侧身通过,有些地方甚至只能容纳半只脚踩上去,惊险万分。

    虽然众人基本都会水,可谁也不想一个失足掉进河里去洗个澡,谁又知道河里会有些什么东西呢?所以大家无不走得很慢很稳。

    进入悬崖之后,众人的次序就有所变化,冬至依旧跟在龙深身后,但身后的人却变成了巴桑。

    别看巴桑个头壮,他其实有点恐高,虽然身体贴着墙壁,总有种下一秒就要掉河里去的错觉,但他不肯露怯,依旧紧紧跟在冬至后面,只是脚步挪动难免慢了很多。

    后面的顾美人倒是没有催促,但冬至发现了巴桑的异样,伸手过去,捉住他的手腕。

    “我走得稳,你跟着我。”

    巴桑心头感动,没有挣脱。

    但就在这时,变故陡生!

    河面上突然蹿起硕大无朋的黑影,挟着腥风朝众人扫来!

    脚下立足之地仅有半寸,左右都是同伴,任是他们本事再大也逃无可逃,当即就有几个人被扫落水中。

    但龙深反应更快,几乎是在有人落水的时候,他已经飞身掠去。

    手中白芒亮起,不知何时多了一把剑,斩向黑影。

    冬至和巴桑眼睁睁看着顾美人被扫下去,都下意识伸手去拉她,结果黑影啪的一下打在河面,水浪激起数米高,一下子把所有人都给卷落水中。

    “是蟒,一条巨蟒!”有人惊呼起来。

    手电筒在水中明灭起伏,偶尔映亮怪物身上局部的鳞片,证实了对方的身份。

    冬至听说过,世上最大的蟒叫亚马逊森蚺,大概有五六米长,成年男人那么粗,还能吞食巨鳄。

    但亚马逊森蚺,跟眼前这条蟒比起来,那只能是小巫见大巫,给人家塞牙缝都不够。

    他在水中扑腾,一面紧紧抓住顾美人,带着她游向岸边,后者刚才掉下来的时候正好被巨蟒的尾部扫中脑袋,已经不省人事,差点就要被河水冲走。

    另外一边,龙深正与巨蟒展开激烈的搏斗。

    对方体型硕大,上半身甚至还没有露出真容,仅仅将尾部浮出水面,仿佛猫捉老鼠,逗着眼前新来的猎物。

    但它很快发现,这些猎物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欺负,这让它想起不久之前的不愉快回忆,有几个“猎物”,也是这样从它眼皮子底下溜走。

    而现在,龙深持剑斩向巨蟒尾巴,一剑就斩出一道血痕,疼痛与血腥彻底激起了巨蟒的凶性,它终于从河面上缓缓伸出头颅,想看清猎物的模样。

    “它有三个脑袋!大家小心!”陈旬喊起来。

    黑暗中,六只红色的“灯笼”上下游移,明灭不定,幽幽发光,诡谲而又可怖。

    刘清波不甘示弱,在水中努力寻找巨蟒翻腾不止的躯干,一旦发现,一剑就斩上去。

    但他的一剑,与龙深的一剑,威力明显不同,剑身与蟒身相撞,却没有切入血肉的感觉,反而被坚硬的鳞片弹开。

    刘清波不由吃惊,他自忖这一剑已经用上了全力,就算剑气不如龙深,凭飞景剑的威力,也不至于连鳞片都砍不进去啊,难道龙深手里的剑更厉害?

    他百思不得其解,其余众人也各上法宝,连迟半夏也给巨蟒下了降头术,不过似乎因为蟒身过于巨大,一时半会还没有效果,李映的符箓装在防水袋内,倒不至于弄湿,但是符法对巨蟒显然也效果不大。

    这条三头蟒实在太巨大了,当一个物体的体积大到一定程度时,许多伤害在它身上就相当于九牛一毛。

    更何况是一条在这种环境下生存了不知多少年的庞然大物!

    巨蟒似乎被众人的“小动作”激怒了,它其中一个脑袋弯下来,朝陈旬喷出一口黑雾。

    宋志存眼明手快拽住他的领子往后一拖,但陈旬仍难以避免吸入一些,不由咳嗽几声。

    混乱之下,宋志存没来得及多留意,将陈旬放在一旁,便跃上蟒身,伏低身体,但巨蟒身上的鳞片和黏液实在是太滑了,他很难站稳,没几下又被对方甩动的尾巴甩入水中。

    他看出来了,这条巨蟒本身有点伤,可能是早前日本人留下的,可能是更早留下的,这伤让原本沉眠水底的巨蟒不像往常那样安静,他们赶上了最糟糕的时候。

    众人在这条巨蟒面前显得苍白无力,它刀枪不入,连刘清波的剑都无法在它身上砍出伤痕,李映等其他人的攻击更没有什么效果。

    巴桑倒想召唤雄鹰来攻击,但他们现在身处地底深处。

    对这条神话怪物一般的三头巨蟒来说,唯一有威胁的,是龙深。

    龙深手里的剑,连巨蟒抵御刀枪的鳞片都能砍出血痕,这使得它对这个男人异常忌惮,三个脑袋嘶嘶扭动,张开獠牙朝龙深喷出黑雾,龙深避开黑雾,整个人从蟒身上滑下去,但他顺势用剑从巨蟒脖子上划开一道长长的血口,巨蟒吃痛,身体扭动越发剧烈,河水被它搅出巨浪滔天的动静。

    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人只能在河里勉强保持稳定,更不要说出手攻击了。

    就在这时,又有一道身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上蟒身,而且竟稳稳站住,还灵巧而飞快地往上攀越,一时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林瑄!

    冬至很快认出他。

    只见林瑄手里拿着一柄锤子,攀着蟒身步步往上,每几步就在蟒身上钉入一颗钉子,钉子细长如针,对巨蟒来说如蚊子咬咬,无关痛痒,但林瑄却因此借力,在钉子上一跃而上,最终到达巨蟒中间的那个脑袋,然后举起锤子,狠狠敲向它的其中一只眼睛!

    原本林瑄跟着过来,众人都没当回事,心里未尝没有把他当成外人来暗自防备的想法,不过林瑄成天笑嘻嘻,见谁都是未开口三分笑,加上岭南林家当家人的身份在,大家也不好对他摆脸色,不过要说多亲近,就谈不上了。

    林瑄也不以为意,除了三不五时逗逗冬至之外,就是跟宋志存交流得比较多,至于龙深,他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都是一样的话少。

    砰!

    在滔天巨浪中,大家还能听见这声动静,可见林瑄用了多大的力气。

    灯泡一样红艳艳的眼睛被砸破,眼球和血从巨蟒眼眶里喷溅出来,它嘶的一下狠狠甩动,竟将林瑄直接给甩出十几米远,后者落入河中,生死不知。

    一只眼睛瞎掉让中间的蛇头开始混乱,但随之而来的是它更加猛烈的报复,视线之内的龙深成为它报复的对象,三个脑袋同时张开獠牙,齐头并进冲向龙深。

    黑雾从巨蟒口中喷出,分作三股,几乎将龙深整个人罩住。

    “小心!”不知谁喊了一声,声音很快淹没在滔滔河水中。

    龙深的身形陡然拔高,盼着峭壁飞快上升,堪堪避开那股黑雾,脚一蹬,又借力扑向巨蟒,抱住它的颈项,将剑刺了进去。

    “我拖住它,所有人先走!”龙深喊道,他的声音因为耗力过度也变得微微沙哑,但力量犹在,仿佛谁也不能撼动分毫。

    冬至在水中沉浮,抽剑砍向蟒身,铮的一下,剑身居然反弹起来,可见巨蟒已经修成金刚不坏之身,竟连削铁如泥的长守剑也奈何不了它分毫。

    也不知道看潮生与这三头巨蟒相斗,会是谁胜谁负。

    普通蟒蛇当然不可能跟蛟匹敌,可眼前这三头巨蟒,已经是神话中才会出现的凶兽,也许看潮生在,都未必奈何得了它。

    巨蟒仿佛不耐烦他们在它身上挠痒痒似的举动,硕长蟒身在水中甩动翻腾,将河水搅得天翻地覆,一个巨浪卷来,冬至直接被拍离几米,险险避开巨尾的袭击,但脑袋也被水流冲击过来,弄得头晕脑袋,眼前直接黑了好几秒,顺带喝了几口带腥味的河水,差点没吐出来。

    然后他就看见,刚才他们掉下来的地方,靠着一个人,对方双手挥动,像是在做什么仪式。

    仔细一瞧,原来是谢清柠。

    谢清柠看似双手空空在漫无目的地挥舞,实则手中却有两个细得不能再细的丝线。

    两个小孩儿落在巨蟒身上,一步步走得很稳,它们神情木讷,动作灵巧之中又带着一丝无法言喻的古怪。

    “那是什么!”巴桑骇然。

    “傀儡偶师,她是傀儡偶师!”迟半夏为他解了惑。

    巴桑恍然,难怪谢清柠先前对自己所长一直讳莫如深,也许正是担心同伴异样的眼光。

    此时两只孩童傀儡手持匕首,在蟒身上慢慢走着,似乎在寻找弱点。

    谢清柠双手挥舞,眼睛紧闭,眉头拧出好几道褶子。

    三头巨蟒在这里不知生存了多少年,它的鳞甲固然坚硬如铁,但也有一些鳞片在岁月中磨损。

    孩童傀儡突然站定,小男孩举起匕首,往其中一处狠狠插下去!

    匕首入了一半,但转眼竟然又被弹出来,巨蟒左边那个脑袋扭转过来,嘶嘶作响,一口将男童傀儡的脑袋咬下来,又将女童傀儡扫下去。

    噗的一下,谢清柠喷出一口鲜血

    其他人也没好到哪里去,大家都在水中挣扎沉浮,他们诸般能耐,平时对付僵尸恶鬼邪魔都不在话下,现在却对这占据了绝对力量的凶兽束手无策。

    听见龙深的话,宋志存也大声喊道:“赶紧设法离开,不要硬拼,我们殿后!”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样了,一群年轻人的心气在现实面前被消磨得差不多,李映带着顾美人他们开始往巨蟒的反方向跑去,但它似乎察觉了“猎物们”的意图,已经瞎了一只眼睛,又被刺了一剑的巨蟒凶性大发,巨尾卷起,又狠狠拍向水面,河水顿时涌向狭窄的河岸,巨蟒拍击不断,河水不断上涌,水位迅速上升,李映他们又被卷入河中,在巨蟒与龙深宋志存搏斗的同时,犹能抽出余力阻拦袭击其他人。

    刘清波被接二连三的打击弄得满心不甘,心头火起,他抬头遥望龙深还在与巨蟒的三个脑袋激烈争斗的身影,咬咬牙,拿着手电筒,提剑就钻入水里。

    打蛇打七寸,打蛇打三寸,对蟒也同样通用,这些诀窍人人都明白,但问题是面对这样一只庞然大物,别说找它的七寸和三寸了,能够在它身上留下伤痕已经是不容易,更不要指望找什么要害了。

    巨蟒在水里翻腾,搅得河水浑浊不已,手电筒能看见的范围有限,刘清波只能凭借直觉来判断巨蟒的位置,在幽暗浑浊的水浪中勉力往前游动。

    忽然间,一股巨大的暗流涌来,他下意识挥剑抵挡,却忘了剑在水中受到阻力,威力速度减半,暗流迎面而来,将他整个人不由自主往后推。

    一只手忽然从旁边伸出,抓住他的胳膊往旁边拖。

    刘清波一惊,剑下意识要刺出去,手电筒却照出一张模糊的脸。

    他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甩开对方,又作了个手势,让对方离自己远点。

    对方却不依不饶,依旧拉着他做手势,像是要问明白他想做什么。

    修行者在水下的闭气时间比普通人长,却不是长了个腮,能无穷无尽在水下呼吸,被对方这么一耽搁,刘清波的气都快耗尽了,只能浮上水面,恶狠狠嚷道:“你能不能滚远点!”

    冬至没理会他的恶劣态度,在三头巨蟒面前,所有人的目标是一致的。

    “你是不是想要在水下偷袭,我帮你!”

    刘清波冷笑:“你不拖后腿就不错了,能帮我什么!”

    冬至刚才看见龙深与宋志存一直与巨蟒周旋,为他们拖延时间,但巨蟒一心二用,让他们一时想跑也跑不掉。

    他既是想帮龙深,也是想帮自己和同伴脱困。

    冬至抹一把脸上的水,快速道:“我听说蟒蛇的三寸和七寸都是弱点,但现在你也看到了,它那么庞大,根本没法找,不过它在水下应该还有一个弱点,我有长守剑,你有飞景剑,我们可以合力!”

    刘清波:“什么弱点?”

    冬至:“肛、门!”

    “什么?!”刘清波怀疑自己听错了。

    冬至以为他没听明白,急道:“就是菊花!”

    刘清波:……

    冬至:“你到底干不干?”

    任何一种生物被利器捅菊花,滋味都不会太好受,那地方跟要害也差不多了。

    刘清波嘴角抽搐:“你知道它的菊花在哪里吗?”

    冬至道:“我见过蛇的标本,应该是在靠近尾部的下方,它的上半部分不好靠近,下半身相对容易,蟒和蛇的构造应该差不多!”

    情况紧急,容不得刘清波多考虑,他胡乱点点头,算是同意了这个计划。

    作者有话要说:

    刘清波:一失足,成千古恨。

    冬至:没有比我,更聪明的人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