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第53章

梦溪石Ctrl+D 收藏本站

    龙深将他手腕放平, 另外一只手搭了三指上去, 把脉片刻,松开。

    “请神是很耗费体力的事情,请来的灵体法力越大, 损耗就越大, 钟余一是因为天生阴灵之体,所以适合干这一行, 但就算是他,请神带来的副作用也很大。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不会让他出外勤。

    冬至恍然,难怪看潮生和何遇出任务,钟余一从来不跟着。

    龙深:“知道怕了?”

    冬至乖乖点头:“那为什么我能请来千里眼和关二爷,总不至于我的体质比老钟还适合这一行吧?”

    龙深想了一下:“这么说吧,请神在于请字,是阴神找你, 而不是你找阴神, 钟余一应该跟你们说过,焚香祷告,是为了让过往阴灵听见, 他愿意附灵,愿意指点你, 那都要看机缘。你能两次请来千里眼和关二爷这种正神,所以你得他们的眼缘,但凡事有舍有得, 请得多了,对身体的损耗很大。”

    他对冬至道:“特管局给你们开这门课,不是让你们有事没事就玩一下,而是让你们了解更多,以后非万不得已,不能轻易尝试。”

    冬至第一回就请来千里眼,第二回直接关二爷上身,虽然很出风头,但他现在也感受到龙深说的反作用了,头晕脑胀,头重脚轻,说没两句话就开始喘气,这就是精气神出现损耗的迹象,再发展下去,可能会跟老钟一样,反射弧特别长。

    龙深道:“閤皂派那套吐纳功夫,你一天都不能落下,去天台修炼的事情,这几天就暂且搁置,用符引雷也很损耗精力。”

    冬至点头应是。

    其实他之前每天的修炼都没落下,包括龙深教的用剑的几个动作,他也是反复练习,虽说短期内肯定达不到刘清波那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但这是两人在时间上的差距,而不是勤奋上的差距。

    体力的改善对请神同样也是有影响的,如果身体不够好,这么两次正神请下来,冬至就不是头晕脑胀,而是直接躺医院去了。

    想到林瑄的话,冬至犹豫片刻,道:“听林瑄说,那几个日本人,有一个被我杀了,不会造成什么恶劣影响,影响你们吧?”

    龙深蹙眉:“你怎么跟林瑄混在一块?”

    冬至把他去找自己的事情说了一下。

    龙深倒没有评价林瑄的正邪,只道:“无妨,不必多想,有你画出镜子的背纹,我们才能得到上面的信息。”

    这么说自己又立了一功?

    冬至属于“给三分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人,闻言美滋滋道:“那有什么奖励吗?”

    龙深看了他一眼:“你想要什么奖励?”

    冬至不好意思道:“奖金什么的我就不要了,您能不能给我匀个徒弟的名额之类?”

    龙深有点好笑:“你知道刚才刘清波进来做什么吗?”

    对着冬至一脸不明所以,他道:“他们那一组在坟里碰见僵尸,各自失散,刘清波一人就解决了一只,最后还找到出路,也算立下功劳,希望能凭借功劳让我收他为弟子。”

    冬至:……

    这么一比,自己的表现好像也不算什么了。

    龙深:“你觉得我能答应吗?”

    冬至大义凛然:“当然不能了,竞争应该放在同等条件下进行,不对等的竞争结果是不能作数的!”

    龙深笑了一下:“我也是这么想的。先去休息吧,过几天还有下一轮的培训等着你们。”

    踌躇满志地来,满心失落地回,冬至忽然明白刘清波刚才那一脸失望是从何而来的了。

    “等等。”龙深喊住他。

    冬至飞快回头,一脸“你快点留住我”。

    龙深从抽屉里拿出一张折成三角形,用红钱串起来的符文。

    “这是龙虎山的安神符,没什么大作用,但对你现在的状态有好处,戴着吧,没事不要离身。”

    冬至两只手都抱着箱子,没能腾出手来接,龙深就亲自给他戴上。

    安神符似乎瞬间发生效果,他的心情随着这个动作被安抚下来,

    再怎么说,刘清波都没能得到男神亲手佩戴安神符的待遇吧?

    他抱着箱子下楼,打算去问问看门大爷要不要养猫。

    门口正好站着两个人在说话,一个是巴桑,另一个是李映。

    李映看见冬至就露出笑容:“听说你杀了日本人?”

    冬至苦笑:“怎么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李映哈哈一笑:“这怎么是坏事?上面都说我们这一届特别会来事,这评价挺好的,再接再厉,我都有点后悔没跟着你们去上请神的课了!”

    冬至道:“我还羡慕你们呢,你们在那边怎么样,我听龙局说,真碰上僵尸了?”

    巴桑摇摇头:“别提了,有的人顾着自己单枪匹马耍威风,明明说好约定时间见面的,结果却不见踪影,害我们以为他失踪去找,结果差点就中了陷阱。”

    冬至好奇:“谁?刘清波?”

    从巴桑和李映的表情上,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

    李映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他名门出身,怎么样都会顾全大局,没想到他这么任性,不过话说回来,他的表现的确不错,一个人就灭了一只僵尸,这下子上头肯定要头疼了。”

    巴桑听不明白:“头疼什么?”

    冬至解释道:“他单打独斗的能力很强,不招可惜了,但如果进了特管局,可能又没法跟别人合作。”

    李映表示赞同。

    “喵~”

    小猫不甘寂寞,从箱子里探出头来。

    巴桑伸手往它脑袋上一撸,吓得猫头又飞快缩回去。

    李映道:“你们先有个心理准备,我听说接下来会有一场考验。”

    他爸是局里的顾问,肯定能得到比别人更多的小道消息。

    巴桑跟冬至面面相觑。

    “什么考验,又是丧尸模拟?”

    李映失笑:“丧尸模拟过一次了,大家心里有了准备,不可能再来的。听说这次可能要去西北,具体的我也不大清楚,这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了。”

    又闲话几句,三人就各自散了。

    冬至抱着箱子去找看门大爷,问他想不想养只猫捉老鼠。

    大爷慢吞吞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栋楼里没有老鼠,都让我吃光了。”

    冬至:……

    他看着大爷,大爷看着他。

    冬至僵硬地笑了一下,挪动步伐。

    “那、那我就自己养着好了!”

    大爷看着对方抱着箱子又往回走的背影,摇了摇头,心说现在的年轻人,怎么走路都这么风风火火。

    他眯起眼,继续低着头晒太阳。

    冬至带着猫回到宿舍,小猫怯生生探出头,好奇观察四周环境。

    “暂时没帮你找到饲主,看来我只好先养着你了。”冬至看着它毛茸茸的脑袋道。

    小猫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猫生在一天之内发生了巨大变化,已经从流浪猫升格成为一只家养猫。

    这时敲门声响起。

    冬至去开门。

    “你刚落下东西了。”龙深提着装炸鸡的袋子递给他。

    冬至忙道:“这是钱叔给我的,我已经吃完饭了,您拿去吃吧。”

    “我不吃。”龙深摇摇头,还是把袋子递给他。

    冬至身后,猫从箱子里跳出来,跑到他脚边喵喵叫。

    “怎么把它带回来了?”龙深不赞同道。

    “找不到人养,只能我先养着了。”

    龙深:“你们过两天就要出一趟任务,没有十天半个月回不来,你是没法养的。”

    冬至吃了一惊:“什么任务,这么急吗?”

    龙深:“也算考试内容之一吧。”

    李映的小道消息果然很准啊。

    冬至把猫抱起来,回来的路上他特地去宠物店,给猫洗了个澡,现在瘦是瘦了点,却干干净净,浑身雪白,以后吃胖了肯定会更好看。

    “那要不,我出门的时候,能不能把猫寄放在您那里几天?”

    龙深摇摇头:“我也要和你们一起走。”

    冬至试探道:“这次考试,是不是很难?”

    龙深:“我也不知道,你这两天好好练习吐纳功夫,不要落下。”

    这是他第二次交代了,龙深从来不会说没用的废话,能让他叮嘱两次的事情,其重要性必然毋庸置疑。

    “我明白了,”冬至道,臂弯里的毛茸茸一直不安分地扭来扭去,他心头一动,“我一时想不出什么名字,要不您给它起个吧。”

    龙深:……

    “你自己起吧。”他道。

    冬至假装听不懂对方的婉拒,笑眯眯道:“我听钱叔说您喂过它几回的,要不然它可能早就死了,这也算是一段缘分吧。”

    他早就看出龙深吃软不吃硬,最重要的是,对这种无伤大雅,无关原则性的小请求,对方从来不会拒绝,就像他上次送盆栽一样。

    但对龙副局长而言,起名字这种事情,实在是难为他了。

    他盯着猫看了半天:“就叫,小猫?”

    冬至:……哪怕叫个喵喵或毛毛也好啊!

    他灵光一闪“要不,叫龙龙?”

    龙深:……

    冬至趁他没有开口反对之前,举起小猫笑眯眯道:“以后你就有名字了,龙龙!”

    龙深想开口反对,转念一想还是算了。

    一个名字而已,随他去吧。

    不过起名仅仅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冬至发现养猫真不是件轻松的事,即便只是暂时性的,猫粮猫砂梳毛器驱虫药营养膏一样都少不了,虽然他在宠物店买了一些,但上网一查,忙不迭又购置了许多。

    龙龙脾气很好,可能是因为之前流浪过的经历,它不像一般田园猫那样爱玩爱闹特别调皮,每天都是吃饱了睡,睡饱了就吃,冬至一度担心它的体重会像吹气球一样,变成看潮生化形之后的样子。

    养猫归养猫,该做的正事他也一件没有落下,按照龙深说的,这两天他起床睡觉前,都会规规矩矩做上两套吐纳功夫,甚至有时候中午吃完饭也来一遍。别的不说,两天下来,原本淤积在体内的疲惫好像真的松缓不少,连带请神产生的头重脚轻等副作用,也都消失得差不多了。

    随着下墓那一组的人陆续回来,他们下一阶段的学习考核又一次摆上台面。

    冬至他们这一组之前跟着钟余一学请神,结果中途出了点意外,导致课程半途而废,大家在农家乐住了整整一周,闲得都快长毛了,好容易等到另一组的人回来,都摩拳擦掌,有些迫不及待的意思。

    这一日早晨,所有人按照通知,准时到达教室集合。

    “今天要讲什么?”顾美人问冬至他们。

    大家都摇摇头,心头都有些惴惴。

    一般来说课程内容会提前通知,除非像模拟训练那样要杀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冬至用手肘撞撞巴桑的胳膊:“下墓好玩不?”

    巴桑挠挠头:“还行吧,我都是跟着大部队走,几个人合力消灭一个紫僵,不算危险,就是下墓之后的那段时间比较煎熬。”

    顾美人也加入聊天行列:“怎么说?”

    巴桑:“在一个黑暗的环境里,不知道前面有什么,也不知道后面有什么,危险可能无处不在,又是未知的,心里瘆得慌。”

    顾美人叹了口气:“那也总比我们还没开始就结束的好,我本来还以为请神会很好玩的。”

    冬至隐隐猜到这次课程被叫停,应该是跟自己借千里眼看到的情景有关,不过上面既然发话,想必有他们的考量,在没有得到允许之前,他就保持了沉默。

    嗡嗡的说话声忽然停下来。

    来人从外面步入。

    众人都露出吃惊意外的神色。

    好家伙,不来则已,怎么一来,三位副局长都来齐了?

    这可是少见的大阵容。

    就连那天模拟训练结束之后,给他们训话总结经验的也只有吴秉天和龙深而已。

    而今天,最后一位副局长宋志存也到了。

    三人后面还跟着一个年轻人。

    其他人不认识,冬至却很熟悉。

    林瑄。

    他也很快发现了座下的冬至,朝对方眨眨眼。

    冬至假装没看见。

    照例是吴秉天先说话,他面带笑容,环视众人:“这几天休息得怎么样?”

    “闲得快发霉了。”

    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声,大家都笑起来,冬至不用看也知道是他们那一组的人说的。

    李映跟刘清波等人则矜持多了,他们从回来到现在,也就休息了一天。

    “还行。”

    “可以继续上课了。”

    “那好。”

    吴秉天笑容一敛,变得严肃,氛围瞬间沉凝,连带大家的心情也跟着提了起来。

    “接下来我说的话,你们要仔细听。”

    众人不自觉调整坐姿,竖起耳朵。

    吴秉天道:“有一个盗墓团伙,从西北盗出一批文物,其中有一面青铜镜,辗转流落到了日本人手里。警方已经抓住那个盗墓团伙的首脑,根据他们的交代,他们当时下的,很有可能只是墓穴外围,真正的核心地带他们还没有进去,而现在那些日本人现在已经带着青铜镜奔赴西北,想要进入墓穴核心。我们所要做的,就是阻止日本人,并拿回青铜镜。这本来应该是警方和考古部门的工作,但因为这其中很可能涉及魔物,所以现在交接给我们,由我们来进行前期的清理,大家明白吗?”

    “明白!”众人应道。

    吴秉天点点头:“现在你们有什么问题可以问了。”

    李映就道:“吴局,那面青铜镜很宝贵吗?万一我们遇到需要在人和镜之间二选一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置?”

    吴秉天道:“我们初步推测,那面镜子,很可能是通往核心地带的关键。目前我们暂时还不知道,日本人去那里到底有什么目的,所以才需要我们去探查明白,但如果遇到你说的那种情况,一切以同伴的性命安危为要务。”

    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在刘清波身上略略停留片刻。

    “这次任务,既是一次考核,也是一次实践,为的就是看你们在这段时间到底有什么进步,而且我必须提醒你们,这一趟行程,可能会有人丧命。”

    教室内鸦雀无声,一片寂静。

    吴秉天的话如同巨石,沉沉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那几个日本人伪造证件,假装成我国国人前赴西北,由于交通工具多样化,资料又庞杂繁琐,一时之间难以查明他们的具体身份,但根据盗墓团伙首脑的供述,以及我们之前收集的资料,那几个人里,很可能有厉害的阴阳师,你们绝不可以轻敌!对方不是模拟训练里的丧尸,关键时刻,生死搏斗,他们不会给你有第二次生还的机会!除此之外,古墓之中危险重重,就算你们是修行者,也不能有半点轻忽大意!命,一旦没了,就再也回不来!所以,如果你们现在有人想要退出,可以马上退出!”

    退出任务就意味着退出特管局。

    不管大家心里怎么想的,但在场没有人站起来往外走。

    吴秉天的语气又凝重了几分:“不要以为我在跟你们开玩笑,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以前几届培训,也不乏有人牺牲殉职的,他们甚至没能来得及成为特管局一员,就永远倒下了,你们现在要是后悔了,还来得及!”

    他等了一会儿,依旧是没有人起身。

    吴秉天点点头:“很好,特管局里没有孬种!你们的表现让我很欣慰。既然大家都决定留下来参与,那我就来讲一讲具体的细节。虽然青铜镜被日本人劫走了,但我们得到镜子背面的刻纹,发现上面有四个殄文,写着贺兰,凤凰四个字,综合情况,我们推测贺兰指的是贺兰山,而凤凰,应该就是银川的古称。那处大墓,初步估计,位于西夏王陵附近,到时候我们会从那帮盗墓贼挖好的盗洞下去,日本人应该会先我们一步,他们可以从里面将盗洞堵死,却掩盖不了外面的痕迹,所以我们依旧能找到……”

    众人听得很认真,生怕错过每一个细节,因为这不仅是关系到每个人的考核,更是关系到他们自身的安危,没有人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吴秉天讲完,歇一口气,也是给他们消化的时间。

    “这次任务,将由龙局和宋局亲自带队,龙局为组长,宋局为副组长,我会坐镇总局,也是作为后勤,应对不时之需,接下来,就请龙局讲一讲吧。”

    听见这句话,众人心里又是各有思量。

    两位副局长亲自带队,让他们对任务的重要性和严峻困难又有了一层新的体会。

    龙深朝吴秉天点点头,站出一步。

    “这次任务,相当于一次实践考试,最后的结果将决定你们能不能留下来,成为特管局的一员。在外面,我的要求很简单,每个人都要听从指挥,我不希望出现我行我素,或者阳奉阴违的情况,如果有,就算你能活着回来,我也不会让你进特管局。就这样。”

    他说话一贯是简洁有力,震慑人心。

    即使是刘清波这样不听指挥的人,听到这样的话,遇事也得多掂量掂量了。

    宋志存轻咳一声:“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林瑄,他之前跟日本人有过接洽,比较熟悉情况,这次会跟我们同行。”

    看来林瑄之所以不被处置,是因为他很聪明,及时投诚我方,转为“污点证人”了。

    岭南林家固然在岭南颇有声望,但林瑄刚继承家业没多久,大家对他的名字都没什么反应。

    宋志存见众人兴致不高,就笑道:“今天放假,明早九点,这里集合,准时出发,大家今天早点休息,不要再去外面瞎玩了,明早要是起不来,我们可不等人,你就自己走去银川吧。”

    他有意调和气氛,奈何大家还沉浸在刚才的话里,笑不起来。

    吴秉天见状也不再多说,就让众人解散,他与其他两人一起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

    恭喜宝宝们明天开始放假!国庆快乐中秋快乐!大节来送大红包吧,今天前50个留言送红包,再随机送50个!

    冬至:龙龙,过来,玩逗猫棒吗?

    正在开会的龙深打了个喷嚏。
  • 背景:                 
  • 字号:   默认