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4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大家没有急着走, 而是围在李映和张嵩周围,询问情况。

    “李哥,你知道以前这样的培训, 死亡率是多少吗?”迟半夏问。

    李映苦笑:“这我还真没统计过,就我知道的, 特管局实行培训制度之后的第一届,听说当时有好几十人参加实践考试, 最后的存活率……”

    他顿了一下:“只有一半不到。”

    众人倒抽一口凉气。

    有人惊呼道:“当时是考什么,如果普通人也就算了,修行者怎么也不至于这么惨烈吧!”

    李映:“听我爸说, 当时存活率低,一方面是大家起初自视甚高,对考核不重视,以为特管局缺人, 顶多走走流程,二是当时去了东南亚热带雨林救人, 环境不熟悉, 有的人还没被敌人放倒,就先中了各种瘴毒和陷阱。这其中, 也有不少名门弟子。”

    张嵩难得点头赞同他的话:“不错, 这件事我也听说过,当年龙虎山因为这件事,也折损了四名弟子,之后几年都没再参加过特管局招聘。”

    一时间, 大家都沉默下来。

    “半夏,你要退出吗?”谢清柠忽然道。

    迟半夏脸色阴晴不定,挣扎半晌,依旧咬咬牙道:“不!”

    谢清柠笑了:“如果现在退出,之前的努力就都白费了。”

    一旦下定决心,迟半夏的神色反倒轻松许多:“对,降头术对丧尸不起作用,总不至于到了墓里面,那些日本人还不怕降头术,我怎么都能派上用场的!”

    李映故意道:“那要是墓里的东西比丧尸还恶心呢?”

    迟半夏白他一眼。

    众人或多或少能看出迟半夏和李映之间的暧昧,都不约而同笑起来。

    这一刻,虽然彼此之间还有些这样那样的小龃龉,但在面对即将到来的西北之行,所有人的心情都是一样的。

    忐忑,不安,期待,雄心勃勃。

    “冬至!”

    冬至前脚刚离开教室,后脚就有人叫住他。

    但他非但没有停步,反而走得更快了。

    林瑄跑到他面前,把人拦下,笑眯眯道:“其实我只是想跟你再表达一次歉意而已,没有必要这么躲我吧?”

    冬至无辜道:“林先生弄错了吧,我并没有躲着你。”

    林瑄:“那去约个饭?”

    冬至干脆道:“不了,明天还要早起,心领了,再见。”

    他从林瑄身旁走过,后者伸手要抓住他,冬至及时往旁边一避,但林瑄的手依旧缠上来。

    绵软无力,却迅疾非常。

    冬至顾不上其他,长剑出鞘削向对方,速度竟然出乎林瑄意料的快。

    他上次出门吃饭,临时起意去看钱叔,就没带长守剑,结果差点吃了大亏,现在走到哪里都把剑带上。

    林瑄没料到他还有这一手,不得不赶紧缩手回撤,剑锋堪堪擦过他的太阳穴,掠起一阵冷风。

    也吓出林瑄半身冷汗。

    但他恢复得很快,随即笑道:“我还以为你是鸾生,只会请神呢,看来是小看你了!”

    冬至假假一笑:“我也小看你了,还以为你只会跟日本人合作呢!”

    他本来不是这么刻薄的人,但看见林瑄就难免想起那天的事。

    幸好那几个日本人,死的死,伤的伤,剩下的也都被抓起来了,听说有一个还被关二爷威吓得不轻,精神出了点问题,恶人有恶报,总算让他稍感安慰。

    钟余一的身影在楼梯口闪现,像是正要往下面走,冬至眼前一亮,喊住他:“老钟!”

    毫不意外,钟余一仿若梦游,直到冬至追上去拍他的肩膀,他才停住回头,一脸没睡醒的表情。

    “老钟,你是不是不跟我们一起去西北?”

    钟余一隔了好几秒,才点点头:“这次去的人多,还有两位局长带队,我就不去了。”

    冬至用上毕生卖萌的功力:“那你能不能帮我照顾几天猫咪?”

    钟余一慢吞吞道:“你,养猫了?”

    冬至点点头:“路上捡的,我明天出门,估计很长时间没能回来,你就放你办公室里就行,每天倒一碗猫粮,它自己会吃的。”

    钟余一:“可是,我怕,忘了。”

    “我可以帮忙啊!”林瑄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冒出来,对钟余一笑眯眯道,“你好,我是林瑄,二木成林,《尔雅》曰,璧大六寸谓之瑄。就是那个瑄。不知朋友怎么称呼?”

    钟余一哦了一声,还是那副爱答不理有气无力的表情,伸手跟他握了一下:“钟余一。”

    林瑄对冬至笑道:“我可以找个手下帮你养猫的,保证回来之后肥肥胖胖,油光水滑。”

    伸手不打笑脸人,冬至只好道:“不用了,我可以找朋友帮忙,再不济也可以送宠物店寄养。”

    林瑄:“那多麻烦,我一个电话,人很快就来。”

    钟余一慢慢道:“我,可以帮忙。”

    冬至揽过他的肩膀:“老钟,我就知道你够义气,晚上请你吃饭!”

    钟余一想了想:“吃肠粉吧。”

    冬至:“给你叫上十条,吃五条,剩下五条摆着看!”

    林瑄不甘被冷落,硬是插话进来:“我知道附近有间肠粉店不错,我来请吧。”

    钟余一望向他,迷茫道:“你刚才说,你叫什么?”

    林瑄面色一僵。

    冬至暗爽。

    林瑄修养还不错,面不改色笑道:“林瑄,二木成林,王字旁宣传的宣。”

    钟余一点点头,顿了片刻,他又疑惑道:“不是尔雅里的瑄吗?”

    林瑄:“……那只是我解释名字的来历。”

    钟余一认真求问:“那你名字的来历到底是什么?”

    林瑄:……

    特管局怎么会有这样的奇葩,他快抓狂了!

    林瑄已经快要没法保持脸上的笑容的,他怕自己再说下去就要忍不住动手揍人,只得说一句“我还有事先行一步,你们聊”,就匆匆走人。

    冬至在旁边乐不可支。

    这就叫一物降一物啊!

    钟余一望着林瑄的背影,还很迷茫:“这人怎么说走就走,还没解释清楚呢,太没礼貌了。”

    冬至再也忍不住,直接哈哈大笑起来,心中郁气一扫而空,整个人神清气爽。

    隔天一大早,把猫托付给钟余一,他就与其他人一起踏上前往西北的旅程。

    众人身上又是刀又是剑,很难带上飞机,这次行程比较急,也来不及办手续走特别渠道,只好托运,这还是特许了的。

    这是大家头一回集体出行,参加培训,上次二组虽然也下墓,可那充其量只能称作开胃菜,如果不是刘清波我行我素,估计连那一点波折都不会有。这次则不一样,龙深与宋志存两位副局长的亲自带队,让众人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加上昨天被告诫的那一番话,大家面色如常,但多半昨夜都没睡好,很多人一上飞机就闭目养神,或呼呼大睡了。

    由于请神过度消耗过度的精神,冬至遵从龙深所说,这两天都没有用符,除了练习几趟吐纳,就是练剑。

    平时有事没事在寝室悬腕练字的效果终于出来了,就像昨天对林瑄出手,完完全全是下意识的举动,速度反应力比起他刚练剑那会儿,不知道提高了多少。

    冬至还沉浸在昨天出手实践应敌的喜悦里,手腕自然而然又模拟了几遍挽剑花的动作,倒不像别人那样对前方充满忐忑。

    坐他旁边的顾美人见他一直转动手腕,忍不住道:“你手腕拉伤了?”

    “不是,”冬至不好意思地笑了一下,“我在练习挽剑。”

    他看到顾美人眼下淡淡的青黑:“你昨晚没睡好吗?别担心,有龙局和宋局在。”

    顾美人摸摸眼窝:“我倒不是很担心我自己,只是担心到时候拖累了你们,毕竟我也只会以音色惑人。”

    冬至安慰道:“你忘了我们上次的模拟训练之后,吴局说的话了吗?单人能力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团队配合,而且这次有日本人去给我们打头阵,说不定他们早就给我们扫清障碍了,我们一过去,轻轻松松,直接把人放倒,坐享其成!”

    他笑嘻嘻手一挥,神采飞扬,连漂亮的眼睛里都闪着光,看得顾美人不由也跟着笑出声。

    她自己虽然只把冬至当朋友,可免不了会想,对方以后的女朋友和老婆,天天对着这么一个人,还不得把人当宝贝似的拢在怀里天天宠着。

    飞机很快起飞。

    机翼穿越重云冲向云霄,短暂的阴霾之后,视野迎来开阔的云海,大片大片的云朵镶上金边,如同佛光一般。

    顾美人头一回坐飞机,想跟冬至换到靠窗的座位去欣赏风景,但她转头一看,对方却已经歪在椅子上睡着了。

    冬至的睡眠质量向来不错,哪怕是在飞机上,闭上眼睛之后就万事不知。

    一觉醒来,飞机还在飞行,他浑身懒懒的不想动,顺势伸了个懒腰。

    手伸到一半,却感觉有些不对劲。

    自己身上多了条毯子,邻座的同伴好像也变了。

    他扭头一看,吓了一跳:“龙局?”

    龙深正在看书,嗯了一下。

    冬至揉揉眼睛:“怎么是您?美人呢?”

    龙深:“她想换座位,我就跟她换了。”

    冬至有点惴惴:“刚我睡着的时候,没做什么不雅的举动吧?”

    龙深终于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梦话算吗?”

    哈?冬至傻眼了。

    “我说、说什么了?”

    龙深:“说了食物,还有……”

    “还有什么?”冬至的心提起来。

    龙深:“逗你的。”

    冬至:……

    龙深见他一脸愣愣的没回过神,忍不住好笑:“还没到地方,再睡会吧。”

    怎么能这样!害他虚惊一场!

    冬至忿忿不平,敢怒不敢言,只好把气出在毯子上,用力毯子往上一拉,直接把半边脸盖住。

    龙深没在意,低头继续看书,等合上书本,扭头一看,对方早又睡了过去,毯子滑落膝盖,快掉地上去了。

    真是没心没肺。

    龙深摇摇头,伸手一拉,将毯子给他重新盖好。

    从首都到银川的飞行时间并不长,两小时足矣,除了龙深和宋志存,其他人还是头一回踏上这座西北的千年古城,不过他们并没有市区内多逗留,一行人在机场外上了前来接他们的大巴车,直接就前往西北方向。

    除了司机之外,车上还有一个年轻人,等他们一一坐定,年轻人笑道:“欢迎各位领导来到银川,我是西北分局驻银川办事处的叶承,大家叫我小叶就行,这次由我带领你们前往目的地。”

    关于西北分局,冬至从看潮生那里听过一桩逸闻。

    据说当年银川和西安在争西北分局的驻地,后来两边各派出一名资历最老,能力最强的大佬做代表,西安胜出,所以成了分局,银川只好委屈成为办事处。不过现在提倡干部年轻化,银川这边,反倒是叶承这样的年轻人占了多数,缺点则是他们处理突发状况没有经验,像这次的事情,凶险莫测,他们无法独力完成,还是两位副局长亲自带队过来。

    叶承谈不上多么英俊好看,但他一张娃娃脸,笑容也很有感染力,顾美人还忍不住小声对冬至道:“他笑起来很像你!”

    “我们俩长得不像啊!”冬至左看右看,没看出他们两人哪里相似。

    顾美人但笑不语,相似的不是外貌,她每次哪怕情绪低落,一看见冬至笑,就觉得生活还是挺美好的。

    那头叶承开始介绍银川的风土人情,自然风貌,弄得他们倒像是来旅游的。

    “银川除了贺兰山,还有西夏王陵,这也是一个可以前往游览的历史文化遗志,西夏王陵迄今……”

    “小叶!”宋志存忍不住打断他兴致高昂的演说,“你给我们说说贺兰山东面的情况吧。”

    叶承哦哦两声,道:“贺兰山东面是黄河和内蒙,这里的地势远比西面要来得险峻很多,东麓现在很多地方已经开发成景区了,还有葡萄酒庄。根据群众举报,以前还有人在那里见过浑身雪白的麒麟……”

    宋志存哭笑不得,抬手道:“好了,小叶,你先停一停,我来说两句吧。同志们,根据盗墓贼提供的消息,我们要去的地方,位于贺兰山东麓,西夏王陵北面,他们是从王陵建筑群附近的盗洞下去的,一开始还以为发现一座新的王陵,他们就是在那里发现的青铜镜。”

    “后来,他们又在墓室侧面发现一条通道直接通往北面,盗墓团伙中有人试图进去一探究竟,但很快发现危险重重,他们因此折损了好几个人,剩下的团伙成员不得不从原路逃走退出。”

    “所以我们推测,他们所发现的那个墓穴,墓主很可能是西夏时期某位达官贵人,总之在当时的西夏上层拥有一定社会地位,但日本人真正的目标,很可能是北面那条通道。”

    张嵩问:“北面那条通道有多长,他们遇到的危险到底是什么?”

    宋志存道:“那帮盗墓贼也说不清楚,他们说自己走了一个多小时,还没到尽头,手电筒照射范围也有限,只能听见前面好像有水流的声音,他们实在走不动,也觉得没什么油水可捞,就循原路范围,这时候,其中一个同伴忽然惨叫,然后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大家四下都找不到他,越发害怕,都争先恐后跑回来,结果回来之后,才发现十个人去,只有四个人回来。”

    叶承插嘴道:“如果是在王陵的方位,地面上往北驾车一个小时,差不多就到贺兰山森林公园那块了,他们如果是在地下步行,估计还能少走很多弯路。”

    听见他总算说了句靠谱的话,宋志存欣慰点头:“不错,我们也猜测,那条通道的尽头,很可能就位于贺兰山脉下面。但可惜的是,那些幸存回来的人,没有一个能说明白,他们的同伴到底遇见了什么,所以这次,我们需要万分小心,很多敌人都潜藏在看不见的黑暗处,丧尸模拟仅仅是模拟,这一次,我希望你们能够珍惜自己与同伴的性命,凡事不要轻易冒进。”

    接着他又絮絮叨叨说了许多注意事项。

    冬至发现这位宋副局长在某方面很有蒋局长的特质,起码在接下来的一小时内,宋副局长的嘴巴就没停过,大家耳边嗡嗡嗡,从一只苍蝇变成两只苍蝇,又从两只变成四只,在一群苍蝇围着自己手拉手跳舞之前,冬至已经成功被催眠,头一歪睡了过去。

    他再度醒来,是被顾美人摇醒的,众人下车来到一家面馆。

    叶承站在车门下拍拍手:“各位各位,先下车吃饭了,吃完饭我们再赶路!该方便的去方便,该买水的去买水,接下来我们就要一直开到目的地了!”

    冬至:……

    他啼笑皆非,更有种进了廉价旅行团的感觉了。

    不过平心而论,叶承选的这家面馆小归小,味道还挺不错,面是老板手工现擀的,汤底是熬几个小时的骨头汤,最后再淋上卤肉番茄辣椒做浇头,酸辣可口,让人胃口大开。

    大家痛痛快快吃了一顿,又上车继续前行,两旁的高楼大厦逐渐变矮,又从农田林木逐渐化为戈壁山峦,绿黄相间,入目苍茫,众人的心情霎时就发现了微妙的变化。

    几千年前,这里也曾是千里佛国的其中一站,香火繁盛,驼铃声声。

    一千多年前,一个叫李继迁的夏州节度使在这里开始扩大地盘,为后代李元昊建立西夏奠定了不可磨灭的坚实基础,也因此被尊为夏太、祖。

    而如今,一座座金字塔一般的王陵矗立在这片广袤的土地上,所有金戈铁马爱恨情仇悉数化为云烟,早就在元代被大肆毁坏过的遗迹孑余,依稀诉说着昙花一现的辉煌。

    现在已近秋末,也不是寒暑假高峰期,不像故宫一年到头都熙熙攘攘,这里反倒呈现出难得的清静景象,偶有几拨游客,也只把冬至他们当成普通旅游团,并没有太过在意。

    按照叶承指的方向,司机把车开往王陵北部的区域,那里有一块地方被单独划分开来,还树了铁蒺藜,上面挂着一块牌子。

    军事重地,闲人免进。

    这是小叶他们在得到总局的指示之后就围起来的区域,当地人知道附近有个空军演习用的小机场,对这种设施也习以为常。

    不过这道铁蒺藜也只能挡住普通人的脚步,对那几个日本人来说,这点小障碍根本不在话下。

    叶承带着他们走向铁蒺藜中间的小门,掏出钥匙开了锁,把后边的木栅栏挪开。

    “那个盗洞就在前面不远处。”

    在一处陡然向上的土坡下方,大大小小的黄色石块堆垒在那里,而石块侧面,的确有一个仅供成人爬行进入的狭小盗洞。

    叶承道:“之前我们分局的人先进去看了一下……”

    宋志存冷下脸:“小叶,你们这是不听指挥啊,我们早就说了,在我们没来之前,你们不能擅自行动!”

    叶承自知失言,忙陪笑道:“宋局说得是,不过我们只往前大概探了几十米,就立马折返了,没遇到任何危险!”

    宋志存轻哼一声。

    叶承继续道:“那里头前五十米左右,都是要这么弯腰爬的,然后就会突然出现一个缓坡,当时手电筒照下去,目测也有十几米左右,我们怕违反纪律,就赶紧回来了,没敢再往前!”

    龙深环顾众人一眼,道:“一会儿我先进去,叶承在我后面,你们跟着,宋局殿后。”

    有时候并不是在后面就一定安全,队伍最后那位同样十分重要,有宋志存在后面,大家心里也多了许多安全感。

    冬至实在没法想象堂堂龙副局长从一个盗洞里爬进去,但龙深的动作很快,说完弯腰往洞里一钻,很快就没了踪影,叶承赶紧跟在后面。

    事到临头,大家反而没再考虑太多,冬至跟在巴桑后面也进了盗洞,他后面则是顾美人。

    作者有话要说:

    最抓狂的是太、祖成了屏蔽字,结果每个朝代的太、祖都不能幸免,稍不留心就被蔽了~~~~

    宝宝们国庆快乐!今天留言前50送红包,再随机送50个,祝大家吃好喝好玩好睡觉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